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九卷 师族会议篇 下 第十四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九卷 师族会议篇 下 第十四章

    达也失去爱用的机车,因此决定搭八云的车回家。因为虽然无人化的大众运输系统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运作,但他带著各种不方便被看到的东西。

    坐在后座左侧的达也,上车之后好一阵子都不发一语。坐在他旁边的八云也没主动开口。

    返家的路程剩下不到一半的时候,达也才跟八云说话。

    「师父,您醒著吗?」

    「醒著喔。」

    闭著双眼动也不动的八云睁开眼睛,面向达也。

    达也就这么看著前方,没和八云目光相对。

    「刚才您为什么要阻挠我?」

    「是说你要让美军魔法失效的那时候?」

    「是的。」

    达也语气没变凶。他的声音如同无底的黑暗般沉重。

    「我倒想问你为什么要做出那么轻率的举动。」

    八云以询问的形式回答达也。

    他的意思是达也行事轻率,他才会阻止。

    「就算杀了顾杰,也必须让众人知道他是恐怖攻击的幕后黑手,否则我们就不算是在扫荡恐怖分子时提供过助力。如果有司法权力当场见证最好。若能阻止那招分子切割,就能以最佳形式解决这个事件了。」

    达也深深感受心中悔恨,停顿片刻。

    「然而实际上,我们甚至无法回收顾杰的尸体,恐怖攻击事件的真相也埋没在黑暗中。」

    「解决事件对你而言,就这么重要吗?」

    八云的反驳出乎达也意料。

    达也一时之间无法反驳,八云乘胜追击。

    「假设,你当时成功让美军第二把交椅的魔法师──班哲明·卡诺普斯的分子切割失效好了……」

    达也睁大双眼,转头看向八云。

    让他惊讶的有两件事。

    其一是STARS的第二把交椅──班哲明·卡诺普斯居然会为了这种局部性的事件出动。

    虽然这对十师族来说是大事件,但感觉并不是足以影响USNA国家利益的问题。还是说,这个事件隐藏了USNA必须保密的内幕?

    其二是八云如何知道卡诺普斯介入这个事件。

    确实,那个大规模魔法必须想成是出自STARS第二把交椅之手,才能令人接受。但这是「如果出自卡诺普斯之手就能接受」的意思。光是看到那个魔法,并不能确定发动的魔法师就是班哲明·卡诺普斯。

    这必须更早知道卡诺普斯介入这个事件。

    八云应该也有察觉达也的惊愕,但他不予理会。

    「你去年和STARS总队长安吉·希利邬斯交手过。美军应该会认为卡诺普斯的魔法失效,也是你干的好事。你现在不是昔日没没无闻的无名魔法师,而是被指名为四叶家下任当家丈夫的四叶魔法师。」

    八云的眼光更加犀利。

    达也自觉自己被这份魄力震慑。

    「四叶的名号大概比你想像的沉重许多。若你当时将卡诺普斯的分子切割『分解』,美军应该会把你认定为敌人。他们应该会把你视为威胁美国霸权的存在,想办法暗杀你。」

    八云就这么笔直注视达也双眼,宣告判决结果。

    「这样也会令深雪暴露在危险之中。你当时是否有想得这么深入?我可不这么认为。」

    ◇◇◇

    达也回家时,已经是换日之后的凌晨两点。

    大家应该睡了吧。如此心想的达也遥控解除保全系统,静静打开玄关大门。

    「哥哥,欢迎回来。」

    深雪跪在门后等待。

    「啊……嗯。我回来了。」

    出乎预料的迎接,使得达也不禁结巴。

    深雪以令人忍不住看到入迷的优雅动作行礼,然后抬头露出笑容起身。

    「您累了吧?要不要先洗澡?还是先用餐?还是……」

    「谢谢。我先洗澡吧。餐点帮我准备简单的东西就好。」

    唯独深雪应该不会说出「还是我?」这种粗俗的玩笑话,但达也莫名觉得气氛怪怪的,所以中途就打断了妹妹的话语。

    「遵命。」

    回应的人是在深雪说到一半时现身的水波。那张看似不满的表情,大概是因为被深雪抢先迎接吧。

    还没睡的不只是她们两人。

    「达也哥哥,辛苦了。」

    「达也先生,这么才晚回来,辛苦了。」

    今天起要住在家里的文弥与亚夜子也从客厅现身。

    「你们这么晚都还没睡……?」

    听到达也傻眼地询问,深雪不知为何挺胸。不,并不是真的挺胸给达也看,但她酝酿出这股气氛。

    「哥哥正在勤快工作,我怎么能自己一个人跑去睡呢。」

    「深雪姊姊,这样听起来好像年轻太太喔。」

    在亚夜子吐槽之后脸红的,是文弥。

    深雪只有开心地微笑。

    叫她们「早点睡」也没用吧。达也如此判断之后,迅速前往浴室。

    达也将武器与战斗服和一般换洗衣物分开,仔细清除血渍与脏污之后,便换上运动服与长裤进入饭厅。

    深雪、文弥与亚夜子坐在饭桌旁边的椅子上,水波则站在深雪旁边。

    达也一坐下,水波就立刻端三明治过来。

    大概是考量到时间是深夜,水波递出一杯花草茶询问:「准备这样的餐点可以吗?」达也则点头回答:「很够了。」

    然后,达也依序看向注视他的三人脸庞。

    「任务失败了。」

    达也喝口花草茶,在拿起三明治之前对三人……不,是对著包括水波在内的四人这么说。

    达也以外的所有人倒抽一口气。

    他们还说不出话的这段时间,达也吃掉了第一块、第二块三明治。

    「那个,哥哥,您说失败,是指被顾杰……」

    被顾杰逃走了吗?深雪无法将这句话说完。

    达也吞下最后一块三明治,转头看向深雪。

    「不,已经确认顾杰死亡了。」

    达也的回答,使得深雪露出安心的表情。文弥与亚夜子紧张到绷紧的脸也放松了。

    「是他强烈抵抗,才不得已只好杀掉吗?那么应该不算是失败吧?我认为让他活著服刑确实是最好的结果,但姨母大人的要求是『不问生死』……」

    「不,不是那样。」

    深雪以不安的眼神注视摇头回应的达也。文弥与亚夜子以不得要领的表情相视。

    「顾杰被USNA的魔法师杀掉,连尸体都不剩,因此无法对世间告知『这个人是恐怖攻击的主谋』了。如今市民只能就这么不知道谁是恐怖攻击的主谋,甚至不知道主谋是生是死。」

    「可是,恐怖攻击的幕后黑手是名为顾杰的前大汉魔法师,而且顾杰死了吧?既然这样,事件不就算是解决了?」

    亚夜子说完意见,达也再度摇头。

    「顾杰是恐怖攻击主谋的『客观证据』一个都没有。我们知道顾杰是幕后黑手,但是世间无从得知。即使可以断定顾杰是主嫌,可是既然连尸体都不剩,就无法拭去『这个人或许活著』的不安。」

    亚夜子露出顿悟表情,文弥也紧闭著嘴注视达也,两人的反应成为对比。达也的视线从这对双胞胎姊弟移向深雪。

    深雪只对他投以关怀的眼神。

    「这次任务的目的,是要让世间看到恐攻事件由我们魔法师亲手解决。既然让市民留下不安,我不得不说任务失败了。」

    令人喘不过气的沉默覆盖饭厅。

    达也喝光花草茶,将杯子放在桌上。深雪如同被清脆的碰撞声引导般,开口说:

    「即使人们感到不安,我依然知道事件已经解决。我也知道是哥哥的实力将顾杰逼入绝境。而且……」

    深雪以更坚定的态度注视达也。

    「哥哥平安回来了。这是我最高兴的事。」

    深雪朝达也投以美丽的笑容。她的笑容无法以「如花似玉」这种比喻表现,只能形容为「美丽」。

    「哥哥,您辛苦了。」

    深雪以这张笑容慰劳达也。

    ◇◇◇

    后来,达也与深雪马上各自回到卧室。

    水波也将餐具交给HAR,离开饭厅。

    达也说他在家就不需要值夜,使得文弥与亚夜子一边质疑自己待在这个家的意义,一边各自在分配到的寝室里那两张床上躺好。

    「……文弥,还醒著吗?」

    文弥正要打起盹的时候,亚夜子对他说话。

    「……醒著。姊姊,什么事?」

    即使被妨碍入睡,文弥的声音中依然没有不悦。

    「嗯……其实也不是有什么事。」

    「睡不著?」

    文弥的这个询问,换来微微苦笑。

    「这么说来,我们好久没像这样一起睡了。」

    两人从以前就是众所皆知的和睦姊弟。不只是表面看起来如此,文弥与亚夜子是真的感情很好。他们现在也是会相互拌嘴,对彼此最能打开心房。

    上次这样同房就寝是小学时代的事。身为这个年纪的男女,要说彼此完全不抗拒是假的。即使如此,像这样并排躺在床上,还是令文弥与亚夜子都觉得回到不用在意性别的童年时代了。

    「是啊。听到要和你同房的时候,老实说我不太愿意,但现在我反倒觉得可以向达也先生道谢了。」

    这次轮到文弥回以微微的苦笑。

    「说到达也哥哥,他难得看起来那么沮丧……不过好像多亏深雪小姐,就恢复精神了。我觉得真是了不起。感觉他们那样与其说是兄妹,确实更像是未婚夫妻。」

    「真受不了他们啊……」

    听到文弥这番话,亚夜子不是以一如往常的大小姐语气,而是以极为平凡的女孩子语气轻声说道。

    「文弥也看到了吧?深雪姊姊的那张笑容。我没办法露出她那样的笑容。」

    如果这番话出自嫉妒,文弥可以消遣或是规劝。但姊姊这番话是出自真心,文弥一时之间想不到如何回应。

    「我想脸蛋原本就漂亮当然是原因之一吧……但光是这样,也无法露出那么美丽的笑容。深雪姊姊对达也先生有多专情……我觉得对达也先生说再多的甜言蜜语,也比不上那张笑容。」

    亚夜子微微叹气。

    静悄悄地,避免文弥听见。

    然而,文弥没听漏这声寂寞的叹息。

    「就是因为这样,达也先生才能恢复精神吧。」

    亚夜子闭上双唇。

    文弥在沉默变成寂静之前回应。

    「我很清楚深雪小姐是美女,但姊姊也不落人后喔。」

    「……我不太觉得你在称赞我。」

    「不是客套话啦。客观来看,姊姊是美女喔。」

    「……总觉得你是用高姿态评论我,是我多心了吗?」

    「没那种事。在第四高中,也有很多男生说想和姊姊交往。」

    「……还在讲这个?那我也要讲喔,『小暗』。」

    文弥岔气的声音传入亚夜子耳中。

    亚夜子轻声一笑,愉快地说下去。

    「客观来看,『小暗』也是美少女耶。因为,即使是只知道小暗『女扮男装』模样的那些人,也会暗中讨论如果小暗是女生就怎么样之类的。」

    「我不是女扮男装啦!」

    「虽然我没这种兴趣,不过某些女生喜欢男生之间特别亲密的小故事,我好几次听她们聊到小暗喔。他们会讨论谁和『文弥』最登对。」

    「我也没那种嗜好!」

    大概是至少明白在半夜大喊会吵到别人,文弥克制音量喊完,就背对亚夜子。

    「晚安!」

    文弥在被窝里缩成一团。

    亚夜子轻声笑了一阵子之后,便怀抱谢意地对文弥回了一句「晚安」。

    ◇◇◇

    缉捕、猎杀顾杰失败的夜晚迎接天明。

    二〇九七年二月二十日。达也和八云与他的徒弟造访千叶家。

    目的是移送千叶寿和的遗体。

    以「爆裂」破坏了稻垣尸体的将辉也说要同行,但八云说「我们不是去道歉,是去说明案情」,让他打消了念头。

    深雪这边,达也只说要出门为事件收拾善后,并且吩咐她和文弥、亚夜子、水波不要出门。他们现在大概正在和乐融融地玩游戏吧,又或许在享受制作点心的乐趣……但也可能是唯一的男生文弥被三个女生逗著玩。

    关于这趟访问,今天早上已经知会过千叶家,也有在那时候大致告知来意。

    迎接载著寿和遗体的厢型车入内时,千叶家笼罩著忧郁的气氛。

    「请节哀顺变。」

    下车的八云不是以僧侣身分,而是以社会人的身分,向前来迎接的人们吊唁。

    「小犬造成各位莫大的困扰了。」

    深深低头致意的是千叶家当家──寿和的父亲千叶丈一郎。虽然年过五十,却是肌肉结实的壮汉,完全感受不到身体功能衰退。不过果然还是因为丧子在消沉吧,他的身体看起来比实际上小一圈。

    八云的徒弟抬出寿和的遗体。脸依然是盖著的,但大概是只看体格就认出来了,一名身穿黑色和服的女性出声哭泣。如果达也记得没错,她是寿和的姊姊早苗。

    除此之外,前来迎接的人们之中也有几个是达也的熟面孔。他们是以身为千叶家高徒而闻名的豪杰们,但是眼眶同样噙泪。

    千叶寿和的弟弟「千叶的麒麟儿」千叶修次不在场。听说他们兄弟感情不太好,但应该不是基于这种理由没露面,推测是因为研修之类的原因不在家。

    达也最后看向待在迎接队伍最边缘的艾莉卡。老实说达也不想见到她,却也不能移开目光。因为今天来到这里的最大目的,就是和艾莉卡谈谈。

    「请进。」

    丈一郎转身入内,门徒也从八云徒弟那边接过寿和遗体的担架跟上,接著八云、达也依序进入主屋。

    遗体被运进寿和自己的房间,现在躺在被褥上。以单身男性的标准,他的房间整理得意外乾净。不对,这样的形容稍显不当。桌子、衣柜、刀架与一把刀。三坪大的和室只放这些物品。

    八云与他的徒弟也没有诵经。法事应该会在千叶家的宗祠进行吧。再说,八云的徒弟根本没进入主屋,而是在厢型车上等待。

    八云与达也在会客室和丈一郎面对面。他们不是坐在弹性佳的沙发上,是在榻榻米上放一张座垫。八云与达也都不以正坐为苦倒还好,但是这个家的作风,想必会让不习惯坐榻榻米的现代人吃不消吧。

    「这次真的造成两位的困扰了。请容我再度致上歉意与谢意。」

    丈一郎双手按著榻榻米,深深低头致意。坐在旁边的艾莉卡也一样。

    千叶家这边只有艾莉卡一起来到这里。八云与达也都知道丈一郎丧偶,也已经确认修次不在家。早苗则留在寿和房间,她肯定还在哭泣。和眼眶完全没泛泪的艾莉卡完全相反。

    艾莉卡穿著第一高中制服这一点,也和身穿丧服的早苗成为对比。虽说制服是正式服装,所以不成问题,但是家人办丧事的时候,绿色上衣与白色连身裙还是令人感觉突兀。顺带一提,达也穿黑色西装。

    「我们在相当特殊的状况下见证了令郎的最后一面,认为最好对千叶先生做个说明,才登门叨扰。」

    八云如此回应之后,丈一郎再度低头。这次是微微点头致意。

    「请务必告诉我。老实说,我脑中一片混乱。」

    「我明白您的感受。」

    八云以此作为开场白,说明千叶寿和的遭遇。

    推测是箱根恐攻事件主谋的前大汉古式魔法师抓住寿和,制作成傀儡。

    昨晚追缉嫌犯时,寿和袭击了追缉的部队。

    身为追缉部队一员的达也和他交战之后,打倒了他。

    其实和达也战斗的时候,寿和已经死亡了。

    「……我们已经进行一整晚的解咒仪式,邪法的影响应该清除了。」

    八云说明完毕之后,丈一郎闭上双眼。

    看得到他放在大腿上的拳头不时颤抖。

    「……各方面都受您照顾了。」

    终于张开双眼的丈一郎,没对达也等人露出内心慌乱的痕迹。

    谈完之后,千叶家招待八云与他的徒弟喝茶。丈一郎原本也想邀请达也,但达也先被艾莉卡带去道场了。

    丈一郎没责备女儿这种会被认为很失礼的行为。因为他察觉达也本人也想和艾莉卡谈谈。

    道场空无一人。寿和发生那种事,会中止训练可说是理所当然。

    艾莉卡走到道场中央,直接坐在木质地板上。

    达也也坐在她的正对面。

    「由衷感谢你带哥哥回来。」

    艾莉卡突然深深低下头。

    并在达也回应之前抬起头,以视线射穿他的双眼。

    「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件事。」

    遣词用句一如往常。然而,坚毅的声音却和往常不同。

    「把笨老哥改造成傀儡的魔法师,抓到了吗?」

    「笨老哥」这个称呼隐含著愤怒。这反而凸显她的悲伤。

    「死了。连尸体都没能回收。」

    「这样啊……」

    艾莉卡咬紧牙关。

    没听到咬牙切齿的声音,反倒让达也觉得不可思议。

    「那么……」

    艾莉卡煎熬地硬是挤出这句话。

    「我报仇的对象就变成你了对吧。」

    「是啊。」

    达也以一句话包容艾莉卡这个不讲理的藉口。

    因为达也认为最后打倒千叶寿和的,无疑是达也自己。

    看到达也同意,反而是艾莉卡乱了阵脚。

    「……不能用你的魔法想想办法吗?」

    艾莉卡知道达也的「重组」需要代价。

    她明白没道理要求达也负担这种代价。

    她理解寿和是以自己的生命支付自己失算的代价。

    但她还是如此询问。

    「我没办法让死者复活。」

    达也回答的语气十分平淡。

    当中完全没有罪恶感。

    照逻辑来讲,达也不必抱持罪恶感。这是理所当然的。即使如此,艾莉卡还是忍不住对达也无情的态度动怒。

    「──司波达也!和我打一场!」

    艾莉卡单脚踩著地板准备起身。

    达也的回旋踢扫向她的身体。

    艾莉卡被踢到墙边。

    艾莉卡撑著墙壁起身,拿起挂在墙上的木刀,转身面向道场中央。

    达也以放下双手的自然姿势看著艾莉卡。

    艾莉卡正握木刀。

    达也如同就是在等待这一刻般,踏出脚步。

    他似乎不在意攻击间距,以不快不慢的速度走向艾莉卡。

    「喝啊!」

    艾莉卡高举木刀。

    达也没停下脚步。

    艾莉卡挥下木刀。这一刀只凭蛮力,没有平常的犀利。

    达也单手抓住了挥下的木刀,固定手臂,以身体中轴的力量,将木刀连同艾莉卡整个人一起甩动。

    艾莉卡禁不住甩动,放开木刀。

    当她摔到地面,翻身跪地想要起身时,木刀的尖端已经指著她了。

    达也将抢来的木刀朝向艾莉卡。

    「甘拜……下风。」

    认输的艾莉卡泪水决堤。她双手撑著地面,就这样低著头呜咽哭泣。

    一直到艾莉卡哭完,达也都站在她的面前。

    不知为何,这段时间完全没人过来。

    「……女生在哭,好歹给一条手帕啦。」

    达也在苦笑的同时,朝艾莉卡递出手帕。

    「不用还了。」

    「真是谢谢你啊!」

    艾莉卡以达也给的手帕擦泪擤鼻,大概光是这样还不够吧,她还用制服衣袖擦眼睛。

    「……哪有人那样的?如果是真刀,你的手就被砍断了。」

    艾莉卡突然开始抱怨。似乎想计较达也刚才空手抓木刀的刀身。

    「那是木刀。」

    达也看著比试结束后就这么扔在地上的木刀苦笑。

    「唔……你刚才居然劈头就踢我!」

    「当时比试已经开始了吧?」

    「唔唔……」

    艾莉卡发出不甘心的低吟。这副模样是一如往常的她。

    她以哭肿的双眼,以摆脱心魔般舒畅的眼神,询问达也。

    「──达也同学。笨老哥难缠吗?」

    「嗯。千叶寿和即使沦落为傀儡,依然很强。」

    「这样啊……居然能得到你的称赞,这种悼辞也太看得起笨老哥了。」

    艾莉卡说完,便转过身。

    达也没有对刚才害得比试告吹道歉。

    艾莉卡也不打算要求达也道歉。

    ◇◇◇

    八云被丈一郎及他的高徒目送离开千叶家之后,在厢型车上露出坏心的笑容,朝坐在一旁的达也搭话。

    「我还以为你回来的时候,至少会在脸颊留下一个巴掌印呢。」

    「就算故意挨打,艾莉卡也不会接受的。」

    「原来如此。就算是女生也流著武家的血统是吧。」

    八云发出「咯咯咯……」这种坏蛋般的笑声好一阵子。

    「今天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然后他如此询问达也。

    「我要先回家一趟,再前往本家报告。」

    「要专程过去?不是打电话?」

    「是的。我想洒脱地去挨一顿骂。」

    「我认为你不会挨骂就是了……」

    四叶家的赞助者──东道青波委托八云「监视司波达也,以免他做得过火」。在昨天的任务过程中,八云的首要原则是介入事件,以免达也与深雪更受USNA的注意,但也在东道委托的范围内。

    也就是说,这个结果符合赞助者的意愿,没有挨骂的要素。

    但是达也不知道这件事。即使知道东道青波这个赞助者的存在,也没见过面,甚至还不知道长相。

    这让八云讲话不得不含糊一点。

    「其实我也认为姨母不太在意。不过这种事情必须注重形式。」

    「也就是做出『主动前去请求原谅』的样子吗?你也很辛苦呢。」

    达也不发一语,以苦笑回应。他反射性地认为自己确实比八云辛苦,却也明白讲出来只是自寻烦恼。

    「不向风间报告吗?」

    「今天光是来回本家就没有余力了,我明天再过去。」

    「这样啊。辛苦了。」

    之后没有多聊什么,达也就在自家门前下车了。

    ◇◇◇

    达也对八云说要去本家,实际却是前往横滨的魔法协会关东分部。他造访本家之前有先打电话确认是否方便,而本家告知真夜在魔法协会,要他直接过去。

    达也留下水波看家,带著深雪、文弥与亚夜子三人前往横滨港湾高塔。虽然这么说,但达也不是希望三人陪他来,而是无法拒绝她们(主要是深雪)同行的要求。

    四人抵达魔法协会关东分部之后,被带到最豪华的会客室。看来晚点要以通讯线路开师族会议,除了真夜,弘一、克人与七宝拓巳都来到了关东分部,不过真夜似乎以女士优先为理由,赢得了这个房间的使用权。

    「哎呀,你们都来了啊。欢迎。」

    真夜以这番话迎接以达也带头被带入会客室的四人。她坐在沙发,叶山则一如往常以一丝不茍的模样站在她身后。

    达也在受邀坐下之前,先在真夜面前深深鞠躬。

    「母亲大人。」

    达也意识著这里是魔法协会,以表面上的家族关系对真夜开口。

    「本次的事件没有办妥,对不起。」

    真夜以笑容接受达也的道歉。

    「我听过昨天的事情原委了。我认为那样是在所难免,所以你也不用在意了。」

    「谢谢。」

    达也行礼之后,这件事就此结束──这个社会可没让达也这么好过。

    「很遗憾没能回收顾杰的尸体……但他确实死了吧?」

    「是的。」

    真夜已经以「不用在意」原谅达也了,但她还想表达什么?

    达也克制戒心,点头回应。

    「是怎么确定顾杰死亡的?事后或许有人会这样问,所以我先问清楚,以防万一。」

    这不是需要保密的事。

    「我昔日被周公瑾的鬼门遁甲耍得团团转,经过这个教训,我研发了追踪用的魔法。」

    「但你似乎直到昨天都苦于找不到人啊。」

    达也心想,或许真夜怀疑他放水。

    「使用条件有限,直到昨晚才终于能用在任务上。」

    就某方面来说,这确实是放水。但原因在于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完成。达也不是在辩解,是由衷这么认为,所以语气中毫无愧疚。

    「条件?什么条件?」

    但达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即使是他,也没有超然到能够面不改色地回答「自己必须紧紧抱住深雪才能使用」。

    「……这是一种感觉,所以很难说明。」

    达也明知会引人起疑,还是含糊带过。

    「哎呀,真难得。算了。反正偶尔也是会有这种事的吧。」

    真夜愉快地笑著。她的视线不是朝向达也,而是达也斜后方脸红的深雪。

    她或许从深雪的表情,察觉到达也隐瞒的「条件」。

    「方便再问一个问题吗?」

    「请尽管问。」

    真夜至今明显享受著将达也逼入绝境的乐趣。

    然而在这时候,真夜的笑容却混入冰凉的刀刃。

    「千叶寿和这么难缠?」

    「……您说『这么』的意思是?他确实是强敌没错。」

    「没有啦。因为对方只在近战距离有攻击手段,而且没带自己专用的特殊武装演算装置,应该没能发挥真正的实力,但你似乎花了不少工夫应付。」

    达也感觉背脊冒出冷汗。

    确实,如果当时没对寿和抱持多余的同情心,就可以更早打倒他。若没因为无谓的好奇心而迷惘,就不会浪费时间。

    若是批判达也因而没逮到顾杰,达也很难彻底否定。

    「对方或许没能发挥原本的实力,但千叶寿和的尸体被顾杰施加术式,可以暂时增强魔法力。虽然这是推测,不过应该没错。」

    为了隐瞒这一点,达也说出原本不打算报告的细节。

    「暂时增强魔法力?」

    真夜的眼神变得锐利。

    「无头龙的魔法增幅器,是依据顾杰的尸体操作术开发的……是相同类型的技术吗?」

    达也察觉自己失算,但事到如今,也无法装傻了。

    「应该不是。看起来不像是需要外加装置辅助。」

    「那你认为是怎样的东西?」

    「……假设生命能量确实存在,那么这个术式大概是在杀害对象之后抽出生命能量,把尸体当成储存槽,将能量转换为操作想子的控制力。」

    「生命能量啊……有趣。那,这个魔法是利用刻在尸体心脏发动的吧?所以你才会消除千叶寿和的心脏,对不对?」

    「──母亲大人明察秋毫,在下自叹不如。」

    「在镰仓没观察到这个魔法,也是因为你先分解了『施法器』的心脏吗?」

    「或许如此。」

    达也没察觉这个可能性,但是听真夜如此指摘,就觉得确实有可能。

    「魔法增幅器是对大脑加工的魔法装置。你遭遇的是以心脏为媒介的魔法力增幅术式。我们研究魔法的时候总是注意精神领域,不过肉体似乎也隐藏著深入理解魔法的关键呢……」

    真夜双眼亮起诡异的光芒。这是疯狂科学家的目光。

    拜托别进行人体实验啊……达也在内心如此祈祷。

    不知道是祈祷成真,还是真夜感应到自己被起疑,她突然恢复了「正常」。

    「喔,对不起,我没察觉。达也、深雪、文弥、亚夜子,你们都请坐。」

    真夜指示四人坐下,头也不回就吩咐叶山。

    「叶山先生,麻烦帮他们准备茶水。」

    「遵命。」

    至今如同雕像般静止的叶山,在恭敬回答之后微微行礼。

    达也接受真夜「侦讯」的时候,另外三人处于连呼吸都很困难的状态。

    充斥于两人之间的紧张感消失后,深雪等人喝著叶山提供的红茶,觉得自己活回来了。

    但现在松懈下来还太早。

    「我想你们已经察觉了,等等要用通讯网路开师族会议。」

    这件事本身没什么意外可言。不只是达也,另外三人也都已经察觉。

    线上师族会议有两种方式,十师族可以从自家连线开会,或是到最近的魔法协会进行。一条家与二木家距离京都总部不远,而在东北、四国与九州,即使没有关东分部这么气派,也有分部可以用来开线上会议。

    如果只有弘一与克人,也可能是要为昨天的事件善后而来到这里,不过既然连七宝拓巳都来了,自然会推测是要召开临时的师族会议。

    「再来只要三矢阁下抵达,就可以立刻开始了。」

    「除了顾杰的事后处理以外,还有发生什么问题吗?」

    达也问完,真夜有点装模作样地叹气。

    「反魔法主义运动不是愈演愈烈吗?至今都是激进派市民不当攻击魔法师的情况,所以扔著不管也没关系,但是……」

    真夜瞥向达也。

    「要是攻击魔法师的其实是那个『Blanche』的下层组织,而且厌恶魔法师的激进派却使用了魔法……这么一来,一无所知的人们会认为这是魔法师内部的抗争。如果世间认为普通市民是被无辜殃及,我们魔法师的立场会变得更差。」

    达也不禁差点发出呻吟。

    真夜说的肯定是前天达也在第一高中附近修理的「Egalite」余党。

    那名男性不是魔法师,只不过是被利用为魔法的中继点。

    但是无法证明这一点。甚至连解释都近乎不可能。

    箱根恐怖攻击事件,因为顾杰的死而落幕。

    但他播下的恶意种子,确实即将开花结果。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