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四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四章

    第二天早晨。在进行了比以往更加激烈的对打之后,达也像八云提出了希望能够暂停修行的要求。

    “对我来说没关系的,毕竟你不是我的弟子所以不用想得那么复杂,随时都可以不过来,相反的什么时候有空了我都可以陪你。”

    “谢谢你,师傅。”

    明明才刚被说不是八云的弟子,但是达也还是很自然地叫他师傅了。

    但是八云并没有特别地去指正他所以而达也也没有因为被指摘而苦笑。

    “但是还是想知道是什么原因,果然原因还是美国的宇宙开发计划吗?”

    八云的脸上满是好奇。看到这样的八云,达也想苦笑了,可是在笑起来之前就控制住了。

    达也想到自己现在身处的困境都笑不出来了。

    “直接原因是这个,所以暂时在伊豆的别墅里禁闭了。”

    虽然真夜说那不是禁闭,但是在达也看来这次搬家怎么看都是禁闭。还有因为达也的搬家,深雪也要搬到调步那边的事也告诉八云了。

    “这样啊,分开得很远哦。”

    “其实也不是远得去不了的距离。如果师傅你可以的话,等我禁闭出来后可以再陪我训练吗?”

    “当然没问题”即答了达也请求的八云,用手抵着下巴意味深长地哼哼了一声。

    “比起这里,达也你是担心深雪吧?伊豆和调步之间的距离,对你来说飞过去不是问题,但是还是需要时间,不可能一瞬间就到调步的吧。”

    “要说我不担心的话就是假的,但是不能让深雪也陪我休学。”

    “我想四叶家也会追加护卫的,但是应该没有多少个能够像你那么能干的吧。等全部事解决完之前应该还要一段时间,所以这次我也帮忙派人保护深雪吧。”

    “师傅能帮忙的话我就放心了,但是为什么会为我们这么做到这个地步呢?”

    达也并不是八云的弟子,这刚才也已经说过了。既然达也跟八元之间不是师徒关系的话,八云跟深雪之间的关系就仅仅是相互认识的人。因为是熟人才帮忙的理由并不是不能理解,但是这次的情况达也觉得到还有更加重要的原因,好奇心下不小心问了出来。

    但是马上就后悔如果刚才没问的话就好了,这样。

    八云一副“就等你这句”的样子吊起了嘴角“因为我还不想死啊。”

    “…………什么意思?”

    “如果在深雪身上发生了个万一,你就肯定会毁了世界对吧 ?就算是我也没有信心能够在比核还高温的能量下幸存下来啊。”

    达也无法回答八云的话,只是愁眉苦脸地沉默着。

    万一深雪再一有个万一,而这次自己赶不上的话,看着这个从自己身边夺走了深雪的世界。达也没有信心自己能够冷静下来。

    ◇ ◇ ◇

    那天,达也的身影从教室里消失了。

    的确有去上学,只是从早上开始就待在图书馆,连午饭也不吃。放学时,为了和深雪回合,终于从图书馆里出来了。

    他的朋友也有些顾虑的没有接近达也。连艾利卡也没有和顺路的达也与深雪一起回家。两人的附近,只有在身后跟着的水波。

    下一天,情况没有改变。再下一天也是。

    “差不多要变得很糟糕了不是吗?”

    星期四放学后,在闭店时间 30 分钟前的咖啡厅露台。占据着那里一角的小组中,响起了这个声音。

    “很糟糕……是指达也吗?”

    艾利卡向这么问道的干比古投出了“当然是他”的目光。

    “出勤数应该没问题吧?”

    “嗯……好像校长先生直接免除了他的出勤。”

    对于雷欧的话语,学生会结束后和大家回合的穗香点头表示肯定。即使是她,也没能和现在的达也与深雪在一起。

    “的确很糟糕。”

    “诶?雫,为什么?”

    一方面,对于好像无视着对话流向的雫的发言,美月歪头询问着。

    “达也已经变得没有必要来学校了。”

    雫的回答很直接。直接到连多余的修饰都没有的程度,正面把状况摆在大家面前。

    美月睁大眼睛,双手捂住了嘴。

    穗香看起开很难过的低下了头(原文伴随有“眼睛半闭”的意思,不知道怎么表达……)

    “……司波前辈从现在开始都不会来学校了吗?”

    在场的不只有三年级学生。强烈要求跟着泉美并感觉不舒服的香橙,说出了这句谁都没不想说出的话。

    “虽然我认为情况稳定下来的话就会回来了。”

    “是…是这样呢!”

    伴随着雫的回答,穗香的声音太高了。这好像就是紧跟着的声音似的。

    “但是,情况要怎么稳定呢?”

    艾利卡的语调中感到了失落,这句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不,由于穗香的表情僵住了,那句话是冰块。

    “艾利卡!也不必那么说吧!”

    反射似的,干比古叫出声来。虽然是其他小组听不到的音量,但焦急到语气中除了“愤怒”以外什么也没表现出来。

    “干比古,冷静点。”

    雷欧——而不是艾利卡——对干比古回答道。

    “艾利卡什么也没说错。现在的情况即使经过一两个月也不见得会好转。”

    “这种事我还是知道的!但是,特意说出来有点不好吧!”

    “因为美月和光井受到冲击了吗?我倒认为没那个必要。”

    “……你啊,是想说达也君从学校消失了也无所谓吗?”

    雷欧的话成了艾利卡的辩护。

    但是对雷欧说出这句狠话的,是艾利卡。

    “当然不是无所谓了。即使达也不上学,我们是达也的朋友这件事也不会变的吧。”

    艾利卡无语了。

    穗香和美月也有着和她差不多的表情。

    “……你的那方面,还真是敌不过啊。”

    毒舌的艾利卡这么说道。

    “单纯的笨蛋偶尔也能说出不错的话啊。”

    “喂……那到底是褒是贬啊?”

    雷欧眯着眼侧目看着艾利卡。

    “谁知道呢~。我只是说出了事实哦”

    可是艾利卡在假装看风景。

    “你这个女人……”

    “ STOP !雷欧也冷静一点。”

    开始散发着不沉着气息的雷欧,这次被干比古制止了。

    “西城前辈真的很尊敬友谊啊。”

    艾利卡、雷欧、干比古之间的好像三兄妹一般的对话进行的间隙,泉美插嘴道。

    “我果然,还是不想司波前辈不来学校。”

    香橙用“诶?”的表情向泉美看去,同样看过去的还有被前辈围住缩手缩脚的诗奈,只不过她的表情是“啥?!”。

    可那是因为她们的误解。

    “如果司波前辈不来上学的话,深雪前辈想必一定会很悲伤的……。”

    “这样啊!那就没问题了。”

    “诶?什么(没问题了)?”

    “啪”的一声,雫拍了下手说道。穗香详细询问着。

    “如果达也退学的话,深雪也不会待在学校。”

    随着雫的推测,泉美的脸色变得苍白。

    “对于深雪不上学这件事,达也应该不能容许。”

    可是,泉美的脸色马上反转过来。

    “就是这样!如果是为了深雪前辈的话。”

    “达也不可能不来上学。”

    雫补完了泉美的话。

    “……但是这样的话,对于这个情况,补补做些什么是不行的吧?”

    可喜可贺,不论在什么氛围中,侍郎都能很好的发言。

    马上,桌上的气氛就又降下来了。

    从诗奈那里收到了“你在说什么?!”的目光,侍郎缩了缩肩。

    经过了无言的一段时间,在气氛更加恶化的过程中,咖啡厅的显示器突然切换到了新闻。

    “喂喂……真的假的……。”

    看新闻的过程中雷欧小声说道。

    并不是只有雷欧他们小组留在咖啡厅里,然而并没有听见“那很碍事啊”的反对声。

    恐怕,是所有人都这么想的吧。

    新闻是从莫斯科转播来的画面。

    画面上放映着的,是作为新苏联学院干部,同时也是国家公认战略级魔法师“十三使徒”之一的——伊果·安德烈维齐·贝佐布拉佐夫本人。

    新闻是对贝佐布拉佐夫的采访。

    “贝佐布拉佐夫博士,请问您决定参加美国的‘狄俄涅计划’的动机是什么?”

    “从长官那里得到的信息来看,我相信金星的地球化有着超越国家间对立的意义。我们人类从一个多世纪前开始,就担心着世界总人口的上限。那会在不远的将来,招来人类同胞们的自相残杀,人类社会的活力也会因此下降。生存圈的扩大,应该是回避人类未来所承受的破灭结局的唯一途径。”

    “所以博士您,才为了这个计划积极投身进去?”

    “因为魔法这种技术,比起用在人类同胞之间的斗争,更应该被用在开拓人类的未来上。”

    “当计划进行到实际实施的阶段,博士要离开我国,前往美国的活动据点。考虑到这种情况,这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了吧。身为战略级魔法师的博士如果长时间离开祖国,国防上的担忧也可以预料到的吧。”

    “我们热爱和平的政府,已经承诺即使国防力量下降也会全面协助金星开发计划。只是据点设置在什么地方,这属于敏感问题,现在还没有决定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是在美国,也有可能在这个新苏联设立研究据点,是可以这么说吗?”

    “当然,也有这个可能性。但我个人考虑,在中立国,或者说没有任何政治方面约束的地方设置新据点的可能性很高。”

    “不论在什么地方计划据点,都可以预想到相当多的反对吗?”

    “这是人类史上没有过的大型计划。并不只是据点,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在等着我们吧。可是我们相信会用理性的力量解决它们。并不只有已经表示参加计划的威廉·马克罗德卿和 Mr.马克思米莉安,从希尔·罗森(ヘル·ローゼン)开始的其他成员,以及被称作‘托拉斯·西尔弗’的日本少年,也请务必参加这个计划。 然后大家合力,为了人类的未来,克服种种困难。我是这么想的。”

    “贝佐布拉佐夫博士,十分感谢您(接受采访)。”

    新闻在这里,切换到关于“狄俄涅计划”的概要。

    “……啥‘我们热爱和平的政府’啊。别说瞎话了。”

    艾利卡毫不留情的说着。它的话语指的是五年前的佐渡侵略事件。在大亚联合侵略冲绳的同时,有武装势力奇袭了佐渡。由一条家为中心的义勇军击退的敌人,被确实推测是新苏联的部队。

    直到现在新苏联也没有承认自己的行为。认为新苏联清白的日本人基本上没有。考虑到那次事件而对“爱好和平的新苏联政府”这句话,艾利卡这种反应绝不奇怪。

    “无关新苏联政府过去的恶行,我认为贝佐布拉佐夫博士的发言有一定的说服力。”

    干比古也不认为艾利卡想错了。只是,现在的问题和过去的事件要分开考虑,他这么提醒着。

    “战略级魔法师离开国家进行非军事活动什么的,真是想的深啊。”

    “正因为如此,才有吉田前辈说的‘说服力’啊。新苏联作为和平使用魔法的【姿态】。”

    接受了香橙的感想,泉美说出了有些恶毒(善意)的话。

    “认为是姿态啊。”

    雷欧苦笑着开口了。但是马上,他的笑容消失了,眉头皱了起来。

    “新苏联的贝佐布拉佐夫参加美国的计划已经是事实了。虽然不知道有几分是真心参加的,对于美国来说新苏联是敌国。能写协力这个计划也就是说,姑且算是催促身为同盟国的日本不是吗?”

    “……的确是。”

    “魔法协会也想表明‘托拉斯·西尔弗’参加计划吧——自作主张地表明。”

    雫点了点头,对指摘干比古推测的雷欧表示同意。

    “达也,没问题吧……”

    穗香用深沉的声音小声说道。

    没有把达也和“托拉斯·西尔弗”在脑内联系起来的一年级学生组合——诗奈和侍郎——对于穗香的低声自语的意义表示不解,简直能看到他们头顶的问号。

    ◇ ◇ ◇

    深雪和水波,以及比在一起的朋友更早一步离开学校的达也,回家后看了貌似是自动录像的新闻。

    “这,真的是‘十三使徒’的贝佐布拉佐夫本人吗?”

    看完新闻,深雪首先提出了这个疑问。战略级魔法师是要隐藏身份的人,为了回避暗杀或者【咒杀】。光明正大出现在电视上的战略级魔法师,这是违背深雪常识的存在。

    “有可能是替身。”

    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媒体上的贝佐布拉佐夫,达也没有感到那种程度的违和感,只是也不可能完全信任从新苏联发出的报道。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达也对上发问的深雪的目光,然后再次把视线移回到画面中,从头播放录下的贝佐布拉佐夫的采访。

    “重点是,新苏联已经展现出支持 USNA 计划的姿态,这是事实。”

    达也紧盯着采访的字幕,用自己能听到的口气继续回答着。

    “虽然不论是大亚联合还是印度·波斯联邦(インド·ペルシア)都是强大的国家,但世界政治的中轴,果然还是美苏对立。 世界群发战争之后,取回过去势力的新苏联,和逐渐增强国力的 USNA 之间的争斗,成为现代国际社会运转的中心。”

    “嗯,那种程度的事已经理解了。”

    关于基本的国际构造,是中学教授的内容。深雪的“优等生”也没有超过一般教育的知识面。

    “新苏联把‘狄俄涅计划’看成是国际社会现存势力竞争的例外。实际上不论新苏联是否为计划贡献力量,现阶段都没有关系。作为 USNA 的敌国的新苏联都表明了要协力, USNA 的友好国也没法无视‘狄俄涅计划’了。”

    达也得出的结论,和雷欧与干比古相同。

    “……说不定新苏联和 USNA 在这件事上成为朋友了也说不准。”

    可是,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的分析,就会遇到感性——不如说是性格方面——的问题。

    “ USNA 和新苏联联手,有什么目的?”

    深雪稍稍侧倾着头问道。这并不是否定达也推测本身的反应。假如把常识和达也的推测放到天平上,对深雪来说,后者明显更重。

    “一般兵力来说,不论是质还是量,美苏相对于其他国家都有压倒性的优势。虽然大亚联合在一段时间内有追上来的势头,两年前秋千的损害使其暂时还无法崛起。”

    虽然说得好像别人的事似的,但予以大亚联合舰队巨大打击的就是达也本人。

    “魔法是从属于人的力量,相较之下,通常战力无法背叛政治力量或者经济力量,是属于国家的力量。在核武器被实际禁止的状况下,渐渐地,经济力量的话语权越来越重。日本也是这样,经济规模小的国家无法用通常兵力对抗美苏两国。”

    “……日本的经济规模,小到那种程度吗?”

    “【分给军事的】经济力量,和美苏相比遥不可及。”

    对于深雪脱口而出的反对意见,达也坚定地否定了。

    “这个世界,由于魔法这个因素,没能发生大国之间相互吞并的事就形成了现在的局面。现在若是没有魔法这一兵器,小国就处于无法同大国对抗的状态。基于这个意义,没法全盘否定魔法作为军事利用这一行为。虽然这么说……”

    达也的目标是魔法的非军事利用。把魔法师从被作为军事系统零件任意宰割的情况中解放出来,这是他的目的。承认魔法兵器有意义,对达也来说无疑是件辛苦的事。

    “……也就是说,聚集拥有强大力量的魔法师,夺取他国的魔法战力,这是美苏的目的吗?”

    虽说不完全,深雪也理解达也的纠结吧。深雪无视了达也最后的话语提问道。

    “——如果那么想的话,也合乎逻辑。”

    达也只回答了一句,就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

    从和深雪的问答中,他了解到自己的计划有欠缺的地方。是迄今为止没有意识到的问题。

    把魔法师从人类兵器的宿命中解放出来,这个根本论点没错。魔法师被作为兵器使用到崩溃,不可能肯定这样的现实。

    然而推进魔法在经济方面的运用,军事方面高等级的魔法师可能就会不足。如果魔法这种低成本高威力的武器消失的话。

    小国最先可能变得无法对抗大国。

    大国把小国吞并,当世界被仅剩的几个大国分割统治的时候。

    世界上如泥沼般的地域纷争就会推广开来。这样的未来达也无法想象。

    (果然,还是需要某种抑制力吗……?)

    自己手里有的,终极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不论未来如何发展,恐怕自己都不免背负恶名吧。

    达也做好那种觉悟的时间,可能就是这一天,这个夜晚。

    ◇ ◇ ◇

    跨越大西洋,被 Echelon III (非官方承认的美国领导的全球间谍网络)的辅助系统所保护的极秘通信会议正在举行。此时,日本时间还是深夜。

    “马克罗德卿,好久不见。已经有将近五年没这么说过话了吧。”

    可视电话的显示屏中,首先由贝佐布拉佐夫开口了。

    “是啊。好久不见,贝佐布拉佐夫博士。只是不用那么繁荣的礼节,我可并不是‘卿’啊。我只被授予了‘骑士’的地位。”

    贝佐布拉佐夫的招呼,是认真的还是因为他顽固的性格,或者只是个恶趣味的玩笑,马克罗德都认为无所谓的接受了。

    “威廉也是,没必要一直那么拘谨不是吗?又不是正式的会谈,所以叫‘马克罗德卿’也不错。”

    克拉克把那当做不好笑的玩笑接受下来了。他向马克罗德试着插了句嘴。并不是真的要责怪马克罗德,如果被贝佐布拉佐夫毁了气氛那好不容易的会谈就白费了,所以像这样缓和着气氛。

    对克拉克的担心有反应的,是贝佐布拉佐夫。

    “克拉克博士,多谢您(缓解了这个气氛)。(我和你)像这样的交谈还是第一次吧?”

    “是的。初次见面,贝佐布拉佐夫博士。我是爱德华·克拉克。”

    三人的招呼,就打到这里了。

    “看门见山好了。克拉克博士,你说的‘ Great Boom ’的战略级魔法师是托拉斯·西尔弗,而托拉斯·西尔弗的真身是日本高中生这件事是真的吗?”

    贝佐布拉佐夫用有点性急的口气向爱德华·克拉克问道。

    “是事实。‘ Great Boom ’在日本的正式名称是‘质量爆散’,是把质量直接变换成能量的魔法。”

    “直接变换……?”

    “实在是感兴趣。可是,现在在这里讨论这个系统没什么意义的吧。”

    表现出强烈好奇心的贝佐布拉佐夫,被马克罗德稍稍牵制着。

    “……的确是这样。如果没有数据的话不论讨论几个假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贝佐布拉佐夫接受了马克罗德的牵制,话题在强行进行着。

    “‘质量爆散’和博士的‘水雾炸弹’【相同】,数据原本就被侦察卫星在地球上空进行特别标注和全域收集。”

    “那是能破坏世界军事平衡根基的威胁啊。”

    对于克拉克的话语,马克罗德点了点头。

    贝佐布拉佐夫对于克拉克的“‘水雾炸弹’的机制已经了解了”的深层意思选择了无视。

    “‘质量爆散’的射程有多远现在还不知道。但不至于能从木星轨道打到地球吧。”

    “把托拉斯·西尔弗放逐到木星轨道,这就是克拉克博士的计划吗?”

    “嗯,就是这样(一点不差)。”

    面对贝佐布拉佐夫的质问,克拉克用很肯定的态度点点头。

    “‘狄俄涅计划’的盖尼米得(注:木卫三)阶段,就是根据托拉斯·西尔弗的实绩来制定的。他会在盖尼米得,为人类的未来奉献终生吧。”

    “克拉克博士。差不多该公布托拉斯·西尔弗的真身了吧。”

    “那件事等到见面的时候再告诉你们。”

    “……好吧。我们期待着。”

    “在哪里进行会谈呢?”

    这时马克罗德向克拉克询问道。

    “预定在大西洋的公海上。我认为这样的话互相之间就没有什么阻碍了吧。”

    “三国船只会合是吗?”

    “已经在预定海域派遣了企业号。你们两方面也打算出动飞机不是吗……?”

    “企业号啊……”

    贝佐布拉佐夫饶有兴致的自语道。

    企业号是承接了 USNA 传统舰名的新航母,即使没有搭载核动力引擎也没关系,实现了和原本企业号相匹敌的马力和续航时间的系统,那个系统的秘密吸引了全世界的注目。

    “我知道了,就从空中去吧。”

    “我也这么做好了。”

    在贝佐布拉佐夫的后面,马克罗德点头道。

    在克拉克的主动下,电话会议在那之后有持续了 30 分钟。

    ◇ ◇ ◇

    从四月的墨西哥叛乱以来, USNA 发生了几起小规模的暴乱。只是没有成为非要军队出动才能镇压的时态。除此之外在国外也没有在进行中的作战, USNA 军队联合参谋本部直属魔法师部队 STARS 度过了一天有一天的训练时光。

    这一天也是那些时光中普通的一天,预定要进行训练的。但是结束了上午的演习正在前往食堂的莉娜,被基地司令的下属叫住了。下属将她带到了司令官室。

    “天狼星少佐前来报道。 ”

    莉娜维持着“安洁·天狼星”的装扮,向房间的主人,也就是保罗·沃克(ポール·ウォーカー)大佐敬礼。 莉娜是 STARS 的中队长,这个基地的最高指挥官就是身为基

    地司令的保罗·沃克。沃克的使命是监视 STARS ——也就是战斗魔法师。

    “天狼星少佐,现在向你传达参谋本部的指令。”

    “是!”

    “从华盛顿特区起飞,和爱德华·克拉克博士会合。在那之后,作为博士的护卫一同前往大西洋上的企业号。”

    “我知道了。”

    “在企业号上,预定举行关于‘狄俄涅计划’的重要会谈。会谈的对方是威廉·马克罗德和‘点火器’贝佐布拉佐夫”

    莉娜脸上浮现出吃惊和理解的脸色。

    即使是在公海上,军用船只搭载他国的国家公认战略级魔法师什么的,突然听说这种事实在难以相信。可是既然会谈对方是“十三使徒”同样身为“十三使徒”其中一人的莉娜为了取得平衡而一同参加会谈,这么说的话就能让人接受了。

    “虽然不用特意强调,这次会谈到结束为止都必须保密。”

    “我知道了,大佐阁下。”

    被沃克的话语催促着,忘了回复命令的莉娜慌忙回答道。

    ◇ ◇ ◇

    与美国,英国,新苏联的动向不一样,日本国内也动荡不安的。

    遗憾的是都不是自发性的问题,都是从国外飘过来的信息导致国内的动荡。

    日本魔法协会的会长,一般都是由百家的数字家族就任的。改选是每年 6 月份举行选举, 7 月份新会长就任。虽然没有再任的限制,但是并不是什么容易的工作,所以没有就任 3 年以上的例子。

    现在的会长是去年 7 月份就任的十三束翡翠。一高校 3 年的十三束钢的亲生母亲。并不是说她的丈夫去世了也不是说十三束家是母系家族。

    是因为魔法协会的会长必须常驻在京都的本部。另一方面,十三束家是以东京湾东岸地区为本据地。因此家里的事业由丈夫,魔法协会会长由妻子来分担。

    十三束翡翠在去年 6 月份就抱着“反正都是轮着来的”的简单想法接任了。但是到现在,她只能抱头诅咒自己。

    在星期天,美国的爱德华·克拉克发表宇宙资源开发计划的时候,那时候她还没有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因为她想就算是 USNA 也很难邀请到外国的魔法科学者。不仅是十三束翡翠是这么想的,魔法协会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这么想的。

    但是到昨天, USNA 的最大对手,新苏联的“十三使徒”本佐布拉佐夫偏偏发表参加计划的声明。因此,被逼到没有犹豫余地的状况了。

    原来就说是将魔法用于人类未来的和平利用的,单单这点就没得挑意见了反魔法主义者通过游说魔法是会给非魔法师带来杀伤性危险的武器来活得大众的支持。魔法的和平利用,不只是像火灾时的灭火,预防洪水等小贡献,而是与人类未来的繁荣挂钩的伟大事业。用这个来反击反魔法主义者的话是最好的手段。

    这个计划没有必要实现也没有必要一定成功,只是有这样的计划在进行着的这一事实就能够反击反魔法主义者了。就这样魔法师就能够脱离现在的苦境。

    面临对立的两大国家联手参与计划,好歹也说是同盟国的日本是不能够拒绝参加的。就连保留意见也不可以。必须要趁早将名为托拉斯·西尔弗的高中生送出去才行。

    实际上,翡翠也知道托拉斯·西尔弗的真实身份。 USNA 的大使馆员给她送来的,滴蜡了的复古信件里面写了他的真实身份。

    翡翠抬起双手抱着的头,想着只是在这里苦恼也无法解决问题。

    这里不会碰巧出现帮她解决麻烦事的英雄。她也不能像够沉醉在悲剧女主角那样。

    她打算使用前任会长都没有使用过的日本魔法协会会长的特权。

    师族会议的召集。

    翡翠使用专用电话,联系十师族各当家来召开线上会议。

    可能,十师族的当家各位也预想到魔法协会将会找到自己。

    从召集过了 1 个小时之后,翡翠面前使用于线上会议的显示器上都出现了一条、二木、三矢、四叶、五轮、六冢、七草、七宝、八代、十文字各当家。

    “四叶阁下,这一段时间承蒙你的关照了。”

    “一条阁下,身体恢复得怎样了?”

    “多得你们,已经恢复了。”

    “那就好,那么会长,你是因为什么事要召集我们对应的呢?”

    附和一开始就无视翡翠开始各说各的一条刚毅和真夜,二木舞衣把注意力转回翡翠身上。

    多得舞衣,被晾一边受挫的翡翠重新振作起来了。

    “……各位,谢谢大家百忙之中积极答应我的请求。”

    “说到是紧急召集,到底发生了什么“紧急事态”呢?能麻烦你快点告诉我们吗?”

    七草弘一用有点讽刺的冷声催促翡翠。

    面临这个压力,翡翠快要哭出来了。

    虽然她并不是柔弱女子,但是也没有习惯修罗场。属于认真准备好后才去交涉的类型。

    “各位,我想大家可能也已经察觉到的,是关于 USNA 技术者提出的开发计划的事。”

    翡翠履行着作为会长的责任感,进入了本题。

    “昨天,新苏联的本佐布拉佐夫发表声明说会参加计划,导致出现我们日本魔法协会也必须做出对应的事态了。”

    “为什么是协会呢?爱德华·克拉克只是邀请个人参加吧?”

    七宝拓巳带着学者语气指摘。

    “虽然表面是这样,但是也指明点出邀请一位日本人了”苦笑着回复的是八代雷藏。

    “那是美国人擅自决定的,我们没有义务要服从”六冢温子用心情不好的表情和声音说。

    “但是实际上我们不能这样。”翡翠内心颤抖着发言。

    因此,显示器里面开始有人瞪着她了,不只是温子一个人的。

    翡翠重拾心情,倒不如说用快破裂的心境继续说下去。

    “现在魔法师被指责为和平的敌人。虽然是反魔法主义者的幼稚的口头号,但是因为连续使用的战略级魔法,战术级魔法的事体让这口头号有说服力了。”

    桌面显示器里可以看到当家们的视线移动了,虽然显示器有点小看得不太清楚,但是视线都集中在真夜身上了。“增加反魔法注意口头号说服力的战术级魔法”那是达也开发的能动空中战机,大家都心知肚明。

    “克拉克博士的宇宙资源开发计划是展示魔法在军事以外能够给人带来希望的材料。所以国际魔法协会本部也准备发表申明表示全面支持这个计划。我听说美国、英国、新苏联的协会也预定进行独自的计划推行。德国的话好像还在问除了罗森什么什么企业以外的企业联合体能否参加计划。面对这社会风气,日本的表态不能迟。”

    “虽然能够理解会长的焦急之心,但是具体要做些什么呢?是要找出托拉斯·西尔弗强制让他参加计划吗?”五轮勇海带着责难的表情问。

    他在去年,因为虚弱的女儿是“战略级魔法师”的理由不得不将她送出战场。在那之后,对将所有责任都压在个人身上的体制感到反感。

    “……其实,没有必要去找。”

    其实翡翠也是为一些借口而将一个人交出去的做法,心情上是觉得不对的。但是这份感情反而促使她想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想法。

    “托拉斯·西尔弗……四叶阁下,是你的儿子吧?”

    真夜对着翡翠用眼神问她“为什么这么想呢?”

    “美国大使馆给我寄来信件了,因为本人还是未成年人,目前还没有公布姓名。相反的,希望我们帮助说服托拉斯·西尔弗——司波达也大人参加。”

    “这威胁说得真好听。”刚毅用苦难的声音说。

    “说实话,这一件事也被一高的百山校长说过了。”

    但是与当事者最亲近的真夜却比谁都平静。

    “这件事我交给达也本人自己判断。”

    真夜透过显示器对翡翠笑了一下。

    虽然翡翠跟真夜基本上是同个年代的,但是面对这样的压力,要压抑住颤抖的声音也需要了几秒的时间。

    “——四叶阁下你不打算帮忙说服?”

    “毕竟这是关乎到本人的一生的事嘛。”

    真夜友好地声音给出了无法再继续谈判下去的答复。

    “如果就只是要说这个的话,我就想先下线了?”

    然后表示出拒绝更多的答问的样子。

    “百忙之中谢谢你了。”

    “那么,我失礼了。”真夜的脸从显示器上消失了。

    “那么我也失礼了。”

    “那么我也……”

    跟着真夜、六冢温子、八代雷藏也紧接着下线了。

    也就是说,十位当家现在只剩下七位了。

    “虽说是关乎到本人一生的事,但是也希望能够考虑到对日本魔法界的责任啊。”

    七草弘一用无奈地语气发牢骚了。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不是看个人意愿的状况?”针对七草的话,七宝反问了。

    “既然身为十师族的魔法师,某个程度牺牲自己贡献出去也是没办法的。五轮阁下的女儿不也是抱着肉体的缺陷,去年的秋天应国防部的要求出击了吗?”

    五轮阁下,那时候你的女儿也肯定不是自己申请要去出征的对吧?”

    “这个,虽然是这样……”

    被这么问到的话,要说出否定的话也很难。五轮勇海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但是被外国主导的外星开发计划抢去四叶家的儿子的话,国防上不就会出现很大损失。”

    “虽然我不知道司波达也能力有多强大,但是将魔法师直接去军事力搭上关系的思考正是将我们逼入困境的思考方法。现在以人间主义为口头号的最大威胁。将日本魔法界和世界中的魔法师逼入困境的不就是反魔法主义运动吗?那么我认为在这个时候考虑如何对应才是最优先的。”

    刚毅提出的疑问,翡翠回答了。

    “虽然不太情愿,现在现在的情况下让司波达也先生去美国应该是最好的。”二木舞衣叹息着说。然后现场并没有反对的声音。

    “但是实际上,谁可以去说服司波达也先生呢?按照那样的感觉,看来不能期待四叶阁下。”

    取代反对的声音,三矢元提出的疑问,就连弘一也不得不沉默下来了。

    “十文字阁下,你跟司波达也在个人交往上也交情不错吧?”

    翡翠的发言迫不得已的。单单是前辈后辈的关系是不能一个人的意志的。而且要说个人交往的话,翡翠的儿子十三束钢也同样一高的,而且还是同班同学。比起去年春天就毕业了的克人,十三束钢与达也的关系还更加亲近。

    “……。我不知道司波达也先生会不会听我说的,但我还是试试吧。”

    但是克人接下了这个难题了。

    “……可以吗?”

    “姑且先跟他谈一下吧,但是我不能保证结果。”

    面对弘一的疑问,克人这么回复了。

    弘一看不透克人是抱着怎样的真意去接受与达也交谈的要求。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