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卷 南海骚扰篇 第一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卷 南海骚扰篇 第一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linpop、真妹控

    扫图:lasthm

    录入:吐司蛋喵、kid

    澳大利亚,达尔文基地。这里曾经是国际机场,不过在世界连续战争过后,澳大利亚实质上进入锁国状态,因此国际线的民用机场关闭。

    相对的,在英国的斡旋之下,这里兴建了魔法师研究设施。

    一般来说,即使采取锁国政策,也并非完全断绝和外国交流。即使在国家立场阻断外交管道,依然以民间贸易的形式(或是伪装成民间交流)和外国维持有限的联系。

    何况澳大利亚并非将锁国标榜为国家大计,只是以「阻止恐怖分子入侵」为名目极度严格管制人员进出,严格到人们实际上不可能出入境。

    所以,如果是政府认可需要的对象,就会在台面下放行。需要交涉的话就秘密派遣外交官。

    澳大利亚成功阻止国土沙漠化,也成功将沙漠改造为耕地,因此粮食与矿物资源都可以只靠本国供给,充分达到自给自足的程度。

    澳大利亚需要的是保护自己国家的军事力,以及为此所需的军事技术。

    尤其是军事魔法技术,必须足以驱逐越过海岸线入侵国内的游击组织军事势力,将国民生命与财产的牺牲降到最小。

    依照历史的经纬,这个国家依赖的是魔法技术先进程度公认和USNA并驾齐驱的英国。

    来自英国的极超音速运输机降落在达尔文空军基地。是能在平流层上层以六倍音速飞行的最新机种。可以移用为极超音速轰炸机,对于英国空军来说是压箱宝。之所以使用这架飞机,是因为载送的乘客是英国的VIP。

    这个人不是高阶将官,也不是有力政治家,身分是民间研究员,对于英国来说却是左右国防力,真的是最高级的重要人物。

    「威廉·马克罗德先生,欢迎您来访。」

    达尔文基地司令官亲自迎接的这位英国VIP,是战略级魔法师「十三使徒」之一——威廉·马克罗德。此外,因为大亚联盟官方不承认刘云德战死,所以公认的战略级魔法师依然是「十三」使徒。

    「承蒙您盛情迎接,不好意思。」

    马克罗德现年六十岁,是银色头发梳齐贴平的高瘦年长绅士。言行举止彬彬有礼,乍看只觉得是比起英国首相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大人物。

    「威廉先生,这边请。」

    基地司令的副官打开自动车的车门,不是行举手礼,而是恭敬鞠躬。

    马克罗德非常文雅地鞠躬回礼,坐上劳斯莱斯的礼车。

    礼车开往地底防空洞深处所保护的研究所。

    那是调整体魔法师的研究制造设施。马克罗德昔日也在此指导澳大利亚军「制造」魔法师。

    不只是调整体,自然诞生的魔法师也运用马克罗德的知识与技术强化。战后的澳大利亚军魔法师部队培育出此等实力,要说是马克罗德的功绩也不为过。

    「长官,好久不见。」

    「长官,很荣幸能再见到您。」

    在不像是位于地底的豪华房间里等待马克罗德前来的,是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白人少女,以及推测三十多岁的白人男性。

    「贾丝,很高兴能再见到你。强森上尉看来也完全没变,真是太好了。」

    「长官,我也是。」

    「长官,不敢当。」

    「两位都放轻松吧。」

    马克罗德坐在沙发,同时对两人下令。

    少女与上尉都只改成稍息姿势,没有坐下。

    「事不宜迟,你们听闻详情了吧?」

    少女与上尉两人同时回答「是,长官」。

    「我想你们不太愿意进行这项作战,但是从力量平衡的观点来看,日本继续发展势力不是好事。这项作战不只是对于我国,对于大英国协也意义非凡。」

    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秩序重新整合,大英国协名副其实地灭亡。

    不过即使组织消失,连结依然残留。各地暗中继续合作,以便随时成立新大英国协。

    ——只不过对于英国或澳大利亚来说,新大英国协都不是唯一的选择。英国与澳大利亚都正确认知这一点,也理解到对方抱持这种想法。

    「不,属下对于命令没有不满,会尽一己的棉薄之力。」

    回答的少女名叫贾丝。本名贾丝敏·威廉斯上尉。马克罗德亲自调校的「威廉斯家族」之一。

    一反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外表,是今年二十九岁的老练魔法师。

    「这样啊。」

    马克罗德满意点头,从内袋取出卡式储存装置。

    「我想,你们应该只听过作战概要。」

    马克罗德说完,强森上尉回答「是的,长官」。

    「作战细节记录在这里。不过一如往常,地名与人名全部省略。」

    正如马克罗德所说,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所以贾丝敏与强森都没有特别插嘴。

    「攻击目标是冲绳群岛的久米岛外海,日本为了采掘海底资源而建设的人工岛。」

    马克罗德朝着等待他说明的两人如此告知。

    ◇ ◇ ◇

    二〇九七年三月十日,星期日。

    为了搜索恐怖分子而转学到第一高中的一条将辉完成任务。达也与深雪目送他返回金泽之后,回到魔法协会关东分部的会客室。

    四叶家当家,两兄妹的姨母——四叶真夜在室内等待着两人。

    「母亲大人,让您久等了吗?」

    达也不是称呼「姨母大人」而是「母亲大人」,因为这里不是自家,也不是四叶家的据点,而是魔法协会。

    「不,达也,预定的时间还没到喔。」

    两人看过时钟,知道还没到预定的时间。但若真夜觉得自己在等,这种事就没意义了。听到真夜的回应,深雪比达也更是暗自松了口气。

    「两人都坐吧。」

    真夜不以命令语气,而是以柔和的语句邀两人坐下,反而使得两兄妹提高警觉。应该说预料到肯定会被硬塞某些麻烦事。

    不过在这个时候,继续站着反而不周到吧。达也先坐下,深雪随后跟着坐下。

    「达也,不好意思,虽然刚处理完顾杰的事情……」

    达也觉得内心发凉。大汉出身的恐怖分子引发的事件,以「结束」的意义来说算是处理完毕,却称不上已经解决。比方说警方还在持续搜查,国会也热烈讨论如何防止事件连续(不是再度)发生。

    恐攻事件没能以最好的形式解决,这部分已经向真夜谢罪取得原谅。但这种事随时都可以反悔或重提。达也会感到紧张也不能说是他想太多。

    「不过又想拜托你一份工作了。」

    「其实只要您吩咐一声,我就会主动去本家报到。」

    真夜笑眯眯地告知,相对的,达也慎重回应。

    「不用这么贴心没关系的。我也要来这边办点事。」

    达也没问真夜来办什么事。

    四叶家也不是吸收日月精华就能活下去的仙人,更不是靠那座山间小村就自给自足。

    昔日那座村子整个都是军方的秘密研究设施。有必要的时候必须和外界断绝联系,借以持续保护研究成果,基于这个前提并不是不能自给自足,但即使食衣住等消费可以自给,某些时候还是需要花钱。

    四叶也有旗下企业、客户或是赞助者,偶尔由当家亲自拜会也是不可或缺的。

    「我想拜托你去一趟冲绳。和深雪一起去。」

    「和深雪吗?」

    「表面上,『那个事件』到今年将满五年,要举办五周年的慰灵祭,所以希望你出席准备会议。虽说出席,但是只听别人发言也没关系。因为政府标榜要尊重牺牲者遗族的意见。除此之外,春分追思的法会也要请你们出席。」

    「那个事件」是指二〇九二年八月爆发的大亚联盟侵略冲绳事件。

    在当时的战斗,达也他们失去了亲生母亲深夜的守护者,视他们如己出的樱井穗波。

    「可是姨母大人,我们并不是遗族……」

    但深雪依然不以为意像这样插嘴。与其说是她自己不想去,应该说她不希望达也想起这段难受的记忆。

    达也还没找回真正的情感。或许直到死亡都无法取回。

    然而,即使没有真实的悲伤情绪,依然会有一些悲伤的想法。

    「接近遗族了吧?而且这也是十师族的公务。和那个事件有直接关系的十师族只有你们。」

    不过,这种借口基本上不可能对真夜管用。

    「……好的,知道了。抱歉我提出了无聊的意见。」

    「不用在意没关系的。」

    真夜露出笑容接受深雪的谢罪,将视线移回达也。

    「然后,我真正想拜托的工作是这个。」

    在真夜背后待命的叶山,不需要主人对他使眼神,就主动将一个大信封交给达也。

    「方便我打开看吗?」

    「嗯,麻烦在这里看。」

    达也以会客桌上预先准备的拆信刀开封,从信封里取出附有素色薄封面与封底,约十页装订成册的文件。

    达也翻阅之后,将文件收回信封,起身还给叶山。

    叶山向达也行礼,将信封交给真夜。

    「达也,可以帮忙处分吗?」

    达也回应「是」,同时再度从真夜手中接过信封。

    信封交到他手中的下一秒,就连同里面的文件消失无踪。达也将其分解了。

    「母亲大人,方便我将内容告诉深雪吗?」

    「嗯,那当然。我个人希望你们合力解决这件事,不过做法交给你决定。」

    但是,这次不许失败。

    真夜没刻意说出这句话,即使没说出口,达也也明白这是被要求做到尽善尽美的事情。

    「遵命。」

    达也行礼致意,真夜点头回应之后起身。

    「抱歉连茶水都没招待。因为行程有点紧凑。」

    「不,请别在意。」

    达也与深雪也随后起身。

    两人前倾四十五度角致上最深的敬意,真夜对他们说「先告辞了」离开房间。

    ◇ ◇ ◇

    周末结束的星期一。

    深雪正要前往实习室时,雫在走廊向她搭话。

    「深雪,要去冲绳吗?」

    听到「去冲绳」三个字,深雪内心颇为慌张。她昨晚已经听达也说明真夜「真正的委托」。雫不可能知道这件事,但在时机上难免有所联想。

    「冲绳?」

    「嗯。」

    「知道冲绳的久米岛盖了人工岛吗?」

    穗香代替没说清楚的雫,插嘴负责说明。

    「嗯,我知道。」

    深雪表面上维持完全平静,就这么点头回应。

    「不愧是深雪……」

    穗香突然佩服起来,因为她直到听雫说明才知道人工岛的事。此外,雫也是听父母说明才知道,所以这很正常。

    「……然后,伯父的公司出资协助这座人工岛的建设。」

    深雪不太感到意外。

    雫的父亲是日本顶尖企业集团的总帅,而且久米岛外海建设的人工岛,在日本的资源政策具备极为重要的意义。

    如果政府没要求出资才令人意外吧。

    「那座人工岛上个月完成了。所以……」

    穗香朝雫使眼神。大概是认为接下来这句话应该由雫说。

    「要举办竣工纪念宴会。深雪也一起去吗?」

    雫从穗香那里接棒,如此邀请深雪。

    「什么时候?」

    「三月二十八号。顺便当成度假,所以预定二十五号出发,三十一号回来。」

    「……对不起。家里刚好同时有行程。」

    深雪满怀歉意(不是装出来的,是发自内心)出言婉拒,穗香睁大双眼。

    「你说的『家里』是四叶家?」

    穗香一说完,就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并不是什么奇怪的行程喔。」

    这副狼狈的模样引得深雪苦笑。深雪知道四叶家受人惧怕,但还是觉得她反应过度。

    「冲绳事件至今将满五年对吧?」

    近几年说到冲绳事件,指的是二〇九二年八月的大亚联盟侵略冲绳事件。穗香如此解释。

    「五年算是一个里程碑,所以今年夏天预定举办大规模的慰灵祭。我要参加准备会议。」

    真正的里程碑应该是明年的七年忌辰才对……深雪不以为意地补充说。

    大概是察言观色吧,穗香与雫都没多说什么。

    「刚好在那个时期进行的春分追思法会也得参加。所以哥哥和我会在二十三号结业典礼结束之后前往冲绳。虽然因为这样没办法一起旅行……不过毕竟都在冲绳,或许会在那边巧遇。」

    听到达也要去冲绳,穗香眼神闪亮。既然是十师族四叶家的工作,就不可能一起旅行……穗香正要死心的时候得知地点同样是冲绳,内心充满期待。

    「如果有空可以一起玩吗?」

    不只是洋溢出来的气氛变得积极,穗香连身体都前倾询问。

    「也对。应该不会一直工作,所以有空的话再连络你们。」

    深雪露出温和的笑容点头。

    「嗯。」

    在穗香身旁听深雪回应的雫,虽然一如往常寡言,看起来却挺期待的。

    ◇ ◇ ◇

    三月十五日。今天是魔法科高中的毕业典礼。不只是第一高中,九所魔法科高中的毕业典礼在同一天举行。

    在第一高中,毕业生送别派对刚结束不久,校内笼罩着喜悦与寂寞共存的喧嚣。

    去年达也还是风纪委员,所以没有参与毕业典礼与派对的进行,只有待命以备不时之需。但是今年他身为学生会干部四处奔走,成为会长深雪的背后支柱。

    今年派对也是一科生与二科生分开举办。完成派对善后工作的达也刚回到学生会室。被许多来宾围绕而忙于应对的深雪比他还早回来。

    「哥……不,达也大人。」

    表面上不能称呼「哥哥」,但是称呼「达也同学」不太适当。

    最近深雪已经习惯到可以在讲完「哥哥」之前改口,但还是没能顺口叫出「达也同学」。

    这样称呼达也,令深雪隐约有种自己和达也站在对等立场的「错觉」,无法拭去这份突兀感。

    为此,深雪采用的妥协方案是「达也大人」这个称呼。似乎是听水波叫「达也大人」之后,认为自己也可以这样叫。

    尊称未婚夫为「大人」,和深雪如同从童话里走出来的美貌意外地契合,所以旁人也自然而然接受「达也大人」这个称谓。

    「工作辛苦了。」

    「深雪才辛苦了。」

    达也坐在堪称指定座位的终端机前面,水波端了一杯咖啡过来。

    终端机周围原本禁止饮食,却没人对达也指摘这一点。学生会室的所有资讯机器,实质上都是由达也一个人负责维修,即使是对他不友善的泉美,如今也无法说长道短多加批评。

    ……这方面也好,深雪的领袖气质也罢,依照民主主义的原理,无法否认现在第一高中的学生会确实具备危险的一面。

    只不过,达也是基于正当理由,所以不是坐在可以饮食的桌旁,而是坐在终端机前面。(名目上)平常用来开会的桌旁,坐满梓、五十里、花音、服部、桐原、纱耶香等毕业生。

    「司波学弟,辛苦了。」

    五十里就这么坐着对达也出言慰劳。

    达也同样坐着点头回应。庆贺毕业的话语已经重复很多次,所以他这时候没有刻意说。

    毕业生们(包含花音)都没计较达也的态度。五十里也立刻回到众人的对话圈。

    「所有人依照预定计划没问题吧?」

    梓提问确认。没人否定。

    「居然是这些成员一起毕业旅行,我一年级的时候想都没想过。」

    「壬生,事到如今别在意这种事。」

    「服部说得没错喔,壬生。」

    「没错,壬生同学不也是战友吗?……但我个人其实希望只和启一起去。」

    「花音,不可以讲这种话喔。」

    「是~」

    达也一边喝咖啡,一边不经意听着服部他们交谈,此时穗香走到他身边。

    「中条学姐他们的毕业旅行,好像是去冲绳。」

    「学长姐们也去冲绳?」

    达也从深雪那里得知,穗香与雫也和他们在相同时期前往冲绳。

    「是的。雫家里出资的人工岛建设计划,五十里学长家也提供技术合作,所以大家都会参加竣工纪念宴会。」

    「原来如此。」

    五十里家是刻印魔法的权威。刻印魔法的实用性尤其在防灾方面备受赞赏。虽然时效不长,但是只要事先加上刻印,就可以迅速在极短时间大幅提升建材的防火与抗震功能。

    人工岛是海底资源采掘基地,具备国家级的重要意义,在人工岛使用刻印魔法,以魔法的活用方法来说相当合理。可以理解为何请五十里家提供协助。

    时间上和达也接受的任务重叠,老实说并非偶然。真夜吩咐的工作也和穗香提到的人工岛「西果新岛」竣工纪念宴会有关。

    原本达也至少应该警告穗香与雫一声。但他决定以保密为优先。

    不提达也,对于深雪来说,将好友卷入事件,在她内心造成很大的纠葛。但是这个情报牵扯到的秘密任务甚至也将国防军卷入,深雪想警告也无从说明。

    ◇ ◇ ◇

    即使毕业典礼结束,第三学期也持续到春假。

    今年因为行事历的关系,结业典礼比往年提早两天。虽然这么说,但敌人的进攻不会顾虑这边是否方便。

    达也从真夜那里接到的命令,是阻止敌方冲着二十八日久米岛外海人工岛竣工纪念宴会进行的破坏作战。所以如果只是要完成这项任务,即使放春假之后才行动也不迟。

    但是给敌方愈多时间,任务的难度就愈高。何况敌方的目标不一定只有纪念典礼。如果四叶家魔法师在场却放任敌国势力暗中破坏,即使任务本身完成,也可能无法达成原本的目的。

    只不过如果变成这种结果,就不再是四叶家自己的问题。不只是十师族将颜面扫地,对于国防军来说也是一大耻辱。外国特务员企图在日本进行破坏作战。四叶家与国防军面对这项情报时的利害关系一致。

    三月十七日,星期日。身为四叶家魔法师,同时也是国防军特务军官的达也造访所属的独立魔装大队总部,就某方面来说是理所当然的演变。

    但是达也在这项任务,并不是以国防军成员的身分行动,而是以四叶家魔法师的身分协助军方。他必须坚守这个立场。

    今天开会首先必须决定的事情,是达也何时要和风间的部队会合。

    「我们先去冲绳吧。贵官在二十四日的追思法会前来会合就好。」

    达也一提出这个话题,风间就立刻如此回答。这次的风间相当明理。或许是对于之前坐视顾杰恣意妄为感到后悔。

    总之,无论是什么理由,达也都很感谢他这么说。

    「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达也率直表达谢意,进而毫不保留说出内心的疑问。

    「不过,中校要直接在现场指挥吗?」

    「不只是指挥,这次我也是战力。因为基于作战性质不能出动太多人。」

    风间露出无惧一切的笑容,摇头回应达也的问题。

    或许是久违亲赴战场而激发斗志吧。

    「但敌方不一定是小型编制的特务部队。」

    达也并不是当真这么认为。上次的冲绳事件至今五年,横滨事变至今一年半,达也认为……应该说他相信国防军与警察没有无能到再度放任大编制的特务部队入侵。

    风间也抱持相同想法,但他没劈头否定达也提出的可能性。

    「要是对方派出大型部队,就以当地的兵力应付。对于敌方来说,即使破坏任务没成功,只要事情闹大就算是达成目的。」

    达也立刻理解风间的意思。

    企图进行特务作战的敌方,战术目的是破坏人工岛,或是杀害参加宴会的要人。

    然而战略目标是煽动日本人的敌意,废除谈和条约。

    要是这边动用大规模人力,媒体当然会警觉到这是为了防范某种状况而出动。若是查出大亚联盟的反谈和派企图进行破坏作战,光是这样就会刺激舆论。

    不过在当前的情势下,这种做法不只是对于日本,对于大亚联盟肯定也是弊大于利……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