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四卷 ESCAPE篇 上 第二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四卷 ESCAPE篇 上 第二章

    四叶的其中一个分家,新发田家的下任当主·新发田胜成的表面职业是防卫省的事务官。虽然胜成的魔法战斗力极度高,但他的工作并不是使用魔法来战斗,而是思考如何使用魔法来战斗。

    虽然在南美、非洲还有中亚地区一直持续着大规模战斗,但东亚、西太平洋的地区自从去年秋天以来迎来了短暂的和平。多得此,防卫省的职员在这阵子也能够在较早的时间下班。

    在托拉斯·希尔佛的身份在传媒间引起大骚动——虽然在跟魔法关系薄弱的普通市民中并没有被当作多大的话题——的翌日,晚上七时离开了防卫省的胜成并没有回家,而是前往了位于都市中心的酒店。虽然酒店并不是有名到传闻海外的程度,但在商人之间有着食物美味,保安也很严密的好评。

    而在约定的餐厅里马上就找到会谈的对象了。虽然这样说,因为餐厅是包厢制的,所以没弄错房间的话马上会合也是理所当然的。

    『唷,突然叫你过来真的抱歉』

    对象是一名跟胜成父亲同世代,穿着普通西装的男性。在知道他身份的胜成眼中看起来也只是个普通的商人。

    『不会,因为父亲行程配合不到,请原谅我们只能派代理人来』

    『没这回事。在当日突然说想见面的我才是没常识,道歉的应该是我』

    『谢谢你的体谅,黑羽先生』

    像刚才说的那样,等候胜成的人是同为四叶分家的黑羽家当主,黑羽贡。

    被贡催促,胜成坐下了。

    贡也同时坐下。

    负责为胜成带路的侍应也走到桌子旁。

    贡和胜成只拜托了一些酒跟小食就让侍应退下了。

    『那么』

    贡在椅子上调整好坐姿,轻轻地向前靠在桌子上。

    『今天请你来也没有其他事,想跟你谈一下关于他的事』

    『是关于达也吗』

    虽然贡以『他』来代语,但胜成却直接说出了达也的名字。

    而贡没有因为这样就皱起脸来。

    『对的。在昨天,托拉斯·希尔佛的身份已经被公开了,胜成你怎样想』

    『我认为在爱德华·克拉克摆出托拉斯·希尔佛的名字时就已经无法避免了。虽然对四叶家来说并不是好事,但我不认为达也有任何责任』

    胜成的回答跟贡期待落空了。

    『但说到底只要他从一开始不要进入一高在本家乖乖呆着的话,这不是能够避免的事态吗?爱德华·克拉克会邀请托拉斯·希尔佛参加狄俄涅计划很明显不是冲着他的实绩,而是在去年春天进行的恒星炉实验』

    胜成对贡的话摇头。

    『达也不是因为他想才入学的,在四叶家的守护者制度下这是无法避免的』

    『胜成你可能不知道,但在横滨事变之后当主大人曾经惩罚他在本家幽禁。但他却拒绝,继续在一高就学。如果在那个时点他就消失在表舞台的话,肯定不会被盯上的』

    『不会,尽管会以第二种形式,但在使用了质量爆散时达也会被国际政治拉出台面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且在那时也没有除了使用质量爆散以外的选项,如果没有那个魔法的话,日本受到的损失会更为严重吧』

    『是这样吗。九州有八代家在,海战的话五轮家也会现身吧。如果只限海战的话即使没有澪小姐的『深渊』也好,五轮家也有巨大的战力。虽然大亚联盟是强敌,但我不觉得没有质量爆散的话就会输』

    『即使是这样,我仍然坚持,在那个场面不可能不用质量爆散。战争并不只是单纯的输赢问题,在国土被入侵的时候,在下次战斗能够投入的战力就会减少。补充战力并不只是需要时间,还有相对的经济力,你只要看看被质量爆散重创的大亚联盟就能够明白才对』

    贡没有反驳的话,因为这种程度的事不用说他也知道。

    『——我理解了,你认为他的魔法对国防是无可或缺的想法。那么就更加不能把他交给美国』

    贡改变了攻势的方向。

    『是的』

    胜成只是单纯回答了一句肯定。

    『那么不是应该把他保护在四叶家的最深处吗?如果捏造成意外死的话USNA也会放弃吧』

    第一次得到同意的贡开始继续进攻。

    『只要装成是被人类主义者杀掉的话,对魔法师的舆论攻击也会变弱吧』

    『对呢』

    『那么』

    『黑羽先生』

    贡打算集合分家的意思,向真夜要求监禁达也。但对着逼迫自己变成共犯的贡,胜成用强烈的语气中断了他。

    『我曾经无法理解为何分家的各位当主会这么过分的敌视达也』

    胜成说出了曾经,既是已经过去的事。而贡在这个阶段已经明白了当中的意思。

    『所以在昨天我跟父亲确认了,虽然他曾经多番抵抗,但最终还是跟我坦白了』

    『……是这样啊』

    这件事原本他们约好是只有贡他们自己知道就好。但贡也没有打算怪责新发田家当主的。

    不对,应该说他做不到,这个表现才对吧。虽然对象是达也本人,但第一个违反了约定的就是贡自己。

    『黑羽先生。我无法赞同父亲跟你们各位的想法。敌视达也是错的』

    在包厢外传来侍应的声音。

    两人一度中断对话,等到放置好酒杯的侍应离开后才再次开口。

    『——但是那个男人太危险了』

    『一个人类拥有毁灭世界的力量。一个掌权者拥有毁灭世界的按钮。一个政府拥有能够毁灭世界的战力。这三个,特别是前两个跟后者看起来性质不同,但实际上本质是一样的。不管是怎样民主的国家也好,战力也是一直处于能够马上使用的状态。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毫无意义了,在民主手续一直进行的当中国家本身被摧毁的话,保有战力的意义就没了。公民力量是为了牵制不让掌权者随意调动军队,也是为了阻止他持续使用战力而存在。不管是怎样的场合,如果能够完全在事前阻止政府使用军力的话,这个制度将会连自卫也做不到』

    『即使是这样,比起毫无阻碍,有阻力会比较好。尽管只是牵制也好』

    『如你所言。所以大范围杀伤兵器不能让独裁者持有。军力应该在公民力量的控制之下。但是黑羽先生,从民主选举中诞生的掌权者仍然会拿着能够随时发射核弹的钥匙。就算把钥匙分成几条也好,仍然会是在掌权者是以被有力之人支持为背景下,选出持有钥匙的人』

    『……你那是极端论』

    『那达也毁灭世界也是极端论啊』

    『如果说到这个份上的话,独裁者使用大范围杀伤兵器也是极端论啊』

    『不对。独裁者是因为组织内部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他才是独裁者,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独裁者。独裁者的内心想些什么,下怎样的决定,他人都没办法阻止。但如果不是独裁者的话,就能够尝试阻止他作出行动。像是让他不要想下去般的牵制,甚至说服』

    『…你是想说个人比起独裁者更接近民主政府的掌权者吗』

    『只靠自己活着,不对,认为只有自己一个孤单活着的人比较接近独裁者吧。但渴望跟他人一同生存下去,知道只有自己一个无法活下去的人就不会成为独裁者。只要他不尝试去成为独裁者。或是说,被高捧成独裁者呢』

    『……』

    『黑羽先生,我们不能让达也变成独裁者。如果你真的是担心世界的未来,就不应该孤立他。虽然冒犯,但我只觉得你们正在做的事完全是反效果。不只是在损害这个国家的战力,同时在打算破坏世界的未来』

    『…那是你个人的思考吗?』

    『在这里出现的是我而不是父亲,从这件事请你明察』

    胜成站起来。

    『黑羽先生,请正视现实』

    对仍然坐着的贡留下一句,胜成就踏上了归路,回到琴鸣准备好晚饭正在等候他的家。

     ◇◇◇◇◇

    在贡和胜成以接近吵架完结的时候。

    在京都的魔法协会本部,身为协会会长的十三束翡翠正在办公室抱着头苦恼。

    在她眼前的又是一封再次特意以书面寄过来的USNA要求信。

    在那里写着,爱德华·克拉克的访日计划及希望协会帮忙设立跟托拉斯·希尔佛,即是司波达也会谈的要求。

    『啊————真是的!究竟是想要我怎么办啊!?』

    翡翠面对着桌子歇斯底里地大叫。

    『该怎么办什么的我也知道啦!只要设立跟司波达也的会谈就可以吧!』

    一边抱着头,一边自己吐槽自己。翡翠的思考就像是锅底煮焦了的状态。

    『我知道啦……』

    然后翡翠终於趴在桌子上。

    『但我根本没有这样的权限啊』

    依然伏在桌上,翡翠长长地叹息。

    『但拒绝什么的……也根本没可能做得到啊……』

    翡翠像是筋疲力尽地坐起来。

    『这个星期六……。虽然有点突然,但比起这些我有更坏的预感』

    她看向放在边桌上的小型荧幕。在那上面,写着最近的新闻一览。

    『在星期五举行托拉斯·希尔佛的记者会?居然还是前一天?究竟是想说什么啊?』

    翡翠在心中擅自断定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为什么偏偏是在我担任会长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

    她的头再次伏在桌子上。

     ◇◇◇◇◇

    达也大概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接到真夜的电话。

    『在这样的时候真的对不起呢』

    『不会,特意让你打电话过来,真的不敢当』

    『不必要在意喔,因为是我跟你约好的啊』

    的确,真夜曾经说在她确认完东道青波的行程好就跟达也联络。但达也还是没预料到会是真夜亲自打电话来。

    『请问东道大人能够拨出时间吗?』

    一边藏起惊讶,达也用没事的脸询问。

    『嗯,可以喔。说是明天晚上七时能够见面』

    真夜露出了看穿达也动摇的笑容,但没有做出特意指责他这种坏心的行为。

    『请问地点是?』

    『九重寺喔。九重八云先生会帮你们主持』

    达也这次藏不住惊讶了。真夜则像是『得手了』般偷笑起来。

    『……对不起呢。因为这件事也让我吓一跳,所以连达也都会吓到呢。稍微安心点了』

    『我真的惊讶了,居然跟师父有关』

    『大人跟八云先生好象在很久之前就有交往了。缘分真是不可思议呢』

    『我也这样想』

    虽然口上的回答十分直接,但达也的内心在感到巨大的惊讶同时也抱有强烈的疑惑。

    介绍达也给八云的是风间,在那里没有四叶的意思在。这件事他跟风间还有八云都直接听说了。如果考虑到四叶家跟独立魔装大队,第一零一旅团对四叶家——对十师族抱有对抗心的话,就没必要怀疑他们的话。

    但如果加上八云跟东道青波的关系密切——虽然不知道是那种关系的密切——这个情报的话就另一回事了。

    达也跟八云并不是师徒。在一开始接触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最多只是魔法格斗战的练习对象,八云是不会传授任何东西。在询问的时,也有无法回答的事在。那是八云愿意跟达也交手的条件。

    但实际上,八云传授了不少东西给达也。特别是作为对抗寄生物而创造的『彻甲想子弹』,如果没有八云的协助就根本学不来。

    还有,虽然『不一定能够回答』这个立场没有变化,但怎样想,达也从八云那里学到了不少属于『无法回答的事』的知识。

    达也一直认为那是八云的随心所欲。在不清楚八云为人的时候,达也感到八云的确有什么企图在。也怀疑过他是不是想把自己扯离四叶家,变成国防军的手下。但和八云切磋得越多,这样的疑惑就消失了。

    但那会不会是特意被八云弄成这样想呢?

    八云也不是己方,不对,对达也而言也是一个无法对应的麻烦对手。但达也却在不知不觉间相信了八云……。

    『那么,明天晚上七时我会拜访九重寺。谢谢』

    真夜在回答真夜的背后,警戒心一直增强。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