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四卷 ESCAPE篇 上 第六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四卷 ESCAPE篇 上 第六章

    在二零三零年代于全国十个地方设置的魔法技能师开发研究所,到现在二零九七年已经有一半被封锁,一半仍然在运作。不过重点是被官方封锁的五间研究所里面有三间只是换了名字跟营运团队,实际上仍然存在。

    在奈良建设的旧第九研,旧魔法技能师开发第九研究所,现在变成了由九岛家、九鬼家还有九头见加共同出资营运的民间研究所『第九种魔法开发研究所』,继续研究着魔法。第九种魔法开发研究所表面上是研究比起对事像作用的魔法要旧的知觉系魔法。

    研究着知觉系魔法,这并不是谎言。

    只是,那里并不只研究这个魔法。

    现在第九研的其中一个研究成果就是去年夏天,曾经令达也苦战的寄生人偶。把身为人的精神的独立情报体,寄生物封印在女性人偶中,化成能够使用魔法的自动人偶的人型兵器。

    寄生人偶因为运用上的漏洞,在实用化前就被冻结了。但在实战上层面得到十分高的评价,所以才没有被破弃而是冻结。寄生人偶现在以休眠状态被保管在第九研中。

    二零九七年六月二日,星期天的晚上。

    一个人影正在接近第九研严密地保管着寄生人偶的仓库。

    紧急照明微微地照亮,他那绝世的,妖艳的,神魔的美貌。

    九岛光宣原本就是个美得不像人类的少年,但在黑暗中的神秘跟魔性彻底把他的人性涂掉,令他看起来是个超凡的存在。

    光宣简单地打开了仓库的门。

    他并没有使用魔法或是骇入了系统。

    而是毫不费力地使用了钥匙。顺带一提那条钥匙是刚才在研究设施的管理部门中借用的。

    光宣踏入保管库中,在开着空调的室内冷得让人发颤,但又保有刚好的干燥度。

    几乎完全感觉不到灵气。身为古式魔法跟现代魔法的混合体,『九』的天才,光宣具备着精神干涉系魔法的适性,能够感觉到灵子波。虽然没去到美月那种拥有特殊视力能够直接看见灵子本身的程度,但他能够分辨出灵子制造的波动。如果按照他的实感而言的话,应该说是『听辨』吧。

    连这样的光宣也感觉不到任何活性化的灵子波动,那就是寄生人偶的本体,妖魔寄生物正在处于休眠状态的证据。

    『只要吸收掉这些家伙,我就能够变得健康吗?』

    『只需要吸收一只就够了。虽然无法避免肉体的一部分变成寄生物的东西,但如果是『我』的话不会被侵蚀自我吧』

    周公瑾的知识回答了光宣内心的问题。

    光宣用让寄生物隶属的忠诚术式吸收了周公瑾的亡灵。

    忠诚术式是为了让寄生物『服从』,而不是『化为一体』。

    从其性质上,周公瑾的亡灵以类似第二意识的形式追加在光宣的意识中。

    那对光宣而言是没有自我的助言人,在意识中追加了精神上的AI辅助系统,不对,比较像是链接的感觉。

    『……肉体的一部分?』

    『根据美军的情报,就像是在脑部增加了沟通的器官』

    『出现了这样的东西会无害吗?』

    『没办法保证完全无害,但『我』会如此频繁地生病是因为肉体的限度无法控制想子。寄生物比起人类更擅长控制想子,所以透过寄生物一体化就能够完全除去身体的弱点』

    『那样的话只要我学会控制想子的技术不久好了吗?』

    『理论是的确如此。但『我』的肉体无法承受这样的修行吧』

    光宣咬紧嘴唇。这个议论的结论并不是第一次得出,追加的意识——应该说是『增设知性』——只会回答询问的事,所以并不会埋怨『又是这件事吗』。虽然这个问答经常重复,但因为对方并没有重复这个概念,所以回答从来也没变过。

    最后,只是普通地努力的话,光宣在关键的场合仍然无法作出活跃。然后他的肉体并不容许他去为了克服缺陷而进行超越普通范畴的努力。光宣知道努力并无法克服他自己的缺陷。

    所以他今天晚上才会来到这里。

    要叫醒休眠的寄生物也好,让它服从自己也好,对光宣而言都不困难。

    虽然没有经验,但他很清楚那是毫无问题能够做到的事。

    在第九研累积的知识跟『增设知性』告诉了光宣这是可能的。

    之后,只需要下决断而已。

    光宣下定决心。

    舍弃作为人类的决心。

    他究竟站在那里多久。

    化为一尊美少年雕像的光宣,因为活动而变回人类。

    光宣回头走。

    离开房间然后关上门。

    变成了助言人的亡灵,什么也没有说。增设知性只会回答问题而已。

    光宣并没有询问亡灵,究竟自己转身的选择是否正确。

     ◇◇◇◇◇

    在电视节目出演后,爱德华在魔法协会敷衍地道谢了一下后,就带着儿子归国了。

    他们在当地时间上午六时到达洛杉矶国际机场,在稍微休息了一下后爱德华就在下午两时到自己的办公室上班。

    在国家科学局的加州分部中,爱德华并没有上司。副局长亦无法理解他是来做什么的,因为他拥有完全独立的个人房间,还有完全的自由判断权。那原本是为了避免他把梯队系统III的秘密泄露给同行的措施,但现在则变成了针对日本那洲际级战略级魔法的对策而被赋予的特权。

    『那边是早上七时吗……』

    爱德华正在无意识地自言自语,肯定是因为他总是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工作带来的祸害吧,但他本人并没有自觉。因为也没有被他人提醒过,所以这个可能是个人房间才会带来的习惯。

    『应该再等一会吗?不对……』

    大概,那是为了把思考统合起来的某种仪式吧。

    爱德华不再迷惘,前往了通讯机。虽然外形是普通的视像通话器,但里面隐藏着不被梯队系统偷听的系统,是某些对象才用得着的电话。

    电话的目的地是新苏联,位于海参威的新苏联学会极东分部的一个房间。对手不用说,就是伊果·安德烈维齐·本佐布拉佐夫。

    『早安,博士』

    『早安,不对,你那边已经下午了吧』

    从视像画面中去看,本佐布拉佐夫的脸色没有睡意。

    『这么早就打扰你真的抱歉』

    『如果是这边刚好的时间,你那边已经会是半夜了。所以不用在意,是有什么要件吗?』

    『虽然不算是要件,但我想马上跟你商谈一下』

    『洗耳恭听』

    一直露出社交用比较柔和表情的本佐布拉佐夫,他的脸严肃起来了。

    『虽然可能你已经知道了』

    爱德华的表情,比起说认真,更像是在彰显严重性。

    『日本的战略级魔法师,司波达也拒绝参加狄俄涅计划,用其他计划作为藉口反击了』

    『我知道,记者会我也是看直播』

    糟糕了,这样的感觉在爱德华脑海中掠过。

    本佐布拉佐夫应该对司波达也的记者会不感兴趣才对。虽然很意外他会看直播,但应该预测他在昨天就已经知道内容了。

    本佐布拉佐夫很有可能已经在就手进行他自己的对抗手段,一边想着为时已晚,爱德华用冷静的表情继续跟他说下去。

    『重力控制魔法式核反应炉——『魔法恒星炉』。利用它作为基础的能源平台,真是很有魅力呢,甚至我都想提出共同研究了』

    但是晚了一步,爱德华就已经吃了本佐布拉佐夫沉重的一击。

    『啊啊,请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这只是开玩笑』

    『博士,你这认真的是……』

    虽然明知道那是本佐布拉佐夫为了取得对话主导权而说的话,但爱德华还是无法隐藏住狼狈。

    『不好意思呢。但是,这个能源平台计划充满魅力,这点是无可否认的事实。要把司波达也流放到木星圈,不是变得困难了吗?』

    『我并没有认为狄俄涅计划遭到夭折。我会让自国政府施压,使日本政府不认可这个平台建设,让正在建设的平台发生事故就可以了。总之,我希望博士可以继续协助狄俄涅计划』

    本佐布拉佐夫一边发出『呼姆……』的低语,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我正在考虑更有效,对,更直接的方法来无效化战略级魔法质量爆散……』

    『博士!』

    『但克拉克先生说到这个份上,暂时我就采取旁观吧的姿态吧』

    『……非常感谢』

    果然,这样的想法让爱德华更加安心了。他十分害怕本佐布拉佐夫会做出些什么冲动的行为引致失败。虽然只要攻击成功的话就没问题,如果本佐布拉佐夫能够暗杀掉司波达也的话,对USNA而言就再好不过了。

    但万一,失败了的话。

    本佐布拉佐夫可能有自信不留下任何跟自己有关的痕迹,他作为战略魔法师已经是全球都知道的事。根据魔法攻击的痕迹,只是司波达也说出是本佐布拉佐夫的偷袭,怀疑的视线将会集中在这边。

    不只是新苏联会被怀疑,大众都知道本佐布拉佐夫是第一个抢先支持狄俄涅计划的人。如果他披上暗杀的罪名,那才会让狄俄涅计划夭折。

    为了不演变成这样,爱德华才把一切抛开先打电话给本佐布拉佐夫。

    『但是,先生』

    只是,本佐布拉佐夫的话还没有完结。

    『如果把司波达也扯进狄俄涅计划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我国将会采取独自行动。如果能够把这个将质量转移成能量的魔法,把这个威胁消除的话,我们不排除会采取任何措施』

    本佐布拉佐夫说的『任何措施』包括着使用战略级魔法,水雾炸弹。

    因为喉咙的干涸,导致爱德华快要咳嗽了,所以他拿起矿泉水水瓶喝了一口。

    『——不好意思。我会尽快下手,避免事态变成这样』

    『我也这样期望着』

    本佐布拉佐夫的脸从荧幕消失,是对方挂断的。

    爱德华·克拉克的内心充斥着剧烈的焦躁,然后他把手伸向第二个电话。

     ◇◇◇◇◇

    在星期二的下午,外务省的职员在会长十三束翡翠刚吃完午饭回来后,拜访了魔法协会京都本部的会长室,

    『——你是想叫我们魔法协会对四叶家施压吗!?』

    『你这样理解也没妨』

    『不可能!』

    翡翠连姿势也不管地大叫。

    『魔法协会根本就没有权限去命令魔法师做牛做马!』

    翡翠的话并不是为了逃离责任的谎言。魔法协会是魔法师的互助组织,并不是统括魔法师的组织。

    『但对魔法师有着相当强大影响力吧。国际魔法协会甚至能够组织出超越法律的惩罚部队』

    『那只能够用在阻止核武使用而已!日本魔法协会并没有影响力能够妨碍魔法师,作为私人的经济活动!』

    『是这样吗?』

    外务省的职员用真心觉得不可思议的语气反问。

    『就是这样!』

    一边想着这个人肯定身边没有人是魔法师,翡翠尝试说服对方相信。

    『而且,比起魔法协会,十师族拥有更多强大的魔法师。假如协会组织了惩罚部队也好,亦不可能让四叶家动摇』

    『十师族也不是完全团结吧』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辩论方法出了问题,外务省的男职业说出了让翡翠压力倍增的话。

    『你是想叫我们煽动十师族内乱吗!?』

    『煽动真是说得难听呢。我们并不期望魔法师互相斗争。只是认为,作为组织正确的自治方法,就是内部互相牵制来阻止成员失控而已』

    『魔法协会并不是十师族的调解人』

    一边感到胃附近开始隐隐作痛翡翠忍耐着继续反驳。

    『我们并不是这样想。客观上去看,在十师族的魔法师社群中,拥有最强影响力的就是魔法协会』

    但对方却没有打算听。

    『那么,在这件事上请务必多多指教』

    像是抛下一句话般,外务省的职员站起来。

    自己一个留在会长室的翡翠因为呕吐感冒出冷汗,按着痛楚不断变强的腹部。

     ◇◇◇◇◇

    日本政府会开始阻碍ESCAPES计划,不用说那就是因为USNA政府的请求。在现阶段,日本政府在抽出海洋资源上并没有感到多大的利益。

    因为也有着过去多次失败的教训,所以才会怀疑可行性跟经济效率吧。因此才会如此重视外交上跟贸易上可能会出现的损失。

    但是,财界的反应却是完全不同。

    『北方先生,你果然马上就跟那个事业扯上关系了呢』

    北方是北山潮的商务名字。尽管是非正式的午餐会也好,只要有商务名字的话均不会用本名称呼,这是财界的礼仪。顺带一提,如果政府跟自治体的正式场合多数只会使用本名。

    『不愧是室町先生,耳朵真灵呢』

    潮话中的『室町』也不是本名。对方是比起潮的北山财团规模小一些,但传统上却长远得多的旧财阀企业的实际支配者,在商界中就像是潮的大哥般的存在。

    『已经决定了出资了吗?究竟有什么牵线人在里面?』

    从对面的位子上,脸广为人知的商界人士搭话。

    『居然已经知道这个程度了。岩田先生才是,究竟从谁那里听说回来的呢?』

    『嘛,不同地方吧』

    潮跟岩田同时大笑。岩田跟室町不同,对潮来说是敌对的竞争对手财团总帅,最近才刚刚抢完某件海外的大生意。但他们并没有把感情丝毫流露出脸上。

    『我也没打算特意隐瞒,司波君是我女儿的同学啊』

    『这样说起来,令尊也在魔法大学附属一高里上学呢』

    『你们关系很好吗?』

    不是室町也不是岩田,坐在对面的其他人也开始加入。明明潮跟达也前天才第一次因为商议计划的事,却已经那么多人知道了。

    肯定是东道青波有意地散播传言吧,潮在友好地回应对手的时候这样想。

    尽管听到一件蛮能够赚的新事业也好,决定要不要单独出资却很困难。但如果已经有大财团出资的话,就会想搭顺风车。但对在座的各个商界大人物而言,为建设一个平台而出资的金额也只是『当作是新尝试吧』的等级而已。

    『请问如何呢,北方先生,能否介绍司波君给我认识呢』

    只要一个人这样开始说的话,其他晚了一步的也会开始提出相同的请求。

    出资者增加对潮而言并不是坏事。

    能够分散风险,对事业有兴趣的人越多,就会越多人因此而拜托自己。从结果而言,在计划中的发言权也会提高。

    『大家的希望我会传达给司波君的』

    在午餐会快结束的时候,潮这样笑着回答。

     ◇◇◇◇◇

    在完成了一天的训练后终于松一口气的莉娜,却接到命令叫她前往司令室,导致她心中的不满浮上,但只有心中而已。她已经几乎能够做到对命令不露出烦厌的脸。

    上次被叫到司令室接到作为爱德华·克拉克的护卫任务,结果就是她知道了USNA暗部的存在。莉娜对于会不会再次迎来坏结局感到忧郁。

    虽然这样说,被命令的话她也不能拒绝。至今,反叛或是逃走对莉娜而言均还不是选择。

    『斑!?你也被叫来了吗?』

    『总队长也是吗』

    莉娜内心的不好预感急速膨胀。莉娜跟卡诺普斯同时被命令主动并不罕见,爱德华·克拉克护卫任务的时候反而只有莉娜自己一个。而黑顾——顾杰的事件则是卡诺普斯负责,而莉娜则是被命令留守。

    所以尽管有着不好结果的任务等着她也好,只要跟卡诺普斯一起的话很有可能会是由他去执行。所以对莉娜而言,跟卡诺普斯一同在司令室应该是一件好事才对。

    但这次,不祥的预感无法停下来。她在想这次的任务会不会麻烦到要她跟卡诺普斯同时出动。

    『安洁莉娜·天狼星少佐,前来报到』

    『班杰明·卡诺普斯少佐,前来报到』

    『进来』

    门的另一方传来基地司令,沃卡大佐的声音。

    莉娜按下卡诺普斯,自己打开门。

    下一瞬间,莉娜因为看到不应该会在那里的高级士官的身影而呆住了。

    『巴兰斯大佐……?』

    莉娜呆着低语,然后瞬间清醒过来,慌忙地踏入司令室端正地敬礼。

    然后卡诺普斯马上走到李娜旁边。

    沃卡大佐站起来,对两人回礼。

    『放轻松吧』

    对着两人这样说,沃卡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相对的,巴兰斯仍然站在桌子的旁边。

    『天狼星少佐,卡诺普斯少佐,虽然是异例,但我想听听你们意见』

    『是意见吗?』

    『是的,我打算听完你们意见再决定这个任务要不要交给STARS』

    听到沃卡的话,莉娜跟卡诺普斯四目相对。

    像是沃卡自己说的一样,这是异例。在作战上寻求部下的意见是很普通的,但那只是在决定了目的后,询问手段而已。应不应该进行任务,原则上是更上等级的人决定的,而且作为例外也应该是史无前例。

    『我认为你们应该都认识日本在二零九五年十月三十一日使用的战略级魔法,引起了通称『灼热的万圣节』的魔法师,一名名为司波达也的少年』

    莉娜跟卡诺普斯对于沃卡的话同时肯定了。

    『那么你们知道司波达也踢走了国家科学局的邀请,创立了新计划的事呢?』

    『知道』

    回答的是卡诺普斯。虽然莉娜也知道『达也好象拒绝参加狄俄涅计划』,但却不清楚详细。

    『使用了重力控制魔法式核反应炉的能源平台。如果这计划实现的话,我国的资源产业会再次受到巨创』

    因为能源来源从石油、煤、核能转移到太阳光、风力、地热、生物燃料上,所以相关企业受到了巨创。但尽管是这样,透过参与这个广大土地所需的生物燃料产业,或是在难以利用太阳能的低日照地区开发小型核反应炉,总算是能够生存至今。

    ——顺带一提,因为魔法的发展能够抑制核反应产生的辐射,所以人们对核能的忌壁感也比起上世纪减低了。核能发电衰退主要是因为铀资源涨价以及为了防止事故而要雇佣的魔法师成本。直到现在,只能够做到封印核武,还是无法做到把钸应用在民生产业上。

    『尽管无视商界的意见也好,无法透过狄俄涅计划把司波达也的战略级魔法无效化对美国而言不是好事』

    莉娜的脑海中浮现出『难道』的想法。

    『在这里,参谋本部提出了对司波达也的能源平台进行破坏工作的意见。亦有着如果能在实行阶段中暗杀司波达也的话,就能够完全排除大陆级射程的战略级魔法,质量爆散的威胁』

    太糟了。

    莉娜这样想。

    虽然不知道详细,只听刚才的话,达也正在计划建造的是民生用平台设施。而因为那些商家的利益,对方打算使用军队来破坏这个计划。

    明明只有这样已经很难赞和,真正的目的看来是暗杀达也。STARS究竟在什么时候变成了黑手党的暗杀集团呢。

    『天狼星少佐,卡诺普斯少佐你们怎想』

    『大佐,请问我可以发言吗』

    对着沃卡的询问,莉娜特意请求回答的许可。

    那并不是因为她很冷静,而是相反。

    因为头脑正在沸腾,所以她才打算用仅剩的自制心来表现得像个军人。

    『我许可』

    沃卡没有露出任何感情,给予莉娜许可。

    『本官反对。的确质量能量转换魔法是威胁,但司波达也乃我国同盟国的人,更不是敌对国的人。只是因为这种潜在的威胁就想暗杀他,完全就是黑手党的藉口。我认为军队不应该进行这种暴行』

    『我也反对,大佐』

    『卡诺普斯少佐,你也是吗』

    虽然沃卡用毫无表情的脸听着莉娜的意见,但对于卡诺普斯也表示出反对而露出了意外。

    『是的,先不论暗杀的对错。我认为对平台进行破坏工作并不是上策,的确能源产业会暂时受到巨大的打击吧。但我认为从海水抽出廉价的氢燃料,其供应将会为我国国民带来益处。对司波达也采取的行动并不应该是暗杀或是阻碍,而是提供核反应炉的技术给我国』

    『并不是妨碍,你认为应该利用吗』

    『是的。说到底因为能源产业受到不好影响而进行军事妨碍,我认为这将会演变成一个不好的先例,为了特定领域的企业利益而利用军队。虽然我不否认军方跟商界互助互利的一面,但我认为也应该有底线』

    『沃卡大佐,请问可以让我也提出意见呢』

    站在沃卡司令桌子旁边的巴兰斯插嘴。

    『请』

    沃卡最少在表面上率直地承认了。

    『谢谢。先不论天狼星少佐的原则论,我认为卡诺普斯少佐的意见有考虑的价值』

    虽然莉娜对于这句受到冲击,但巴兰斯决定无视。她继续向沃卡讲述意见。

    『非魔法师的人们对STARS的评价有着十分复杂的一面。如果STARS为了特定的企业,或是产业的利益而行动的话,尽管只是表面上也好,其他产业或是消费者团体很有可能出现激烈的反动』

    『破坏工作应该是秘密进行,不是吗?』

    『对手也不是无能。不可能破坏了平台又抓不住这边任何线索』

    沃卡不得不认同巴兰斯的职责。在全世界瞩目的平台建设途中进行大规模破坏工作,要完全隐藏这个事实是不可能的。

    如果调查破坏痕迹的话,装成是事故也有极限。要把罪行推给其他军事势力也好,前提是不被详细地调查。如果证明清白的话,处刑是可以避免的,但无法避免传言。在不留下证据这点上,暗杀一个人——暗杀达也要简单多了。

    『贵官跟两位少佐都认为缺点比较大吧……。明白了,我会向参谋本部申请中止作战的』

    而沃卡得出的结论,最松一口气的是莉娜。

     ◇◇◇◇◇

    在离开司令室后,巴兰斯借用其他房间,带着莉娜过去了。

    『天狼星少佐,最近过得如何』

    『是,没有问题』

    两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那是因为巴兰斯说站着很难对话。

    莉娜的面前并不是一杯蜂蜜牛奶,而是一杯美式咖啡。那是因为莉娜自从在去年由日本回来以来,觉得牛奶不符合自己立场。所以在那以来除了在自己房间以外,都是喝咖啡为主。虽然在最近因为胃的状态不好,无法喝浓咖啡,还必须要加砂糖跟鲜奶油。

    『是这样啊』

    巴兰斯面前也放着一杯美式咖啡,只是她那杯是黑咖啡。原本已经冲得很淡了,再加鲜奶油跟砂糖的话连咖啡的味道也不见了吧。

    『关于刚才的事……』

    『是』

    莉娜在椅子上坐得笔直。虽然说室内只有她们两人,但不知道有没有人用着其他方法偷听。她对于在这里谈话感到紧张。

    『虽然沃卡大佐是那样说,但不知道参谋本部会下怎样的决定。说不定可能会被命令出动』

    『在那时候我会完成任务的』

    因为顾虑着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眼睛』,所以莉娜的反应比起必要更快。

    『嗯』

    巴兰斯并不是没有察觉,而是特意放过她吧。也表示这个程度的话就没问题。

    『国防省内也有其他意见』

    『那是对于司波达也采取其他方针吗』

    巴兰斯的语气虽然像是自言自语,但莉娜没有听走耳进行反问。

    『并不是对决而是应该利用。跟刚才卡诺普斯少佐提出的意见相似』

    『斑的……让他提供核反应炉的技术吗?』

    『是的。经济上吸收魔法核反应炉的技术,还有分担军事的抑制力』

    『抑制力的分担?……』

    对着疑惑的莉娜,巴兰斯忍不住笑了。

    『分担方案的当时人是你啊,天狼星少佐』

    『是?我是当时人吗?』

    『还不懂吗?』

    巴兰斯的笑声中比起『你真是个笨蛋』,更像是表示『真是个没办法的家伙』。

    『从『灼热的万圣节』的状况,貌似对方也能够使用卫星瞄准系统。恐怕,精密度比起我们更高吧。如果能够得到这份技术,少佐的重金属爆散跟司波达也的质量爆散将能够压制整个世界的军事势力。最少,肯定能够阻止大规模军事行动吧』

    『我跟达也协力……?』

    『原本我军并不打算将你的战略级魔法只用在国防上。跟在据点防御、据点攻略特化的『利维坦』不同,重金属爆散必须要选择地点用』

    正确而言,如果没有一定程度大的重金属块的话,重金属爆散的威力就无法充分发挥,并且在高低起落剧烈的地理环境下也会被限制。

    但是跟必须要在海、长河或是大量水的地方才能发挥真价的利维坦相比,重金属爆散的自由度就高多了。虽然在不被地形阻碍的点上,跟『臭氧循环』或是『神炎沉爆』相比的话的确较差,但加上威力跟连发速度等其他条件的话,重金属爆散可以说是能够代替洲际战略导弹的抑制力吧。

    『也不用惊讶吧?新苏联还有日本。如果说是要组成同盟的话,日本那边会比较好应付。但尽管变成这样也好,不要露出太过奇怪的态度喔』

    表面上的注意是,尽管至今是敌人的人也好,成为了同伴的话就不要再纠缠在上面了。但巴兰斯一直在怀疑莉娜是否对达也抱有特别的感情,她口中的『奇怪』是指让人怀疑私通的态度。

    看来巴兰斯会叫莉娜来这里,是为了先告诉她跟达也合作的可能性,并且提醒她在万一的时候不要露出让人怀疑的态度。

    『……是,我明白了』

    『姑且先给我记着吧』

    巴兰斯看到莉娜那令人不放心的样子,想着『看来先跟她说一声是对的』。

     ◇◇◇◇◇

    在巴兰斯、莉娜、卡诺普斯离开,过了一阵子后,沃卡大佐传唤了STARS三队的大角星队长及四队的织女星队长。

    『亚历山大·大角星大尉,前来报到』

    『夏洛特·织女星大尉,前来报到』

    『进来吧』

    沃卡让两人进入司令室。

    像是他们口中所说的,两人的军阶均是大尉。虽然比起莉娜跟卡诺普斯低阶,但要说的话STARS里面有六人跟总队长莉娜同军阶,这样的组织形态才是不寻常,所以在某层意义上两名队长比起总队长的军阶要低是普通的。

    不过最重要的是,跟莉娜同样身为女性,比起她年长十年以上的织女星对于自己军阶较低感到不满。因此,织女星跟莉娜的关系并不好,处于织女星单方地敌视较年幼的莉娜。

    大角星并不讨厌莉娜,但也不能说关系亲密。

    在前年平安夜被处决的——被莉娜杀死的北落师门中尉是大角星大尉率领的第三队成员。

    使用控制火的异能犯下了大量杀人罪的北落师门被处决是理所当然的,大角星也明白。但连让他在军事法庭辨明的机会也不给予,因为对方抵抗而直接当场射杀,大角星对于莉娜这个做法有点不快。

    沃卡会选择这两人,肯定是因为他们在心理上跟莉娜或是卡诺普斯有一定程度差距吧。

    『接下来交给你们的任务请不要多说。连总队长天狼星少佐也不知道』

    『明白了,Sir』

    大角星一边回覆命令一边因为惊讶皱起眉头,但织女星却感到十分兴奋。恐怕是因为能够抢先于莉娜吧。虽然应该说她都什么年纪了还这么幼稚,但尽管是魔法师也好嫉妒还是不讲理的。

    沃卡注意到织女星露出的个人感情,但他并没有特意指责,而是继续解释任务。

    『妨碍日本的战略级魔法师,司波达也正在计划的能源平台计划吧。顺带一提,妨碍手段包含暗杀司波达也』

    大角星睁大眼睛流露出震惊。

    『您的命令是想叫本官跟织女星大尉暗杀司波达也吗?』

    『第一目的是妨碍计划,如果能够达成就无需要暗杀』

    『如果妨碍变得难以进行的话,暗杀也没问题吗?』

    然后不知不觉,织女星插嘴进来——一边露出笑容。

    『原本从暂称其为『Great·Bomb』的时期开始的方针就是,如果无法得到那个质量能量转换魔法的话,就必须要无力化它。而这点至今仍然没变,虽然现在的首要策略是利用狄俄涅计划无效化,但如果无法顺利进行的话,我们只会回到原本的计划上而已』

    『了解』

    大角星果然还是有点犹豫,但还是接受了任务。

    而织女星则相对的士气高昂。

    她原本从女性士兵的情报网络中就知道莉娜对达也抱有好意。而作为USNA的军人,是绝对不能对这个还是『潜在的』『最大的威胁』,同时亦是『最大的敌人』的男人抱有好意。

    自己作为前辈,透过杀死司波达也来让天狼星醒来。

    织女星用这样的藉口来让自己充满干劲。

     ◇◇◇◇◇

    阿尔费雷德·北落师门中尉的凶行在STARS的队员们心中留下了阴影,处刑身为一等星级队员的他导致在STARS内部留下了芥蒂。特别是跟北落师门同为第三队,跟他特别亲近的雅各·狮子座中尉到现在还在调查事件的真相。

    北落师门的暴行是因为被寄生物附身导致的,至今这姑且仍然是机密中的公式情报。对超自然存在的心理抵抗在魔法实用化后已经变弱了,解剖了北落师门的结果是,在他的脑袋里发现了人类不会存在的器官。不管是如何强调现实主义的人也好,要否定寄生物的存在是极为困难的。

    因为被寄生物附身而导致他在持有着控火技能的状态下狂暴化,然后杀死了几个市民,这个说法是说的通的,但那却无法让雷格鲁斯接受。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导致北落师门被寄生物附身。

    在事件发生前,北落师门独自出去进行了任务。在分头行动前,从他身上看不出任何异常的地方,所以肯定是单独任务的时候被附身了。

    问题就是那是在什么时候,在哪里,因为谁而造成的。

    如果是偶然的话,就必须要判明寄生物的出现条件还有阻止它再次发生。

    在这方面上,很多科学家正在投入精力研究。

    虽然因为无法进行实验确定而停留在假设的阶段,但结论已经归结在迷你黑洞的出现上,现在则是在议论当中的机制。

    所以雷格鲁斯调查的,就是当寄生物不是偶然出现的场合。

    某人召唤出寄生物,然后让它附身在北落师门上。

    如果这是有意图进行的事件,就是有可能演变成动摇合众国的大规模灾难,一次凶恶的恐怖袭击。因为对方把拥有跟大队匹敌实力的魔法师变成了恐怖袭击的道具。

    而朋友则被恐怖分子或是破坏工作员利用,最后被同伴处决了。雷格鲁斯无法无视这样的可能性。虽然在处决了犯人后,调查方面并不是STARS的工作,但雷格鲁斯用着空闲时间跟休假一直独自追查事件的真相。

    然后在事件过了接近一年半的时点,雷格鲁斯开始倾向『没有犯人』的结论上。

    而那是一件偶然的事。

    在到了他已经开始接受事实的现在,这份情报才来到他的身边。

    『这是什么……』

    雷格鲁斯不自觉地自言自语也是无可奈何的。

    这封送出人不明的电子邮件,穿过了参谋本部也在用的USNA军最高级别保安系统,在不被人看见的状态送到他的终端。

    原本雷格鲁斯应该把这封电邮隔离在系统里,然后交给保全负责人。

    但他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打开了电邮。

    这必须要看,这绝对不能被他人看到,雷格鲁斯的直觉这样告诉他。

    电邮并没有被暗号化,恐怕是用了其他方法来避免他人偷看吧。

    在那里写着一件惊人的事。

    『迷你黑洞的实验是日本工作员的所作所为……!?』

    那封电邮写着。

    ●迷你黑洞实验是日本民间魔法师组织唆使的。

    ●该组织知道实验会召唤出灵体上的『某东西』。

    ●该组织在寻找能够进行日本被禁止的实验的国家。

    ●当时,发疯地寻找质量能量转换魔法线索的USNA军科学家们就被推进去了。

    ●该组织还在寻求更多关于此实验的资料。如果再次进行迷你黑洞实验的话,组织会派遣特工来观测吧。

    ●北落师门因为被乘虚而入,而被寄生物附身了。如果好好地维持意识,强调目的的话,高等级魔法师是不会被寄生物附身的。

    雷格鲁斯并不是完全相信这份内容,老实说他感觉到『可疑』。特别是,只要维持意识的话就不会被寄生物附身这点,实在太巧合了。

    但是,在不清楚迷你黑洞实验的情况下被工作员诱导下去了,这点让他动摇了。

    进行那个实验的来龙去脉太不自然了。不只是科学家,连政治家当中也少了人提倡保守论。而实验成果从一开始就有疑问在,把质量能量变换魔法

    说明成霍金辐射的科学家也是少数派。

    雷格鲁斯也明白把自己不能理解的事归论成阴谋论的风险。但如果把进行迷你黑洞实验的缘由归在外部势力的意思上,就能够合理地解释为什么那时候会进行了那个实验。

    而那个外部势力,所谓的日本民间魔法师组织是不是十师族,雷格鲁斯没办法判断。他一直在警戒自己不能被这封不明人士寄来的可疑文件左右思考。但是在调查停滞了的现在,他开始认为如果有解明真相的可能性在,就不妨试试。

    实际上再一次进行实验的话,就能够确认寄生物的源头是不是迷你黑洞。亦能够判断这封邮件的真伪。如果电邮里面的情报是真的,就能够获得机会抓住犯人组织的尾巴。

    但当中也有风险是被寄生物再次附身的牺牲者。但如果是自己这种恒心级的队员,捕获跟击退都是有可能做到的。

    没有不去尝试的理由。

    雷格鲁斯得出这样的结论。他在那时,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被寄生物附身的可能性。

     ◇◇◇◇

    雷格鲁斯在大角星刚从司令室回来的时候,去找他提议再次进行迷你黑洞实验。

    雷格鲁斯在说明了可疑邮件之上,积极地辩论提倡实验的必要性。

    如果这是其他日子的话,大角星只会斥责雷格鲁斯的轻率就完结吧。

    但大角星因为沃卡大佐交付的任务而精神失调了。

    对于能够抓住日本工作员尾巴的可能性,他也被吸引了。

    如果在这里得到一个强大的对日本交涉材料,是否就能够不用暗杀这种被鄙视的手段去无力化战略级魔法 质量爆散。因为这个天真的计算,大角星的脑袋停滞了。

    大角星带着雷格鲁斯回到基地司令室。

    然后不知道为何,连沃卡大佐都被雷格鲁斯说服了。

    而大佐可能其实真心也想破坏这个参谋本部传下的任务。

    在当场他就跟参谋本部进行交涉,得出的结论是在翌日再联络他关于重开迷你黑洞实验的事宜。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