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三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三章

    5月12日,星期日。早上首先被报道的新闻,是在洛杉矶(?ロサンゼルス)当地时间前一天 13 时发表的,关于国际计划的事宜。

    发表者的名字是爱德华·克拉克(エドワード·クラーク)。 USNA 国家科学局( NSA )所属的拥护政府的技术人员。那份声明有着 NSA 向世界各国呼吁寻求协力的性质。

    目前为止还没公开什么,由美国独立发起的国际计划。

    计划名称是“狄俄涅计划”。具体来说是“运用魔法技术,把木星圈的资源运输到金星”这样梦一般的计划。

    金星的直径是地球的 0.95 倍,重力是 0.9 倍。因为这点,金星被看做比火星更适合人类移民的目的地。但是因为浓厚的二氧化碳大气和硫酸云,温室效应严重而产生的高温,环境改造被认为是很困难的,所以宇宙移民计划的移民对象被设定为火星而持续进行着。

    抛开与地球之间的距离不谈,考虑到低重力对人体产生的不良影响,比起火星,金星作为人类殖民的目的地更理想。对通常技术来说极其困难的金星大气改造,运用魔法技术来实现。这就是“狄俄涅计划”的主旨。

    爱德华·克拉克作为推进“狄俄涅计划”必须的人才,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九人的名字被提出。那里面包含着的不仅仅只有科学家。 “马克思米莉安设备(マクシミリアン·デバイス)”的社长保罗·马克思米莉安(ポール·マクシミリアン),“罗森 Magicraft” 的社长费里德里希·罗森(フリードリヒ · ローゼン)的名字也在上面。

    得到了世界两大魔法工学制造商的协力,计划的实现性可谓是准备妥当了吧。作为国家公认战略级魔法是“十三使徒”的一角,威廉·马克罗德(ウィリアム·マクロ ード)和伊果·安德烈维齐·贝佐布拉佐夫(イーゴリ·アンドレイビッチ·ベゾブラゾフ)以魔法学的权威而闻名,得到协力的可能性更低,有他们的名字也让人有种“可以接受”的感觉。

    这个刚刚公布,现在还只有空壳(原文“只是在画饼”)的计划,之所以引起了日本媒体的高度关注,是因为存在没有公布名字的第十人。

    爱德华·克拉克列举了九人的名字之后,对着摄像机这样说道。

    “还有一个人,是想务必请他参加这个计划的技术人员。由于居住国的法律上还未成年的原因抱歉不能提及真名,是以‘托拉斯·西尔弗’的名号活动着的日本高中生。”

    “真是多么让人困惑的事啊…………”

    看完早上电视自动录下的新闻,达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苦声低喃。本来最近都没怎么过过一次神清气爽的清晨了,现在还火上加霜。

    坐在旁边的深雪担心地看向达也,但是不敢搭话,不对,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的表情。

    “……对不起啊,深雪,让你担心了。”

    注意到深雪视线的达也先开口说话了。

    达也还是用着一如往常的温和的笑容看着深雪,但是下一瞬间脸上的笑容僵硬起来了。

    因为达也看到深雪豆大的泪珠从眼眶留下来的样子了。

    “…………。”这次到达也说不出话来了。

    “非,非常抱歉”深雪慌慌张张地准备想用手把泪水给擦掉的时候,从身后有人递过来了干净的手帕给她。

    “谢谢你,水波酱。”

    深雪接过手帕转过身跟水波道谢之后,并没有立刻将眼泪擦掉,而是用手帕遮住了双眼想要掩盖自己的表情。

    “……。深雪?”达也小声地呼唤她的名字。  

    深雪稍微拉下了点手帕的位置,可以看到刘海下和手帕之间露出来的脸已经通红了。

    “那个……。不好意思,突然间哭起来了……哥哥大人会感觉我像是个小孩子那样吧 ……?”

    看来,深雪对自己突然哭起来的事觉得害羞。

    “没有,我不觉得像是小孩子……。但是到底是怎么了?”

    深雪终于放下遮住脸的手帕了,她的眼睛和脸现在还是红的。

    “哥哥大人。不……,达也大人”不敢正视达也的视线稍微扭过头去的深雪,矫正了对达也的称呼。

    “我求你了,在我的面前……。请不要勉强自己笑。”

    “我并没…………”达也的辩白最后还是没能完整地说出来。他自己也发现了自己说不了慌。

    “就连我也知道达也大人现在的处境非常严峻,达也大人你自己不可能感觉不到的。”

    “……。是……是啊。”

    “或许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至少请将跟我分担你的烦恼。因为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你的妹妹,而是你的婚约者。”

    深雪仰视着看着达也的表情。从客观上来说这并不是破天荒的大胆发言,说的话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深雪始终对说出这种话来的自己感到羞射。

    一般情况下,听到这种的话的时候正常应该会失去理性紧抱着眼前少女那柔软的身体的吧。

    又或者是贪婪夺去那鲜艳得双唇也说不定。

    在这种时候被消除了极端感情而不能忘我地去感受的人生真的亏了。

    看着现在害羞着的深雪,达也默默地感叹道。

    多得深雪,现在心情稍微放松点了,但是并不代表迫近达也的逆风也缓和了。倒不如说,暴风雨现在才开始。

    “最不如意的是,”

    回应深雪的要求,达也当她做倾述对象来一起整理现状。

    “被人知道了托拉斯·西尔弗的真实身份,但是这个也已经无所谓了。”

    “就算是消除爱德华克拉克的记忆,也没有太大意义哦……”

    “对的,我们必须要想好被世人知道我是托拉斯·西尔弗为前提的对策。”

    “应该没有回应爱德华克拉克的邀请这个选项对吧?”

    “没有,为了要认清爱德华·克拉克的真正目的,为此我们要认真地琢磨一下“宇宙资源开大计划”的内在意义才行。就算这是对魔法师有益的构想也好,对于现在立场的我来说是无法为 USNA 工作的。”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姨母认可的话,那就还是有这个选项的意思?”

    “就算姨母认可了,我也没有打算要离开你的身边哟。”

    深雪脸红地转过了脸。因为自己刚才的“我不是妹妹而是婚约者”的宣言的原因,现在的深雪比起以往更强烈地意识性地把达也当异性看了。看着与平常不一样反应的深雪,达也没有动摇。

    虽然说出这话来之后自己也意识到了自己说出来的是话会让听的人感到害羞的话。强烈地意识到从习惯了的妹妹立场转换到婚约者立场的这个状态下,无法抑制羞耻心也是没办法了。

    但是如果在这里道歉了的话会更加尴尬而已。达也假装没看到深雪害羞的样子继续说下去了。

    “虽然这么说,国际层面上的非军用魔法计划,对于这点还是涌起了兴趣……。现在先把知道的情报整理一下吧。”

    “……也让我看看吧。”

    爱德华·克拉克的冲击性发表,让计划的大纲又增添了一些内容。达也看着原文,而总算是回过神的深雪看着翻译资料,各自开始了阅读。

    水波在两人面前放了重新倒好的茶。就像约好了一样,达也和深雪同时从显示着大纲的电子纸上移开视线,抬起了头。

    “……狄俄涅(ディオーネー)说的不是土星的卫星‘狄俄涅’(ディオネ),而指的是希腊神话中的女神啊。 ”

    “是这样。生下阿弗洛狄德的宙斯的妻子。并不是阿弗洛狄德从海中泡沫出生这种神话。”

    “宙斯是朱庇特,也就是木星。阿弗洛狄德是维纳斯,也就是金星。从木星的资源中诞生的金星女神的计划……是这个意思吗?”

    “我认为没错。计划本身对人类来说也是有意义的,虽然这么想……”

    达也重新看向电子纸,皱起眉头。

    计划有四个要素。

    第一要素是,利用加重系,加速系的魔法从地面向宇宙发射资材和已经组装好的成套设备。在宇宙进行大规模构造物的建造所面临的最大的障碍是地球的引力。把大质量的物体运送到比卫星轨道还遥远的地方需要大推力的火箭引擎。即使是使用地球外的资源,最开始还是只能把挖掘机械或者工作机械从地球运出。

    不是为此开发巨型火箭,而是使用现存的火箭,把加重系·加速系魔法作为辅助使其能够向宇宙运送大质量货物。

    这也是有前例的。战争之前,在宇宙这里极超音速质量弹的炮台替代核武器成为战略武器,这样的计划也有过。存在的瓶颈就是火箭引擎的推理。为了作为战略兵器使用,需要配备大量的质量弹。仅为把这些质量弹运上卫星轨道而开发高推力火箭引擎,只能缓慢地多次发射火箭。即使能替代许多核兵器,由此产生的费用也是这个方桉没有被同意。

    从这点出发考虑出的解决方法就是,火箭搭载两名魔法师分别使用加重系·加速系魔法这个方法。一个人把货物——也就是包含质量弹在内的导弹及其发射平台——其中也包括火箭本体——整体的重量减轻,另一个人把火箭引擎产生的加速力进行增幅。作为 USNA 前身的 USA 实际上用这个方法,把作为导弹发射台的战略军事卫星发射上去了。

    可是在仅把最初的战略军事卫星完成后这个方桉就被放弃了。三十枚导弹和卫星的配件运送了六次,从事这项工作的 12 位魔法师,全员在卫星轨道上殒命了。

    并不是因为事故。不,也可以说是事故吧,除了魔法师以外的飞行员或者技术人员一个人都没死。货物拥有 600 吨的重量,而且在短时间内以“大幅改变质量和重力”为目标而使用魔法,这应该是会给魔法师的精神带来致命过负荷的行为。

    本来,对于这件事已经考虑出了解决方法,只是由于开销的原因没有进行证实,如果进行试验的话基本上肯定能成功的吧。关于这部分达也也不担心。

    第二要素是,通过魔法师的手从小行星带采集计划需要的金属资源。“狄俄涅计划”需要大量的镍,镍可从“ M 型小行星”获得。并不只是镍,作为宇宙计划材料所使用的金属没必要特意使用地球的地下资源,在宇宙也可以收集得把。可是,在无重力空间进行资源挖掘,每次移动的时候只能消耗推进剂,有着这个难点。

    那个计划,是想在船外作业时使用移动魔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的确只要使用移动魔法,在以母船为基准点的小行星上,就能在小天体之间自由的移动了。如果在离地球遥远的小行星带上,把魔法师当做长时间矿工,可以说是个好主意吧。

    第三要素是,把魔法作为从木星采集氢并且运到金星的运输手段。 运用氢在高温高压下能和二氧化碳反应生成水和甲烷这一萨巴捷(サバティエ)反应,在没有水的金星得到水,顺便可以减少二氧化碳。 计划中包含这样的方桉。镍是催化剂。

    在金星的卫星轨道上配备系链卫星(没有固定在地面的轨道电梯),下面吊挂加工成适当形状的镍箱,在木星采集并运输的氢被系链卫星本体接收,通过管状缆线送到镍箱。金星地表附近高温高压,即使不加额外的热量和压力也可以引发以镍为催化剂的萨巴捷反应。只要保证金星大气中水的量,经过遗传因子改造的藻类就有可能产生氧气。计划是这么打算的。

    这个方桉是把魔法师放在木星和金星的卫星轨道上,使用移动系,加速系魔法把氢气运输船从木星运出,运往金星。

    只是,不论是水(水蒸气)、甲烷还是二氧化碳都是温室气体,即使二氧化碳的不断减少,金星地表的高温化也会持续下去吧。 这就需要从作为伽利略卫星之一的卡利斯塔(カリスト)表面切除冰块并向金星发射。 通过把冰块投入大气层来降低气温。使用魔法切出并搬运这个巨大冰块就是第四要素。

    由于浓硫酸和冰组合可以制冷,如果投入大量的冰,金星的大气估计就可以以很高的效率冷却。即使利用萨巴捷反应产生的水不够,仅仅把温度降下来可能就可以看成是金星大气改造第一阶段的成功。

    可是,这个第三第四要素的方桉能成功的条件,是魔法师常驻在木星圈和金星轨道上。为了克服木星引力持续不断的搬运巨大冰块和运输船,应该会需要相当多的魔法师,配置在金星的系链卫星分为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也没什么意义,这边也需要大量的魔法师。被送往木星和金星的魔法师,应该长年累月没办法返回地球。只对于“无法返回地球”这点,就和第二要素方桉中被当成宇宙矿工的魔法师一样了。

    “果然,这是……”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对于深雪的提问,达也眉头紧皱着点了点头。

    “也许是我想多了。不如说要真是我想多了就好了……我认为这个计划的目的,是把对人们有威胁的魔法师赶出地球。”

    “赶到……宇宙中是吗?”

    从深雪的声音中,感觉不到危机感。应该是语言中并没有伴随着真实的感觉。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世界的寒冷化而导致社会的溷乱,进而引发战争而被中断的宇宙开发,还维持着停滞的状态。关于载人宇宙飞行,在二十一世纪初甚至倒退了。

    即使是【人类的】精英的宇航员,也基本很少去宇宙,这就是现状。即使说把魔法师放逐到宇宙,也不会有实感。

    “当然,表面上是宇宙开发。可是这个计划涉及到的魔法师,长时间无法返回地球。即使回来了,在身体状况完全恢复之前也会再次启程吧。”

    达也视线固定在电子纸上,头也不抬。

    “为宇宙开发献上人生,我认为这个活法本身就很棒,但是我……”

    达也就这样陷入自己的思考中,并没有和深雪对上视线。

    ◇ ◇ ◇

    次日,星期一的早上。三年 A 组的教室里。

    现在已经有一半以上,但是不满全班三分之二的学生到达教室了。另外深雪还没来到教室。

    教室内,学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议论。这种时候可以看得魔法科高校的学生也是普通的高中生。

    说被暂停举办的九校战话题的学生少,并不是不在意,而是特意避开这个话题。毕竟这个班里面有出问题的“能动空中战机”的当事人在,而且 A 组的人都知道,去年和前年的九校战能够获得胜利都是多得达也的努力,因为这个班级被选为代表选手的人比较多,所以更加不好说这个话题了。所以取而代之的,以昨天被多次播放的美国宇宙资源开发计划为话题的学生居多。穂香和雫也不是例外。

    “雫,那个是真的吗?”

    “那个什么?”

    “托拉斯·西尔弗的真实身份是日本高中生的那个。”

    像穂香那样对托拉斯·西尔弗的真实身份感兴趣的魔法科高校生,绝不是例外。

    真实身份不明的天才魔工技师,其实跟自己一样是高中生。当然会感兴趣。

    “也不能完全说是假,毕竟还有吉祥寺君的例子。”

    第三高校三年生的吉祥寺真红郎作为“基本代码”的发现者,在魔法学的方面,是众所周知的名人。他达成这伟业的时候才 13 岁。虽然在那之后也没有特别突出的业绩。但是吉祥寺真红郎的名声并没有被解决“加重系魔法的技术性三大难问”之一,实现飞行魔法的托拉斯·西尔弗给掩盖。

    因为有了三高的吉祥寺真红郎这样的例子,所以说托拉斯·西尔弗是高中生不会奇怪,这是雫的意见。

    “那个……雫……”

    两人相处在一起的时间很长。雫知道现在的穂香没信心说出想要说的话,需要人在背后推她一下。

    “什么?”所以雫催促沉默下来了的穂香。

    “托拉斯·西尔弗……会不会就是达也……?”

    “有这个可能性”雫即答。穂香无言地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

    “……。因为没想到你会即答……”

    “我听到的时候,最开始也是想到这个。”雫再次即答。

    “最开始想到……那是说听到说托拉斯·西尔弗是高中生的时候?”

    “恩。”

    在雫毫无迟疑地点头之后,可能认为自己现在的态度太不亲切,一瞬间后又继续说“托拉斯·西尔弗是高中生的话,那就只能想到是达也了……。”

    “……。果然……会变成这样”穂香一脸困惑的表情。

    “那么……!”但是下一句并没有说下去。看到走进教室的深雪,穂香反应性地闭上嘴了。

    “早上好。”

    “早上好,深雪”雫回应了深雪的打招呼。

    “深雪,早上好”穂香也学着打招呼。

    在深雪的面前,穂香无法将她担心达也会不会去美国的事说出来。

    ◇ ◇ ◇

    在上课前刚刚好走进教室的达也,坐到位置上后打开学习用的终端里提示的信息后又不得不站起来了。

    “达也,怎么啦?”

    今年还是坐在达也旁边的美月,用惊讶的脸问他。从二年级升到三年级的时候没有换座位。

    “被叫去职员室了,我去去就回。”

    美月的脸上满是担心。不仅是美月,连听到达也回复的同班同学,也不同程度地担心地看着他。

    看到这个反应,达也觉得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真的太好了。

    因为达也被叫去的地方不是职员室,而是校长室。

    校长室里,百山校长,八佰伴教头和3年E组的指导教师,珍妮佛·史密斯在等着达也。

    百山坐在厚重的桌子最里侧,桌子的旁边坐着八百坂,珍妮佛站在八百坂的斜后方。

    “开门见山,我有想确认的事。”

    百山对着站在桌子前的达也,快速进入主要话题。

    “司波达也君,你就是托拉斯·西尔弗吗?”

    “——为什么说这个?”达也没有回答百山的疑问,反问回他了。

    考虑到学生与校长的关系来看的话这是很失礼的行为,但是百山并没有太在意。一副预料到达也不会老实回答的态度。

    “ USNA 国家科学局 USA 通过美国大使馆给我们发来一份书状,昨天大使馆的人特意送到我家里来的。”

    百山不仅是第一高校的校长,而且还是魔法教育的国家权威,但是始终还是平民百姓,不会接触到外交。然后大使馆的人竟然拿着外交书状去找一个平民百姓是非常罕见的例子。

    但是即使听到这个消息,达也也完全没有表情变化。

    百山对着眼前这 18 岁的小毛孩的傲慢态度也是泰然自若。

    达也跟百山的视线碰撞,不是用擦出火花,而是用在眼神互推的方式表达比较贴切。

    在旁边看着两人的八佰伴教头则与两人相反,脸都青了。

    百山从桌子的抽屉里面拿出一封白色信封放在桌子上。

    “这里面主要写着‘希望说服托拉斯·西尔弗——Mr.司波达也参加开发计划’的依赖内容。USNA 国家科学局断定你是托拉斯·西尔弗并且要求你参加项目了。”

    “校长老师,我还是在这个学校上学的高中生。不打算中途弃学。”

    达也没有就“是托拉斯·西尔弗吗?”的问题进行答复。他意识性地避开这个部分,用原则理论来拒绝参加项目。

    “我校的学生被邀请参加国际性的魔法项目。我认为这事件有名誉的事情。”

    百山断句了后用更加强烈的眼光看向达也。

    “不仅是我,魔法大学的院长也是同样意见。如果你参加 NSA 项目的话。会给予你本校的毕业资格以及魔法大学的入学资格。因为参加开发计划导致无法出席魔法大学的课的话,在参加开发计划期间,自动给予学分,满期 4 年就给予魔法大学的毕业资格。”

    “那是正式的决定吗?”

    “还没有正式决定,但是可以以我的地位和名字作保证。”

    百山不等达也回复就看向珍妮佛。

    “斯密斯老师,司波君不是已经学得了与本校毕业时所要求的知识与技能了吗?”

    “正如你所说的”珍妮佛不太情愿又无可奈何地回答。

    “我的评价是单单是从去年的恒星炉实验来看,司波君已经达到了魔法大学毕业生的级别了。”

    “这样啊”百山对着珍妮佛点头后将视线转向达也。

    “司波君,你自己是否也觉得接受比自己现有能力还要低的课堂觉得浪费时间呢?”

    “我倒是没有觉得本校的课堂是很无趣。”

    “不需那么谦虚的”百山不相信达也说的话。

    “不过,你也不能立刻给出结论吧,幸好 USA 并没有限定回答期限。从今天开始可以免除司波君你的出席,好好想一下。”

    “——那就是说,让我在家禁闭的意思吗?”

    达也故意用缓慢的语气质问百山。

    “不是处罚,你还是能够一如既往地使用本校的设备。但是包括实习,就算不出席也可以给予你学分,也没必要接受定期试验,全部评你 A 级。”

    百山并没有表现得卖恩情给达也的样子,只是一副平澹地语气说道。

    “我知道了,请给我点时间。”

    达也姑且采取保留回复的方式来争取时间。

    ◇ ◇ ◇

    从校长室回来后的达也,一如既往地上课,下午最后的课是实习课。达也不顾珍妮佛惊讶的眼神,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参加实习了。

    他做出与平时不一样的行为的是在放学后,刚开始学生会活动的时候。

    “深雪,我有事想跟你说。”

    “好的,在这里没关系吗?”

    “恩,同时也希望大家也听一下。”

    面对深雪的不用换场所吗?的疑问,达也回复就这样就可以了。

    看不透达也要做什么,深雪有些迷茫。决定先听达也说了先。

    从学生会长的的位置坐到会议用的桌子去了。

    达也跟深雪都坐在正面。穂香和泉美和诗奈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转动身体,水波则站在深雪的后斜方。 Pixie 从房间的角落的凳子上站起来,端来两杯茶。

    从达也的位置可以看到,水波的心情不太好。

    “那么,达也大人,你是要说什么呢?”等 Pixie 离开身边之后,深雪提出疑问了。

    全员都为了不要听漏达也的回答都竖起了耳朵。

    “今天早上,我被叫去校长室被说免除上学了。”

    “为什么?! ”

    深雪马上面改血色站起来,撑着桌子。不仅是深雪,穂香也站起来了。

    “理由的话我回去再告诉你。虽然学校说这不是停学或者禁闭估计主要目的是暂时不想我来学校吧。”

    “是因为怕流言蜚语吗?”

    深雪坐回凳子上,拼命时自己冷静下来,彷如为了说服自己那样提问达也。

    “是的。”

    “……。该不会是,跟九校战中止的事有关系?”泉美插入疑问。

    “虽然不是直接原因,但是估计也是原因之一。”

    “那,直接原因该不会是…………”

    现在还在站着的穂香,吐出了不知道是疑问还是自言自语的台词。

    穂香想到的事“因为达也是托拉斯·西尔弗,所以被邀请参加计划”。

    虽然这个想法完全正确,达也用眼神催促她说下去的时候,她就摇头说没什么。将疑问吞下肚子去了。达也并没有强迫穂香,转向深雪去了。

    “关于这件事,家里也可能会说些什么过来。”

    达也说的家,就是四叶家。不仅是深雪和水波,穂香和泉美,诗奈也理解到了。

    “不否定有暂时无法来学校的可能性,所以我想辞退学生会职务。”

    学生会室陷入了沉默。深雪没有开口,达也在等待她的回复。

    泉美无言地看着深雪,而穂香看着达也。

    诗奈不断地在深雪和达也之间看来看去,水波则是低着头站着而已。

    Pixie 动起来将放冷的茶退下去了,水波趁机立刻给达也和深雪端来新的茶。

    水波脸上浮出满足的笑容后回到深雪的后方。

    “…………我了解了。”深雪终于打破了沉默,用痛苦的声音说出答复了。

    “但是辞退学生会职务的话就无法在校内携带 CAD ,我觉得只是名义上也好,继续留在学生会比较好。”

    “但是那样的话就不算是划清界限。”

    “我会让人闭嘴的。”深雪说出了公私溷合的暴言,达也正准备要说她的时候。

    看着她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悲壮的眼神后,达也将责备的话吞回去了。

    “……。我知道了,就按你说的去做吧。”

    实际上对达也来说,他完全不关心高校内部秩序的。

    ◇ ◇ ◇

    学生会的问题勉勉强强地算是解决了,但是达也和深雪这边还有不能简单解决的事情。

    “姨母,晚上打扰你不好意思。”

    USNA 国家科学局从国百山校长寄过来的信件,想着不能够瞒着真夜,所以达也就找了个合适的时候打电话到本家了。

    “没关系,是有重要事找我对吧?”

    看到通话视频里真夜的表情,达也稍微感到了点违和感。

    到底达也是因为什么事打电话来的呢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是在演戏,真夜好像真的不知道。

    努力地不将心里想的露出在脸上,达也比以往更加慎重地回答真夜的疑问。

    “是的,我认为这是重大事件。”

    说完之后,达也在真夜开口之前就先进入本题了。

    “第一高校的百山校长,八百坂教头以及珍妮佛·史密斯教授知道托拉斯·西尔弗的真实身份了,好像说 USNA 国家科学局通过美国大使馆发出给百山校长的书信上面有记载到相关情报。”

    “……。那个是关于之前说的那个计划的?”

    真夜的反应出现了一瞬间的迟疑,这可以成为对她来说这是个预料之外的情报的证据。

    “是的。”

    “达也你是承认了…………才怪吧。”真夜说到一半才想起达也不是被问到“你是托拉斯·西尔弗吧”,就会乖乖地说“没错”的人。

    “是的,但是估计我的否认都没有什么意义。”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就算达也否定了,百山和八百坂和 NAS 也不会信的吧。不仅是百山他们,就连熟悉达也的人也会相信“托拉斯·西尔弗就是司波达也”的说法。并认为那就是事实,并不是因为 NSA 是美国政府机构说的话才以为是事实,而是达也的技术力,至今为止达也都做得太过火了。

    “也是啊……虽然比我预想的还要早,托拉斯·西尔弗这件事已经没办法了。”

    视频里的真夜摆出了一副在认真思考的样子。

    达也并没有去打扰她,而是静静地在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百山老师还有没有说些其他的话?”

    被真夜问了之后,达也将百山提出来的条件说明给真夜听了。

    (百山说的条件是达也不去学校也会给足他学分,去参加开发计划回来了还有魔法大学文凭)

    “看来百山老师是想躲避围绕达也去从的政治家和媒体将话题扯到学校营运上的问题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关于百山的动机,达也跟真夜也是有同样的见解。

    “既然这样的话…………达也你暂时不去一高应该比较好。”

    “是要我在本家禁闭吗?”

    在横滨事变的时候,达也用了质量爆散的时候,有被真夜直接说过要在本家禁闭。

    心想这次是不是又会受到同样的处罚就开口问了。但是视频里的真夜摇头了。

    “并不是要求你禁闭,但是从明天开始你周边应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烦杂人事吧?所以对学校就假装是禁闭了那样,等争论平静下来了之后再看看怎样。”

    对于真夜的发言,达也还是无法坦诚接受,虽然没有确信,但是总感觉背后还是有其他原因的。

    但是现在的形势需要一个冷却期的意见达也也是同意的。

    通常不与带刺的争论对干,选择“逃跑”这个方法能够解决问题的情况很多。有时候世人会将“忍耐”看成“屈服”也说不定。这次发生在达也身上的事也是,比起一直坚持着去一高,暂时性地战略性撤退的效果可能会更加显着。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就……。

    “而且并不是说明天就要立刻执行,毕竟要让你离开深雪一段时间,要做好准备才行。”

    真夜现在说的正是达也刚刚在想的事。

    虽然学校有说达也可以免除出席,但是不能让深雪陪着他一起休假。

    如果只是一个星期左右的分离的话,以前也有试过。但是这次会分开 1 个月以上的可能性大。虽然相隔远了还是能够“看守”着她,但是达也还是不放心将深雪和水波两个人留在家里。

    画面中的真夜视线扫过了站在达也身边的深雪,还有斜后方的水波后,看回达也。

    “虽然达也可能会不放心,但是学校内的护卫就交给水波酱。”

    看着画面上真夜的视线,达也立刻摇了摇头。

    “不,水波的实力有多强我是知道的。”

    水波的脸稍微泛红。因为她感受到达也对她的信赖并不只是嘴上说的,因此感到很骄傲。

    “这样啊。那么水波酱,就交给你了哦。”

    “请交给我,夫人。”

    水波用非常带有干劲的表情回复。真夜满意地对水波点头了。

    “上下课的时候我们这边会安排人手的,并不是说怀疑水波酱的实力哦。”

    “这个我清楚”水波乖巧地点头了。水波还没自负到会发牢骚说“自己一个人就足够了”。

    “问题是晚上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在睡着的时候被袭击的话,在毫无警惕的时候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达也和深雪和水波都没有对真夜说的话提出异议。就算心里觉得无需担心这个问题,但是也不会无聊意气用事去找茬使真夜生气。三人都清楚明白这点。

    “深雪。”

    “是。”

    “可能会很麻烦,但是你可以搬去调步吗?”真夜跟深雪说的话是为了深雪好的。

    “调步,是上次那栋楼吗?”

    “对的。”面对深雪的疑问,真夜笑着点点头。

    “那栋楼是作为四叶家首都圈本部而建起来的,本来也打算让深雪你在近期搬过去住的。现在就稍微提前了点,刚好有个搬家的契机,所以你在下个星期天前搬过去吧。我这边会先安排好一些需要的东西的。”

    再怎么说也太急了吧。虽然深雪心中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了。”但最后还是老实听从了真夜的话。

    真夜也明白深雪是不会给她唱反调的,所以立刻发出了下一个指示。

    “等深雪搬家完了之后,达也暂时去伊豆的别墅吧。”

    “伊豆有四叶家的据点的吗?”

    听到真夜的指示后,达也最先想到的是“不是本家禁闭可以吗?”

    以免自找麻烦,所以没有说出口,所以达也就婉转问了在伊豆有什么。

    “啊啦,达也你应该知道才对的啊?”

    真夜的惊讶方式有点做作了,所以达也并没有把心中想到的可能性说出口,等待着真夜的下一句。

    “伊豆那边有姐姐的,你们母亲曾经静养身体用的别墅在那边。”

    “原来还没有处理掉的啊?”

    “当然不会处理掉咯,毕竟这是你们母亲生前特别喜欢的别墅来的。”

    达也没想到四叶家那么重情义的。不过下一瞬间就改观了。

    毕竟四叶家曾经为了一位少女向一个国家发动了战争,用整个家族半数人的性命来完成复仇了。所以四叶家的人会特别珍惜一些带有个人特别思念的东西的做法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需要的东西我会安排下个星期天之前送过去的,研究用的机器也会安排好的,所以可以空手过去哦。”

    一个星期能够工作室和从头将设备调整好,也太安排周到了吧。说是别墅,该不会是研究用的外部据点吧?

    达也心里默默地想,却没有说出口。

    “就按你所说的去做。”达也对着画面的真夜,用顺从地态度行了一礼。

    ◇ ◇ ◇

    在跟达也通话结束后的真夜,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转而是满脸的不快感。将茶杯的茶喝完后,将茶杯放回桌面上,但是在杯底快要碰到茶托的前一刻,真夜将被子扔到空中。

    下一刻,室内被“夜”笼罩了。

    并不是黑暗,也是璀璨的夜空。流星出现了,从四面八方朝着茶杯为中心飞去。

    下一刻夜空褪出了,被灯光照亮的地板上散落着茶杯的碎片。

    “来人打扫一下。”在真夜背后传到了毫无动摇的声音。

    “好的,马上。”答复叶山的命令的穿着女仆服装的女性带着工具出现了。

    特意用手来清理地板上茶杯碎片的女仆,等她清理完退出室外直到看不见身影之后,叶山移动到真夜的视线范围去。

    “夫人,需要再给你拿一杯茶吗?”

    “不,不用了。”现在的真夜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特意使用流星群时的烦躁感了。

    “看来这次被 USNA 抢先一步了。”

    “……。我承认。”真夜用很不情愿的声音回复叶山。

    “就如叶山说的,看来我真的太依赖最高王座了。现在系统停止运作了之后就成这幅样子了。”

    真夜自嘲地吊起了一边的唇角。

    “不,夫人,我认为这次就算事先知道他们在企图着什么也无法阻止他们。毕竟我们干涉不了 USNA 国家机构。”

    “……。但是最起码可以暗杀爱德华·克拉克吧?”

    “我觉得这个假设没有意义。”

    “也对,还是不说些有的没的逞强了。”

    即使可以暗杀,但是也不能下暗杀指令。真夜承认了叶山的指摘。

    “夫人,我觉得,我们应该重视在这个时候最高王座停止运转的背后意义。”

    面对叶山的指摘,真夜有点吃惊的睁大了眼。

    “你是说爱德华·克拉克与最高王座之间有关联?”

    “最高王座是全球情报监控系统, Echelon3 的黑客系统,我觉得 USNA 国家科学局的职员参与这个的可能性很大。”

    “……也对,虽然这个信息可能不会成为左右现在局势的因素,但我还是注意下吧。”

    面对真夜的话,叶山礼貌地行了一礼。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