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二卷 动乱的序章篇 下 第五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二卷 动乱的序章篇 下 第五章

    除了魔法科高中施行的魔法师教育,深雪也以淑女教育之名学习各种才艺。从欧日礼仪讲座到舞蹈、插花、茶道等等,虽然种类繁多,不过记性好的深雪在国中毕业时大多已精通,所以现在只有每周去一次上流阶级子女适用的综合学校。

    没有固定星期几。课表预先在一个月前就决定,所以或许没什么意义,但这是为了避免成为绑架之类的对象。这与其说是为了深雪的特别措施,真要说的话是为了其他不是魔法师的无力学生采取的措施。

    「水波,拜托了。」

    「是,达也大人。即使赔上性命,属下也会保护深雪大人。」

    学校是男生止步。达也即使以护卫名义也进不去。之前是在这处入口和学校警卫交接护卫工作,自从水波来了就交给她保护深雪。

    来这所学校上课的行程,也预定在入夏之前结束。由于要考魔法大学,所以之前就想这么做了,但在身边的危险气息逐渐增加的状况下,也要考虑提前结束课程。

    达也一如往常随便找一间咖啡厅进入,打发时间等深雪下课。发生吸血鬼骚动那时候,差点为一间适合家庭聚餐的餐厅添麻烦,所以达也现在主动避免接近那里,但还是有其他适合消磨等待时间的店。

    ──不过照这样下去,这个区域快要没有能够利用的店了。

    达也咖啡喝不到一半,就以自动机结帐离店。这是为了避免波及咖啡厅。上次也没有发生玻璃破裂或其他顾客受伤的实际损害。这次达也同样打算只在「当事人」的范围收拾事件。

    他的知觉侦测到的气息也和上次很像。要不是事前听八云说明,达也或许会被疑惑牵制。

    会质疑自己为什么又遭受美军魔法师袭击。

    ◇◇◇

    『逃兵已捕捉到目标A。』

    「继续监视。引导平民离开的程序没疏失吧?」

    『作战区域没有平民身影。』

    远山司聆听当地人员和长官的对话,静静微笑。

    作战目前顺利进行。

    (「傀儡」的操控目前也没问题。可惜傀儡法对卫星级无效,但以结果来说,这些人的「重现度」比较高,所以不计较吧。)

    这个作战是司规划的。在场负责指挥的上司阶级是少尉,但掌握实质权限的是阶级只到士官长的司。透过国防军与十山家的密约,司对情报部部长拥有强大的影响力。

    司刻意重现去年二月,莉娜带著布里欧奈克袭击达也时的状况。这是为了让达也误认是当时的翻版。目前看起来进行得很顺利。

    (这次没有千叶修次这个帮手,相对的,安吉·希利邬斯这颗重要棋子也不在棋盘上,所以这盘棋的结果应该一样吧……四叶家的少主,期待你的表现喔。)

    和挂在脸上的微笑相同,司心平气和等待事态进展。

    ◇◇◇

    (敌方共十二人,没拿枪吗……不太自然。)

    达也透过情报体次元,阅览包围他的敌人情报。

    (看来和去年一样是「STARDUST」,但是情报体混入奇怪的杂讯。)

    情报体似曾相识,是处于损坏边缘的肉体。但是有杂讯,推测是从外部射入想子情报体的痕迹。

    (和顾杰的尸体操作魔法很像……但这些人不是尸体。与其说是使用心灵控制,更像是以外科手术或药物破坏大脑剥夺意识,植入控制行动的古式魔法指令……大概是这样吗?)

    真遗憾。达也无声低语。

    (为了「今后」著想,我很想让他们平安回去就是了。)

    八云告知两个情报。

    第一、国防军的情报部要袭击潜入东京近郊的USNA军特务部队。

    第二、情报部计画利用逮捕到的美军士兵,找达也与深雪的麻烦。

    情报部骚扰两人是基于什么目的?还是想知道什么情报?八云没说明。

    达也也没有硬是问到底。因为这原本是无从得知的情报,光是知道有这个袭击计画就算是一种作弊。但这不是要求公正的考试,所以他也不认为作弊是错的。

    达也朝著人多的方向行走。并不是想殃及无辜的人,是在挑衅打造这个状况的对方。

    达也一离店就察觉没有行人。大概是谎称施工或意外而管制通行吧。也就是说,即使是情报部也会对于殃及国民感到踌躇。

    所以如果达也主动朝著无辜市民较多的方向走,对方应该会在他接近人群之前下手。达也打算将冲突时间提前,扰乱「敌方」的计画。

    敌方果然如八云说的是国防军情报部吗?还是八云说了谎?

    对于达也来说,这个问题比战斗本身重要。

    ◇◇◇

    「目标A的行进方向有许多人影。队长,这样下去可能无法充分隔离平民。」

    作战人员分析来自现场的情报,如此提醒少尉指挥官。

    「……不得已了,让傀儡下手!」

    队长以情非得已的表情下令。

    静心观察作战推移的司也略感不满。

    事态逐渐脱离预定的轨道。至今掌握在自己手心的状况即将离手。

    不过,内心也同时产生「正因如此才值得一试」的想法。至少已经知道司波达也这名少年不是「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平民」的理想主义者。

    「傀儡接触目标A。作战进入第二阶段。」

    蓄意放任脱逃的美军士兵朝著目标A,也就是朝著达也发动攻击。

    他们是被古式魔法「傀儡法」剥夺自由意识,成为司作战棋子的USNA军统合参谋总部直属魔法师部队「STARDUST」的队员们。没获选为STARS,自愿接受强化措施,拋弃「普通人」身分的魔法士兵,如今连自我意志都被改造,就这么受命袭击达也。

    (不使用「射击武器」吗?)

    透过「正规后门」以市区监视器观察这幅光景的司,对于达也没使用远距离魔法迎击略感惊讶。

    虽说达也的体格以日本人的标准算是很好,但现在袭击他的美军士兵们,身高与壮硕程度都匹敌甚至胜过达也。而且达也是以寡击众,即使没这个打算,一般来说也会反射性地使用远距离攻击阻止对方接近。

    (他察觉自己被观察……?)

    这个可能性高到不能忽视。惯于在市区违法使用魔法的魔法师,行使魔法时感应外部监视眼线的直觉也会愈练愈敏锐。虽然没有科学根据,但一般相信有这种倾向。司也是支持这个「迷信」的一人。

    (情报部资料库没留下记录,但是应该判断司波达也很可能已经参与四叶家的非法活动。)

    司如此心想时,达也已经在清场的道路上,和化为傀儡的STARDUST实际开打。

    傀儡犀利挥动大型刀,目标是达也手臂肌腱。这是为了活用人数优势,先剥夺对方战斗力的战法。

    情报部没配枪给傀儡。这是担心流弹伤到外人。

    既然双方都没以魔法当成攻击手段,战斗必然成为使用利器、钝器或拳脚的近身战。但是达也与STARDUST都是魔法师。STARDUST虽然成为傀儡,却没失去魔法技能,也可能演变成在拳脚构不到的距离以魔法互击,反倒是司以及其他情报部人员都预测会变成这个结果。

    然而实际一看,第一招攻击是挥刀一砍。只不过并非完全没使用魔法。傀儡挥刀的动作以魔法加速。

    这记攻击没命中达也。以市区监视器从第三方角度观看的司,也没看清楚达也如何绕到傀儡背后。要是攻击达也的傀儡还残留人类意识,应该会心想「几时绕过去的?」而惊愕吧。

    达也的手刀敲向傀儡后颈。

    傀儡的身体像是演戏般脱力往前倒。

    司迅速看向和市区监视器一起设置的想子感应器萤幕。

    没有检测出使用魔法的迹象。

    (……看来有某种不被想子感应器检测也能使用魔法的技术。)

    只以手刀打向后颈就剥夺对方意识。一般来说不可能做得到这种事。除非以强到造成后遗症的威力重击,或是使用特殊的技术。

    没有蓄力的预备动作,就使出一招打昏人的招式。与其假设高三少年具备这种体术,认定他拥有骗过感应器的技术,比较符合四叶家魔法师的形象。司是这么认为的。

    同伴被打倒,但逃兵没被这幅光景吓到,继续袭击达也。不是因为成为傀儡而不知恐惧为何物。司使用的傀儡法只是剥夺自由意志,植入命令的魔法。即使删除忠诚心或归属感,也无法连恐惧这种自保的心理机能都删除。他们不知恐惧为何物的原因,在于STARDUST不只是身体,连精神都接受改造。

    司不认为这是残忍的做法。毕竟她也使用将人类化为傀儡的魔法,而且将他人洗脑恣意控制的行径,在她所属的「业界」所有人都在做。

    她这时候蹙眉是基于另一个原因。

    画面中的达也是一对十二,不,已经是一对九,即使单独被许多人包围,处于这种压倒性不利的状况,接受洗脑魔法化为傀儡的士兵依然被他打得接连倒地。

    「队长,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分队还没接触目标B,目标A就已经脱离掌控了!」

    看来其他人员也几乎和她在同一时间察觉这一点。

    去年二月,美军派出STARDUST以及推测是安吉·希利邬斯的魔法师,以这样的阵容企图抓走达也却失败。

    知道这件事的情报部,不只是司,所有人都不认为光靠STARDUST就能制服达也。

    傀儡在这个局面的职责是牵制达也。真正的目标是另一个。司的目的是收集达也的情报,但重头戏不在这里。取得达也战斗能力的资料当成暖身或许有其意义,但司真正想知道的是其他的情报。

    「要求攻击目标B的小组加速行动。」

    「傀儡全军覆没。目标A脱离作战区域。」

    队长下令作战提前的下一秒,还剩下的四名美军士兵一起失去行动能力。

    司对达也格斗能力的评价,从事前的预测提升两级。

    想子感应器直到最后都没检测出达也使用魔法。

    ◇◇◇

    深雪就读的礼仪学校尽是好人家子女。换个俗气一点的说法,就读这里的尽是能够负担高额学费的上流阶级千金。

    保全因应这里的需求相当森严。受雇女性的干练程度,至少民间的犯罪组织无从下手。所以即使是做过各种亏心事的家长(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也接受「男生止步」这个时代错误的规则,将女儿送进这里。

    不过,这个「安全神话」在今晚迎接崩坏的一刻。

    「各位,请冷静!」

    比学生还慌张的讲师,在刺耳的警报声中大喊。

    「请依照紧急状况的教战守则,前往安全室避难!安全室没有危险。请冷静尽速避难!」

    比任何人都必须先冷静的人,应该是大喊的女性讲师吧。

    十名学生(不是总共十名,是今晚凑巧十名)各自和自家雇用的护卫打耳语。学生之中的魔法师,除了深雪就只剩一人,但护卫都是魔法师。水波以外的护卫年纪从二十岁到三十五岁,怎么看都比讲师可靠。

    「深雪大人,您意下如何?」

    「待在安全室,我只看见成为瓮中鳖的未来。」

    深雪露出为难的笑容。

    「虽然这么说,如果只有我们擅自行动,也会造成学校各位师生的困扰……这里就乖乖听从老师的指示吧。必要的话由你防守入口就好。只要撑到达也大人前来迎接,应该易如反掌吧?」

    「只须您一声令下。」

    决定怎么做之后,深雪的行动速度就很快。她对身旁的学生说:「我们走吧?」不等回应就沿著既定路线前往安全室。

    深雪由水波带路前进,她身后依序跟著其他学生与护卫,接著是讲师。

    警卫们英勇善战。至少就深雪看来是如此。演变成现在的状况,只是因为对方技高一筹。

    在途中的通道,电击从侧边袭击,由水波的护盾挡下。不是凭空放电,是射出极细钢丝再让电流传导过来,这是以反物资护壁阻止电击之后知道的真相。

    「水波,你观察得很仔细喔。了不起。」

    「不敢当。」

    深雪称赞的原因,在于水波不以反电击护壁,而是以反物资护壁挡下刚才的攻击。看透敌方魔法的性质,毫不浪费地使用合适的防御术式。魔法师由此展现的精湛功力,和行使高难度的魔法不同。

    跟在后方的护卫魔法师,投以惊愕与认同的视线。

    对于水波的年龄感到惊愕。

    对于深雪的身分感到认同。

    惊讶于水波拥有和年龄不符的实力,想到她肩负四叶家下任当家护卫职责的事实,就觉得她拥有高超功力也是理所当然而认同。

    其他「大小姐」的护卫也不是在玩乐。非法入侵者不只从前方接近。通道几乎没有岔路,不用担心敌人从侧边袭击,但是后方不只一两次有魔法射过来。

    「负责殿后的是哪一家的人?我不记得见过她们。水波,你知道吗?」

    深雪回头看向最后面,视线落在正在防御入侵者攻击,年约二十岁的两名女性,并且询问水波。

    「听说是纲岛大人。护卫自称津永小姐。」

    「纲岛小姐与津永小姐……不好意思,我没印象。」

    虽然比不上达也,但深雪记性也很好。在同一间教室上课的学生名字,她基本上不会忘记,在魔法师的圈子里,只要是百家的姓氏,她也大致记得。

    「津永小姐说,他们最近才开始来这里就读。」

    「这样啊……突然就遭遇这种意外,真同情她们。」

    只听对话会觉得很悠哉,但两人是一边击退突然出现的入侵者,一边以后头跟得上的速度奔跑。

    队伍由深雪与水波带头开路,纲岛与津永殿后保护,学生们(含护卫与讲师)抵达安全室。

    深雪与水波站在门前,等待最后方一边反击入侵者一边跑过来的纲岛千金与护卫津久。并不是自诩要尽到贵族义务。只是因为深雪事实上比这里所有人都强。比护卫魔法师或是非法入侵的歹徒还强。

    水波从包包取出手机造型的CAD递给深雪。至今深雪使用的是旁人看不出来带在身上的完全思考操作型CAD。

    深雪露出微笑,接过熟练使用的CAD开机,指尖在面板滑动。

    逃过来的学生与护卫背后,皮肤分别微黑与黝黑的两名男性准备使用魔法,却被震到后方。深雪发动魔法的延迟时间低于认知极限。

    压倒性的魔法力,使得纲岛千金不禁愣在原地。但她在津永催促之下,顺利跑进安全室。

    新的入侵者出现在走廊另一头。究竟多少人跑进来?深雪皱眉心想,再度开始操作CAD。

    想子杂讯从天而降。

    黄铜色的戒指,反射走廊间接照明的光线。

    非法入侵者使用了「演算干扰」。

    「深雪大人!」

    水波作势要走到深雪面前。她右手握著小型却设计精良的战斗刀。

    「水波,不用担心,没事的。」

    水波难受地板起脸,一旁的深雪面不改色。

    「达也大人赐给我的新魔法,刚好趁这个机会测试一下。」

    两名魁梧男性沿走廊冲过来。深雪毫不畏惧与之对峙,迅速操作CAD连续发动两个魔法。

    这一瞬间,想子杂讯「冻结」了。

    在想子波完全平息的空间,这次轮到两名男性冻结。

    不是结冰,是动作完全停止的「冻结」。大汉们别说保护动作,连伸手撑住都做不到就重摔在地,深雪不禁板起脸,一旁的水波则是惊愕地睁大双眼。

    不是惊讶于瞬间瘫痪两名魔法师的魔法。是在这之前所使用,妨碍魔法发动的想子杂讯因而「停止」的魔法。

    「演算干扰」是现在实用化的魔法妨碍手段之中,效果最好的一种。

    虽然需要名为「晶阳石」的稀有矿物(不是天然矿物,是人工产物,推测是超古代文明的遗物),不过只要有这个物品,即使是无法使用魔法的人,也几乎能够确实妨碍魔法发动。

    不是魔法师的人们,用来对抗魔法师的最强武器。

    深雪反过来让「演算干扰」失效。

    「对抗魔法『术式冻结』。这是哥哥……更正,是达也大人为我发明的对抗魔法。虽然不像『术式解体』或『术式解散』能破解所有魔法,但要对付『演算干扰』绰绰有余。」

    虽然没显露在表情,但深雪心情应该很兴奋吧。亢奋到在像是歌唱的低语,不小心将达也称为「哥哥」。

    「术式冻结」是领域干涉的强化版。可以瘫痪的魔法包括无系统魔法、领域魔法,以及正在发动的魔法。以个体为对象而且已经发动完毕的魔法就无法消除,但如果是无系统魔法亚种的「演算干扰」,就如深雪所说可以完全瘫痪。

    「剩下的……不到十人。大概八人吧?」

    「属下也这么认为。」

    水波点头回应深雪这个比较像是确认的询问。

    「那么……之后就交给警卫们,我们等达也大人抵达吧。」

    「遵命。」

    深雪与水波也进入安全室。

    深雪坐在远离墙边摆放的一张沙发,但水波在上锁的门前待命,以便随时发动护壁魔法。

    ◇◇◇

    达也抵达学校的时间点,从遭受袭击开始计算约十分钟左右。大约是深雪进入安全室避难的五分钟后。

    达也并不是收到学校遇袭的通知。非法入侵者妨碍通讯的程度很完美,情报部没参与的话,不可能达到这种水准。

    八云没有提供「深雪成为下手目标」的情报。

    也不是因为达也从自己遇袭的敌人强度,推理出这是声东击西的作战。

    达也之所以来到这里,在于「确保深雪的安全」是他的最优先事项。

    校内已经不再进行战斗。

    但是,歹徒以暴力手段入侵是一目瞭然的。

    只不过,达也见状也毫不慌张。他不必以肉眼观看就知道深雪毫发无伤。「随时守护著她」就是这么回事。

    深雪位于何处,达也光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情报」就知道。同时他也得知复数气息位于深雪周边约十公尺范围的区域。

    以「精灵之眼」得知深雪所在的位置。

    以解读气息的技术查出入侵者的位置。

    说到情报的精确度,前者远超过后者,但是在没有好好隐藏气息的这个状态不可能误判。

    达也毫不畏缩地进入男生止步,如今却惨遭践踏的花园。

    ◇◇◇

    (虽然各方面和预定计画不符,不过终于进入重头戏了。)

    司看著入侵学校监视器取得的影像,命令自己加把劲。

    觉得自己的心像是旁观者的扭曲认知。只具备稀薄的人格同一性,连进食、睡眠这种维持自己生命所需的行动都会粗心忘记,是身为人类的缺陷。

    这是十山家获得力量的代价。

    派往学校的不只是以美军STARDUST改造的傀儡,还包括她的私人部下。

    「队长。」

    「士官长,什么事?」

    「我想进入管制程序。方便离席吗?」

    「──知道了。我准。」

    指挥官少尉疑惑蹙眉,但他想起长官派他出这个任务时嘱咐过的事,准许司离开。

    长官对少尉这么说:「对于远山士官长的要求,要尽可能给她一个方便。」

    与其听她提出「破坏司令系统」这种蛮横的要求,让她离开比较好。

    少尉决定趁著司如此要求,将她赶出这里。

    「谢谢。」

    不确定司是否知道自己被当成碍事的家伙,她做出严肃表情向少尉敬礼。

    ◇◇◇

    达也不知道深雪躲的房间是安全室,但他推测应该是这种房间。就算这么说,也不构成让他放心的理由。达也无视倒在走廊的警卫,前往安全室。

    途中没遭遇敌人。

    袭击学校的人们试图撬开安全室坚固的门。

    达也无声无息朝地面一蹬。

    不是往上跳,是如同滑行般接近入侵者。

    敌方在彼此距离近到伸手可及的前一刻察觉达也。

    之所以不慌不忙,大概是精神被调整过吧。

    入侵者准备使用身为STARDUST学习到的技能。

    原本要对门板施放的移动魔法,目标对象切换为达也。

    这个魔法还没发动,达也就射出右手紧捏的想子炮弹。

    这是去年二月遭受美军袭击时还没使用纯熟的技术──穿甲想子弹。

    原本是为了对情报生命体「寄生物」的主体造成打击而发明的技术,但现在大多用来攻击人体内的想子情报体。效果强到适用于以坚固想子铠甲反弹他人魔法的十三束钢。

    想子密度不如十三束的STARDUST,彷佛被大口径子弹命中胸口,向后仰摔个四脚朝天。

    想子不会受到物理的打击力。但是不只是人类,所有动物体内都以描绘身体构造的方式形成想子网路。正因如此,操作想子可以让自己身体的行动速度比神经的反应速度还快。

    达也接连发射压缩密实的想子炮弹。若是拥有看得见想子的视力,大概会看见他的手心射出发光的能量球吧。

    仿造躯体的想子情报体受到打击时,人类的精神会误以为真的遭到攻击,命令躯体重现「本应受到」的伤害。实际上,无系统魔法就有类似的术式,就是名为「幻冲」的魔法。达也不是以「分解」破坏对方躯体,而是选择以穿甲想子弹剥夺战力,是为了让对方误以为这是「幻冲」的攻击。

    说到为什么做这种拐弯抹角的事,原因是要瞒过监视的眼线。既然军方涉案,最好认定室内监视器已被入侵。达也如此判断。

    如果没听八云说明,达也应该会更快解决敌人吧。肯定也不会多费力气故意伪装成格斗战。由于在直接接触的前一刻察觉,因此从格斗战改成以想子弹攻击。既然不知道国防军的意图,达也希望尽量不要揭露底牌。

    门前的入侵者共八人。所有人倒地不起。

    达也没受到反击,先发制人结束整场战斗。如果敌人持枪应该会辛苦一点吧。达也对此感到疑惑。

    USNA的魔法师爱用武装一体型CAD。战法是将CAD组装进武器,一边活用武器本身的特性,一边以魔法提升攻击力。达也听说他们尤其喜欢CAD和枪枝的组合,实际上在去年的袭击,STARDUST的首波攻击也是使用以冲锋枪为基础的武装一体型CAD。

    他们为什么没持枪?既然这个事件和国防军的单位……推测是情报部有关,让他们持枪肯定不是难事。这些人是洗脑之后当成免洗工具的别国特务员,即使被警察发现,也只要坚称不知情就好。

    达也觉得这样不上不下,简直是对方有所顾虑,避免他陷入苦战。有种被引入陷阱的不悦感触。但是既然不知道真相,就无从回避这个状况。达也等待深雪等人从内侧开门。她们应该正以监视器观察门外的状况。

    ◇◇◇

    傀儡全被达也打倒。司在不同于指挥所的房间确认这一点。

    安全室内部没设置监视器。逃进去的四叶家下任当家──深雪与她的护卫在做什么,司很遗憾地无从得知。

    不过,既然门外的入侵者已经解决,她们肯定会打开安全室的门外出。这时候就是机会。

    她检视和自己部下之间建立的魔法线路。

    连接状态良好。

    虽然使用「傀儡法」这个古式魔法,但她原本不是干涉人类精神的系统外魔法使用者,始终是第十研出身的十山家魔法师,被植入的魔法是创造虚拟结构物──具体来说就是设立魔法护壁的领域魔法。

    即使接上魔法连结,司也无法窥视对方内心。对方的五感情报不会转传过来,她也无法直接操作对方的意志。她只知道对方现在在「魔法层面」位于何处,这个连结只能用来确定对方在情报体次元的座标。

    但是对于十山家的术士来说,这样就足够了,而且也是最重要的东西。

    如果需要声音或影像之类的物理情报,使用无线机器就好。情报部使用的窃听或偷拍机器,没有粗劣到遭遇某种程度的障碍物或干扰就不管用。

    重点在于发动魔法的关键──情报体次元的座标。这无法以电子机器取得。听说世间有魔法师与魔法辅助系统能将影像情报连结到情报体次元的座标,但司认为这个传闻不可信。

    特化型CAD的瞄准辅助系统,也始终是补强使用者知觉所及范围的情报。如果拥有直接观测情报体次元的「精灵之眼」,或许可以从影像情报得出情报体次元的座标。然而即使如此也肯定有极限。人能够实际感知的距离是有极限的。「无限的宽广」只存在于抽象观念,人类认知能力的广度有限。

    无视于物理距离这种牢不可破的现实,只靠著从影像得到的认知,就能将意识聚焦在情报次元的情报体,这种「设计出错」的人类不可能存在。司将自己的事放在一旁如此心想。

    这个想法没有不便之处。因为十山家获得的魔法,以及她被赋予的职责,不需要用到只靠影像情报就能瞄准超远距离目标物的技术。

    现在的任务也不需要这种东西。

    她将注意力集中在骇入的监视器影像,准备适度支援自己豢养的部下。

    ◇◇◇

    达也面前这扇施加复古装饰的门附有握把,却是横向滑动开启。洋溢玩心的伪装令达也不禁苦笑。如今倒在走廊的非法入侵者(达也无视于自己也是非法入侵者)将门又推又拉,不过这种做法不可能打得开门。

    水波就站在门后。她认出达也,恭敬鞠躬。深雪从后方文雅走来。之所以没有用跑的,大概是在意他人的目光。

    「谢谢您在危急时前来搭救。」

    状况看起来不是很危险,不过这应该是惯用句吧。

    「看来平安无事,太好了。」

    「多亏达也大人立刻赶来。」

    这不是制式客套话,是深雪的真心话。在深雪心中,达也前来救她是既定事项,即使如此,实际看见达也之后,喜悦就逐渐涌上心头。

    最重要的是,达也抵达的时间比她预期的快得多,这令她非常开心。

    大概是这份心情藏不住而渗透出来吧。

    不是气势慑人。应该形容为受到幸福光晕的影响吧。

    周围不知不觉笼罩一股说不出话又动弹不得的气氛。

    在彷佛被关进冰糖般的诅咒中,率先挣脱束缚的是另一组魔法师主从。

    「那个,感谢在危急时前来搭救。恕我们失礼,这么晚才向司波大人道谢。」

    恭敬的语气听起来有点生硬。隐约给人作戏的印象。

    「敝姓纲岛。这位是津永。津永小姐,你也道个谢吧。」

    津永在纲岛千金的催促之下走向前,如同要介入纲岛千金与深雪之间。

    达也的身体瞬间从静止状态切换为最高速。

    他伸手推飞津永的身体。

    企图勒住深雪脖子束缚她的津永翻筋斗倒下。

    「不准动!」

    「水波!」

    纲岛与达也同时出声。

    纲岛抓住身旁的无辜学生,暗藏的刀子抵在学生颈部。

    水波回应达也的呼叫,将深雪拉过来,一个转身互换位置,将深雪保护在背后。

    这就是达也叫水波的目的。

    「敢动的话,这个无辜的女生会……」

    纲岛或许想说「吃不完兜著走」。

    然而达也完全无视于她的警告。

    他朝著刚才想对深雪动粗的津永使用魔法。

    如同玻璃破碎飞散的幻音,不只是深雪与水波听到。

    是魔法护壁损坏的「声音」。

    津永在地上翻滚,同时架设护壁,却被达也的魔法分解。

    虽然没有显露在脸上,但达也内心感到不小的疑惑。

    刚才推开津永的时候,达也碰触到的不只是津永的身体。首先,津永瞬间架设的魔法护壁,达也以手心为起点发动分解魔法消除,再以力道较轻的掌打攻击,同时注入少量的高压想子流。

    护壁魔法确实消除,津永的身体被注入达也的想子,肯定无法好好建构魔法。其他魔法师的想子是魔法层面的异物。体内流动的想子和潜意识领域的魔法演算领域是两种东西,却并非完全独立,是以想子网路连结,以便CAD输出的启动式经由身体读入魔法演算领域,要是注入别人的想子,这个异物会让身体接下来不可能发动魔法。

    然而,就这么倒地不起的津永架设了魔法护壁。从时间顺序来看,应该认定是达也注入想子使她摔个四脚朝天之后建构的。虽然并不是身体麻痹就无法使用魔法,但是再怎么看,津永都不是这么高明的魔法师。

    在内心整理疑点的这段期间,达也并未停止动作。他举起右手,将捻细的想子流射向依然倒地的津永。

    术式解体。

    原本是用来吹走魔法式的招式,不过提高想子流的渗透力之后,发挥的效果等同于直接碰触注入想子。

    津永的身体大幅弹跳一次,然后再也不动了。看来已经昏迷。重击头部或用力压迫心脏的做法可能致命,这么一来善后工作很麻烦,所以达也将术式解体当成「发劲」的强化版使用,看来顺利成功了。

    达也如此心想时,已经朝纲岛踏出脚步。

    人质的颈子在流血。但不是喷血,是渗血的程度,只是表皮割伤。看她虽然慌张却没有过度用力,不知道是一反外表身经百战,还是累积专业的训练。

    但是很遗憾,她这么做毫无意义。

    对于达也来说,场中具备人质意义的人只有深雪。即使拿水波的性命当挡箭牌,达也应该也会优先剥夺敌方战力吧。

    总之,水波对上大部分的敌人应该都能自行击退,而且要是抓深雪当人质,除非拥有能让魔法失效(不是妨碍发动,是失效)的珍奇法宝,否则肯定会变成冰棒。面对达也的时候使用挟持人质的战法,肯定称不上是聪明的选择。

    达也的想子弹即将射向自称纲岛的魔法师。

    然而在这个时候,他察觉纲岛与人质周围形成一道魔法护壁。

    达也不禁惊讶。

    自称纲岛的女性,没有发动护壁魔法的徵兆。这个魔法师没有完全隐瞒魔法发动的技术。

    (是从哪里?)

    某人在这名女魔法师周围架设魔法护壁。只有这个可能。

    魔法护壁消灭了。

    达也的左手碰到纲岛的刀。

    刀刃在他紧握的手心化为砂尘粉碎。

    这些现象都是达也的分解魔法造成的。留在心中的疑问不会妨碍战斗。

    达也抓住纲岛的右手腕往外侧扭。

    纲岛没反抗,主动蹬地在半空中侧翻。

    达也放开纲岛,将人质拉过来。

    将人质扔向后方的水波。

    水波抱住踉跄差点倒地的人质。

    纲岛著地,达也使出一记侧踢。

    魔法护壁在他攻击之前形成。

    达也不以为意,将腿伸直。

    他的脚即将接触魔法护壁时,护壁碎散。

    达也分别控制魔法与身体,并且踢向纲岛胸口。

    和刚才对付津永的时候不同,这次已经没有手下留情。

    纲岛的心脏停止。心脏震荡。

    女魔法师的身体跪倒在地面的同时,达也的雷击魔法打入她的胸口。

    「闪忆演算」编织的微弱电击恰好发挥除颤器的功能,女魔法师的心脏侥幸取回生命运作的必备机能。

    ◇◇◇

    司在弹性偏硬的椅子上睁开单眼。她的魔法即使睁开双眼也可以正常使用。不过司觉得尽量稍微阻断五感较能提升魔法的精度,所以如果不是站在相同战场,而是朝远处使用魔法的时候,她基本上会像这样闭上单眼。

    「对方是女性也毫不留情吗……」

    这个小房间是她的个人房。司仗著没人旁听,毫不客气地自言自语。

    「话说回来,居然瞬间就消除我的魔法护壁。虽说不是原本的使用方式所以强度下降,但我差点就失去自信了。」

    司在脸蛋贴上虚假的微笑,微微摇头。

    「不……这时应该承认他终究是四叶家的魔法师吧。话说回来,破坏我护壁的是什么魔法?感觉像是魔法式本身被破坏……难道是『术式解散』?」

    司再度摇头。这次是露出有点自嘲的笑。

    「……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吧。那个魔法只可能存在于实验室,不可能在实战成功使用。」

    只不过,司这段「自嘲」即使是对自己说的,也同时给人置身事外的印象。

    「但就算是四叶的魔法师,似乎也无法连待命状态的魔法都破解。总之……既然能力足以直接影响到距离这么远的我,那就已经不在魔法师的范畴了。是超越人类的怪物。」

    司的双眼看向监视器影像。

    达也蹲在纲岛旁边。

    走廊的监视器朝向安全室深处,却只拍到达也的背,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超越人类的存在,在这个国家没有容身之处。如果你是超人的怪物,虽然可怜,不过得请你『消失』。」

    不是离开,是消失。

    司以平稳到甚至称得上温柔的声音,朝著画面上的达也如此低语。

    ◇◇◇

    达也蹲在刚才打倒的女魔法师身旁,摸索魔法的痕迹。

    刚才的魔法护壁,不是这名女性打造的。发动那个护壁魔法的魔法师,至少不在这栋建筑物里。

    正确指定发动对象的远距离魔法。首先想到的可能性,就是以这名女性当成魔法的中继点。将人类当成魔法中继点的技术虽然罕见,却不到惊人的程度。在短短两个月前,达也就看过协助顾杰的古式魔法师将人类主义者的青年设为中继点使用SB魔法。

    不过,在这名女魔法师身上找不到发出魔法识别讯号的刻印。即使是达也的「眼」也连痕迹都没看见。

    那么,是使用影像情报查出情报体次元的座标吗?

    技术上可行。不说别人,达也使用的「第三只眼」就利用平流层监视器或低轨道卫星的影像辅助瞄准。此外,达也现在依然感觉到某个视线透过监视器观察他。

    (架设护壁的魔法师……反查不到。痕迹太稀薄了。)

    达也的「精灵之眼」也不是万能。若是特务员细心避免残留「情报」的痕迹,达也就很难查出对方身分。投入百分之百的能力或许做得到,但是至少在目前的状况不可能。

    「达也大人?」

    深雪担心地叫了达也一声。大概是在意他面有难色吧。

    「不用担心。现在的状况看来就此解决了。」

    达也站起来,朝深雪露出笑容。

    深雪也回给达也一个微笑。

    「水波。」

    「是,达也大人。」

    水波将成为人质的少女交还给原本的护卫,听到达也叫她就走到深雪身后。

    「帮忙报警。我去找找有没有人受伤,这段时间,深雪拜托你了。」

    「遵命。请交给在下吧。」

    「深雪,我离开一下。」

    「好的,达也大人。请保重。」

    深雪差点反射性地称呼达也「哥哥」,但她不动声色,以成熟的举止行礼致意。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