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二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二章

    两年前,在2095年的九校战中,达也让雫使用了自己开发的魔法“能动空中机雷”。雫凭借这个魔法在 Speed Shooting 的新人战中取得了优胜的好成绩。“能动空中机雷”作为新魔法被收录进魔法大学所编写的魔法百科全书《魔法大全》。

    然而,达也当时还身为四叶家不能公之于众的“眷族”,讨厌作为“能动空中机雷”的开发者而引人注目,就让雫登录为魔法的开发者。

    然而,雫做不出强占他人功劳的事,结果“能动空中机雷”以“开发者不明”的状态被临时收录着。

    这个魔法被正式收录的时候是今年的一月。获得了四叶家中“当主的儿子”“下任当主的婚约者”这样地位的达也,已经没有继续隐藏下去的必要。虽然这么说,达也也并没有亲自公开他开发者的身份。事实上,魔法大学从那时起就在某种程度上知道了“达也是开发者”,并定期不断地与其接触。当达也作为四叶家下任当主的婚约者被公布之后,魔法大学也感觉到了事态身后的复杂背景。新年刚过,说服达也登录为开发者的电话就没停过。为了让魔法大学那“一直这样临时收录着的样子不好”的哭诉停下来,达也最终还是同意了。(这件事的背景就只这样。)

    所以本来没有作为开发者意向的达也,到了今天,也由衷感到自己的名字作为这个魔法的开发者真是太好了。看了今早的新闻,达也认为没把雫卷进来真是太好了。

    达也的座位,和去年一样在过道边靠窗的位置。在上课前的三年 E 班教室里,达也看着交头接耳的同学的身影。

    艾利卡从走廊的窗户探进半个身子,凝视着教室内部。偶尔和她对上视线的学生,纷纷慌张着背过脸去。艾利卡闷闷不乐地看向达也。

    “武装集团使用‘能动空中机雷’这件事,是真的吗?这个魔法有着战术级魔法的破坏力呢。虽然没想到那个魔法有这么大的威力。”

    并不是遵循兴趣,而是因为担心达也而从自己的班级特意跑来 E 班的的干比古,在桌子旁向达也这样问道。

    “‘能动空中机雷’的威力没有上限,虽然在发动规模和发动速度上有所差距,但魔法师能力强的情况下威力也会上升几个等级。虽然很感谢你的关心,但从尸体的情况来看,有人使用了那个魔法是事实。”

    达也谨慎地回答。干比古的脸色依旧阴沉着,教室中的谈话变得更加活跃了。

    同学口中谈论的事,当然是今早每个媒体都在报道的新闻。

    两天前,因为在非州用了战略级魔法,出现了大量死伤者。根据实质上统治着当地的大亚联合的说法,昨天共有不到九百人丧生。即使这样,说是“有大量死者”都是言轻了,欧美的媒体推测事实上仅当地人口的死亡数就超过了三千人。

    当地人里面也包含了武装集团吧。连武装集团都算不上的的恐怖分子也一定被卷入其中。但是,死者绝大多数是平民,这是事实。

    然后昨晚,为了实行报复,位于中亚的大亚联合军基地被武装集团袭击了。

    进行袭击行动的武装集团是 Niger Delta 解放军( EAND ),自称是和国际恐怖势力 Niger Delta 解放运动( MEND )不同的武装势力。

    与此同时, EAND 计划对使用了战略级魔法“霹雳塔”的大亚联合军基地进行无差别攻击。无差别攻击的对策只是出于报复的一个理由。即使这样,事实上确实发生了遭到报复的突然袭击。发表报复成功的是位于奇袭中心——几内亚湾的少女魔法师艾菲亚·曼莎(エフィア · メンサー)。她所使用的魔法,就是“能动空中机雷”。

    “能动空中机雷”是运用能产生疏密波的振动场使固体脆弱化并最终粉碎的魔法。被这个魔法产生的振动领域捕捉到的人类,会全身骨骼粉碎最终变成一摊血而丧命。并且现在,艾菲亚·曼莎被判明是首个对人类使用这个魔法的魔法师。

    “即使被使用的是达也君创造的魔法,出现牺牲者也不是你的问题,达也君又有什么责任。”

    艾利卡尖锐地说。达也的同班同学大多数都带着尴尬的表情转过脸去,然而,有一个人例外。

    “——应该是对于开发了不人道魔法而在道义上的责任吧。”

    “啊?”

    为了确认是不是听错什么了,艾利卡提高了声音质疑道。

    身为被高声质疑的对象,平河千秋好像特意似的看向这边。

    “艾利卡,别说了。”

    达也制止了眼神里都要露出剑光的艾利卡。

    而另一边,周围的女生也把千秋围了起来。

    “道义上的责任吗……诺贝尔的炸药,爱因斯坦的原子弹,要真追究的话还有很多啊。(因縁のつけようなんて几らでもあるもんだ)”

    雷欧用着无聊的语气自语道。

    “说出那种话的家伙,从今往后应该还会增加吧。”

    对于这句尖锐的话语,在场没有人能否定。

    ◇ ◇ ◇

    “魔法大学是主张无责任的吗?”

    “魔法大全是收集魔法学研究成果的事物,魔法大学是仅仅作为以此为目标的研究机关。”

    电视中面对记者的质问进行高声回答的是魔法大学的宣传部职员,但不知是不是被对方的气势吓到了,这名职员的语气并没有很坚定。

    “那么,开发了这个杀人魔法的一高学生有责任是吗?”

    可是,面对这句透露着恶意的质问,他变了脸色,发出了反对的声音。

    “一高学生根本没什么责任!”

    然而,记者们的恶意并没有因为这句响亮的回答而消失。

    “但是现在,魔法科高中的学生为了全国魔法科高校亲善魔法竞技大会而开发的魔法,造成了几百人死亡的事实不是吗?”

    “那是战争牺牲者吧。那个责任应该由把魔法作为兵器使用的武装集团承担,而并不是作为魔法开发者的普通人。”

    “是这样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被职员这样问道,记者们一副“就等你这句话”的样子笑了。

    “即使是一半兵器,像毒气或者原子弹那样会留下有开残留物也被条约禁止。国际上,非人道的兵器是违法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能动空中机雷’不是兵器!”

    了解了记者想说的话,这位大学职员的脸胀红了。然而不管多么强的语气,都不能让记者闭嘴。

    “但是呢,现在的确作为兵器使用了。”

    “那是……都说了,是使用者的责任。”

    “而且既然使用了‘机雷’作为名称,难道不是一开始就像作为兵器出现在世人眼中吗?”

    被揭示了这点的记者追问着,职员说不出话了。现代魔法原本就是作为兵器而被开发的。魔法大全收入的魔法大多数都有用在军事目的的可能性,要强行辩解“能动空中机雷”是个例外真的很难。

    “非人道的兵器不论是拥有还是开发都是违法的,这在国际社会上是共识。为了我国不受国际社会关于‘人道的敌人’的责难,难道大学不应该对本校学生或者附属高校的学生进行确切的指导吗?”

    “本大学认为‘中亚发生的武力冲突使用了日本人开发的魔法’这件事,归根结底是使用这个魔法的当事人的责任。”

    结果,这名大学职员只能以这种理由强行结束了记者见面会。

    “哥哥大人,国际社会对于非人道兵器真的并不限于拥有,并且连开发业禁止吗?”

    魔法大学的记者见面会,虽说是特例,但还是开在了星期日。即使破例在星期日开也有必要那么紧急的应对,大学方面应该是这样考虑的。在自己家客厅里看着直播的达也,在见面会结束的同时受到了询问。

    发出询问的是一起看电视的深雪。经过了四个月的“不用扮作兄妹”的时光,深雪还是很难摆脱“哥哥大人”的称呼。最近似乎有“其他人听不到所以没关系”的意思。

    “怎么说呢。禁止拥有这是事实,禁止开发全新种类的兵器我想也不是很难,是不是非人道兵器,这种判断只有兵器本身被做出来了才能下定论吧。”

    “是说实际上直到被看见使用,才能判断是否人道吗?”

    “即使是不使用,‘能成为什么样的兵器’在设计阶段就明白,因为是怀着目的制作的东西。”

    面对深雪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达也笑着转过头。

    “但是若是【作为兵器】(原文着重号)开发的话,在完成之前保密的人不是很多吗,在完成之前就把开发计划公开的话,想必是对于‘不会被认为是非人道的兵器’有着相当的自信。”

    “啊,是那个意思吗?”

    “但是在魔法的场合,情况就稍微有所不同了。比如拿飞机来说,并不是作为兵器开发但有作为兵器使用的可能性。只是初期的军事运用,不是作为军用飞机开发的集体是无法在战斗中使用的。但在魔法的场合,即使没有用于军事的念头,根据使用魔法的魔法师力量强弱,暗杀用的武器也可以成为大规模破坏兵器。”

    达也漏出小小的一声叹息。

    “老实说,我不认为有魔法师能把那个魔法用到这种程度。现在这个时间点真是不好。没让雫困扰真的太好了。”

    从达也的那个发言中,感受到了一种“放弃”的气息,但对深雪来说,她并不知道达也放弃了什么。因为这点,她也决定了应该对达也说的话。

    ◇ ◇ ◇

    考虑到伦理层面,关于“‘能动空中机雷’让大亚联合的军人和基地职员牺牲”这件事,达也没有责任。但是这个世上,至少短期内,不这么认为的人有很多。

    可是即使理解了这层含义,达也也没预料到会产生这样的影响。

    西历2097年5月10日,星期五放学后。

    “大家,请听我说。”

    被叫去职员室的深雪在回到学生会室以后,连自己的座位都没有回去,背对着门对学生会的成员说道。

    仅仅是这样,全员就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小事。

    达也、穗香、泉美、水波、诗奈。沐浴在这五人的视线中,深雪带着忍着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继续说着。

    “九校战大会委员会来通知了。今年的九校战,被终止了。”

    深雪的声音,多多少少有些颤抖。

    穂香和泉美发出无声的悲鸣,而水波和诗奈择时无言地僵硬着。

    “深雪,可以给我看下通告文吗?”

    就连达也,要作出反应也要了几秒的时间。

    “好的……。请稍等我一会。”

    一直站着的深雪,用着有点不自然地步调走向自己的作为。

    “……请看。”

    等到深雪在终端滑动的手停下了后,达也打开了刚刚被移动到学生会共享目录的资料。

    从刚才开始因为太吃惊的其他 4 人,也被达也带动起来后一起点开资料看。

    “……。真困扰啊,果然是因为我的原因。”达也低声说。

    “不是!”

    深雪一直压抑着的感情爆发出来了。现在她充满了愤怒。

    “这样的,是很过分的找茬!绝对不是哥哥的责任!”

    在呐喊的同时,室内温度急剧下降。深雪不仅忘了自己的立场,连魔法也忘了去控制。

    “深雪,先冷静下来。”

    因为知道深雪是为了自己生气的,所以达也的责备也完全没有力度。

    相对的,达也伸出食指和中指,从左到右挥了一下。

    室温突然就恢复了,变回原装了。床边的霜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就连结露也消失了。

    “卷。回去了?……。”诗奈小声说。

    不仅是诗奈,包括深雪的全员 5 个人,都听到了回卷磁带的幻音。是达也使用“再生”将被深雪暴走引起的冷却魔法消去时所带来的的副作用。将已经冷却了的室内的“温度”这个事象所伴随的情报,无视所有的工序将现状变回发动魔法前的状态的结果,用抹去冷却现象的形式将世界因果改变了。诗奈他们听到的幻音是情报次元里产生的因果逆转跟正常因果转动所碰撞时发生的想子波噪音。

    “……。对不起,达也大人。”

    意识到因为自己的魔法暴走了而劳烦到达也,深雪冷静下来了。

    “但是,达也大人一点责任都没有。九校战中止是因为大会委员会缺乏责任意识的关系,实际上这几天关于九校战相关的责备,不都是关于去年变更竞赛项目的原因吗?”

    “对,对啊!因为能动空中战机起哄的就只有最开始的时候,现在人们都在说的事充满军事气氛的去年举行的大会!”

    就如深雪和穂香全力安慰的一样,媒体高声呼喊“非人道魔法的开发责任”的就只有魔法大学会见的第二天到星期一为止。到星期二之后就突然把矛头指向了九校战的存在意义。特别是去年大会里采用了越野障碍赛的竞技项目的事,被媒体抨击说魔法大学附属高中的军事化。

    这批判有一定的依据的。大会直接将越野障碍赛军队举行的训练直接竞技化,而且本身这个竞技的目的就是军人相互竞争训练成果。

    不仅是越野障碍赛,盾击格斗是近身战格斗训练的改良版。滑板射手是从海军训练课程里面定制出来的,比幻境摘星还要带有军事味道。九校战倾向军人培养的这个事,参加大会的魔法科高校生自身也感觉到。

    无论急转变的背后,肯定是有些人在操纵媒体。达也是这么认为的。至于是谁的话达也无法断定,有可能是雫的父亲,在女儿招到媒体攻击前先下手的也说不定。又或者是生产普通兵器的军需企业担心自己的兵器将会被魔法代替,会拉低自己公司的业绩,然后在魔法的军事利用上做了手脚也说不定。

    如果是后者的话,已经达到他们预期的效果的。

    完全没有想到会被批判的大会委员会对“健全竞技用的学生下功夫做出来的魔法给武装势力利用了” 的事深表遗憾,并且以重新改善与魔法大学之间的信息管理体制为由决定暂停了今年度的大会。

    “……也对,对不起让你多担心了。”

    达也接受了深雪和穂香的主张,为自己刚才的失言作道歉。

    表面上的。

    ◇ ◇ ◇

    然而,并不是所有收到九校战中止悲报的高校生都认为是由于魔法被恶意使用的管理机制太天真了才会让大放异彩的舞台消失。不!不如说直接接受大会委员会通知的字面意思的学生更少。

    “七宝,听说了吗?”

    社团活动中,和琢磨搭话的,是和他在同一个社团的同级生千川。现在,琢磨和千川是去年“秘碑解码”的同队战友关系。

    “如果是说九校战中止这件事的话,刚才已经听说了。”

    琢磨有意识的用平静的表情回答。然而与之相反,压抑着不自然起伏的语调中透露出了可惜。

    “我们还有明年的时光,前辈们估计心里不好受吧。因为是最后一学年,有着‘就看今年了’的想法的人也有很多。”

    “就是这样啊……。”

    琢磨依旧保持着无所谓的表情。

    然而在千川看来,琢磨的这个表情发出了“这个话题就到这里吧”的信号。

    “的确,中止这件事,只是指今年是吧?”

    “因为是为了完善情报管理体制,所以明年不要紧吧?”

    “是啊(原文语气很轻,带点无奈的意思)。希望是这样。”

    千川附和着琢磨的回答。

    “但是啊,完善情报管理机制其实是借口吧?真相是要取消战斗系的比赛或者对使用的魔法加以限制,这么看来明年也比较难办吧?”

    琢磨的脸色变差了。

    千川把那当做是同意自己的意见。

    “嘛,普通来说,高中生制作的魔法在战争中被原模原样的使用了,这件事本身就不可能。司波前辈也没有预料到这种事不是吗?”

    “……九校战被中止这件事,可不是司波前辈的责任。”

    琢磨的声音,比他自己意识到的程度还要不高兴。

    这个反应在千川开来却是预料之外的。她有点焦急的辩解。

    “我也并不认为这是前辈的错,与其这么说,还不如说前辈是由于媒体的原因而成为受害者。虽然这么说,但是……”

    千川微微侧目,看着琢磨的脸色。

    “但是?”

    琢磨催促着下面的话语,千川选择着不会引起误会的表达方法继续说着。

    “司波前辈的话,是知道那个魔法有着军事运用的可能性吧?连(一旦使用了就)会造成那种结果这样的事也知道。”

    琢磨脸色不好的原因不是因为千川的话语而感到不快,而是想起了大亚联合公开的被害者的照片。由于刺激性很强,马上被自动加上了年龄限制,琢磨【运气不好】,是从自称“自由记者”的新闻网站看到的那些照片。

    “不用特意制作那种魔法,以北山前辈的实力在 Speed Shooting 里也应该能取得优胜。司波前辈是不是做过头了?这点事有点轻率的吧……什么的。”

    琢磨不打算再继续聊下去,千川话语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一句话越到后面声音越小”的意思)。可是,那并不代表琢磨对千川的意见带着反感的情绪。

    相反,琢磨认为朋友的指摘有点道理。

    ◇ ◇ ◇

    在一高,总的来说对达也感到同情的学生比较多。

    一高生都不会忘记去年以及前年的九校战能够取得优胜主要是因为达也的贡献。因此,就算内心想着有的没的,也不好在大众前批判达也。

    但是,其他学校的情况,不用说也知道是不一样的。

    “将辉!”

    “一条前辈!”

    在第三高校风纪委员会室。将辉虽然不是风纪委员长,但是对于三高风纪委员会的 top 是“一条将辉”这事,包括名目上是风纪委会员长以及全校学生都认可的。不,实际上学生会长也承认他是三高生中的 top 的事实。另外,学生会长既不是二十八家也不是百家出身的普通家庭出身女生,将辉是她在校内唯一抬不起头的学生。

    先不说这些。

    来到在风纪委员会室等待出动的将辉的身边——三高风纪委员会并不像一高那样重视巡逻,而且采取接到学生的通报后再行动的类型。——同级生和低一年的后辈找过来了。

    “你们两个,怎么啦?”

    来找他的两个人都是去年九校战的队友。后辈还被寄予成为王牌的希望。

    “九校战中止这件事是真的吗 ?! ”

    面对同级生的疑问,将辉小声叹了口气。

    “真的,我也是刚听说的。”

    “中止的原因是一高的那家伙吗 ?! ”

    三高学生说“一高的那家伙”的话,那就是指达也了。因为达也在去年和前年的九校战让三高陷入苦战,所以对三高的人来说达是最大的敌人。

    “这么说就不对了,中止是因为要改善在九校战公开的魔法不落到武装分子手上的情报管理体制。”

    虽然将辉也觉得达也是“看不顺眼的家伙”,在协力解决周公瑾和顾杰一事之后稍微萌生了点同伴意识,但是对于将辉来说,达也终究还是对手(情敌!)。

    但是,不对……正因为如此,将达也视为不当的恶人有反将辉的信念。虽然达也是“恶人”这是事实,但是正因为是需要堂堂正正打败的敌人,所以将辉觉得将冤罪强加在他身上是非常卑鄙的行为。

    但是对于同级生和后辈却没有像将辉那样对他那么执着。

    “但是,要改善体制的原因,终究还是因为那家伙开发了这非人道的魔法吧?”

    “对啊,先不说名目的问题,直接原因就是那个溷蛋啊?”

    所以毫无顾虑地对达也发泄不满以及焦虑。

    “虽然契机是这样没错……。”

    而且对于将辉来说,三高的学生是“同伴”,达也是“敌人”。让他犹豫了想在同级生以及后辈面前为达也辩解的想法。

    “是的,一条前辈,我很不甘心,为什么因为他的原因,我们要放弃九校战?”

    “说得没错,其实不用中止大会,撇开一高就好了啊。又或者是禁止那家伙出场就好了嘛。”

    “不,那样始终还是不好。会被媒体抨击说差别待遇的。”

    将达也一个人踢出大会这个说法,将辉觉得同级生说得有点过了,所以他用稍微婉转点的说法提醒了他。

    “切。这样啊,到底要给人带来多少麻烦才满足啊。”

    “是不是觉得自己被叫做天才工程师就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会被原谅了啊?”

    但是将辉的真意并没有传达到同级生以及后辈的心里。

    其他的魔法科高校也是同样传着类似的发言。

    其他学校没有向一高提出抗议。因为对每个学校都正式联系到说九校战与能动空中战机的军事利用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当日历转到星期六之后,很多学生开始知道九校战中止的背景,并在魔法科高校各校的学生之间开始出现对达也个人的语言攻击了。

    就在这样的困境中,从美国飞来了一条更进一步将达也逼入困境的新闻。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