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五卷 ESCAPE篇 下 【1】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五卷 ESCAPE篇 下 【1】

    虽然深雪见到倒在餐厅地板上的水波而呆立着发出了悲鸣,但她被恐慌支配的时间极短。

    虽然仍然被恐慌占据着,但身体的僵硬已经解开了。

    「水波酱!」

    她马上冲向了倒下的水波,在她旁边跪下。Pixie已经在水波的身旁,用手指压着她的手腕处测量脉搏。深雪跪坐在另一边,将手伸向水波的鼻前。

    应该是因为确认到了水波的呼吸,深雪惊慌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好凉……。脉搏也很弱……,兄长大人!」

    深雪突然抬起头看向达也。

    没有见到穗波最后一刻的深雪,将水波的身影和穗波重合了。

    「Pixie,水波的状态如何!」

    达也同样无法隐藏焦虑。问向Pixie的声音有些不必要的慌张。

    『虽然没有外伤,体温、血压、脉搏数全部都在危险的水平,主人。这样下去有衰弱死的可能。』

    应该是感受到了达也的焦躁吧。Pixie并不是用机械的声音,而是使用心灵感应回答道。无许可的情况下使用心灵感应是被达也禁止的,但现在,他也没有责备这件事。

    这不是追究那种问题的场合。

    达也向水波伸出左手。

    并没有握着CAD。

    尽管右手仍然握着为了迎击而使用『云散雾消』的大型手枪形态CAD「三尖戟」,左手却没有时间上的余地拿『再生』用的CAD,也没有心理上的余地去获取『再生』的魔法演算空间余量。

    达也只凭借自己的力量,发动了『再生』

    情报体复原魔法『再生』,是溯及情报体的变化过程,将任意状态——多数场合下是没有劣化或损伤的状态——的情报体复制并复写在现在情报体上的魔法。

    现象伴随着情报。情报被改写的现象就会跟随着情报而变化。

    通过改写情报,从而改变现象,这就是现代的「魔法」。

    由于现象的情报「情报体」有着修复力,改写的虚假情报体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原本的情报体改写。所以由魔法而产生的改变,无法永远持续下去。

    插图25_06.jpg

    可是「过去的情报体」是确实记录了现象本身的情报体。只要情报没有矛盾,情报体就不会进行修正,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以内在变化的调整形式保留了下来。

    情报体被自身过去的情报所改写的物体,从那个时间点开始就以「没有受到外部作用而经过这段时间」的状态在现在的时间定型。这个魔法回溯现象本身具有的时间,从那个时间点限定着这个现象改写了世界。

    达也的『再生』,并不是普通魔法那样改变因果中的「果」,而是通过改变「因」而使「果」发生变化。

    这个「回溯固有时间,限定更改世界」的魔法向水波袭来。

    ——读取水波的肉体情报,正在回溯变更履历。

    找不到衰弱的原因。

    ——直接读取水波肉体附着的想子情报体本身,正在回溯变更履历。

    衰弱的原因,还是找不到。

    达也更加深入的读取这这位名为「樱井水波」的少女的情报。

    ——读取和水波肉体及精神连接的想子情报体的构造,正在回溯变更履历。

    对以前的达也来说,这是很困难的事。

    这是五年前的夏天,穗波出事那时候没能做到的事。

    虽然比起那个夏天有所成长,但在半年前,甚至一个月前,恐怕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只要确认到想子情报体的存在,读取本身是可能的。

    只是,那只能把大致的情报读取出来,完全读取构造情报还是很困难的。

    可是对现在的达也来说,这件事可能办到。

    由于誓约的完全解除,达也取回了真正的力量。那是一股并不局限于可以自由使用『质量爆散』这种变化的力量。

    情报体复原魔法『再生』所对应的魔法演算领域也扩大了,可以溯及并复写和精神直连的想的情报体「幽体」的构造情报,这是以往他的力量所不能及的目标。

    可是即便这样,也找不到水波衰弱的根本原因。

    幽体的构造稍微发现一些缺陷。

    是因为局部的情报缺失,呈现出到处都有些许空穴的状态。

    可是那不是衰弱的原因所造成的结果,是因为想子情报体的修复力衰弱而造成的虫洞。

    即使把这些修复了,原本的修复力不回复的话就无法从根本上治疗。

    可是,如果把和精神连接的破损情报体放置不管的话,和肉体相连的情报体就会反复出现破损,肉体也会逐渐损伤下去。

    幽体是为了把精神的命令传达给肉体。

    破损的幽体会把「已经破损了」这一情报传给肉体。

    肉体会从精神那里得到「损坏吧」这样误解的命令。

    所造成的结果,就是肉体虽然物质方面没有受到损坏,但在这种限制下只能发挥和损坏状态下同程度的性能。

    尽管这只是应急处理,但如果对暂时的恶化进行完全处理的话就会发生彻底的恶化。所以。

    通过达也的『再生』,水波的想子情报体复原了。

    与肉体附着的想子情报体,以及肉体和精神之间相连的想子情报体的构造,被改写为受到攻击之前的构造情报。

    被改写的过去的情报,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动进行调整,然后在现在的时间点固定下来。

    『体温,恢复到35摄氏度。血压和心率都从危险区域脱离出来了。』

    Pixie用心灵感应传来了症状的改善情况。

    只是水波的意识没有恢复的征兆。

    「Pixie,把被子拿过来让水波睡下吧。」

    『悉听遵命,主人』(读音:Yes,Master)

    「深雪把水波的周围暖到和水波现在的体温相同的温度。」

    「我知道了!」

    Pixie所控制的住宅自动化机械做出了反应,深雪的魔法则干涉着床和其周围的空气。

    而达也则并没有确认这些结果,转身向电话机前走去,

    拨打的号码并不是119,拨号的另一边,是四叶本家。

    『达也大人,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有被「时间还很早」这种事所拘束,叶山身着整齐的服装出现在画面中。

    然而,达也则还是睡衣姿态。

    可是达也没有余力去注意这些事,叶山也没有责备他的意思。

    「用这样的姿态见您真不好意思。」

    即便如此,但还是寒暄了一下,紧接着直奔主题。

    「别墅受到了远距离魔法的攻击,我认为被使用的魔法是『水雾炸弹』。」

    叶山的眉梢稍微向上跳了一下。

    他表示出的惊讶,仅限于此。

    『请问有损害吗?』

    叶山询问着。语调中传来的并不是慌张,而是某种程度的紧张感,。

    「我自己和深雪连擦伤都没有。只是水波因为可能是魔法演算领域过热的症状倒下了。虽然进行了应急处理,但也需要专门的治疗。」

    听到「魔法演算领域过热」这个词,叶山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

    叶山那极其短暂的动摇,是因为上上代当主·四叶元造的死因据推测就是「魔法演算领域过热」,作为四叶家的重臣,这个词是他不可能会无视的。

    『……情况我了解了。这边会帮忙安排入院治疗。我会派遣兵库去接水波,所以请稍作等待。』

    「拜托你了。」

    达成目的之后,达也挂断了电话。

    ◇ ◇ ◇

    达也停留的别墅周围,张开着半径大约一公里的结界。这是四叶分家——津久叶家的精神干涉魔法领域。

    不论是不是魔法师,对精神干涉魔法没有耐性的人类就会无意识避免进入内部的驱人阵法。只要有能越过这层心理屏障侵入内部的人,就会传达给施术者,这个结节也兼顾着像这样的对人探测器的功能。

    可是从昨晚深夜开始,一辆特种车辆就停在结界内部。那是一辆配备了可变悬挂的迷彩装甲车。虽然是一眼就会被认出是国防路军的军用车辆,可津久叶家的术士并没有察觉到它的存在。不只是这样,这样的车行走在来这里的路上就会在SNS上成为话题,但发起这样话题的市民也一个都没有。

    将可变悬挂降低到极限,几乎贴着地面忍受着『水雾炸弹』的爆炸气浪的装甲车内,乘坐着四名军人。

    「……想子检测器没有新的反应。我认为远距离魔法的攻击已经停止了。」

    其中一人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指挥官报告。

    「这样啊」

    副驾驶的指挥官,身为国防陆军第一〇一旅团独立魔装大队队长的风间中佐,没有回头看向从大队中选拔出的部下,就这样回答道。

    风间并不是在摆架子。即使考虑到队长的立场和阶级,这样的态度也不奇怪,但他没有回头的原因是因为还处●在●忙●乱●之●中●。

    风间半闭着眼睑,保持着两手手背上的筋都伸展开的姿势,他的身体已经好几个小时一动不动了。并不只是装甲车驻扎的时候,连形式的过程中也这样。车身的摇晃好像唯独没有传递给风间似的,他的上半身,从鳩尾穴 向上的部分抗衡着地球的重力,保持着垂直。译者注:该穴位位于心窝正下方,最底下肋骨稍下处

    之所以装甲车没有被津久叶家的结界所影响,是因为风间的魔法。

    认识阻碍魔法——天狗术『隐身蓑衣』。

    明明看见了却没看见。

    明明听见了却听不见。

    并不是遮断光线或者音波这样的扰乱,而是干涉意识,传达「并不在那里」的魔法。

    这是为了对抗津久叶家感知入侵者的结界,让术者无法认识到「结界被触碰了」这一事实的魔法。

    装甲车的存在无法被感知的原因,除了风间的天狗术比津久叶家的结界更高明之外没有其他原因。

    风间把意识集中到连身体都不动,是因为为了对抗津久叶家的结界而没有余力顾及其他事了。即使以拥有「大天狗」之名的风间的实力,对抗四叶的术士还不是那么容易的。

    「收队。」

    「知道了。观测结束,准备收队。」

    收到风间简短的命令,驾驶座上的士官回头传递指示。

    各队员从自己负责的观测器中取出记录着数据的记忆体,放入存储箱中。从将机器调整为暂停状态的两位下级士官那里依次传来了「收队准备完成」的声音。

    「上升车身。」

    伴随着驾驶座士官声音的同时,悬挂系统将装甲车抬离地面,底盘紧贴着地面停车的装甲车变更为越野行驶模式。

    「出发准备完成。」

    面对请求发动装甲车许可的士官,

    「嗯?等等。」

    风间没有给出发动的许可。

    手还保持着那样,但半闭着的眼睛睁开了。

    装甲车外部的麦克风捕捉到正在接近的引擎声,但这是在风间发话之后的事了。

    ◇ ◇ ◇

    达也停留的别墅周围,张开着为了避免他人接近的结界。四叶分家·津久叶家的术士交替轮换着住在控制着结界的小屋中。这天,作为津久叶家下任当主的夕歌在那个小屋中,只是碰巧轮岗的结果。

    虽然这么说,津久叶家并没有认为这个任务重要到要让女儿彻夜追寻入侵痕迹。被强烈的魔法波动强行惊醒的夕歌,匆忙穿上睡衣飞奔到仪式室中。

    「请报告损害情况!」

    年轻的男性术士转头看向下任当主这样随意过头的姿态。但依夕歌的外表来看完全没有暴露程度,男性术士如「百年恋情一朝冷」般稍微有些动摇。

    「我认为地上部分近乎全损。」

    但对于被提问的问题还是好好回答了。

    另外,他们之所以能如此冷静的进行对话,是因为不论寝室还是仪式室都是建在地下。这个监视小屋——并不是为了监视别墅,而是监视靠近别墅的人所建的小屋——地下的部分才是本体,地上的部分只是伪装。

    「原因呢?」

    夕歌是被魔法的波动惊醒的。显而易见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但以防万一,考虑到自己睡迷糊了的可能性,夕歌这样问道。

    「是由来自相当强力的远距离魔法的攻击造成的。推测为在上空引发爆炸进而收束冲击波。」

    「收束冲击波?用魔法?」

    「不,爆炸本身被控制成为了造成那样结果的样子。」

    「这样啊……」

    老实说,夕歌对那个机制并不是很理解。

    只是有着这种规模威力和控制技术的魔法的本体,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可能是『水雾炸弹』吧?」

    「恐怕是。」

    作为部下的术士,持有着相同的意见。

    「达也和深雪呢?」

    「别墅没有损害。我认为他们没事。」

    听到这里,夕歌惊讶着眉头一动。

    并不是针对达也和深雪没事这样的推测所产生的违和感。而是「别墅没有损害」这件事引起了她的注意。

    「……冲击波的焦点是在达也的别墅是吧?」

    「好像是强力的魔法障壁挡住了冲击波的样子。」

    「……千穗,你怎么看?」

    夕歌问向新指派给自己作为守护者的女性魔法师。

    「估计是水波完成了任务吧。」

    作为夕歌新的守护者,樱崎千穗毫不疑惑地明确回答道。

    她也是调整体「樱」系列的一人。但和樱井穗波、樱井水波来自不同的受精卵,也就是不同血统的第二世代。年龄比水波年长八岁,作为魔法师来说有点平凡,乍看之下拥有着「平凡的上班族」的外表。

    千穗擅长的魔法也是跟随「樱」系列的调整方针而来的。对物·耐热防御障壁。对于固体和热量的防御最为拿手,但也能泛用到防御物理层面的物体和能量。

    考虑到让冲击波分散开来的是达也的分解魔法,使其减弱的则是深雪的振动减速系魔法的话,防住冲击波的魔法障壁则来自于和自己擅长同类魔法的水波之手。——千穗的这番推理,明显有依据。

    「她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夕歌的质问稍显无理,但千穗没有去介意的样子。

    「恐怕是可能的,只是……」

    「只是什么?」

    千穗稍微停顿了一下。

    「只是,我对她在那之后还能完成任务没有自信。抵挡住了那样的威力,恐怕因为魔法演算领域的过热而倒下了吧。」

    夕歌的脸色变了。即使在四叶一族中,她对关于由于过负荷而导致的魔法演算领域损伤的情况也是特别了解,换句话说既是专家又是一类医生。即使对方是别人的护卫,只要对魔法演算领域有深刻损伤的可能性,她就没有办法无视。

    「给我五分钟准备时间,然后跟我来。」

    「要帮忙吗?」

    千穗看着夕歌的状态,判断她很难在五分钟内把身体状态调整好。

    「不用了。」

    多余的字夕歌一个也没说,回到了寝室。

    和主人打扮不同,整齐穿着衣裤的千穗,为了马上就能出发而向车库走去

    地面上的车库因为爆炸气浪的关系已经全部损坏了,但因其构造简单反而没有发生把车子全部埋住的情况

    从外表看是市面上销售的SUV,但实际上配备了能比肩装甲车的防御力。夕歌乘上这辆越野车之后才像「事到如今」一样确认了结界的状态。

    「诶?!」

    「怎么了吗?」

    面对想都没想就发出声的夕歌,按下了启动按钮正要前推驱动杆的千穗停下了动作询问原因。

    「入侵者……?」

    「结界没起作用吗?」

    千穗冷静的口气将夕歌从动摇中拔了出来。

    「是啊,真是可怕的手法啊。虽然也很担心水波,要优先处理这边的事啊」

    对于夕歌的判断,千穗没有提出异议。

    「我去通知全员紧急出动。」

    相对的,虽然是简洁的意见,她认为这是在这里的全员的工作。

    「嗯,拜托你了。我们就先过去了。」

    夕歌理解了千穗的意图之后,听从了那个建议。

    「我知道了。」

    千穗没有违反夕歌的命令。

    向着夕歌指示的方向,驾驶着越野车。不论入侵结界内部的人是谁,直到己方的人员赶到的这段时间里,用自己的障壁魔法就能对付得了他们,千穗可能有着这样的自信。

    入侵者位于以别墅为中心顺时针方向九十度的位置。

    「是陆军的装甲车啊。」

    见到了突出的迷彩特点,千穗这样判断道。夕歌虽然没有千穗那样对车辆种类那么了解,但即使是她也一眼看出那是军用特殊车辆。

    跟随着夕歌的指示,千穗把越野车停在了阻挡装甲车前进道路的位置。

    「我认为在增援到来之前最好先等等。」

    「……是啊。」

    这次则是夕歌接受了千穗的进言,留在了车里。

    ◇ ◇ ◇

    见到较小型的SUV停在装甲车的鼻尖前,驾驶座上的士官像是寻求指示似的看向风间。

    风间解除了魔法,把手放在车门的开关按钮上。

    「队长?」

    「全员在车内待机。禁止有让对方认为我们抱有敌意的行为。」

    向部下定下规矩后,风间从装甲车内出来了。

    他就站在那里看向SUV。心想这是简单易懂的行为,对方也应该明白。

    风间并没有做在那之上的行动,而是等待着车内的反应,可对方一直没有回应。

    风间立刻察觉到了那个理由。

    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比较开阔的场地。虽说是为了记录达也所在的别墅所遭受的攻击而选了这样的地方,但被树木挡住视线的地方还是有许多的。

    在那些死角中,人员正在聚集。

    共计十一人。根据风间的感觉,全员都是等级很高的魔法师。

    SUV正副驾驶室的门同时打开了。增援应该就这些了吧。风间这样判断到。

    「我是津久叶夕歌。是依附于四叶家本家的津久叶家长女。」

    从副驾驶座下来的年轻女性,用响亮的声音说着。双方间距五米多一点,即使是在有风在吹的室外也没有听不到的情况。

    「在我看来,你是国防陆军第一〇一旅团,独立魔装大队的风间中佐吧。」

    对方说出了自己的身份,风间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如果她是像她说的那种身份的话,知道自己的情况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正是这样。我是国防陆军中佐风间。」

    风间回答着,并没有离开装甲车旁边。是因为他认为对方不想自己接近到手能接触到的范围内。

    可是和他的预测正相反,夕歌她们向风间走了过来。

    风间马上也作出同样的反应。

    虽然是想给对方一个「友善见面」的意识,但并不只是这样。二十岁出头的女性想着部下乘坐的装甲车旁边走来,为了不让对方认为自己是胆小而主动迎接上去,风间也有着这层意思。

    从驾驶座下来的女性紧跟在夕歌的身后。应该是她的护卫吧。之所以不站在前面应该是因为对防御魔法有自信,风间这样推测着。

    (「守护者」吗。准备得真充分啊。)

    对于四叶家的「守护者」机制,风间从达也那里听说了一些事。对于后面的女性并不认为是普通的护卫而认为是「守护者」,是从她身上缠绕的气质察觉到的。

    「风间中佐。可能您不知道,这里是四叶家的私有土地。」

    在风间把意识移向身为守护者的女性——千穗的期间,夕歌已经接近到可以普通进行对话的距离了。

    「虽然严格来说是四叶家支配的不动产公司的所有物,但现在应该不是纠结这些细节的时候。国防军在私有土地上做什么?还带来了那种东西。」

    没有看向装甲车的夕歌就这样提问着。

    虽然是预料之中的质问,但对于怎么回答风间还是很苦恼。本来不应该被发现的,所以他也没有准备什么借口。

    对于风间来说不走运的是,昨天和今天是夕歌当班。如果是其他的术者,就不会看破他的『隐身蓑衣』了

    但是就事实而言,夕歌发现了他们的入侵。虽说风间并没有自负,但有些方面还是考虑的太简单了。他在脑海中刻下了反省。

    「不好意思,这是军事机密不能回答。」

    结果,风间搬出了他的拿手借口,这是应对一●般●民●众●的封口王炸(原文Joker,是指扑克牌中的那个大王)。

    「军事机密,是指察觉到了从外国来的瞄准一般民众的攻击吗?」

    可是夕歌并不是那种被「军事机密」这种借口吓到不敢前进的性格。

    「那边的装甲车……是为了收集情报而装备的吧?」

    对于这样说着的夕歌,她身后的千穗回答道。

    「是的。这似乎是侦查用的典型配置。」

    虽然千穗回答的语句不是肯定形式的,但语气上与肯定无异。

    「请不要误会了。我们没有针对四●叶●家●的敌意。」

    风间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动摇,回答着把「一般民众」意为「四叶家」的夕歌的话语。

    「你是说四叶家不是一般民众吗?」

    夕歌追问着风间暗示的部分。

    可是相反,这正中了风间之所以特意强调的安排。

    「先不说形式上,实质上应该并不是完全的非战斗人员吧、」

    「……公众不是相当看重形式吗?」

    夕歌的回答稍稍迟了一些。这是夕歌无法否认风间说法的证据。

    「你能在形式方面说服我吗?」

    风间脸上挂着压抑不住的笑容问道。夕歌无话可说了。

    「比起那种事,军队早就知道了水雾炸弹的攻击吗?」

    发出这句反问的,并不是夕歌。

    从树林阴影中传来的声音,让风间慌忙转头看去。他的脸上,浮现出完全隐藏不住的动摇。

    「达也 ……」译者注:这句来自风间,只有名字

    「达也 ……」译者注:这句来自夕歌,原文「达也桑」

    风间和夕歌,同时叫出了那句反问的主人的名字。

    ◇ ◇ ◇

    「兄长大人,怎么了?」

    守在水波枕边的深雪,敏锐地感觉到达也的紧张而抬起头。

    现在水波的情况已经平稳下来了。虽然意识还没回复所以不能妄下定论,但由于达也的『再生』,也不是必须争分夺秒的状态了。

    他为了迎接来把水波送往医院的人,已经把睡衣换成日常服装了。在水波睡着的这段时间里,他也没有特别的焦虑紧张的样子。

    可是一瞬间,警戒敌人的紧张感缠绕着他的全身。

    对于达也具体感受到了什么,深雪并不知道。

    「风间中佐来了。」

    「风间中佐吗?!完全没感觉到……」

    「我也完全不知道。」

    向着因羞愧而低下了头的深雪,达也用「我也一样」这种话语安慰道。

    「夕歌的魔法好像发动了。」

    「夕歌也来了吗?」

    深雪看起来并没有接受「达也同样没有感觉到」这种说法,但夕歌这边的事让她更关心。

    「津久叶家的术者会使用驱人魔法。是叔母指示的吧。」

    「叔母她……」

    由于不知如何解释真夜这种好●像●在关心达也的行为,深雪的脸上浮现出了困惑,同时她有点不知所措。

    「我去见一下中佐。深雪,水波就拜托你了。」

    可是对于真夜的本意,现在在这里推测也没有意义。并不是没有臆测,而是即使找出了真相也无从使用。在深雪踏入无意义的迷宫之前,「现在该做的事」把她的意识拉了回来,达也正如他自己说的,为了见风间而向别墅外面走去。

    达也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风间和夕歌的问答刚好进行到正中间。

    注意到他的到来的津久叶家的术士沉默的挥了挥手,达也和周围的风景化为一体听着风间和夕歌的辩论。

    如果没有夕歌作为对手的话,风间应该会察觉到达也的存在吧。

    如果没有风间作为对手的话,夕歌应该会察觉到达也的存在吧。

    互相把对方认为是「不能大意的精神干涉系魔法使用者」而注意着的结果,造成了对其他事物注意力的松懈。先不说夕歌,拥有「大天狗」之名的风间似乎渐渐变得粗心起来。虽然达也不知道,这是独自一人持续欺瞒津久叶家的结界所积累的疲劳造成的。

    『军事机密,是指察觉到了从外国来的瞄准一般民众的攻击吗?』

    来自夕歌的这句指摘,在达也的心中泛起波纹。

    风间乘坐的那辆毫无疑问是装甲车的车辆,比起战斗更以情报收集为目的而装配着。并且搭载的都是昂贵的机器。照这样直接想下去的话,可以推测出是期待着今天这里能观测到重要的数据而出动的。

    难道正如夕歌所说,国防军在事前就察觉到了来自水雾炸弹的突袭了吗……?

    那对于达也来说,是不可忽视的疑惑。

    『你能在形式方面说服我吗?』

    面对一脸得意的风间的提问,夕歌说不出反对的话了。

    本来时间就不充裕,达也判断没必要继续旁观下去了。

    「比起那种事,军队早就知道了水雾炸弹的攻击吗?」

    解除了隐身,从树林的阴影中出现的达也,

    「达也……」

    「达也……」

    迎接他的是风间和夕歌那惊讶的表情。

    「风间中佐,请回答我的问题。」

    达也并没有向风间敬礼,连普通的招呼都省略了。

    互相友好地打招呼会让话语的锋利度变钝,达也讨厌这样。

    「……虽然也对不起津久叶小姐,但我无法回答。」

    「也就是说,答案是肯定吗?」

    「无可奉告。」

    达也没有移开看向风间的视线,轻轻吐了一口气。

    「风间中佐。我能感到中佐的义务和诚意。所以,我并不想这么说,」

    「……」

    「如果提前给我警告,我就不会让新苏联的奇袭得逞。」

    「……远距离魔法的奇袭是从新苏联来的,这件事确定吗?」

    风间关心那方面的事是当然的。

    可是达也提问的重点,是其他的事。

    「如果你回答出这个推测的根据,你自己的疑问也会迎刃而解吧。」

    虽然风间想到之前的攻击来自新苏联的战略魔法师——十三使徒贝佐布拉佐夫的水雾炸弹,但还没有确信。

    但达也确信风间知道使用远距离魔法的奇袭会成功实施。

    「……好吧。」

    来自新苏联的奇袭攻击能成功的根据。即使坚持一个字都不说也不会有任何好处,但这是让风间转变想法的很好的棋子。

    「造成奇袭攻击的魔法是从海参崴近郊的铁路释放的。」

    「铁路上?」

    「这是读取推测为释放水雾炸弹魔法的术者所依附的情报的结果。」

    「捕捉到贝佐布拉佐夫吗?」

    夕歌想都没想就插嘴道。

    「虽然打倒了术者,但那恐怕并不是贝佐布拉佐夫。因为两人都是女性。」

    「女性?!」

    夕歌因为惊讶而扬起了声音。

    「两人……。是未公开的战略级魔法师吗?」

    「虽然我不认为和贝佐布拉佐夫完全没关系,但我发现的术者毫无疑问是那两人,在新苏联最东面的领土上。」

    「在铁路上的,是新西伯利亚铁路的军用车辆。」

    对于国防军而言,这是拥有巨大意义的情报。

    为了发动水雾炸弹,需要使用占据一整辆车的大型CAD,这是从以前开始就有的说法,但这个说法并无根据。

    并且在宗谷海峡遭遇类似水雾炸弹魔法的袭击时,并没有观测到那样的列车移动。由于这个原因,究竟是使用专用列车的情报有误,还是那时候的魔法并不是水雾炸弹而是别的术式,国防军一直在苦恼这件事。

    可是根据达也的证言,可以判明为了使用水雾炸弹而设置的专用车辆确实存在。

    虽然达也的表述是「推测为水雾炸弹的魔法」,可不论从威力上讲还是从射程上讲,现在的那个魔法确实是水雾炸弹。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新苏联拥有不同于水雾炸弹的超长距离射程并且高威力的魔法。

    不论那究竟是不是水雾炸弹,有人使用专用列车释放了对日本来说具有威胁的魔法,这是事实。军方拥有的可用于观测的资源很有限。一旦明确了优先监视对象,就能得到有效的资源分配。

    可是,风间并没有完全沉浸在满足感中。

    「中佐,现在该你了。」

    达也并不是作为独立魔装大队的一员,又或是风间的部下而报告这件事的。那只是引子。

    「国防军知道今早这里会发生奇袭攻击,是这样吧?」

    「也不是事先知道,并且,也没法预测具体在哪天几点。」

    「也就是说,会受到奇袭这件事是预测到了。那是为什么?」

    风间无法立即回答。这是关于军队的情报收集能力的质问。尽管达也拥有一半国防军的身份,不,正因为他有这样的身份,他是否有权限知道这种事,风间很快陷入了迷茫。

    「国防军——不,是佐伯阁下,入手了关于贝佐布拉佐夫动向的情报。从那里推测出我这边是奇袭攻击的目标,不是这样吗?」

    达也没有等候风间的回答,说出了和事实分毫不差的话语。

    风间什么也答不上来。见到他不回答,达也知道了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

    如果得到了关于奇袭的警告,水波倒下这种事态就不会发生。不如说,本来就不会让深雪和水波来别墅。如果是达也一个人,完全吃下先制攻击也不会留●下●任●何●损伤。

    「由于有负伤的人,我先回别墅了。」

    达也吞下了这句悔恨的话。对于风间而言,这句话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中佐,还有夕歌,我先失陪了。」

    「等等,达也。负伤的人……是水波?」

    对于叫住他的夕歌,背对着她的达也转过身。

    「是的。夕歌对于水波目前什么状态,好像比较清楚。」

    说是水波受伤了,但并没有外伤。而是是魔法演算领域——精神的无意识领域受伤了。达也用「负伤的人」表现出的这层含义,夕歌理解到了。

    「必须马上送医院!要请家里的人帮忙吗?」

    夕歌慌乱中提出要帮忙运送。和预测的一样,她无法压抑住动摇。

    「已经让本家准备直升机了。差不多快到了……」

    所以我必须回去,达也这样暗示到。

    「这……这样啊……那啥,请多保重。」

    「多谢。」

    对着夕歌稍稍点了下头,达也这次背对着两人迈出了步伐。

    像是担心着那个背影一样,夕歌目送着他离去。

    直到最后,从风间的口中,也没听到关于「负伤者」的一句话。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