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八卷 师族会议篇 中 第九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八卷 师族会议篇 中 第九章

    自从前天追捕顾杰的行动遭到美军妨碍,搜索顾杰的计画就没有进展。那天晚上的过程令达也强烈感觉徒劳无功。鼓足干劲的反作用力,让这种感觉变本加厉。说到唯一的救赎,就是没有和国防军自相残杀。多亏这样,达也的动力严重下降,陷入无法投入任务的状态。

    关于USNA士兵协助顾杰逃亡一事,达也已经向真夜与风间报告完毕,也委托风间调查幕后原因。但是过了一整天,也完全查不出端倪。

    不过,克人、真由美与将辉同样没得出成果。在克人主办的会议上,也没出现亮眼的消息。达也省略细节报告他在座间目击的情报,除此之外没人拿出更好的成果。

    尤其将辉特地搬家参与追捕,所以焦急到不惜跷课也想优先执行任务。但他要是这么做,父亲与三高的前田校长会很没面子,所以他现在是顾及这一点而努力忍受焦躁感。

    如果在做实验的时候松懈可能受重伤,所以将辉是带著紧张感在上实验课,但他实在无法专心听使用终端装置的听讲课程。觉得自己这样很没出息的将辉,起身准备用餐。

    前两天,将辉受到穗香的邀请,和深雪共桌用餐。对他来说,这是一段意外的快乐时光。深雪和达也的相处也没有预料中的亲密,应付将辉的时间甚至比较长,大概是关心他可能不适应新学校吧。

    不过,他今天不想在心爱的少女面前露出这种无精打采的表情。

    如此心想的将辉在下课的同时起身,打算独自去餐厅。

    「一条同学!」

    但他走出教室之前,就被一名女学生叫住。不是穗香、雫或深雪,是这段时间暂时同班的两个同学。

    「请收下这个!」

    将辉还没回应,两个以缎带装饰的小盒子就塞到了他胸前。

    将辉反射性地收下后,还来不及问「这是什么」,两名女学生就开心地尖叫跑走。

    「啊,偷跑!」

    「那我也要!」

    将辉还不了解发生什么事,其他(暂时同班的)同学也聚集了过来。总共五人。她们和刚才那两人一样,将包装得漂漂亮亮的小盒子塞给将辉,之后就离开了教室。

    「一条同学真受欢迎耶。」

    笑著搭话的这个声音,引得将辉转身。

    以穗香带头,再加上雫与深雪共三人,就站在他身后。

    深雪不禁面带微笑地看著将辉手上的小盒子。

    将辉莫名感到慌张──不过他误会了。并不是毫无理由。

    「这究竟是……?」

    雫傻眼看著还没掌握事态的将辉。雫难得露出这种浅显易懂的表情。

    「今天是情人节。」

    将辉僵住了。他缓缓低头看自己的手边。抱在手上的盒子共七个,想藏也藏不住。虽然现在才藏起来也没意义,但将辉慌张到想不到这种事。

    「看样子,应该还会增加喔。」

    深雪不经意的这句话,重创了将辉。

    将辉将女学生送的小盒子装进(暂时同班的)男同学提供的手提袋(没人追问这男生为什么准备这种东西),挂在书桌侧边。将辉一开始的决心没能付诸实行,就这么被穗香带到餐厅。

    至此,将辉终于察觉校内洋溢的浮躁气氛。由于世间反魔法师的风潮在学生内心留下阴影,气氛较没有往年开朗。即使如此,他们与她们也确实因为期待与不安而心浮气躁。

    「啊,来了来了。」

    艾莉卡看见将辉的身影后,咧嘴一笑。

    「艾莉卡,别这样啦。」

    「怎样,有什么关系?Miki没必要羡慕别人吧?」

    干比古面有难色地要阻止艾莉卡,但她完全不听劝。

    听不懂两人对话的将辉把盛装定食的托盘摆在桌上就座。艾莉卡立刻询问他:

    「一条同学,你收到几个巧克力?」

    将辉暗自庆幸自己还没吃东西。如果是在吃东西的时候这么问,他肯定会喷出来。

    「千叶同学,你突然问这什么……」

    「还会问什么,今天说到巧克力,我想也只会是情人节巧克力啊。」

    艾莉卡的反驳只能说一点都没错,所以将辉无法回嘴。

    「所以你收到几个?我赌你收到十个以上。」

    「赌?」

    「哎呀。」

    将辉傻眼地看著艾莉卡,艾莉卡作势连忙摀嘴。

    看艾莉卡愉快的眼神,就能清楚知道她丝毫不觉得内疚。

    「这种赌盘居然可以成立啊。艾莉卡,你跟谁赌?」

    达也这句询问,也完全听不出责备艾莉卡的意思。

    「这我不能说~」

    「我已经不是风纪委员了。」

    「可是风纪委员长不就在这里吗?」

    艾莉卡说著指向干比古。干比古以撑在桌面的左手按著额头,叹了好长的一口气。

    「达也、艾莉卡……这是自治委员管辖的范围。」

    「是吗?不过这是机密。」

    艾莉卡以感觉随时都会吐出舌头的语气说完,再度看向将辉。

    「所以是几个?」

    「是几个都没差吧……」

    将辉的语气相当粗鲁。他大概也知道和艾莉卡相处不用太客气吧。

    不提这个,将辉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因为即使深雪毫无感觉(不是对将辉没感觉,而是对他收到巧克力没感觉),将辉也感受到一种自己好像在劈腿的不自在感。

    「七个。」

    「记得是七个。」

    然而说来无情,将辉的愿望没能实现。

    雫与穗香几乎同时告知答案。

    「喔,七个啊……毕竟现在才中午,放学之前肯定会破十个吧。」

    将辉想尽快换个话题,但是这个话题不只有艾莉卡感兴趣。

    「七个啊。明明才刚转学过来,真了不起。」

    雷欧大动作地点头。虽然看起来不像是别有用心,然而并不是凡事只要没恶意,就都可以一笑置之。

    「我不是转学。那说这种话的西城,你又收到几个了?」

    「我吗?我目前零个。」

    不过,将辉也不是真的对于情人节话题感到不耐烦。他不是这么没度量的男人。所以雷欧这句意料之外的回答使得将辉很尴尬,慌得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不过雷欧你看起来倒是老神在在啊。」

    「因为我在社团那里有机会。」

    因为将辉处于这种状态,所以达也与雷欧的这段对话令他松了口气。

    「跩什么跩,反正一定是人情巧克力吧?」

    「我可不想被连送人情巧克力的对象都没有的孤单女生这么说。」

    「很抱歉,我不是没对象,只是不想送所以没送。」

    「用讲的谁都会,可是结果还不是一样?」

    「你讲的只不过是你的愿望吧?」

    ……雷欧的交谈对象换成艾莉卡之后,让将辉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忐忑不安。

    「两位,别再讲了啦……」

    干比古以疲惫的语气阻止他们。这时候,将辉隐约对干比古有股共鸣。

    ◇◇◇

    放学之后,达也前往校舍出口。今天同样要搜索顾杰,所以不参加学生会。

    虽说是搜索,但也不是达也亲自到处打听情报。达也的职责是在以吉见为首的知觉系魔法师解析出成果,或是处于合作关系的情报机构(非法)提供线索的时候,依照这些资讯前去「处理」。如果没有关于顾杰下落的情报,就只负责待命。

    前天遭受美军妨碍之后,就得不到明显的线索。虽然知道时间愈久愈难捕捉目标对象,但是因为焦急而漫无目标地到处跑,也只会白费心力。这种行为毫无意义。如果今天不是情人节,达也就会久违到学生会露面了。

    达也以稍微比平常沉重的脚步走向校门时,因为听到身后传来跑步声而停下脚步。

    「达也同学!」

    达也几乎在穗香叫他的同时转身。

    雫站在穗香身后。穗香不是一个人来,让达也松了口气。虽然觉得对不起穗香,但达也今天不想和她独处。

    「方便借点时间吗?」

    穗香的声音很紧张,眼神却充满毫不退缩的决心。

    「换个地方比较好吗?」

    达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这个问题。

    「不,那个……在这里就好。」

    穗香说著,同时从复古包包(一百年前叫作「学生书包」的款式)拿出包装得漂漂亮亮的扁平盒子。

    「这是我的心意,请收下!」

    这里是校舍通往校门的唯一一条路。通行的学生不只达也他们。现在也看得见零星学生正放慢脚步观察他们。

    穗香不是因为过度紧张而无法注意周围状况,其实正好相反。她在许多学生的见证下,展现自己的决心。

    「谢谢。」

    达也没拒绝穗香。

    「不过,没关系吗?我已经和深雪订婚了。」

    达也这句回覆,或许比拒绝还残酷。

    「没关系。」

    但穗香的决心没有软弱到因为这样就气馁。

    「我知道。就算这样,我还是很高兴你愿意收下。」

    「……这样啊。那我收下了。」

    既然穗香都说到这个份上,那达也也没有其他该说的话了。

    「明天见。」

    「等一下。」

    达也要就这么拿著穗香送的巧克力盒转身时,雫叫住了他。

    「用这个吧。」

    雫说著递给达也一个设计时尚的手提包。材质是黑色加白色的人造皮革,外型近似托特包,不过开口处有气密拉炼,而且是完全防水的手提包。

    今天达也没带书包,正愁不知道该将收到的巧克力放哪里。所以他其实很感谢雫的协助。

    「不好意思,我借用了。」

    从雫手中接过包包的达也,因为手感比预料的重而稍微蹙眉。

    他将巧克力盒放进拉炼没拉的包包时,发现里面有另一个盒子。

    「不,送你。」

    抓准时机传来的声音,引得达也抬起头。

    「是人情巧克力喔。」

    雫说完露出有些调皮的微笑。

    「啊,袋子不用还我没关系。」

    接著立刻一脸害羞地移开视线。

    达也脸上浮现浅浅的笑容。

    和穗香之间产生的紧张感,因此放松得恰到好处。

    如果就此结束,应该会是相当美丽的青春片段吧。

    「那我也要送!」

    然而,却因为其他演员临时登台而不能落幕。

    「艾咪?」

    穗香瞪大双眼,以暗藏责备的语气叫出对方绰号。艾咪无视于她,跑到达也面前。

    「来,人情巧克力!」

    她开心递给达也一个刚好和手心一样大的小盒子。

    「啊,嗯。」

    达也刚收下雫的「人情巧克力」,所以也没理由拒绝。

    「艾咪,十三束同学那边呢?」

    穗香质问艾咪。

    「正要去送。」

    艾咪毫不内疚,也不害羞。

    「因为司波同学看起来要回家了。就算是人情巧克力,但不是今天送就没意义了吧?」

    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我也送一份吧。」

    昴说著从行道树后方现身。她送给达也的不是盒子,而是小包裹。

    「啊,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是人情巧克力喔。」

    「我当然知道。」

    达也苦笑著收下这个包裹。

    穗香似乎已经连抗议的心情都没了。

    达也以为事情就此结束。

    「司波学长!」

    但这次换一年级学妹叫他。是九校战新人赛在女子组坚盾对垒和水波搭档的女生。她还有同学跟著一起来,结果雫送给达也的手提包装入的巧克力数量,多得无法以单手数完。

    ◇◇◇

    达也和克人他们开完会再度回家时,深雪跪在玄关前方,双手手指撑在地板迎接他。

    「哥哥,欢迎回来。」

    「深雪……你这是怎么了?」

    深雪身穿连身喇叭长裙加上滚边围裙,但她这种迎接方式比较适合穿和服──会感觉像是挡在门口禁止达也入内,肯定是多心了吧。

    「请问有哪里奇怪吗?」

    「不……并不奇怪。」

    深雪动也不动,所以达也依然站在换鞋处。

    「话说哥哥,有行李吗?不介意的话,我来帮忙拿。」

    「如你所见,我没行李……为什么这样问?」

    深雪看向下方,不让达也看见自己的双眼。

    「没有……因为听说哥哥从学校返家的时候增加不少行李,有点吃力。」

    深雪说到这里,达也终于知道她为何闹别扭了。

    「七草学姊没送我任何东西。她喜欢恶作剧,不过……」

    达也自己说的「喜欢恶作剧」这句话,使他想起去年真由美设计的那场恶作剧(苦到不行的巧克力),但他避免离题。

    「她身为七草家长女,知道自己的行为会代表什么意义。」

    达也以平淡语气说出的这番话,使得深雪稍微倒抽一口气。

    「你不也没有送人情巧克力给一条吗?」

    深雪原本就不会送巧克力给同学或学长,因为她不想造成骚动。但她不送巧克力给将辉的理由不只如此。因为深雪知道,要是今天送巧克力给将辉,绝对不会只被当成「人情巧克力」。深雪想起这一点,便理解了达也这番话的意思。

    「穗香送我巧克力的时候,我有清楚告知我是你的未婚夫。但她还是希望我收下,所以我拒绝不了。」

    深雪连忙抬头,将眼睛睁得好大。

    「怎么这样……!哥哥,这样太……」

    「太可怜?」

    深雪再度低头。虽然动作几乎和刚才相同,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不理人的可爱气息消失了。深雪与达也之间出现沉重紧绷的气氛。

    「或许我是真的觉得她可怜。其实为了穗香著想,还是断然拒绝比较好……」

    深雪就这么低著头起身。

    「哥哥,您还没用餐吧?我立刻准备,请到饭厅稍待。」

    深雪没提及达也自省的话语,转身背对他。

    达也有提前告知自己预定回家再用餐,所以深雪与水波都还没吃晚餐。这几天经常这样。

    今晚三人围坐的餐桌上没有畅谈任何话题,用餐时间就这么在隐隐散发的尴尬气氛之下宣告结束。

    「我吃饱了。」

    达也认为留一段冷却时间比较好,于是等所有人吃完之后才起身,整理自己的餐具要放回厨房去。

    「不好意思,哥哥,方便陪我一下吗?」

    但是深雪留住他。

    达也点头坐回座位。

    水波看到深雪使眼神,便迅速清理桌面。

    深雪从冰箱取出一个盖著蛋糕盖的银色大盘子,摆到桌上。

    「我不知道哥哥收下穗香的巧克力,究竟是对是错。」

    深雪直直注视达也双眼。

    「因为不知道,所以我不想了。您或许会认为我是一个无情的女生,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思考。」

    深雪轻轻吸气。这与其说是为了说下一句话的准备动作,不如说是要让急切的心情平复。

    「我也想过,既然哥哥在为穗香的事情烦恼,或许应该避免这么做才是……但我还是不希望浪费掉。」

    深雪打开蛋糕盖。无法言喻的微苦香味在桌面上扩散开来,淘气挑弄达也的鼻腔。

    没加鲜奶油或水果,朴素的纯巧克力蛋糕。

    不过蛋糕表面柔和反射了灯光,形状是美丽的圆筒形,不像是出自外行人之手。

    「难得做出来了,希望哥哥可以享用。这是我送的情人节巧克力,您愿意收下吗?」

    水波将附上刀叉的碟子放在达也面前。

    达也像是早已等待许久般,立刻拿起刀子朝蛋糕下刀。

    他切下六分之一,放到自己的碟子上。

    「其实我也在期待。」

    达也面带笑容注视深雪的双眼。

    「我去泡咖啡!」

    达也轻盈起身,前去厨房。

    背对达也,面向手动式磨豆机的深雪脸颊微微羞红,双唇无法自已地放松。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