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九卷 师族会议篇 下 第十五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九卷 师族会议篇 下 第十五章

    「以上就是关于箱根恐怖攻击事件的报告。本次轻易容许USNA军介入我国事件,在下认为国防军必须认清事情的严重性。」

    「……这是贵官以十师族角度抱持的想法吗?」

    「不是。中校,这是在下自己的想法。」

    「知道了。本官也认为特尉的意见正确,会向旅长阁下建议。」

    「是。那么在下告辞了。」

    国防陆军一〇一旅独立魔装大队队长风间玄信中校,就这么坐在办公桌前面送走部下──本名司波达也的非公开战略级魔法师大黑龙也特尉,然后双手交握,闭上双眼。

    平常就读魔法科高中的达也今天之所以造访独立魔装大队,是为了报告前天晚上因为主谋死亡而姑且算是落幕(绝对不是「解决」)的箱根恐怖攻击事件详情。

    恐怖攻击事件主谋昔日躲在座间基地附近承包国防军工作的医院,达也前去逮捕主谋时,有向风间申请使用指定为军事机密的魔法,他大概是基于这个原委而认为必须前来报告吧。逮捕恐怖分子并非军方任务,其实不用来报告也无妨,但是风间也很感谢能因此听到当事人说明。

    对于达也来说,这个事件不是军方的任务。不过独立魔装大队也并非完全和这个事件无关。风间他们为了引出躲藏在国内的国外敌对势力支援者,有暗中协助警方搜查。

    风间他们也有掌握到USNA军的介入。达也之前就预告过座间将会发生战斗,所以当然早就在监视了。USNA的正规部队只在当时行动,不过后来非正规特工的猖獗行径,他们其实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若是独立魔装大队协助达也搜查,箱根恐怖攻击事件或许能更早「解决」。很可能不会让顾杰逃到公海,至少也能留下尸体。

    最重要的是──应该可以避免两名能干的警官牺牲。

    不能断言这不是风间自以为是。一切都是「假设」的世界。

    实际上,风间他们没有积极著手解决事件,最后恐怖攻击的主谋被USNA军的魔法师埋葬在黑暗之中,千叶寿和警部及其心腹在搜查过程丧命,牺牲在侮辱死者的邪法之下。

    风间之所以觉得难受,是因为他无法断言自己不必为发生在千叶警部与稻垣警部补身上的悲剧负责。即使风间他们没有介入,两名警官应该也会前去造访死灵术(尸体操作术)魔法师,踏入死亡陷阱。

    但这也是假设。

    事实是国防军引导千叶警部前往邪法师的住处。即使风间不在意,他的副官也会在意吧。

    因为藤林中尉曾经担心千叶警部的安危,主张应该积极参与解决这个事件。

    ◇◇◇

    藤林中尉受到了打击。她感受到超乎自己预料,可说是预料之外的震撼。

    关于大黑特尉对箱根恐怖攻击事件的口头报告,队长风间中校有将报告的录音档交给她,要求整理成文件。大黑特尉──也就是达也的口述整合得有条有理,完美到感觉光是直接以语音辨识文书机转换就可以完成报告书。如果只论难度,文书化的工作很快就能结束。

    但她至今连一个字都打不下手。早知道就别抱著先把整份报告听一遍的念头了……她如此后悔。因为如果工作是分段进行,应该至少可以装出在工作的样子。

    藤林没心情重听录音档。没勇气再听一次。

    用不著这么做,达也的声音也萦绕在耳际。

    ──千叶警部被顾杰夺走生命之后,就被改造为傀儡和在下战斗。

    ──千叶警部被抓的地点,推测是顾杰的协力者,古式魔法师近江圆磨的住家。

    藤林记得近江圆磨这个名字。她大概永远也忘不了了吧。因为千叶寿和警部等同是由她安排造访近江的住处。

    利用箱根恐怖攻击事件的搜查任务,让警察造访疑似和前大汉魔法师开发机构昆仑方院余党串通的魔法师,再从对方的反应清查协力者。这是旅长佐伯少将的点子。藤林透过风间依照佐伯的指示,协助将嫌疑人名册散布给情报贩子。

    只不过,千叶寿和「中签」纯属巧合,不是藤林唆使的。藤林反倒有提醒寿和「听说近江圆磨和大汉出身的魔法师挂勾」。没能活用这个建议是寿和的责任。

    藤林也明白这一点。

    她之所以放不下,是因为她曾和寿和有段私人交流。

    二〇九五年秋天,横滨事件爆发前不久。

    为了扫荡入侵南关东的大亚联盟特工,藤林与寿和并肩作战。

    虽然最后没能防止大亚联盟侵略,却先成功逮捕许多特工与帮手。

    藤林与寿和还一起喝酒庆祝。举杯庆祝之前,两人也曾经一起在夜晚上街搜查。

    这段记忆如今占据意识一隅。明明一直到最近都忘记了,却因为再度遇见寿和,而忽然成为历历在目的回忆。

    藤林与寿和不是情侣。

    也没有男女关系。

    只以客观事实来说,他们的交情只不过是因工作所需而约会过两三次,比素昧平生熟悉一点罢了。

    藤林认为对方应该也这么想。

    寿和甚至不知道她晋升为中尉。这终究是成年人之间的交际,肯定只是做个样子。

    这种想法本身就证明了藤林其实对寿和有意思,但她还没察觉。

    藤林是聪明的女性,但缺乏恋爱经验。

    她是古式魔法名门藤林家的千金,家长已经帮她选定了未婚夫。她还没升上国中,就和这名儿时玩伴订婚了。

    学生时代的她比现在还正经八百,那时她因为自己已经有未婚夫,就不和其他男性交往。同年纪的儿时玩伴与其说是男友更像家人,所以即使跟他在一起,也没有脸红心跳的恋爱感觉。

    藤林只觉得今后将和这个人成为真正的一家人,自然而然地接受这个事实。

    她的未婚夫是个个性温和的男性,且在升学就读防卫大学之后进入国防军。藤林没阻止他。她身为魔法师的名门,「尽忠国家是理所当然」的价值观根深柢固,顶多只是笑著打趣说「这不适合你,就打消念头吧?」。部分原因也在于未婚夫选择成为技术军官,自以为不会上前线。

    未婚夫的专长是索敌魔法系统,第一个分发的单位在冲绳。

    他在那里丧命。

    二〇九二年,大亚联盟冷不防地侵略冲绳。他在当时的防卫战中捐躯。

    原本在三个月后就要举行婚礼。

    藤林后悔了。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认真阻止他从军。

    一直走研究路线的她突然改走军官路线,这份心态变化很难以解释。

    是想报复夺走未婚夫的敌人?

    是想继承未婚夫的职责?

    是想藉由置身于和未婚夫相同的立场,藉以安慰自己?

    还是想从夺走未婚夫的军方内部展开报仇?

    无论如何──藤林都忘不了死去的未婚夫。

    后来她和数名男性交往过,但是都没有持续太久。

    这几年,家里锲而不舍地催促她相亲,她都以任务为理由拒绝。

    国防军基本上阳盛阴衰,不过大概是她过于优秀反令人却步,没有男性追求她。

    目睹她的能力依然没畏缩,也非看准她是名门千金才追求……藤林很久没遇见千叶寿和这样的人了。

    除了战死的未婚夫,他或许是第一人。

    ──啊……这就是原因吗?

    藤林这么认为。

    她察觉了。

    所以自己才会如此乱了分寸。

    藤林昨天就收到了寿和死亡的消息。当时能够保持心平气和,是因为还没实际感受到他已经死亡。

    和昔日一开始听到未婚夫死讯时一样。

    直到参加冲绳举办的联合葬礼,在阵亡者遗照中发现他的照片,才实际感受未婚夫的死。

    同样的,一直到听见达也说明寿和死亡的样子,自己才终于实际感受到他的死──藤林这么认为。

    而且还受到此等打击。心乱如麻。

    藤林认为自己总是做得太晚。

    太晚阻止未婚夫从军。

    太晚阻止千叶寿和接近近江圆磨。

    总是在失去对方之后,才察觉自己的心意。

    ──察觉自己深爱著未婚夫。

    ──察觉自己对千叶寿和抱持好感以上的情感。

    藤林深深、深深地叹气。

    她没有掉泪。她的内心没有悲伤,只有后悔。

    藤林面向终端机,著手制作报告书。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