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短篇 十一月的万圣节派对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十一月的万圣节派对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katuki

    横滨事变引起的混乱看起来终于安定下来的是西历二零九五年十一月第二个星期五。

    [我们决定举办让全学生参加万圣节派对了]

    对在回家的电车上被如此告知的深雪这个发言,达也露出了用[哈?]这样蠢钝的声音回问的丑态。

    自此经过的根本起因该归结于前学生会长真由美说出[既然论文比赛泡汤了就来策划些全校性的娱乐吧]

    当达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想从各个方面吐槽了——例如[论文比赛应该不是娱乐吧]或是[为什么会由已经从学生会里卸任了的真由提案啊]之类——,不过因为与不是学生会成员的自己没关系所以就没有说什么。倒不如说,无视了。因为达也认为现在正是为了收拾论文比赛以梓为首的学生会成员忙得不得了,真由美他们三年生必须准备应试学习的时期,根本没有插手的时间吧。那不只是达也一个人的想法,大部分学生想的都差不多。

    没想到学生会成员,他们的努力大大的超越了包含达也在内的预想。而结果就是深雪这句突然的台词。他们的努力还真是让人佩服啊,达也虽然这么想着,但同时也在脑海里浮起各种疑问。

    [深雪]

    [是的]

    毕竟努力就应该当做努力来尊重,达也留意着不让自己的口吻听起来有否定意义而向妹妹质问。

    [为什么是万圣节呢?已经十一月中旬了吧]

    第一个疑问。万圣节本来是十月三十一日的。今天已经是十一月十一日了。老实说时季差得很远,倒不如说已经错过了时机。

    [也有十月三十一日下达了甲种警戒令所以没能举办派对的因素在]

    甲种警戒令是规定在前一次世界大战中定制的[国家紧急事态对策法]的紧急时期对应措施之一,夜晚禁止外出,交通规则也包含在内。日落后的外出和公共交通机关的利用都有限制,确实是举办不了派对。

    但是达也想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

    [不,所以说为什么是万圣节呢?]

    [因为兄长大人,十一月不是没有什么适当的例行活动吗。总不会让高校生一起庆祝七五三吧?]

    [就这理由吗]

    达也发出着叹息声抬头看上天。撇开视线是因为不想让深雪看到他露出傻眼的表情的体谅,但就因为这样达也察觉不到深雪不知为何露出害羞的表情。

    ◇◇◇◇◇◇◇◇◇◇◇◇◇◇◇◇◇◇◇◇◇◇◇

    第二天,一高内就聊起了早上最早正式发表的万圣节派对的话题。一到休息时间,教室里,走廊上,学校里各处都交杂着兴奋的对话,校内充满了吵杂的活气。

    学生们的反应大多是好意性的。赞赏学生会的快举的声音也很对。最大的理由,魔法科高校里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恐怕就是因为有这个情况吧。显眼的活动也就只有毕业礼之后举行的送别会而已,魔法科高校是没有文化祭、体育祭和修学旅行的。

    那个送别会也是分开一科生和二科生举行的,但这次的万圣节派对是不区分一科·二科以全校学生为对象。说不定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快举。

    话是这么说,不过还是谈不上处于一科生和二科生之间的鸿沟被完全填埋的状态。原本送别会分开两个会场举办就是一科生和二科生之间的鸿沟的理由。这次的派对在同一个会场举办也当然,设有机关。一年的E班教室里,达也他们也正在谈论这个话题。

    [话说回来面具要在哪里买才好啊?]

    干比古以挺认真地烦恼着的表情问达也。,

    [毕竟是假面乔装派对啊乔装一下,能面什么的也不错吧?]

    别问我,在达也这么回答之前,雷欧从旁边插嘴了。

    从干比古和雷欧的对话中就可以知道,这次的派对是乔装·假面为条件。由于不穿制服和遮住脸的关系,只是稍微看一眼是分不出一科生还是二科生的。当然只要动用魔法性的感觉的话也不是不能分清的,但这样无趣的行为不论魔法力高低都会成为轻视的对象。

    顺便一提一开始是假面舞会的计划的。达也从深雪那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是[是乔装派对真的是太好了]的心境,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但仔细想想的话害羞的程度是差不多的。到了现在,达也甚至有,倒不如开假面舞会还比较简单,的心情。

    (就算是这样能面还是免了吧)

    达也在心中咕哝的同时,

    [不不,能面还是免了吧]

    艾莉卡忘了用憎厌的口调对雷欧的发言吐槽。没有特别交流也意见一致,但这应该并不仅限于达也和艾莉卡。

    [就算是迟了三个星期也姑且是万圣节派对啊]

    [姆,那么就果然是,南瓜男吗?]

    [你觉得这样可以的话不就好了吗?]

    在偏离重点的答问旁边,

    [虽然在派对商店里也有卖,但设计的种类很少自制的人比较多哦]

    [自制面具!?]

    [是啊那个,我也帮吉田君你做面具吧?]

    [哎?柴田同学帮我做面具?不,这不好啦]

    [不会,我,反正我都打算自制自己的面具了,不会费多大功夫的]

    [是,是吗?那么就拜托你了]

    就像这样,在背后展开着打鸡皮疙瘩的对话。

    达也用守候的眼神看着这两对情侣(?),自己打算在派对商店里适当的挑选。

    当然,这种事又怎么可能被允许呢。

    ◇◇◇◇◇◇◇◇◇◇◇◇◇◇◇◇◇◇◇◇◇◇◇

    万圣节派对举办日是十一月十九日,下周的星期六。想使用网上购物买东西的话就算是平日的夜晚也完全没有障碍。但考虑为了前一天不慌忙也有必要在周日的今天,准备好派对用的衣服的达也,一早就在客厅的Vision(Intelligent Television)浏览杂货店。——结果达也还是网上购物是因为达也不想出门,是没有的,是因为午后预定去FLT。

    但是用[万圣节商品][乔装][假面]搜索看我上位五家店铺之后,达也已经厌了。本来,热情就几乎是零。找到最初的店,达也决定下单布制的没装饰纯黑色的化装舞会面具和长及脚踝的附帽长袍。但是,没能按下确定下单的按钮。

    刚好这个时候深雪走进客厅,

    [兄长大人,请你先别下订单]

    难得的用强硬的口吻制止了。

    [深雪,怎么了吗?]

    但是,达也的反应之所以慢一怕,并不是因为被深雪的气势压制了,

    [那些布是?]

    而是因为深雪抱着山一样多的布。

    颜色的种类比没有多少。几乎是暗色系、赤色系的布也有点微黑的暗黑色。例外的就只有装饰用的,银丝的花边布料而已。

    乍眼看过去除了花边之外都有一件衣服那么长。达也隐约感到不想的预感试着一问,深雪露出等待多时的满脸笑容。

    [是的,兄长大人参加这次万圣节派对的衣服,由深雪为你准备]

    听了这个回答,达也为时已晚的察觉到妹妹的意图。

    [这些布不会是样品吧]

    [如你所见]

    以防万一的质问,虽然是间接性的但还是被明确的否定了。

    [专程自己做吗?]

    [是的!我很久以前就像做一次了]

    达也忍住叹息。是不想给妹妹的笑颜泼冷水。

    从布料到缝制衣服这件事本身并不困难。现在是用自动缝纫机,倒不如说普及了为了制作衣服的机械人[定制机( teller machine )],如果去大型时装店的话可以用便宜的价格使用。设计的输入也十分简略化,就算是复数的模板组合也OK。当然,从一到整个程序的组成都不会很难。中学校的家庭科(当然是选修课程)还把定制机( teller machine )的操纵加入到课程里。

    所以达也并不是在担心制造衣服的时间或是完成度。达也只是理解不到为什么对这学校活动,而且还是临时策划的仅供娱乐的派对,何必这么认真。

    [不行吗]

    看到哥哥的反应不太乐观,深雪惶恐地问。

    [不,没关系哦]

    妹妹露出这样的表情,达也当然是不能摇头了。本来就只是跟不上深雪的兴致而已,他没有打算阻止深雪想做的事的意思。

    [非常感谢!]

    深雪再次满脸笑容的跑到达也身边,把手上拿着的布料放到沙发上。

    然后,以笑颜继续说。

    [那么,请脱吧]

    达也有自觉自己的表情僵硬了。

    [你说什么?]

    达也的耳朵正常的运转机能。当然也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意识在拒绝接受。

    [所以说,请脱吧,兄长大人。上下全部。啊,下面的内裤请穿着]

    由自己口中说出的类似绕口令的短语,让深雪的脸颊微微泛红。她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可爱,但当然只用可爱这个词还不足以形容。

    [我可以问问,这是为什么吗?]

    [那当然是,为了採寸啊]

    [只是採寸的话穿着衣服也应该没问题啊]

    [不行。我一定要做出与兄长大人的身体完全吻合的衣服]

    难道说深雪醉了吗。达也的意识里冒出这样的疑问。

    (家里应该没有放酒精类的东西啊难道说是料理酒吗?)

    不用说也知道深雪并没有醉。只是沉醉在,制作达也的衣服,这一思念引发的无尽联想(也可以说是妄想)的幸福感之中而已,但达也没有想得这么深。

    总之,深雪现在处于不听人言的状态所以不管说什么都是没用的。达也早早就放弃了说服深雪。而且,对被看到内裤打扮这件事也没有反感。

    因为他每周,都会看到妹妹的内衣打扮。【惊愕的事实!?】这么想来,只是被看到自己只穿着一条内裤的身姿算不上什么。

    不过,只有这一点想说出来。

    [我知道了。脱是没关系,但要现在,这里吗?]

    还没到中午,就以半裸的身姿和妹妹两人在客厅单独相处。这不管怎么说,达也都认为着偏离了道德或是常识或是各种其他东西。

    被达也这么问,与刚才不同的意义深雪红着脸用快要听不见的声音回答[请在兄长大人的房间里]。这样感觉这也有点问题,但达也决定不在这之上,继续深思了。【可恶、抢了我的吐槽】

    圆满得到了哥哥的尺寸的深雪,意气高扬的前往经常去的时装店。虽然平时是和达也一起去的,但由于哥哥的行程和深雪的意图所以今天一个人去。途中,虽然也有打算对深雪搭讪的刚勇之人,不过被深雪冷眼一瞥立刻秒杀了。只能祈求无名的搭讪君不会觉醒头文字M这种异常的兴趣了。

    总之,在散播者不想被任何人打扰氛围的深雪面前没有其他拦路人,她顺利地,提着大袋抵达目标的店铺。虽这么说,从家到车站,从车站到店铺的移动都是使用运输车,笨重的行李并没有造成困扰。

    走进时装店后熟悉的店长就出来迎接她了。其实这家店,四叶在背后有提供各种援助,女性店长也是四叶手下的人物。所以深雪也能在这里安心购物,也能随意说一点小任性。

    [店长小姐,抱歉。跟前些日子说的一样,今天是来借用定制机的]

    [好的,请]

    深雪低下头,店长就微笑着点头。顺便一提她同时也是这家店的老板,比起[店长]还是[店主]比较正确,但喜欢被称为店主所以对客人也如此自称。以本人的话来说,貌似自小就憧憬被称为[店长小姐]。

    [你知道在哪的吧?]

    [没问题的。非常感谢]

    深雪再一次低头,走向店铺里面的工作室。

    定制机是多臂式的自动工作机械。基本机能与产业用机器人一样。手臂有六至十二只,越是高级机种手臂就越多。而这家店的定制机,是有十二只手臂的最高级机种。

    深雪首先在作业台上设置准备好的布料,然后走向设计编辑机。把输入了设计和哥哥的尺寸的情报终端与定制机的近距离通信面板接触,让机器读取资料。

    之后就是等待衣服完工了。

    (接下来是面具)

    那方面的安排已经做好了。

    深雪一边考虑着这些事,一边微笑着盯住正在缝制衣服的十二只手臂。

    ◇◇◇◇◇◇◇◇◇◇◇◇◇◇◇◇◇◇◇◇◇◇◇

    一眨眼一周就过去了。忙着准备,等待期待的活动的时间就一瞬而过。

    今天是十一月十九日星期六。而现在的时间是午后六点。第一高校现在正举行着偏离时季的万圣节派对。

    按舞会格式改变布局的讲堂里,挤满假面·乔装的少年少女。从墙角看过来,实在是异样的光景啊。有穿着哥特式礼服和带着加了闪闪发光的金属珠片的化装舞会面具的少女,也有穿着燕尾服和黑色面具,礼帽的男子学生。相反也有带着只露出眼睛周围的面纱穿着纱丽服的女子学生,穿着粗糙的牛仔裤和T恤还有鹿皮背心、宽边高顶帽、用红色围巾把鼻子到下面都遮住的男子学生(他绝对一开始就放弃了进餐)。也有穿着金属工作服带着风镜的SF风格的学生,虽然听起来很假,但也有穿着猎衣鼻子以上戴着树木的表面的学生。东洋到西洋,过去到未来,实在是种类繁多毫无节操。

    但是,占据主流的果然还是附帽子的长袍魔法使风格,和戴着尖帽子和长及脚踝的休闲长连衣裙的魔女风格。貌似姑且,意识到万圣节这个主题。

    深雪现在,以没有乔装的制服打扮在学生会室里工作中。分配饮料或是杂物的商量或是为学生带路之类的,正奔走于这些工作。不过还剩一点就结束了。学生会成员之后再换衣服戴面具偷偷地混入派对之中。

    会场中央空出来作跳舞用的,从刚才开始就有一大群学生按着管弦声跳舞。不跳舞的学生(大多数是因为衣服的关系就算想跳也跳不了的学生)就在墙边吃摆满的料理或是聊天各自度过。兴起愉快的氛围,这个主题看来是大成功了。

    巡逻没有放置料理的墙边的达也身边,一名女子学生向他走近。洛可可风格的古典礼服,还有以蝴蝶为模型的虹色化装舞会面具。真是动真格的乔装啊。

    [Trick or Treat!]

    以十分享受的声音,真由美向达也搭话。就算遮住脸还是能认出声音。不过不管是面具还是礼服,看来都不怎么能隐藏真由美的身份啊。

    [Treat]

    达也如此说着,从斗篷下面拿出糖果。收着递过来的带棒糖果,真由美好像很奇怪般的观察达也的乔装。

    [真是少见的风格啊。奥丁?]【为什么我会联想到奥丁的王座】

    达也从只开了一边洞的面具里只用右眼看回真由美,拿着仿制的枪微微耸肩。

    [硬要说的话算是冒牌奥丁吧。胡子还是算了吧]

    冒牌奥丁,又名[假扮奥丁身姿的恶魔]。诱惑了基督教改变信仰后的挪威国王,嘛,一如既往的模式被当作恶魔的旧时代的神。当然深雪是没有这种意图的,只是想配合[魔法使的王]这个主题而已吧。

    只是,不能说有多相称。尺寸虽然很合身,不过设计不称。宽檐帽子就姑且不论,与之搭配的银色长假发并不符合达也的形象,相反长下摆的上衣和细裤子的组合即使适合达也也不符合北欧神话的印象。

    [为你搭配的是深雪?达也君,还是一如既往的宠妹妹啊]

    [毕竟是乔装啊。那么,也没必要适合吧]

    被真由美嘲笑,达也反射性回话的台词客观的来看,近似不认输。

    如果问在这个会场里谁的乔装最有气势的话,达也认为眼前这个南瓜男会得到过半的支持吧。

    [Trick or Treat!]

    [Treat没想到你真的会用这个乔装啊]

    从斗篷下面拿出细长的糖果递出,达也以傻眼的声音向乔装为南瓜男的雷欧搭话。

    [与老姐商量之后呢,她说说道万圣节果然就是这个吧,然后鼓足劲做了这个给我很奇怪吗?]

    [不,确实说道万圣节就是Jack-o'-Lantern(拿灯笼的杰克)]

    雷欧转头看看周围,一大群学生都随即撇看视线。达也的打扮本身也足够引人注目了,再加上雷欧这幅衣装。这两人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没关系吧?大家的反应貌似挺不错]

    在这两人旁边搭话的,是乔装成小飞侠眼睛周围都用绿色的面具遮住的苗条少女。

    [Trick or Treat!]

    [Treat]

    达也从斗篷下面拿出小粒的松露巧克力递给小飞侠打扮的艾莉卡。

    [话说回来亏你能认出我啊。虽然我自己说也有点那个,不过这打扮跟我平时的印象差很远啊]

    [嗯,只是直觉而已,没有确实的信心哦。知道是达也君,也是因为你和那个南瓜男友好的对话。就乔装成这个样子的也就只有那家伙了]

    原来如此,达也如此想到。雷欧要乔装成Jack-o'-Lantern这件事的聊天对象不是别人就是艾莉卡。那么只要看到南瓜男的话,会猜测他是雷欧也是自然的。

    不过如果是这样就会引出,雷欧究竟是怎样认出达也的,这个疑问了

    [就算不考虑这么麻烦的事,这里是万圣节派对吧?那么不管对方是谁只要说『Trick or Treat』就好了吧]

    看来是碰巧的。这也很符合这位朋友的风格。

    雷欧和艾莉卡一边吵架一边走向放着食物的桌子之后,这次轮到蒂罗尔风格的乡村女孩和瑞士风格的猎人情侣朝着达也走去。

    [那,那个,Trick or Treat]

    看来带着以野兔子为模型的面具的是美月,她有点害羞的对达也说。

    [Treat]

    达也从斗篷下面拿出心形曲奇递给美月。

    [你是干比古吧]

    而瑞士风的猎人就,递给他顶部尖尖的,看上去像是箭的棒状椒盐卷饼。干比古的面具看来是以狼为模型的。如果跟那时的约定一样,这面具是美月做的话。

    (难道说是想表示吃掉我的意思?)

    达也暗自如此思量,不过只是吃猜疑而已。

    [谢,谢谢,达也。抱歉,我没有准备啊]

    [那么,我可以恶作剧吗?开玩笑啦]

    达也这句话真的只是轻微的玩笑而已,不过当他说出这句话,美月和干比古都马上露出预想之外的警戒。美月甚至隔着面具都能看得出她很害怕。看到朋友们是如何看待自己后,达也普通的受到了打击。幸好,挂在脸上的长胡子加上只能看到一只眼的面具让他们看不出达也的表情,不过达也早早地改变了话题。

    [你的面具是美月缝的吗?]

    听到这个质问,美月含羞的低下头,干比古害羞的点头。——达也心想,看来这两人的关系在顺利发展啊。

    [手工不错啊。是手工缝制的吧?]

    [哎,是这样的吗?]

    听到达也的指摘,干比古就算戴着面具也知道他以惊讶的表情问美月。

    (前言撤回。这两人,路还远着呢)

    用宽檐帽子遮住人很坏的笑容,达也在心里如此咕哝。

    在达也与朋友们聊天的时候,深雪和梓的身影都消失了。看来学生会的工作终于结束了。

    突然感觉到气息一回头,就目击到在达也站着的墙壁旁边的紧急出口那有一对海贼风格情侣装的男女偷偷地进来。

    (原来如此,学生会成员是从紧急出口进来的吗)

    虽然达也只是单纯的这么想,但眼神相碰的情侣那边却十分慌张。

    [那,那个]

    会在这种场面将错就错的,果然会是女生那边吗。

    [T,Trick or Treat!]

    以自暴自弃口吻喊的声音,跟预想的一样,是风纪委员长的花音不过明明自己命令委员的达也他们工作,自己却在干什么啊。虽然达也想去挖苦他们,不过想了想觉得这太不识风趣了。今晚是派对啊。既然有对手相伴的话就让他们两人享受派对吧。

    [Treat]

    达也从斗篷下面拿出小袋装的金平糖递给五十里。

    [那个难道说,是司波君吗?]

    [没错,亏你能认出我啊]

    [啊,嗯,根据你手的大小和形状呢]

    达也在面具背后微微睁大眼睛。老说是,真是出人意外的视点啊。确实没有戴手套所以可以根据手的形状能够特定一定范围的人物。不过,这是经常用手的人的独有视点。摩利说过五十里是理论派的人,不过达也越来越,觉得他富有技术者的素质。

    [话说回来还真亏你有拿着糖果啊]

    另一方面,五十里这边也频频点头。大概是在佩服明明这么突然却能马上拿出糖果吧。不过对达也来时,就算被称赞也有点微妙。

    [说不定也有随着气氛过度兴奋啊学生啊。本校学生的『Trick』可不是开玩笑的]

    在四月的新入部员劝诱期间里达也在一高生的[Trick]下吃了不少苦劳。虽然深雪笑着说[那是杞人忧天哦],但达也认为有以防万一的必要。嘛,多亏如此才能跟上友人们的兴致所以也该认为是件好事。

    [是呢 ]

    不知是否知道达也的想法,花音可怜的附和他们。

    花音和五十里去舞蹈区了。看来风纪委员长打算尽情享受这次的派对啊。环视全场,认真的坚守职务的,除了达也之外就只有一人(按区域来看是森崎)。留在负责区的委员反而是少数。而且达也已经失去干劲了。

    [Trick or Treat!]

    在松懈的瞬间突然被搭话,达也露出都点夸张的反应。急忙转身。甩着银色长假发,斗篷高高卷起。看到这有几分戏剧风味的动作,搭话过来的[女仆]不知为何僵住了。

    不是女佣而是[女仆]。今世界初流行的,花边满载的COSPLAY。面具也加了花边,而且遮住脸的面积比起其他学生压倒性的少。是比起隐藏身份更注重可爱的服装。

    [Treat]

    达也如此回答,把藏在手中的白巧克力递给女仆少女的穗乃香。

    但是,穗乃香依旧僵住。无神的,但总觉得视线有点热情。【原来穗乃香与深雪的眼光是一样的,话说你居然知道是达也啊】

    [穗乃香,穗乃香]

    在她旁边的站着的少女管家———的打扮的少女,用手肘戳着穗乃香的小腹。对着即便如此也无反应的亲友只好[真没办法]的摇头,男装管家打扮的雫朝着达也小声的说[Trick or Treat?]

    [Treat]

    达也先将手缩回到斗篷之下,把同样的两颗白巧克力,递给雫。

    [既然穗乃香不要的话两颗我都手下了哦?]

    [不行!]

    知晓亲友个性的雫使出的刺激治疗法(?)真是效果拔群。看到达也的(说得好听点)戏剧性动作(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穗乃香,从达也手中夺走礼物终于回过神来。然后,想到自己表示的反应简直就像贪吃鬼那样,穗乃香的脸立刻变红。

    [不过,真亏你能认出我啊]

    这种时候的穗乃香,总之先普通的搭话就是最好的。达也还是有了解到她这种程度的事的。

    [我知道的!我认不出达也同学什么的根本不可能!]

    与达也预计的一样,穗乃香从害羞的深渊里重新振作。

    相反,看来打开了奇怪的开关。

    [穗乃香很擅长看透物体的形状啊]

    这么说着雫再次,戳着亲友的小腹。

    [那个达也同学你不跳舞吗?]

    音乐改为维也纳华尔兹。想两人参加跳舞是最好不过的曲子。

    [其实是有委员会的工作啊]

    达也如此苦笑道。会场早已变为,还在做分配了工作的话简直就是笨蛋,的氛围了。

    [那个,我帮你拿吧]

    雫以微笑的动作指着达也拿着的枪(的仿制品)。是在达也没说出[跳舞吧]或是[我陪你]这种回答的时候,就决定了当穗乃香的舞伴的台词。如果是平时的达也的话即使对他使用强硬的手段也不会理睬,但不如说会表示明确的抵抗,但今次老实的吧枪(的仿制品)递给雫。本来就打算接受穗乃香的邀请,而且这种大的变装用的小道具让人很郁闷。

    [穗乃香]

    达也将变得空无一物的手伸向穗乃香。这种流向在九校战的后夜祭派对已经体验过了。现在更无困惑踌躇的理由。

    [我们也来一曲吧]

    [好的]

    当然,穗乃香也没有拒绝。

    (那是穗乃香呢。又被抢先了)

    看到加入舞蹈圈子的哥哥和舞伴的[女仆],被人围住的深雪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叹气。

    深雪也是打算一结束学生会的工作就立刻与达也汇合。不过,弄错了潜入的紧急出口。其实应该是使用达也站着的地方附近的入口的,却从隔了讲堂四分之一周的地方出来了。那里是舞蹈区的旁边。是打算享受跳舞的学生热心寻找对手的区域。

    深雪也遵循这个派对的趣旨好好地乔装了。她乔装的面具和衣服也比起真由美或是穗乃香都老实很多。但是很遗憾,就算隐藏到她的身份也隐藏不住她的华丽。不,恐怕身份也没怎么藏住了吧。深雪瞬间被男子学生围住。重重人墙让她无法动身。现在也不顾她的困扰,展开着圣德太子也无法听取的多重声音热情自我表现。

    一开始深雪只是觉得困惑而已,不过从人墙的空隙看到达也和穗乃香共舞的身影越看越生气。

    (兄长大人真是的明明深雪这么困惑,自己却)

    为什么不来救自己呢,或是,居然那么色眯眯的,这类无理取闹的感情在深雪内心卷起漩涡。

    话虽如此,在暑假的夜晚,向雫宣言的一样,深雪没有打算妨碍穗乃香的意思。现在,也能理解围住自己的男子学生并无恶意。所以深雪也自制在不让魔法暴走的范围内,不过是在忍不住焦躁。随着时间推移不让表情露出焦躁也越来越难了。

    感觉麻痹了的深雪也忘记了[不去妨碍]的约定,下定[就算多少有点强硬也要靠自己从人墙中脱身走到兄长大人的身边]的决定之时,音乐结束了。华尔兹虽然会随着曲子改变再次开始,不过达也和穗乃香离开了舞蹈的圈子。

    深雪的眼角看到达也把附假发的帽子脱下递给穗乃香。脱下面具把这个也交给穗乃香,他提起同时也是小腿的斗篷左侧。因为他身上穿的是有分量的上衣,所以看起来比平时要大一圈。简直就像中世界骑士道电影里出现的武将那样的风格。脱下面具反而更像乔装(如果跟本人说一定会不愿意的)。

    赤裸的左袖是风纪委员的腕章。简直就像是故意给人看那样十分轻快,只不过达也是大步迈进人墙之中。围住深雪的男子学生过半数都是上级生,不过他们被达也酝酿出的戏剧氛围吞噬了,只是露出傻眼的表情让路。达也没有受到什么妨碍就来到深雪身边。

    [我是风纪委员]

    他是风纪委员这件事看了他左臂的腕章就一目了然了,不过达也故意用威压性的声音自报名来。

    [请你们邀请舞伴也要注意分寸。太过缠绕我就会认为是违背本人意思的拘束]

    与态度相反,达也的口吻并没有多高压。但这反而更有效果。围住深雪的男子学生不知是否心有鬼,以难为情的表情(因为脸遮住了所以硬要说的话只是氛围)往会场散去。

    顺利救出深雪的达也,对她微微一笑就走向讲堂的出口。

    [啊,兄长大人,请问你要去哪?]

    深雪慌张的朝着他的后背喊住他。转头过的达也,露出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喊住的迷惑表情。

    [你说哪里啊是去换衣服啊]

    今晚是乔装派对。就算身份暴露了,露出素颜还是违反规则。认为那个古怪的[冒牌奥丁]的已经不能再用的达也虽然拿回了帽子和面具,但还是不能以素颜的样子留在会场里。就算再次戴上面具既然已经暴露了身份,作为派对的参加者就是不合格的。所以打算去更衣室换预备的衣服。

    ——为什么连预备的衣服都有?那除了[深雪努力过头]之外没有别的了。

    [那么,请让我来帮你]

    听到深雪的请求,达也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妹妹知不知道自己口中说出来的台词的意思啊,达也脑海里浮现出这个疑问。这里和家里是不同的。难不成打算进入学校的男子更衣室吗

    [不,不是的!]

    深雪应该是打算保持自己的扑克脸的,不过看来感情都露到脸上了。朝着无言地沉思的达也,深雪慌张的主张自己的清白。

    [是帮忙整理的意思!因为戴上面具会看不清镜子啊]

    准备看不清镜子的面具的就是深雪本人。达也虽然觉得从这个出发点担心有点奇怪,但没有拒绝的理由。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请你帮忙吧]

    达也一点头,就算隔着面具也知道深雪容光焕发。

    达也走出讲堂前往开放了派对用更衣室的小体育馆的时候,深雪牵制他的手用撒娇的口吻请求[不稍微散散步吗?]。小道具都交给了穗乃香和雫保管,就达也而言是想尽早回到会场,但基本上不必说出来都会无限宠妹妹的达也是不可能摇头的。在偏离林荫道的树木间散步。星光不足以照亮脚边的路而街灯也马上照耀不到。达也即使在黑暗之中也可以行走无阻不过深雪就不行了。两人的步伐必然是缓慢的,牵着手的这两人之间的距离几乎跟贴在一起一样。

    终于,两人到了在树木之间拓宽的狭窄空地,他们在那里停下脚了。被达也提醒好像突然想起那样深雪拿下面具。在连脚边都看不清的黑暗中就算戴着限制视野的面具也不觉得有障碍,是深雪完全相信达也的证据。这块空地不是作为广场使用而是偶然的产物,所以没有设置照明设备,但今天是没有一丝乌云的星空。只要不被树丛遮住就算没有月亮也能看清对方的样子。

    宽檐帽子和黑色斗篷。膝丈的裙子和在袖子和领子加上轻飘飘的银色蕾丝的黑色连衣裙。黑色紧身裤和有光泽的低跟高跟鞋……看来这就是深雪考虑的[万圣节魔女]。

    [兄长大人,那个T,Trick or Treat!]

    深雪很有气势的,不过有点害羞的,对达也发问。

    受到真由美的[策划些娱乐活动]发言的影响,当达也听到副会长的妹妹要举行吃了三个星期的学生会主办万圣节派对的时候还不知道为什么要做些事,不过现在看来我的妹妹说不定只是想说这句话台词而已,达也如此认为。

    嘈杂声从远处传来只能听到一丁点。现在在这里的就只有达也和深雪两人。在看着扭扭捏捏害羞地等待他的回答的妹妹的时候,达也内心燃起了恶作剧的心情。

    [Trick]

    [那个,兄长大人?]

    [Trick]

    深雪大大的眼瞳慌忙的左右移动。那么,究竟会披露怎样的恶作剧呢。达也反常地兴致勃勃了。

    [这个,那么就]

    以好像想到什么那样的脸深雪脱下帽子向前,走了两步。

    (喂喂!?)

    达也惊愕的同时在内心咕哝,没有出声的制止台词又怎么能阻止深雪呢。

    深雪踮起脚把手绕到哥哥的脖子上,拉细了充满魅力的眼睛靠近他的脸咬了达也的鼻子。

    [这,这是惩罚!]

    朝着呆然地站着的达也,深雪以高声,不过有点口吃地宣告。

    上个月,以相似的情节达也捏过深雪的鼻子。这就是那是的复仇。其实是想什么都可以的——那才是就算是糖果也可以,想从达也那得到什么礼物的,但深雪认为这是个好机会。

    确实深雪的恶作剧成功了。

    让达也瞪大眼睛了。

    不过这,跟给本人也带来致命性冲击的自爆恐怖袭击差不多。倒不如说,深雪这边受到的冲击说不定会更大。

    无法正视哥哥的脸,脸耳朵都红了背着身子含羞的发抖的深雪,和绝赞混乱中的达也。

    [……]

    [……]

    [兄长大人]

    [啊,啊啊]

    [那个]

    [深雪]

    [是,是的!?]

    [那个啊]

    [……]

    就像这个样子无法成立对话。

    ——结果,两人都没赶上派对闭会,陷入了被人问[你们两人究竟干什么去了]这样引人遐想的疑问的难堪处境之中。被艾莉卡不断泼冷水,雷欧用守候的眼神守望,干比古撇开视线,美月面脸通红,穗乃香闹别扭,被雫投以冰冷视线。

    达也为了解开朋友们的误解花了整整一个星期。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