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七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七章

    当来自克人的信件传达到达也手上的时候已经是星期 3 的傍晚时分了。

    是一封问达也星期天行程的信件。这是通过四叶本家转送过来的,那就意味着这次的面谈不是基于一高时前辈与后辈的关系来谈的,而是以十师族·十文字家对同是十师族·四叶家发起的申请。

    “达也哥哥,是有些什么急事吗?”

    刚刚来到别墅的黑羽文弥问刚坐下沙发的达也。

    同个时间, Pixie 端来了两人份的咖啡过来了。

    达也没有多余地去理她,回答了文弥的疑问。

    “没什么,就是十文字家当家说想星期天来这里而已,通过本家传达过来的信息。文弥,你有听说写什么吗?”

    “不,没有特别的……”

    达也伸手去端起咖啡,同样地让文弥在咖啡冷掉前喝了。

    文弥用涂了指甲油的手伸向桌子端起自己的杯子,单手撩起贴在脸庞的头发。用涂了口红的嘴唇对上了杯子。

    “这样啊,话说回来,文弥和亚夜子分开行动还真少见呐。”

    “其实姐姐她也很想一起来见达也哥哥的,但是有其他的任务在身。”

    文弥将咖啡杯放回桌子上后,无意识地将因探身去放杯子时弄乱的裙子整理好了。

    “那让我听听是你收到怎样的命令过来的,特意穿成这幅打扮也是任务的一个环节吗?”

    达也说这幅打扮的时候,文弥害羞得脸红了。

    现在文弥的打扮比大部分的女高中生还要可爱。

    “因为现在很多人都知道我的存在了。”

    “原来如此,所以用原来的打扮来接触我不太方便对吧。”

    这么说来也是有道理的,文弥在去年的九校战的时候出名了。

    虽然她是四叶一族的相关者这件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但是本家还未正式对外承认文弥的存在。对于没有女装癖的文弥来说,觉得为难他了。

    “然后呢?”

    达也把刚才的事抛开,重新问文弥。

    文弥坐直了之后回答道“这别墅会被袭击的可能性增加了。”

    “是国防军吗?”达也面不改色地反问。

    “是的”文弥稍微有些动摇,他那精心化妆过的脸上,看得出有点紧张。

    “文弥,你只是过来传话的?”

    达也这言下之意就是“不用怕”“没必要紧张”,文弥下定决定把剩下的话说出来了

    “四叶家这边说,不会出动援军”文弥握紧了放在裙子上的双手。

    他已经做好被达也责骂的准备了。

    “这是正确的判断”

    “哈?”文弥无法理解达也说的。

    “这次跟十师族内部内讧不一样,跟国防军对上的话不是好事。就因为我一个人结果要被迫整个家族的人过地下生活来对比的话,明显就是吃亏的事。”

    “达也哥哥觉得这样好吗?”

    面对达也理论的分析,文弥有点生气了。

    “你怎么动摇了?”

    达也并没有明说文弥“为什么那么兴奋?”。

    这达也这么一说,文弥发现自己双手在颤抖并不是因为激动的原因。

    他意识到自己感到恐惧了。

    “我一个人打败所有人就好了而已。”

    达也像是在说基本数学公式版地平澹说道。

    文弥惊讶地张开了双眼,双唇也因为惊讶稍微打开了点。

    或许对文弥来说不是他想要的效果,涂了口红的双唇之间露出来的洁白的牙齿以及粉色的舌头,像是在诱惑男性那样。面对散发着这样美少女色气的表弟,达也也动摇了一瞬间,但是很快就变回无表情了。

    “型号这边也有战衣和摩托车。”

    而且不是普通的战衣,这是四叶家独自开发的飞行装甲衣,还有配套的摩托车。文弥也知道这两样装备被送到这别墅来了。

    “而且我的 3 个 CAD “托拉斯、三尖戟、枪头”都带过来了。在这无人的山头里是我的地盘,如果是“今果心”和“大天狗”跑出来的话就不同。只要这两个人不在的话,其余的我相信我不会处于下风。”

    达也口中的“托拉斯”,是指手镯形态的完全是靠操作性CAD“西尔弗·托拉斯”,“三尖戟”是达也的爱机——手枪形态CAD“银簇·定制版·三尖戟”,“枪头”是“中子长矛”专用的CAD配件。

    不过说的也是,对于装备齐全的达也来说。今果心 = 九重八云、大天狗 = 风间玄信,

    只要没有这个级别的敌人出现的话,肯定会胜利,文弥也确信这点。

    即使有几十个敌人,几百个敌人。这时候文弥意识到自己的颤抖停下来了。

    在别墅的外面停着一台的士,是刚才文弥(女装版)坐过来的车。

    对于一般人来说一直让的士在外面等着车费肯定会觉得很贵,但是达也并没有这么想。也没有认为整台都包下来了,因为司机身上穿着黑羽家的服装。

    达也为了送带着宽帽檐的帽子的文弥出来玄关来了。

    “偷拍的数据我已经处理掉了,回去小心点。”

    “不好意思劳烦你了”文弥严肃地像达也行了个礼。

    然而看着这幅打扮的文弥行了生硬的行礼倒也不觉得有违和感。

    另外,达也所说的处理了数据,是说用分解处理了一些狗仔队——估计是军队的情报部人员。所偷拍偷拍的数据。只要将照片跟骨骼核对的话,再怎么女装打扮也能够分辨出本人的身份。文弥的女装到底就只是掩人耳目用的。他带上宽帽檐的帽子也是避免侦查卫星与成层圏平台的摄像头而已。

    “一开始说的信件,毕竟是从本家转送过来的,母亲也应该知道内容的了,我姑且也会回传一份回复给本家,但是可以拜托你口头传达说我答应十文字家的面谈吗?”

    “了解,达也哥哥,那么我回去了。”

    “恩,让你特意过来这边不好意思。”

    面对达也慰劳的语言,文弥笑了。

    文弥抱着达也亲吻了下他的脸——然后实际上却没有这离别戏。

    ◇ ◇ ◇

    在达也与文弥谈话的同是,亚夜子也来到了深雪的家。

    场所是新搬过来的调步的公寓。

    “我听说是星期天刚才搬过来的,现在就已经完全整理好了呀。”

    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的亚夜子对坐在对面的深雪说。

    这间公寓比之前住的独栋楼房还要大,迎接客人用的房间和起居室都装饰的很有气派。

    “毕竟行李也不是很多,而且水波非常加油地收拾了。”

    深雪看了下刚到端着茶和点心过来的水波,应付性地回答了一下。

    “明明跟我是同一年的却很能干啊。”

    “谢谢”面对亚夜子的称赞,水波小声回了句并行了个礼。

    水波也知道亚夜子的这也是社交辞令而已。

    把茶水点心都准备好之后水波就退下了。深雪和亚夜子同时看向对方。

    “亚夜子酱,今天是有点什么事呢?”

    “今天我只是来传达信息的,深雪姐姐。”

    两人脸上都略带着紧张的笑容互望着对方。

    今天可以喊停两人的达也和文弥都不在,两个竞争对手再以这样的气氛继续下去的话一发不可收拾,但是这时候,深雪错开了眼神了。

    她把目光移向桌子,优雅地端起茶杯了。

    很快亚夜子也优雅地将羊羹切开一小块送进嘴里。

    等亚夜子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去后深雪就开口问了“是姨母那边的传言吗?”

    “是的”亚夜子无声地把叉子放回碟子上回复道。

    “可以详细告诉我吗?”

    “今日内,国防军企图绑架达也的可能性增加了。”

    “这样啊。”

    亚夜子特意使用绑架这个词来说的话,深雪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

    “不吃惊吗?”这么问的亚夜子对深雪的态度也没感到太多的意外。

    “普通想一下就能预想到的事情,这一点我跟达也大人不一样,我并没有信任国防军。”

    “但是我想达也在独立魔装大队留有席位也不是表明信任他们啊。”

    “那也是,但是有会善待他的人在,多少也会有点移情吧。毕竟达也大人也并不是完全缺失感情的人。”

    亚夜子完全没想到深雪会自己提及达也情感缺陷的话题,一下子说不出话了。

    但是亚夜子也马上整理好心情,切入今天的正题。

    “具体的时间等确认到国防军动向的时候再来通知,但是我能做到的到这里了。”

    “…………麻烦再说得明了一点。”

    “也就是说,本家不会提供情报以外的支援。”

    “那是姨母决定的吗?”

    “是的。”

    “这样啊…………”

    在深雪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室温激剧下降了。

    桌上的茶结冰了,羊羹的表面上也结霜了。

    但是冷却现象还没有停止下来,连亚夜子的头发跟衣服也开始出现结冰了。

    “亚夜子酱,如果你还不认真的抵抗的话会真的结冰的哦?”

    深雪澹澹地,温柔的,就像积雪般柔软的语气说道。

    “请继续,直到你满意为止。”

    即使双唇已经失去血色在不停地颤抖着,亚夜子还是用刚毅的语调回复深雪。

    “这样啊”深雪再一次低喃之后,室温急速回复了。

    “深雪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深雪大人?!”激烈的敲门声与水波着急的声音同时传来了。

    “水波,进来吧。”

    “失礼了!”一进门看到室内的惨状,水波失声了。

    除了深雪周围之外,房间内到处都结露了。

    坐在深雪对面的亚夜子的头发跟衣服都湿淋淋的,脸色发青的。

    “水波,麻烦你带亚夜子去浴室暖身,我自己开弄干房间。”

    “我,我知道了,亚夜子大人、请这边。”

    “谢谢”在水波的催促下,亚夜子站起来了。

    她老老实实地跟在水波的后面走出去了,但是在门口的时候站停了脚步。

    “深雪姐姐…”

    “什么事?”深雪的语气里完全没有感到罪恶感,是冰冷的回应。

    “刚才的,还有现在的姐姐大人跟当主大人一模一样。”

    “那真光荣。”

    “刚才我就已经说过了,四叶不会向达也出动援军,能够向达也伸出援手的就只有姐姐你了。”

    亚夜子转身背对深雪。

    “这我当然知道”当深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亚夜子早已经离开了。

    “亚夜子大人,真的不需要我的帮忙吗?”

    在浴室入口前的水波一而再地问亚夜子,因为现在的亚夜子就连站着也有点困难,

    看起来随时都要倒下的那样。看到现在连脱衣服都很费劲的她,专业女仆的水波肯定会提出帮忙。

    “没事的,谢谢。”

    “………那我在这里准备替换的衣服,如果有事的话请叫我。”

    “恩,有需要的话到时就麻烦你了。”

    说完之后,一丝不挂的亚夜子就关上了浴室的门。

    这浴室的门并不是烂大街的抛光玻璃,而是能够完全隔开脱衣室及里面的构造来的。所以在脱衣室既看不到里面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所以亚夜子就打开花洒了后就这么放着安心的瘫坐在地板上了。

    (那就是深雪姐姐的力量,而且那竟然还不是全力…………)

    刚才虽然是逞强装作没事的表情,但是现在眼眶都满是泪水了。

    尽管如此,深雪的低温缺没有直接接触到亚夜子。

    当然亚夜子自己也有强化信息保护自己。但是与此无关,暴走中的深雪的魔法就隔着一层皮包围着亚夜子。

    头发结冰了并不是因为头发中的水分凝结了,而是空气中的水分附着在头发上结冰了。

    衣服也是一样的原因。然而面对深雪的暴走,亚夜子对自己施展的信息强化却是毫无效果…………。

    (事象改变并不是轻而易举的行为…………)

    (就像世界发自自己的意思听从深雪姐姐那样)

    (彷佛魅惑并俘虏了世界的精神,将其完全支配般的魔法……)

    亚夜子所知到的魔法是不能与常理并论的超自然的法则。

    这样的妄想在亚夜子脑力一闪而过。

    淋着花洒,亚夜子不禁身体颤抖了一下。

    ◇ ◇ ◇

    五月下旬的星期四。

    独立魔装大队的风间中校,在处理公务时,接到了达也的电话。

    “繁忙中打扰您实在抱歉,风间中校。我是【司波达也】。”

    “……在冲绳事件中的协力,谢谢你。”

    电话那边报出了司波达也的名字,风间没有误解。并不是作为独立魔装大队的队员“大黑特尉”,而是作为四叶家的魔法师而打来这个电话,这其中有什么意味,风间稍稍的察觉到了。

    “然后,今天有什么事呢?”

    对话就这样进行着。

    “我听说国防军在企划对我自己进行的袭击。这是真的吗?”

    类似人工智能般僵硬的语调,一点都不友好的询问着这个问题。

    “并不全是事实。”

    风间并不认为没有正面回答的必要,可面对达也的质问,不知为什么没有直接说明。

    “那么是到哪种程度的事实呢?”

    “把你作为目标的是国防军情报部。这是情报部的暴走,并不是作为陆军意见而决定的事。”

    在回答途中风间怀疑着是否有精神干涉系魔法介入其中,但马上自己就否定了这种可能性。

    达也无法使用精神干涉系魔法,倒也不是因为这种理由。

    出于对达也的困难坐视不管的内疚,也为了继续保持和达也的关系而事先说出一部分事实比较好,这么计算着,自己的舌头就动了起来。风间自己察觉到了这点。

    “就是说,这是情报部的反叛吗。”

    达也这句严厉地表达,让风间顿时不知说什么好。

    “……也可以这么说。”

    可是达也说的也没错。风间也这么认可了。

    达也确实袭击了陆军的秘密设施。这其中既包含成为犯罪者的意味,从他是特务士官的角度考虑的话也是叛逆者。

    可是,军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行使【从国家那里获得的】的军事力量,是事关民事管理根基的致命罪过。既然把达也作为叛逆者要处理掉,那他的罪过就必须在军事法庭上宣判。不经过正规的程序,而由情报部擅自调动战力,这无疑是叛逆行为。达也指摘出了这点。

    “那么即使我进行自卫行动,【在旅团看来】也没有任何问题吧?”

    这次,风间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情报部的计划无疑是对法律和军队纪律的违反。如果被媒体知道的话,军队就会受到很大的打击,内阁恐怕将不得不辞职。达也秘密的暗中处理掉这件事,本来应该欢迎才对。

    但是情报部的实行部队被歼灭,第 101 旅团也不可能不受到损害。俗话说“三个人之间就有派系之争”,和派系之争脱离开的组织不存在。

    由于第 101 旅团的旅团长佐伯少将那高明的手段和无可挑剔的事业能力,背后支持她的政治家几乎没有。一旦发生派系之争就意味着根基变弱。作为女性的佐伯太优秀也会有来自男性社会的反对,确实没有可以依赖的后盾。

    考虑到佐伯在国防军内势力网的位置,应该竭力避免大肆声张能力的可能性。

    “对于独立魔装大队来说,没有问题。”

    最后,风间在“万一发生什么事就自己承担责任”的范围内给了达也回答。

    “……虽然你也理解了,大队不能给予你支援。希望你能靠自己的力量解决这件事。”

    “当然,我理解。”

    在那一瞬间,达也脸上好像浮现出冷酷的笑容。

    “中校理解的话就足够了。打扰你了。”

    “啊嗯。祝你武运……不,是运气昌隆。”

    武运昌隆没必要。达也一定会胜利。可是为了不让那个胜利使事态更加恶化,就需要运气。

    通话在风间听到达也的回答时就切断了。

    风间刻意忘掉了达也面露笑容这件事。

    桌上的通话机有着自动录像的功能。如果让其他人看到了这次对话的录像回放,达也的笑容绝对会被误解的。风间马上意识到这件事。

    可是,风间连确认那个笑容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按下了删除录像数据的按钮。

    ◇ ◇ ◇

    星期四的午餐时间,在魔法大学的咖啡厅中独自喝着咖啡的克人,被真由美搭话了。

    “可以拼桌吗?”

    “没问题。坐吧。”

    这样回答之后,克人发现真由美的托盘中没有咖啡杯。

    “七草,难道午餐时间已经结束了吗?”

    虽然克人自己知道午餐时间并没有结束,当自己吃饭很快这件事还是有自觉的。虽然和别人一起拼桌时会配合对方的节奏,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赶紧吃完结束了。

    今天也是这样。刚刚不久才吃完午饭从食堂移动到咖啡厅。尽管女性常常吃的量比较少,这么快吃完也未免太快了点。

    “第三节课没课,所以早早去食堂排队就早早结束用餐了。”

    “原来如此。”

    魔法大学的学生很用功,课后自学的人有很多。克人自身也是这样,“中午之前的时间有空闲可真困扰”这样的事基本没有。虽然午后也有时间空出来,但“这是用来做家里的工作”这样想的学生也有。

    “十文字君,关于那件事……”

    刚在位置上坐下来,真由美就进入正题。

    虽然认为她有些性急,但长时间站着说话也让人讨厌吧。

    “昨天,来回复了。和预定行程一样。”

    避开了具体的固有名词,“那件事”不用说指的是说服达也这件事。

    “正好趁这个机会确认一下。九点左右出发没问题吧?”

    “没问题呦。是白天见面吧。”

    面对克人的询问点点头,真由美用“稍微有点意外”的声音回答着。

    “对方是高中生,也不能边喝酒边谈事情。那么推迟到夜里就有点麻烦。”

    克人的理由用常识来看没问题,但真由美的疑问针对的不是那点。

    “可是,可能使出全力不是吗?周围比较暗的情况不是更好吗?”

    克人没有阻止真由美说出这种不稳重的话。

    周围的学生知道克人是十师族的当主,也知道真由美是十师族直系。十师族提及“使出全力”这种事没有那么少见。

    由于开着遮音屏障,本来就连旁边的座位也听不到谈话的内容。

    “在黑暗中恐怕会不自觉的造成严重后果。”

    对于克人的回答,真由美感受到了战栗,但也接受了他的这番话。

    “十文字君……难道说相当认真?”

    确实对于达也来说,比起视野开阔的状况,在黑暗中并且障碍物多的情况下胜率会高一些。克人警戒着这一天也是当然的,可是从刚才的话语中,真由美感到了克人要全力击溃达也的心情。

    “那是不认真对待不行的对手。”

    对于真由美的话语,克人坚定的回答着。

    (啊……这个,是百分百的认真。只有我一个人恐怕不行啊……)

    真由美心里冒着冷汗,这样想着。

    ◇ ◇ ◇

    星期五,即使在课堂途中深雪也一起在想着昨晚从亚夜子那边收到的邮件。

    (后天……。)

    邮件的内容是关于通知国防军袭击达也的时间。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

    (如果只是国防军的话,哥哥他,达也大人他是不会处于下风的)

    (但是如果十文字前辈也加入的话)

    亚夜子的邮件是,配合十文字前辈的来访国防军也要行动的内容。

    对于达也跟克人之间的力量高低关系,深雪持着跟真由美完全相反的意见。

    他对达也的胜利,达也是最强的事毫无疑问。

    但是,深雪也知道,就算是达也也不是无敌的。

    如果克人和国防军联手的话,就无法无视达也因魔法演算领域超负荷而倒下的可能性。

    就算不联手的话,等达也先和克人战斗,在消耗了体力之后国防军再偷袭过来的话,一个万一说不定会被暗算到。

    (……果然,我也还是过去吧)

    在深雪下定决心的时候,她正在为学生会工作收尾途中。

    真夜并没有命令深雪不能够去达也的身边。

    但是去帮助达也的话,肯定是违背了真夜特意让两人分开住的决定。

    虽然亚夜子有跟深雪说“能帮助达也的就只有你了,深雪姐姐。”,但是那也只是亚夜子出于个人情感说的话。那句话应该要解释成,真夜不希望任何人去帮助达也才对。

    但是,对于深雪来说并没有不去帮助达也的选项。

    (……没错,一开始就没有必要为这事烦恼)

    无论真夜,四叶家,国防军,国家,世界在想什么希望什么都没关系。

    为了达也。

    这就是自己的存在意义。

    ——深雪重新下定了决心。

    作为学生会成员的穗香她们,和作为风纪委员组合的雫和香橙,以及等到诗奈的侍郎他们,一起叫住了向车站走着的深雪。身后伙伴的呼唤让她停下脚步回过身来。

    “啊啦,艾利卡你们也现在回家吗?今天有点晚了,我还以为大家都回去了呢。”

    正如深雪所说的,今天她们一直在忙学生会的工作直到接近闭门时间。白天长的时候到这个时间天还亮着,但到了冬天现在已经是黄昏了。包含社团活动的学生在内,现在校内的学生已经几乎没有了。

    “被巡回的人赶出来了。”

    “原本在咖啡厅复习考试来着,但没想到都这个时间了……”

    跟在艾利卡话语的后面,美月好像很害羞似的回答了深雪的疑问。

    “马上就要定期测验了啊。”

    对于美月的回答,深雪点头道。

    魔法科高校的定期测验,是测验与魔法学关联的科目与魔法实技。一般科目并不进行笔试而是通过日常分数进行评价。这点在升入三年级也没有变化。美月在魔工科所以测验内容有些许不同,但由于一科生和二科生一起测验所以干比古和艾利卡与雷欧一起学习并不是不可思议的事。

    “明明直到现在才开学习会。”

    雫的吐槽并不正确。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语言不足”。正确的来说,是“明明直到现在才在放学后还留在学校开学习会”。

    “最近成绩上升了不是吗,所以我们也想以魔法大学为目标。”

    雫的语言不足到现在也不用在意了。这样想的雷欧稍微有点害羞的说着。

    “我虽然没有读大学的打算,可这个笨蛋要考魔法大学而我不升学的话就感到有点羞耻了。稍微迎合一下他就是了。”

    说出这种话的,不用说也知道是艾利卡了。

    “笨蛋是什么意思!”

    “你敢说你聪明吗?脸皮好厚啊 ~ ”

    “好了好了,艾利卡酱和雷欧君不要再‘夫妻吵架’(原文‘痴话喧哗’)了。”

    在艾利卡和雷欧【欢乐的】夫妻吵架进行过程中,美月插了句嘴。

    另外干比古感觉“危机接近了”。

    “才不是夫妻吵架!”

    “艾利卡酱,头脑很聪明所以最好早点开始学习。”

    美月对于艾利卡的抗议叫喊则是完全忽略了,不如说是无视了。

    “柴田前辈,有一手啊……”

    香橙轻声说出了感叹,在她身旁的泉美则大幅度点着头。

    “……不是说了吗。我没有升学的打算。”

    艾利卡也没有继续闹下去的想法,用认真的表情回答着。

    “高中时因为家长的劝说,没办法才来读的。嘛,结果来对了,虽说只对于这件事对他们有点感谢。”

    美月用“没必要这么傲娇”的眼神看着艾利卡。

    “我想在高中毕业之后就开始进行武者修行的旅途。”

    “诶?”

    “武者修行?”

    美月和穗香由于跟不上话语节奏而大声问出。

    “嗯。并不是魔法,而是修行真正的古流剑术。通过打工赚钱现在日本各地迅游,下一步想造访世界上的剑客。我是这么想的。”

    最后,艾利卡害羞地笑着说出了这种话。

    除了艾利卡以外,谁都没笑。

    “……那样的事在魔法大学毕业后再做不也可以吗?”

    “诶?那是不可能的吧。大学毕业就一把年纪了吧?”

    对于深雪的话语,艾利卡面带焦急地两手握拳在胸前左右挥着。

    “无关年龄什么的,我认为这是很美好的梦想。拜托达也大人的话,即使不用打工可以啊,我们会援助你的哟。”

    “不不不不。”

    艾利卡变得愈发焦急。越来越没有余地。

    “我认为这是很美好的梦想。”

    “我也这么认为。援助就交给我吧。”

    “不不不不……。还有,深雪,”

    在穗香和雫的交替紧逼下,终于忍耐不住的艾利卡强行切换了话题。

    “这个星期日,可以去达也君的住所吗?并不只有我一个人,大家一起去。”

    对于艾利卡突然说出的这句不带任何粉饰的话,美月好似想起什么似的继续说着。

    “在刚才学习的时候,和大家说了这回事。”

    “虽然并不是有什么目的才去的。”

    “怎么说呢,偶尔也想见个面。”

    紧接着美月的话语,干比古和雷欧说明着情况。

    深雪感觉眼眶有点湿热。

    ——四叶家目前为止把达也这样那样利用着,并不只是非法活动,也用“托拉斯·西尔弗”的名义获得了很多的利益。

    ——达也目前为止为国防军做出了很多贡献。前年十月,击退了大亚联合军功劳直接说是达也的也不为过。

    ——达也在一高的名声大大提高。即使不说去年九校战优胜是因为有达也的存在,前年的九校战也和达也的功绩分不开。对于论文比赛没有什么成果这件事,去年的恒星炉试验就足以弥补了。

    这应该不是自己的个人见解,虽然深雪这么想着,但证明这种想法的人应该没有吧。

    与贡献度相对应的,这样那样的异议也有不少。

    但是归根到底,那些功绩都是事实。

    然而,无关这些事实。

    不论是四叶家,

    还是国防军,

    亦或是学校,

    都没有保护达也。

    学校是最先射出那一箭的源头。

    即使是这样,这些朋友也……

    “……不好意的。这个星期日,有别的客人需要到访。”

    所以绝对不能把他们卷进来——深雪这样想着。

    擎着泪水,想着不能让大家看见快要哭着来的表情的深雪,用温柔的表情回绝了大家。

    听到这句回答,艾利卡的目光变得尖锐了。

    “你是说,【那个不友好的】的客人吗?”

    深雪【伪装着】微笑摇了摇头。

    “本来不该说的……客人是,十文字前辈。”

    艾利卡的表情变得有点厌恶了——源于让深雪说出了不该说出的部分——“啊 ~ ,十文字前辈……。”这样小声说着。

    “所以说艾利卡,不要想奇怪的事啊。”

    深雪盯着艾利卡,后者乖乖点了点头。

    ◇ ◇ ◇

    雷蒙德· S ·克拉克。这个作为愉快犯而有着“七贤人”之名的少年,最近很不愉快。原因是那个他感到有趣的至高王座,最近变得无法拿来玩了。

    至高王座本身不可能无法使用,不久之前他的终端还一如既往的可以使用。

    只是其他六人的终端机能消失了。系统管理员把他们停掉了。因为这点,窥视其他用户搜集的情报的乐趣就没有了。

    并不只是这样。只有他(管理员)一个人能使用相当于千里眼的系统,这就相当于无视游戏规则。不管干什么,他也不会受到惩罚。偷窥或者告密都随意进行。这样一来,和小孩子的独自幻想游戏就没有本质的区别。

    没意思。

    所以,雷蒙德认为作为至高王座的开发者和管理者的父亲,爱德华·克拉克有恢复其他用户权限的义务。

    可是爱德华没点头。

    从父亲那里得到了“稍微等一段时间”的回答。

    雷蒙德不同意。一次就放弃的程度,他好好理解就好了。

    作为替代,雷蒙德寻找着新的游戏方法。

    更加刺激的。

    更加兴奋的游戏方法。

    在使用至高王座的游戏中,他最兴奋的是在“吸血鬼事件”的时候扮演“建议者”。

    作为“告密者”或者“逃跑方式提供者”来玩的情况也有,那个时候,自己作为世界性的事件的关联者所带来的成就感无与伦比。

    想再一次体验那种兴奋,不,是在那以上的兴奋。

    另外还有一件事。

    减少由于使用至高王座产生的风险而使刺激性减少这种事已经没有了,那么这次就自己承担风险,他这么想着。

    到目前为止,雷蒙德只在一次例外中暴露过自己的样子。

    自己的真身被捉住的风险,则是一次都没除外完全回避了。

    可是,他想打破这个禁忌。

    雷蒙德这么想着。

    当然,直接素颜出镜这种傻过头的行为不可能。

    在电脑屏幕上改变身姿,改变声音,把自己的存在改变到什么程度,他还没有试过。

    这个国家的“十三使徒”——安洁·天狼星使用魔法改变身姿。

    自己使用系统的力量,等变成他人到什么程度呢。

    雷蒙德无法抑制那孩童般的的恶作剧心情。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