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二卷 动乱的序章篇 下 第四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二卷 动乱的序章篇 下 第四章

    魔法大学的教育内容特殊,但是校园气氛和其他大学没什么不同。若要说洋溢独特的气息,附设的魔法科高中在这方面的倾向强烈得多。

    午后的咖啡厅,因为空堂的学生光顾而热闹不已。对话大半不是时尚或美食,而是关于魔法的话题。就算这样,学生们看起来也很快乐。只要拥有自由,即使身为魔法师,即使身在不平稳的时代,年轻人也不会因此无法挥洒青春。

    话是这么说,但咖啡厅的学生并非全都在热闹议论或闲聊。也有人静静读书或是沉思。

    比方说,像是独自烦恼某些事的克人。

    「午安,十文字。方便坐这里吗?」

    而且,会对这种人找麻烦的学生,也不是罕见的类型。

    「七草啊。」

    不过,十文字家当家身分在大学广为人知,也酝酿出相应风范的克人,敢打扰他的(?)只有七草真由美一人。

    「没关系。坐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真由美毫无客气的样子,坐在克人的正对面。

    ──就是因为采取这种态度,所以「十文字家当家和七草家长女即将订婚!」这种传闻不只没停过还不断传开,但真由美明明不喜欢传出这种谣言,却没察觉自己疏于防备。

    「十文字,你看起来在烦恼耶。」

    「不……」

    克人出言否定,同时为难地看向真由美。

    这是以视线告知「不要在这里提这个」。

    但是很遗憾,克人的心愿没有传达给真由美。

    「是不是周日会议的事?」

    克人眼神不禁左右扫视。头就这么固定,以免周围学生察觉他在警戒。

    「放心,我架设隔音力场了。」

    不过,真由美似乎没理解到克人谨慎的原因。

    「……七草,你知道『读唇术』这项技术吗?」

    「读唇术?心电感应?」

    「……不。总之,麻烦别在这里提这件事。」

    「唔~~」

    真由美食指抵著下巴,只有眼神往上移,展现一副做作的态度。即使如此,还是不会给人幼稚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她从骨子里习得「做作」的技能吧。

    「知道了。」

    真由美朝克人露出笑容。

    克人半基于本能提高警觉。

    「那么,在哪里提这件事OK?」

    克人的直觉正常运作。

    「……你坚持要插手吗?」

    「这种说法令我深感遗憾。这件事姑且也和我有关系才对吧?别看我这样,我也是『十师族的新生代』耶?」

    「……知道了。知道站前有一间叫作『寂存』的咖啡厅吧?」

    「应该知道。」

    「五点半约在那间店的二楼如何?」

    「知道了。抱歉打扰你,所以我先离开吧。」

    真由美说完离席。

    到这个时候,克人才后知后觉发现真由美面前没摆饮料或任何餐点。

    从大学回程的路上,真由美来到外观古色古香的咖啡厅。店名是「寂存」。意思似乎是「寂静存在的场所」。

    「嗯……『喜欢宁静的客人,等您入座』啊。营造气氛吗?做得真彻底耶。」

    「是啊……」

    一个声音不以为意般回应。真由美不是一个人来。

    「摩利,怎么了?你好像很累?」

    「不是好像,我真的很累。」

    「老得太快了吧?」

    「防卫大学和魔法大学不一样,常常会压榨身体啦!」

    防卫大学的学生,如果就读的是用来培育战斗魔法师的特殊战技研究系,就免不了各种基本教练与战斗训练。今天摩利也接受魔鬼训练,老实说已经精疲力尽。其实她想立刻洗完澡扑进被窝。特殊战技研究系不必参与绑手绑脚的宿舍生活,得以这样奢侈一下。

    「不提这个,快进去吧。有重要的事情要谈吧?」

    真由美心想,摩利似乎想早点坐下。

    「也对。」

    你这样很像大妈……真由美自重没说出这句话。

    真由美向女服务生告知和别人有约,随即被引导前往二楼。看来克人已经到了。

    二楼是四间包厢。四间的门都关著。设计上并没有窥视用的小窗。是哪一间?真由美不知所措的时候,右方深处的门开了。

    「七草,进来吧。」

    克人邀两人入内。

    真由美与摩利从帮忙按著门的克人旁边经过,进入包厢。

    里面是一张四人桌。咖啡厅这样设计的容客率不好吧?真由美如此心想,但仔细看就发现窗户是双层玻璃,墙壁与地板也是隔音材质。看来这里是密谈空间。应该会个别收取包厢费吧。真由美如此说服自己。

    「渡边也来了吗……」

    克人邀两人就坐,在自己也坐下的同时轻声叹息。

    「这件事我不想传得太开。」

    「那么,我可以回去吗?我是被真由美强行拖来的。」

    这不是耍心机,摩利真的微微起身。

    「不行啦。我说过这是很重要的事吧?」

    但是真由美拉住摩利衣袖,再度强迫她与会。

    摩利不情不愿地以桌面控制器点咖啡。接著真由美点奶茶。饮料到齐,女服务生离开之后,真由美重新和克人正面相对。

    「那么……让你头痛的是达也学弟的事吧?」

    「没错。」

    克人很乾脆地点头回应真由美这个问题。大概认为隐瞒也没用吧。

    是什么事?摩利头上冒出问号。只是她没有急著询问。摩利认为反正自己无论是否愿意都会被卷入,所以决定等待。

    「我想摩利不知道,上周日集结十师族的新生代开了一场会议。虽说是新生代,但年龄上限是三十岁就是了。」

    「我知道有举办这场会议。会中讨论的是如何因应冲著魔法师来的激进派吧?」

    「不是讨论激进派的对策。」

    克人以透露疲劳感的声音,否定摩利此一回答的某些部分。

    「那场会议讨论的是身为魔法师,要如何应对社会的反魔法主义风潮。」

    「这……不是没意义吗?如果对方是罪犯就有方法反击,不过对方只是乱讲话,我们没办法强迫他们『喜欢魔法师』吧?」

    摩利虽出身百家,却和魔法师社群的主流脱节。和魔法师社交界的「魔法界」鲜少来往,因此她的价值观比起真由美他们偏向于一般军人。

    「虽然不能强迫,但是可以宣传吧?让大家知道魔法师对社会造成多大的贡献,应该可以减轻反感吧?」

    「很难说。感觉他们会认为强词夺理,反而更加反弹。」

    真由美与摩利的议论恐怕会陷入无限回圈的时候,克人出言制止。

    「或许渡边说的没错,不过在前几天的会议,有人提出和七草相同的点子,得到许多人的赞同。」

    「嗯……哎,这个点子应该可行吧。不过具体来说要怎么做?让真由美上电视发言?」

    「摩利!为什么是我?」

    「那还用说,因为你外在优秀。」

    「这是怎样!想酸我表面工夫做得好?」

    「不提理由,会中也有人这样提议。」

    两人即将吵起来的时候,克人再度介入。

    「不过,获得最多支持的计画,是请四叶家的下任当家代表魔法师出面。」

    「是司波的妹妹……更正,未婚妻吧?她本人有参加那场会议吗?」

    「不。司波是一个人出席。」

    「达也同学?啊啊,那就不行。」

    摩利一语断定。不对,是割舍这个计画。

    「那个溺爱未婚妻的达也学弟,不可能让她做这种事。要司波深雪暴露在众人目光?达也学弟哪可能答应这种计画?」

    「没错,会议正是变成这样。而且就这么维持尴尬的气氛散会。达也学弟也没参加后续的聚餐,集与会者的反感于一身。」

    真由美这番话,令摩利露出意外般的表情。

    「所有人?没人发表意见拥护达也学弟?」

    「与会者没人表态站在司波这边。」

    克人回答之后,摩利表情难看到像是随时会咂嘴。

    「同侪压力吗?真不健全。从这一点来看,就会觉得魔法师也是普通人。」

    「这不是当然的吗?魔法师只是会使用魔法,其他部分不过是凡人。」

    「我即使赞成推举四叶的下任当家出面,也认为反对的司波讲得有道理。」

    克人将差点离题的讨论方向拉回来。

    「问题在于司波孤立之后,四叶家可能改走不合作的路线。」

    「喂喂喂,再怎么说,也不会搞得像是小孩吵架引来家长出面吧……」

    「摩利,现在的达也学弟是四叶家下任当家的未婚夫,也是四叶家当家的儿子喔。十文字说的绝对不夸张。」

    摩利上半身靠在椅背,叹出长长的一口气。

    「真麻烦……完全是贵族政治的世界。」

    「既然血统具备实质上的意义,就难免出现贵族制的一面。但我想相信这不是封建的阶级社会,是近似古代都市国家那种血族合议制的社会。」

    「就我来说,这样更不好。因为古代都市国家社会是以奴隶存在为前提。」

    「哎呀,只要把古代的奴隶替换成自动机械,至少就不残忍了吧?」

    「七草、渡边,适可而止吧。动不动就离题的话,很难讨论下去。」

    「……抱歉。」

    「……对不起。」

    两人尴尬低头。这样的老友当前,克人轻轻叹了口气。

    「总之,司波看起来被二十八家其他人孤立的现状,非得想办法解决。日本魔法界现在是以十师族为顶点整合,但总有人看不顺眼。」

    「要是四叶家叛离十师族体制,会有人企图拱立那一家成立新派系……十文字,你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吧。」

    克人面有难色点头回应真由美的询问。

    「就算这么说,这也不能要求其中一方道歉。彼此并不是违反什么规定。司波与其他人都是依照会议主旨发言,按照道理行动。」

    克人依序看向真由美与摩利。

    「难得有这个机会,说说你们的意见吧。」

    「这个嘛……」

    回答克人这个问题的是摩利。

    「既然问题在于会议看似决裂,那要不要再举办一次?」

    摩利的提议出乎克人的意料。

    克人默默注视摩利。此时真由美插嘴了。

    「究竟要用什么名目?」

    「那是反魔法主义对策的会议吧?既然这样,这次就当成彼此提出具体对策的会议就好。」

    「这次的结果明明像是不欢而散……各家会配合吗?」

    「正因为不欢而散才要这么做。周日的那场会议,表面上是十文字家主办的吧?」

    摩利看向克人。

    克人回答「嗯,没错」点了点头。

    「原本就是要决定具体对策的会议吗?」

    「不,由于也是第一次,所以主旨是自由交换意见。」

    「换句话说,真正的目的是安排新生代交流……至少与会者行动的时候,应该像这样揣测到背后的意图吧?」

    「哎……说得也是。」

    真由美的附和带著叹息,大概是暗自感叹自己的哥哥没想这么多,完全跳过加深交情的步骤吧。

    「在这种场合提议将四叶的下任当家当成宣传工具,我反倒无法理解这种人在想什么。这样像是基地成员建议由基地司令的女儿担任代言人宣传基地。当事人想这么做就算了,要是连当事人的意愿都没确认,这肯定是会被下放到其他单位的事件。我真想叫这个人察言观色一点。」

    摩利拿军方生态来比喻,不过真由美与克人都能理解她的意思。

    「不过,察言观色这个要求,也可以用在达也学弟身上。以四叶家的实力,事后想翻盘几次应该都没问题,却傻呼呼地当面反驳。他在这种地方还是个孩子吧。」

    「达也学弟是……孩子?」

    感觉过于突兀,真由美半脱口出言反驳。

    「不,司波应该是故意反驳的。四叶以外的二十七家对我反感,我也不在乎。我觉得他像是这样表态。」

    「这就又……既然这样,应该是达也学弟要先让步。」

    「也对……即使召开下次会议,要是达也学弟缺席,不只是没意义,还会造成反效果。」

    克人轻轻「嗯……」一声之后沉思。他也认为若能引导达也妥协是最好的结果,却想不到方法与名义。

    「要不要我们三人去说服他?」

    察觉克人这个烦恼的真由美,突然这么提议。

    「我们三人?」

    「对。拜托达也学弟给十文字一个面子。这样他应该也方便答应吧?」

    「……不需要我吧?」

    「什么嘛,你这朋友真不值得交。」

    「不是啦,到头来,我又不是二十八家……」

    摩利透露出抗拒,应该说困惑的模样,说出颇有道理的意见。

    原本(看似)鼓起脸颊一脸闹别扭的真由美,变成像是央求的表情。

    「别讲这种话啦~十文字和达也学弟的对谈,我没办法单独在场见证。」

    「真由美,你喔……」

    摩利按著额头叹气。

    「……算了。送佛送到西。十文字,你也同意这样吧?」

    摩利所说「这样」能指的事情太多,克人一时无法回答。

    「会议不欢而散,使得十文字家丢尽面子。虽然不知道达也学弟怎么想,但其他与会者肯定在意。」

    摩利说完,真由美露出「对喔!」的表情。

    「所以如果由你发出邀请函制造再度讨论的机会,其他家就不得不答应。」

    「而且如真由美所说,达也学弟由我们三人说服。不,是以十文字的名誉当挡箭牌,由我与真由美说服达也学弟,可以的话一起说服他的未婚妻。」

    「深雪学妹?」

    「司波的未婚妻……啊啊,实在很拗口。会议是因为讨论到司波原本的妹妹才起摩擦吧?那她不就是当事人了?而且我认为达也学弟和原本的妹妹在一起,也会比较愿意成熟应对喔。也就是态度会比较稳健。」

    「也对……达也学弟由我连络。十文字,这样可以吗?」

    「嗯。拜托了。」

    「见面的日期,可以的话选周六。非假日很累。」

    「不用选周日吗?」

    真由美以调侃的语气询问摩利。

    「下周日是野外演习的出发日。」

    「……真是精实耶。」

    但她听完好友的回应就显露同情之意。

    「托你的福。」

    真由美与克人苦笑。这是明白的暗号。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