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二卷 动乱的序章篇 下 第七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二卷 动乱的序章篇 下 第七章

    对于克人来说,今天是久违不必以十师族身分工作的星期日。

    上午,完成迟迟没能好好抽空进行的魔法大学课题,午餐之后听唱片休闲。古典的类比立体声音响,堪称是克人唯一的嗜好。二十一世纪末的现在,传统唱片价值不斐,但因为在爱乐者之间有一定的需求,因此现在还是会以交响乐演奏为中心,每年重新录制唱片。克人也是这样的爱乐者之一。

    克人没打造讲究隔音措施的音响室。他觉得隔绝所有杂音的环境不自然。比起气派的室内音乐会,应该可以说他生性更喜欢大自然中的野外音乐会吧。

    在开放式的房间,坐在偏硬的沙发上,以外观复古却集结最新技术彻底重现原音的立体声音响系统,聆听喜爱的交响乐。

    老实说,即使是室内乐或独奏都好,克人比较喜欢现场演奏,可惜他没空学习乐器演奏,也没空找演奏家过来。不只是他,十文字家的人为了习得并维持「以一挡百」的相应实力,几乎无法将时间分配到其他地方。

    「克人,打扰了。」

    「老爸。」

    从没关的门进入房间的是克人的父亲,十文字家前任当家──十文字和树。他才四十四岁,这个年龄要退休还太早,但是十文字家的王牌魔法背负著堪称宿命的代价,他为此不得不退休,趁著今年二月的师族会议,将当家的位子让给克人。

    「十山阁下来访。」

    「十山阁下?」

    和树称为「十山阁下」的人,只有十山家当家──十山信夫一人。来找克人的不是司,而是司的父亲。克人对此感到疑惑,关掉音响前往会客室。

    ◇◇◇

    达也来到房总半岛前端的区域。他从山路「观看」对面山坡一栋像是监狱的设施。接下来他必须救出来的魔法师被关在那里。

    达也是在昨晚接到真夜的指令。但他今天吃完午餐才从自家出发。

    他不打算盲从真夜的命令,也觉得没这个必要。但是这次不是基于这种情绪上的原因没立刻行动。达也同时觉得没必要违抗真夜的指令。

    出任务的时间延到现在,单纯是因为不知道要去哪里。昨晚打电话过来的时间点,真夜与四叶家都还没查出美军特务员被囚禁在哪里。

    达也回到花菱兵库驾驶过来的箱型货车。说来惊讶,这名青年也拥有大货车驾照。他笑说自己也可以合法操作重机具,但应该不是开玩笑吧。达也认为他即使会开大型客机也不奇怪。

    此处的相关情报也是兵库提供的。他在电话中没告知具体场所,只指定会合地点,与其说是为了避免万一有人窃听,应该说肯定是为了用这辆卡车载达也。

    兵库不是在驾驶座,而是下车等待达也。他看到达也点头就迅速绕到车斗后方。箱型大车斗看起来是铝制,其实是钛合金与陶瓷的复合装甲板打造的。兵库操作手上的遥控器,后方其中一扇门就往侧边滑动,出现一个小小的出入口与梯子。

    「达也大人,请进。」

    在兵库的催促之下,达也进入车斗。里面不暗。大概是设计成在梯子放下的同时开灯吧。车斗内部就像是一间小小的研究室。

    这里准备了一辆黑色的全整流罩电动机车,衣架挂了一套像是骑士服的物体。

    「这是……可动装甲吧?」

    「不愧是达也大人,一看就知道。」

    兵库一副不是很惊讶的样子点头。

    惊讶的是达也。

    他反射性地使用「精灵之眼」分析装甲的性能。

    「居然将独立魔装大队的可动装甲重现到这种程度……」

    「没能完全重现。系统光是搭载连结远距离瞄准辅助用的CAD就没有余力,只能放弃加入动力辅助功能。」

    达也已经知道这件事,却还是颇为惊愕。伪装成市售骑士服的这套可动装甲,可以连结「第三只眼」。

    「只不过,虽然牺牲部分的动力辅助功能,相对的,防御与隐身性能比原版强化。如果是达也大人单独行动,这边有自信会比原版还好用。」

    可动装甲是独立魔装大队研发的装备,却不是国防军的专利。例如USNA军就晚了独立魔装大队三个月,研发出性能和可动装甲同等的飞行装甲服,命名为「推进装甲」。

    不过,四叶家肯定是第一个在民间研发飞行装甲服的组织。飞行魔法原本就是由四叶家旗下的FLT研发,即使撇开这一点,四叶家的技术力也值得惊叹。

    「此外,这辆机车搭载了和这套飞行装甲同步的机能。」

    「意思是说,可以连同机车一起飞?」

    「正是如此。」

    达也以「眼」朝向机车。机车的造型注定无法保护骑士防御侧面或后方的攻击,但达也知道这辆机车对于来自前方的攻击拥有装甲车等级的防御力。机车本身包括轮胎在内也打造得极度坚固。虽然伪装成市售车,但是怎么看都是军用车。

    「达也大人,这套装甲还没有名字。方便请达也大人命名吗?」

    「不,容我拒绝。」

    即使身处于近似感动的惊讶之中,达也也没碍于情面答应。要是名字取得不好,丢脸的是穿这套装甲的达也。

    这套装甲是达也用的,这种事也不必重新询问。四叶家肯定预测到达也和独立魔装大队之间会产生裂痕,也已经计算到达也将来无法自由使用可动装甲吧。

    达也的弱点在于防御力不足。即使拥有近乎不死之身的再生能力,战斗时也不一定能够立刻使用「重组」,某些时候必须优先歼灭敌人。性能强大的防御服,是达也发挥十成功力不可或缺的装备。

    这套装甲服和可动装甲不同,穿著上街也不突兀。即使戴上头盔,顶多也只会被当成有点粗犷的骑士服吧。只要加穿一件外套,这份突兀感也肯定会几乎消失。这套飞行装甲服真的像是为达也设计的。事实上也是如此吧。

    「那么为求方便,请容属下依照研发时暂定的名称『Freed Suit』命名为『解放装甲』。若您想到什么好名字,请务必提供给属下。」

    对于达也个人来说,「解放装甲」这个名字就够了。也就是「从束缚中解放(Freed)的装甲」。不是叫作「Free Suit」感觉怪怪的,但应该只是顺不顺口的问题吧。

    然而要是计较命名,肯定只会因为无谓的问答而浪费时间。如此心想的达也不再多说。

    名字随便取就好。因为这套装甲肯定有用。

    达也只说一句「容我抱持谢意使用吧」,开始换穿解放装甲。

    和装甲服不同,黑色机车已经取名。叫作「无翼」。意思是没有翅膀,进一步来说就是没有翅膀也能飞。达也觉得这名字挺诙谐的。

    达也跨上「无翼」,前往收容特务员的监狱。这次的任务由达也独力挑战。兵库只在刚才的据点待命以防万一,获释的特务员预定要抢收容所的车辆逃走。

    即使没有支援成员,达也也没有不安。他的战斗风格原本就适合单人作战。没有提供支援的己方,相对的,也没有必须保护的友军,只要顾好自己就好。他在这个条件之下,可以完全发挥自己的战斗力。

    为了避免无谓生事,达也依照法定速度骑车,但还是很快就看见目标建筑物。达也像是要测试刚入手的新玩具,以黑色机车「飞越」监狱围墙。

    ◇◇◇

    远山司从轻井泽的西式宅邸移动到房总半岛的秘密收容所,不是因为想将俘虏的美军魔法师利用在什么地方,单纯是用来逃离该处的藉口。只是在诗奈或不知情的同僚质询各种事情之前躲起来罢了。

    不适用于洗脑的俘虏,在司眼中是没有价值的「物品」。继续耐心施打药物,或许会变得可以利用,但魔法技能很可能在这之前就受损,人格也难免遭到破坏。她不会没人性到明明没有迫切的用途却还把俘虏一个个毁掉。至少她自己这么认为。

    抓到的特务员应该会处分掉吧。司觉得他们既然潜入他国进行非法任务,应该也有所觉悟。

    释放是不予考虑的选项。生还者会揭露日军以化学洗脑措施将俘虏改造为傀儡利用的秘密。先不提处刑,要是他们作证日军进行人体实验,这边很可能会在各方面陷入艰困立场。

    若她一个人献上头颅就能了事还好,一定要避免国防军甚至日本受害。因为有日本才造就十山家,有十山家才造就「远山司」。

    虽然不是「小人闲居为不善」,不过只要闲著没事就会胡思乱想,这是常见的倾向。尤其是平常愈忙的人,这种倾向就愈是明显。

    「……也对。反正要处分,那么愈快愈好。」

    司在独处的房间如此低语。这个房间是「看守」的待命室,不过职员正在自己的岗位值勤。

    监禁特务员的房间是完整的气密构造。只要从空调释入致命药物,就会立刻变成毒气室。她起身准备向典狱长提出这个建议。

    就在这个时候,警报响了。

    「发生什么事?」

    司的自由自语,由跑进来的士兵回答。

    「远山士官长,有人入侵!请您出动!」

    冲进来的士官阶级是中士。司确认对方阶级较低之后,向他询问状况。

    「入侵者的阵容是?警备兵力没办法应付吗?」

    「确认的入侵者只有一人,却是强力的魔法师!光靠警备兵力无法阻止!」

    难道是……这个念头掠过司的脑海。但她立刻否定自己的「妄想」。

    四叶家袭击这间收容所,肯定没有任何好处。

    「知道了。我的装备在哪里?」

    「在下拿来了。」

    司戴上中士递出的装备。附有情报终端功能的单边墨镜,以及附收音装置的单耳耳罩。

    墨镜显示入侵者的座标,以及前去迎击的士兵情报。

    己方士兵位于正常的射程范围内。

    「开始支援。」

    司说完发动十山家的魔法。

    ◇◇◇

    达也以最初找到的警卫室终端装置,查出监禁特务员的场所,然后以「分解」破坏空调系统以防万一。

    (居然将俘虏关在毒气室,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也因为一开始就没什么好印象,所以他认定这里是非法实验设施。

    (看来不必特别顾虑什么。)

    达也在心中低语。只不过周围没有人烟,加上设施处于颇为偏远的山区,所以他打从一开始就没顾虑什么。

    CAD的「枪口」指向挡路的卫兵。达也穿的装甲服预先内建完全思考操作型CAD,但他在这次的战斗使用习惯的手枪造型CAD。

    特化型CAD银镞改造版「三尖戟」,瞬间就输出启动式。

    以更短剎那发动的「分解」,射穿迎击的士兵。

    没有杀掉。但是四肢根部被贯穿开洞,倒地的士兵别说再度站立,甚至爬都爬不动吧。只不过在这之前,他们就因为漂白意识的剧痛而昏迷。

    新的敌人出现。

    达也机械式地准备攻击。

    从走廊转角出现的士兵身上有反魔法护壁,不过只差在护壁强度,和至今的士兵相同。达也打算在分解魔法护壁之后,立刻「分解」士兵的身体组织。

    然而。

    他一分解护壁,护壁就立刻再度建构。

    士兵以高威力步枪反击。

    达也连忙切换魔法分解子弹,以装甲服的能力高速移动,逃离射线。

    走廊没有藏身用的遮蔽物。

    达也分解部分天花板,跳到洞里。

    三人一组的士兵跑过来。

    达也就这么蹲在洞里,发动「术式解散」。

    三名士兵的反魔法护壁消失。

    魔法护壁立刻重新建构。

    下一瞬间,护壁消失。

    护壁再度建构完成之前,达也的分解魔法就在士兵身上打洞。

    破坏六层护壁,在每人身上打四个洞。合计十八次的事象改写,现今对达也来说易如反掌。

    不提这个,问题在于魔法护壁会重新建构。

    (不是「连壁方阵」。)

    说到连续架设魔法护壁,十文字家的「连壁方阵」为人所知。

    然而现在的魔法不是「连壁方阵」。

    达也亲眼看过克人的「连壁方阵」,因此可以断定。现在的护壁魔法是非常类似十文字家魔法的另一种术式。

    (可能是在第十研开发的魔法。)

    达也从没贯穿的天花板洞穴跳下来,再度在走廊奔跑。

    (在第十研「开发」的魔法师。这次的事件和十山家有关?)

    刚才的魔法,和前天袭击时在礼仪学校看见的魔法一样。

    那场袭击的背后也是十山家操控的吗?

    (虽然姨母大人要求别惹他们……但若对方危害到深雪就另当别论。)

    进入设施愈深处,遭遇警备兵的频率也愈高。

    出现的士兵身上都有那种魔法护壁,却已经无法阻止达也前进。

    (确实是棘手的魔法,不过我很适合应付。)

    达也冷静评价敌方魔法,同时终于进入监狱所在的区域。

    ◇◇◇

    (我的魔法……十山家的魔法不管用?)

    司一边支援迎击,一边在内心哀号。

    十山家的魔法是同时复数投射个人用的魔法护壁。以保护对象的肉体为起点,在周围建构魔法护壁的术式。

    由于预先登录魔法目标对象,所以不必直接视认,也不必再度设定座标。只要术士的魔法容纳力允许,就可以无视于人数与次数,让己方穿上魔法铠甲。

    原本是用来支援要人逃亡的术式。是在国家中枢也被敌人攻入时,于枪林弹雨或爆炸之中保护要人逃走的魔法。

    十山家是中央政府的最终防壁。相较于首都最终防壁的十文字家,强调「中央政府」就是这个原因。所谓的「政府」不是建筑物,是施政者。只要能协助站在指挥系统顶点的人逃走,就可以迅速反击。十山家就是基于这个想法开发出来的魔法师。

    十山家该保护的对象只有政府要人。市民不在对象范围之内。因为拥有这般特质,所以十山家不被允许站上舞台。十山家在二十八家榜上有名却绝对不会成为十师族,就是基于这个原因。

    这种魔法是以「拋弃市民自行逃走的手段」这种消极的动机开发,却不是不会用在「阻止敌兵」这种积极的目的。以己方的识别讯号为目标发动魔法,就能让士兵身披胜过己身魔法技能的强力防壁专心攻击。即使不是魔法师,也能赋予魔法护壁的恩惠。

    司使用的头戴式装备,就是用来这么做的道具。

    研发这项技术的是国防军情报部。

    这项技术让十山家得以撕下「只用来逃走的魔法师」这张标签。

    十山家也想积极为国家有所贡献。

    以他人为起点发动魔法。基于这个性质,所以会将复数他人和自己视为相同个体,自我立场的界线变得模糊。十山家的人背负这种先天的缺陷。不对,是被植入的。

    即使如此,还是想对自己所属的组织有所贡献。不,或许正因为「自我」模糊不清,所以想为集团奉献的欲望变得强烈。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而和国防军情报部交涉的结果,就是姓「远山」的魔法师。现在是第二代的「远山」,成为情报部不可或缺的存在。

    对他国进行特殊破坏任务的时候,特务班大多包含魔法师。因为在个人能运用的战力中,魔法具备反常的威力。阻止破坏任务的防谍单位,必然被要求具备对抗魔法的能力。

    十山家的魔法能让魔法师以外的人也接受魔法护壁的恩惠,因此在防谍单位获得重要地位。

    司的魔法受到防卫据点的士兵们仰赖。要是知道她的魔法不管用,士气会大幅衰退吧。防卫态势或许会由此瓦解。

    所以司不能将不安显露在表情上。

    因为先天上的缺陷,感受不安的心理功能也低落。多亏如此,维持扑克脸不必花太多力气。

    然而和她的演技无关。

    此处即将面临「无法阻止这名敌人」的结果。

    ◇◇◇

    囚禁美军特务员的监狱,位于螺旋状走廊中间的区域。

    如果是不同栋,应该可以更快从外部入侵吧。简直是在建筑物里建造中庭,然后在这座中庭建造监狱。这种构造逼得达也必须一边对付警备兵一边入侵。

    不过既然来这里,就不必老实沿著走廊前进了。

    达也以三尖戟瞄准内侧墙壁。

    分解魔法射穿走廊的墙壁。

    下一瞬间,监狱墙壁悉数开出能让人通行的洞。

    三尖戟瞄准天花板。

    挖穿的天花板落在警备兵头上。

    达也「看见」反魔法护壁紧急切换成反物资护壁。

    这么一来应该没人死伤吧。不过要从那堆瓦砾底下爬出来,或许得花费一番工夫。

    这样对达也来说比较方便行事。

    他跑向监狱。已经失去监禁功能却依然没人逃离,代表他们或许处于出不来的状态。

    达也的担心成真,不过距离最坏的状况还差得远。俘虏只是被施打药物麻痹。如果是以外科方式剥夺手脚,要扛出去将会是一份苦差事。

    达也以「眼」看向侵蚀俘虏身体的药物。

    幸好都是同一种药物。

    这么一来,「一次」就能处理完毕。

    达也瞄准该药物的「概念」,发动分解魔法。

    对应该概念的药物,被分解为元素层级。

    虽然包含对人体有害的元素,不过当前的麻痹解除了。

    他朝著一旁剧烈咳嗽,想吐最后却吐不出来的女性搭话。

    「站得起来吗?如果站得起来,麻烦叫一下同伴。要逃离了。」

    「我……没事……这个声音是,司波达也?」

    达也在头盔底下蹙眉。这套装甲服没有变声功能,但是头盔是雾面面罩。

    「你认识我?」

    光听声音就认出来,只可能是从以前就认识他。

    「我……咳咳,我是USNA参谋总部直属魔法师部队STARS的希儿薇雅·玛裘利准尉。去年以莉娜副官的身分暂时滞留于日本。」

    「莉娜的副官啊,原来如此。」

    达也不认为这是谎言。执行非法特务的军人,应该不会这么轻易表明身分。但她们肯定知道自己USNA军人的身分已经曝光。狱方会以药物麻痹监禁的俘虏,侦讯时不可能没使用药物。

    而且既然是莉娜那边的特务员,凭著刚才的三言两语就认出达也的声音,也可以理解。

    「我受命协助你们逃离。可以的话,希望你们自己走。」

    「可以。我叫一下同伴。」

    大概是呕吐感稍微减轻,希儿薇雅没咳嗽,以稳定的口吻回应。

    达也带头逃离这栋收容所。

    没人从背后开枪。看来美军特务员终究没人这么愚蠢。

    挡路的士兵似乎快要用尽,妨碍逃离的攻击变得零散。

    发现运送兵员用的卡车之后跑过去。大概是受过良好的锻炼,所有人已经回复到可以跑步。

    达也在卡车的导航装置,输入花菱兵库所在位置的地号。

    「我的同伴在导航终点待命。照他的指示去做肯定能逃离。」

    希儿薇雅稍微犹豫之后点头。

    「……我不问理由。我们原本被处刑也逼不得已,谢谢您出手搭救。」

    希儿薇雅向达也敬礼。

    达也也回以陆军式的敬礼。

    目送载著希儿薇雅等人的卡车离开之后,达也回到收容所。

    就这么逃离应该也没问题吧。

    光靠身穿装甲服,头戴雾面头盔的影像,无法锁定袭击者的身分。达也在监狱和希儿薇雅说话的时候,已经先毁掉包括隐藏收音器在内的监视装置。

    而且,以警卫室终端装置调查收容所内部构造的时候,已经取得此处进行的人体实验记录以备不时之需。虽然不是实际的实验资料,却是实验用尸体的销毁记录。即使自己是袭击者的身分曝光,这份记录也足以当成交易材料。

    他之所以回到收容所,是为了事先消除对自己不利的记录,免得之后多费工夫处理。也是为了进行非必要但做了比较好的善后工作,并且将某件「私事」做个了结。

    三尖戟瞄准建筑物的顶楼。

    分解魔法消除了指挥司令室的屋顶。

    达也使用装甲服的飞行功能,从上方入侵司令室。

    天花板忽然消失的司令室内,收容所的负责人与成员等待他的到来。

    ──全部举高双手。

    「我们投降。我们无法对抗你的战斗力。」

    达也点了点头,以魔法合成的声音回应。

    这是以「闪忆演算」重现希儿薇雅的拿手魔法。虽然干涉力较弱,无法精密控制到在对方耳中重现声音,但如果是振动脸部前方空气取代隔著头盔的对话,即使达也也做得到。

    『容我删除监视系统的所有资料。』

    为求谨慎,连语气都变更之后「制作」出来的这句话,负责人立刻回应「好的」。

    达也朝旁边的终端装置伸手。没有多费工夫刻意伪装操作过程。电磁储存装置全部以魔法分解。

    不经意转头一看,管制员以畏惧的眼神看著他。

    达也没特别做出反应,视线移向上尉负责人。

    『十山家的魔法师在哪里?』

    「……远山士官长在隔壁房间。」

    上尉犹豫了一下,却立刻想起自己的立场无法拒绝,以透露懊悔的语气回答。

    对于达也来说,他的心境一点都不重要。

    『不可以追我。』

    达也如此告知之后,结束语音合成的魔法。

    他往上飞,从上方看向隔壁房间。

    正如预料,那里已经没有任何人。

    从上空清楚看得见沿著建筑物外围逃跑的人影。

    人影的目的地,是达也刚才目送希儿薇雅她们的停车场。

    达也降落在地面,挡住司的去路。

    「是四叶家的司波达也阁下吧?」

    司突然说中他的名字。

    达也以魔法回答。

    他没架起三尖戟,就拆除司的魔法护壁。

    达也举起右手。

    三尖戟瞄准司。

    在这段期间,也反覆进行著魔法护壁的建构与破坏。

    司像是精疲力尽般,双脚跪地。

    破坏的速度完全超过建构的速度。

    达也即将扣下扳机。

    「住手!」

    不知道是这声大喊先传来,还是司周围的反魔法护壁先出现。

    建构速度以及护壁强度,都比司高明数段。

    达也的分解魔法破坏护壁,但护壁几乎同一时间再度建构。

    这样的过程重复许多次。

    然而长达数十次的这波攻防,其实时间不到三秒,是某人从天而降的这段期间发生的事。

    「不可以杀害这名女性。」

    从上空直升机跳下来的是克人。

    达也依然以三尖戟对准司。

    克人挡在他面前。

    「我不知道缘由。不过,退下吧。」

    克人的嘴唇说著「司波」。但他没发出声音。

    达也放下三尖戟。

    「只要你直接离开,我就不会攻击。我保证。」

    达也默默点头,背对克人。

    他甚至没有提防克人攻击的举动,发动飞行魔法前往停放「无翼」的场所。

    不久之后,克人目送骑士骑著黑色机车划过天际离去。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