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卷 南海骚扰篇 第四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卷 南海骚扰篇 第四章

    隔天早晨。

    深雪与水波有点尴尬地移开目光,达也向两人告知今天的行程。

    「今天按照预定前往久米岛。」

    这不是昨天那种惊喜,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虽然这么说,但是和任务没有直接关系。如果有时间,达也打算直接去看这次要防卫的人工岛,不过这始终是「有空就顺便」的程度。

    今天的主要目的是观光。昨天的重点是送深雪礼物,今天的主旨则是轻松打发时间。

    本次任务的成败基准,是二十八日的人工岛竣工纪念宴会能否平安落幕。不过想事先阻止破坏作战,就得剥夺敌方的作战能力,因此需要查明敌方主要兵力躲在哪里。而且搜索是国防军的工作。在发现敌方主力部队之前,达也没有出场的机会。

    来到冲绳却待在饭店不做事,达也也觉得浪费时间。就算这么说,他也无心外出寻找外国的魔法师,毕竟这不是自己的工作。

    因此,达也决定将今天的空闲时间用来度假。

    「飞机出发时间是八点半。CAD可以直接带上机。」

    这部分也是不必重新确认的事项。

    若是具备公务员身分,只要向警方申请,大致都可以获准带CAD上机。魔法大学或魔法科高中的学生也适用。并不是行使十师族的特权。不过相对的,发生状况时就有义务提供救助。

    「准备好了。之后只要达也大人与深雪大人换好衣服就可出发。」

    「辛苦了。」

    「先吃早餐吧。」

    深雪慰劳水波预先准备的贴心,达也带头起身前往饭店内供应早餐的餐厅。

    ◇ ◇ ◇

    「达也同学!」

    刚走进机场的出境大厅,一旁就有人叫住达也。

    「穗香。雫也一起啊。」

    叫他的是穗香,雫也在旁边。

    两人出现在这里没吓到达也。他也听闻两人邀深雪旅行,也知道旅行地点与目的和达也这边的任务重叠。

    「嗯,早安。」

    熟面孔不只是穗香与雫两人。

    「中条学姐,早安。」

    「早安。深雪学妹,你们也要去久米岛?」

    「是的。」

    「前几天的春分追思法会,我看到你们在受邀来宾之中,所以想说或许会在哪个地方遇见,不过真巧耶。」

    「我知道学长姐们要去久米岛,所以也想过可能不期而遇。」

    深雪花点时间附和梓这番话,然后依序向服部、五十里、花音、桐原、纱耶香、泽木打招呼。

    并不是约在这里见面。但也不是过于意外的巧遇。

    达也他们要搭的班机是在上午九点抵达。

    如果是在冲绳本岛住宿,这个时间出发到久米岛观光刚刚好。

    日期相同完全是偶然,但时间相同就某方面来说是必然。

    「刚才和光井学妹她们提过,深雪学妹你们要不要也一起?」

    达也等三人、穗香与雫两人、梓等七人,合计十二人聚在一起等待办理登机手续时,梓如此提议。不用说,她的意思是到了久米岛要不要也一起行动。

    深雪露出「您意下如何?」的表情仰望达也。

    「这样不错吧?」

    达也不只是点头,还以梓也听得到的音量清楚告知。

    深雪向达也回应「好的」,视线移回梓。

    「请学姐多多关照。」

    深雪恭敬行礼。服部或五十里还没答应,达也等人就确定共同行动。

    抵达久米岛的一高学生与校友一行人达成共识,先搭乘雫安排的玻璃船环岛一圈。依照当初的计划,雫她们也预定和其他游客一起搭船,但因为人数增加而紧急决定包船。

    从那霸机场出发之前委托,抵达久米岛的时候就安排妥当。或许该说真不愧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大富豪北山家。

    从机场到兼城港的直线距离约五公里。

    一行人租脚踏车骑到港口,等待一段时间之后上船。

    「哇!」

    「这真棒……」

    花音在船内欢呼,梓不禁感叹。两人的惊讶也不算夸张吧。

    北山家为雫包下的这艘玻璃船是半潜水艇型,侧边也设置可以观赏海中样貌的窗子。

    不过在这艘船上,「窗子」这样的形容应该不太恰当。这艘玻璃船在吃水线以下的侧边,除了船头与船尾几乎都是透明的。底板也除了一小部分全都透明。从船舱看见的景色真的是海中全景。

    不只是海中,在甲板眺望的景色也美妙无比。地形多变,有洁白的沙滩,也有矗立奇岩的高崖。一高学生与校友们在船里跑上跑下停不下来。

    船从久米岛南端朝东北东方向航行,停在最知名景点——无人岛「尽头沙滩」的外海。

    「这是在做什么?」

    「这艘船吃水很深,所以正在组装登陆用的橡皮艇吧?」

    正如五十里对花音这个疑问的回答,船员正在甲板为橡皮艇充气,安装船外机。

    橡皮艇是六人座,共两艘。看体积或是船外机的马力,都需要拥有动力小船驾照的船员共乘。

    「达也同学,你有吧?」

    「动力小船驾照?我有喔。」

    「啊,我也有。」

    达也点头回应雫的询问,五十里也接着举手,所以十二人可以一趟就全部上岛。此外在这群成员当中,水波和达也一样有二级与特殊小船(水上摩托车用)驾照,服部有特殊小船驾照。

    达也、深雪、水波、穗香、雫、泽木。

    五十里、花音、服部、梓、桐原、纱耶香。

    十二人以这样的分组,在珊瑚沙堆积而成的雪白沙洲登陆。

    达也这边的小船由泽木先下船,再协助深雪与雫下船。

    「达也大人,船由我来顾。」

    达也检查船外机稳固无误之后,水波这么说。

    「那么,拜托了。」

    「请交给我。」

    达也没多费唇舌询问意愿,交给水波留守。

    来到这里的除了她以外都是学长姐,硬是要她一起来也只会伤神吧。

    不如让她独自在这里等,她自己也可以放轻松。达也如此判断。

    「那么,另一艘由我看着。」

    达也接在穗香后面下船之后,泽木对他这么说,而且不等达也回应就走向旁边的船。

    另一边传来梓「我和服部同学不是那样!」的慌张声音,但达也认为自己不该介入这件事,所以没插嘴。

    现在不是在意旁人的场合。

    等达也下船的穗香,突然脱掉上衣。

    前扣短袖束腰上衣底下,是比基尼加热裤的两件式泳装。由于身材得天独厚,加上平常束在两侧垂肩的头发高高挽起,看起来相当成熟又性感。

    虽说这里是亚热带的久米岛,但现在还是三月,穿泳装有点早。其他享受海水浴或下海浮潜的观光客,虽然不是完全没人穿泳装,却也只是零星可见。

    不只是同行者,穗香大胆的泳装外型也吸引其他观光客的目光。

    「达也同学,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另一边看看?」

    但是穗香(表面上)完全无视于集中在自己身上的下流视线,抱住达也手臂。

    大概是故意的,胸部用力贴上去。

    过于大胆的这个行为,使得深雪睁大双眼。

    之所以不到柳眉倒竖的程度,应该是因为目瞪口呆吧。

    穗香乘机想拉走达也。

    达也同样被她反常的强硬做法吓到。只不过,他之所以没挣脱穗香的手,不是因为过于困惑而没能掌握状况。

    是因为担忧。

    穗香平常就洋溢着「破釜沉舟」的拼命气息。而且这个印象在今天特别强烈。

    挽住手臂仰望达也的脸上,「装出」俏皮刁钻的笑容。

    是的,轻易就看得出她是「装」出来的。

    达也在穗香看向前方的瞬间,将目光投向深雪。对于达也来说,他将穗香视为重要的「朋友」,却不是不惜惹深雪不高兴也要关心的对象。

    但深雪似乎也感觉穗香和平常不同,回以达也的视线不是嫉妒,而是对穗香的关怀。或许是昨天的礼物(不只是实际的物品)让内心更加从容,深雪看起来没有责备达也。

    穗香过于大胆的这个行动背后,当然是有原因的。

    ——穗香与雫是在三月二十五日来到冲绳,也就是昨天的事。而且在出发前一天,穗香难得和雫分头行动,和艾咪与昴前往市中心的时尚据点购物。

    穗香与雫并不是吵架。

    雫是魔法师的种子,同时也是「千金小姐」。为了习得「千金小姐」必备的教养,她除了学校课程还要学许多才艺。

    在长期旅行的前后,必须消化这段期间的「课程」,所以雫比平常更忙。基于这个原因,雫在旅行之前无法脱身。

    艾咪邀穗香「到热闹的地方闲逛」。

    穗香平常不会去人多的地方。

    不过这是因为雫不擅长面对喧嚣,穗香自己不讨厌热闹。对于穗香来说,她反而喜欢同年纪年轻人散发的能量。

    换个说法,穗香想要久违地享受上街游玩的乐趣,因为只有雫不方便的时候才能这样玩。

    目的是逛街以及到处吃东西,所以艾咪与昴没特别要看什么商品。不过穗香想趁这个难得的机会买个东西。

    「其实,我明天要去冲绳。」

    穗香在速食店打开话匣子。

    「咦,是吗?」

    艾咪在惊讶的同时,看向穗香的眼神完全没掩饰「羡慕」的心情。

    「我知道喔。是要参加久米岛人工岛的宴会吧?所以呢?」

    昴展现消息灵通的一面,然后催促穗香说下去。

    「我想买在冲绳穿的衣服……」

    「宴会礼服?」

    穗香摇头回应艾咪的询问。

    「穿给司波同学看的衣服吗……」

    穗香没肯定也没否定昴这句推理。不过她害羞不发一语,在这个场合等同于肯定。

    「原来如此,所以想要我们的建议对吧!」

    艾咪一副「谜底解开了!」的气势断定。

    这句话没错。

    「……你们认为要挑哪种衣服?」

    穗香战战兢兢征询两人的意见。

    「就挑泳装吧。以穗香的本钱,上半身挑比基尼。」

    昴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非常干脆。

    「咦咦?」

    穗香狼狈惊呼。如果嘴里含着饮料,大概会喷出来吧。

    「啊,感觉很搭。就这么决定吧。不过就算是冲绳,现在也还会冷吧?」

    艾咪不负责任,或者说置身事外,想将话题带往定案的方向。

    「并不是真的要下水。冷的话就在涂防晒油的时候一起涂防寒乳霜吧。」

    「昴,你好聪明喔~」

    艾咪称赞之后,昴一脸洋洋得意地看向她。

    「等一下啦!」

    此时穗香慌张提出异议。

    「只有我穿泳装,这有点……」

    「是去久米岛吧?既然这样,就算不游泳也会去海滩吧?」

    「……应该会。」

    「既然这样,穿泳装也不奇怪喔。只有你穿,所以更能表现自己吧?」

    「我会害羞啦!」

    穗香一副快要拍桌的反应,昴投以冰冷的视线。

    「穗香。」

    昴以和眼神相称的声音,叫着受惊的穗香。

    「我说穗香,你真的想从深雪那里抢走司波同学吗?」

    语气出乎意料地正经,不只是穗香,连艾咪也语塞。

    「啊啊,这种问法有点坏心眼。我知道你真的喜欢司波同学。我想问的是,你真的想赢深雪吗?」

    「这……」

    不知为何,穗香说不出后面应该接的「那当然」三个字。

    「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得多,不过正面对决是赢不了深雪的。」

    「……我知道。」

    将严苛现实摆在眼前的话语。这是在所有领域都无法断言是正确解答的「现实」,但是在争夺达也内心的重要「战场」就正确得毋庸置疑。

    「你和深雪是大同小异的类型。专情、认真,愿意牺牲奉献,虽然偶尔有失控的倾向,但基本上慎重行事。」

    穗香完全无法回嘴。昴说的针针见血。

    「和领先的对手使用相同的方式进攻,应该无法缩小差距吧?」

    回嘴的不是穗香,是艾咪。

    「既然这样,昴认为该怎么做?」

    「不是我该怎么做,是穗香该怎么做。我认为要换个方式。」

    「具体来说呢?」

    「首先要改变形象。穗香身材很好,所以要当成武器发挥到极限。应该走性感路线。」

    「嗯嗯。」

    此时点头的也是艾咪。穗香嘴巴一开一阖,却没发出声音。

    「然后做一些深雪应该不会做的事情就好。例如只有自己大胆换上泳装,将胸部贴上去。」

    「办不到啦!」

    穗香终于发出短促的哀号。但昴与艾咪都只朝穗香一瞥,换句话说就是将当事人晾在旁边,继续进行「作战会议」。

    「做这种事,司波同学不会吓坏吗?」

    「怎么可能。那个男的哪会这么可爱?」

    「啊~哎,说得也是。」

    「何况这样下去,几乎确定穗香会输。现在不是害怕风险的时候。对吧,穗香?」

    「唔,嗯……」

    话锋突然朝向自己,穗香像是被震慑般点头。

    「好。」

    昴说完起身。不只如此,还拉着穗香让她站起来。

    「咦?」

    「既然决定了,那么赶紧去挑泳装吧。」

    艾咪如同呼应这个意见,也将杯子放在托盘上起身。

    「必须豁出去挑大胆的款式。」

    「咦?咦?」

    昴拉着穗香走出速食店。艾咪将杯子放到回收台,快步追上两人——

    经过这一幕,穗香以小恶魔的面具藏起羞耻心,持续对达也积极表现。

    深雪跑到达也身旁。大概是终于抛开迷惘,或是重新认定现在毕业生们都看在眼里,要是被解释成她允许达也花心的话不太妙。

    即使如此,穗香依然抱着达也的手臂不放。

    穗香黏着达也撒娇的这一幕,并不是只有相同沙洲上的观光客看见。

    从旁边的沙洲「长野沙滩」看向「尽头沙滩」的中年男性,熟练地操作着和轻便衣着不符的笨重行动终端装置。

    达也的知觉捕捉到这一对视线,但因为和其他旁观游客的视线没什么不同,所以并未特别注意。

    ◇ ◇ ◇

    即使回到玻璃船,穗香依然继续积极表现。虽然终究穿上束腰上衣,却解开上面三颗扣子露出上半截泳装。

    幸好船上没人认为穗香的衣着「不检点」而蹙眉。不过毕业生们和这边保持距离,这部分只能认定是逼不得已而死心。

    对此,花音与纱耶香以视线责备达也,也是在所难免吧。她们也知道达也并不是劈腿,不过因为恋情没能开花结果而留下难受回忆的是女方——也就是穗香。两人同样站在少女的立场,被投以严厉目光的达也只能认命。

    出招诱惑的穗香、牵制的深雪,以及投以批判视线的花音与纱耶香。

    达也承受此等压力,却还是率先察觉异状。

    「穗香,方便离开一下吗?」

    「达也同学?」

    达也的音调突然改变,穗香不知所措。达也没回答穗香无言的疑问,离开前往操舵室。

    服部从达也的样子察觉某种非比寻常的征兆,追了过去。泽木与桐原随后跟上。

    这三人听到达也告知紧急事态发生的话语。

    「船长,前方五百公尺的海底附近,肯定可以侦测到舰影。」

    「你说什么?」

    在达也的背后,泽木、桐原与服部神情紧张地相视,船长在操舵室里命令船员朝前方海底使用声纳。

    「有了!推测全长八十公尺,应该是一般型潜舰!」

    「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在这里?」

    五十里晚一步前来,黏在他身后的花音发出哀号。

    「不是国防军的吗?」

    泽木提出疑问。但其实他自己也认为这个可能性几乎是零。

    「如果是国防军的潜舰就没问题。应该考虑不是的状况想办法应对!」

    然后服部回答这种假设是白费力气。

    「掉头!右满舵!」

    船长的想法正和服部相同,即刻采取应对措施。

    船依照指示,开始往右侧描绘弧线。

    大概是知道自己的动静被察觉,可疑潜舰也从停机状态开始行动。光是这样,潜舰属于国防军的可能性就消失了。

    「确认注水声!可疑潜舰似乎准备发射鱼雷!」

    声纳员发出哀号。

    「听到发射管的注水声吗,看来是旧型舰。」

    「现在是讲这种话的场合吗?」

    达也温吞地(或者说无惧一切地)低语,服部咄咄逼人。

    达也没回应服部的责难。

    「水波。」

    他呼叫不知何时站在三名毕业生身后的水波。

    「是,达也大人。」

    即使在这种场合,水波的回应依然一如往常镇静。

    「准备反物资护壁。设置位置是船头前方三十公尺。大小是各鱼雷前方半径十公尺。严禁挡住航行路线。做得到吧?」

    「请交给我。」

    水波以不慌不忙又透露自信的语气,接受达也的要求。

    「鱼雷来了!」

    两条白色的航迹逐渐加速,转瞬间接近过来。

    这边还在掉头,无法躲避鱼雷。

    「水波。」

    「是。」

    水波操作手上已经准备好的行动终端装置造型CAD。

    以魔法知觉发现水中出现反物资护壁的人,不只是达也。

    水柱喷发。

    但是,冲击并未迎面而来。

    不只是因为水波的反物资护壁将爆发完全反弹,到头来,鱼雷本身并不是用来破坏物体。

    「发泡鱼雷。目的是牵制吗?」

    达也这句话与其说是自言自语,更倾向于对服部他们解说。

    水波解除护壁,海面扩散的泡泡缓缓飘近。

    「交给我处理。」

    五十里操作CAD,大幅挥动右手。

    海面的泡泡如同以雨刷擦拭般消除。

    「接下来恐怕是驾驶鱼雷艇袭击。」

    「第二波,接近!」

    如同盖过达也的预测,声纳员的叫喊传入耳中。

    「这是回礼!」

    鱼雷(外型的某种东西)画出四条航迹接近,服部的魔法发威了。

    海中产生气泡包覆四根鱼雷。不只是螺旋桨无法发挥推进力,前进的惯性也被泡泡抵销,鱼雷进退不得。

    鱼雷艇的背面中段大幅开启。

    每艘鱼雷艇各跳出一名男性。他们穿着像是潜水装的战斗服。

    「交给我吧!」

    泽木朝甲板猛蹬,冲向从海面往上跳的男性。

    他跳得比对方还高,锐角改变轨道俯冲。

    泽木这一脚,将敌人踢落海中。

    不是飞行魔法。是操作方向的空中机动。

    泽木以空气为踏脚处再度往上跳,击坠另一人。

    剩下的两名敌人上了玻璃船。

    「不是交给你就好吗?」

    一反这句话的内容,桐原的语气听起来很愉快。

    「我来钓个痛快!」

    随着这句来劲的嘶吼,桐原架起手上的钓竿打向敌人。

    敌方男性举臂承受桐原的攻击。不对,是在手臂前方展开反物资护壁,防御桐原的高频刃。

    「欧拉欧拉欧拉!哈哈哈!」

    但是桐原的攻击还没结束。和高频刃并用的自毁防止术式,使得钓竿化为强韧的武器,展开剑雨般的攻势。

    桐原一边放声大笑一边攻击对手的模样仿佛狂战士,怎么看都觉得他才是坏蛋。

    入侵者终于招架不住,喷出血花倒下。桐原终究也没忘我到将对方砍成两半,伤口都未见骨。但肯定依然造成重伤就是了。

    最后一人并非默默看着同伴被砍。敌方同伴跟不上连续攻击只能防御时,他枪口指向桐原想支援。

    但他没能扣下扳机。

    无数碎石从背后袭击,把这名男性打趴在甲板。

    碎石的真面目是从海水制造的冰。是服部的魔法。

    服部的拿手术式,多数和真由美使用的魔法相似。这不是偶然,是证明服部至今多么仔细观察真由美,但他不只是模仿真由美的魔法,而是充分消化为己用。

    「这些家伙是?」

    回到船上的泽木,低头看着服部与桐原打倒的两名男性,随口这么问。

    「海盗……应该说是海里的海盗吧。」

    回答他的是达也。

    他将服部打倒的海盗拍照纪录,然后蹲在海盗旁边,双手抓住像是潜水装的战斗服腰带,起身顺势将海盗扔进大海。

    「喂!」

    达也不理会慌张的服部,同样将另一个被桐原砍得遍体鳞伤还在流血的男性拍照纪录,然后抓住他的脚拖到甲板边缘。

    「只要这两个家伙落入我们手中,海盗会一直死缠不休袭击我们吧。」

    「会来抢人吗?」

    「或者是将我们连人带船击沉,以免真实身分曝光。」

    达也不看服部如此回答,将他抓着脚拖行的海盗从船边扔下去。

    「这么一来,可以趁海盗回收同伴的时候拖延时间。我们乘机逃走吧。」

    最后那句话是对前来确认状况的船长说的。

    「知道了。」

    船长即使脸色铁青,依然为了对部下下令而快步回到操舵室。

    「……你这家伙真恐怖啊。」

    达也朝发抖的桐原耸了耸肩。

    ◇ ◇ ◇

    正如达也的预测,潜舰没有继续追第一高中学生与校友一行人。

    与其说是达也的推理能力优秀,不如说差别在于是否知道隐情。

    达也(以及深雪与水波)知道潜舰的「海盗」是大亚联盟逃兵与澳大利亚军特务员的联合部队。这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尤其是不能曝光的事实,在袭击真正的目标——人工岛之前,非得尽全力隐瞒人员身分。只要知道这个内幕,就不难预测潜舰的行动。

    这艘潜舰内部,现在充满险恶的气氛。

    「所以我才忠告不应该白费工夫出手。」

    澳大利亚军魔法师部队所属的特务员——詹姆士·J·强森上尉,以酸溜溜的语气责备大亚联盟逃兵集团的领袖——丹尼尔·刘少校。

    詹姆士的搭档贾丝敏·威廉斯上尉没搭乘这艘潜舰。不是因为女性禁止登舰,是因为贾丝敏的外貌特征,对澳大利亚军的特殊任务是重要的武器。

    引诱敌方大意的十二、三岁容貌、成年人的经验与判断力,以及高超的魔法技能。

    对她来说,隐藏真面目所获得的优势,比其他特务员更大。

    这次的联合作战也是,在大亚联盟逃兵这边,只有丹尼尔·刘知道贾丝敏的长相。在潜舰上无法避免和其他官兵接触,所以贾丝敏不能搭乘。

    基于这个原因,贾丝敏现在和詹姆士上尉分头行动。

    「就算是高中生也不能小觑。刘少校,贵官说过这句话吧?」

    这次受伤的只有大亚联军逃兵。乍看之下,强森似乎不必为这种事感到不耐烦,但是引发无谓的骚动肯定会让日方加强警戒,他对此非常生气。

    「所以,接下来要怎么做?」

    大概是发泄情绪之后暂时冷静下来,强森询问刘今后的计划。

    「作战目标集中在二十八号的宴会。」

    刘回答的语气结结巴巴。

    这次对达也等人搭乘的玻璃船出手,是刘的亲信主导的作战。

    逮捕四叶家的魔法师,最少也要让他们受伤,以致无法干涉二十八日的作战。

    同时抓走北山家的女儿,伪装成谋财的绑架案件,引导敌方人员进行搜索。

    和北山家女儿同行的魔法大学、防卫大学新鲜人也列入绑票名单,让对方误以为这边的真实身分是普通海盗。

    老实说,刘自己不太想执行这个作战。

    但也没有明确反对。

    强森则是断然反对。

    这个作战的结果是毫无收获,其中一名战斗员伤重到无法回归战线,潜舰这个隐藏的王牌也被对方得知。虽说不可能继续进行这个作战,不过在这时候承认这一点,就等于承认当初强森是对的,己方是错的。

    简单来说就是出糗丢脸了。对于刘这样的人来说,这本来是难以承受的事。

    刘反对和日本谈和,原本也是面子问题。国内政治体制动摇、国际地位下降、海底矿山沦陷。即使编了各式各样的理由,追根究柢依然是无法忍受自己国家屈服于日本这种小国的情绪性问题。

    「我认为这是妥当的决定。」

    强森顾虑到礼仪的这种说法,现在听起来也像是瞧不起人。

    「但我不懂。」

    刘为了掩饰心情而改变话题。

    「对方为什么察觉我们的存在?」

    「……因为使用了主动声纳吧?」

    对于刘提出的疑问,强森回答得很随便。

    「应该是这样没错。不过民用客船或游览船的主动声纳,是用在可能妨碍航行的浅层海面,原本不会侦测到沉在海底附近的本舰。」

    刘说到这里停顿,确认强森是否理解他在说什么。

    漠不关心的薄纱从强森双眼消除。

    「彼此距离还有五百公尺远。除非预测本舰座标锁定,否则民用船的声纳肯定侦测不到。」

    「……这也是四叶的魔法吗?」

    强森的声音带着恐惧。能够让他紧张起来,刘也消了一些怨气。

    ◇ ◇ ◇

    是四叶的魔法事先察觉潜舰袭击吗?

    詹姆士·J·强森的推理一半是对的,一半是错的。

    达也与深雪、水波回到冲绳本岛的饭店。

    雫与穗香从今天改住久米岛的饭店。

    梓他们也换到同一间饭店。依照当初的计划,预定是从冲绳本岛的饭店前往宴会会场,不过听雫说订得到房间,就改成轻松的方案。

    雫也同样邀达也他们换饭店。不过达也与深雪在本岛还有一些表面上的工作要做,所以在如此告知之后,和其他成员在机场道别。

    现在,达也在饭店的房间里,检查先前用来追踪强森上尉的印记是否还有效。

    昨天循着偷窥视线射中的想子弹逐渐耗损,却依然维持足够的强度。不过达也为了以防万一,透过情报体次元射出新的想子弹,将旧的印记分解消除。

    澳大利亚军的魔法师似乎还没察觉他动的手脚。就刚才的袭击来看,即使知道也没有反过来利用的征兆。

    达也能察觉大亚联盟逃兵部队伪装成海中海盗的袭击,不是因为发现潜舰,是因为强森上尉的印记在久米岛东海域起反应而锁定座标。

    强森不知道自己脖子系了铃铛。对他来说,精灵之眼的监视是未知技术,所以无从得知。

    被抓住尾巴的不是大亚联盟逃兵部队,是澳大利亚军。

    Curiosity killed the cat.

    好奇心会杀死猫。

    强森是基于任务而监视达也与深雪,解释为「好奇心」的话有语病。但他身陷的状况正如这句谚语所说。

    澳大利亚军特务部队不是被四叶的魔法,而是被达也的魔法掌握动向。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