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四卷 ESCAPE篇 上 第四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四卷 ESCAPE篇 上 第四章

    二零九七年五月三十日,星期五。

    四叶科技的主公司在早上就迎来了一大群传媒。

    不用说他们的目的就是参加『托拉斯·希尔佛』的记者会。虽然记者会预定在十时开始,但这群记者跟摄影师不只是阻碍公司营运,甚至快变成阻碍交通,所以会场在九时左右就开放了。

    连平常对魔法产业没有什么兴趣的传统大型报社都组织了一个大型的采访队伍,站在最前方摆阵。虽然不少同行都对他们这种嚣张的态度感到不满,但从第三者角度去看的话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分别。

    采访员们那杂乱的交谈声在负责宣传的职员上台后才收敛下来。

    然后他们开始紧张地看着正在检查灯光跟麦克风的技术员。

    会场的电子时钟显示出现在是十时。

    会场前方的门被推开,达也带着牛山出现在台上。

    在同时开始闪起的相机前,达也站在麦克风前面,台上的中央并没有准备椅子。

    而会场正面的最深处,达也背后则是一个巨大的荧幕。在那里显示着大字写出的『魔法恒星炉能量机计划』。

    会场开始吵杂起来,对于这个犹如就像是新事业发表会的表现而感到惊讶。

    职员无视他们的困惑,宣布记者会开始。

    『我是托拉斯·希尔佛中负责开发软件的司波达也』

    『我是托拉斯·希尔佛中负责开发硬件的牛山欣治』

    会场变得更加吵杂。

    在场前来采访的记者们均深信托拉斯·希尔佛的身份就是面前这个穿着西装的青年——虽然还是高中生,但从达也的外表去看,比起用少年,青年这个表达比较适合他。而在这里有个穿着工厂制服的男人亦自称是托拉斯·希尔佛,导致采访员陷入了一片混乱。

    『那个——托拉斯·希尔佛并不是一个研究员的名字』

    因为记者们没有法文,所以牛山就继续说下去。

    『托拉斯·希尔佛是他跟我带领的开发小组的名字。刚才已经把雇用名单切换为公开了,可以在特许厅进行确认』

    『……为什么要采取这种像是骗人的手法?』

    是终于振作起来了吗,一名女性记者开始提问。措辞会如此明显地没有敬意,恐怕是因为她原本就是这样的人吧。

    『我们没有欺骗人的意思。以团体名来申请专利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把成员的个人情报设定为非公开也很常见』

    『但,但是啊,托拉斯·希尔佛被评为在一年内就让CAD的软件进步了十年的天才技术员,贵社也没有进行否认啊』

    『我们也没有肯定过天才技术员这个过分的赞誉啊』

    对着达也一针见血的回答,记者无法反驳。

    『我们会把个人情报隐藏起来,是因为大少,不对,这边的司波还没有成年,而这跟我们一直拒绝采访的理由是相同的』

    在这里牛山慌忙地进行补充。

    保护未成年人,在这个时代是一个十分强力的藉口。尽管是传媒也好,都不能正面否定这点。

    『那么自称『第一贤人』的怪人流出的动画只有一半是事实吗』

    其他记者开始微妙地转移论点继续发问。

    『托拉斯·希尔佛最多也只是我跟牛山的队伍名字,把托拉斯·希尔佛报道成是司波达也是假的』

    为了不让传媒抓话把儿,达也把自己的第一人称转为『私(比较谦虚,处于低位)』。但他话中的内容却是在跟传媒挑衅。

    『你是想说电视播出了假报道?』

    『把跟现实有差的情报当成是新闻播放,难道这不叫假报道吗?』

    『你是托拉斯·希尔佛这点是事实吧!』

    对着达也挑衅的话,从会场的某个地方开始传来尖锐的——自暴自弃的反驳。

    『托拉斯·希尔佛并不是个人的名字,我刚才应该也说过才对』

    达也正面看着这个记者,然后用冷静——毫不傲然的声音回答。

    反驳的声音停下来了。

    『虽然是这样,让大家误会了也是事实』

    在这里牛山像是在掩饰,用难堪的声音插嘴。

    『所以在这里,我们宣布托拉斯·希尔佛的解散』

    会场再次吵杂起来。

    『……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即是指我不会再以托拉斯·希尔佛的身份进行活动』

    对着某程度上是勇敢的发问,达也简单直接地回答。

    『请问你不会再开发CAD吗』

    熟悉魔法产业的传媒提出疑问。

    『牛山会继续开发CAD,但我将会转移到其他事业上』

    这样说的达也朝向背后的荧幕挥起手。

    『魔法恒星炉,透过重力控制魔法来把核反应炉泛用化,从而为家庭、各种产业提供能量的新事业』

    报道阵内的人开始互相讨论。

    达也在声音静下来前一直都无言地等候。

    『机器的构造并没有多新颖』

    在取回秩序的会场中,达也的声音响起。

    报道员并没有说话中断他。

    『机器预计会在离岛,或是海上建设。透过魔法恒星炉产生的电力从海水中抽出氢气,运送到本土。同时在生产氢气的过程中同时把海水中的有害物质除去,希望能够对改善海洋环境作出贡献』

    一段简单的显示着机械构造的动画在荧幕上播放。

    而动画的说明并不是达也,而是FLT的女性职员负责。

    在动画结束后,会场内开始轻微地吵杂起来了。

    工业系业界报纸的记者充满兴趣地举手。

    『——你没考虑过直接把核反应炉产生的电力直接供应吗?』

    『我认为应该有很多人都担心魔法恒星炉的稳定性,所以一开始打算在距离市区充足距离的地方设置机械。所以考虑到送电过程的损失,才计划转换成氢燃料』

    『但我认为这个核反应炉需要相当数量的魔法师来运行啊』

    这次则是魔法类杂志的记者提问。

    『如你所言,所以参加这个计划的魔法师将会请他们移住到设置机械的岛上,或是海上基地上』

    『你打算创造魔法师的独立国家吗!?』

    这个提问是出自否定魔法的传媒记者。

    『在机械的性质上,不可能只靠魔法师来营运。不如说工作人员中除了魔法师以外的技术人员会更多吧』

    『即是说,少数的魔法师将会支配大部分的工作人员吗』

    『这个平台会按照法律来营运的』

    对着这个针对魔法师的挖苦,达也并没有理会。只是因为这个回答太过标准,所以在没有具体的材料的阶段,对方并没有继续发问。

    『你打算如何回应狄俄涅计划的邀请?』

    恐怕是掩护射击吧,同系列的报社记者像是挑战达也般发问。

    『USNA国家科学局的邀请是希望一个名为托拉斯·希尔佛的高中生参加。但从刚才开始我就已经不再是托拉斯·希尔佛的一员,所以无法回应』

    『你这是什么歪理!』

    对着达也藐视自己的回答,记者反射性地大叫。

    因为达也自己也觉得这是歪理,所以被这样指责也毫不动摇。

    『那么,USNA国家科学局的爱德华·克拉克先生是要求我参加这个计划吗?』

    而反驳的藉口也早就预备好了。

    这是记者们只能回答『是啊』的反问。

    『但是,克拉克先生指出的托拉斯·希尔佛很明显是你啊!』

    但即使是这样,记者仍然咬着不放。

    『是这样吗?』

    虽然达也知道记者说的是事实,但这并没有被公开。达也并没有回答『YES』或是『No』,只是这样反问。

    记者口中的全是推测,所以被反问『是这样吗?』后,就完全无语而对了。

    『假设之后有人邀请我参加狄俄涅计划也好,我也不会接受。魔法恒心炉机器的计划已经进入了选地的阶段了,我没有时间去参与其他大型计划』

    达也最后这样总结。

     ◇◇◇◇◇

    达也的记者会在电视中被直播。

    不过尽管说是电视也好,并不是经由主要的电波。而是在某个有线电视中的小型新闻频道播放。这个频道的魔法相关新闻十分充裕,而因为会把画面分割,然后同时直播所有九校战的竞技所以广为人知。这个电视台的观众大部分都是魔法师或是对魔法有兴趣的人。

    在昨天开始因为身体不适而在家休息的九岛光宣正在自己房间观看这个直播。

    『达也真厉害啊……』

    在中继完结后,光宣口中传出了叹息。

    他把电视关掉,然后躺平在床上。

    对达也的欣赏跟羡慕正在光宣的内心徘徊。

    以恒星炉为中心的能源平台计划——达也在记者会中并没有使用『ESCAPES计划』这个名字——就是对此的欣赏。

    在世界化为敌人的当中,把这份压力推回,甚至还反手利用集中在自己身上的关注,对这份强大的羡慕。

    光宣从心底羡慕达也。

    达也总之那样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慧跟力量,以世间,世界为对手战斗。

    相反而言自己却在这狭窄的床上,只能隔着荧幕去观看他的活跃。

    很不甘。

    光宣这样想。

    如果自己有健康的身体的话。

    光宣有自信自己的头脑也好,魔法也好,均不比达也差。

    而那绝对不是光宣的自大。

    光宣在认同达也的力量同时,也正确地认清自己的能力。

    不只是光宣自己一个认同自己。

    身为他祖父的九岛烈也一直对他的能力感到惋惜。

    在去年的论文竞赛中,因为幸运而没有身体不适得以参加,尽管达也没有出场也好,光宣也压下一高档五十里启跟三高的吉祥寺真红郎取得冠军。

    想起论文比赛的事,虽然是在那之前一个月前发生的事,但在他的脑海中连锁地浮上。

    ——第一次见面是在十月六日,星期六的事。

    ——第一次并肩战斗是在那翌日,十月七日的事。

    ——再次相遇则是在两星期后,十月二十日。

    ——在那天翌日,因为发烧而麻烦了他们。

    ——十月二十七日,籍着堵住了周公瑾的逃路,总算是还了麻烦他们照顾自己的恩情。

    光宣完全记得那天的事,在那时候他才第一次感觉到帮上人忙的感觉……。

    在追忆中,光宣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在梦中的他回到了论文比赛的前一天,二零九六年十月二十七日。

    站在宇治桥前的少年。

    梦中的光宣用第三身的视线看着自己。

    乘搭着的车,车头盖冒出火花。

    在引擎爆炸前一秒,从车上跳下来,光宣瞪着自己。

    在这里,光宣才察觉到自己变成了周公瑾,才发现自己作着这样的梦。

    沿着宇治河一直往下流方向逃跑。

    被突然出现的短发『少女』攻击。

    明明是梦中,却感觉到鲜明的痛楚。

    光宣不知道的情景,不知道的体验。

    站在前的是一条将辉,站在后的是达也。

    是靠这件事的报告书中重现了这个情景吗,虽然是梦中,光宣冷静地思考着。

    被将辉攻击,两只小腿爆开来了。

    这次却没有痛楚。

    『我不会毁灭。尽管死了,我也会继续存在!』

    自己的声音宣告着这份妄执。抱着这种思念死去的人肯定会化为亡灵继续在世上徘徊吧。

    光宣体验了周公瑾的死期,抱着这样的怜悯。

    但是梦并没有在此完结。

    周公瑾的意识仍然继续持续。

    连自己也觉得意外,居然不对这个尝试附在自己身上的恶灵感到恐惧。

    因为知道要怎办,所以没有必要感到恐惧。

    光宣马上理解了。

    正在侵蚀自己的是一个跟被称为寄生物的本体同质的存在。

    毋庸置疑他是天才,也是九岛家最强的魔法师。

    兄长跟姐姐们都不知道吧。

    父亲可能不会承认。

    但是,祖父肯定是知道的。

    光宣在十六岁时已经学会了所有九岛家的魔法。

    『滚开,亡灵』

    光宣使用了精神干涉系魔法。

    在梦中,没有辅助魔法的媒体,甚至根本连肉体也不存在,在这样的状态使用魔法也没有什么难度。

    从光宣的『身体』中,光的粒子像是风一样喷出来,以暴风雨的力度吹飞了周公瑾的『身体』。

    光宣跟周公瑾,两人在这个世界的身体是幻觉,精神披着幻影的存在。

    虽然无法像是术式解体般用想子流吹飞对象,但如果是精神干涉系魔法的话就能够攻击跟防御。

    从光宣身上离开的周公瑾的『身体』没有双手。尝试吞噬光宣而陷入他身体内的双手反而被吞噬了。

    『把身体给我!』

    尽管如此,周公瑾仍然没有怯懦,袭向周公瑾。

    『虽然是副马上不听人话的凡人躯体,但也不能给你』

    光宣发动下个魔法。

    从虚空中七色的闪电袭向周公瑾的幻影。

    在这个世界中,能够为所欲为地使用魔法。比起现实世界,光宣在这里感到了更大的自由。

    『交给,我……』

    周公瑾的幻影已经有几个地方化为炭,原本秀丽的容貌也有半边焦黑了,细节也消失了。

    『……真可怜啊,周公瑾。让这一切完结吧』

    光宣已经学会了所有九岛家的魔法。

    包含着制造寄生人偶所需的魔法。

    包含着束缚寄生物,使其屈服的忠诚术式。

    『服从我吧,亡灵,称为我的粮食』

    光宣抓着周公瑾的手,发动了让灵体隶属自己的魔法。

    普通的忠诚术式是付出相对代价,在特定的条件下使其服从。

    制造寄生人偶的代价是提供寄生物所需的想子。

    条件则是绝对服从,违反的话将会剥夺其吸收了的想子以及封锁提供想子的路径。

    光宣提出的代价是在自己当中存在。

    条件则是被光宣吸收。

    即是光宣比起忠诚术式,更像是吞噬了周公瑾的亡灵。

    『——辛苦了,谢谢你特意把知识送上门』

    光宣感觉到在周公瑾当中储存的,关于『魔』那『被隐秘的知识』慢慢变成自己的东西。

    光宣在梦中露出了『犹如像是天使般』的笑容。

    那个笑容就像是从天上俯视地上一切的使者,美丽又傲慢,并且失去了人性。

     ◇◇◇◇◇

    达也对陪同自己出席记者会的牛山道谢,慰劳了整理会场的职员后,就离开了主公司。

    他没打算去见父亲,也没有想见他的感觉,因为父亲也肯定不想见面吧。

    对于父亲心情的推测并没有错。

    在更衣室换完衣服后,为了避开缠人的记者,达也前往了地下停车场。而在那叫停他的,并不是父亲的部下。

    那个女性自称是魔法协会的职员。

    『那是会花时间的事吗?』

    对于魔法协会,达也并没有抱有什么特别坏的感情。他会像是嫌弃麻烦地这样问,是因为想尽快离开这里。他并没有过小评价传媒的嗅觉。

    『不会花你太多时间的,但我想马上得到回答,所以……』

    那个女性用怯懦的态度回答,魔法协会没有派遣男性,而是派这个年轻女性职员来,是因为想给达也好点的印象吧。

    但这很明显是反效果。对男性的经验太过少了——不是指性的意思——,她只会害怕达也的视线。只要对方没有特殊的性癖,就只会让人不耐烦而已。

    因为达也亦没有这种因为吓唬女性而高兴的兴趣,所以感到的就只有不快。

    『那么,请上车』

    这样催促魔法协会的使者上车,并不能说这没有泄愤的意思在。

    『在明天的下午吗……?』

    魔法协会的要件就是希望达也去魔法协会跟明天访日的爱德华·克拉克会面。

    『是的!如果是下午的话,时间上会配合司波先生你的行程!』

    女性职员拼命地拜托达也,看她的样子,比起说是不习惯面对男性,更像是不擅长面对吧,要说的话看起来就像是有男性恐惧症。

    魔法协会究竟是有怎样的目的选出这个女生,很明显是选错人了。

    『真是急呢』

    『真的非常抱歉』

    虽然现在电动车正在自动驾驶,但达也仍然按照规则坐在驾驶席。

    然后协会的女性职员则靠着副驾驶的门。

    比起是同情她那害怕的样子,更像是对她的态度感到烦躁,达也决定尽早完结这件事。

    『没办法呢,那么明天的下午两时,在关东分部举行吧』

    『真的答应吗!?』

    『也没可能拒绝吧』

    这句话并不是什么门面话,而是达也的真心。

    虽然不是正式,但爱德华·克拉克以代表USNA政府的立场提出会面的邀请。

    虽然结论在见面前早就有了,但如果拒绝的话在外交上的负面影响太大了,达也并没有傲慢到或是小孩子到会无视这点。

    『啊啊,非常感谢!』

    女性职员夸张地道谢。

    无法忍受烦躁的达也把车停在路旁,然后赶了她出去。

     ◇◇◇◇◇

    达也就这样前往了第一高校,原本他就打算从FLT主公司直接前往一高。虽然不是绕路走,但达也感觉到自己浪费了无谓的时间。

    除了上衣以外已经都在FLT的更衣室换好了,在车中把西装上衣换成一高的长外衣后,达也并不是前往课室而是前往了校务处。

    他对窗口职员表示想见校长。

    时间则是快到正午,即将是午休了。

    在这种时间才上学的学生突然要求见校长,正常的话会被骂一顿后赶走吧。

    但果然一高的职员也知道达也的情况,不如说不知道才奇怪。

    不知道是因为偶然校长行程空了吗,还是特意等候他来拜访而空掉吗。达也马上被准许进入校长室。

    『在这么突然的情况下还特意拨时间给我,真的非常感谢』

    首先是由达也那边微妙地道歉。

    『我看了直播了』

    而相对于此,校长突然开始了话题。

    『你会拒绝参加狄俄涅计划,是因为事前就有了今天说的那个计划吗?』

    但百山这边先开始询问的话,对达也而言反而更好说了。

    『是的』

    『魔法恒星炉能源平台计划……没有个更短的简称吗?』

    『加上选地位置的话,全名则是『透过恒星炉抽出沿太平洋海域的资源及除去有害物质计划』,非正式名字是Extract both useful and harmful Substances from the Coastal Area of the Pacific using Electricity generated by Stellar-generator, 简称ESCAPES计划』

    『逃离吗,难怪是公开不能使用的名字』

    百山马上察觉到这个名字有着让魔法师从军事中逃离的意义。

    『是的,所以在记者会中才会用魔法恒星炉能源平台计划为名』

    『呼姆……。那么,你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有多大?』

    百山在桌子后抬头瞪着站着的达也,用着让大部分学生会吓倒的语气询问。

    『计划已经开始进行了,那并不是为了逃离狄俄涅计划的虚张声势』

    百山在怀疑那是不是为了拒绝参加狄俄涅计划而设的藉口。

    『——我相信你吧』

    特意说出『相信』这个字本身就代表百山没有从心底相信达也,但总算是口头承诺了。

    『非常感谢。那么,虽然不是直接表明拒绝参加狄俄涅计划,但这样免除上课的条件就——』

    『免除上课不会变动』

    百山盖过了达也的话。

    『我会保证你的毕业资格,还有魔法大学的推荐。所以你就全力专注在ESCAPES计划上吧』

    『……这样真的好吗』

    对着百山的话,达也无法按捺惊讶。

    原本达也获得的免除上课是因为USNA的压力,为了让他参加狄俄涅计划而存在的。而在拒绝了的情况下,百山没必要特别对待达也。

    『我认为狄俄涅计划是为了给予魔法师荣誉的生存方式,十分有意义的存在。所以才劝你参加』

    百山的言外之意就是指如果只是USNA的压力他并不会这样特别优待达也。那究竟是真实,还是为了把屈服于政治压力下的屈辱瞒混过去的手段,达也无从得知。

    『然后这次你发表的ESCAPES计划,提出一个魔法师可以和平地生活的出路,我认为当中的意义深重。亦认为从社会层面上去看不劣于狄俄涅计划,所以不觉得有必要改变你的待遇』

    『——非常感谢』

    虽然达也听到这里还是弄不清百山的真意,但达也先对她的评价道谢。

    『加油吧』

    对着百山的激励再次鞠躬,达也离开了校长室。

     ◇◇◇◇◇

    达也离开校长室的时候,距离午休开始大概剩下十分钟也不够。

    最初他打算就这样回到伊豆,但达也在迷惘了一下后决定前往学生会。

    通过上课不会看到的路径,走到四楼尽头的房间。

    ID卡毫无问题地发挥了作为钥匙的职责。

    因为其实也不是真的很久没来,所以达也亦没感到多少的怀念,就像是平常般走到自己的位置开启终端。

    检查一下业务的处理状况,看来深雪她们顺利地处理着学生会的工作。

    久违地开始处理跟『工作』无关的作业,在不知不觉间午休就开始了。

    虽然是这样,深雪她们应该会在吃完午饭才会过来吧,达也这样想。但跟预期相反的是,深雪马上就过来了。

    『兄长大,不对,达也大人?』

    『达也?』

    不只是深雪,连穗香,不是学生会职员的雫,学年不同的泉美、香澄跟水波都同时来了。

    『很久没见,也好象不是这样』

    今天是星期五,上次在一高校门碰见则是星期一的事,用很久没见来打招呼也有点微妙。

    因为跟深雪每晚都有视讯童话,所以对她而言『很久没见』也不对。

    『……是跟学校来报告今天记者会的事吗?』

    深雪马上振作起来,突然就说中了。

    『对,你已经知道了吗?』

    『我有听说记者会的事,所以才想会不会是这样……』

    如深雪所言,达也有告诉她会在今天举行记者会。

    『嗯,我刚刚才跟校长谈完。拒绝了狄俄涅计划,还有免除上课将会持续下去』

    『是这样啊』

    『……有什么事是要在这里做吗?』

    不只是深雪,连穗香也不知为何有点兴奋。

    像是自己在这里好像会有不合的地方。——达也脑海抱着这样的印象。

    集中在学生会的成员有深雪、穗香、雫、泉美、香澄还有水波。除了达也以外全部都是女生,说不定有什么女生之间才能谈的话。

    『不是,那个……因为我打算在这里观看达也大人的记者会』

    『……原来如此』

    达也是在上课时间举办记者会,认真的学生不可能观看到直播。

    而知道今天有记者会的深雪肯定利用学生会的伺服器录影了吧,这个魔法相关的新闻十分充裕的频道,跟学校有着合约。

    『我先去图书馆,回去时来找我吧』

    在电视观看自己的记者会,不管怎样说连达也自己都会害羞。

    他像是逃跑般离开了学生会。

     ◇◇◇◇◇

    到了放学十分,达也在校内的咖啡厅跟朋友见面。他并不是跟在学生会见面的深雪她们,而是平常的一伙。因为今天达也驾车来,所以也没办法去平常放学会经过的咖啡厅。

    在咖啡厅中看着自己的视线让达也很烦躁,但只有今天而言是没办法的事。不只是学生会,连午休时的食堂也好,那巨大的荧幕播放着达也的记者会录影。而亦有很多学生用自己手提终端录影了记者会再重播,这代表整件事是多么的备受关注。

    『达也,我看了喔』

    『辛苦了,应付这大群笨蛋』

    『达也,居然想出了这样的事啊』

    『我也觉得真的很厉害,如果是我绝对想不出来』

    雷欧、艾莉卡、美月、干比古四人,这群原同班同学比起学生会组的反应更直接。

    也可能因为当中没有多余的感情。

    『建设使用恒星炉来生产能源的平台吗。达也,怎么说呢,有没有更加容易称呼的简称?』

    雷欧的问题跟百山校长差不多。说不定很多人都是这样想。

    『虽然非公式,但有着ESCAPES计划这个简称』

    『ESCAPES?全名是?』

    『Extract both useful and harmful Substances from the Coastal Area of the Pacific using Electricity generated by Stellar-generator,Extract的E,Substances的S,Coastal Area的C跟A,Pacific的P,Electricity的E,Stellar的S。透过恒星炉抽出沿太平洋海域的资源及除去有害物质计划的简称』

    『哈哈……。你是特意配合ESCAPE这个词语吧』

    『就是这样』

    雷欧依旧发挥着他那跟外表不同(?)的锐利直觉。

    『是从什么当中逃脱?』

    『军事利用』

    对着达也这句话,原本还是愉快地笑着的雷欧突然认真起来。

    『……原来是这一回事啊?』

    雷欧身体内流着作为兵器被开发的调整体魔法师的血。他敏感地察觉到『从军事利用中逃离』的意思是『从被强行变成兵器的魔法师命运中逃离』。

    不只是雷欧,同样地作为兵器继承着调整体血缘的水波也是,其他成员也露出了微妙的表情。特别是穗香、香澄跟泉美,父母或是祖父的世代很有可能受到遗传因子操作的三人表情僵硬了。

    『就是这回事』

    达也并没有打算隐藏这个意图,因为朋友们已经理解了,所以隐藏也没意义了。

    『务必要让这个计划成功才行』

    干比古用着纠结的声音说出这句。

    『没问题啦,如果是达也的话』

    艾莉卡像是想赶走这股气氛般开朗地说。

    在这里所有人的表情的和缓下来了。

    『也对呢,如果是达也的话肯定没问题』

    『你说已经开始选地了,那么实际上在什么时候会开始建设啊?』

    接着穗香那比起信任不如说是信仰的话,美月开始询问具体的进展。

    『计划已经开始了』

    『诶?那么学校呢?』

    『跟之前一样同样免除了出席,但我打算事情稳定下来后继续上学』

    对着睁大眼睛的美月,达也露出轻微的笑容回答。

    『是这样啊。太好了……』

    穗香夸张地安心下来,这个动作令在场的人都笑了。

    『达也』

    在穗香旁边的雫对达也搭话。

    『怎么了?』

    『爸爸说,想跟你见面』

    香澄听到雫的话睁大双眼,虽然不难想象会引来怎样的误解,但不用说,当然不是这种意思。

    『大概,应该是计划的事』

    『明白了,什么时候来拜访会比较好?』

    达也马上想到那是东道的安排。但他并没有流露上表情,而是用认真的表情询问雫。

    『他说如果星期日能够见面就好了』

    『时间呢?』

    『没特别说』

    『那么就下午吧,一时左右来拜访没问题吗?』

    『我想应该没问题,如果行程有问题我就打电话给你吧』

    『好,麻烦你了』

    这个时间原本只是打算轻松地喝杯咖啡,但对达也而言却意外地变成有意义的时间了。

     ◇◇◇◇◇

    结果最后达也没回去伊豆的别墅,而是回到了位于调布的新家。

    因为明天要去魔法协会关东分部跟爱德华·克拉克会面,后天还要拜访雫的家。回去伊豆实在太低效率了。

    达也是第一次在这栋位于调布的大楼过夜。比起达也,反而是深雪对这件事很兴奋。不对,正确而言是达也完全没兴奋,纯粹是深雪自己一个心情高涨。

    『那么达也大人,深雪大人,我先退下了』

    『嗯,晚安』

    『晚安,水波』

    大楼的最上层整层均是达也的居所,但因为装修是跟普通大楼一样,所以出入口是分开的。

    达也跟深雪的居所跟水波住的房间是分开的。——即是说水波从居家女仆转职成走路零分钟上班的女仆。

    简单而言,达也跟深雪晚上在同一个地方两人独处。从深雪的角度去看,心情肯定会高涨。

    『兄长大人』

    在车里只有亲属后,深雪马上把称呼切换成『兄长大人』,而这也不是第一天的事。在电话通话中也一直这样称呼,那是在实践星期六晚上在伊豆别墅中说过的话。

    虽然她本人并不是特意这样实践吧。像是深雪自己说过般,『兄长大人』对她而言是最自然的称呼,自从五年前夏天在冲绳的那天起。

    『请你先入浴吧』

    『好吧』

    深雪会在水波回去后请达也去洗澡,并不是因为两人在争着做家务。

    因为浴缸的打扫到注水均是全自动的。

    在之前的屋子里也是这样,而这个家则比先前的更自动化,连洗澡都可以一根手指不动地完成。而进入了浴室,达也就察觉到这点。

    达也真心的在烦恼要不要用『人类洗净机』——全自动的花洒——来简单冲个澡,但他看到这间浴室奢侈成这样,也猜得出不只有大浴场,还有很大的洗澡间吧。难得有机会,达也决定用传统的方法慢慢把身体洗干净。

    嘛,虽然说是『传统』但果然很多地方都变成自动了。

    『花洒』

    在洗完头发后,也不用麻烦去寻找花洒在哪。只是出声命令,热水就会在必要的地方降下。

    在洗发水冲干净后,达也在寻找刷子洗身体的时候,察觉到背后——有人的气息出现在门后。

    但他并没有紧张。

    因为尽管背向着也好,对达也而言要站在那里的是深雪,跟用肉眼直接看一样明显。

    『兄长大人』

    紧张的反而是深雪,她的声音有着犹豫不决在。

    『怎么了』

    但那究竟是为何,达也找不出原因。不对,说到底究竟为什么要跟正在洗澡的自己搭话。

    『……我可以,帮你洗背吗』

    『什么?』

    达也并不是没听清楚,而是无法理解深雪话中的意思。

    也有不想理解的侧面在。

    洗背?

    谁洗?

    洗谁的?

    达也极度罕有地陷入了混乱而思考停滞。

    『我来帮你洗背』

    因为没有收到回答而感到焦躁吗,还是因为没有被拒绝吗,深雪打开了浴室的门。

    达也对于自己没有锁门感到十分后悔。

    但那也来不及了。

    耳边传来深雪的脚步声。

    幸好的是达也以超速用毛巾包起下半身。

    总算是,只有把腰下的一部分藏起来。

    深雪的气息已经十分接近。

    连她穿成怎样也不知道。

    如果有镜子的话,虽然这个想法一瞬间在脑海掠过,但达也慌忙地消除了这个想法。

    不对,其实镜子是有的。

    就在达也的正面。只是现在盖起了而已。

    达也对于自己没有看着镜子洗澡的习惯感到幸运。

    『兄长大人,失礼了……』

    深雪白色的手在达也的脸旁掠过,拿起了海绵。

    虽然只有一瞬间,深雪的胸部碰到了背。

    感觉到不是皮肤而是毛巾,让达也稍微松一口气了。

    起泡沫的海绵碰着背。

    不只是海绵,还有深雪的手指轻轻在背上滑动。

    『深雪,为什么突然做这样的事?』

    终于是无法忍受沉默,达也没有回头发问。

    『你觉得很困扰吗……?』

    『不对,不是困扰』

    其实真的很困扰,但连达也都知道在这里绝对不能说出来。

    『太好了……』

    深雪用着哭笑的声音,说出如果达也回答错的话会变成大悲剧的一句。

    『……只是,至今你都没有帮我洗过背啊』

    深雪碰着背的手指微微地颤抖着。

    『……因为尽管只有一会也好,我也想跟你在一起』

    声音也因为羞耻而颤抖。

    『因为最近一直都没办法呆在一起……。不可以吗?』

    深雪用甜美的声音低语。

    低语出甜美的话语。

    『……不会』

    达也像是没魅惑般,被操控般这样回答。

    究竟是谁的兴趣,把新家的浴槽弄成比普通的长两倍。

    而在里面,达也跟深雪正在一起泡澡。——背向背地。

    但尽管有多长也好,如果两人同时浸着的话也只是刚刚好。达也的身高超过了一百八十厘米,而深雪比起普通女性也要高,深雪的情况更是不像日本人,腿很长的类型,所以更不用说了。

    在浴槽中,两人也围着浴巾。虽然只有背上,但这样肌肤相交就足以让达也无法冷静,而深雪也因为热水以外的原因红着脸。

    『……兄长大人,你会在这里留到什么时候?』

    深雪用勉强装出的普通声音询问。

    『我打算在星期天晚上回去伊豆』

    反而是达也的声音比较僵硬。

    『还是……没办法在一高上学吗?』

    『不知道USNA跟新苏联下一步会怎么做,我打算在观察一会』

    『是这样啊……』

    深雪用无法隐藏不安的语气低语。但她并没有刷任性说出『快点回来』。

    『我可以……再次去伊豆探望你吗?』

    『当然可以,只要不为学业带来影响的话,什么时候也欢迎』

    『真是的,兄长大人就像是我的监护人啊』

    『哥哥不可以是监护人吗?就算是未婚夫也能够兼任监护人啊』

    对着达也那不擅长的笑话(?),深雪偷偷地笑了。

    『对呢,我能够依赖的就只有兄长大人你了』

    『包在我身上』

    虽然深雪的话中暗示着『父亲不可靠』,但达也装着不知道。

    那份感情会让深雪感到寂寞吧。

    『星期天……我可以跟着你一起去雫的家吗』

    『对呢……。让深雪一起听也好』

    因为达也突然变得认真,让深雪有点惊讶。

    『那是……你是指我也一起参加你跟雫爸爸的会谈吗?』

    『这是跟即将可能成为我们毕生事业的工作的第一个赞助商打招呼,一起会比较好吧』

    我们的毕生事业,深雪并没有误解当中的意思。

    『好的,兄长大人……』

    深雪一边快要沉下去,沉醉地点头。

    『……深雪,没事吧?』

    达也以惊慌的询问,是因为刚才还顾虑地轻轻碰着的双背突然贴紧了。

    深雪正在靠在达也深深。

    如果这是特意的话,只是需要对于撒娇的方式稍微升级了哭笑一下便行。

    但如果那不是特意的话?

    『……没事,是指什么呢……?』

    深雪回答达也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软绵绵的。

    ——这不太好。

    达也这样想,深雪是不是浸太久了?

    『深雪,我想你差不多要起来了』

    『……对呢……』

    对着达也的警告,深雪也用软软的语气回答,并没打算起来。

    (……怎么办?)

    抱起只披着浴巾的深雪,是真正意义上的最终手段。

    就算要叫水波来帮忙也好,达也亦要先起来。在这个状态下要不碰深雪而起来是十分困难的,并且如果他不支撑着的话深雪有可能沉进去。

    达也感到狼狈。

    他花了一分钟以上才想出解决方法,就是拔掉浴槽的塞子。

    ——幸好这天,达也跟深雪也没因为水变冷而惹上感冒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