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四卷 ESCAPE篇 上 第三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四卷 ESCAPE篇 上 第三章

    在自称『第一贤人』的雷蒙德·克拉克在电视登场的星期一,人们的关注确实都集中在『托拉斯·希尔佛』身上。但在翌日,大众的关注就变低,而在今天,在星期三,在普通人之间这已经不成话题了。

    在跟魔法有关的人中,托拉斯·希尔佛的确是一个无人不知的名字。

    但在实际上能够使用魔法的成人只占总人口的一万分之一。

    只是尽管无法实际使用魔法也好,因为在学者、商人、政治家、军人、公务员之间都有人跟魔法有关,所以99.9%的人们也无法在生活上无视魔法的存在。

    而最近以反魔法主义的形式,跟魔法有关的人们开始被盯上了。

    在治安、国防及救灾这些间接的形式上,不少国民都曾经接受过魔法的恩赐。

    但尽管如此,大部分的人依然和魔法没有直接的关系生活着。

    魔法并不是现代社会生活的必须因子,最少在能够和平生活的社会环境之下。所以也不能归咎于大众身上——不对,尽管无罪的魔法师被迫害也好,亦能够贯彻无关心的态度。既然没有关心的话,根本就不会有罪恶感。

    尽管一个名为托拉斯·希尔佛的高中生正在被一个违反自己希望的未来逼迫着也好,对人们而言也只不过是一则新闻。

    在达也拜访九重寺的晚上,社会仍然处于这样的状况。

    在下午六时四十五分,达也从自动驾驶的电动车上下来,到达连接着九重寺山门的阶梯下。

    没有人跟他同行,因为东道青波接受会面的条件就是独自前来。

    从车上下来的达也像是警戒般四处观望。实际上他是为了向监视者作出警告——作为牵制而如此明目张胆,但实际上他没感觉到任何监视的人。

    在稍微早一点的时候,具体而言是当车越过这个小山丘之后就没有了任何跟踪的气息,看来那并不是错觉。

    也不可能是偶然,恐怕是八云的弟子,或是八云本人下了些什么手脚吧。因为如果是交给八云的话,就不可能像个新手般弄错对应的力度去招呼客人——尽管对方是不请自来之客也好,所以达也判断没有自己要担心的地方。

    比起这些,达也反而更担心自己的状况。尽管是八云也好,也不会阻碍那个在政治商界暗中十分有名的东道青波跟自己的会面,但达也却无法肯定。因为会面地点会选在这里,有可能是为了测试达也。

    考虑到这个可能性,以防万一达也早了十五分钟到达。但如果八云认真的话,这个程度的时间也可能不足够。达也一边在心中念着『给我不要玩得太过分喔』,踏上了阶梯。

    但很遗憾,达也的担心成真了。

    在走到阶梯的一半左右,距离感突然就变乱了。是阶梯变大了吗,不对,是自己变小了——陷入了这样的幻影。

    达也清楚自己的意识正在受到魔法的影响。这种持续下去的运作模式只有古式魔法才做得到。现代魔法在重视速度的同时,并没有培养到在效果出现前持续使用魔法的技术。

    达也的视界现在正在跟幻觉的情景叠合着。那是因为达也正在用术式解体的技巧不断推回想要入侵自己精神的魔法式,并且一边读取魔法式的内容。

    尽管是对精神——灵子情报体作用的魔法也好,魔法式也是在想子情报体建构。即使达也没有精神干涉系魔法的适性也好,只要是魔法发动完成前状态的魔法式,都能够防御甚至是干涉术式。正在对他施加的魔法是花时间来让对象陷入当中的类型,但如果不是达也的话肯定已经迷失在幻影之中吧。

    但是术者——即是八云也肯定已经知道幻影魔法对达也无效。九重八云并不是会固执地对无法生效的对象继续施法的天真对手。如果他知道幻术无效的话,下一步将会是——。

    (——实体攻击)

    在达也心中自言自语的同时。

    从左右两方,分别有鐮鼬(注:大概就是像小龙卷风的东西,或是旋风)袭来。

    那不是真空形成的刀刃,而是把碎石的粉末固定成极薄的板状物体以高速旋转的魔法。

    阶梯的左右是荒地,不要说树,连草丛也没有。达也同时把四个,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从黑暗中飞出来的四个鐮鼬分解。

    不用说,八云的攻击不可能就这样完结。尽管他不是认真也好,九重八云这个人他的性格没好到只会用幻术跟鐮鼬的二重攻击就完结。

    达也现在站着的阶梯并没有多长,今晚是晴天 月亮也在,尽管是晚上也好正常也能够看得到山门内的事物,但现在那里却被黑暗遮盖着。

    从黑暗当中,箭雨从天而降。

    当中并没有传出拉弓的声音,也没有用魔法消音的气息,亦没有用魔法来移动箭作出攻击的气息。究竟是不发出声音射箭的技术吗,还是弓本身就是不会发声的构造。

    脑海一边想着这些事,达也把主要的意识放在箭雨上。

    把箭当成同一存在分解。

    而魔法实际上也生效,达也在这里才察觉到箭并没有实体。

    (情报体伪装魔法!?)

    不只是单纯的幻影,那是能够瞒骗『看见』『情报』的视力,干涉情报次元的幻术。那是和莉娜擅长的『乔装行列』同类的魔法。

    达也那会遭受到实体攻击的预测被看穿了。

    达也把五感研磨然后往上奔跑。

    前方有一股气息动摇了。

    是因为没想到达也并没有站着,亦不是慢慢警戒着四周前进,而是选择直冲过来所以无法忍住惊讶吗。

    在这个战场上,达也第一次捕捉到『敌人』的所在。

    研磨起的听觉捕捉到衣服摩擦的声音。

    研磨起的嗅觉捕捉到渗入衣服内的香味。

    研磨起的视觉捕捉到站出黑暗外的身影。

    阶段的上和下。

    位于下方的达也很明显处于不利。

    达也跳起来。

    毫不害怕没有立足点,对着跑下来的敌人以同等高度进行飞踢。

    敌人屈下上身,躲开达也的飞踢。

    而达也往前飞的身躯则顺着势飞过敌人在阶梯着地。

    这次则是达也在上。

    但达也处于背向敌人的毫无防备状态。

    而研磨起来的触觉则捕捉到空气的流动。

    敌人正在迫近自己背后。

    达也用光速演算发动了移动魔法。

    以光速演算发动的魔法规模很小,威力亦很低。但可以说只有速度是优越的。

    如果只是稍微移动六十厘米的话,光速演算的出力就足够了。

    然后要避开敌人的拳头,六十厘米是足够的距离。

    比起敌人的直拳前进三十厘米更快,达也的身体已经上了两级。

    敌人的攻击落空了。

    在敌人踏前跟达也回头调整好攻击态势在同时完成。

    达人的手刀碰到敌人的脖子。

    敌人的——八云的拳头碰到达也的侧腹。

    两人的手同样停在这上。

    『师傅,真是粗暴的迎接呢』

    『时间差不多了,走吧。大人已经在里面等你了』

    达也看向手表,而电子的数字显示着现在是下午六时五十分。即是说从达也开始走上楼梯至今只过了五分钟。

    达也没想过自己只靠这样的时间就击退了八云。

    恐怕八云那边有调整好时间吧。

    达也在刚才的攻防中,尽管有顾虑到不给四周带来破坏,但却是认真的。

    但八云却有顾虑时间的从容在。

    达也在感到有点可惜的同时,自觉到自己仍然不及八云。

     ◇◇◇◇◇

    达也在穿着一丝也没有肮脏的西装进入了本堂。在八云的『恶作剧』中弄脏的地方已经用『再生』除去了。

    八云带达也进去的地方是里面的房间。位于内阵(祭祀佛像的中央房间)右方的侧房,而东道青波则在里面等候。

    他的头跟寺院十分相应地剃成光头,但身穿的却是度身订造的高级西装。他那自然伸直腰骨的坐姿,肩膀十分阔,而下半身也十分壮实。虽然不能隐藏他那因为年老而衰退的身体,但年轻时肯定是个身材壮健的大男人。

    相对的,在脖子上,秃头之下的却是一副异容。

    灰色的粗眉之下是圆圆的大眼,虽然不是眉目秀丽的类型,但却是有风格的脸容。

    只是,他那白浊的左眼会对对视的人带来威压,异容这个印象就是出于他的左眼。

    达也亦被这左眼吸引了注意力。他马上注意到这个老人就是在今年新年,一月四日在这个寺院碰到过的人。虽然说是碰到,也只是达也目击东道回去时的背景,而东道回头用这一只白浊的左眼回看而已,两人并没有交谈。

    『请问可以让我跟您自我介绍吗』

    达也坐在下座,首先先低着头询问。

    虽然他也想过直到八云介绍前保持沉默会比较好,但在一瞬间感觉到自己被对方的气势吞噬了。

    『准』

    东道的回答如果是从他人口中说出的话只会觉得是弄错时代而已。但由东道的声音说出这句,却不可思议的合。

    『初次见面,我叫司波达也。很荣幸能够见到你』

    『我乃东道青波,四叶达也。我一直很期待能够见到你』

    东道并不是以『司波达也』而是以『四叶达也』称呼东道。

    『抬起头吧,我允许你直接回答』

    达也跟从他抬起身体。

    在这个状态他并没有向下看,而是跟东道四目相对。『允许你直接回答』,达也这样解释。

    而从东道本人或是八云均没有进行谴责。

    『从真夜那边听说了,你好像有事想跟我说』

    『是的』

    达也没有使用一些惯用语,例如『能够请你给予我一点时间吗』或是『能够请你倾听一下吗』之类的,因为他直觉地察觉到东道并不寻求这种表面上的礼仪。

    『就让我听听』

    和预料一样,东道马上要求他进入正话。

    『要一言来说的话,那是利用魔法来建设生产能量资源的平台的计划』

    达也以此为开场白,开始说明ESCAPES计划的内容。

    东道在当中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直至达也说完。

    『明白了』

    面对爱德华跟雷蒙德两名克拉克家的人发起的情报战,达也表示想以此计划作为反击手段。

    『那么,请问你能够容许我在传媒面前露面吗?』

    『允许吧,我会跟熟人说声让他协助你的计划』

    『非常感谢』

    一边这样说,比起喜悦达也感到更大的是警戒。

    他并不是怀疑这件事太圆滑进行。

    而是因为他不可能无条件答应。达也害怕的是对方会提出怎样的条件,会不会是不可能的难题。

    『说回来,我有想些事想问你』

    『请问是什么事呢』

    达也毫无表情地回答,但他无法否定这股事情正在往预测之外走的感觉。他马上在心中作好准备面对东道提出的要求。

    恐怕东道已经察觉到达也心中的动摇,但他并没有乘机而入。

    『从你刚才的说明中,你提到自己并不想要政治上的权力』

    『是的』

    正确而言,他是说只要不被人阻碍平台的营运的话,就不会主动追求更多。因为他也没打算追求政治权力,所以并没有改正东道的话。

    『不只是能量平台,你所拥有的力量是超乎寻常的巨大。不只是超越了个人能够拥有的上限,原本的话只能存在于国家这个组织内』

    达也并没有特别反驳,因为跟东道说的一样,他自己也这样想。

    但尽管是这样,达也亦没打算舍弃这份力量或是交给谁。

    『你打算把这股力量用在什么上面?以这份力量你渴望些什么?』

    『愉快的日常』

    达也毫无迷惘地马上回答。

    听到这句话的东道很明显地不快地皱起眉头。

    『你是想说这份超越个人的力量只会为了自己使用吗。你没兴趣维持社会的安宁或是国家的存续吗?』

    『如果没有社会的安宁就不会有舒适的生活。并且在现阶段我认为国家的存在对维持社会秩序是不可或缺的』

    『即是说如果是为了自己的痛快,会愿意把力量借于给国家吗』

    『虽然我没觉得自己了不起到能够把力量借于给国家…….因应状况而为国防或是维持治安出力这点,就如同大人所言』

    『那样就好,四叶达也』

    以正面面对的状态,东道称呼达也为『四叶达也』。

    看到东道的表情,达也才察觉到他是特意这样叫他的。

    『我在你身上寻求的与过往相同,希望你为了这个国家成为抑制力』

    面对东道的话,达也感到了疑惑。

    成为抑制力,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是想公开达也就是『质量爆散』的使用者吗,但那跟『与过往相同』却不一样。

    『——你是想我自表是战略级魔法师吗?』

    达也的脑袋没有浪费无谓的时间,直接询问东道的真意。

    『直到现在还没这个需要,如果有必要的话就这样做』

    『那么,你的意思是指当有军事威胁的时候就让我击退吗。就如同前年秋天般』

    在前年的十月尾,达也用战略级魔法歼灭了大亚联盟的舰队。东道是想自己在以后都发挥相同的作用吗。

    『抑制力是指在威胁变成现实前让对方丧失这个意思的力量。在现实上对抗军事威胁的力量只是单纯的战力,而不是抑制力。抑制力最理想就是用不上场』

    但看来那也不是东道所寻求的。

    『不明白吗』

    『非常羞耻』

    实际上,达也并不是完全不懂东道在说什么。但达也比起用小聪明去逐些理解,决定寻求正确答案。

    『对你来说并不是多难的事。展示你的可怕来牵制别国就好』

    原来如此,达也在心中肯首。那跟他推理的回答几乎一样。

    看来东道想让达也扮演魔王的角色。但那不是RPG那些以被勇者击败为前提的魔王,而是只要出手就会有灾难降临,像是祸难神般的超越者。

    『刚才大人说抑制力最理想就是用不上场。但为了要让对方恐惧,我认为不是需要展示威力吗?』

    『如果有必要示威的话,使用也是无可奈何的。交给你判断』

    然后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要不择手段。

    达也在最近开始想抑制力不就是必要恶吗。

    把魔法师活跃的区域从军事领域转移到民生领域。

    作为结果,魔法师肩负的军事力就会下降。

    魔法虽然在某个程度上属于物理数量,但却是无法束缚的力量。也有着小国是靠着魔法师负担战力来对抗大国的物理力量。

    如果失去名为魔法师的战力,或许小国就无法对抗大国的物理力量。而看到这点的四大国就有可能为了吞拼世界而行动,世界再次陷入战乱的时代。虽然很遗憾但要预测到这个未来是很简单的。

    如果世界再次进入被战火包围的时代,魔法师肯定会再次被促使成为兵器,改善魔法师待遇这个目标就本末倒置了。

    为了回避这样的未来,透过自己成为抑制力作为代价,来填补因为投入到民生产业而丧失的魔法师战力,也可能是无可奈何的。达也在听到东道的要求前就一直这样想。

    如果东道以达也成为抑制力为条件,不只是默认而是协助ESCAPES计划——让魔法师从兵器的命运中解放的第一步,达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一切都按照大人的意思去做』

    达也以婉转的方式回应了东道的条件。

    『真的好吗?』

    而目前到此为止都一直保持沉默的八云在这里第一次开口了。

    『等候你的只有孤独喔?』

    『没关系』

    达也在真正意义上需要的人只有一个。只要那个人在自己身边,他就不会感到孤独。达也的心就是被塑造成这样。

    然后他很清楚那个唯一的人——深雪是绝对不会离开自己。即使是死亡也好,亦无法将深雪扯离自己身边,他是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事发生。

    其他的孤独并不会成为达也犹豫的理由。八云的警告对达也而言毫无作用。

    『那么话就定下来了』

    八云好象还有想说的话。

    但东道却强制地说服——把对东道而言的阻碍——阻断了。

    『大人,具体而言首先我应该要做什么呢』

    达也亦没有打算继续跟八云谈下去。正因为知道八云在担心自己,才回避了话后肯定会难堪的对话。

    『我这边没有任何指示,一切都靠你自己的意思,去做你判断为必要的事吧』

    东道的这句并不是让他自由去做。

    而是相反。

    尽管做什么东道都不会负责,有什么麻烦一切都是达也负责。

    『我明白了』

    在正确的理解上,达也这样回答东道。

    原本在出现问题时,黑幕都不会负上责任。被谴责的经常都是实行人,东道说的话也没有什么特别。

    『很好,那么我也跟熟人说声。这次实在是有意义的对谈』

    东道宣告会面完结。

    『那么,请问我能够退下了吗』

    『准』

    达也把头低到能够碰到地一礼后从草席站起来。因为在一开始他就没有坐毯。

    一边避免变成俯视对方地低头,达也背向着东道离开。

     ◇◇◇◇◇

    把达也送出山门的八云回到里面的房间。

    东道以送走达也时的坐姿等候着。

    八云为东道添了杯茶。

    等到东道喝完茶,八云就走到东道的面前坐下。

    『实际上谈论一下,你觉得他如何?』

    从四叶家的赞助商这个身份,东道青波处于能够清楚知道达也资料的立场。

    东道没可能没碰过这份情报,肯定已经查清了所有能够从外部得到的情报吧。

    而八云询问的是实际会面后的印象。

    『比起预期坏得更严重呢』

    八云对东道的回答感到『有趣』。

    『期待落空了吗』

    『虽然说坏掉了,但不代表用不了。例如尽管安全装置坏掉也好,只要拉下扣板子弹也会出来』

    『你是想说这是根据用法而不同?』

    『虽然很危险就是了』

    东道跟八云四目相对。那只白浊的左眼看向八云的灵魂。

    『看来大人的眼力也对他无效呢』

    『——抱歉,这不是特意的』

    『不会,请别在意』

    东道青波出身于术者的家系。如果这个家系背景是事实的话,就代表他是日本最古老的灵能者一族的一员。

    但是,比起作为术者磨练自己,东道青波选择了尽责统领术者一族的路,因此他无法完全操控自己的『眼』,而八云也知道这一点。如果他的籍口是不小心的话,就肯定是事实了。

    八云爽快地接受了东道的道歉。

    『如你所言,我的确无法看穿四叶达也的内心所想。四叶也创造了一个有趣的东西呢』

    『虽然是偶然的产物,但他也是一个究极』

    八云把东道曾经说过的话稍微修改一下当成回答。

    『对呢』

    而东道对此也无法不苦笑。

    但东道老人马上回复到无表情。

    『九重八云,我有事想问你』

    『是,请随便问』

    被询问的八云依然维持着微笑。

    『在万一的时候,以你的能力可以处理掉四叶达也吗?』

    但听到东道的问题后,八云也无法不收起笑容。

    『嗯……按照刚才测试的手感,胜率大概六成吧。如果包括同归于尽的话,大概在七成』

    刚才的测试是指在阶梯上的一战。刚才的恶作剧貌似是有这样的意思。

    『以你的技术也有三成机率让他逃掉吗』

    东道的惊讶是真的。但八云的回答却让他无法继续惊讶下去。

    『不对,是有三成会被反击成功。贫僧跟他之间没有逃走这个结尾在』

    『……被誉为果心居士再临的你也无法逃掉吗?』

    『如果是半年前的话也还有可能逃得掉吧……。对了,六成也只限现在而已。再过多一年的话贫僧也斗不过他吧』

    『居然厉害成这样吗……』

    东道的愕然恐怕只会在八云面前流露。这代表东道对八云如此信任,也代表他真的震惊了。

    『如果只是超越贫僧的话不值得惊讶喔。能够和他对抗的年轻人,依我所知只有一个。如果看向全世界的话,应该超过十个吧』

    『……真是个可怕的年代』

    『对啊。……大人,要再来一杯茶吗』

    『好吧』

    八云从东道手上接下杯,走到火炉旁边。

    用熟练的手势泡茶,然後无任何礼仪地把茶杯递过去。

    东道老人也拿起杯子放到嘴边,然后慢慢品尝。

    『谢谢款待』

    『只有粗茶淡饭真的不好意思』

    『真的,你这个人为什么只有泡茶的技术不会熟练』

    对着东道的直言,八云只是苦笑回去。

    『我会再来的』

    东道站起来。

    『我送你吧』

    八云坐着回应。

    『免了』

    东道老人头也不回地打开了障子。

     ◇◇◇◇◇

    达也从九重寺回到伊豆别墅时已经是晚上十时左右的事了。

    他回到去后马上走到电话旁,但他没打算拨打给真夜,因为时间也不晚了。达也打算拜托叶山或是叶山的助手白川帮忙传言说『已经取得了许可了』。

    『——达也,有什么事呢』

    但不知道为何视像通话的画面突然出现了真夜的身影,犹如像是一直等着他打电话来般的对应。

    『这么晚真的非常抱歉,但刚刚从九重寺回来了』

    不自觉地变成了无聊的回答,但看来真夜也没期待达也会有多幽默。

    『是啊,辛苦了,已经跟大人见面了吗?』

    『是的,而关于计划的事也得到许可了』

    『是这样啊……』

    真夜用观察达也表情的感觉轻轻咪起双眼。

    『相对的被命令了些什么?』

    看来真夜从一开始就认为要取得东道支持就必须要交易筹码。

    而对于真夜没有告诉达也这点,因为达也脑子里也认为大概会是这样,所以也没有什么损失,就没有多在意。

    『他要求我成为对外国势力的抑制力』

    『即是说大人想公开你现在这个被隐藏的立场吗』

    而真夜的误会也跟达也相同。

    所以也没有多意外,达也心里想着,果然也会这样想吗。

    『不是,大人说现在还没必要公开,而做法就全权交给我』

    『全权吗?那又真的是……。责任重大呢』

    真夜的思路跟达也完全一样。

    应该说那是合理的思路吗,还是达也跟真夜很相似吗……。达也在心中的一角这样烦恼着。

    『——总之,得到大人的许可就好。记者会一事也依照原定进行吧』

    『非常感谢』

    真夜在得到东道的许可后也松一口气吧,而达也得到真夜的口头承诺也松口气了。必须要顾虑他人的辛劳,只要不是在真正意义上站在顶点的话就无可避免吧。

    『说回来,达也你记得巳烧岛吗』

    因为话题突然转了,所以达也把多余的思考全部放在一旁集中起来。

    『是在四月中时提到过的事吗,说在巳烧岛建立新的研究设施』

    『对,就是那个。我在想要不要修改一部分的计划,用作设置达也你计划中的机械』

    达也在一时间回不出话。

    『我跟叶山商量了一下,认为那里作为发展达也你的计划是最适合的地方,怎样』

    『……你刚刚说设置,打算让外部公司的人进入小岛吗?』

    对自己而言太顺利了,一边意识不把警戒心露出脸上,达也打算先用平淡的语气询问。

    而听到他的问题,真夜露出了『你居然注意到了呢』的笑容。

    『如果规模抑制下去的话只靠我们旗下的企业也没问题,但考虑到将来的话从一开始就让外部助力进入会比较好』

    关于这点,达也亦赞同。假如一开始只有四叶相关企业的话,在那里工作的魔法师很有可能大部分都跟四叶有关。那样的话就不能解放魔法师,只是四叶家新的事业而已。

    『土地上去看有那个程度的大小的话,实际上变成自治区也不会有多少人抗议吧』

    而达也亦赞同这个意见。的确只有八平方公里的话,虽然跟小型市差不多,但肯定不会有什么人吵着说什么变异体的叛乱或是魔法师的王国之类的话吧。

    『如何』

    『我认为这帮大忙了』

    『那么,我让人开始着手,可以吗?』

    『好的,麻烦你了』

    自己的计划可能被他人在其他目的上利用,这样的担忧在达也脑海飘过。但他马上说服自己,让计划进行下去是最优先的。

     ◇◇◇◇◇

    北山集团的总帅,北山潮(商业名字是北方潮)不止在财界,连在政界也有很强的影响力。虽然经常会被邀请前往参加政府的会议,但这种场合多数都是事前取得预约,大部分都是以配合他的行程来进行。

    但是这天,五月最后一个星期四,北山潮突然被叫到一间位于市内的高级餐厅。

    他会做到取消其他预约前往该餐厅,是因为邀请他的人是一个不可以无视的存在。

    东道青波。只有一部分人知道这个名字,在黑暗中的有力人物。跟普遍有名的调停者不同,东道青波没有出现过表面舞台。但是跟他接触过的人均绝对不会怀疑他的实力。

    潮很幸运的不曾被东道持有的权力威胁过。但曾经身为潮竞争对手的某个新企业头领因为轻视东道的权势而被打得落花流水,失去所有的财产。并且因为正常来说不会被当成多大问题的罪名而被判处长期服役,连东山再起的机会也被夺走。而潮在过去就目击过这件事的始末。

    『能够接到您的邀请,无比光荣』

    『突然这样叫你来不好意思』

    东道青波现在六十岁多,北山潮则是五十多岁。东道的语气会有点马虎,考虑到两人的年龄差也不是奇怪的事。但他的态度比起是出自年龄差,更像是反映了两人持有的『力量』的性质差——权利跟财力。

    东道跟潮稍微闲聊了一下来消磨时间。虽然说是东道青波,但看来他也没有粗神经到对着财界顶端存在的人突然只交代要事。

    不过也有着顾虑女侍应的一面在。像是东道这种人会去的餐厅不仅是贵,还有食物跟酒都十分美味,并且所有侍应都是三不闻——『看不见』『听不到』『不会说』。即使是这样,还是会警戒,肯定是因为他在权谋交错的魔界中活下来所养出的习性吧。

    『今天叫你来是想』

    最后,东道在所有美酒菜肴都上来了才这样切入主题。

    『我想你出力协助一名年轻人的生意』

    『你是想我出资协助一个刚立业的年轻人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对潮而言并不是多罕见的委托。

    但对于东道会直接委托这点,让潮有点好奇。

    『居然会被入道大人看上,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是一个你也认识的年轻人,户籍上的名字是司波达也』

    『————居然是司波君吗』

    在长过一瞬的无言后,潮才辛苦地说出这句话。在东道口中居然会出现这个名字,完全是意料之外。

    『那么,新事业是跟托拉斯·希尔佛的发明有关的吗?还是跟核反应炉有关的?』

    『是后者,司波达也尝试透过让魔法师参与生产能量的过程,来把魔法师从兵器的职责中解放』

    『我明白了,请让我接受』

    而这次则是东道对于他的爽快感到疑惑。

    『不用再考虑一下吗?』

    尽管被再次确认也好,潮也没有迷惘。

    『和大人所知的一样,我的妻子跟女儿均是魔法师。妻子曾经被迫长年作为『兵器』活着,现在则退役了』

    当然,东道清楚潮的妻子 红音的事,还有他女儿雫的事。

    他的视线催促潮继续说下去。

    『但只要出现战争的话,不只是妻子,连女儿都有可能被赶上战场。如果变成总力战的话,在生产上没有任何用的魔法师有可能会被迫变成战力。我十分害怕会变成这样』

    『如果是战争以外的用处的话,也有美国的计划在啊』

    不用说,东道并不是真心劝他协助狄俄涅计划。这句话只是为了摸索潮话中的真心去到哪里而设置的观测气球。

    『我没打算让妻子跟女儿变成活祭。那比起被徵入军队更过分』

    『喔,为什么这样想』

    『狄俄涅计划是把魔法师流放到宇宙的计划。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美国的意思还是爱德华·克拉克的阴谋,但不管是怎样的理由也好,看来他们是想把司波达也流放出地球。但是根本不可能只靠他一个人,只要计划继续进行下去,相对的就越多魔法师无法在地球生活。他们会失去在地球的归宿,那就是这样的计划』

    潮的回答跟达也的结论一样。恐怕并不是因为潮或是达也是特别的,只要把梦想的外壳剥离的话,肯定不少人也到达了这个结论。

    『对呢』

    老实说,东道也察觉到狄俄涅计划的真正目的。

    『另一方面,司波达也的计划反而会扩大魔法师的生存空间。在战时也好,能量生产也是不可或缺的,不如说反而会更重要。只要司波达也的平台被组合进国家的能量供应系统中的话,就不会导致魔法师在前线被榨干,导致能量供应不足的愚蠢行为吧,真亏他想得出来』

    然后东道最赞赏达也的ESCAPES计划的地方就是创造出战力供应跟能量供应交换的状况,导致魔法师无法利用在战斗上的情况。

    从国防的观点去看,是绝对不是会受到欢迎的计划。如果事情就是这样的话,东道就会以此为由去摧毁达也的计划吧。

    但是达也接受成为抑制力。

    只要以恒星炉作为中心的能量生产系统在全世界普及的话,其他国家也会失去魔法师战力,而名为质量爆散的王牌也会提高日本的军事力。

    虽然不肯定在下个世代会不会出现跟达也匹敌的抑制力,但这点就是之后的掌权者才要克服的问题。东道是活在现在的人,只要肩负现在就好,他从来也不觉得自己厉害到把连未来的责任也肩负上身。

    『我也有同感』

    而另一方面,潮没有多在意魔法师战力的损失。他不是政治家,即使魔法战力减少也好,只要用普通战力补充就可以。虽然他的公司跟兵器无关,但为了保护家人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踏入军需产业吧。

    『关于司波君的计划,能够请你告诉我详细吗』

    达也的计划跟自己利害一致,潮就变得十分乐观了。虽然也有因为跟家人有关而导致作为投资家的猜疑心麻痹了的一面在,但关于这点东道也没有打算骗北山,所以并不成问题。

    『详细去跟本人听说吧』

    但是不能否认他有点太急进了。

    『也对呢,失礼了』

    而自觉到这点,潮爽快地道歉。

    把头脑冷静下来,潮把意识集中在必须要在当场确认的担忧上。

    『大人,我可以问一下其他事吗』

    『什么』

    『关于他的计划,请问政府现在采取怎样的立场呐』

    现在,世界正在欢迎狄俄涅计划。而恐怕表面上没有国家采取反对的立场。如果那是作为对抗狄俄涅计划而立案的话,外交上有可能出现负面影响。

    而东道青波亦当然知道这点。

    『不会让日本政府阻碍的』

    在此之上,他了断地说出此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