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短篇集 SS Shotgun!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集 SS Shotgun!

    无论是运动竞赛、非运动竞赛、魔法竞赛或非魔法竞赛,恐怕所有竞赛都能这么说──比赛在实际上场竞技之前就开始了。二〇九六年度的九校战中,这个倾向堪称特别明显。

    魔法科高中各校赌上威信参与的九校战──全国魔法科高中亲善魔法竞技大会,从第一高中到第九高中,每间学校都以学生会为中心,动员全校人员忙于准备。说来遗憾,并不是所有魔法科高中都以优胜为目标迈进,但至少同样绞尽脑汁全力以赴,希望尽量留下佳绩。

    挑选选手、备齐CAD、调校启动式。这些事前准备的起点是竞赛项目。一切准备都是配合竞赛特性进行的。所以九校战营运委员会突然告知变更竞赛项目会引发一场大混乱,也可说是理所当然。

    一高也不例外。学生会长中条梓尤其受到严重打击,学生会业务甚至停滞了两三天。

    然而即使什么都不做,时间也会持续流逝。如果只是悲叹度日,将会落得在准备不足的状况下正式参赛。与其说是基于义务,不如说梓是基于恐惧而成功恢复常态。

    领袖一重振清神,整个一高就迅速重新起跑了。受到最强烈打击的是梓这件事反过来说,无疑代表其他学生受到的冲击比较轻。

    震撼的通知是在七月二日星期一送达。三天后的七月五日星期四午休时间结束时,选手已经重新甄选完毕。

    当天放学后,各竞赛队伍在不同的时间与地点,进行会面兼讨论的会议。

    ◇◇◇

    「打扰了~」

    第一高中二年B班,通称「艾咪」的明智英美,晃著招牌的鲜红头发,进入准备大楼的小会议室。

    今年度的九校战,她获选为新项目「操舵射击」双人赛的选手。今天接下来预定在这个房间和搭档选手以及责任工程师会面。

    不过,这位工程师事到如今不需要介绍,艾咪也很熟悉这个人。是在去年九校战也受到对方照顾,不太能形容为「平凡」的同年级学生。一年前才诧异这个人为什么是二科生,但今年就可喜可贺(?)地转入了新设立的魔法工学科,立场(姑且)变得和拥有的能力与智力相符。

    英美听到那个消息时,就高兴得好像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样……这样形容她的心情是错的。老实说,她松了口气。如果这个人就这样继续当二科生,没面子的反倒是理论成绩不如这个人的英美他们一科生。不过也有同学不肯承认这件事。同学们放话说「只有笔试分数输他,总成绩是我们赢」,但是听在英美耳里只像是嘴硬不服输。

    若要说只有考试成绩输他,说到底,「总成绩」本身也只是学校自己打的分数吧?英美这么想。在去年的「秘碑解码」新人赛,他打败十师族一条家继承人所在的三高队夺冠,英美实在不认为同学的实力胜过他。

    室内状况跟英美预料的相同,无人回应。现在还是预定集合时间的十分钟前。搭档的选手是三年级,该选手的工程师是学生会长。按照常理考量,不能让对方等。英美对于自己顺利成为第一个抵达的人感到放心。

    「咦,已经到了。好快喔~」

    五分钟后,高年级搭档露面了。

    「啊,辛苦了。」

    将资料下载到行动情报终端装置,正在复习「操舵射击」规则的英美,起身行礼致意。

    「我是二年B班的明智英美,朋友叫我『艾咪』。请多指教!」

    英美充满活力的问候,使得两名三年级学生露出笑容。

    和英美差不多高,留著黑色直短发的圆眼睛女学生回以自我介绍。

    「艾咪学妹是吧?我是三年B班的国东久美子。叫我小久吧。」

    看来搭档的学姊超乎英美预料,个性非常平易近人。

    「呃,不,这终究太……」

    「唉,我想也是啦。但你不用太客气。哪天改变想法,随时都可以叫我『小久』喔。」

    「这样啊……」

    (这……这个人好随和……!)

    英美心中冒出别人平常对她的感想。

    「然后,你应该认识她吧?学生会长小梓。」

    「小久!」

    梓一听完久美子对她的介绍就红起脸大吼。英美未曾想像梓大呼小叫的场面,所以见状吓了一大跳。

    「咦,你怎么突然喊这么大声?艾咪学妹都吓坏了。」

    「还不是因为你乱介绍的关系!别叫我小梓啦!」

    「咦~平常不是都这样叫的?」

    「因为是你啊!在学妹面前,那个,该怎么说……」

    梓支支吾吾。

    「那个,中条会长?我知道您是怎样的人。」

    英美好不容易趁机插嘴圆场。

    「咦?啊,说得也是……明智学妹,请多指教。」

    英美的声音令梓骤然回神,将小小的身体缩得更小,害羞地回应。英美不小心被她的模样萌到了。

    「各位久等了。」

    洋溢轻飘飘气氛的小会议室,因为最后一人达也的登场而「多多少少」取回紧张感。

    「没关系!你很准时!」

    这份紧张感主要来自梓。

    这幅光景看在某些人眼中,很像是达也把捉弄梓当成例行公事,然而无须解释,这当然不是事实。只是梓单方面惊慌失措罢了。

    但她害怕的模样,也确实令人忍不住冒出「要帮她才行」的想法。

    「司波同学,今年也请多指教!」

    讲得像是在拜年的英美猛然低头。

    「初次见面,我是三年B班的国东久美子。请多指教。」

    继英美之后,久美子以判若两人的态度文静行礼。看起来不像是刚才要求首次见面的学妹叫她「小久」的那个女生。

    至少英美是这么认为的。她目不转睛地凝视久美子的脸。

    不过,两人刚才的互动和达也无关。

    「国东学姊,请多指教。艾咪也是,我才要请你多指教。那么会长,开始开会吧。」

    达也将这份取代松弛气氛,恰到好处的紧张感视为理所当然,也认知久美子是这样的个性,催促众人开始开会。

    「啊,好的,说得也是。」

    梓回应之后看向达也。

    但是达也没开口。梓反过来被达也注视,慌张不已。

    「那……那个,司波学弟?」

    「会长,麻烦您了。」

    达也要求梓主导会议的进行。这不是恶整之类的行径。梓是学姊,是学生会长,也是九校战选手团的团长,达也认为应该由她主持。

    英美与久美子也看向梓,证明这是妥当的判断。

    「──那么,开始进行『操舵射击』女子双人赛的作战会议。」

    梓早早放弃抵抗,坐上议长席。与其和达也继续大眼瞪小眼,这么做轻松得多。

    「首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吧?」

    「知道了。我是负责明智同学的工程师司波达也。」

    其实他在刚进房的时候,就已经自我介绍完毕。但达也没指出这一点,很乾脆地起身简短自我介绍。

    「我是二年级的明智英美,本次很荣幸获选为选手。我会努力避免连累国东学姊,还请多多指教。」

    在回座的达也视线催促之下,英美什么都没想就接著自我介绍。

    英美坐下之后,久美子带著困惑缓缓起身。

    「我是三年B班的国东久美子……本届第一次获选为九校战的选手,我也会全力以赴。」

    然后久美子看向梓,用难以启齿的模样轻声告知。

    「那个,小梓……中条同学?刚才就已经自我介绍过了……」

    久美子事到如今才提出这件事,让梓听完脸红了起来。但是以梓的个性,既然是自己的提议,她不可能只让自己省略自我介绍。

    「我是担任国东同学工程师的三年级生,中条梓……」

    梓以一副已经达到极限的样子坐下。在「搞砸了」的丢脸想法使得她大脑过载时,达也伸出援手。

    「会长,要不要先决定舵手与射手的分配?」

    「说得也是。」

    梓以感觉快到会咬到舌头的速度,同意达也的提议。

    梓明显害怕到这种程度,即使达也再怎么不在意别人对他的态度,也觉得不是滋味。但是讲出口应该会造成反效果吧。达也如此判断之后,把想说的话吞回去。

    「虽然这么说,但应该也没必要重新讨论了。」

    达也这么说。

    「我当舵手吧。」

    「我当射手吧。」

    久美子与英美间不容发地回应。

    「太好了~因为就算要我划船,我也做不到。」

    英美装模作样地打趣轻抚胸口。

    「不用真的划船就是了。」

    达也以不知道是认真还是开玩笑的语气吐槽英美,然后看向梓。

    「会长也同意吗?」

    「嗯,同意。」

    梓看起来也没有丝毫迷惘。如达也所说,决定英美和久美子搭档时就预定这样分配,所以不必讨论。

    英美是狩猎社。

    久美子是舟船社。

    如果九校战没变更比赛项目,原本应该是英美参加「精速射击」,久美子参加「冲浪竞速」。这次是分别看好两人射击与水面行进魔法的实力,而选她们作为「操舵射击」的代表,不是选了才依照能力决定职责,也没必要刻意不让她们发挥专长。

    「那就这么决定了。」

    达也说完,梓、英美、久美子点头回应。

    梓面向笔记本大小的终端机,眼睛忙碌上下扫视。她在阅读竞赛项目的要点,决定接下来要讨论什么。不过关于「操舵射击」的细节,她早已看得滚瓜烂熟。虽说没料想到会担任主持人,但她没想过要在这场会议讨论什么,即使重新浏览资料,也不会立刻想到议题。

    「……那个,请问今天还要决定别的事吗?」

    最后,梓环视三人的脸这么问。不过从她注视达也比较久就知道,这个问题是在问达也。

    「我认为应该决定船的类型。」

    果然,回答梓这个问题的是达也。

    「船的类型……吗?」

    不过说来遗憾,梓似乎不太清楚这个回答的意思。

    「要重视速度选择船身窄的船,还是重视射击的稳定性选择船身宽的船;或是重视前进速度选择吃水较深的船,还是重视回旋性能选择吃水较浅的船。既然是以魔法驱动,应该不用考虑利用水阻力转弯的问题。」

    如果吃水较浅,转弯时将会抓不住水而在水面上打滑。但以魔法驾船的状况,转弯不需要依赖水阻力。

    「国东学姊想要哪一种?」

    达也重新确定这一点之后,便确认久美子的要求。

    「船身窄,而且吃水深一点比较好,不过……」

    久美子转动双眼观察旁边英美的表情。站在驾船者的立场,这样比较便于操控。但即使再怎么和实弹射击不同,要是船身剧烈摇晃,将或多或少影响到打靶时的瞄准。

    「我想,应该没问题。因为马背上也挺晃的。」

    达也听完两人的回应,开始操作手上的A4尺寸终端装置。他在核准比赛用船的委制单。

    「虽说重视速度,但也没有比赛用的划桨船那么细长。只是我认为船上很难站著。」

    这番话前半是对久美子说,后半是在提醒英美。

    「没办法立射啊……魔法射击和实弹射击不一样,能够确保视野的立射最容易打靶就是了。可以跪射吗?坐著瞄准很难耶。」

    「以空间来说可以跪射。不过实际上能不能在行驶的时候跪射,大概要看练习的成果。」

    「唔呃……应该不会翻船吧?」

    英美难为情地蹙眉询问,达也没立刻回答,而是看向久美子。

    「国东学姊认为呢?」

    「在行驶的船上跪射?这样有翻船的危险……」

    久美子这番话使得英美更加愁眉苦脸。

    「那就先练习别翻船吧。」

    即使如此,英美也没对达也这个提议表达不满或反对。

    这场讨论十多分钟就结束了。达也匆忙赶往下一场会议,梓回学生会室办公。房内剩下久美子与英美之后,久美子伸个大懒腰,放松力气靠上椅背。

    「啊~好紧张。」

    「国东学姊,你刚才很紧张吗?」

    当事人都这么说了应该是没错,但久美子在达也面前展现的「文静少女」相当有模有样,英美怀疑现在大剌剌的这个样子才是装出来的。

    「叫我小久。」

    「那个,可是……」

    刚才明明说「哪天改变想法」再说,现在却突然要求用绰号叫她。这样的学姊,令英美难掩困惑。

    「抱歉,现在这样叫我好吗?不然我觉得肩膀没办法放松。」

    英美实在无法理解这种反常理论,不过从久美子的表情判断,英美很难抗战到底。

    「……那就『小久学姊』吧。」

    这是英美最大的让步。

    「唔~算了,就这样吧。」

    好不容易获准,英美在心中松了口气。为什么非得为这种事伤神?她感到一丝不讲理。

    「所以小久学姊,您刚才很紧张吗?」

    英美再度询问,久美子「啊哈哈哈……」地害羞笑了。

    「我不擅长和男生打交道。」

    意外的告白令英美脸色一变。

    「啊,不对不对!」

    久美子从英美想后退的动作得知她误会了什么,连忙摇动双手。

    「并不是喜欢女生之类的!我不太擅长面对暴力或好战的人,尤其面对气势凌人的男生时,我身体会缩到没办法好好说话。」

    「……不好意思。」

    英美听完久美子的告白,以严肃表情谢罪。

    「怎么突然这样?有发生什么要道歉的事吗?」

    「不,请别在意。」

    魔法师少女对于暴力抱持过度的恐惧。这不是罕见案例。而且追根究柢都是相同原因。

    英美知道,久美子诞生于没有魔法能力与魔法师血统的家庭,是突变的魔法师,也就是俗称的「第一世代」。也知道忌惮暴力的魔法师常见于「第一世代」的女性,而且这种心态大多反映少女时期的经历。英美的父亲是「第一世代」,基于这个隐情,她对这种事的熟悉程度应该胜过同学,甚至胜过学长姊。

    这不是他人可以随口提及的事。

    「小久学姊是和平主义者啊。」

    「『和平主义者』听起来挺气派的……但我其实甚至不想参赛。如果我像小梓那样,具备能在后勤派上用场的技术就好了。」

    「所以学姊和会长的交情才会这么好啊?」

    「嗯,不过,我的个性没她那么严重就是了。」

    「讲这种话没问题吗?」

    英美与久美子相互露出恶劣的笑容。

    共犯的同理心大幅拉近两人距离。

    「不过,司波同学不是会毫无理由就用气势压人的男生啊。」

    大概是这份亲切感使得英美说出这番话吧。英美对达也为人的熟悉程度不足以为他辩护。与其说是帮达也说话,比较像是为了缓和久美子不擅长和达也打交道的心态。

    不是因为英美对达也抱持特别的好感。久美子对此也没有误会或曲解。

    「嗯……我想,应该正如你说的吧。毕竟小梓就算怕成那样,到最后还是很依赖司波学弟的样子。看你们二年级女生亲近他的程度也知道他不是坏人。」

    「亲近……?」

    相对的,久美子突然朝著出乎意料的方向解释,使得英美陷入轻微的恐慌。英美惊慌失措想反驳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被逼得哑口无言,久美子无视于这样的她,聊起往事。

    「不过,看过横滨的那个之后就……」

    英美的意识顿时切换。

    久美子说的应该是去年论文大赛的事。英美有私事没办法去加油,结果幸运没被那场骚动殃及。所以关于那天横滨国际会议中心发生什么事,以及达也做了什么事,英美只有耳闻。

    不过,达也当时的「活跃」,光用听的就震撼无比。

    (听说他空手接子弹,还砍掉游击兵的手臂。)

    (我当然不认为真的是空手,应该用了某种魔法。)

    (听说三高的吉祥寺真红郎推测可能是「分子切割」。这好像是USNA军的机密魔法,但问题不在这里。)

    (是他毫不留情切断游击兵手臂的果断态度。)

    (很恐怖。我确实也会怕,可是……)

    「可是,他不是坏人喔。」

    英美以笑容回应久美子。知道达也本性的人,大概会猛烈回以「你被骗了!」的吐槽吧。

    ◇◇◇

    七月十四日,星期六。因为段考而中断的九校战备战练习,从这天重新开始。

    第一高中后方的野外演习场,有一条整体上是椭圆形的蜿蜒水道,直到去年,「冲浪竞速」的练习都在这里进行。新项目「操舵射击」也使用这条水道练习。除了紧急状况,若要在校外使用魔法,原本必须办理复杂又麻烦的手续,所以在校内练习是理所当然。

    野外演习场的水道并未设计成「操舵射击」的赛道那么立体,但这边的水道较长又宽。在这条水道的急转弯处,由香澄担任射手的一年级搭档朝著肩膀以上露出水面,就这么漂浮在水上的久美子与英美投以愧疚视线,经过一旁。

    「艾咪学妹,没事吧?」

    这条水道深三公尺,当然踩不到底,但英美她们穿著救生衣,不用担心溺水。加上已经是盛夏,泡水也不会感到冰冷──虽然这么说,不过穿著衣服屡次落水绝对不是舒服的事。

    「是,我没事。」

    英美朝著同样浮在水道上的久美子回答「没事」,但差不多开始感觉难熬了。英美和短发的久美子不同,头发是丰盈的长发。不只是衣服,红宝石般光泽的红发也吸满水,变得很重。

    (原来头发变重,心情真的也会跟著沉重啊……)

    这段对于练习不顺的丧气话,英美赌气不说出口。因为她知道即使没说出来,光是内心在想就会愈来愈气馁。即使如此,英美还是探出无从隐藏的一口气,游向翻覆的小船。

    后来又翻船一次,载著英美的船才终于抵达终点线=起点。

    英美从水道上岸,以魔法乾燥头发与衣服时,在阶梯状上船处(兼下船处)迎接的达也前来搭话。

    「艾咪,辛苦了。」

    「咦,司波同学?」

    出发时目送英美等人的是梓。依照今天的预定,达也和梓换班的时间应该更晚一点。

    「已经换班了?」

    「和业者那边的联络好像出了问题,会长被找去协调。」

    「真辛苦啊。」

    不过听完原因,英美只冒出这种感想。

    「还好啦。不过,看来这边也陷入苦战了。」

    英美这边也同样「辛苦」,不能当成不关己事一笑置之。

    「啊哈哈,算是吧。」

    不,反倒是到了这种程度只能笑了。英美的心态达到了这样的境界。

    虽然今天是第一次练习跪著驾船,但短短一圈就翻船四次,让英美相当沮丧。朝达也露出的笑容也无精打采。

    「没办法像是骑马那样吗……」

    达也这句无心的低语也加重消沉情绪。英美的精神状态就是如此悲观。

    「哎呀~就是说啊。只不过,如果在马背上摆出跪射姿势,应该一下子就会摔倒了。」

    即使如此,愁眉苦脸低著头也不是自己这种个性会做的事。英美如此心想,笑嘻嘻地以特别轻浮的语气回应。

    「那用什么姿势行得通?」

    不过,达也似乎不想配合她这场自虐戏码,一脸正经地反问英美。

    「咦?『什么姿势』是指?」

    「马在跑的时候,用什么姿势不会从马背上摔下来?」

    为了无法理解问题意思的英美,达也再度仔细询问一次。

    英美理解了达也这么问的意图,将手放在下巴,夸张地歪过脑袋。

    「你这么问是排除正常骑在马鞍上的姿势对吧?唔……如果不提马戏团那种特技骑法,我只知道『侧骑』、『两点式』还有『猴式』。」

    「种类意外地少啊。我知道『侧骑』,另外两种是怎样的骑法?」

    「『两点式』简单来说就是站著骑,屁股离开马鞍驭马的骑法,用在跨栏障碍赛。『猴式』是赛马选手在马背上变成前倾姿势的那种骑法,这样讲听得懂吗?」

    「是那个啊……『猴式』是双腿跪在马鞍上吧?」

    「我没试过,不过好像没跪在上面喔。骑手只踩在马蹬上,膝盖是用来维持平衡的。」

    「原来如此……艾咪,你双腿跪著可以瞄准吗?」

    「咦,不确定耶。」

    英美在脑海模拟达也临时想到的点子,自信缺缺地表示可以。

    「我想应该没问题,但为什么这样问?」

    这时候问「为什么」出乎达也的预料,但他也没有烦恼该怎么回答。

    「在船上不要单脚跪,改用双脚跪著瞄准怎么样?我想这样姿势应该比较稳定,视线高度也差不多。」

    「……要怎么做?」

    大概是想尝试却抓不到那种感觉,英美就这么单脚踩在船上,抬头询问达也。

    「双脚平均往两边张开,用膝盖抑制船的晃动……对,就是这种感觉。」

    英美维持这个姿势,左右晃动霰弹枪造型的CAD。

    「嗯……应该可以。我用这个姿势再试一次看看。」

    「嗯,拜托了。也麻烦国东学姊了。」

    久美子听完默默点头,坐到英美前方,转头以眼角余光向达也打招呼。

    紧接著,船缓缓离岸。

    「这是以前汽艇赛的骑法耶。」

    经过第一个弯道时,久美子就这么看著前方向英美搭话。

    这个弯道比较平缓,但是船明显比刚才稳定。

    「汽艇赛?」

    「咦?艾咪学妹,你不知道吗?那个也叫作『赛艇』。」

    「不知道。」

    虽说目前速度仍有刻意压低,但英美有余力和久美子交谈。在刚才那一圈,只有落水后才做得到这种事。

    「据说战前有一种赌博是拿小型单人汽艇竞赛。就像是赛马的马用汽艇代替那样。」

    「喔~原来有那种赌博竞赛啊。」

    「而且,依照以前文献的档案,选手在小船上是打开双腿正坐。」

    「原来如此,和我现在一样。难道说,司波同学早就知道汽艇赛的事了?」

    「很难说。感觉不像。不过既然有这个可以当范本的前例,这么做应该合理吧?」

    「说得也是。学姊,请试著加速看看。」

    「收到!」

    久美子一鼓作气提升船速。

    两人绕水道一圈回到起点时,头发与衣服都没湿。不,并不是完全没湿,但仅止于溅到水花,至少没有落水的痕迹。

    「你看你看!连一次都没落水喔!」

    「嗯,才一圈就突飞猛进呢。」

    英美一脸「怎么样!」的表情跑过来,达也回以像是有些失笑的笑容,看向依然在船上的久美子。

    「国东学姊用那种姿势驾船没问题吗?」

    「嗯……视野不太好。」

    久美子一如往常,在达也面前判若两人。不过达也也不是千里眼,所以一直认为久美子是「个性文静的女学生」,不在意她这种在某方面来说算是冷漠的态度。

    「果然会这样……」

    「操舵射击」的双人竞赛是一人控船、一人打靶。这时会有问题的,就是两人的视野。两人坐成直排的状况下,舵手坐前面会挡到射手瞄准,射手坐前面会害舵手看不见路线。

    第一高中的双人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舵手坐的前座设计得比较低,射手坐的后座比较高。舵手是以下半身埋入船身的形式坐船,射手视线被舵手身体挡住的问题因而解决。但因为舵手视线位置变低,视野难免变得狭窄。

    「正式比赛的时候,第一圈是试跑,第二圈是计时赛。可以在第一圈确认赛道状况,所以即使看不远,应该也不需要这么神经兮兮……我和会长讨论一下吧。」

    达也似乎已经有腹案。并非不服输,而是平淡告知的这副模样,真要说的话确实可靠,但他究竟在想什么?英美虽然不是直接的当事人,也感觉有点不安。

    英美还记得第一次接受达也「调校」时的震撼(也可以说是恐惧)。她甚至认为自己或许一辈子都忘不了。

    明明是在接受CAD调校,却感觉自己成为白老鼠──应该说好像对方当自己是俎上肉,仔细思考要怎么料理的感觉。

    彷佛看透己身一切的眼神。

    不是穿透衣服被看见裸体那么简单。

    皮肤内侧、肌肉、内脏、骨骼、细胞、基因,如同建构己身的要素被看得一清二楚。

    不只是魔法演算领域的特性,彷佛己身的底层、己身的本质都被分析。

    藉此调校完成的CAD,会从自己体内激发出明显超越己身极限的实力。

    不,是超越己身「直到昨天」的极限,得知「真正」的极限。

    英美在从格尔迪家的奶奶接受「魔弹塔斯兰」的指导时,经历过类似的感觉。达也调校的CAD使用起来的感觉,近似奶奶强行将魔法植入她身体的指导。因此(这么说或许是藉口)去年的「冰柱攻防」,英美在预赛就精疲力尽了。

    「精速射击」造成的疲劳没消除,获得亚军太兴奋所以前一天没睡好,这些都可以列为体力用尽的理由。但是英美确定精力消耗到即使不是那种形式也得在决赛弃权的原因,在于达也的CAD。她在晚餐席上提到「CAD的调校,就某种意义来说是暴露自己的内侧吧」,这不只是在讲泛论,也是基于达也的调校而说的。

    这次或许轮到久美子成为俎上肉了。

    (……国东学姊的工程师是中条会长,应该没问题吧?)

    就算接受达也的调校,也没有什么损失,能使用达也调校过的CAD反而是幸运的事。去年英美虽然体力不足,相对的也获得超乎实力的好成绩,怎么想都是利远大于弊。

    即使如此,英美还是难免担心久美子可能成为新的白老鼠。

    ◇◇◇

    七月十五日,星期日。学校不用说,当然没上课,但在距离九校战不到一个月的现在,选手们都到校勤于练习。

    英美与久美子这对搭档当然也有来练习。「操舵射击」的练习机会特别少,因此她们和单人赛选手跟新人组、男子组一样,一大早就聚集在野外演习场的水道。

    「两位早安。」

    水道起点设置了更衣室兼淋浴室兼休息室,梓在这里等待两人前来。她还是老样子,即使对学弟妹打招呼也这么客气。

    英美与久美子都有预先得知今天上午是梓,下午是达也轮值,所以看到是梓迎接她们也不感意外。引起英美她们注意的是梓手提的小硬壳箱。大概是三明治餐篮那么大。

    「会长早安。」

    「小梓早。话说回来,那是什么?」

    英美是学妹,因此以礼仪为优先,但久美子没理由迟于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这个?请看。」

    「?」

    梓将硬壳箱递到久美子面前。看来是要她在聆听说明之前先亲眼确认。

    被气势压过的久美子接过箱子。第一印象是比预料的轻。这个箱子表面看来是轻量合金制,不过似乎是树脂材质。

    内容物也是轻巧的小东西。

    「眼镜?护目镜?」

    箱子里是眼镜型的护目镜。但是和一般眼镜不同,镜架根部两侧有安装一公分见方,五毫米厚,像是小型摄影机的物体。

    「啊,难道是眼镜型的导航?」

    「猜对了~不愧是小久。」

    梓拍手说。

    「当当~!这个导航装置的构造是这样的,在第一圈练习的时候,眼镜两侧安装的摄影机会拍下赛道,正式比赛的第二圈就会在眼镜显示导航路线,算是一种盲点监测系统。」

    「小梓,你在对谁说明?」

    梓夸张的肢体动作,以及气势强到不像是只对两人说明的语气,使得久美子如此吐槽。

    「嘿……嘿嘿嘿……」

    梓只是笑著掩饰,看起来没有畏缩,肯定是因为在场的都是能够以平常心面对的同性朋友与学妹。即使是同性,如果对方是真由美或摩利,就不能这么轻松了。

    「总之只要有这个,看不清楚赛道的问题就解决了。『操舵射击』是各组轮流上场,没有对手同时出赛,所以只要知道赛道接下来是什么样子就好。」

    此外,语气之所以比较客气,并不是因为说明对象除了久美子以外还有英美,而是因为梓进入了讲解模式。

    「确实,只要知道赛道长什么样子,驾船就没问题了。」

    「毕竟依照规则,即使撞飞水面的靶子也没关系嘛。」

    「可是,这样不会违规吗?」

    久美子提出这个理所当然的担忧,梓露出「等你这么问等很久了」的表情。

    「『操舵射击』对于机械的限制,仅止于必须使用无动力的水面运输工具。没有规定不能使用导航装置。」

    听到这个回答,久美子以一脸得知隐情的表情点了点头。

    「喔喔~所以,这个点子是你想的吗?」

    「唔……其实是司波学弟想的。」

    「果然。因为钻规则漏洞不是你的思考风格。」

    「可是可是,导航系统是我组装的喔!司波学弟除了提供基本概念,我都没找他帮忙!」

    「是喔……不过,这种说法就像是哥伦布的蛋吧?」

    「是没错啦!」

    梓闹别扭撇过头,久美子则笑著安抚她。

    英美看著这幅光景,有种扫兴的感觉。不拘泥于魔法,为了求胜不惜利用任何能利用的工具──英美认为这很像达也会有的心态。然而对于久美子的要求,达也提供的不是令人吓破胆的魔法,而是只要想得到,任何人都能准备的电子机器,这一点违背了英美的期待。

    (……真是的,我在期待什么啊?)

    英美对于自己的想法有所自觉,对自己感到傻眼。因为她明明昨天才担心久美子可能成为新魔法的白老鼠,内心深处却期待见识到令人惊奇的新魔法或高阶魔法。

    (再说,就算被要求在战术编入新魔法,辛苦的也是选手嘛。)

    对于达也来说,新魔法的构想或许是可以轻易浮现在脑海的东西。但是距离正式比赛不到一个月了,要在这么短的期间学会新魔法,正常只能说是鲁莽的行径。回忆去年的事就可以理解到这一点。

    (连雫也说她都好不容易才学会动态空中机雷,所以声子迈射学得不够完整。就算是司波同学,也不会乱来到随便就拿出新魔法吧。)

    (若只用熟练的魔法就能胜利,当然会比较稳。我也必须只靠手边现有的牌来努力。)

    英美如此说服自己,上船准备开始练习。

    「应该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导航装置,第一个小时专心练习航行吧。」

    「收到。」

    坐在前座的久美子点头回应梓的指示。

    「航行没问题的话,再加入射击练习。明智学妹也没意见吧?」

    「知道了!」

    在后座双腿跪好的英美充满活力地回应,船也在同一时间出发。

    ◇◇◇

    俗话说「过了喉头就忘了烫」。实际被「烫」过都是如此了,所以只在心中想过的决心或许是虚幻又脆弱的东西。

    「司波同学,救我~」

    至少英美已经忘了半天前「只用现有战力战斗」这个决心。

    「求救得真突然啊。艾咪,你遇到什么困难?」

    下午的练习开始没多久,从水道上岸的英美一看到达也就向他哭诉。达也看向英美背后,发现久美子正挂著苦笑,以单手摆出拜托的手势。

    「站著说话静不下心,进去说吧。」

    达也决定在休息区听英美说。

    「基本上,狩猎是追捕一具猎物的运动。」

    「嗯?……唉,应该吧。」

    英美劈头就拿出这个难以看清脉络的话题,达也暂且先如此附和。

    至于英美之所以不是形容为「一只」而是「一具」,是因为越野机械车取代兔子或狐狸之类的生物,被用来当成「猎物」。

    「『精速射击』虽然会同时出现复数标靶,但因为视野固定,所以不会那么混乱。」

    「换句话说,你在烦恼标靶太多无法好好处理?」

    「一点都没错!司波同学,我只讲那样你就听懂了?」

    英美惊声说。久美子也讶异得睁大双眼,但达也认为有点大惊小怪。只要搭配「操舵射击」的性质来思考的话,光靠刚才的对话,就足以理解射手英美在烦恼什么──不过这是以达也的基准来说。

    「司波同学,能不能想想办法?」

    英美从桌面探出上半身,以央求般的眼神诉说。她现在无疑在期待达也拿出可以轻松解决问题的「新兵器」或「秘密兵器」。

    「我有准备对策。」

    但是不提英美心态的改变,达也早就预测英美应该会为了多重瞄准而苦,因此也已经拟定好应对方案了。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提出这个方案,是考量到学习新魔法的负担。他认为如果不必使用新魔法就了事,那当然是最好。

    「咦,已经有对策了?」

    调度装备让选手获胜,是达也被赋予的工作。英美露出这么意外的表情,让达也深感意外,但他没将这份心情写在脸上。

    「等我一下。」

    达也说完进入更衣室,提著像是长方形手提箱的物品回来。

    不用说,手提箱的内容物当然是CAD。如同将步枪枪身截短的这个形状,和英美现在练习使用的CAD相同。

    「这个CAD搭载了霰弹型『无形子弹』的启动式。」

    「咦咦!」

    「『无形子弹』?」

    突然大叫的两人使得达也蹙眉。

    「……为什么惊讶成这样?国东学姊也是,我觉得这样惊讶过头了。」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久美子咄咄逼人。她难得收起脸上的笑容。不只如此,她似乎也暂时忘记自己不太敢面对达也(应该说面对男学生)。

    「会吓到吧?这很吓人吧?这当然会吓一跳啊!」

    久美子用力转身,英美朝她大幅点头。

    「所以说,有什么好惊讶的?」

    「『无形子弹』不是利用始源码的高阶魔法吗?」

    「这确实是要求高超技术的魔法,不过启动式是公开的啊。」

    「就算启动式公开,也必须理解记述内容,否则没办法配合魔法师调校吧?所以到现在还只有吉祥寺真红郎本人能使用,不是吗?」

    久美子的主张,是众人普遍相信的说法。达也不介意矫正这个迷思。

    「『无形子弹』这个魔法没有普及是因为用途有限。这魔法的效果只是让指定位置产生压力而已,无法直接变更对象物体的状态。所以无论在战斗或是非战斗用途,能有效活用这个魔法的状况都很有限。虽然在学术面极具意义,但只要走出实验室,使用其他魔法的效率比较好。」

    两人听过达也的说明,头脑似乎稍微冷静下来了。

    不过,他的解说使得英美内心产生新的疑问。

    「那你为什么想要用这种魔法?而且还是『霰弹型』……居然不惜花费精力改造『无形子弹』的启动式……」

    「改造启动式?」久美子如此惊叫,不过对于英美来说,达也这种超乎常理的行径,事到如今没什么好惊讶的。

    「当然是因为那个魔法适合用在『操舵射击』。」

    「……是吗?」

    「嗯。只不过,沿用原始版本的效率不佳,所以我改造成了霰弹型……这样吉祥寺真红郎会发现吗?」

    达也嘴唇露出一丝微笑。

    「司波同学的个性果然恶劣……」察觉这个微笑的英美心想。

    ◇◇◇

    西元二〇九六年八月五日,九校战第一天。

    在「操舵射击」的选手准备室,工程师也完成CAD的最终调校,只剩下等选手出赛。

    「终于要开始了。老实说,我很想避免第一个出赛,不过既然是抽签,就没办法了。」

    抽到这张签的久美子闭上单眼,在面前合起双手。

    达也见状感觉「看来国东学姊放松得恰到好处」。

    「不过,完全不知道别校成绩,反过来说,就是没有数字会造成压力。以自己的步调轻松上场吧。」

    达也说完,梓与久美子点头如捣蒜。

    然而这番话主要是说给英美听的。仔细看就知道,她的脚在微微颤抖。就达也所知,她去年没这么紧张。

    「艾咪学妹,照平常那样就没问题的。」

    久美子拍向英美肩膀。

    大概也因为达也在看,所以讲得很小声,语气也很客气(不是想吸引异性注意,是因为不擅长面对异性,所以没办法展现真实的自我),但是这一拍相当用力。

    英美发出「呜呀!」的一声尖叫向前踉跄,并在踏两步踩稳之后,一脸不高兴地转身看向久美子。

    「小久学姊,这样很痛啦!」

    「抱歉抱歉,因为你好像在紧张,一点都不像平常的你。」

    「啊,好过分!不像平常的我是怎样!我内心很娇弱的!」

    「是是是,你很娇弱。」

    久美子以假惺惺的语气回应。「小久学姊!」英美进一步逼近。

    此时达也介入了。

    「艾咪,看来你的脚不抖了。」

    「咦,啊……!」

    即使瞒得过他人的眼睛,也无法欺骗自己,只能移开目光不去正视。英美有确实认知到自己紧张得发抖,所以对于达也的指摘也能立刻自觉。

    「大喊之后就分散紧张情绪了吗?」

    「……是吗?」

    英美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表达疑惑,她身后的久美子则露出「怎么样啊!」的表情挺胸──在达也眼中,久美子这个行为和平常的形象不符,但要是对这点有所反应可能会自找麻烦,所以他决定视而不见。

    「身为第一项竞赛的第一组选手,我可以理解你为何紧张。不过多拿出一些自信吧。你的霰弹型无形子弹性能很好。」

    「……真的?」

    「嗯,真的。」

    「这不就是制作启动式的司波学弟自卖自夸吗?」久美子在英美身后低语,但达也同样当成没听到。

    「艾咪,你和国东学姊是主角。去让观众大吃一惊吧。」

    「没错,艾咪学妹,一起华丽地给对手一点颜色瞧瞧吧!」

    「……说得也是。」

    英美的表情终于回复为原本的开朗。

    「嗯,思考失败之后的事也没用!一起使出浑身解数创下佳绩吧!」

    「就是这股志气!那么小梓、司波学弟,我们上场了!」

    两人朝达也与梓竖起大拇指,走向已经完成航行准备的船。

    「国东学姊的文静是装出来的吗?」达也看著她们的背影心想。

    「那是什么?」

    第三高中的总部帐篷里,以萤幕观看「操舵射击」赛道的技术人员惊呼。

    「一高……是那个家伙吗?又在玩奇怪的伎俩了。」

    吸引三高成员目光的东西,是久美子戴的护目镜。

    「那是……附摄影机的导航?」

    「咦?这样没犯规吗?」

    三年级女后勤人员转过头,看向懊悔咬著嘴唇的吉祥寺。

    「……关于机械的限制是『必须使用无动力的水面运输工具』。使用动力装置以外的电子机器,应该也不会违反规定吧。一高的船像那样浮在起跑线就是证据。」

    一条将辉来到吉祥寺身后,将手放在他的肩上。

    「舵手坐在低一阶的前座,射手双腿跪在后方比较高的船板。做法和我们一样。船也一样是船身窄而且吃水深的类型。看来你和那家伙得出相同的结论。」

    「将辉……」

    「我们学校的选手不必靠机器辅助操舵,所以你也没有刻意钻规则漏洞的动机。不过就是如此而已。」

    「说得……也是……抱歉,我好像有点计较过头了。」

    将辉看到吉祥寺点头回应后,将手从他的肩膀移开。

    「不提这个,应该注意她们怎么跑才是。这是每组轮流上场的新竞赛项目,一高的跑法值得参考。」

    听到将辉这么说,不只是吉祥寺,高年级学生也注视起萤幕。

    起跑灯号亮了。三个灯全亮,并且熄灭的瞬间,一高的船就全速起跑。

    「喔?真快。」

    「不过第一圈是练习。起跑再好也没有意义。」

    「记得第一圈不会放标靶吧?」

    「没错。第一圈只跑赛道……但她们冲得真快。」

    「大概是因为第一圈翻船也不会影响记录吧?我想她们是希望以实际的赛道确认自己的速度极限。」

    「这个战术应该效法。我们也这么做吧。」

    「幸好顺位在一高后面。」

    「船开得真稳。」

    「看来没什么用到降低水阻力的魔法。」

    「感觉反倒是巧妙利用水流。比起魔法实力,一高挑选选手是以驾船实力优先吗?」

    三高成员在萤幕这一边冷静评论一高的驾船实力时,比赛即将进入正式计分的第二圈。

    「终于要来了吗……」

    一高的船通过起点线,时钟开始计时。

    紧接著,帐篷里的三高学生……不对,不只是他们,观看一高出赛的别校学生与观众也不再平静。

    「好快!」

    「那是什么魔法?简直像是霰弹啊!」

    他们惊讶的不是船速,是射手用来接连射中以乱数程式出现的标靶的魔法。

    「果然是这样!看!标靶周围也中弹了!」

    「看起来不像是在发射冰块。是空气弹吗?」

    「扩大标靶的部分!」

    某人这么说的同时,吉祥寺也操作起萤幕。

    在水面航行的小船模型,被一高的射击贯穿而沉没。

    这一瞬间的静止影像显示在另一个萤幕。

    「……不会错。水面留下霰弹状的中弹痕迹。」

    「没看到固体或液体的子弹。果然是空气弹吗?」

    「……不是。」

    吉祥寺以随时都可能开始咬牙切齿的声音,否定学长姊的推测。

    「那是……『无形子弹』。」

    一高双人组几乎一个不剩地破坏标靶。即使不到百分之百,也可望在射击拿下极高分数。

    然而三高帐篷里的学生们目光不是集中在劲敌的影像,而是集中在吉祥寺身上。

    「真的吗?不,乔治不可能看错。」

    只有将辉能回应吉祥寺得出的结论。

    「嗯,肯定没错。而且那不是『无形子弹』的原版。」

    「不是原版?」

    然而将辉似乎也没能完全冷静,无意义地复诵吉祥寺这句话。

    「我的『无形子弹』始终是瞄准单点的狙击型。但一高选手使用的是作用在复数位置的霰弹型。以『循环演算』重复发动霰弹型的『无形子弹』,打造出堪称霰弹机关枪的弹幕。这样的改写适用于没有脱靶罚则的这项竞赛。」

    帐篷里的同学与学长姊都感觉自己听得到吉祥寺咬牙切齿的声音。吉祥寺身上的气息引发这种幻听。

    「……放肆放肆放肆!不只是重现我的『无形子弹』,居然还改造!」

    这次连将辉也不知道能对吉祥寺说什么。

    沉默支配三高的帐篷时,萤幕里的一高双人组创下远超过冠军预测线的时间与分数。

    下船的英美,以像是要扑过来的模样跑向达也。

    有鉴于去年的反省,达也没有向前伸手挡她。

    不知道是自制心正常运作了,还是担心这么做的「后果」,英美在达也面前紧急煞车。

    「成功了,我成功了!有看到吗有看到吗有看到吗?」

    相对的,她开始毫不客气地释放兴奋情绪。

    「嗯,当然。艾咪,你表现得真好。」

    「做到了,我做到了!」

    「是啊。观众与别校成员应该都吓到了吧。」

    「没翻船!没翻船就抵达终点了!」

    「嗯,是啊。」

    差不多快要招架不住英美的达也,看向久美子求助。

    不过,久美子也正牵著梓掉眼泪。

    「这种时候流泪似乎是女高中生的共通规格……」冒出这种无情感想的达也,在大会工作人员告知要换下一组选手出赛之前,只能静心忍耐。

    ◇◇◇

    在「操舵射击」的男子单人赛中,公认稳拿第一的吉祥寺真红郎错失冠军宝座。

    跌破众人眼镜的这个结果,大多数人分析主要是因为第七高中的妙计奏效。

    然而背地里一直有人主张,吉祥寺失常的原因,应该是前一天的女子双人赛时第一高中射手展现的「无形子弹」对他造成了打击。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