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六卷 四叶继承篇 第七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六卷 四叶继承篇 第七章

    二〇九七年,元旦。

    达也与深雪从今天一大早开始就忙得头昏眼花。

    两人都习惯早起,所以不以为苦,却打从心底抗拒自己遭受日式换装娃娃般的待遇。达也当然不用说,深雪也可以自己著装,因此穿和服的时候也不习惯这样完全交给他人。后来要抹白粉的时候,达也坚定拒绝,但深雪就跑不掉了。不过虽说要抹白粉,也不是像舞台剧演员那样将整张脸抹成雪白,而是「和服版自然妆」的程度,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总之,两人在被恣意打扮一个多小时后终于获得解脱时,已经冒出了「想就这样直接回家」的想法。

    「达也哥哥。」

    「深雪姊姊。」

    两人在等候室的椅子(等候室摆著高脚椅,大概是顾虑到要避免弄乱衣服)坐著稍微休息时,身穿短褂加裙裤的文弥,与身穿长袖和服的亚夜子前来搭话。看来他们也终于做好准备了。

    「达也哥哥、深雪小姐,新年快乐。」

    「达也先生、深雪姊姊,新年快乐。」

    两人礼貌地进行新年问候,达也与深雪也站了起来。

    「文弥、亚夜子,新年快乐。不对,是不是应该称呼亚夜子『小姐』了?」

    「达也先生,请不要新年初始就捉弄我。用不著那么称呼我,我只破例让达也先生直接叫我『亚夜子』。」

    「嘻嘻。文弥、亚夜子,新年快乐。」

    「唔哇……」

    文弥发出一声感叹。

    「该怎么说……深雪小姐好漂亮。」

    「受不了你。不是和往常一样漂亮吗?」

    亚夜子只朝文弥露出傻眼表情,没展现对抗意识。大概是因为深雪今天是主角,所以才说服自己说这样的差别待遇是在所难免吧。

    「话说回来,深雪姊姊的拖袖和服真的好美,简直像是新娘礼服呢。」

    亚夜子「简直像是新娘礼服」的这句评语,深雪自己也想过,所以她只能露出苦笑。

    「我也说过这样太夸张了……但他们坚持今天要穿这套。」

    「哎呀哎呀……」

    亚夜子的错愕声音,令人难以判断她是真的感到傻眼,还是其实在暗自羡慕。

    「大概因为这也是指名下任当家的场合,所以白川女士认为需要穿最气派的正装吧。」

    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了夕歌。而站在那里的她果然也穿著长袖和服。

    「夕歌表姊,新年快乐。昨天谢谢您。」

    「达也表弟,新年快乐。然后,不用客气。昨天的事就别在意了。」

    夕歌亲切地走向四人。

    彼此进行新年问候之后,众人便在夕歌的提议之下坐上椅子。

    聚集这么多人,就会觉得等候室里很挤。

    而且正因为觉得挤,反而更在意不在场的人物。

    「新发田表哥没来这里吗?」

    提及这件事的是文弥,这大概是年纪最小的特权吧。

    「从时间来看,应该是直接进会场吧。或者是和父母在一起。」

    达也以推测回答文弥的疑问。

    挂在墙上的时钟通知众人差不多要被叫往会场了。

    身穿低调长袖和服的女佣也前来叫他们,如同是要证实达也这番话。

    「打扰了。我是为各位带路的樱井水波。」

    负责引导的是水波。她身为女佣却穿和服,大概是要表明她是引导员而非服务员吧。

    「虽然可能有许多部分服务不周,但属下会努力完成自己的职责,请各位多多指教。」

    水波正如自己这番话所示,相当紧张。或许是庆春会的引导员和别人不太一样,应该说有点走错时代,令人觉得对于传统文化的解释错误,她才会现在就开始觉得不好意思吧。

    「首先是文弥大人、亚夜子大人,属下为两位带路。」

    文弥与亚夜子在依序以眼神向达也、深雪、夕歌致意之后起身。

    水波静静前进,两人配合她的步伐,跟著她离开等候室。

    「这么说来,达也表弟知道庆春会入场的礼仪吗?」

    目送他们离去的夕歌事到如今才问这个问题,但达也老实回答:

    「听说是由引导人通知,再接受带领进场。」

    夕歌听完达也的回答,露出有些同情的表情。

    「那么,难道深雪表妹也是?」

    「是的。我也是这么听说的。」

    「这样啊……那么,我只给你们一个建议。」

    达也与深雪一起朝夕歌投以疑惑表情。

    夕歌正经八百地说:

    「进场的时候绝对不可以笑出声喔。要是快要忍不住,就赶快坐下来行礼。场地是纯和室,所以在行礼的时候再笑就可以掩饰过去了。」

    夕歌前往大厅之后不久。

    「达也大人、深雪大人,属下为两位带路。」

    水波来到等候室告知轮到达也他们进场。

    「……水波,还好吗?看你好像很累。」

    如深雪所说,水波看起来相当疲累。

    「不,属下没事。不好意思,请两位稍微加快脚步。」

    不过这份职责完成之后,她应该就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吧。为了水波著想,得赶快让她完成引导员的工作。如此心想的达也催促深雪出发,一起跟著水波前进。

    「下任当家候选人司波深雪大人,以及兄长司波达也大人,进~场~」

    水波高喊的内容使得达也差点腿软。看向身旁,就发现深雪的太阳穴也在抽搐。如果没有夕歌的忠告,他们肯定会出丑吧。

    佣人们一起磕头时,达也与深雪都越来越难以保持镇静了。

    即使如此,达也与深雪依然以端正的动作屈膝,接著达也威风凛凛,深雪则是贤淑优雅地行礼致意。

    (这难道是在测试保持正经表情的能力吗?)

    达也一边行礼一边这么想。

    跪在两人身旁的水波轻声说「属下为两位带位」后,达也与深雪也随之抬起头来。场中众人惊呼一声「喔喔!」,肯定是为深雪的美貌感到惊艳。

    达也与深雪在水波的带领下就座。

    场中再度一阵哗然。

    因为达也与深雪被安排坐在真夜两侧。

    「再度祝贺各位新年快乐。」

    真夜即使未婚,依然穿著已婚妇女在正式场合所穿的留袖和服,而且是绣上许多金线的华丽黑色款式。这样的她一开口,所有出席者就立刻停止议论,在一小段空档后齐声高呼「新年快乐」。达也与深雪有预料到会这样,所以勉强来得及齐声唱和。

    真夜满意地环视两侧。

    「今天是值得庆贺的新年,不只如此,另外还可以向各位报告三个好消息。这令我由衷感到喜悦。」

    真夜说完这段开场白后,首先看向了胜成。和达也他们一样身穿短褂加裙裤的胜成旁边坐著和深雪她们一样穿长袖和服的琴鸣,但她看起来不太自在。

    「新发田家的长男胜成先生,和堤琴鸣小姐订婚了。」

    现场响起数个喧嚷声。达也聆听这些低声讨论的内容,发现比起「怎么可能」,「果然」或「终于」的意见比较多。

    「虽然今后并非只有快乐的回忆,在各方面应该都会吃上许多苦,不过现在请为两位年轻人的前途给予盛大的祝福。」

    场中爆发热烈的掌声。不过达也没有看漏真夜刚才讲到「在各方面会吃上许多苦」的时候有相当多人点头。

    「接下来,我要在此发表各位最关心的事。」

    场中鸦雀无声。

    「呵呵。看来各位都知道了。」

    故意卖关子的真夜笑了一声。

    即使如此,现场别说是低语,甚至没人发出声音。

    不晓得真夜对于众人的反应究竟是满意,还是不满。

    她挂著不透露内心想法的笑容,告知下任当家的名字。

    「我想委由坐在这里的司波深雪小姐继承我的当家地位。」

    片刻之后,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掌声主要来自本家的佣人们。

    「拜会之类的就等候下次机会吧。这场庆春会不是讲这种拘谨事情的场合。」

    各处响起赞同的笑声。就达也所见,笑的大多是脸红的男性。看来这是喝醉了也无妨的集会呢──这让达也略感意外。

    「再来是最后一项通知。下任当家深雪小姐,和我的儿子司波达也订婚了。」

    明显的喧嚷声取代掌声。众人进行算不上是悄悄话的对话。

    「恕我冒昧,当家大人,方便请教一件事吗?」

    这个声音来自夕歌身旁。身穿稳重色调留袖和服的这名女性是夕歌的母亲,也是津久叶家的当家津久叶冬歌。

    「津久叶阁下,什么事?」

    真夜以透露从容态度的笑容询问。

    冬歌以毫不从容的僵硬表情询问真夜。

    「刚才您好像说『我的儿子』,请问是我听错吗?我记得达也是当家大人的姊姊──深夜大人的儿子啊。」

    「也对。这是个好机会,我就介绍一下儿子吧。坐在这里的司波达也,是使用我在『事件』之前取出的卵子,再由姊姊深夜担任代理孕母生下的,所以其实是我的儿子。至今因为某些理由而挂在姊姊的名下,但我这次决定迎接他回来成为我的儿子了。」

    喧嚷转变为寂静。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

    「当家大人。」

    「哎呀,贡,什么事?」

    原本在这场聚会上,真夜应该将他视为分家的当家,并称呼他「黑羽阁下」,可是真夜却刻意一如往常地称他为「贡」──真夜知道这样反而会对贡施加压力。

    「您刚才说『迎接』……」

    「啊,对喔,这样形容会招致误会。」

    真夜露出了像是要调皮地轻呼「嘻嘻」般,略带轻佻感的敷衍笑容,和贡的僵硬表情呈现强烈对比。

    「达也还是第一高中二年级学生,所以会和以往一样住在司波家。虽然已经订婚,不过从道德层面来看,高中生男女同居给人的观感不佳,但我确信深雪与达也不会犯下这种错误。」

    「可是──」

    贡在正要反驳的时候停下了。他这时候才终于察觉一旁的文弥频频询问亚夜子:「姊姊,你没事吧?」

    「哎呀,亚夜子,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

    真夜比贡先开口询问。

    对于女儿的罪恶感,使得贡不知所措。

    「不……我还好。」

    亚夜子坚强地回应,但在所有人眼中,她的状况看起来都不太好。

    「来人啊,带亚夜子到别的房间休息。」

    文弥与水波回应真夜的呼唤。

    「属下会负责安排。」

    「也请让我陪同。」

    水波在会场入口磕头回应,文弥则搂著亚夜子的肩膀对真夜这么说。

    「嗯,交给你了。」

    真夜对水波如此下令。

    「文弥,准你离席。」

    接著再朝文弥这么说。

    ◇◇◇

    「姊姊,我进来了。」

    脱下和服换上轻便服装的亚夜子进房躺在床上时,文弥轻敲房门。

    从室内开门的是贴身照顾她的水波。

    「文弥……」

    「姊姊,不可以啦!躺好啦!」

    亚夜子想从床上坐起,文弥连忙跑过去让她躺好。

    「小题大作。又不是生病。」

    亚夜子傻眼地回嘴。但她虽然嘴里这么说,还是乖乖躺回了床上。

    「不是生病」这句话令文弥别过了头。但他立刻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目光移回亚夜子身上。

    「姊姊,那个……还好吗?」

    「什么嘛……文弥果然知道我在想什么啊。」

    亚夜子挂著泫然欲泣的表情笑了。

    「大概是因为是双胞胎吧。凡事都瞒不了对方的状况,在这种时候很麻烦呢。」

    文弥露出和亚夜子相同的表情。

    虽然是双胞胎,却是不同性别的异卵双胞胎,长相也明显不同。很女孩子气的亚夜子,以及外表中性的文弥。即使文弥男扮女装,换成和亚夜子相同的发型、妆容与服装,铁定也没人会将两人认错。不过现在强忍泪水露出相同笑容的两人,给人的感觉一模一样。

    「……对手是深雪小姐就没办法了。毕竟深雪小姐是最亲近达也哥哥的人。」

    所以只能放弃达也了──这是文弥的言外之意。这番话以亚夜子喜欢达也为前提,而亚夜子也没否认。

    「但我没想到当家大人会不惜使用这种方法,去和深雪小姐站在同一边……」

    「文弥,这你就错了。」

    文弥认为真夜将达也收为自己儿子的惊人之举是为了深雪。但亚夜子立刻否定。

    「那么做是为了达也先生喔。」

    「姊姊?」

    「那并不是为了深雪姊姊。当家大人是想确保达也先生的居所与自由,才利用了她。」

    「是……吗……」

    文弥将亚夜子这番话解释为一种自我防卫的逞强。他觉得姊姊是藉由编造这样的剧本,让自己深信深雪会获选并非因为是达也合适的伴侣。

    但文弥一直到最后都没机会得知亚夜子这番话完全说中事实。

    ◇◇◇

    对于「达也是真夜的孩子」这个出乎意料的宣言,众人本应理所当然会追问「这是真的吗?」或是「既然是真的,为什么隐瞒至今?」等问题,却因为亚夜子临时退场的意外,导致事情就在没人明言追究的情况下不了了之。这也等于达也身为真夜儿子暨深雪未婚夫的地位,就这么不知不觉地确立了。

    不过,要大家突然把以往视为「不成材」的鄙视对象当成「现任当家的儿子」与「下任当家的未婚夫」来尊敬,实在是一件难事。即使表面上再怎么修饰,言行中的各个小细节依然会透露出瞧不起达也的态度。

    但是达也完全不想责备这种事情。毕竟现在是宴会场合,最重要的是他这个当事人非常清楚这场闹剧的内幕。所以达也反而同情那些必须立刻改变态度的当家与佣人。

    不过,也有人无法容忍这种帮佣不应有的态度。

    「达也大人、深雪大人,恭喜两位。」

    身穿晨礼服的叶山当著真夜的面,在两人面前磕头。

    「谢谢。」

    深雪只有文雅回礼。

    「谢谢。不过,请抬头吧。」

    但如此夸张的礼仪似乎令达也不自在。

    「我完全不知道本家的工作或规矩,在各方面上都想请教一下叶山先生。」

    虽然始终只限于现在这个场合,但达也想藉由可嘉的态度结束这个话题。

    「这是属下的荣幸。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请尽管问我这把老骨头吧。」

    不过,叶山似乎还不想结束这场戏。

    「话说回来,达也大人,您还记得吗?」

    因为没有预先对过剧本,所以达也突然听到这个问题,心里也不可能有底。

    不过,达也不需要辛苦地在记忆中翻找。

    「记得您说好要在这个庆春会的席上示范新魔法。」

    因为叶山立刻说出答案了。

    「新魔法?达也,你完成了?」

    真夜露出不像是作戏的眼神回应这个话题──她不是作戏,是真的燃起好奇心,所以会这样也是理所当然。

    「──是的。」

    达也原本想像平常一样回答「嗯,算是吧」,不过也在千钧一发之际成功装出应有的态度。他自己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当然提不起劲责备佣人们。

    「真的?请务必表演给我看!」

    真夜失去当家的威严,像少女般地兴奋说道。

    达也以暗藏抗议意志的视线瞪向叶山。

    不过叶山却挂著像是在看孙女的笑容,看著真夜「青春洋溢」的模样。

    「哥哥──达也先生,我也想见识一下。」

    不知为何连深雪都跟著起哄。

    这是完美的包围网。

    「我知道了。我需要准备,所以恕我暂时离席。」

    达也已经无法选择拒绝了。

    依然身穿短褂加裙裤的达也拿著CAD的收藏盒,出现在面对会场的庭院里。

    他的前方摆了一个关著山猪的笼子。

    达也朝著铺设榻榻米的会场大声说明。

    「新魔法『重子枪』是以生物为对象的致命魔法,因此这场示范会有点血腥。建议不喜欢无谓杀生的人,最好暂时到其他房间休息。」

    这段警告使得数人转头相视,却没有任何人离席。大概是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四叶相关人士吧。

    「那么,我开始了。」

    为什么非得弄得像是表演余兴节目给大家看?如此心想的达也从收藏盒取出为了这个魔法而改造的银镞改造机「三尖戟」。

    他平常都是以双枪形式使用二尖戟,但这次只以右手拿起一把,并且在前端装上类似刺刀的物体。像是刺刀的这个物体很长,使得三尖戟整体看来给人不太均衡的印象。

    达也将刺刀前端对准笼子里的山猪。

    接著就这样随意扣下扳机。

    魔法程序同时在瞬间进行。

    【物质分解出重子。】

    ──刺刀部分的原子核遭到分解。为了分解原子核,所以分子就分解成原子、原子分解成电子与原子核、原子核分离出质子与中子,也就是重子。

    【执行FAE程序:粒子聚合】

    ──依照FAE理论减少物理法则束缚的粒子群不是依循自然法则扩散,而是聚集为薄薄的圆盘状。没列入分解之定义对象的轻子(电子)被质子捕获。

    【执行FAE程序:射出。】

    ──聚集为薄圆盘状的重子射向目标。依照理论,以超越魔法力极限之速度移动的重子块秒速达到一万公里。

    【物质重组。】

    ──所有程序逆转。

    「咦?」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山猪发出倒地声响后,观众随即发出这样的声音。

    达也当然没有想为观众详细解说的服务精神。

    他朝著本家、分家与佣人等观众行礼之后,便准备将CAD与刺刀造型的配件(其实这也是一种CAD)收回盒子。

    「请等一下。」

    不过很可惜,还是有人叫住他了。

    「什么事?」

    叫住达也的是胜成。

    胜成套上木屐来到庭院,然后接近山猪笼,仔细注视尸体。

    「刚才那是高密度的中子射线吧?山猪的身体组织正在沸腾。细胞不知为何气有放射活化的样子,究竟是怎么做才会造成这种现象?」

    「我不能说怎么做。」

    胜成应该不是真的询问魔法诀窍,但达也还是投出牵制球,以防万一。

    「这是当然的。」

    胜成的语气正如预料地变得很凶,大概是在发脾气吧。

    「那么,我说明一下发生了什么现象吧。这不是很困难的事。」

    达也不以为意,把仍套著刺刀般配件的三尖戟拿起来给胜成看。

    「这是由收纳单一启动式的CAD和碳钢桩组合而成的武装演算装置。」

    经他这么一说,这个配件的形状与其形容成「刀」,确实更适合形容为「桩」。

    「我就是将这根桩的部分分解到重子层级,再聚集为薄圆盘状击发出去。」

    击发程序利用了安洁莉娜·希利郞斯的武器「布里欧奈克」使用的FAE理论──后发事象可变理论,但是达也不想在此时此地把招式的秘密讲得这么明白。

    「刚才前端部分看起来会像失去形体,原来不是我的错觉啊。」

    胜成先是表示接受,接著立刻开始自问自答。

    「将这个武装演算装置分解成质子与中子?那么电子……喔,原来如此。质子捕捉电子成为中子,所以不是变成带电粒子射线,而是中子射线吗……那为什么尖端部分完整留下来了?」

    虽然达也心里对胜成为何如此积极询问感到疑惑,但他觉得只问到这种程度倒还好,便开口回答他的疑问。

    「我『重组』了。」

    「唔!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真夜满足的声音和胜成不甘心的声音同时在庭院响起。

    「原来就是这样才会命名为『重子枪』。不是『箭』、『炮』或『弹』,而是『枪』的原因,原来就在于有在最终阶段加入重组魔法啊。」

    达也觉得既然说明到这种程度,会知道这一点也是理所当然,但这个答案确实正确,所以他态度可嘉地朝真夜敬了一次礼。

    「放射活化的物质没有残留,也是因为『重组』将射出的中子全部回收了吧?只留下中子射线加热物质内部水分的结果……达也,这种反物质攻击真是太厉害了!」

    达也再度低头致意。

    达也挺直上半身之后,胜成以别人听不到的音量低语。

    「当时只要使用这个魔法,不就能轻松解决我们了吗?」

    至此就知道胜成为何从刚才就缠著达也了。

    不过这个问题完全没切中核心。

    达也毫不留情地指摘这一点。

    「研发『重子枪』这个魔法,是用来击退无法以『分解』应付的对手。没机会用在『分解』适用的对手身上。」

    胜成红著脸沉默了下来。他完全理解到达也「使用分解就能立刻解决」的言外之意。

    胜成朝达也投以犀利视线。但他没有愚蠢到在这里乱来,使得自己、新发田家甚至是琴鸣都暴露在危险中。胜成调整呼吸,将遗憾压抑到内心深处,装出为新魔法感到佩服的表情回座。

    ◇◇◇

    新魔法的亮相至此平安收场。达也原本担心有人拿「中子护罩」刁难,但没出现这么不懂礼貌的人。

    大概是这场庆祝餐会成了一种遏止力吧。

    要是拿「中子护罩」出来讲,就必须多公开一个阶段的秘密,使达也捏了一把冷汗。

    庆春会本身也在没发生其他突发状况的状态下结束了。达也的身分自然而然地被改写为四叶家现任当家──四叶真夜的儿子,风光成为深雪的未婚夫。

    隔天,西元二〇九七年一月二日,四叶家透过魔法协会对十师族、师补十八家、百家含数家系等有力魔法师发布通知。

    第一,四叶指名司波深雪为四叶家下任当家。

    第二,将司波达也视为四叶真夜的儿子,不过姓名仍是司波达也。

    第三,司波深雪和司波达也订婚。

    各有力魔法师的家系,大多在当天发电报到魔法协会的四叶家私人信箱祝贺。

    不过,并不是所有含数家系都赠送祝辞。

    一天后的西元二〇九七年一月三日。

    日本魔法协会总部收到声明,内容是对司波深雪与司波达也的订婚提出异议。

    声明人是一条刚毅。也就是十师族一条家的现任当家。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