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卷 南海骚扰篇 第七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卷 南海骚扰篇 第七章

    达也回到人工岛的时候,深雪也已经返回宴会会场。

    「达也大人,辛苦了。」

    「深雪,你才辛苦了。看来几乎按照计划进行。」

    「是的。最后做了一点预定以外的工作,不过比起只有解说,像那样费点工夫比较舒畅。」

    达也正如自己先前的声明,轻松赶在宴会结束前回来。

    西装笔挺,皮鞋也擦得亮晶晶,甚至比刚才离开时还要体面。

    穗香与雫眼尖发现达也,走了过来。

    「达也同学,事情办完了吗?」

    「嗯。比预定多花了一点时间。」

    「才进行一半左右喔。」

    今天的宴会预定举办两小时半。形容为「一半左右」有点夸张,却也还有一小时。

    「不提这个,学长姐们……」

    「这么说来,他们去哪里了?」

    如雫与穗香所说,包括主要宾客之一的五十里,一高毕业生全部从会场消失。

    达也与深雪都知道原因,但两人不打算告知。

    穗香她们也心领神会,没继续提毕业生的话题。

    ◇ ◇ ◇

    毕业生之中的梓与纱耶香来到人工岛港口。

    姑且是来迎接服部、桐原与泽木。

    「真是的!湿成这样!海水很伤鞋子跟衣服耶!」

    纱耶香一看到桐原的模样就抱怨个不停,不只是桐原本人,服部与泽木也缩起身体。

    「壬生同学,总之适可而止……」

    她们周围还有前来收押敌方特务员的国防军人员。

    军人们打趣看着这里,梓非常在意他们的视线。

    「可是,你看啦!这大概要报废了。」

    宴会用的高价西装,布料被海水泡皱。皮鞋也吸满盐水。金钱观是平民等级的纱耶香难免叹息。

    「没……没问题啦!」

    梓一心想赶快结束这一幕,忘记旁边有人在看就操作CAD。

    梓的魔法一下子笼罩服部、桐原与泽木。

    海水中的盐分,以液体与粉末的形式分离落地。

    明明没有风,粉末与水珠却移向大海消失。

    衣服与鞋子干了。

    皮鞋变得轻盈,西装的皱摺拉平。

    连服部、桐原与泽木的头发,都像是微风迎面般飘起,适度干燥并且整理成清爽的样貌。

    短短十秒左右,刚才下海的痕迹就从三人的脸与身体消失。

    「这样就可以了吧?快点回会场吧?」

    梓没察觉自己的魔法引人注目。

    她误以为军方的人是基于别的原因看她,一心朝着纱耶香与服部主张「回去吧」。

    「……不,得先去看看千代田同学他们的状况。」

    是否该告知梓吸引视线的原因?纱耶香烦恼之后得出「别知道比较幸福」的结论,如此回答。

    「千代田发生什么事?」

    「这部分也晚点再说明。我们走吧。」

    纱耶香保留服部这个问题,推着梓的背部踏出脚步。

    毕竟刚发生那种事,所以五十里与花音被安排到一个无人的房间。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踏入两人正在「休息」的房间,服部打从心底疑惑询问。

    花音已经不哭了。

    没掉眼泪,也没发出呜咽声。

    不过,她的脸就这样埋在五十里胸前。

    「啊哈哈哈……发生了一些受到打击的事。」

    五十里个人希望别过问。但服部不可能接受。

    到最后,梓与纱耶香任凭花音向五十里撒娇,轮流说明「人质事件」的原委,宴会也在这段时间步入尾声。

    ◇ ◇ ◇

    陈祥山与吕刚虎搭乘载着逃兵的快艇回国。

    载送布莱德利·张等人过来的伪装渔船已经落网。他们的任务几乎以满分收尾。

    「上尉,陪我喝两杯庆祝吧。」

    「乐意之至。」

    快艇通过台湾海峡,朝着厦门港往西方航行。陈祥山与吕刚虎在甲板欣赏满月对饮。

    「这次的任务成果丰硕。」

    陈祥山说。

    「是啊。」

    吕刚虎的回应不全然是客套话。

    「果然迟早必须和日本军一决雌雄吧。」

    「下官也这么认为。」

    两人心有灵犀般,一起仰望满月。

    「可惜没看到风间中校的底牌,不过他部下的实力大致摸透了。」

    「是的。尤其柳少校应该很难对付。」

    「喔……」

    陈祥山为吕刚虎倒满酒。

    吕刚虎双手捧着酒杯恭敬接下。

    「不过……」

    「请说。」

    「必须在对方成长到更棘手之前消灭掉。」

    「您说得是。」

    「司波达也、司波深雪。可恶的四叶继承人。」

    陈祥山说完,吕刚虎斗志熊熊燃烧,双眼炯炯有神。

    「那两个家伙是威胁。光是能够重新确认这一点,就是很大的收获。」

    「是。」

    「再来就是敌人了。下次一定要……」

    「到时请交给我吧。」

    「嗯。」

    陈祥山拿起酒杯,就像是连同杯中倒映的月影一饮而尽。

    ◇ ◇ ◇

    宴会结束之后,达也以游艇的通讯机向真夜报告原委。

    『今天辛苦你了。』

    「不敢当。」

    这次的任务顺利结束。要打分数的话应该有九十分吧。

    不是满分的原因,在于没有额外加分的要素。

    『我满意这次的成果。』

    「谢谢。」

    『毕竟还听到有趣的事情。「闸门监控」……感觉这个魔法挺好用的。』

    「改良之后,在下以外的人应该也能使用。」

    『也就是说,终于可以研发出「真正」剥夺魔法师战力的魔法是吧?我很期待。』

    「在下会努力让这个魔法尽快进入实用阶段。」

    『大亚联盟的魔法也相当耐人寻味。我想听你直接详细报告,回东京之后来本家一趟吧。』

    「好的。在下会立刻过去。」

    『哎呀,不用这么赶喔。过两、三天,等你养精蓄锐再过来吧。四月再报告也没关系。』

    「不敢当。」

    『期待下个月见到你。』

    以这句话为结尾,通讯结束。

    在镜头前方低头的达也,确认通话灯熄灭之后抬起头。

    稍微伸个懒腰。

    虽然这次是任务成功的报告,不过和真夜对话果然耗神。

    为了转换心情,达也从舱室走上甲板。

    甲板上,深雪在水波的陪同之下赏月。

    「哥哥。和姨母大人说完话了吗?」

    「嗯。他要我回东京之后亲自过去报告。不过指示我四月再过去。」

    「这样啊……姨母大人现在大概很忙吧。」

    深雪大概以为真夜命令达也立刻过去报告吧。她单手遮嘴,微微睁大双眼。

    「我想,应该如你所说吧。」

    达也想起自己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真夜难得在师族会议以外的时期离开根据地。或许是和赞助者之间发生紧急事件。

    「不过,时间上稍微空闲了耶。」

    「是啊。」

    达也站在深雪身边。

    水波回到舱室,大概是贴心离开吧。

    在只有两人的甲板上,深雪靠近达也。

    没换掉礼服的她,将挽起长发的头轻轻靠在达也的西装肩膀。

    「虽然这次是出任务……却是一场快乐的旅行。」

    「我也很快乐。」

    「不过,下次希望是不用出任务的旅行。哥哥……达也大人。」

    「叫哥哥就好。」

    达也一边注意别动到深雪依偎的肩膀,一边看向她的侧脸。

    「哥哥以及达也大人。用哪个称呼比较好呢?我还……」

    「没什么好急的。还有时间。」

    「说得也是。现在,还留有一些时间……」

    即使是达也,也看不出陶醉闭上双眼的深雪内心在想什么。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