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一卷 动乱的序章篇 上 第四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一卷 动乱的序章篇 上 第四章

    USNA罗斯维尔郊外,当地时间四月十日下午四点。日本时间四月十一日上午七点。

    莉娜终于结束长达一周的任务回到基地。她当初接到的是救人任务,拯救对象是出动镇压前墨西哥暴动事件却反而被包围的巫军──集合没能成为STARS候补的低阶魔法师士兵编组而成,由联邦政府指挥的国内维安部队。

    不过,武装出动遭受敌对行动的部队,莉娜必须在协助他们撤退的同时阻止战斗正式爆发,还要避免暴徒伤亡,如此困难的任务不可能轻易完成。莉娜所率领STARS第二、第四、第五等三个部队于四月二日早上进入当地,将STARS的响亮名声与参谋总部的权威活用到极限(也可以说是张扬),偶尔也对巫军行使强制力,好不容易平息暴动,将巫军带回休士顿总部,在今天终于回到罗斯维尔。

    到最后,为了完成肩负的任务,不得不想办法处理暴动本身,莉娜他们被迫在实质上禁止对暴徒使用武力的条件下镇压暴动。莉娜乱发脾气断定参谋总部肯定一开始就这么打算,这或许出乎意料是真相。

    像这种需要政治谈判力的任务,莉娜老实说派不上用场。暴徒以及和暴徒会合的州军,实际上是由以女性干部为主的第四队说服的,莉娜只负责监视对立的巫军与州军。而且第四队队长织女星据传和莉娜处得不是很好(实际上是织女星动不动就把自己当成大姊姊,莉娜单方面不擅长应付她)。经历各种事而疲惫不已的莉娜,向基地司令报告任务完成之后,终于找回观察周围的余力。

    这么晚才察觉有异,莉娜自己都觉得不太对,但基地内部像是即将出动般笼罩匆忙的气氛。如此心想的她感到纳闷。

    虽然一半像是挂名,不过自己是这个部队的总队长。既然STARS接到出击命令,即使自己不在出动名单,也应该要接到报告才对。莉娜对此抱持疑问。

    行李只放在房间还没打开,但莉娜没回到自己房间,前往希儿薇雅的房间。关于整个部队的事,其实问卡诺普斯比较好,不过她最能放轻松询问的对象是希儿薇雅。

    幸好希儿薇雅在房内。莉娜敲门之后,希儿薇雅爽快邀她入内。莉娜在里面看见完全做好旅行准备的民用行李箱,睁大双眼。

    「希儿薇,这不是私人旅行吧?」

    希儿薇雅朝莉娜露出「你真清楚耶」这种像是称赞孩子的笑容。

    「是的。以行星级为主的成员,受命进行潜入任务。」

    「行星级」是以后方支援型的魔法师构成。希儿薇雅也是擅长情报收集与传递的魔法师。既然以行星级为主,就代表暂时不考虑直接动用武力。

    「但我没听说啊?」

    「这次的任务不是派给STARS,是情报部筛选适合作战的魔法师,个别下达命令。」

    「这么乱来……」

    莉娜不禁轻声这么说,但是既然这种做法实际闯关成功,如今抱怨也无济于事。尤其情报部不是讲大道理就管用的对象。莉娜也明白这种程度的事。

    「……所以,作战内容是什么?出动地点是哪里?」

    希儿薇雅迟迟不肯回答。这次的任务姑且是机密。但莉娜没有收回问题的意思。希儿薇雅只能以「这是长官的命令」说服自己。

    「作战地域是日本。俘虏『Great Bomb』战略级魔法师的作战再度开始。」

    莉娜露出不小心喝到太苦红茶的表情。

    「……那个作战要再度开始?」

    二○九五年十二月到二○九六年三月,莉娜被派遣到日本。原本的任务是俘虏引发「灼热万圣节」的战略级魔法师,如果做不到就改成想办法破解暂时命名为「Great Bomb」的战略级魔法(此外,该魔法师被冠上「Great Bomber」这个像是炸弹魔的绰号)。不过任务从后半开始变更为处分化为怪物逃离军队的魔法师,莉娜在逃兵处理完毕的时间点就接到回国命令。

    莉娜回国前后这段时间,魔法大学与第一高中以外的魔法科高中或魔法关连企业卧底人员也撤退,俘虏战略级魔法师的任务以自然消灭的形式不了了之。不过五角大厦没忘记日本私藏的战略级魔法师造成何等威胁。

    国家安全局主导在日本国内建立搜索网,准备俘虏用的实行部队,于这次再度展开搜索。在这个时间点批准对同盟国进行谍报活动,果然战略级魔法再度使用在实战的事实造成了莫大的影响。

    战略级魔法「同步线性融合」在南美被实际使用了。

    那么,没人能保证「Great Bomber」下次不会在太平洋地域使用。

    既然威胁变得更可能成真,优先顺位当然会往前拉。

    「就算这么说,为什么是希儿薇……」

    不过,接受作战的必要性以及接受具体的执行方式是两回事。

    「应该是因为我上次也潜入日本,所以上级认为我熟悉状况吧。」

    「你上次待在日本的时间,不是大多用在寻找寄生物吗?而且寄生物事件解决之前,你就先受命回国了。关于『Great Bomb』的调查,你的条件明明和这次首度去日本的人们一样吧?」

    其实莉娜这番话比较接近希儿薇雅真正的想法。或许因为这样,所以希儿薇雅苦笑聆听莉娜这个过于正直的意见。

    「而且……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是以你的战斗能力要对付日本魔法师,我会担心。」

    不过,这段话令希儿薇雅的苦笑冻结。

    「日本魔法师的战斗力不正常。恒星级的魔法师比比皆是!不过,我是回国之后才知道深雪与达也是『那个四叶』的魔法师,也可能是我潜入的场所比较特别吧。」

    「这么棘手吗……?」

    希儿薇雅滞留日本的时候,也透过莉娜发的牢骚屡次听闻日本魔法师的实力。不过听莉娜这样认真担心,内心就重新冒出不安。

    「我每次回忆深雪与达也就在想,四叶的恶名不是夸大其词。深雪的魔法力和我天狼星不相上下。如果限定在对人战斗,达也的实力胜过我。」

    「到这种程度吗……」

    「希儿薇,你有这次远征人员的名册吗?」

    「非正式的可以吗?」

    希儿薇雅就这么维持僵硬表情,依照莉娜的要求,打开折叠式终端装置的萤幕。从六摺状态摊平为一片平板的萤幕,以列表方式显示约五十个人名。

    莉娜光是看名单一眼就皱眉。看完整张表之后,她的表情从严肃升级为吓人。

    「……我可以理解派遣成员没有恒星级,但是居然连星座级都没有。情报部打算将魔法师当成免洗工具吗?」

    STARS的队员分类为一等星级、二等星级、星座级、行星级与卫星级。其中的一等星级、二等星级、星座级是正规战斗员待遇。

    行星级或卫星级当然不是完全无法战斗,以非法谍报任务为主的卫星级之中,也有队员的战力超过星座级并且匹敌二等星级。不过各部队的分工确实具备意义,行星级的魔法师战力还是比不上恒星级(一等星级与二等星级的总称)或星座级队员,卫星级要是和星座级正面硬碰硬也大致会输。

    如果是单纯的情报收集任务,只要派行星级与卫星级,再加上STARDUST的强化魔法师就是绰绰有余的阵容。不过将专精于情报收集与后方支援的魔法师派到日本,而且是「那两人」严阵以待的东京,又没派战斗魔法师护卫,莉娜只觉得是要放任他们自生自灭。

    莉娜毫不夸张,打从心底如此低语。领悟到这一点的希儿薇雅哑口无言。她觉得「反正是在同盟国进行的任务」而稍微小看,如今不安程度突然增加。

    「既然发布正式命令,应该没办法在事前撤回……所以希儿薇,请小心一点,千万别勉强。我会建议参谋总部至少加派星座级人员。」

    「……知道了。」

    「情报部或许是想利用卫星级以及STARDUST,在日本国内进行破坏作战,藉此引诱『Great Bomber』出现。到时候可能会命令后方支援人员出动,不过请你绝对不要参加这种作战。因为卫星级或STARDUST绝对赢不了日本的十师族。」

    希儿薇雅还没点头,莉娜就以强硬语气补充接下来这段话。

    「如果遭遇这种状况,你拿我的名字出来抗命也没关系。」

    从日本回国之后,莉娜不确定「天狼星」这个名字有多少价值。但即使是虚名,只要拿出「USNA最强魔法师」这个名号,至少可以保护一名亲信吧。莉娜像是说服自己般这么想。

    ◇◇◇

    四月十二日,星期五晚上。国立魔法大学附设第一高中本年度的社团招生周开始至今过了三天。今年一高校内也上演狂乱飨宴,但是目前没发生太大的冲突。因为达也与深雪严加监视。

    两人加入社团招生时违反校规的取缔行列,这部分和去年一样。不对,达也前年也是毫无权威的一年级,却逮捕大量违规的学生。

    但今年两人换了头衔。不是学生会长与书记长的头衔,是四叶家下任继承人与现任当家儿子的头衔。不只是已经以魔法师身分参与家里工作的学生,对于依然只是悠哉高中生的学生来说,四叶这个名字也不容忽视。无论是嫩芽还是种子,对于活在魔法师世界的人来说,四叶家就是如此令人畏惧的对象。

    只不过,这只是一高学生穷紧张,和达也他们无关。达也、深雪与水波,在这几天依然当个「平凡」的魔法科高中生勤于学习与锻炼。

    不过,晚上餐后休闲时间打来的这通电话打破这份平稳。

    「抱歉以这身打扮见您。」

    达也朝著视讯电话的镜头恭敬行礼。

    『达也,我不在意的。』

    在萤幕上投以微笑的是真夜。

    『哎呀,深雪不在家?』

    「我刚才请水波去叫她了。」

    其实是达也确认电话来自四叶本家时,就让深雪去换衣服了。真夜大概也知道,不过这成为彼此私底下的共识,没有多提。

    『这样啊。那么,只有你在就可以了。毕竟今晚打这通电话原本就是有事找你。』

    「不敢当。」

    达也再度朝镜头行礼。虽说在四叶家内部获得不同于以往的地位,但这都是基于真夜的一己之见。不知道真夜何时会同样心血来潮反悔。达也对于自己立足点的稳固程度并未过度信赖。

    『事不宜迟问一下,周日的会议预定在上午举行吧?』

    「是的。」

    达也如此回答的下一秒,深雪回到客厅了。上半身是刚才也穿著的蕾丝上衣,下半身从淡色喇叭短裙换成深色喇叭长裙,是中规中矩的打扮。

    「姨母大人,请恕我如此无礼。」

    『没关系的。毕竟是我突然打电话过来。』

    「不好意思。」

    深雪恭敬行礼,真夜漠不关心般朝她一瞥,继续刚才中断的话题。

    『那么,周日下午过来一趟吧。我想知道久米岛事件的详情。』

    真夜没补足刚才深雪没听到的部分,但深雪也很清楚是怎么回事。

    「遵命。」

    达也一副想都不想的样子就允诺,行礼致意。原本他四月就要到本家报告这件事,这不是真夜的任性或强人所难。

    不过,问题在于会议拖延到下午该怎么办。横滨到四叶本家不是很远,却得花不少时间,隔天也还要上学。达也、深雪与水波三人不能同时请假。

    就算这么说,达也内心没有和深雪分头行动的选项。

    「要是会议拖太久,我可以中途退席吗?」

    达也得出的答案不是「改天报告」,是「退出会议」。

    『哎呀哎呀……记得这是十文字阁下主办的会议,你这么做不太好吧?』

    「但我认为在会议席上待太久,反而会造成一些不方便。」

    考虑同阶级十师族之间应尽的礼仪,真夜这么说是理所当然。不过达也重视利益得失,认为会议拖太久可能会被迫接下一些麻烦事。

    『七草家的长子或许也这么想吧。』

    真夜看出达也没说出来的担忧,笑著点头。

    『说不定,他想把你与深雪拱为主角……』

    真夜语带玄机地这么说,暗示自己已经掌握某些事──恐怕是七草家的企图。

    『不过既然十文字阁下在场,应该不会变成这样吧。不用担心会议拖延太久。』

    「知道了。」

    达也低头表示收到。周日的会议是召集年轻世代举行,但光靠年轻世代的共识推动不了什么事,至少达也不这么认为。

    『那么,周日你就这么办吧。』

    达也再度行礼,准备进行结束通话的问候。

    『不过,在这之前……』

    但真夜要讲的事还没讲完。

    『我想,应该会请你做一份工作。』

    真夜的说法令达也感觉不对劲。

    「没确定吗?」

    『因为委托工作的不是我。』

    达也疑惑地稍微皱眉。

    「意思是国防军要派任务给在下?但是姨母大人您为什么在意这种事?」

    如果不是四叶家,塞工作给达也的就是国防军。FLT的工作在达也的管控之下,没有插入紧急任务的余地。

    那么,真夜为什么提到国防军的任务?说不定真夜不想让他接这个任务。达也如此猜想。

    『因为我也不想让外国军队登陆国土。』

    不过,这句回应令他领悟到自己的误解很天真。

    「北海道的状况这么差?」

    『状况好像不差喔。反倒是新苏联军为什么凭那种程度的兵力就维持强势态度令人在意。』

    深雪与水波似乎都不知道真夜在挂念什么事。

    但是达也立刻得出一个伴随战栗的预测。

    「意思是新苏联可能使用『水雾炸弹』?」

    达也说出这个答案,使得深雪与水波脸色一变。

    『是的。达也,老实说,让一条阁下吞败的魔法,我认为也是缩小规模的「水雾炸弹」。』

    「您认为以魔法产生大量的氢氧混合气再一口气点火,就是『水雾炸弹』的真面目?」

    『算是以氢氧混合气为燃料的气体炸弹吧。不过最重要的魔法机制完全不得而知。』

    达也也稍微思考需要用到哪些魔法,不过光是提供足够威力的氢与氧该如何确保,要一边制造一边封锁还是在一瞬间生成,他在入口处就陷入瓶颈。

    『如果在佐渡外海使用过「水雾炸弹」,在宗谷海峡却对使用有所犹豫反而不自然吧。』

    「意思是要我对抗吗?不过『质量爆散』不能在敌我距离太近的状况使用。燃烧氢氧混合气的魔法应该不难调整威力,但是将质量变换为能量的『质量爆散』,变换对象再怎么缩小还是有极限。」

    达也难得说出丧气话,不知道是否多心,真夜对他露出的笑容带著些许嗜虐气息。

    『放心,国防军也没要求在日本沿岸附近使用「质量爆散」。他们应该是要求你用超长程狙击牵制敌方舰艇吧。除此之外就是破解敌方的魔法。』

    达也从最后一句话,隐约理解真夜讲得像是为国防军帮腔的真正用意。

    「您要求我分析战略级魔法『水雾炸弹』吗?」

    『即使是你,我也不认为看一眼就能分析。即使是蛛丝马迹也好,得到任何线索就够了。』

    「知道了。」

    达也回应之后,真夜嫣然一笑。

    『期待星期日见到你。』

    「不敢当。」

    达也低头的时候,真夜这通电话结束了。

    讲电话时一直站著的达也,确认视讯电话的画面变黑之后,有点粗鲁地坐在沙发。

    「哥哥,那个……您辛苦了。」

    深雪不是坐在达也身旁,而是跪在他面前,担忧地仰望他的脸。

    达也露出笑容起身,像是稍微拨乱般抚摸深雪的头发,然后再度背靠沙发坐下。

    「突然变匆忙了。」

    「一点都没错……那个,十文字学长的会议,要不要由我出席?」

    深雪战战兢兢将手放在达也大腿。

    「不,没关系的。」

    达也将手掌叠在她的手背上。

    深雪这个行为应该不是深思的结果。她回神睁大双眼,慌张收回手。

    「……不好意思。」

    深雪害羞地从达也身上移开目光。

    「……我才要道歉。」

    达也似乎也同样没意识到自己的行动,他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注视自己触摸深雪的手。

    有点诧异的这副模样,使得深雪愈来愈慌张。

    「那个!我绝对不是抗拒达也大人碰我,不是这么回事!哥哥愿意握我的手令我喜出望外,不过该说事出突然所以吓一跳吗……」

    该称呼达也「哥哥」还是「达也大人」?深雪连这份迷惘似乎都拋到九霄云外。

    达也看著狼狈的深雪,内心逐渐恢复平静。

    「深雪,你冷静。」

    「好的,不,可是……」

    「你冷静下来。」

    「……好的。」

    深雪扬起视线观察达也的表情。

    达也微微点头表示「不在意」。

    深雪的手再度战战兢兢伸向达也大腿。

    达也的手掌叠在放置大腿上的深雪手背。

    深雪的手动也不动,甚至没有反射性缩手的徵兆。

    「……好神奇。刚才我为什么慌成那样?」

    「这次没问题吗?」

    「是的……不是。」

    达也没催促深雪说明这句矛盾的回答。

    不久,深雪缓缓张开艳丽的双唇。

    「我的心现在也慌得不得了。心脏用力在胸口跳动,甚至无法好好呼吸。」

    深雪嘴里这么说,表情却很柔和。

    「达也大人摸我,我不可能维持平常心。可是不知为何,现在的我不像刚才那样迷失自我。虽然内心剧烈晃动,但是波浪又大又规律,连这份窒息的感觉都好舒服。」

    深雪轻轻将脸贴在包覆自己手背的达也手指。

    「和之前称呼您『哥哥』的那时候相比,我的心明明晃得更剧烈……我却甘之如饴。简直在说这种持续晃动的状态,才是我的心原本应有的样子。」

    眯细双眼注视深雪的达也,忽然感觉空气晃动而抬头。

    达也视线前方是逃进厨房的水波。她头发缝隙露出的耳朵红通通的。

    ◇◇◇

    不祥的预言与可喜的预言。若问哪种预言命中的机率高,大部分的人都会回答前者吧。

    说来遗憾,真夜对达也说的预言也成真了。

    四月十三日,星期六。进行听讲课程时,达也的教学终端机显示来自校方的紧急讯息。

    达也依照指示,中断以终端机个别播放的课程,离开教室。班上同学们露出「怎么了?」的表情,但立刻将视线移回自己的终端机。

    达也前往会客室。穿西装的真田在里面等他。

    达也不是举手敬礼,是鞠躬之后走到真田面前。真田以眼神向学校职员示意。职员虽然不情不愿还是离开会客室。

    真田使用魔法,隔音力场笼罩会客室。达也确认之后先开口。

    「真田少校,您不是出动前往北海道吗?」

    「临时赶回来了。我们需要你的力量。」

    真田表情一如往常,不过大概在焦急吧,说话不得要领。

    「知道了。我到基地再请教状况。」

    不过达也没在这里问答浪费时间,他没犯这种错误。而且再怎么隔绝声音,也不能在校内说明作战细节。

    「霞浦吗?」

    「是的。可以马上走吗?」

    真田性急问完,达也回答「没关系」。达也是学生会干部,不必将CAD放在学务室保管,也不像女学生除了情报终端装置还要随身携带私人物品。

    「那就立刻出发吧。」

    「知道了。在下去申请早退,请在这里稍候。」

    达也以安抚真田焦急心情般的语气说完,离开会客室。

    经由立川基地,搭直升机前往霞浦。达也离开学校一小时后,位于一○一旅司令部大楼的指挥司令室。

    这个房间和对马要塞的观测室拥有相同设备,能将侦查卫星或平流层监视器的情报进行三次元处理,打造出如同身处现场的视野。达也在这个装置之中拿著步枪造型的特化型CAD「第三只眼」坐在椅子上。

    他现在戴的护目镜,和可动装甲的头盔一样和第三只眼连线。封印没解除,所以无法使用「质量爆散」,但他处于随时能进行超长程狙击的态势。

    「第三只眼」是为了运用「质量爆散」而设计的CAD。但并非只能使用「质量爆散」。

    「第三只眼」的功能是超长程精密瞄准辅助。也可以沿用在其他魔法的瞄准。

    如果术士无法熟练使用,这当然是无用之物。能够将侦查卫星或平流层监视器提供的情报,当成从自己视觉获得的情报一样处理,才能首度发挥「第三只眼」设定的功能。

    而且达也具备这项技术。他可以使用「第三只眼」,将「云消雾散」或「术式解散」送到几百公里远的场所。

    「大黑特尉。」

    这个声音令达也起身。

    「作战没有变更。」

    今天在这里命令达也的不是风间。是因为一头看似银色的雪白头发而别名「银狐」的女性将官──旅长佐伯广海少将。

    萤幕播放的是从平流层监视器拍摄的宗谷海峡(国际名称为拉佩鲁兹海峡)即时影像。

    「第一目标是破解敌方魔法。如果做不到就改为妨碍侵略舰艇航行。尽量避免击沉。」

    「收到。」

    「特尉,准备好了吗?」

    佐伯下达最终指示之后,真田询问达也。

    「准备完毕。已经在监视敌方魔法的发动。」

    「很好。那么,请回座。」

    达也再度坐下。佐伯不会命令他站著待命浪费力气。完美表现是她唯一的要求。

    萤幕映出许多从库页岛南下的小型船只。乍看像是渔船,不过平流层监视器附设的各种感应器显示这些船几乎都是战斗舰艇。之所以混入疑似真正的渔船,大概是为了伪装,以及故意让这边击沉当成事后找藉口的材料。

    以不击沉为前提阻止舰艇,是用来避免对方使用这个藉口的计策,达也是做得到这个要求的魔法师才被徵召过来。

    对于魔法来说,物理距离不会造成实质的阻碍。即使距离几千、几万公里远,只要能在「情报层面」接近就可以使用魔法。

    反过来说,魔法师想知道其他魔法师从哪里使用魔法,只能从情报层面的距离与方位侦测。即使能感应到魔法发动,却不知道该魔法在「地理层面」位于何处。若是物理距离够近,要让情报座标与相对位置座标一致并非难事。但如果相隔数百公尺,一般魔法师就无法认知魔法是从哪里击发。

    反观机械感应器的侦测精密度,受到物理距离本身的影响。长距离感应器的侦测范围甚至比一般魔法师广,找得到使用魔法的魔法师躲在哪里。但如果是数十公里的规模,就难以将魔法连结到使用魔法的魔法师。现行技术只能在魔法于某处发动的同时,查出其他场所的魔法师使用了同类型的魔法,即使能推定因果关系也无法确定。

    魔法师与魔法发动地点要是距离数百公里远,即使只是想推定魔法在何处使用,实际上也是不可能的任务。而且达也能以正确的瞄准使用这个超长程魔法。

    达也就这么坐著注视萤幕。「第三只眼」即使是枪托著地竖立的状态,也和这个房间的情报机器连结。达也的护目镜显示大型萤幕没播放的复数数值资料。

    这些数值之中,显示想子波振幅的数值开始异常变动。短时间内不规则地反覆升降。

    达也起身架起「第三只眼」。没人为他这个突然的行动感到疑惑。各军官所坐的控制台,显示出和达也护目镜相同的情报。

    「确认想子波活化!」

    管制员的声音响遍室内。

    萤幕影像开始卷动,确认想子波增强的地点显示在中央。

    该场所位于出海迎击的日本舰艇行进路线,堪称就在前方。

    达也接受「第三只眼」的辅助,以「精灵之眼」观察该座标。

    该处即将产生小规模的魔法式。

    不只是事象改写的对象范围小,预估完成后的魔法式情报量不多。从已经投射的内容判断,是将水分解为氢与氧再点火的魔法,但是威力仅止于对人地雷的程度。

    不夸张,达也解读到这么深入所花费的时间只有一瞬间。手指已经挂在CAD的扳机。他依照解读的情报,在自己的演算领域建构出术式解散的魔法式,正准备朝敌方魔法式施放。

    但他中止发射术式解散。

    因为敌方魔法式写入未知的要素。

    即使维持现在这样,也可以破坏敌方分解水并点燃氢氧混合气的魔法式模组。他之所以中断魔法,是因为没看过的模组令他分神。

    追加的要素共两项。其中一项是延迟发动。虽然稍微改写却不难解读。

    不过,另一项要素吸引达也的注意力。

    (复写魔法式?)

    (……不对,不是单纯的复制。不是复制完全相同的魔法式。是让投射座标与发动时间产生变动,同时自动建构新的魔法式?)

    魔法式是在魔法演算领域的内部建构而成。这是现代魔法的常识,却不是适用于所有魔法。例如使用符咒的古式魔法,最终的魔法式建构程序是在符咒上进行。在古式魔法的领域,也有不少魔法是以「祭坛」、「魔法书」或「法杖」等道具作为魔法媒介建构魔法式。

    但是达也现在「看见」的东西,不属于上述任何一种。

    魔法式本身内藏建构魔法式的功能。

    虽然近似循环演算,但循环演算是在魔法演算领域内部,对魔法式赋予建构启动式的功能,相对的,这个模组是在魔法发动对象的情报体上,由魔法式自行建构魔法式。而且相对于循环演算只是复制完全相同的启动式,这个模组可以自动输入和原版魔法式不同的变数。

    在达也一瞬间陷入沉思的空档,敌方魔法式一口气增殖覆盖海面。

    (延迟发动是为了这个吗?)

    调节复制魔法式造成的些许延迟,让所有魔法式同时发动,一齐生成并点燃氢氧混合气。

    (这就是「水雾炸弹」?)

    达也不确定这就是战略级魔法「水雾炸弹」的全貌。

    然而,他同时也无暇犹豫。

    达也舍弃「术式解散」,改为使用「云消雾散」的魔法式。

    事象改写的效果是水的分解。氢与氧的分离。

    氢氧混合气的燃烧是氢与氧的结合。水的合成。

    达也知道,敌方魔法式并非提供热能让氢燃烧,是让氢与氧直接结合。

    一边是以魔法合成水,一边是以魔法分解水。

    以相反方向强制改写事象的两个魔法,引发让彼此失效的「相克」效应!

    「确认敌方魔法失效。」

    真田说。达也头也不回,瞄准敌方的船只。

    刚才勉强赶上,但是无法保证下次也能顺利成功。

    而且,要是发动范围更加扩散,达也的魔法将无法涵盖。必须在敌方复制魔法式完毕之前让魔法失效,否则可能成长为无从应付的规模。

    何况用来复写的原版魔法式,或许可以连续使用。

    (真棘手的魔法。)

    至少无法立刻想出决定性的对应方式。

    相对的,达也决定逼敌方无法航行。

    达也的「云消雾散」接连分解敌方船只的螺旋桨。

    从库页岛节节进逼的船队,从前方依序停止,呈现壅塞状态。

    直到阻止敌方三分之一的船只航行,达也架著「第三只眼」的手才终于放下。

    ◇◇◇

    海参崴的新苏维埃科学协会极东总部。位于总部一角的无窗建筑物里,一台三公尺见方的筐体,缓缓吐出一张像是近代宫殿宝座的椅子。

    坐在这张椅子上的是新苏联公认的战略级魔法师──伊果·安德烈维齐·贝佐布拉佐夫。

    他缓缓取下覆盖到鼻翼的头罩,轻轻摇头之后起身。

    「那个魔法是『分解』吗……?」

    贝佐布拉佐夫在无人的室内低语,视线扫向周围。

    这栋研究大楼没有窗户。这栋建筑物的所有物品都是高度机密。

    例如在贝佐布拉佐夫背后,刚才他坐在里面的这座筐体,是由魔法师入内操作的魔法演算辅助超级电脑。和普通CAD截然不同,是用来辅助发动大规模魔法的装置。每次都依照所有要素进行演算,提供最佳化的魔法式,让魔法师无须主动付出心力,就能使用只靠自己完全无法实行的大规模魔法。

    所以即使往外看,也只看得见墙壁。但是贝佐布拉佐夫以像是能穿透厚墙的视线看向东北东的天空。

    在那片天空的下方,以失败收场的日本侵略军肯定正在开始撤退。

    如果贝佐布拉佐夫继续支援,应该还可能反败为胜吧。但这次的作战并非真的要侵略日本。比较像是为了让低阶军人发泄一下而实施的演习。

    日本刚结束和大亚联盟的大规模纷争,没余力反过来侵略他国。本次作战是基于这种计算。

    (总之,这个推测应该没错……)

    虽然还没确定,但是就他所见,日军的追击没有势如破竹到进犯库页岛。

    说到这次的失算,就是能让他魔法失效的那个魔法师。

    (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是昔日歼灭大亚联盟舰队,质能转换的战略级魔法师……?)

    贝佐布拉佐夫独自在内心低语。他在仅此一次的交集就大幅接近真相。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