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七卷 师族会议篇 上 第二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七卷 师族会议篇 上 第二章

    一月八日,新学期第一天。达也等三人比以往提早三十分钟上学。

    这么做不是因为有始业典礼之类的仪式。三人都是学生会干部,但不是因为新学期需要准备举办特别活动才提早上学。

    清晨就去上学的原因,是校方有事找他们。昨天达也与深雪收到电子邮件,内容是校方表示想在始业典礼之前谈一谈,要他们到校长室。

    电子邮件是在昨天中午过后收到的。当时深雪在家,但达也在。因此两人是在晚餐之后才开始讨论这件事,不过他们立刻得出了结论。

    校方的目的,只可能是关于四叶家向魔法协会报告的达也与深雪的身分。

    问话、斥责两人向学校提交假申请书,还有告诫虽然订婚了,但在校内也要遵守分际──校方大概会提到这些吧。

    这个预测没落空。

    在达也与深雪面前的是教头八百坂,校长百山东则坐在后面的厚重办公桌后头。另外,水波人在自己的教室。只有达也与深雪有收到电子邮件。

    「那么,你们的意思是并非故意缴交假的申请书喽?」

    「是的。户籍也标记是亲生的,所以在下一直相信是那样。」

    百山微微蹙眉,不知道是因为达也的军人语气惹他不高兴,还是达也在他面前毫不紧张的态度令他感觉很傲慢。

    八百坂敏锐察觉校长的不悦,有点慌张地继续询问达也。

    「意思是户籍造假?如果监护人蓄意伪造申请文件,也可能要撤销学籍……」

    「关于这一点,听说家父已经以书面做过说明并且道歉了。」

    「确实有收到。令尊说已故的令堂在出生申请书上写错了,也一直没察觉这个错误。不过真的有可能长达十七年都没察觉吗?」

    「因为家父不关心在下。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因为在下不是亲生儿子吧。」

    即使听到父亲不关心儿子,八百坂的表情也没有明显变化。这在现代或以前,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所以他反而不认为达也的辩解不可信。

    「校长,我认为司波同学的说明没有突兀之处。」

    百山没有立刻回答。

    「户籍等正规资料都已经更正了。考量到家庭状况特殊,我想应该没必要处分他们。您意下如何?」

    「我了解事情原委了。」

    百山校长沉重地点头。相对的,八百坂却是放松了表情。

    「你们确实没有责任。在教育的殿堂里,绝对不能惩罚没责任的人。只不过,别忘了这次的事件是可能撤销学籍的重大过失。我们也会向家长提出严正抗议。」

    「知道了。」

    达也行礼致意,深雪也和哥哥一起恭敬地鞠躬。

    「还有,你们虽然已经订婚了,但是在校内要遵守分际。鉴于你们状况特殊,我们不过问你们同居这件事。」

    「谢谢校长。」

    兄妹俩再度向百山行礼。

    「……以往某些事情是因为你们是兄妹,校方才得以容忍,但切记你们今后可是未婚夫妻的关系。」

    「是。」

    八百坂在最后如此叮咛之后,校长室内的侦讯与训诫便就此结束。

    ◇◇◇

    校长与教头的「说教」比预料中还早结束。不过,达也抵达二年E班教室的时间依然比以往晚了一点。

    「啊,来了来了。」

    大概是因为这样,艾莉卡才会在他进入教室之前就占据了窗边的位子。

    「哟,达也,好久不见。」

    雷欧似乎知道达也还没来,就暂时先回到自己教室了。达也经过F班教室时,雷欧从他身后打了声招呼。

    「艾莉卡、雷欧,好久不见。」

    在走廊上的达也停下来回应两人。顺带一提,之所以先叫艾莉卡,是因为如果没这么做,她会有点闹别扭。

    「达也同学,你什么时候回东京的?」

    达也听艾莉卡这么问,才想起之前有说好事情办完要联络他们。

    「四日。抱歉没联络你们。」

    达也不会忘记事情。正确来说,是不会想不起来。但这次他没空想起这件事。

    「没关系啦。你这次回去很辛苦吧?」

    「与其说回去时辛苦,应该说接下来会很辛苦吧。等你稳定下来再应付我们就好。」

    雷欧这番话令达也感到意外。如果是艾莉卡,就算她会知道四叶家向魔法协会提出的文件内容也不奇怪。因为千叶家是四叶家指定寄送复本的主要含数家系之一。

    但雷欧家和日本魔法界毫无关系。雷欧的魔法基因来自实质上是从德国逃亡过来的爷爷,不是日本开发的魔法师血统,所以照理说他应该没有从魔法协会得到情报的管道,或是从其他家系魔法师打听传闻的管道。

    关于自己、深雪与四叶家的情报已经散播到这种地步了吗……达也内心抱持的这个疑问,随后就得到了答案。

    达也一进入教室,班上同学的目光就一齐集中过来,然后又立刻移开。

    「早安。」

    达也大致掌握了众人对他的想法,也暂且先一如往常地向邻座的美月打招呼。

    「啊,那个,早安……」

    正如预料,美月打完招呼后就立刻移开目光。这反应明显是已经知道了达也他们的事。

    达也同样立刻把目光移开美月身上,打开自己座位的终端机。

    从他进入教室之前,就将手肘撑在敞开的窗户下框的艾莉卡以及背靠窗户侧框的雷欧,皆以关心的眼神看向达也。

    达也转头看向两人,露出表示「别在意」的表情。

    这天早上,干比古没有出现在二年E班的教室当中。

    ◇◇◇

    上午的课程结束了。班上同学都以敬而远之的态度对待达也。

    达也平常就不算很常和班上同学交谈,但不曾有过半天完全没人搭话的情形。他在各领域受到依赖,近似「有问题靠○○就能搞定」的求助光景可说是家常便饭。

    对于达也来说,恶质的是班上同学看他的眼神没有恶意或敌意。要是同学排斥他,达也应该会把他们的存在阻绝于自己的注意力之外。

    达也并不是讨厌人类。

    然而同时,他也不喜欢人类──包括他自己。

    只要有深雪就好──这是达也心中最真实的真心话。

    深雪以外的人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只不过是要享受舒适生活的话,有他们会比较方便罢了。而正因知道有他们比较方便,所以只要他们没投以明确的敌意,达也就想和他们维持还算良好的关系。

    达也判断在现在的气氛下主动做出行动不太妙。

    「美月,我要去学生会室,如果有人问我去哪里,可以帮我告知吗?」

    「啊,好的!」

    达也的声音,使得美月做出隐含畏惧的反应。

    为了避免旁人误会达也已经割舍情谊,吓到美月这样的事情是必要的代价。

    达也说他要去学生会室是真的。但他没入内,而是在门前回转。

    因为穗香与雫在里面。

    门没开著,达也也没使用「精灵之眼」,但他知道隔著一扇门的室内有谁。如果对方是像达也这样让己身气息难以辨识的人就难说了,不过他是无须刻意就处于这种状态,而且一般学生不会在校内隐藏气息。穗香她们也没这么做。

    穗香是学生会干部,待在学生会室也不奇怪,而雫窝在学生会室是惯例。不过达也没料到两人今天会待在学生会室。

    至于深雪,则是一反达也预料地不在学生会室。

    达也就这么转身离开。

    穗香与雫会待在学生会室,是要避免在餐厅承受众多好奇目光。她们是深雪的好友一事是第一高中众所皆知的事实。知道穗香心仪达也的人也不少,主要是二年级的女生。

    深雪也基于相同理由避免前往餐厅。她是传闻的当事人,一定会受到更多视线的洗礼。深雪是学生会长,经常在学生会室吃午餐。达也原本认为她今天也是这样。其实达也以为反倒是穗香会避免和深雪同席,不过看来是深雪主动避开了。

    毕竟早上校长与教头才叮咛过,所以达也打算暂时避免和深雪一起吃午餐。而深雪似乎也觉得必须这么做,当达也走出校长室如此提议时,她即使表情有些不满,也依然同意了。

    因此,两人没有特别决定会合地点。不过达也只要稍微将注意力朝向「自己的内侧」,就可以立刻知道深雪在哪里。其实要掌握她正在做什么也不难,但达也目前只确认过深雪的位置,就去找她了。

    达也打开楼顶的门。他的感应不可能出错,而深雪也确实就在那里。

    今天没下雪,但气温不到十五度。没有其他学生会想在这种寒冷的天气来到楼顶,所以很适合一个人独处。

    「啊,哥哥,我等您好久了。」

    不对,不是「一人独处」,是「两人相处」。看来深雪一开始就这么打算。

    「你联络一下,我立刻就会来了啊。」

    达也的回应引得深雪露出轻柔微笑。

    「因为哥哥不可能不知道我在哪里啊。」

    和笑容相符的一股温暖,轻轻覆住了达也身体。这不是他多心了,是深雪的魔法。

    「哥哥,您还没吃午餐吧?请来这里。」

    深雪邀达也坐在她身旁的座位。她坐在三人座的长椅上,坐的位置是右侧。达也原本就打算坐深雪旁边,所以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深雪从腿上的保温袋里取出大小各一的盒子。她把小盒子放回自己大腿,大盒子递给达也。不用问,这当然是便当盒。

    「原来你帮我准备了便当?」

    「是的,我在哥哥外出晨练时做的。想说今天应该需要。」

    达也听她这么说,就想起水波上学时提了一个比较大的包包。

    「这样啊。谢谢你,深雪。」

    这时候的达也心想,如果她没预先告知,或许会变成白费工夫。但他也认为不应该把这句话说出口。深雪之所以准备便当,肯定是预料到会没办法待在餐厅与学生会室。而她会瞒著便当的事,一定是因为不希望那种事态成真。

    「不用客气。不过,最后我们还是一起用餐了呢。」

    深雪稍微带刺的话语,引得达也露出苦笑。

    「如果你早上有说一声,我就不会提议午餐各自吃了。」

    「哎呀,是吗?」

    虽然深雪嘴里讲得像是有所不满,但她的心情非常好。无论是基于什么原委演变成现在的状况,她应该还是很高兴可以两人单独共进午餐吧。

    只是就达也看来,深雪似乎有点在强颜欢笑。

    「是啊。总之,先让我吃吧。」

    「好的,请用。」

    达也在获准之后打开便当盒。

    深雪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拿出盒子里的筷子伸向达也的便当盒。

    「不然,也可以由我夹给您吃喔。」

    深雪一边转身一边保持平衡,以免大腿上的便当盒掉落,然后以自己的筷子夹起达也便当里的炸物,送到达也嘴边。

    「那我就不客气了。」

    达也不慌不忙地说完,就主动转头咬住炸物,而且没碰到深雪的筷子。

    深雪的脸迅速变红。

    她连忙重新坐正,看向大腿,然后打开自己的便当盒,藉此把视线从达也身上移开。

    简单来说,她这是自作自受。

    「深雪做的便当果然好吃。」

    达也以深雪听得到的音量说完,就斜眼朝她的脸一瞥。

    接著,他便判断最好不要继续捉弄深雪──其实原本「不夹给我吃了吗?」这句话已经来到达也的喉头待命了。

    「……可以两人独处是好事,不过冬季的天空底下在视觉上实在是很冷。如果恰好有空的教室,我希望明天之后可以换去那里。」

    达也收起坏心的玩笑话这么说,使得低著头的深雪抬起头。

    「明天之后……也可以两人独处吗?」

    「这阵子这么做比较好吧。不过学生会工作繁忙的日子就不这样了。」

    不只是朝令夕改,而是中午就推翻了早晨的话语,但是深雪并不排斥。

    「我今天就去找。」

    深雪双手紧紧握拳,坚定地做出宣言。

    「我也会问问看,所以你别太勉强自己喔。」

    达也笑著安抚心急的妹妹。

    「──A班那边怎么样?」

    两人都吃完饭并盖上便当盒盖之后,达也提出了这个话题。

    「虽然会变成那种状况是在所难免,但我不太自在。大家都只是远远地投以好奇目光,就算有讲话,也是含含糊糊的感觉。」

    「我这边是今天没有任何人找我说话。」

    「穗香与雫今天也没找我说话。」

    达也听完蹙起了眉头。

    「……她们在生气吗?」

    「若是我主动搭话,她们也多少会回应一下……嗯……至少我觉得她们在回避我。」

    如此回答的深雪看起来有点落寞。

    「既然不是拒绝交谈,应该不要紧吧?我想她们两人都能理解我们不得不这么做。」

    「……但愿如此。」

    深雪露出的笑容感觉有点怯懦。

    「你就当作不要紧吧。预先担心情况恶劣时的事情也没有意义。」

    达也将手贴上深雪脸颊。深雪将自己的手心按在达也的手上,闭上双眼。

    「是。」

    「有些事情可以用时间解决。现在还不到悲观的时候。」

    「说得也是……不过,哥哥也一样喔。」

    深雪以调皮眼神注视达也的双眼。

    「以哥哥的个性,您大概也打算在『时间解决问题』之前都不去理会朋友对吧?我认为偶尔也要主动出击喔。」

    「真是败给你了。」

    达也露出像在说「被你赢了一次」的表情苦笑。

    ◇◇◇

    回家之后,达也拨打了直通四叶家当家的电话号码。

    直到去年除夕,达也都不被允许直接打电话给真夜,但现在「对外」的身分是母子。即使达也打电话给真夜,也不会有人责备。

    深雪在达也身旁待命。平常这时候应该已经是准备晚餐的时间了,不过深雪也「大致」明白事情的优先顺序。所以今天的晚餐就交给水波全权负责。

    『久等了。达也主动联络正好。』

    其实这是第二次打电话。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出现在视讯电话画面上的是叶山。他要求大约二十分钟后再打过来,达也也照做了。

    「请问有什么事?」

    『先说你有什么事吧。』

    达也很在意真夜找他们有什么事,不过他这时候还是选择乖乖遵照真夜的指示。

    「今天第一高中的百山校长找我们过去。」

    达也以此作为开场白,向真夜报告百山所说的内容。

    『百山校长严正抗议啊……』

    真夜以听来有点乐在其中的语调低语。听起来也像是私下和百山校长有交情。

    『无论如何,报告辛苦了。你们不用特别做什么事。』

    「知道了。」

    达也与深雪朝镜头低头。

    『我也有事情要通知。』

    真夜在两人抬起头时开始说明。

    看来不是新的任务。如此心想的达也决定洗耳恭听。

    『我们透过魔法协会告知你们的婚约之后,一条家提出了异议。』

    「姨母大人,一条家为什么要这么做?」

    深雪询问真夜的语气表面上很冷静,深处却蕴含强烈的愤怒。对达也与真夜来说,这点不难察觉。

    『虽然非常难以启齿……』

    就算这样,真夜也没收回即将说出的话语。她不是为深雪著想,而且反倒可以窥见她是以欣赏情绪激动的侄女为乐。

    『一条家的说法是血缘太近。说魔法师天分是国家财产,不能让下一代继承异常基因。』

    「这……」「不只是这样吧?」

    达也打断想要大喊的深雪,质疑真夜这番话。

    「预防下一代基因异常的论点,不只适用于魔法师。也是因为这样,法律才会限制可以结婚的亲等吧。」

    『理由不只这个,但这确实是最大的理由。』

    「反过来说,即使是十师族,也没有任何资格对合法的婚约提出异议。一条家应该还有说些什么吧?」

    达也的指摘使真夜露出满足的笑容点头。

    『一点都没错。不愧是达也。』

    而达也却是就算被夸奖,心里也没有满足感。

    「他们究竟说了什么?」

    『这个嘛……其实是他们的长子向深雪提亲呢。』

    「请拒绝他们!」

    深雪随即对真夜的回答如此大喊。

    「深雪。」

    『达也,没关系。』

    达也规劝大呼小叫的妹妹,不过真夜却对深雪这个令人会心一笑的反应表示宽容。

    『深雪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我也对有第三者向已经宣布订婚的人提亲感到不以为然呢。』「那么,您已经拒绝了……?」

    深雪抱著期待询问。

    『不,还没喔,深雪。我暂时不会回应一条家。』

    然而真夜的回答是含糊的「否」。

    「这样不会使我们的立场恶化吗?」

    达也问完,真夜就一副在说「我明白」般地点头。

    『我不打算一直扔著不管,所以你们也别在意这件事。』

    「意思是不要轻举妄动对吧?」

    『嗯,就是这么回事。你们就一如往常地「和睦」度日就好。』

    真夜语带玄机地强调「和睦」两个字──

    「姨母大人……」

    令深雪露出娇羞的表情移开目光。

    「我知道了。」

    不过达也连眉头都不颤一下,直接以规矩的态度朝镜头行礼。

    ◇◇◇

    新学期进入第二天,第一高中学生面对达也与深雪的态度也没有改变。他们不会贸然接近,却也隐藏不了好奇心。反正这种事也不会只过了区区一天就得到改善──不过要恶化,只需要一天就够了。

    在第一高中,众人原本就倾向于将深雪视为偶像。光是她的容貌与实力,就十分难以令人接近了,如今还加上了家世背景。不只是同年级或低年级,连高年级都难免感到退缩。

    至于达也的状况,则是不少学生心中都暗藏著对他的「恐惧」。

    恐惧。惧怕。害怕。对于异常强者怀抱的恐怖、畏怯、忌惮。

    得知达也是「那个」四叶家的直系之后,这种情感就变本加厉。虽然很怕靠近他,却也怕得无法忽视。而这股恐惧最后便显现成对他的冷漠。

    不过,年轻高中生对两人的好奇当然不只如此。从以前开始,明星或偶像的花边新闻就是备受世人瞩目的焦点。感情和睦过头的兄妹其实是表兄妹,又是未婚夫妻,而且还同居,这要人不想入非非铁定是强人所难。

    早上开始上课前,刚来学校的水波在一年C班教室里,被主要是由女学生所组成的人墙包围起来了。「就说了,和以前没有两样。」

    水波从刚才就反覆地如此回答。衍生出来的回答种类还有「没做这种事」、「这事不能由我说明」、「抱歉无法回答」等等。

    「咦~但他们整天都在一起吧?」

    「既然这样,那休息的时候也会……对吧?」

    人墙中响起尖叫声与欢呼声。相对的,水波却是悄悄叹气。

    「就说了,达也大人与深雪大人都没做那种事。」

    即使知道对方听不进去,水波依然规矩地回答,以免沉默被解释为肯定。

    大概是这份毅力成功奏效,下一个询问的内容变了。

    「话说回来,樱井同学,你在十二月前都称呼司波学长他们是『达也哥哥』与『深雪姊姊』对吧?难道你也是四叶家的人?」

    围著水波的同学们突然停止交谈,屏息注视水波将会如何回答。

    「之前那样称呼是达也大人的指示。我是服……那个,有接受四叶家的援助……」

    水波差点老实地说出自己是「服侍四叶家的人」,在千钧一发之际改口。但也因而支支吾吾起来,语气听起来完全是「有所隐瞒」。

    「咦~真的吗?」

    「真的。」

    水波确实在说谎,所以否定众人疑惑的声音也不够坚定。不过就算拉高分贝否定,肯定也只会被解释为想要以气势打马虎眼。

    「是喔……四叶家也会做这种事啊。」

    魔法师的工作大多很危险,所以殉职魔法师的子女被雇主或同事收养的状况并不稀奇。在这所第一高中……不,在一年C班也有这种学生。众人没有因为水波说「接受援助」就变得畏缩或尴尬,就是基于这个原因。

    「可是既然是接受援助,那你也不是和四叶家完全没关系吧?」

    但是,也绝不代表一般都会在当事人面前追根究柢地问下去。

    「不,并没有……」

    「好了好了,快要上课了!大家该回座位了,不然会扣分喔。」

    班上同学毫不客气地问得水波支支吾吾时,一名刚到学校,而且是班上领导人物的少女出面解救了她的困境。

    「七草同学?可是现在还……」

    一名女学生以终端机确认时间后,想要对从大家身后大声介入问话的香澄回嘴。

    「快、要、上、课、了、喔。」

    但香澄打断她的话语,挂著笑容重复刚才那句话。

    「说……说得也是。」

    围著水波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们不是承认香澄说得对,而是慑于她笑容的魄力。

    双手抱著胸目送众人的香澄在哼了一声后准备回自己的位子坐下。

    「那个……七草同学,谢谢你。」

    水波在她身后轻声说道。

    「别客气。因为我也讨厌那样。」

    香澄转头看向后方,送她一个秋波。

    下课时间时,大家没有以水波为中心围出人墙。不过这是因为第二堂课是需要换教室的实习课,没这种闲时间。但很遗憾,午休就躲不掉了。班上想带水波到餐厅慢慢问清楚的同学不只一两人。

    随著上午课程结束的号令一出,一年C班有一半以上的人都站了起来。

    「樱井同学,你要去学生会室吧?一起去吧。」

    不过,抢得先机的是香澄。

    这就某方面来说是理所当然,因为一年级的座位是男女各自以姓氏五十音顺序排列。而香澄的姓氏是七草(Saegusa),水波是樱井(Sakurai),所以香澄的座位就在水波前面。既然众人是同时行动,那香澄当然会是第一名。

    「啊……好的。」

    被搭话的水波,吓得瞪大了双眼。这也是在所难免,因为两人同班又座位前后相接至今九个月,但这还是香澄第一次主动邀水波。

    香澄对水波本人没什么不满。只是因为她是达也的亲人,所以会下意识地回避。看见这样的她今天突然做出这种举动,也不只有水波感到吃惊。

    「好了,走吧。」

    在香澄的催促之下,水波连忙拿著装便当盒的手提袋起身。

    「那个,七草同学……」

    就在配合香澄的脚步,与她并肩爬著通往学生会室的阶梯时,水波以一脸很想问些什么的表情搭话。

    「嗯,什么事?」

    一眼看出她用意何在的香澄用简短话语要她询问。

    「继早上那次之后,我要再次感谢你。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

    水波认为香澄虽然不讨厌她,却也对她没好感。这绝对不是水波擅自断定。事实上,香澄与水波之间几乎只会进行必要的交谈。而水波也没有积极搭话,所以是彼此彼此。不过正因如此,水波才会对香澄今天这样伸出援手的行为感到意外。

    「我不是说了吗?我讨厌那样。」香澄投向水波的笑容有点僵硬。水波推测原因在于两人交情不太亲密,不过,香澄其实是因为听到水波直接言明「你帮了我」而害羞。

    「我了解遇到那种情况的心情。大家应该只是基于小小的好奇心随口询问,不过站在被问的人的角度来看,会觉得他们神经很大条吧。」

    「的确。」

    水波不是被无心的询问伤害了心灵,只是因为基于立场有太多事无法回答而为难。但她同样希望他人察觉她的心情,所以水波不是客套回话,而是自然同意香澄的说法。

    「啊哈,因为人家至今也留下很多讨厌的回忆。」

    香澄大概是知道水波是由衷表达共鸣,便不禁松懈下来,说出在学校会避免使用的「人家」这个自称。

    香澄没察觉这一点。

    陌生的第一人称使水波疑惑了一下,但她训练有素的侍女技能并未让香澄发现这点。

    ◇◇◇

    一月十二日,星期六。新学期开始之后的第一个周末。

    周六只有上午要上课,但部分学生会留在校内进行社团或委员会活动,所以餐厅还是会为他们营业。艾莉卡、雷欧、美月参加社团活动,身为风纪委员的干比古要值勤,所以四人聚集在餐厅为下午做准备。

    和上个月比起来,一起吃午餐的人数减半了。达也、深雪与穗香是学生会干部,所以是直接去学生会室用餐──如果是这样倒还好,不过从新学期开始到昨天,达也与深雪似乎不是在学生会室,而是悄悄在其他房间吃午餐。这是艾莉卡从雫那里听说的情报。

    用餐时聊得不热络,并不只是因为人数少。主要原因反而是开心果艾莉卡的表情与举止透露出不耐烦的情绪。

    干比古大概是觉得这种时候还是赶快撤退为妙,速速吃完后就准备离席。

    「Miki,等一下。」

    但干比古屁股还没离开椅子,艾莉卡就叫住了他。

    「干嘛啦?」

    干比古以强硬语气询问,好掩饰被发现自己想逃走的慌张心情。

    「等美月吃完再说。」

    艾莉卡当然不会因为这样就感到怯懦。因为干比古与艾莉卡这段对话而失去平静,变得提心吊胆的人,反倒是美月。

    最后,美月留下了约三分之一的餐点,放下筷子。

    现在四人的座位是艾莉卡旁边坐著美月,正前方是雷欧。

    艾莉卡朝坐在斜对面的干比古探出上半身,尖声询问:

    「Miki,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在问什么?」

    干比古强势地回嘴,但他的语气难以称得上流利。

    「喔~不明讲就不懂啊?那我就讲给你听!」

    艾莉卡的掌心朝桌面打下去。

    巨响使得众人好奇地将视线集中在艾莉卡身上,但她毫不在意。

    「我是在问你,躲著达也同学是什么意思啊!」

    周围鸦雀无声。餐厅众人的视线集中在艾莉卡与干比古身上。艾莉卡依然无视那些视线,干比古则是没余力注意这件事。

    「我……哪有躲他……」

    「啊?你想装傻啊?」

    艾莉卡的目光令干比古感到畏缩。

    「你躲著达也同学这种事,连这个笨蛋都可以一眼看出来喔。」

    艾莉卡以拇指指向雷欧。

    「你说我笨蛋是怎样啊!……不提这个,干比古,这个母老虎说得对……」

    雷欧说到这里就突然发出惨叫。

    「好痛……你这家伙在鞋子里藏了机关对吧!」

    「不是铁板之类的东西,放心吧。」

    要说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是艾莉卡在桌面下踹了雷欧的小腿骨。

    带刺的气氛因此稍微缓和。这不只对于干比古与美月是如此。

    「唉……总觉得气都消了。」

    对艾莉卡来说,能在事情变得无法收拾之前喘口气也是好事。

    「唉,算了。Miki,其实我根本用不著问你躲著达也同学是什么意思。不过,就算达也同学是四叶家的人,也不构成你可以躲他的理由。你这样太不够朋友了。」

    艾莉卡目不转睛地注视干比古的双眼。如果只是吵架挑衅,干比古就有办法继续赌气下去。但被投以如此真挚的眼神,目前心有愧疚的干比古就不可能装蒜到底。

    「……不是因为他是四叶家的人。不,这也是原因之一没错,不过我是在气达也没有坦白任何事情。」

    干比古嘴里说生气,可把视线撇向斜下方的他却是一脸不甘心。

    艾莉卡不禁和雷欧面面相觑。

    「喂喂喂,干比古,你这样讲不太对吧?」

    雷欧耐心劝说不肯直视大家的干比古。

    「我认为达也也不是自愿隐瞒啊。背负『传统』这种玩意儿的你应该最清楚吧?」

    「Miki。」

    干比古听到雷欧这番话没做出任何反应。接著换艾莉卡严厉询问:

    「假设达也同学有亲口说明真相,那你又会怎么做?」

    干比古被说得哑口无言。不对,他其实想回嘴,却支支吾吾的,似乎是找不到合适的话语。艾莉卡趁机毫不留情地再三批判。

    「知道达也同学是四叶家的直系,你会说『喔,这样啊』就了事吗?会一叫往常地和他来往吗?我看到现在的你,实在不认为你会那样。」

    干比古无法回嘴,也没办法临场挤出谎言。

    「Miki,你啊,到头来只是被四叶这个名号吓到了而已啊。」

    「……那你呢?」

    干比古逞强的面具终于剥落。他放弃抵抗,以闹瞥扭的语气反问艾莉卡。

    不过这是愚蠢的问题。

    「那还用说,当然是吓到了啊。」

    喜欢装坏献丑的艾莉卡,不可能会在这种事上虚张声势。

    「毕竟是『那个』四叶家的人,如果完全无感,可不叫作胆大包天,只是普通的笨蛋。那早就不是只能用一句『我先前都不知道』了事的等级了。」

    「那你为什么可以一如往常地和他来往!」

    「那还用说,当然是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艾莉卡以和刚才承认自己很害怕时完全相同的说法回答干比古这个问题。

    「四叶家很恐怖。都不知道会被他们做什么,感觉毛毛的。不过达也同学是朋友。就算无法相信四叶家,我也可以相信达也同学。即使他对我们隐藏很多事情,也是一样。」

    艾莉卡注视干比古的双眼,进行说服他的最后一击。

    「再说,Miki隐藏的秘密也有一二十个吧?」

    「这……」

    「别想说没有。我跟你认识这么久,可不是认识假的。」

    「…………」

    「我自己也有。我有很多不想被知道,和今后也绝对不打算坦白说出口的事。」

    干比古尴尬地移开目光。他大概猜得出艾莉卡所说的「不想被知道的事」是什么。

    「你说他没把秘密告诉你是吗?你们又不是夫妻,他不讲不是理所当然吗?」

    干比古消沉地低下头。现在的他连一丝藉口都不剩了。

    「为什么……艾莉卡与雷欧都能立刻看开?」

    在干比古视线范围之外,艾莉卡瞥向了雷欧。

    「因为我没和四叶家交手过,不知道四叶的魔法师到底是多危险的家伙。但我了解达也。因为我了解达也是个超危险,却是能彻底信任他的家伙。」

    雷欧难为情地故意露出笑容。

    「虽然可能是个误会啦,但我是这样看透的。就算是上了他的当,我也可以接受,最重要的在于达也是我的死党。只因为有这种『可能』就改变来往方式,实在是太蠢了」

    「雷欧……你真了不起。」

    愣愣注视雷欧的不只是干比古,艾莉卡也一样。她发现干比古的目光移向自己,便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艾莉卡也一样吗?」

    「不。我也……没有立刻整理好心情。但我不会把这种情绪拖到三四天这么久。」

    她是在去年二月知道达也的底细。虽说「知道」,应该说只是「察觉」,但她同样很受打击。然而即使各方面的状况不同,艾莉卡同样不到一天就从这种心理伤害中重新振作了起来。

    如果艾莉卡那时候没受到任何打击,这次干比古的态度肯定不会让她想这么多。但她无法忍受干比古一直受到她已经跨越的伤害束缚。

    「……这样啊。」

    干比古闭上双眼,停止动作。这副模样没有冥想那种安详,而是表现出他纠葛的内心。

    「……我知道了啦。」

    睁开双眼的干比古对艾莉卡这么说。

    「我也将达也当成朋友,所以我会努力。我会在下周一回复为原本的样子给你们看。」

    他的表情舒畅了些。

    艾莉卡满意地笑了出来,换看向身旁的美月。

    「美月,你也是喔。」

    「咦?」

    美月这个反应与其说是因为突然被搭话而吓到,更像是在为锋头已过感到安心时被冷不防射了一箭。

    「美月也不要冷漠地面对深雪与达也同学。Miki都说会努力了,你也做得到吧?」

    「嗯……」

    「做、得、到、吧?」

    「唔……嗯。知道了!我会努力!」

    艾莉卡强迫没什么自信的美月允诺。

    「柴田同学,我也会努力,所以我们一起加油吧。」

    干比古如此鼓励美月。

    「……好的!一起加油吧!」

    美月也积极地点头回应。

    其实艾莉卡在美月面前责备干比古,主要是想让美月积极面对。艾莉卡预料光说服美月一个人应该也不会成功,所以先让干比古带头保证要和达也修复友谊,企图让美月也跟著这么做。

    成果完全符合艾莉卡的规划。

    但是艾莉卡目睹美月与干比古依照她的计画(在精神上)牵手相互鼓励,却不禁像是在说「真看不下去」般撇过头去。

    ◇◇◇

    在艾莉卡(加上雷欧的部分协助)的说服之下,干比古与美月决心放下内心对达也与深雪的芥蒂。

    不过,穗香没能这么轻易地转换自己的心情。

    她也已经决定今后要如何面对达也,却还没踏出脚步付诸实践,也还没有决定该如何和深雪来往。

    穗香将深雪当成朋友。

    但深雪同时也是最棘手的情敌,而且领先了穗香两三步。

    关于这次,就结果来说是受骗的状况,穗香在雫的劝导之下,已经几乎不在意了。她现在认为达也与深雪也同样是受骗的一方。

    但穗香还无法和以前一样,自然地和两人相视而笑。穗香处于这种状态令深雪也心生顾虑,导致态度变得不太自在,使得这份尴尬形成负面循环。

    现在穗香也是如同要逃离学生会室般,走在前往社团联盟总部的路上。穗香的职位是学生会会计,其中一项工作是和社团联盟讨论各社团申请的追加预算,所以她前往社团联盟总部一点都不奇怪。但即使旁人不觉得突兀,她也知道自己无法安心待在学生会室──待在有深雪的房间而逃过来。这份自觉使穗香更加消沉。

    社团联盟现任总长五十岚是和穗香同社团的男子组社长,从一年级就和穗香熟识,个性会被归类在温柔与软弱的微妙界线上。有句惯用语是「不能成毒也不能成药」,而五十岚是偶尔可以成为药,但再怎么样都不会成为毒的少年。

    虽然他并不是穗香喜欢的类型,不过在这种内心脆弱的时候,和这种人相处在心情上会很轻松。若有人在消沉时想转换心情,他会是个适任的交谈对象才对。

    「打扰了,我是学生会的光井。」

    「请进。」

    穗香朝对讲机告知来访之后,对方并不是从扩音器出声回应,而是直接开门带她入内。

    现身的学生是一年级的执行部成员──七宝琢磨。

    琢磨是新生总代表,虽然入学当初在同年级之间的风评不佳,但他在四月底的某天以后,就有了大幅改变。

    他的自我主张一如往常地强烈,却不再强加于人。

    而且就算依然喜欢争取主导权,但独善其身的一面不复见,变得会顾全大局。

    容易情绪化的性格不变,不过听到别人指责过失就会率直地反省道歉。

    最重要的是旁人清楚看见了他努力让自己改变与成长这一点,使他获得同年级学生的共鸣与信赖。

    在大家对他的好感累积之下,琢磨在夏季九校战时,已经变得能让大家自然选他来管理一高代表队一年级的九名男选手了。

    后来他也没有自大,而是确实提升著自身的实力。如今不只是同年级,认同他努力的高年级学生也变多了。

    昔日琢磨找达也碴的时候,穗香也觉得他给人的感觉很糟。但现在没对他抱持不快的印象,而是把他视为一名优秀的学弟。

    「我和五十岚总长有约。」

    「总长吗?刚才有人找他过去。」

    穗香离开学生会室时,有知会过她现在要前来这里,不过五十岚似乎被叫去处理临时出现的问题了。前总长服部设立的执行部轮值制度,原本是用来去除工作集中在领导者身上的弊端,不过五十岚天生的大好人个性似乎造成了反效果。

    如果只是凑巧倒还好──穗香轻声叹气。她的心理状态明明没有好到可以担心别人,却不禁思考起这种事,反映出她人太好。穗香在这一点上没资格对五十岚说三道四。

    「请问是急事吗?」

    既然不在也没办法,回去吧。这么心想的穗香正要转身时,琢磨以这句询问叫住了她。

    「嗯,但既然他不在,我想改个时间再过来。」

    「请稍待一会儿。」

    琢磨大概是轮值到负责联络的工作,戴著无线耳麦。这是和脑波辅助装置一体成形的机种。他将听筒放回耳朵,走向桌面上的终端机。

    「我是总部的七宝……学生会的光井学姊找您……好的,知道了,我会这样告知。」

    琢磨再度拿开耳麦,起身面向穗香。

    「光井学姊,总长说他立刻回来,希望学姊等他。」

    「立刻……大概是多久?」

    「我没问清楚,不过按照往例,大概是五分钟左右。」

    因为光是从这里回到学生会室就要五分钟左右,加上穗香还不想回学生会室,她便依照琢磨的建议留在这里等。…

    (可是最近经常不在学生会室,堆了很多资料处理的工作呢……)

    不过,穗香要是无所事事地发呆,就会不禁满脑子想著一些逼死自己的事。这只能说穗香的个性就是如此。

    (如果请达也同学帮忙的话,一下子就能做完了……但是现在这么尴尬,我根本就不敢拜托他……)

    (可是,深雪应该有在管理工作进度……要是我什么都没说,她也找达也同学处理……我会不会被当成可有可无的人?)

    穗香径自脸色苍白了起来。

    「那个……光井学姊,你不舒服吗?」

    旁人看到这样的她,十之八九都会这么认为。即使是本性「唯我独尊」的琢磨也一样。

    「咦?」

    不过,没有自觉的穗香不知道他为何这样问。再说,她这些没有多想就涌上心头的想法,也只是近似妄想的思考,一被人像这样搭话就会忘记刚才在想什么。脸色之所以还有点苍白,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复原罢了。

    「我没事喔。」

    不过这种反应在旁人眼中只像是在逞强。

    琢磨也这么认为。

    而且还在内心加上自己独到的解释。

    「光井学姊,那个……」

    「嗯?」

    「那个……我很清楚这是多管闲事,不过司波学长的事就……」

    「等一下,七宝学弟,你究竟误会了什么?」

    慌张的穗香想阻止琢磨说下去。

    但琢磨虽然误会穗香身体不舒服,也绝对没有误会穗香消沉的理由。

    正因为没错,穗香才会慌张。她不想听琢磨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觉得学姊还是放弃司波学长比较好。」

    然而琢磨却说出来了。

    「住口!」

    「可是这样下去,学姊只会受伤啊!」

    琢磨已经洗心革面,改变了对人的态度。即使如此,他也没有连野心都舍弃掉。拉拢穗香这个前途无量的魔法师,顺利的话也让雫加入阵营──他没有打消这个念头。

    但更重要的是,琢磨被穗香这个人给深深吸引住了。

    在琢磨跟香澄起冲突后和七草姊妹比赛的那一天,只有穗香对见人就顶撞的琢磨温柔伸出援手──不过客观来说,穗香只是在琢磨被十三束打倒时蹲下来询问「站得起来吗?」而已,没有进一步多做什么……例如伸手或是拉他起来之类的举动。

    这份美化过的记忆令琢磨对穗香开始抱持好感,但还不到堪称恋爱的程度。他们彼此没什么机会交谈,所以这样的情感也算适当。

    然而今天两人偶然单独共处一室,琢磨又目睹穗香「为情所苦」的样子,使他情急之下就失控了。

    「学姊!其实我……!」

    穗香紧闭双眼,摀住双耳。

    琢磨朝穗香摀耳的双手伸出手。

    「七宝,你在做什么……?」

    但这场突发状况,并没有更进一步的进展了。回到总部的总长五十岚这句话,阻止了琢磨的失控。

    五十岚并非一个人。雫无声无息地从他背后走出来,绕到穗香面前抱住她的头。

    「雫……?」

    「对,是我。」

    雫反覆温柔轻拍穗香的背,像是在对她说「已经没事了」。

    穗香放松了僵直的身体。

    雫就这么抱著穗香转头,朝琢磨投以冰冷目光。

    「你刚才想说什么?」

    她声音的温度,就和眼神一样冰冷。

    「你问我想说什么……」

    琢磨那句「其实我……!」原本是要接著说「我很担心学姊!」。

    「居然趁人内心脆弱的时候追求,烂人。」

    所以雫的责备其实是诬赖。但这并不完全是冤枉。

    没能对雫回嘴的琢磨,或许也察觉了自己有这种意图。

    「穗香,走吧。」

    举带著穗香离开社团联盟总部。

    琢磨没有吐出慰留的话语。

    眼睁睁看著自己被爽约的五十岚,就这么不明就里地愣在原地。

    ◇◇◇

    这天,穗香没回自己的住处。因为她一样仍和达也与深雪分头放学走到车站时,被雫「命令」今天要住她家。

    不是要求穗香过来住,完全是强迫。

    穗香不排斥住雫家。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内心充满犹豫,其实不太想这么做,却也觉得独处的话会越来越消沉,所以她也很感谢雫这样邀她。

    穗香久违地和提早返家的雫的父母共进晚餐,一如往常地和雫一起洗澡。不过她们这时候只聊不痛不痒的家常话。

    和以往不同的,是雫后来带穗香前往的房间。

    北山家有一个穗香的房间。名义上是客房,实质上是为穗香准备的房间。不只装潢完全配合穗香的喜好,衣柜里包含内衣的换洗衣物也是一应俱全。

    但穗香鲜少使用这个房间。穗香来北山家住的时候,大多是在雫的房间和雫睡同一张床。不过今天雫却是带穗香前往「穗香的房间」。

    乖乖进房坐在床上的穗香一改至今开心的表情,一脸痛苦,难受地低下头。

    雫坐在穗香前面。

    她跪坐在地毯上。

    坐在床上的穗香,头的位置当然比较高。穗香低下的脸,正对著仰望的雫。

    「穗香。」

    「我知道……」

    穗香把头压得更低,避开雫仰望她的视线。

    「大家觉得我很可怜对吧……」

    穗香的嘴唇中发出随时可能变成呜咽的声音。

    「我明明一点也不可怜。」

    「但你露出了那种表情。」

    「咦……?」

    穗香抬起头。

    雫的视线和刚才一样,仍固定在穗香脸上。

    「穗香,你这星期一直是这种表情。」

    「哪种表情……?」

    「很可怜的表情。」

    穗香一脸受到打击的表情,按住了嘴。

    「不会吧……」

    「七宝那样都还算好喔。」

    雫无视于穗香的反应,让她正视无情的事实。

    「大家都远远看著你,觉得你很可怜。」

    「我不求大家这样!我不想被同情!」

    「这和你怎么想无关,因为别人是为了自己而同情你。」

    雫拉开穗香遮住眼睛的双手,逼她和自己四目相对。

    「大家会同情别人很可怜,藉以确认自己不可怜,好让自己安心。」

    「我……我才不可怜!」

    「嗯。」

    雫点头回应穗香挤出来的这句话。

    穗香主动和雫的视线、双眼相对。

    「我知道穗香不可怜。但是大家不知道。」

    雫一直看著穗香。

    「大家不知道你的决心,也不知道你是坚强的女生。」

    穗香以眼神同意雫的话。

    「因为你没以态度证明自己不可怜。」

    雫放开穗香的手,站了起来。

    「穗香。」

    这次轮到穗香仰望起身的雫。

    「星期一。」

    穗香一脸紧张地倒抽一口气。

    「让我见识一下你不是可怜的女生吧。」

    雫留下无法回应是否做得到的穗香,离开了房间。

    ◇◇◇

    一月十三日,星期日。达也来到FLT的研究设施。即使是假日,CAD开发中心的开发第三课依然到处都看得见人影。

    正如其名,这个设施主要负责开发CAD,但达也现在投入的工作不是开发新型CAD,也不是改良CAD用的软体。

    达也目前正在设计使用恒星炉的资源、能源生产设备,以及将魔法运用在非军事领域的标准化设备。

    公司不知道达也想做这种东西。因为他没报告。达也不是FLT的职员,而是和公司签约的研究员,所以他除了有保密义务之外,拥有相当自由的权限,才会做得到这种事。

    达也在开发第三课有自己的专用房间,所以只要想保密,就可以彻底隐瞒自己在做什么。即使是托拉斯·西尔弗的另一名成员牛山,也尚未听到达也提及这个计画。

    不过,课员的态度也不会因此改变。

    「啊,早安,少爷。」

    「少爷早安。」

    前往专用房间的途中,人们接连向达也打招呼。他们先前就知道达也是四叶家的人了。因为达也今年第一次来公司时就召集了开发第三课的成员,自行公开这个消息。

    即使如此,叫他「少爷」的众人态度依然没变。这个部门原本就是奇人异士的聚集处,成员大多不将权威放在眼里,所以就算达也是四叶家的魔法师,或许他们也只会觉得「那又如何」。总之用不著操无谓的心,对达也来说也是好事。多亏如此,他也得以专心制作专案计画书。

    将魔法运用在非军事领域的计画「以恒星炉抽取太平洋沿海地区海洋资源并去除海洋有害物质(Extract both useful and harmful Substances from the Coastal Area of the Pacific using Electricity generated by Stellar-generator)」设施的建设计画──「ESCAPES」。也是被打造为兵器的魔法师用来摆脱宿命的「逃离手段」。

    这个计画原本是设计为用在「逃离」四叶之后的生活手段。四叶邀达也成为本家一分子后,他的动机虽有所改变,但是将魔法运用在非军事领域的大方向并没有变。以魔法驱动核融合炉产生能量,提供稳定的电力与燃料以及矿物资源等副产品,在产业社会占据一定的地位,使魔法师藉以在非军事领域确保生活手段。这就是这个计画的基本思维。

    太阳能、风力、生化能源等自然能源、可再生能源在电能与热能中所占的比重增加,使得现代产业比以往更容易被每年的气象条件影响。

    不仰赖石化燃料与核分裂能源的社会确实为人乐见。不论是在永续发展的意义上,或是在保卫人类生存环境上,都是如此。但另一方面,燃料与电力供给变得不稳定也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卫星轨道太阳能发电系统有办法演变成全球性的计画,也是因为人们在追求不受气象条件影响的稳定电力来源。

    达也正在规划的架构有四种功能:一、直接供给由恒星炉产生的电力。二、运用恒星炉产生的电力与高热能,以高温水蒸气电解法制作氢气。三、运用恒星炉的电力以逆渗透法萃取纯水。四、从萃取纯水后的浓缩海水中取出有用资源与有害物质。

    只不过,达也虽然精通魔法技术,工业技术相关的知识则是停留在高中生水准。恒星炉以外的技术必须依靠专家协助。制造氢气、萃取纯水或是回收海水里的资源,也不是不能全用魔法完成,但是这样对于魔法师的负担会过重。要是魔法师成为工厂的螺丝就本末倒置了,而且只需要仰赖魔法师的产业系统也非达也所愿。

    (要向非魔法领域宣传,我想就应该透过魔法协会进行吧。毕竟比起四叶家的名号,协会的名号比较容易找到合作伙伴,也能避免魔法协会反弹。问题在于具体的步骤。)

    整体概念已经完成了。恒星炉的周边系统也预定在三个月内完成概念设计,半年内完成基本设计。达也也理解接下来不可能由他独力完成。

    (考量到我还是高中生,现在推动计画似乎太早了……)

    或许会因为过于年轻,导致没有人愿意认真理会他。这是达也现在最担心的一件事。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