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五卷 ESCAPE篇 下 【6】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五卷 ESCAPE篇 下 【6】

    六月十六日,星期日的傍晚。

    来探病的深雪刚开始考虑是不是差不多该回去了,水波的病房就迎来了新的到访者。

    「请问是哪位?」

    深雪回应着敲门声,用手阻止了惊慌的水波,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我是九岛光宣。」

    「光宣君?」

    深雪中途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水波。

    水波用着害羞的表情点了点头。

    深雪的嘴唇毫不犹豫的张开了。

    「好的,这就为你开门。」

    深雪将病房的门打开了。

    深雪和光宣,以手能出碰到对方的距离面对面站着。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没有人看见这副景色。

    拥有着天上之美的少女,

    和被人外之美缠绕的少年。

    如果某个画家为了将这个瞬间描绘在画布上的话,即使是以灵魂为代价也会在羊皮之上签下契约的吧。

    如果某个诗人因为自己找不到与之相衬的话语,也许会就地自杀吧。

    「光宣君,欢迎。是来探望水波的吗?」

    「是的。那个,我可以进去吗?」

    但是对两位当事人来说,这只是普通日常的一种。

    「请进。」

    深雪并没有引导光宣,而是为他空出了道路。

    光宣拿着由淡粉色的玫瑰和橘色的康乃馨组成的一束花。是不是应该直接帮他拿一下呢,深雪为光宣考虑着。

    果然,递出花束的光宣脸上泛起薄薄的一层红色,很微妙的将目光从水波那里移开,而接过花的水波则满脸通红地害羞似的低下了头。

    好想就这样一直看下去,虽然这种诱惑驱使着深雪,但这么做的话毕竟太坏心眼了。

    「光宣君,谢谢你。水波酱,要装饰到哪里好呢?」

    光宣和水波的身体同时震了一下。

    深雪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

    「啊,那个,那就,放在那边吧……」

    深雪笑着从水波手中接过花束,放在了她说的那个床头柜上面。

    「那,那个,达也哪去了……?」

    无法忍受这种尴尬气氛的光宣,匆忙变了话题。

    「啊啦。光宣君,你找达也大人也有事吗?」

    深雪之所以能马上回答,是因为觉得光宣可怜呢,还是因为出现了达也的名字呢?

    也许,两者都有吧。

    「之前去医生那里了,现在我认为可能在那边。有急事吗?」

    「没。虽然称不上急事,有些事想和他谈谈。」

    「有事要找我谈?」

    这个声音,从开着的病房门外面传来。

    「达也大人!和医生的对话已经结束了吗?」

    「嗯。想问的事姑且也都得到了答案。」

    一边回答者深雪的提问,达也一边走进病房,将门关上了。——深雪没有关门并不是忘记了而是特意的,是考虑到了纵然有两位女士,在有男性的屋子里关门不是很好。

    「那么光宣」

    这么说着和光宣对上视线的达也,将说到一半的话打住蹙起了眉。由于是无意识的活动,他马上就回到了平时的表情。

    「要找我谈的事是什么?」

    继续说着中断的话。

    虽然被诱导的是光宣,但他没有马上张口。不,是没能马上张口。

    「……是关于水波的身体的事。」

    伴随着痛苦,光宣好不容易挤出了这句话。

    「我知道了。换个地方谈吧。」

    「请等一下!」

    虽然达也注意到了光宣的不寻常,但水波本人却对这个判断提出了异议。

    「达也大人,光宣大人。既然是关于我的身体的事,也请让我参与到对话中。」

    「可是……」

    面对水波的诉求,光宣面露难色。

    「拜托了!我,想知道真相。」

    「……我知道了,水波。」

    可是最后,他还是同意了水波的愿望。

    「我是不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不用。」

    虽然深雪询问的对象是达也,可是光宣和水波却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紧接着,光宣和水波互相对视了一下。

    「……我觉得深雪也听一下比较好。」

    面对光宣的回答,水波无言地点了点头。

    在这段问答进行的途中,达也从房间的角落里搬来了光宣和自己的椅子。

    「先坐下吧。」

    光宣面带惶恐的坐在了达也拿来的椅子上。

    深雪回到光宣来之前她坐着的枕边的椅子上,达也则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另一方面,光宣则在床尾的位置。

    面对着达也、深雪、水波三人的光宣,以还没有舍弃犹豫的表情开口了。

    「……虽然我不知道医生怎么说,但水波的『伤』没法完全治愈。」

    之所以表述没有任何包装,是因为光宣已经没有这个心力了。

    对于他的话,看上去最受冲击的,是深雪。她两手捂着嘴,瞪大眼睛僵直在那里。

    而水波,则是至少表面上没受什么冲击似的,接受了光宣的话。

    至于达也,

    「——达也你也是知道的吧。」

    只是用冷静的目光回答着光宣。

    「不。我既不知道这件事,也不同意这种不可能痊愈的意见。恐怕光宣考虑的『痊愈』和我想的『痊愈』的意思不同。光宣说的,是指水波的魔法演算领域无法完全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是这样吗?」

    「达也则是认为症状不恶化就是痊愈了啊」

    「也不是这样。只是争论细枝末节的定义也没有意义。光宣真正想提出的问题是什么?」

    「……调整体的肉体,欠缺着生物层面上的安定性。」

    「突然死亡的问题啊。」

    「嗯,就是这样。本来医学上应该没有任何异常才是,可如同意料之外的风将蜡烛的火光吹灭一样,某一天,死亡突然降临。」

    在达也的视线中,光宣的眼神染上了一层暗色。

    「——这既是我,也是水波所背负的命运。」

    「为什么……」

    为什么会知道水波是调整体。

    发出这句轻语的是深雪。

    水波只是紧紧盯着光宣。

    「由于魔法演算领域的损伤,突然死亡的风险被大大提高了。光宣是想这么说吗?」

    「是的。达也也是知道的啊。」

    「对于调整体的突然死亡,从以前开始就在调查了。由于有视为家人的人,以前就因为这样死去了。」

    「这样啊……」

    对于这里是不是应该回以抱歉的话语,光宣迷茫着。但考虑到不知道事实的自己不论说什么对方都不会在乎,也就停止了迷茫。

    「魔法演算领域的过热会造成肉体依附的情报体动摇,最终损坏。情报体的破损,会回馈到实体上。像通常那样活动魔法演算领域的话,会抑制在不会损坏自己自身的范围内,可调整体的保险(注音safety)没有这么完善的功能。——这是我认为最妥当的假说。」译者注:此句中「我」原文为「私」,来自达也

    「我也认为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并且魔法演算领域的过热,往往伴随着那个保险的损坏。」译者注:此句中「我」原文为「僕」,来自光宣

    「不是保险的损坏造成了过热吗?」

    「究竟是保险的损坏造成了过热,还是过热损坏了保险丝,我也不知道。」

    回答着的光宣,脸上并没有因为缺乏自信而显得靠不住的表情。

    「可是,孰因孰果对于这种时候,没有关系。」

    光宣没有将目光从达也身上移开,就这样下了结论。

    「保险坏了。这个结果才是重要的。」

    现在,什么才是问题。这个问题的核心。

    「难道不是这样吗?」

    「的确如此。」

    对于光宣的主张,达也全面肯定。

    「光宣你是担心水波的魔法演算领域不以她的意识而突然异常,从而受到深刻的伤害?」

    「是的。」

    这次,对于达也的话语,光宣则点了点头。

    「以水波现在的状态,调整体的悲剧变为现实的可能性增大了。这是我的想法。」

    「可是,不是说魔法演算领域的修复是没有办法的吗?还是说,只是指保险呢?」

    光宣无法马上回答。

    「……光宣。你有着什么解决对策是吧?」

    达也则抛出了这个更进一步地问题。

    光宣像是从达也的视线中逃开般的低下了头。

    「……嗯。」

    这句简短的回答,足以让达也不能闭上双眼。

    「那个方法是什么?」

    「…………」

    「光宣。」

    达也从座位上起身,向旁边移动了半步。

    并不是远离病床,而是更加靠近病床。

    像是把深雪和水波护在身后一样。

    「你,变●成●了●什●么●?」

    光宣抬起他低着的头。

    看着达也,嘴唇两端向上扬起。

    达也不可能忘记这个笑容。

    那很像是在京都见到的,周公瑾的笑。

    「——这样的话,你就明白了吧?」

    深雪马上站了起来。

    从光宣的身体中飘出的想子波动,深雪从中感受到了,妖气。

    「寄生物?!这,怎么可能……」

    水波凝视着达也的背影,连眨眼都忘记了

    看向光宣的视线,牢牢钉在挡住她的达也的身上。

    「请不要担心。」

    光宣站了起来,向达也和深雪笑着。

    这个笑容里,完全没有周公瑾的影子。

    「我是做出寄生人偶的九岛家的人,即使是在九岛家内部,也是仅次于祖父的第二强魔法师。支配寄生物的方法,我已经得到了。」

    「并不是这样吧。」

    达也否定了光宣的话。

    光宣像是不明白,用眼神向达也询问着。

    「并不是No.2,你是九岛家的No.1。冠以『九』的名号的魔法师的最高峰。」

    毫无笑容,用着严肃的表情和压抑着的语调,达也回答道。

    「……好高兴啊,」

    相比之下,光宣则露出纯真的笑容。

    「被达也认同什么的。」

    即使面对着这种像是要把对方的灵魂取出的笑容,达也也没有动摇。

    也完全没有犹豫。

    「真讨厌啊,请不要这么防备着我。」

    如果说缺少紧张感的,则是光宣这边。

    他的脸上带着困惑,目光游荡着。

    「即使成为寄生物,我也是我自己。并没有受到对于自我的侵食。也并不会想要袭击人类,除此之外,也没有以前的我所没有的欲求。」

    「可是,九岛光宣是人类。现在的你是寄生物。」

    「那个……虽然是这样」

    光宣的脸上多少有着被伤害到了的表情。

    「即使这样,我也是我。我现在也是九岛光宣。只要有正确处理的知识和力量的话,即使和寄生物融合也不会丧失自我。对于这件事,我用我自身证明了。」

    重新振作起来的光宣,话语中饱含着强烈的确信,向着达也、深雪、水波说道。

    「对于成为寄生物这种事,没有必要害怕。」

    「光宣。你——」

    达也用着低沉但还是压抑不住情感的声音询问道。

    「是想让水波成为寄生物吗?」

    深雪马上从手提包中取出了CAD。

    「——寄生物的身体,有着应对想子波动的高度耐性。」

    从光宣的回答中,可以看出犹豫。这也许,就可以说是光宣没●有●改●变●的证据吧。

    「只要和寄生物融合,即使魔法演算领域失控也不用担心肉体会受到损伤。不,比起人类的魔法师更●接●近●魔●法●的寄生物,根本没必要担心魔法演算领域会失控。」

    「这种场合,本来是应该问问水波的意见的。」

    达也在光宣和水波之间没有移动,仍然挡着两人的视线。

    「可是,这件事就由作为主人的我擅自决定了。」

    准确来说水波的主人是深雪,但现在这种场合没必要追究这种严密性。

    重要的是,达也在这里插嘴的根据。

    「拒绝。我绝对不会,让水波成为寄生物。」

    「达也?!」

    光宣是真的惊愕了。他恐怕没想到达也会反对自己的主意。

    「但是这样下去,水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死亡啊!」

    「如果原因是魔法演算领域失控的话,即使不成为寄生物也有应对方法。」

    「可是,修复魔法演算领域是不可能的!即使仅仅能取回保险的功能的话,从一开始就不会有这个提案!」

    「即使不依赖保险,只要将魔法演算领域从外部封印的话,就不用担心失控了。」

    光宣瞪大了双眼。

    一步,两步,慢慢向后退着,总算是站住了脚跟。

    「达也,你……是说要从水波那里将魔法取走吗?」

    这对于光宣来说,是不能相信的事。

    从魔法师那里取走魔法。这就意味着,夺去了作为魔法师的存在意义。

    只能作为优●秀●魔法师而生存的光宣看来,即使是说说也是不可原谅的。

    「我希望水波,能够活下去。」

    「为此,就要让她不当魔法师吗!」

    「人●类●的●生存方式并不只有魔法师一种。水波有着更加和平的、作为普通女孩子而度过的人生。」

    「那是达也的愿望不是吗!你,没有从水波那里夺取魔法的权利!」

    「原来如此,确实我的愿望会剥夺水波的魔法。可是光宣,你●的●愿●望●,则会造成剥夺水波『作为人』的结果。你明白吗?」

    「那就让水波选吧!这是她的人生。如果水波拒绝成为寄生物的话,我也会放弃。水波!」

    达也和之前一样,仍然遮挡着光宣的视线。

    可是光宣不管这些,向着水波叫道。

    「我不想你死!也不想你被夺去魔法!拜托了,和●我●成●为●同●样●的●存●在●吧●!」

    水波的表情,激烈地动摇着。

    她,并没有成为寄生物的打算。

    舍弃人类身份的决心,并不是这么短时间内就能做出的。

    所以,先不管是不是要舍弃魔法,这种场合她打算先交给达也。

    可是,

    光宣的话语,

    强烈的动摇着水波的心。

    「我说过了吧,光宣。」

    然而,一个声音却打断了她的迷茫。

    「拒绝。」

    达也钢铁般的声音切断了光宣的话语。

    「达也,请让开!我想和水波说话!」

    终于,光宣被激怒了。

    从光宣那里,放出了魔法。目标是达也。

    这个魔法是单纯的移动魔法。意图将妨碍他和水波对话的达也移向旁边。

    可是,这之中既不包括加速的工程也不包括减速的工程。

    插图25_10.jpg

    在一瞬间达到最高速度的攻击性魔法。

    达也的反应,虽说是反射性质的但也还准确。

    将想自己袭来的魔法式用『术式解散』分解。

    「光宣,你想干什么?」

    「烦死了,让开!」

    光宣是作为优●秀●魔法师而生存的。

    不会在魔法技能上输给对方,他的心中有着这样的支柱。

    既然那个魔法已经被无效化了,在那个时间点,光宣就已经头脑发热了。

    他愤怒了。

    除了不战而败之外没有输过。这种经验不足,在这里体现了出来。

    对于因为病痛的身体而放弃一切的光宣来说,「如果健康的话」这种想法近乎妄想。

    ——如果健康的话,就不会输在魔法上。

    这个想法,在仅仅一次的攻防战上,就被彻底否定了。

    今年十七岁的不成熟少年即使失去了自我,也有十足的同情的余地。——如果,他是普通的少年的话。

    可是光宣并不「普通」。

    现在,甚至连「人」都算不上。

    比起刚才的那个,更强更快的魔法向达也袭来。

    这次达也同样将那个魔法用『术式解散』无效化了,和第一次不同的是并没有那么轻松。

    达也的意识,切换到无情的战斗魔法师。

    将袭来的魔法悉数分解的达也,一口气缩短了和光宣之间的距离。

    右手手掌,压上了光宣的腹部。

    并不是打出去。这个姿势,更像是「轻轻覆上」这种形容。

    下个瞬间,从达也的右手释放出魔法。

    零距离打出的,「加速」魔法。

    这个魔法并不只作用于手掌接触的部分,而是想要把光宣的身体整体吹向后方。结果,光宣的身体飞向了空中。

    可是,达也的手并没有得手的反馈。

    本应撞向房门的光宣的身体没有任何声音的被房门接住,慢慢降落到了地上。

    光宣以达也发动的加速魔法为跳板,使用了以自己为对象的加速魔法,在飞向房门的途中通过中和惯性将冲击消去,和达也之间拉开了距离。

    「深雪,领域干涉最大输出!」

    「是!」

    达也的指示,在光宣的脚还没接触地面的时候就已经传达出去了。

    光宣落地的同时,深雪的领域干涉包裹了整个病房。

    光宣稍微看了一眼视线变得畅通的水波,将门锁解除,快速打开了房门。

    深雪的领域干涉效果范围指定为病房内。

    光宣在达也踏进他取得的距离之前,就进入了走廊——领域干涉的效果范围外。

    落地窗的玻璃,碎成小块向外面飞出。译者注:原文はめ殺し,特指打不开的窗户

    光宣在一瞬间和达也对上视线,紧接着从没有玻璃的窗户飞了出去。

    光宣视线中的意义,达也并没有误解。

    「深雪,守在水波身旁。」

    「兄长大人?!」

    「我去接受光宣的挑战。」

    光宣并不是夹着尾巴逃离了深雪的领域干涉。

    ——在病房里战斗的话,会出现不必要的损伤。

    ——也可能会伤到水波。

    光宣讨厌这样,所以才将达也引诱到外面。

    达也如果留在这里的话,光宣就会暂时撤退吧。

    但是,光宣对水波相当执着。执着到虽然像今天这样短暂的到访,却仍旧让人讨厌的程度。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来找水波。

    对于达也来说,最优先的是护卫深雪。

    并且因为本来就男女有别,所以也不能二十四小时待在水波身旁。

    在这里将光宣无力化并捉住,是最佳选项。

    达也跟着光宣,从破损的窗户飞降到医院的中庭。

    这间病房是地上四楼。

    虽然仅凭肉体的力量跳下来也不是没可能,但并不想让光宣看到落地之后会有的间隙。在他还●是●人●类●的时候,就不是一个按套路出牌的人。

    达也从记忆领域中某个魔法式的资料库(原文library)中,呼叫出了惯性制御的术式。

    用「光速演算」发动了惯性制御魔法。

    只在落地的瞬间,中和了加在自己身上的惯性。

    在人工魔法演算领域使用惯性制御术式的同时,原本的魔法演算领域则发动了情报体分解魔法『术式解散』。将光宣释放的放出系魔法『放电』无效化了。

    「果然,『术式解散』。刚才看见的时候还在想是不是搞错了,可是能将被认为只能在实验室中成功的高难度魔法在实战中成功运用,真不愧是四叶的直系。」

    光宣用压抑着的语调说着,看起来头脑发热的状况已经没有了。

    「为了自己的执着,而单方面运用力量。光宣,这可是寄生物的行为模式啊。」

    受到了意料之外的指摘,取回冷静的光宣的表情动摇了。

    「作为人类的时候,你应该不会做出这样自以为是的行为的。」

    「并不是自以为是!我,没有错!」

    光宣向达也释放了放出系魔法『人体自燃』。

    在将人体的魔法性质防御无效化的基础上,从构成细胞的分子中强行抽出电子并在体外将其放出的魔法。虽然是因为皮肤上发生的放电很像人体自燃现象的外观才有了这样的名字,但实际上是将在分子间结合中很重要的电子夺取出来,造成分子层面上的细胞崩坏的恐怖魔法。

    达也将向自己袭来的『人体自燃』的魔法式,在发动的前一刻分解了。

    即使以达也掌握的分解魔法,也是相当勉强来得及。

    好可怕的魔法发动速度。

    本来光宣的速度就很优越,在和寄生物融合之后魔法的发动速度更加上升了。

    失算的是,为了让光宣的内心动摇而放出的话语,最后却起了反作用。

    光宣不会因为感情动摇而造成魔法精度的降低。在兴奋状态下,甚至给人一种魔法演算领域更加活跃的印象。

    已经,没法手下留情了。

    和光宣认真战斗,至少对于达也来说不是本意。从出现在病房的时间点,对于光宣就没有敌对的意思。

    自己的沟通能力不足,达也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

    但是只要还没将光宣无力化,就不能后悔。达也向光宣放出了『分解』。

    并没有使用CAD。如果使用CAD的话,就追不上光宣的速度了。如果不是誓约的封印被完全解除的情况,恐怕就不能和光宣的速度对抗了吧。

    光宣的本●体●,在他身体的右侧一点出现了。

    伪装魔法『乔装舞会』。达也分解的是用『乔装舞会』做出的幻影。

    达也放出了魔法。

    将出现在幻影右边的认知,改写为在幻影站立场所的左侧存在着本体。

    达也将欺骗方位的魔法『鬼门遁甲』分解了。

    (——光宣融合的,并不只有寄生物。)

    旧第九研的目的是将古式魔法的技术用现代魔法重现。

    旧第九研研究大陆的古式魔法『鬼门遁甲』的可能性并不是零。

    但是这●个●『鬼门遁甲』,并不是学习模仿同类术式那种东西。

    魔法有着个性。即使使用同样的魔法产生同样的效果,也会因为术士的不同而产生在进程痕迹上的微妙差别。虽然魔法的完成度越高,这种差异就越明显,但也和观测者以及被观测的事●物●相对之间的力量有关。

    达也的「视力」从光宣使用的『鬼门遁甲』中,明显的看出了周公瑾的个性。

    (究竟什么时候,吸取了周公瑾的亡灵?!)

    在达也的内心独白进行的期间,放电的魔●法●性●质●的●前●兆●在空中产生了。

    放出系魔法『青天霹雳』。

    将空气等离子化,令攻击对象沐浴在从中提取出的电子雨中。接着让带有负电的攻击对象,暴露在剩下的阳离子湍流之下,这样的由两段构成的攻击。

    光宣的『青天霹雳』,是在达也分解『乔装舞会』和『鬼门遁甲』的时候放出的。比起达也现在才开始分解那个魔法式,『青天霹雳』的发动速度更快。

    达也从资料库中选择了『导电皮膜』的魔法式。放出系魔法『导电皮膜』,是将身上穿着的衣服或者鞋子表面的电气抵抗近似的降到零,依次为导体将雷击的电流引向地面的防御魔法。

    设置好从人工魔法演算领域读取的魔法式,达也用「光速演算」发动了『导电皮膜』,本想是这样的。

    可是同时,达也受到了电气抵抗增大的魔法式的攻击。这虽然本身不是什么大威力的魔法,可是和「将电气抵抗近似的降到零」这一『导电皮膜』的定义相冲突,两个魔法都没有发动成功。

    防御用的魔法发动失败的达也收到了『青天霹雳』的电子雨的袭击。

    强忍着悲鸣,达也在医院的中庭打着滚。

    这个中庭是天然草坪,草坪下面,是土地。

    达也将负电荷向地面引去,同时,阳离子也被地面吸收了。

    达也单膝跪地站了起来。

    光宣则满脸惊讶地站在那里。

    即使忍住了疼痛,被电子雨冲击过的肌肉应该不能自由活动的——。光宣这样想着。

    这并不是光宣的判断失误。只是不可否认他是被常识限制住了。

    抓住这个间隙,达也的『云散雾消』终于捕捉到了光宣的肉体。

    血,从光宣的右脚后跟处喷了出来。

    并不只有右脚,连左脚也使不上劲,像是做「尻餅」一样,光宣仰面倒了下去。

    译者注:这个尻餅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述好,用在动作上有着「屁股着地跌倒」的意思……

    达也为了完全封住光宣的行动,将左脚、右肩和左肩也纳入瞄准范围。

    可是,倒在那里的却是没有内在的影子。

    放电的魔●法●性●质●征兆紧贴着达也的身后产生了。

    达也并没有转身,而是将时间省下来用于使用『术式解散』将『青天霹雳』消除。他的「眼」并没有只将『青天霹雳』的魔法式设为焦点。

    三百六十度,不●受●方●位●拘●束●地●,达也找寻着光宣的实体。

    达也将从右侧飞来了贴着地面的『热风刃』——将空气绝热压缩成薄片做出的刀刃发出的变化着的空气弹——破坏掉,并有了一定的成果。

    由于达也的『分解』,解除压缩状态的热风的刀刃急剧膨胀着。虽然下面有着草坪所以并没有形成击溃双目的沙尘,但面对相当强的风他仍不假思索的眯起了双眼。

    维持着眼睑半闭的状态,达也毫不犹豫地踢向了地面。

    不是右边,而是左边。

    轻微的焦虑感,从转向左边的达也正面传来。

    恐怕是被发现的焦虑感。

    这种气息的紊乱,将光宣的正确位置告诉了达也。

    将脚边产生的电光的魔法,在其具象化前一刻消除。

    将拘束身体的减速的牢笼,在其发动后的一瞬间分解。

    至于沐浴着的空气弹和热风的刀刃,则将空气的压缩无效化使其尽数消散。

    一个接一个袭来的来自光宣的魔法,到了现在这种情况,每一个都有着致死性的威力。

    将这些魔法全部无力化之后,达也和光宣的距离缩短到一拳相隔。

    达也以只伸出食指,其他手指弯曲的形态,打出了右手。

    那根手指,贯穿了光宣穿着的衣服,贯穿了皮肤,一直深入到光宣左臂根部,钻出了一个深深的洞。

    这并不是空手道或者其他拳法对手指锻炼的成果。是因为达也以自己的指尖为起点,发动了『云散雾消』。

    如果单单以肉眼或者魔法的视力进行瞄准的话,就会因为九岛家的秘术『乔装舞会』而瞄准失败。

    所以他一直接近到极近的距离,零距离地放出『分解』。

    这样的话即使骗过全部的五官,不只是视觉和听觉,连触觉也骗过了,也从对方的身体传来了确实收到损伤的感觉。

    光宣发出了悲鸣。

    光宣想要使用寄生物的精气吸收能力,可在那之前达也就将手指拔了出来。

    插图25_11.jpg

    这次,达也的左手食指,瞄准了光宣的右臂根部。

    光宣还没来得及反应,右肩内侧也被开了个洞。

    达也将左手从光宣的身体中拔出。

    可是这时,他却受到了意想不到的反击。

    他的左手手腕,被本应动不了的光宣的左手握住了。

    强烈地脱力感向达也袭来。

    从左手手腕处,什么东西被吸走了。

    并不是想子。像是生命能量的某种东西。

    这是寄生物的精气吸收能力。

    被吸收的时间只有一瞬间。达也在左手手腕被捉住之后,马上反射式的拧动手腕,从光宣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同时挥下右手的手刀,将光宣的左手从手腕处切断。

    光宣用右手接住了自己的左手,向后方跳去。

    本来看不出用了那种程度的力量,但光宣的身体向后退了将近五米。

    光宣将左手接到了切断口处。

    这次轮到达也瞪大双眼了。

    光宣的左手,在一瞬间就恢复到了原样。

    光宣看着达也,笑了。

    即使是这样的表情,即使化为非人的魔物,光宣的脸上也丝毫看不见邪恶的影子。

    「第一次看见寄生物的治愈再生能力吗?」

    被这么问的达也,想出了唯一一个前例。

    扮作了莉娜的朋友,作为Maximilien Device的从业人员潜入一高的寄生物。达也看到莉娜称呼她为「米亚」的那个寄生物胸部被艾利卡的刀贯穿,但那个伤口在一瞬间就治愈了。

    仔细看去,并不只有切落的手,右脚、左肩、右肩上穿的孔也都堵住了。光宣明显得到了和被称作「米亚」的那个寄生物相同的能力。

    「……这样啊。寄生物的能力因人而异啊。」

    然而,面对着光宣,达也用微妙的表情引出了并不是所有的寄生物都拥有高超的治愈力这一事实。

    「寄生物的能力不论是种类还是等级都不一样。光宣,即使你通过寄生物化成功克服了肉体的脆弱性,但水波可不一定能得到相同的治疗。」

    光宣吸了一口气。

    达也没有放过这个瞬间,伸出了紧握着的右手。

    收到八云的指导而开发的对寄生物用无系统魔法『穿甲想子弹』。

    这个魔法,遵循着它本来的任务在空中飞过。

    想子弹的飞翔,本来没有速度制约的。

    没有质量也没有物理形态的想子弹,即使是光速也不能束缚。

    可是『穿甲想子弹』并不是单纯的想子弹。也不是单纯的很硬的想子弹。

    『穿甲想子弹』是在情报的次元飞翔的子弹。

    本来,情报的次元没有移动的概念。

    即使存在「移动着」这样的情报,情报本身的位置变化也是不连续的,并不与时间有关。只是被改写成「在何处适用的情报」,连一瞬间都不需要。

    『穿甲想子弹』为那个情报次元,带来了移动的概念。拥有着「在情报的次元连续排他性的移动」这一定义的,作为情报素材的想子块。这就是『穿甲想子弹』。

    由于这样,它的移动速度被限制在术士,也就是达也对于移动的认知限度之内。也就是,自己投●出●的●速度的限度内。他将『穿甲想子弹』用投掷的感觉放了出去。

    即使这样,移动速度大幅上升到时速百公里,但还远远不及子弹的速度,和弓箭的速度相比也差很大。虽然因人而异,但看见,并躲开,并不是不可能。

    光宣视认了『穿甲想子弹』反射性的向上飞起。

    并不是跳跃。

    用飞行魔法躲过了『穿甲想子弹』。『穿甲想子弹』则在情报次元贯穿了留在「地上」的『乔装舞会』的幻影而消失了。

    光宣使用的飞行魔法,并不是达也开发的现代魔法的术式。乘上「云」,属于神仙术系古式魔法的飞行术式。

    做出「云」的化成体,并赋予其作为落脚点的机能以及浮游机能、水平移动机能的在空中飞行的魔法。光宣乘着的云,被达也用魔法分解了。

    可是光宣并没有落下来。这次是使用了加重系的现代魔法,中和了重力浮在半空中。飞行魔法之所以被称为「加重系魔法三大难题」,只是因为自由地在空中机动实现起来很困难,只是漂浮的话并没有什么困难的地方。

    光宣向地面伸出了两只手掌。从手掌中不断发射者等离子弹。

    将空气压缩到高尔夫球大小,并且电离。进一步向地面射出的单纯的魔法。

    由于若是妨碍等离子弹的生成,等离子体就会扩散到空中,所以达也并没有防御这个魔法,而是向光宣使出了『云散雾消』。

    但是,他的魔法并没有进行到发动阶段。

    光宣并不是维持着浮游状态,而是运用连续跳跃的要领在空中移动。

    并不是飞行,而是在空中创造出落脚点然后跳过去。

    并没有像『乔装舞会』的幻影那样留下残像。

    问题是,难的不只有捕捉到本体这件事。

    达也迷茫了。

    即使用部分分解使他受伤,光宣也有着治愈再生能力。

    为了压制住光宣,恐怕不夺去他的意识不行。

    可是,即使把手切下来也没能阻止光宣。

    『云散雾消』就不能在不杀了对方的情况下使其无力化吗……。

    达也对于杀掉光宣这件事,很是犹豫。

    从光宣那里发来的攻击,即使有致●死●性●也无●法●杀●死●达也。

    不论是『青天霹雳』还是『人体自燃』,都不能杀死达也。更何况等离子弹,连封锁住达也的行动都做不到。

    虽然对于达也来说,真正构成威胁的,是连他的『再生』也无法触及的对于精神的攻击魔法,但光宣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使用精神干涉系魔法。或者也许是不能使用也说不定,但总而言之现在他使用的魔法,并不能对达也构成真正的威胁。

    并且在这之上,光宣并没有对深雪动手。

    光宣的动机,是水波的治疗。

    也就是说,现在的敌对关系可以判断为只是暂时的。

    即使变成寄生物,光宣在今后可●利●用●的●可●能●性●很●高●。

    在这里失去九岛光宣这一珍●贵●的●战●力●,真的好吗——。

    这种迷茫,使得达也的矛尖变钝了。

    (可是,这样下去就没完没了了。)

    如果将肉体全部分解的话,治愈再生能力也不会有效果的吧。

    即使不消除全身,只是将心脏消除的话,寄生物也可能就这样离开了。

    将心脏分解,只要能在其可能苏醒的时间内运用『术式解体』的要领吹飞寄生物的话,在那之后对心脏使用『再生』,光宣就可能变回人类——。

    (——就这么干吧。)

    达也巩固着推进事态的决心的时候,

    光宣的攻击停止了。

    「达也,你不认为这么下去就没完没了了吗?」

    光宣如同说出了和达也正在考虑的同一件事。

    「看来对我来说,好像除了用杀了你的手段之外无法突破达也的障壁啊。」

    并且在「没能下定决心给予对方致命伤」这点上,也和达也一样。光宣这么宣告着。

    「看来是这样。」

    对于达也的附和,光宣保持着带空中浮着的姿态笑着点了点头。

    「达也。我因为变成了寄生物而取回了『健康』的身体,我认为这对于水波来说也是最好的道路。」

    「我不这么认为。」

    「这样啊,我●们●的●意见是平行线啊。」

    光宣看向那扇没有玻璃的窗户。那边有着水波的病房。

    「但是,我的想法已经传递给水波了。」

    光宣将视线移回达也这里。

    「今天这样,我已经满足了。」

    光宣的身体「su——」地上升着。

    在他的脚下,化成体的云复活了。

    光宣就这样,驾着云向远方飞去。

    「……走了吗?」

    直到看不见光宣所乘坐的「云」,达也才吐了一口气,小声说出了这句话。

    这并不是就此结束的标志。

    达也还什么都没做。

    光宣也终究会再度到来的吧。

    可是今天,也许就这样结束了比较好。

    达也,这么想着。

    ◇ ◇ ◇

    对于病房里的水波,只是传达了「光宣回去了」。

    领域干涉是为了妨碍着魔法的实行,并不是为了遮断魔法的波动。这对于深雪的领域干涉也是一样的。达也和光宣战斗过了,以及那场战斗有多激烈,水波应该也能感觉到。

    可是,水波并没有向达也寻求详细的说明。

    达也在医院中就向真夜报告了光宣袭来这件事,在请求了增强警备之后就回到了自己家。

    向着在客厅沙发上坐下的达也,深雪将咖啡端了过来。

    Pixie并不在这间公寓里。在星期二回学校的时候,就将Pixie放在一高了。

    达也将喝了一口的咖啡放回了桌上。之所以感受到了脱力感,是因为即使是一瞬间,精气也被吸收了的缘故。

    「兄长大人,您没事吧……?」

    将空着的托盘抱在胸前,在桌子旁边站着的深雪,小心翼翼地问着达也。

    「只是苦战了一场,没事。」

    达也并没有打算将苦战一事蒙混过去。

    「成为寄生物的光宣君,是难对付到那种程度的对手吗?」

    「是啊。光宣原本魔法的发动速度就出类拔萃,变成寄生物之后更快了。并且,那个治愈再生能力也很棘手。」

    「治愈再生能力吗?」

    「嗯。不是之前在一高的通用门前,和一只潜入莉娜身边的寄生物战斗过吗?」

    「是说被莉娜成为『米亚』的那个寄生物吗?说起来,那个个体,有着强力的自我治愈能力。」

    「光宣拥有的治愈再生能力,能和那个个体匹敌,甚至是凌驾于它了。」

    「那样的话……确实很棘手。」

    深雪这么说着,她的美貌上出现了些许阴云。

    「可是真正该警戒的,并不是来自寄生物的能力。而是光宣本来拥有的能力。以及,另一个人的能力。」

    「本来的能力和……另一个人的能力吗。」

    「是的。」

    达也的眉头皱了起来。

    除去有意识的演技的话,达也露出这样明显的表情的时候是相当少的。

    「光宣是精灵之眼的持有者。我从之前就开始怀疑是不是这样,今天确信了。」

    光宣通过发动定义相反事象改变的魔法,将达也用「光速演算」发动的魔法中和无效化了。

    那,并不是偶然。也不是预测中了。相反,这是对方读取了自己发动的魔法式的结果,达也知道了这件事。

    「那是说?!」

    深雪发出了惊愕的声音,然而并没有说出「怎么可能」。连「是真的吗」都没有询问。因为达也说了「已经确信了」。不论深雪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都没有说出对此表示怀疑的话。

    「……兄长大人。还有,另一个人是指……?」

    可是在这个场合,也有其他的疑问夺取了意识的原因。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光宣得到了周公瑾的知识和魔法技能。」

    达也没有犹豫地回答着。虽然在常识上说是不可能的,但他就那样实际感受到了这超越常识的事情。

    「周公瑾,指的是那个周公瑾吗?!」

    「是的。」

    「光宣君……假如说,发现了周公瑾留下的魔法解说书籍,并且理解了上面的内容,是这个意思吗?」

    深雪将达也的话在常识的范围内解释着。

    也许是因为这么考虑的话,心里就不会那么乱了吧。

    可是,达也并没有被蒙混过去。

    「不是这样。故意用比较通俗的表述的话,就是我认为光宣吸收了周公瑾的亡灵。」

    深雪单手捂住了嘴。并不是两手的原因,是因为另一只手还在胸前抱着托盘。

    「……九岛家,有着那样的魔法吗?」

    面对渐渐连话都说不成句的深雪,达也动了动脑袋。

    并不是纵向,而是左右。

    「以和亡灵化为一体为目的的魔法,再怎么想也不应该有。这与现代魔法的目的相违背了。可是如果是支配精神体的魔法的话,我觉得是有的。」

    达也暂时将对话停了下来,从记忆中找出了对深雪来说容易理解的例子。

    「比如说,寄生人偶。为了完成那个人形兵器,需要能够制御寄生物本体的魔法。光宣是不是用了那类魔法,将周公瑾的残留思念吸收了。虽然他在今天的战斗中使用了『鬼门遁甲』,但那种使用方式是周公瑾的。」

    「这样啊……」

    老实说,能做到将几个月之前就死去的魔法师的亡灵纳入自己体内这种事,对深雪来说是难以相信的。

    可是,既然是达也说的,深雪就相信了。

    「……现在几乎完全没有对策。面对拥有旧第九研的魔法、大陆流的古式魔法、寄生物的异能全部这些能力的对手,普通的战斗方法难以与之对抗。」

    达也又一次蹙起了眉头。

    「并且,也不能不将光宣的事告诉九岛阁下。如果叔母大人不打算说的话,也要从我的嘴里说出来吧。并且在这之上,九岛家的帮助是必要的。」

    本来为了针对狄俄涅计划的对策就不能分散精力,然后现在还增加了这个问题。达也有着这样忧郁的感觉,也是当然的。

    看着这样的达也,站在那里的深雪担心着。

    ◇ ◇ ◇

    真夜并没有打算独占关于光宣的情报,这样达也的担心就以杞人忧天的形式结束了。

    六月十七日,星期一。

    在达也和光宣在调布的医院爆发那不●幸●的●冲突的第二天。

    达也被叫到了魔法协会关东支部。

    今天把他叫过来,并不是为了说●服●他参加狄俄涅计划。

    他被要求作为临时师族会议的旁听者而出席。不,表述为「作为证人」更为接近实际吧。

    到达魔法协会关东支部所在的横滨湾山大厦的会议室的,只有达也和克人两个人。克人将达也作为四叶家的关系者而进行了业务上的接待。

    克人并没有采取上个月最后一个星期日举行的那场决斗的态度。可是,他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也许正是他还没有消化那件事的证据。

    本来,这种不那么亲切的态度,达也也算是彼此彼此。

    关东支部的屏幕上映出的人脸是十人。师族会议的正规人员也是十人。

    其中一人是在这个会议室中的克人,他的脸并没有包含在影像中。

    达也也是这样。

    身为十师族当主的九人,以及另一位。这位最后的人物,是九岛烈。

    会议在尽可能小地进行了礼仪性的寒暄之后,马上切入了正题。

    『虽然并不是不相信你们,但还是想再问一遍。』

    刚从病床上复归的一条刚毅,完全感觉不到是大病初愈,用着有气魄的声音发言了。

    询问的对象,是达也。

    『对于九岛家的光宣阁下变成寄生物这件事,是真的吗?』

    「我本人认为是真的。即使是给我自己的感觉,他已经变成寄生物了。」

    屏幕中的众人,分为了表现出惊讶的人、什么感情都没表现的人,以及有着哀伤眼神的人这三种明显的反应。

    『……光宣阁下的目标,是四叶家下属的魔法师——樱井水波小姐吗?』

    这个问题是来自表现出惊讶的三矢元。

    「这件事也从他本人口中清楚地听到了。」

    『那个……光宣阁下和樱井水波小姐之间,有着特殊的关系吗?』

    对于七宝拓巳的询问,达也用「我不知道」回答道。事实上,即使是推测也不该打听两人之间的心情。恐怕即使直接询问水波,她也会给出和达也一样的答案吧。自己对于光宣是怎么想的,现在的水波毫无疑问正在纠结着这件事。

    『光宣阁下的动机就暂时放一边吧。』

    这时,七草弘一插话了。

    『虽然光宣阁下变成寄生物,并且目标是四叶家的魔法师,这两件事是大问题,但我更关心的是,光宣阁下得到的寄生物,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的确。如果是寄生物再次入侵日本的话,即使是国内的发生源,如果放置不管的话就有损害扩大的危险。』

    五轮勇海同意弘一的观点。

    『……关于这点』

    「上次」

    正当九岛烈用着苦涩的声音回答着的时候,像是要抢答一样,达也开口了。

    「寄生物入侵的时候,自己在借助朋友的帮助下将两只寄生物封印了。那时候最终消灭寄生物的方法还不明了,可是封印体被不知道什么人给夺走了。恐怕,那两个封印体就是发生源。」

    『被谁夺走了还不知道是吗?』

    「不知道。」

    面对弘一那充满指责的疑问,达也并没有胆怯,只用一句话应战了。

    『是没有调查吗?』

    「由于东京并不是四叶家的领域。」

    面对达也这过于直白的回答,弘一紧张了。

    「当时,对于寄生物的处理是由七草家的真由美小姐、十文字家、千叶家的艾利卡小姐共同处理的。对于封印体被夺取这件事,也应该共享了情报的。」

    「我的确听说过这件事。」

    有了作为当事人的十文字的证言,弘一放弃继续追问下去了。如果真由美也听说了这件事,那七草家也有责任。

    『其中一个在我手里。』

    这时,真夜想都没想地说出了这句话。

    『在达也和剩余的寄生物交战的时候,虽然我也派出了回收的人员,但只保留了一个。』

    『……这件事,没跟达也阁下说吗?』

    二木舞衣用着惊讶的语气问道。

    『因为想让达也专注学业。』

    真夜像是根本不想回答似的,说着这句任谁听了都知道是谎言的话。

    『从达也那里得到关于这件事的报告后,为了以防万一而确认过了,本家保管的寄生物并没有异常。』

    接着,阐述了自己的清白。

    『那么,另一台作为感●染●源●的可能性就很高了啊。』

    『这么着急下结论很危险吧,说是感●染●源●,也太缺乏情报了。』

    对于六塚温子的抢答,八代雷藏给出了STOP的信号。

    『虽然认为七草阁下和五轮阁下的担心很有道理,但现在不是应该先处理已知的问题吗?』

    『这样啊,我认为应该这样。』

    对于雷藏的指摘,温子点了点头。

    已知的问题,也就是,对于光宣的处理。

    『……虽然很对不起老师,但已经判明了是寄生物,就不能放置不管了。』

    『的确如此。』

    九岛烈用着明显能看出是在压抑扼杀着情感的表情同意了。如果换做他的儿子九岛真言的话,恐怕拿不出这么毅然决然的态度。

    并不是让作为光宣的父亲并且是九岛家的当主的真言参加会议,而是九岛烈参加,表面上说是真言忙于处理九岛家内部的事。可实际上,应该是判断和真言谈拢很难吧。

    「失去宿主的寄生物,为了寻求新宿主而飞走这件事已经确认了。」

    这时,达也的注意被唤起了。

    虽然这件事参会成员应该全员都知道的,但绝大多数人还是露出了第一次听的表情。

    『那么,需要派遣能对精神体进行攻击的魔法师吧?』

    对于刚毅的话,

    『并不是杀掉光宣阁下而是将他无力化的方法不是更安全吗?』

    拓巳强烈反对着。

    『我也同意这个意见。』

    元对于拓巳的意见表示支持。

    『达也阁下知道封印的方法吧?』

    从画面中,勇海的疑问传了出来。

    『这个诀窍,由我这边来提供。』

    在达也回答之前,烈说出了这样的话。

    『老师您吗?』

    『失礼了,老师是从哪里知道封印寄生物的方法的?』

    紧接着勇海那反射式的提问,刚毅向烈询问道。即使透过屏幕,也能知道刚毅的眼神中有着疑惑。

    『既然是老师的话,当然是知道的。本家使用的封印寄生物的术式,原本也是从老师那里学到的东西。』

    顺着这个谈话流向,真夜插了句嘴。

    刚毅的眼神中,明显能看到少了几分锐利。

    『虽然捕捉到光宣阁下之后的处理方法老师可以告诉我们,但在那之前的对策就……』

    舞衣想要修正这个趋于僵硬的气氛。

    『光宣阁下的目标是樱井水波小姐。这样想应该可以吧?』

    「我认为对于他来说,最终目标是我家的水波。」

    对于包含着强烈的确认的意思的来自舞衣的疑问,达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那么,在身处东京医院的的水波小姐周围撒网应该会有效果。』

    弘一毫不遮掩地提出了这个将水波当做诱饵的提案。

    『嗯,这样可以。至于水波的护卫,就由我这边派人手吧。』

    真夜没有抗议这个提案,反而突然笑着说出了她的回答。听起来像是「护卫这种事不需要借助七草家的力量」这样相当讽刺的话语。

    这时弘一的脸稍微皱了一下。

    「四叶阁下,我家也想帮忙警备。」

    克人不知是否读懂了这个气氛,提出了这个建议。

    『如果医院外面可以的话。』

    「这就足够了。」

    『那就拜托你了。』

    弘一像是被赶到了蚊帐外面,纠缠在真夜和克人之间的对话中。

    『我们应该怎么做?』

    『虽然光宣阁下的最终目的是樱井水波小姐,但回九岛家的可能性也是相当高的。』

    对于温子提出的问题,拓巳给出了回答。

    光宣从昨天开始就行踪不明。即使没回九岛家,也不能说一直不回去。拓巳指摘出了这点。

    『当然,看见他的身影就会抓住他。不会藏匿的。』

    『我并不是担心那种事。』

    对于烈的话语,舞衣用舒缓的语气回答着。

    『光宣阁下虽然有着健康方面的不安,但原本他就是极为优秀的魔法师。寄生物化的光宣阁下的实力能强到什么程度,根本没法预测。如果可以的话,我这边也增派些人手吧。』

    然后,舞衣向烈提出了派遣援军的申请。

    『如果需要的话,我这边也可以出人。』

    刚毅则打了个便车。

    『不敢恭维。那么二木阁下,就拜托你的协力了。一条阁下也是,如果援军有必要的话能帮忙就不胜感激。』

    『我了解了。』

    『知道了。』

    画面中烈将头低下了,而舞衣和刚毅则点了点头。

    「那么四叶家负责樱井水波小姐的护卫。七草家准备抓捕光宣阁下。我们十文字家负责樱井水波霞姐的医院外侧警备。九岛家的援军是二木家,援军第二梯队则是一条家,其他各家各自警戒,这样可以吗?」

    对于克人的话语,赞同的声音一个接着一个传来。

    十师族的方针,就这样决定了。

    ◇ ◇ ◇

    会议室的整理工作交给了魔法协会的职员。

    达也和克人一起离开会议室向着电梯走去。

    两人并不是并排走着,达也在克人斜后方一步的位置。

    之所以不在正后方,是为了避免产生死角。这不是克人讨厌这样,而是照顾到达也这边而产生的结果。

    两人之间没有对话。一起无言地走着。

    这也能说是理所当然吧。在两人之间上演的战斗,是激烈到如果不是他们俩的话,就会即使哪一方死去也不奇怪的事情。从那之后,还没过去一个月。只是互相没有看见敌意,就可以说两个人都成●长●了●。或者说,这是将自身置于战场的人的心境吗。

    可是两人的沉默,被躲在电梯间死角的某个人的声音打破了。

    「十文字君,达也君,会议结束了吗?」

    「七草……为什么在这儿?」

    在上个月的冲突中,即使作为当事人的一员也不收其拘束的,天真地过来搭话的是真由美。

    「因为很在意。」

    面对着真由美这句理所当然的回答,克人揉着太阳穴。

    这种心情我懂,达也这么想着。

    「会议结束了。」

    「意外的进行得很快啊。然后呢?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

    问你爸去,克人本想这么说。但是真由美并不是这样就放弃了的女性,在和她长时间的交往过程中十文字明白这一点。

    「……这里不方便说。」

    「那么,去会谈室吧。」

    魔法协会关东支部——京都的本部也一样——有着数个为了进行不方便别人听到的谈话而准备的会谈室。真由美虽然算不上常客,但也用过几次这种单独的房间。

    「达也君也来吧。」

    真由美不会乖乖听话这件事,达也也是知道了。今天在这之后,并没有什么事。离深雪放学的时间也还早。

    「……好吧。」

    达也虽然没有用「荣幸之极」来回应真由美的邀请,但还是同意了。

    「达也君也是红茶可以吗?」

    「拜托你了。」

    接到了会谈室的真由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泡茶。

    被问到饮品口味的只有达也。克人那边则没问。

    虽然想帮忙的心情驱使着达也,但从中只能看出会妨碍到她,也就放弃了。

    真由美将三人份的红茶放在了座子上,坐了下来。位置是克人的对侧,达也的旁边。

    「在凉之前喝吧。」

    接收到了这种以劝说为名的强制,达也和克人将茶杯放到嘴边。

    真由美泡的红茶,比高中时代更美味了。

    她本人也很满足吧。真由美高兴地将茶杯放下。

    全员将茶杯放回到桌子上以后,克人看向了真由美。

    「那么,你想问什么?」

    对于克人的提问,真由美回以「全部」。

    「会议的主题是什么,七草你已经知道了吧?」

    「光宣君成了寄生物。」

    即使克人提出了更多的问题,真由美也马上回答出来了。

    「以及这件事的对策,是吗?」

    可是,既然已经理解了事态,真由美的口气未免有点轻了,达也关注着这方面。

    「你理解这之中的真正的意思吗?你本来应该很熟悉光宣的。」

    克人也好像注意到了这点。

    「我当然理解了。」

    真由美对于这个疑问,虽然不是很愿意,但也给出了冷静的回答。

    「我也和上次的寄生物骚动相关啊。虽然没帮上什么忙。」

    加在最后的那句话中掺杂了些许不满的颜色。除此之外,真由美还算冷静。

    「……既然知道光宣成为了寄生物,就没有想象到会议结论吗?」

    代替满脸疑惑仍未消散的克人,达也插嘴了。

    「捕捉住光宣君,将寄生物封印并剥离取出,在这之上进行处理,是这样吧?可是具体来说怎么捕捉到他呢?」

    达也和克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为了确认这件事是不是告诉真由美比较好,紧接着将谈话继续了下去。

    开口的是克人。

    「……在光宣阁下过来樱井水波小姐这边的时候设埋伏捕捉。」

    「十文字君来做吗?」

    「不是。七草阁下接受了这个任务。」

    「诶,我家……?」

    真由美那冷静的表情渐渐破碎。但是马上,因为不愉快而歪着的嘴唇就被微笑代替了。

    「樱井水波,是说香澄酱的同学的那个『樱井同学』吧?」

    「嗯。水波和令妹是同班同学。」

    达也并没有像平常那样称呼「香澄」,而是用了「令妹」这种表述来回答。

    「用高二女生当诱饵吗?达也君觉得这样好吗?」

    真由美用着责难的眼神看着达也。

    「光宣会再次去往水波那边,这和我们的想法无关。」

    「虽然樱井小姐住院的医院是四叶家的,但医院外面的警备由我们十文字家负责。绝对不会让樱井小姐的身体受到伤害。」

    克人补完了达也的话语。

    「如果光明正大地警戒的话,即使是光宣君,也可能不会去了吧?」

    「那种场合就只能考虑别的对策了。」

    对于真由美表示出的担心,克人果断地回答了。

    「这样啊……」

    虽然真由美的声音有那么一丝不在意的感觉,但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满足了。

    「那么,十文字君和达也君是要联手解决这个事态是吧?」

    不能理解真由美的意图的克人皱起了眉头。

    可是达也这边,则是由衷地感受到了她的善良,在心中默默吐槽着「真是个多管闲事的人啊」这种事。

    「并不仅限于这件事上,十文字家和四叶家作为十师族的一员有着协助的关系。并不打算将那个暂●时●的●对立一直持续下去哟。」

    「这样啊……」

    和刚才相同的回复。可是和刚才不同的是,真由美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