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卷 南海骚扰篇 第三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卷 南海骚扰篇 第三章

    使用假名「贾丝敏·杰克森」的贾丝敏·威廉斯上尉,以及使用假名「詹姆士·杰克森」的詹姆士·J·强森上尉,是在三月二十四日晚上听到这个情报。他们摆脱风间部下的追踪,在英系国际企业出资的海湾饭店和大亚联盟逃兵部队的干部暗中会合。

    「四叶的魔法师?」

    贾丝敏复诵反问之后,反谈和派领袖之一,也是本次破坏作战主谋的丹尼尔·刘少校点头回应。

    「四叶家下任当家以及未婚夫参加了今天的典礼。」

    「你说的典礼,是为五年前战役的牺牲者举办的慰灵祭?」

    刘没出言更正细节,再度点头。

    「魔法师的领导者派代表参加战死者的纪念仪式,我认为没什么好奇怪的。」

    詹姆士在贾丝敏旁边插嘴。

    「确实不突兀。」

    刘同意詹姆士的说法。

    「但我认为不能置之不理。即使他们来到冲绳和我们无关,光是四叶的魔法师在这里,就可能严重妨碍到作战进行。」

    接着,他如此补充说。

    「不过,四叶的公主和她的未婚夫,记得还是高中生才对。」

    贾丝敏反驳之后,刘这次是摇头回应。

    「在横滨的作战,当时是高中生的十文字家现任当家重创我军。就算是孩子也不能小看。」

    刘姑且提醒贾丝敏他们小心行事,却也不知道达也与深雪的真正价值,不知道两人是多么危险的魔法师。

    不是没理解,而是不具备相关知识。

    ◇ ◇ ◇

    二〇九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被敌方破坏特务员认定是危险人物的达也与深雪,今天也打起精神勤快进行反恐作战……这样的事实不存在。

    两人在饭店度过悠闲的时间。

    「偶尔奢侈一点也不错耶。」

    「是啊。」

    「但我静不下来……」

    在阳台座位吃早餐的两名主人交谈时,一旁服务的水波战战兢兢地反驳。

    三人下榻的房间是有两间寝室的总统套房。这次表面上是出席冲绳侵略事件的牺牲者追思典礼以及夏季慰灵祭的准备会议,他们代表四叶家来进行公务行程。其他十师族没参加典礼,所以要说他们代表师族会议也不为过。费用当然由本家负担,加上要展示十师族的权威,所以准备的客房也是顶级的。

    他们住的总统套房有两间双人房寝室。达也睡一间,深雪与水波睡同一间。达也与深雪都认为水波不需要刻意单独另外订房。

    不过这间总统套房太豪华,似乎反而让水波紧张,另一方面也是成为未婚夫妻的电灯泡而畏缩。她好几次低调要求改住更便宜的客房。

    「护卫怎么可以离开护卫对象?」

    但是每次都受到这样的告诫,不知如何回应。水波心目中的便宜客房都在其他楼层,这样的话发生状况时会来不及。

    「非常抱歉。」

    到最后,这次水波也只能道歉让步。

    「水波也差不多该一起坐了。」

    桌上备好餐点与饮料时,深雪温柔地说。

    水波率直回应「是」坐下。她已经学习到,在这种时候反抗也没用。

    水波重泡咖啡,以餐车收走盘子。其实应该交给饭店职员,但水波一副「当成我忍耐住在高级客房的代价」坚持自己来。反正日本没有给小费的习惯,所以对这里的职员没坏处。达也与深雪都这么心想而默认水波这么做。

    「深雪,消除疲劳了吗?」

    「是的。昨天从傍晚就得以放轻松,所以完全没有倦怠感了。」

    「那就好。」

    达也以自己的「眼」确认深雪这番话不是逞强,然后温柔微笑。

    深雪难为情地移开目光。

    但她似乎为懦弱的自己感到丢脸而眼角泛红,立刻移回视线。

    「今天要不要出个远门?」

    「好的,乐意之至!」

    深雪没问任务要怎么办。既然达也愿意将时间分给她,她就不可能有异议。

    深雪不会干涉达也的决定。她从来没想过做出这种傲慢的行径。

    「水波也一起来吧。」

    「知道了。」

    刚好回到餐桌旁的水波也毫不犹豫点头。以她的状况,到头来不可能选择违抗主人的命令。

    「到时候要搭船,所以请你们换上轻便服装。」

    「知道了。方便等我一下吗?」

    「我不会要求赶时间。这段时间我会做好准备,水波也帮深雪整装吧。」

    「遵命。」

    深雪与水波回到自己的房间。达也也为了先换好衣服而前往卧室。

    ◇ ◇ ◇

    抵达港口的达也,带着深雪与水波搭乘可以在远洋航行的游艇。虽说是游艇,其实轮机部与情报机器就这么使用军用快艇的设备,不过光看外表看不出来。

    「哟,来啦。」

    「乔,今天请多多关照。」

    在游艇上等待达也他们的,是昨天刚重逢的桧垣乔瑟夫中士。

    「那个,哥哥……这是?」

    昨天意外重逢时只有吓一跳,但这次终究来不及理解,深雪甚至忘记在外人面前要用「达也大人」这个称呼来掩饰。

    「今天原本预定搭飞机,但是昨晚桧垣中士说可以提供船只,所以我决定恭敬不如从命。」

    达也说明完毕的同时,乔瑟夫即使身穿便服,依然向深雪举手敬礼。

    「在下是桧垣乔瑟夫中士,今天受命担任各位的护卫。」

    他说完放下手,咧嘴露出俏皮的笑容。

    「虽说是护卫,但实际上是接待。长官们似乎也不能忽视『四叶』这个名字。就算这么说,被吹毛求疵就是反效果。啊~不知道会长出什么树枝。」

    乔瑟夫想说的似乎是「节外生枝」。

    「基地高层伤脑筋的时候,风间中校说『本部队有士官认识四叶家的下任当家』,建议这家伙以护卫的名义带你们观光。换句话说,就是我。」

    乔瑟夫朝深雪使眼神。他看起来壮硕凶狠,却意外地讨喜又得体。

    「所以我问达也想去哪里,他说要去石垣岛,我就连同船员借了军用高速艇。虽说是军用,不过是长官视察用的,所以搭起来保证舒服喔。」

    「去石垣岛?我不知道您想去这么远的地方。」

    深雪由衷露出惊讶表情仰望达也。

    「因为天气不好的话就非得中止。我不想让你失望。」

    「我吓了一跳……不过,我好开心。」

    深雪正如自己所说,朝达也露出开心的笑容。

    石垣岛距离冲绳约四百公里,搭船要三小时。虽然海象也绝对不算安稳,但船内静得吓人,达也等人甚至毫不晕船就在石垣岛登陆。

    配合他们的抵达,港口已经备好出租车。无微不至的程度使得「接待」这个词听起来并不夸张。

    「那么,带你们逛一圈观光景点可以吗?」

    「好的,麻烦您了。」

    乔瑟夫坐进驾驶座。不愧是知名观光地点,主要道路对应自动驾驶,但是该系统没有网罗所有道路,所以需要拥有驾照的司机驾驶。

    在冲绳本岛长大的乔瑟夫肯定没什么机会来石垣岛,但依然是抓得到重点、中规中矩的导游。即使附带护卫与侍女,深雪依然享受这次和达也的意外约会。

    到了太阳西下,差不多该回本岛的时间时,达也拜托车子开往知名珍珠饰品的专卖店。

    达也请乔瑟夫在门外等,带着深雪与水波进入店内。

    「我是司波达也。」

    「恭候各位好久了。」

    达也报上姓名之后,店员带众人到后方的桌子。

    店员的应对显然接受过来店预约,深雪怀抱着疑惑与期待。

    「就是这一副。」

    店员先是进入后方深处,然后拿着项链用的珠宝盒过来,慎重开启。

    「天啊……!」

    盒子里是漂亮到深雪不禁出声感叹的混色珍珠项链。

    白、黑、金三色珍珠搭配组合,标准长度的渐层色款式。每颗都是正圆形,几乎看不见自然的瑕疵,颜色的鲜艳度与光泽也无从挑剔,不用专家也知道是高级品。

    「可以看一下长度吗?」

    「知道的。」

    店员客气低头回应达也的要求。「要为您戴上吗?」店员问深雪。

    「那个,是送我的……吗?」

    没有其他的可能性。即使如此,深雪依然忍不住这么问达也。

    「当然。生日快乐。」

    深雪双手掩嘴。

    「戒指就……迟早会给,在不久的将来。这次用项链忍一下吧。」

    达也一如往常面不改色,不过表情与语气以外的部分隐约像是不太好意思。

    「请别说什么忍一下!我好开心。达也大人,谢谢您。」

    大概是感动至极,深雪双眼湿润。只有水波察觉她不是叫「哥哥」,而是自然以「达也大人」称呼。

    ◇ ◇ ◇

    「乔,今天谢谢你。」

    「不用客气啦。毕竟托福我也能悠哉一天。」

    乔瑟夫跟着众人来到饭店门口,然后就这样搭乘无人计程车离开。

    目送他离开的达也,在看不到计程车的同时,抬头看向对街的大楼。

    「哥哥?请问怎么了?」

    察觉达也视线的深雪问。

    深雪这句话让水波动了。她依照达也注视的大楼方向,站在将深雪保护在身后的位置。

    「不用慌张。」

    即使达也如此安抚,水波也迟迟没放松警戒。

    「是……敌人吗?」

    深雪沿着达也的视线看去,也只看见拉上窗帘的窗户。还以为只有自己没看见,不过悄悄看向一旁,水波同样视线游移,证明水波也没掌握到达也在看什么。

    「大概是受雇的情报贩子之类吧。就算逮到也问不出什么情报。」

    不是「应该问不出情报」,也不是「问不出情报才对」。既然达也断言「问不出情报」,深雪也无法继续追问或反驳。

    达也轻推深雪的背。

    在达也催促之下,深雪穿过饭店的旋转门。

    ◇ ◇ ◇

    澳大利亚军的詹姆士·J·强森上尉,在对街大楼的某个房间屏息目送深雪、达也、水波依序进入饭店的背影之后叹了口气。想伸手擦拭额头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发现冷汗湿透掌心。

    (紧张……不对,这是害怕?本大爷居然会害怕?)

    现在的澳大利亚不只是外交方面消极,海外派兵更加消极。先不提形容为「锁国」是否妥当,但表面上肯定正在实施孤立政策。没和其他国家结盟,也完全不参加联合演习之类的活动。

    不过,这并非意味着詹姆士这种军人没有实战机会。

    澳大利亚是资源丰富的国家。不只是矿物资源,由于成功阻止沙漠化,也成功将沙漠绿化,如今也是世界鲜少能以自然农业供给足够粮食的国家。野心勃勃想扩增领土的他国特务机构,总是和澳大利亚展开谋略战,次数频繁到堪称家常便饭。

    此外,即使表面上实施孤立政策,也并非完全坚守中立。像这次在秘密的非法作战中和其他国家武装组织联手,绝对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在军中专门进行特殊任务的詹姆士,是在这种暗斗最前线活跃至今,身经百战的战斗魔法师。生死一瞬间的经验不只一两次。他自负胆量练到不会为大部分的事情所动。

    (本大爷……居然害怕那种小鬼?)

    不过他自己明白,即使再怎么想否定,也无法掩饰这个事实。

    (不只是察觉我的监视。像是贯穿我的心理堡垒深达心脏,如同死神的那对视线……「不可侵犯之禁忌」并非浪得虚名是吗?)

    大约在三十年前,随着大汉瓦解开始口耳相传的警句。

    ——别对日本的四叶出手。出手就会破灭。

    实际上,在詹姆士所属的黑暗世界,「大亚联盟被迫以不利的立场和日本谈和,就是因为对四叶出手」这个传闻被认真讨论。「焚烧朝鲜半岛南端的战略级魔法或许是四叶家开发的」这样的声音也不在少数。

    此外,世界最强魔法师部队呼声很高的USNA「STARS」对日本出手却被四叶家击退——这样的未确认情报也传到他耳中。

    尽是过于显赫的事迹,詹姆士提不起劲照单全收。

    这次指挥日本军队,和詹姆士他们为敌的人,是在中南半岛威名远播的「大天狗」风间玄信。以他为首的日本军所属魔法师拥有高水准的实力。

    日本的魔法战力不只是四叶。当时能够击退大亚联盟的偷袭部队,全世界首度将飞行元件投入实战的日本军方魔法师部队也是一大助力。

    奠定大局的战略级魔法应该也是日本军开发的秘密兵器,包含詹姆士在内的澳大利亚军都有这样的见解。以「常理」考量,单一民间组织拥有那种力量的话过于强大。因为要是容许这种事,不可能维持国内的势力平衡。

    ——就算这样,四叶也绝对不是能够轻忽的对手。

    ——即使是未满二十岁的学生。

    詹姆士重新将这件事刻在心底。

    ◇ ◇ ◇

    达也为深雪生日准备的不只是礼物。

    在两人所住饭店的高级餐厅享用晚宴全餐(水波很识相地……应该说受不了这种气氛而婉拒),之后移动到了望厅小酌。

    两人当然都是喝无酒精鸡尾酒。深雪「一点点就好……」的要求,被达也委婉劝退。他没忘记在京都饭店应付真由美而吃尽苦头的经验。

    不只是以话语阻止,达也甚至以「眼」观察深雪杯中的饮料。他特地使用「精灵之眼」检查酒精浓度。

    所以他可以断言深雪没摄取酒精。

    「哥哥……我总觉得……」

    即使如此,坐在并排沙发的深雪,仰望达也的双眼火热湿润,瞳孔失焦。

    深雪穿的晚宴礼服是正统A字裙,裙摆过膝。一般来说坐下来也顶多看得见膝盖。然而因为沙发很矮坐垫又很软,她修长的美腿甚至露到膝盖以上。

    幸好以屏风隔间,所以其他客人看不见。但是达也只坐在矮沙发前缘,所以深雪如同双腿跪坐的坐姿映入眼帘。深雪只是很有教养地坐着,所以达也更是不知道该看哪里。

    「差不多了,回房间吧。」

    并非身体不舒服,应该是陶醉于这股气氛吧。

    无论如何,达也判断回房比较好,起身催促深雪。

    深雪乖乖跟着达也。她不是会在这时候耍赖的少女。既然是达也的提议就更不用说。

    相对的,深雪将右手滑向达也的左手交缠。

    紧贴在达也身旁,以撒娇的眼神仰望。

    两人还只是兄妹的时候,达也会简单斥责并且轻轻放手,但他任凭深雪这么做。因为考虑到两人的立场,这种行为并不突兀。

    深雪也是打着这个算盘吧。即使如此,她依然稍微露出放心的表情,大概是尽管明知几乎不可能遭拒却依然有所害怕。

    达也就这么将左手交给深雪,离开了望厅。

    即将进房时,深雪的右手放开达也的左手。

    以若无其事的表情慰劳留守的水波。

    达也同样慰劳水波,在吩咐深雪先洗澡之后进入卧室。

    他关上房门,将西装换成代替睡衣的居家服,坐在写字桌前面。

    就这样以「眼」检视今天的「战果」。

    主意识朝向情报体次元。

    分枝无数的因果系统树。直到去年,达也都只能按照顺序检视三次元的视野,不过在调查前几天的爆炸恐攻事件时,他为了寻找幕后黑手,在情报流反覆来回无数次,因此虽然有所限制,却获得俯瞰因果连结串的能力。

    在这个俯瞰的视野中,他立刻找到自己放出的情报碎片。

    印记没掉。他着手读取搜寻对象的情报。

    (……詹姆士·杰佛瑞·强森。澳大利亚军所属的魔法师。阶级是上尉。)

    达也正在「看」的情报,是回饭店时监视他们的敌方特务员情报。虽然有一段距离,并没有清楚看见长相,但他在那时候隐约知道那是白人男性的视线。

    达也因而推测可能是前几天风间所提供照片中的「父女」其中一人,经由情报体次元打上追踪用的想子印记。

    (现在位于久米岛东北外海。甚至收买了渔船吗?)

    很遗憾,无法读取标记人物以外的情报。以印记为线索扩大「视野」的技术,达也还在学习,所以功能不完整。

    即使如此,「詹姆士·杰克森」真实身分是「詹姆士·J·强森上尉」的这个情报也很有价值。达也没低估自己的收获,从旅行包取出笔记型电脑尺寸的大型终端装置,将刚才查出的情报加密寄给风间。

    达也完成洗澡等各种杂事之后,就只剩下就寝。但他回房时遭遇一个状况。身穿睡衣的深雪坐在他没使用过的床边。

    睡衣本身不是透光材质,衣领不深,也没有解开太多扣子,或是尺寸太大而露出香肩,没有任何引人遐想的要素。

    不过隔着蚕丝般的材质(或许真的是蚕丝)看得出没穿内衣的酥胸轮廓,达也不经意移开视线。

    「……想商量什么事吗?」

    达也避免看见深雪脖子以下的部分,询问自己的妹妹兼未婚妻。

    「没有啊?我没任何困扰啊?」

    听到达也这么问而纳闷的深雪语气,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即使从刚才就确认过好几次,达也依然不禁以「眼」观察深雪血液里的酒精浓度。

    「……请不要老是这样『看』我,我会害羞……」

    深雪眼角泛红,以水汪汪的双眼仰望达也。

    「啊,啊啊,抱歉。」

    即使是达也,这一幕也免不了令他「稍微」心慌。

    如果当事人不是他,应该不只是「稍微」的程度吧。肯定会理性蒸发转职为狼人,或是精神指数一口气跌落谷底。

    「哥哥,想必您已经要休息了吧?」

    不只是语气,连用词都有点怪。

    果然,肯定是没喝酒的酒醉。

    看到深雪这副模样,达也只能做出这个结论。

    「我是这么打算的。」

    「那么,请上床。我为您关灯。」

    「……拜托了。」

    达也领悟到现在不可能将深雪赶出这个房间。

    虽然听不见水声,但水波肯定还在洗澡。她一离开浴室就会知道深雪在哪里。

    无法避免误解。达也在如此死心的同时闭上眼睛。

    旁边的床很快就传来幸福的熟睡呼吸声,是达也仅有的救赎。

    半夜,某个气息蹑手蹑脚匆忙离开房间,达也假装没察觉。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