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五卷 ESCAPE篇 下 【7】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五卷 ESCAPE篇 下 【7】

    北美大陆合众国新墨西哥州罗斯维尔郊外。

    这里有着STARS的本部基地。

    STARS分为十二个部队,每个部队单独接受命令出动的情况比较多。本来,身为总队长的莉娜有着全面掌握各部队持有的任务的必要,可实际上,不能讲内容告诉莉娜的任务也有很多。

    虽然上代天狼星完全掌握着STARS,但莉娜还没有到那种程度。或者说,还差得远呢。虽然也有人在她背后称她为花瓶总队长,但这也并不是毫无根据的事。

    「今天虽然全队都在但……」

    在自己的房间里冲完澡换上睡衣的莉娜,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着。

    「上周末突然第三队和第六队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尽管不知道这件事的不只有我,这么看来还多少能得到点宽慰。」

    星期六早上没看见第三队的阿特鲁斯和第六队的莱吉尔,莉娜慌张地向卡诺普斯询问了他们的去向。虽然比起莉娜,卡诺普斯更清楚地掌握着各队的动向,他更像是总队长,但卡诺普斯也不知道阿特鲁斯和莱吉尔的出动地点。

    虽然对于自己不是单独被排除在外(原文:扔到蚊帐之外)这件事莉娜稍感慰藉,但想到总队长的地位被蔑视这一事实还没有任何改变,就又失落了。

    虽然这是平常被压在心底角落里的压力源,但今晚不知为什么就贴在头盖骨内侧甩不掉了。

    就像从没想过这件事一样,不断地在脑海中自动播放着。

    ——到底,第三队和第六队到什么地方去干什么了?

    ——为什么,连出动理由都不告诉自己?

    虽然一遍遍告诉着自己不能过度在意,但挫败感还是积攒了起来。

    ——自己说到底,只算是个能使用战略级魔法的,只是力量强大一点的花瓶总队长吗。

    力量。能够达成目的的力量,并不是Power,而是将障碍物扫除的Force。自己被认同的,说到底只是Force……。莉娜自虐似的歪着嘴唇。

    「……毕竟,我还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没有强到能够跳级那样的头脑。本来我的成绩就不是那么优秀。也根本没系统接受过指挥部队的教育。个子也不高。还是娃娃脸。」

    不知从何时开始,莉娜陷入了数落自己的牢骚的漩涡中。即使理性发出了这样自我怜悯不健康的警告,自己也停不下来。

    「但是,至少把出动理由告诉我不行吗。如果留守基地的话就过来报告一声啊。因为如果计划有变的话锅就会降到我这个『总队长』的头上啊。」

    这种自言自语,停不下来。

    「如果对于我当总队长不满意的话,我随时都可以辞退哦。不可靠的总队长真是对不住啊。但是,这也不是我自己想要做这个『总队长』的啊。」

    莉娜将自己卷进毯子里,用声音指令将房间的灯关上了。即使没有人听她说这番话,说出各种牢骚也算畅快了。并且,深陷在自虐的沼泽中也是很累的了。

    那一夜,莉娜有了一个很怀念的梦。

    如果只看事实的表面的话,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梦。

    被潜入的一高,在它后山,一个接一个杀着寄生物的记忆。

    发现寄生物。

    将施有移动魔法的小刀从喉部一直贯穿到头的内侧。

    寄生物攻了过来。

    射出等离子化的空气炮弹。

    发现寄生物。

    插图25_12.jpg

    用魔法将其击倒。

    寄生物攻了过来。

    用魔法将其击倒。

    不知从何时,梦开始循环了。

    将袭来的寄生物击倒。就如同僵尸射击游戏那样。

    屠杀着寄生物的莉娜转过头。

    ——达也和深雪,什么时候登场的?

    登场人物中也有观众,在这个梦独特的多重视点中,观众的意识中感到了惊讶。

    那时候,自己和达也他们并肩同寄生物战斗了。莉娜并没有忘了这件事。

    是不能忘记。

    虽然最后被帮忙了有点不情愿,但拥有着平等的视线一起作战的朋友,这种感觉也不差。

    虽然不应该是「朋友」而应该是「敌人」。

    对于达也,虽然也有一点视线并不平等,而是他从上方俯视自己的感觉。

    可是,

    不论是达也还是深雪,都没有用「小女孩」侮辱过莉娜。

    不论是达也还是深雪,都没有因为莉娜是「十三使徒」而特别对待。

    因为是同龄人所以当然不能叫「小女孩」,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很高兴。

    达也是有着超越重金属爆散的战略级魔法所以没有理由特别对待她,但即使知道了这件事,由于获得平等对待而高兴的心情也没有减少半分。

    待在日本的时候,即使对于自己自身,自己也没有承认已经怀有了那种感情。

    可是,回到这种充满了「年长的部下」的环境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老实地承认了。——虽然如果达也在跟前的话仍然会由于太在意了而固执己见。

    身边没有深雪。

    身边没有达也。

    一旦稍微感受到了这一丝的寂寞,这份寂寞就会像雪片一样纷至沓来,莉娜沐浴在这寂寞的雪中,独自继续击退着寄生物。

    ◇ ◇ ◇

    (——无法入侵总队长的精神。)

    (——总队长应该没有精神系魔法色适应性吧?)

    (——总队长应该没有月之魔法的适应性。)

    (——那么,为什么无法入侵?)

    (——为什么无法入侵?)

    (——被压回来了。)

    (——被排除了。)

    (——被击退了。)

    夜晚的黑暗中,充满着像是蜂巢里面那样的细微的声音。

    肉体的耳朵无法听取的声音。

    精神体之间交换着的,共有的声音——是对话。

    寄生物之间交谈的声音。自●问●自●答●的声音。

    (——同化总队长很困难。)

    (——同化总队长是不可能的。)

    (——总队长是危险的。)

    (——她,是危险的。)

    (——她,是我们的敌人吧。)

    (——她,应该被排除。)

    (——排除她吧。)

    各种杂音,最终汇成了同一个声音。

    ◇ ◇ ◇

    六月十八日,星期二。时间还不到早上五点。

    即使是军人,如果不是任务中的话也还是睡眠时间。

    「可能是因为做梦了吧……」

    在这个拂晓的时间点醒来的莉娜,从床上起身毫不犹豫的自语道。

    具体是什么样的梦,还模模糊糊地记着。虽说算不上是好梦,但感觉压力都抒发了出来。至少,心情比睡前更清爽了。

    本来,莉娜的睡眠质量就不是很好。将自动家居泡的苦咖啡强行灌下去之后强制让意识觉醒,是她最近的习惯。

    可是今天感觉没这个必要。现在是六月。在这个白天气温即使超过八十度(二十七摄氏度)也理所当然的季节,在日出之前的这段时间气温也就六十度(十六摄氏度)左右。

    正好可以散散步。

    莉娜这么想着,付诸行动了。

    说起来,莉娜也是位年轻女生。在出自己房间之前该做的事像山一样多。由于不是在任务中,也就不能用忙不过来当借口了。

    当她穿好衣服来到外面的时候,天空已经开始泛白。

    即使这样,也几乎看不到在基地的场地内活动的人影。之所以不是「完全看不到」,是因为值日的士兵和整备员已经起来了。时不时看见正在工作着的他们的身影,在●心●中●说一句「辛苦了」,莉娜在训练用的操场上绕了一圈,沿着将基地内外分隔开的围栏走着。

    这里是USNA的旧本国。主张分离独立的武装势力也没有触及到这种地方。

    比起纷争地带,即使站在围栏边上也不必要担心狙击手——本应是这样的。

    杀意无声地袭来。莉娜避开了那不可视的狙击纯属偶然。

    不,连避开都谈不上。

    高能激光穿透了莉娜的幻影,从●内●侧●将围栏燃烧了起来。

    如果莉娜在散步时,没有使用『乔装舞会』将自己的身影投射到距离自己一码(0.9m)之外的话,狙击就会以莉娜的死而宣告成功了吧。

    可是莉娜之所以受到冲击,并不是来自差点就没能避免死亡这件事。当然认识到狙击的时刻肝都凉了,从心里感觉捡了一条命而放松了下来。可是给予她内心冲击的,是攻击来自于基地内部这点。

    「叛乱?!」

    被时间差追赶着用移动魔法弹飞了对人导弹,用魔法障壁防住了热浪和碎片,莉娜看向从狙击的弹道反推回去的仓库屋顶。

    「Jack?!果然!」

    在那里,有着匍匐拿着像来复枪一样的东西的男性身影。

    仓库与这里的间距在百米之上。并且由于天色还很昏暗,仅凭肉眼无法分辨出那是谁。

    可是那名男子放出的想子波动,确实是属于莉娜知道的STARS队员。

    STARS第三队一等星级队员——雅各·雷古勒斯中尉。爱称是Jack。

    拿手的魔法,是从形似来复枪的武装设备中放出高能红外激光弹,『镭射狙击』。

    刚才,袭向莉娜的攻击,正是『镭射狙击』。

    「Jack!为什么要攻击我?!」

    没有回答。

    伴随着高度的魔法气息,莉娜展开了电磁波反射魔法『银镜护盾』。

    『银镜护盾』反射了『镭射狙击』的光弹。『镭射狙击』虽然是没有声音,也不会留下使用过的子弹的适合狙击的魔法,但有着发射之前的一秒左右的积累时间这样的缺点。这并不是发动魔法所需要的时间,而是将光线增幅所必要的时间。之所以能从感受到魔法发动的气息到能展开护盾反射光弹,就是由于这个性质。

    『银镜护盾』反射着来自护盾外部的一切电磁波。当然,也包括可见光。在护盾展开着的过程中,敌人的身影会被护盾遮住看不见。

    在解除『银镜护盾』的时候,仓库屋顶上的雷古勒斯的身影已经不见了。莉娜将魔法探知的等级上升到最高,向仓库方向跑去。

    根据她的探知,有携带着魔法的飞行物正在接近。那是STARS的战斗魔法师之间的共有魔法『舞动火焰』。

    「亚利克?」

    在那个『舞动火焰』上面附着着的想子波动,是属于亚利克——亚历山大·阿特鲁斯上尉的。莉娜的魔法感觉这样告诉了她。

    莉娜放出了『领域干涉』。并不是以自己为中心展开,而是将自己的事象干涉力投到了飞来的四把匕首上。

    像是卷入漩涡一般划着曲线轨道追逐莉娜的匕首,如同失去了控制般的落在了地面上。

    「连身为第三队队长的亚利克也假如叛乱了吗?!还是说……」

    还是说,是对于自己的个人恩怨。

    莉娜没能将这句话说出口。即使是自言自语,将这种疑惑明确的用语言表达出来,对于十七岁的她来说还是太难受了。

    她理解自己被嫉妒的立场。可是,莉娜和STARS中的朋●友●之间也应该相处的不错。虽然偶尔被第四队的维嘉或者迪涅普(Deneb,天鹅座最亮恒星)说讨厌,但她认为这并不是真的讨厌她。

    可是现在的她,没有时间去为这些琐事而烦恼。

    追击着的『舞动火焰』已经很近了。

    这次并不是四把,而只有一把。但是质量却相当大。

    (巡航战斧?!)

    这个攻击,不能用领域干涉使其无力化。

    阿特鲁斯是白人和黑人和原住民的混血,在血统上虽然有着四分之一的原住民血统,但在魔法层面上则浓郁地继承了那份血统。

    在古式魔法中,向武器注入「念」,在魔法层面上进行强化并且免受其他魔法干扰的技术,在世界上很常见。美洲原住民的魔法也有着这样的技术。

    并且阿特鲁斯是把使用这种技术强化了的单手斧作为对魔法师战斗的杀手锏的。虽然也可以用作白刃战的武器,但施加移动系魔法作为投掷武器使用是阿特鲁斯的特技。他的巡航战斧攻击,即使是莉娜的领域干涉也不能使其坠落下去。

    知道了这点的莉娜,向水平方向飞●了●出●去●,躲开了这一击。几乎擦着地面在空中一口气移动了将近二十米。着地的瞬间马上展开『银镜护盾』。在应对着子弹的同时,莉娜为了寻求遮蔽物而跑着。

    虽然障碍物或者射击用的目标物分散在各处,但基本上还算一个视野比较通透的操场。这对她来说是有利的。

    莉娜向着特殊车辆的收纳库飞奔过去。

    即使说是特殊车辆,也不是重卡或者战车之类的。而是是使用魔法在短距离内飞翔的自动车辆,或者能在海底行走的轻型车,以及能和骑行服装合体变成强化外骨骼的摩托车之类的,收纳着一些看不出实用性的试验兵器的仓库。

    莉娜听说今天要进行拥有飞行功能的自动汽车的长距离运行试验。门之所以开着,可能是因为整备员都在进进出出的缘故吧。

    「我是天狼星少佐!在里面的人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在到达收纳库的时候,莉娜的身上已经有着「安洁·天狼星」的幻影。莉娜在心中说着「要是穿着训练用的野战服就好了」,并没有确认收纳库内的情况就直接大叫道。在西尔维娅的指●导●下买的那些「像女孩子的衣服」,实在是不适合这种场合。

    对于整备员是不是已经逃走了,或者收纳库里还有没有人,莉娜没有精神上的余力去确认。她单膝跪在收纳库的入口处,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为了不看漏任何事物而绷紧了神经,在不被外面狙击的情况下慎重的搜寻着敌人。

    莉娜看上去像是很冷静地应对着这样的事件,但实际上她的精神状态,和冷静相差甚远。

    在出房间的时候,将私人用的情报终端和士官用的情报终端拿错了这是一大失误,可既然已经这样了也没有办法。现在还是勤务时间外,所以除非遇到这种情况,否则不是什么问题。由于这样而无法和基地司令部取得联系,虽然不能说是自作自受,但也是不能原谅自己的。

    可是,没注意到头顶上的墙壁就有电话,则是一个小小的失误。向基地司令部请求支援。只要这样,那这之后的发展恐怕就会完全不同了。

    莉娜的注意力向着收纳库的外面。可是,本来她连阿特鲁斯在哪里都一次都没掌握过。

    并且,敌人不仅限于雷古勒斯和阿特鲁斯两人。

    她能够应对从背后扔到脚边的手榴弹,几乎是偶然。

    收纳库的墙壁耐受住了爆炸,然而因为这样,各种碎片向着莉娜降了下来。

    在魔法障壁中撑过了爆炸和余波的莉娜,在重回清澈的视野中确认了犯人的身影。

    「蕾拉!连你也?!」

    STARS第四队,一等星级蕾拉·迪涅普少尉。拥有着北欧系的修长身材的迷人女性,正用着憎恨的目光看着莉娜。

    「能别『蕾拉』『蕾拉』的叫得这么亲切吗,你这个叛徒!」

    「叛徒?!你在说什么!」

    「别装傻了,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家伙!」

    迪涅普抬起了拿在右手的刀子。然后马上,比变●身●前的莉娜的身高高了十厘米左右——胸围和臀围的大小也上升了相同的程度——的女性站在她面前。

    向下挥动了战术刀。

    反射性的发动了移动魔法的莉娜,出现在收纳库入口的对侧。

    压抑着惊讶的枪声,和接触到莉娜的护盾而掉在地上的子弹。

    迪涅普漏出了咋舌音。刀和手枪的组合运用是她的拿手战法。

    在她的记忆中,莉娜并不能在使用移动魔法的同时张开魔法障壁。

    「我没装傻!我什么时候叛变了?!」

    莉娜维持着障壁张开的状态叫着。

    「少装蒜。那我就明说了。你仗着总队长的地位,受男性迷惑而将第六队出卖给了日本!」

    「第六队?兰迪他们怎么了?!」

    「看来一点没有反省的意思啊。」

    这个声音在莉娜的身后响起。

    莉娜慌张地转过头去。

    马上,向背后袭来的迪涅普的子弹,再次被对物障壁弹开了。即使迪涅普在子弹上附加了贯通魔法——贯穿障碍物继续前进的移动魔法——这也是由于莉娜的护盾魔法的事象干涉力更强的结果。

    但是来自新登场的人物的攻击,却从没想到的方向袭来。

    莉娜的身体,连同护盾一起被击飞了。

    莉娜所受的并不是移动魔法或者加速魔法。是局部的重力反转魔法。将以莉娜为中心半径一米的圆内的重力反响增幅了。

    莉娜以自由落体的十倍加速度撞向收纳库的天花板。

    天花板并没有破。只响起了相对于气势来说小得多的声音。莉娜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中和了自己的惯性。这个做法奏效了。

    可是中和并不完全。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的莉娜回落了下来。这次,则是承受着反方向的十倍加速度。

    可是,莉娜忍受着疼痛为自身施加了减速魔法。在此之上再受伤的话她就只能回床上了。

    并不只是这样。在下落途中,从空中散出了空气弹。虽然没什么杀伤力,但用来牵制敌人还是足够了。

    「夏露……」

    落地的莉娜用她那几乎站不稳的双脚站了起来,仰面看向将自己摔向天花板的夏露——夏洛特·维嘉大尉。

    「诶……。本来以为能确切终结你的,真不愧是天狼星啊。我承认唯●独●那个魔法力是不负盛名的。」

    在刚才的攻防中,莉娜的『乔装舞会』解除了。有着鲜艳的金发碧眼,比起帅气更倾向于可爱的美少女正痛苦地喘着气。看着这幅景象,维嘉的唇上扬起了骄傲的微笑。

    「但是,看上去相当痛苦啊。真是和受男性迷惑而出卖部下的叛徒相称的身姿啊。」

    「所以说!叛变什么的我根本不知道!第六队到底发生了什么!男性又是指谁?!」

    「你这家伙,还在狡辩!」

    面对主张清白的莉娜,迪涅普喊了出来。

    「不也挺好的吗。我就实话告诉你吧。」

    可是,维嘉却制止了迪涅普。

    然后用嘲讽的眼神看向莉娜。

    「加在你身上的嫌疑,是和日本的工作人员串通,再次实施迷你黑洞实验,导致派遣过去执行警备任务的第六队的三人因为日本组织的人体试验而牺牲了。你被日本的战略级魔法师——司波达也给笼络了吧!」

    「被达也?!」

    莉娜之所以有了这样的反应,是因为完全没压抑住之中意想不到的情感。

    可是这对于维嘉和迪涅普来说,则是陷入甜蜜陷阱(原文honey trap)而叛变的证据。

    「是啊。兰迪、伊恩、萨姆三人,因为在半夜失去了自我而失控,被保护起来了。他们是因为你的原因被寄生物附身了!」

    插图25_13.jpg

    兰迪——奥兰多·莱吉尔大尉。

    伊恩——伊恩·贝拉特里克斯少尉。

    萨姆——萨缪尔·阿尼拉姆少尉。

    维嘉说着STARS第六队,拥有着「猎户部队」的成员的名字,用锐利的眼光看着莉娜。

    「寄生物……?」

    由于震惊而呆立在那里的莉娜,在维嘉看来只不过是很纯粹的演技。

    「叛徒必须处死!我要给予你那些被你身为天狼星而处决的队员们相同的下场!」

    突然,莉娜重新调整了姿势。可是,由于听到第六队被寄生物附身而产生的疏忽,怎么说也太大了。

    莉娜将身子转向从收纳库深处出现的维嘉。

    用背后对着入口。

    并且现在,从收纳库外面,旋转袭来的巡航战斧正在接近着莉娜的后背。

    在阿特鲁斯的攻击即将侵入收纳库的瞬间。

    延伸到超过五十米的分子切割的刀刃,将被魔法强化的巡航战斧斩落了。

    「总队长!您没事吧?!」

    只过了不到一秒的时间,格纳库的入口就出现了一个壮硕的人影。

    「班!」

    「卡诺普斯少佐……」

    莉娜和维嘉各自叫着出现的人物的名字。

    「少佐,你是站在那边那个叛徒的一方吗?」

    「总队长阁下并没有叛变。维嘉大尉,是你被寄生物给骗了!」

    面对维嘉的责难,卡普诺斯用着毫不动摇的话语回应着。

    「哈?你说我被骗了,我可是没和被保护的兰迪他们交流过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寄生物他们,嗯!」

    卡诺普斯并不是要中断他的话,而是为了反击向他袭来的高能激光狙击和描绘着自由曲线飞来的新的巡航战斧。

    在收纳库内,突然想起了很尖的声音。本来今天应该在外使用的实验车突然发动,向着莉娜和维嘉冲过来。

    莉娜和维嘉分别向左右跳开了。

    在莉娜面前横过来的车子的右前门,突然间打开。

    「总队长阁下,请上车!」

    「哈迪?!」

    从副驾驶上传来呼声的,是STARS第一队二等星级——拉尔夫·哈迪·米尔法克(ラルフ·ハーディ·ミルファク,英仙座最亮星)少尉。

    莉娜反射性的跳入那扇门。

    米尔法克将驾驶台移向左边。这辆实验车并不像USNA那样左驾驶,而是为了即使在英国那样右驾驶的国家也不会感到不自由而能将驾驶台左右移动,前排座椅之间也是连在一起的。另外,并没有踏板。

    在莉娜关门的同时,米尔法克发动了车子。

    「总队长阁下,现在先暂时逃到基地外面!」

    「诶?」

    当然,莉娜吃了一惊。

    「这是卡诺普斯队长的指示!」

    可是,听到这是来自她最信赖的卡诺普斯的意见后,莉娜将反驳封住了。

    并且,现在也没有反驳的余地。

    这辆车有着小型卡车(Pickup Truck)的外形。

    这次的载物台突然发出了「gang」的沉重的声音。

    「等等!」

    擅长将自己高速移动的魔法的迪涅普,像是瞬间移动一样飞到了载物台上面。

    「谁等你啊!」

    可是,迪涅普像是羽毛一样从车上落了下去。

    在载物台上面潜伏着的年轻男子,随着她的飞落一同从车上飞了下去。

    「拉尔夫?!」

    将迪涅普击落车外的,是和米尔法克一样的STARS第一队二等星级的拉尔夫·阿尔戈尔(ラルフ·アルゴル,英仙座β)稍微。

    「这里就交个阿尔戈尔少尉吧!接下来会很晃所以请小心!」

    听到了米尔法克的话,莉娜慌张地系好了安全带。

    小型卡车飞了起来。

    越过了基地的围栏而着地。就这样向着阿布奎基驶去。译者注:新墨西哥州城市

    「哈迪,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看不见基地才松了一口气。莉娜向开着车的米尔法克寻求说明。

    「虽然不清楚准确的时间,早上五点前后,以第三队的阿特鲁斯大尉和雷古勒斯中尉为首的叛乱发生了。加入叛乱的现在确定的队员,除了他们还有第四队的维嘉大尉、斯碧卡(スピカ,室女座最亮恒星)中尉、迪涅普少尉,第六队的莱吉尔大尉、贝拉特里克斯少尉、阿尼拉姆少尉,第十一队的安塔雷斯(アンタレス,天蝎座最亮恒星)少佐、萨尔加斯(サルガス,尾宿五,位于天蝎座)中尉。」

    「请等一下!夏露说第六队的兰迪他们被寄生物附身了,这是说谎是吧?!」

    「……很遗憾,我认为这是事实。并不只有第六队的三个人。第三队的两人以及第十一队的两人也被推测是寄生物化了?」

    「怎么这样?!」

    「向我们传达这个情报的,是第十一队的夏乌拉(シャウラ,尾宿八,天蝎座第二亮星)少尉。她注意到了安塔雷斯少佐和萨尔加斯中尉的异常,向卡诺普斯队长寻求了指示。」

    虽然第十一队的全员都擅长精神干涉系魔法,但夏乌拉少尉对于灵子波动的感受性以及对精神干涉系魔法的防御相当优秀。对于没有被寄生物侵食,并在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这些秘密,他有着这样的说服力。

    「那个,那时候因为总队长阁下好像不在房间里。」

    米尔法克最后加了这么一句话。虽然莉娜并没有在意,不如说并没有注意到,但并不是找身为总队长的莉娜,而是第一队队长的卡诺普斯商量这件事,米尔法克想着会不会给莉娜带来不愉快。

    「我和阿尔戈尔少尉接收到紧急集合的命令在队长的房间集合之后,安塔雷斯少佐的『催眠花园』就发动了。我们虽然多亏了夏乌拉少尉的『月蚀(注音Lune Eclipse)』在免于遭难,但宿舍一带的人,除了我们都被无力化了。」

    安塔雷斯使用的『催眠花园』是让领域内的人类睡眠的系统外魔法。随着范围的扩大和对象人数的增多,强制力也在一定程度上下降了。例如,让因为战斗而兴奋的士兵睡着是做不到的。与之相对的,在需要让睡着的人无法醒来,以及让刚睡醒的人或者积蓄了疲劳的人睡着的场合,还是能发挥很高的效果的。

    另一方面,夏乌拉少尉使用的『月蚀』,是对于在美国被称为『月之魔法』的战斗用精神干涉系魔法的攻击,在精神层面上让其无法确认目标从而将其无效化的防御魔法。她之所以免受寄生物同化,也是多亏了她反射性的展开了『月蚀』的缘故。

    「……这之后打算怎么办?」

    即使莉娜的声音中透露着动摇,也是没办法的事。她一直是接收着STARS的支援而活动着的。现在这种情况,指望不上支援了。相反,在资金和装备都没有的状态,也可能有着需要数个恒星级魔法师才能解决的对手。

    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莉娜的声音,仿佛是要回答她的疑问一样,米尔法克的胸前口袋响起了收到邮件的声音。米尔法克将车子切换到自动驾驶,从胸前口袋中取出了终端。

    之所以他的手指动的那么快,是为了解除暗号。看起来这封邮件是由相当复杂的暗号组成的。

    在终于解出了原文之后,米尔法克一脸严肃地读着邮件。

    他读完后,将终端交给了莉娜。

    「总队长阁下,这是从巴蓝斯大佐阁下那里来的指示。」

    莉娜接过终端,米尔法克再度握住驾驶杆。

    「队长在得知第三队针对总队长的袭击后,马上向巴蓝斯大佐阁下询问了今后的方针。」

    莉娜咽了口口水,将目光落在米尔法克的终端上。

    读着巴蓝斯的邮件,莉娜渐渐惊愕地睁大了双眼。

    「——去日本?!」

    巴蓝斯的指示,是逃向日本接受四叶家的保护。

    「……为什么特意……」

    为什么特意从美国出国就只能逃向日本,米尔法克正确理解了莉娜的这一疑问。

    「恐怕巴蓝斯大佐阁下担心有针对总队长阁下的阴谋吧。虽然不会考虑到暗杀身为战略级魔法师的总队长阁下这种愚蠢的行为,但想要将总队长阁下洗脑并加以利用的实力也有可能在军队内部的阴影中活跃着。」

    听着米尔法克的推测,莉娜想起了在超弩级空母『企业号』船内「目击」到的军●事●机●械●。

    ——被强制使用魔法,作为发电机燃料替代品的魔法师们。

    ——自己会和他们一样,被作为军事系统的零件而利用……?

    的确现在的世界形势,如果失去了『重金属爆散』,将会是近乎于国家的自杀行为这样的愚蠢行径。但如果将莉娜洗脑加以驯服的话,在战力层面考虑也不是不可能的行为……。

    「可是这样的话,不就是逃兵了吗……」

    「关于这点我认为没问题。总队长阁下,请看一下附件。」

    听到这句话,莉娜慌忙操作着终端。在附件和正文一起变为原文以后,莉娜打开了附件。

    「命令书?!」

    为了秘密监视调查在日本的武官而潜入日本,命令书上写着这样的内容。

    「我认为这是大佐阁下在她的权限以及能触及到的范围内,给出的最大限度的便利了。」

    巴蓝斯大佐是为了取缔军人的不正当行为而设置的监察部门的二把手。为了监视调查在日本大使馆或者领事馆工作的武官而将莉娜派遣到日本这件事,即使在指挥系统层面有着相当多的问题,但也是勉强在巴蓝斯的权限范围内。

    「那个终端就这样放在您那里。由于没有输入我的个人情报,所以请放心。密码是第一中队使用的密码。」

    莉娜作为总队长,被赋予了检阅各队的情报文书的权限。可是这个权限,在STARS内部基本被无视了。莉娜也觉得这不是问题。可是只有卡诺普斯和第五队的卡佩拉(カペラ,御夫座最亮恆星)少佐,在每次变更密码之后都会出于纪律和礼仪向莉娜报告。「然后是潜入任务用的护照和信用卡,还有储蓄卡和各种装备,这些都放在后座的旅行箱中。考虑到跨洋飞行,没有放入武装设备。并且,由于没有时间去取总队长阁下的换洗衣物,这些就请在机场置办吧。机票是由巴蓝斯大佐阁下准备的。」

    听了米尔法克的话,莉娜再一次看向终端。那里的确传来了机票数据。

    「我们就这样驶向阿布奎基机场。虽然由于队长正在牵制着所以我觉得不会有追兵,但以防万一还是使用了反探知护盾,所以请总队长阁下尽量不要使用魔法。」

    「……我知道了。」

    米尔法克的反探知魔法,在STARS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即使是擅长追踪任务的第六队『猎户部队』,想要发现也是很困难的。莉娜乖乖听从着米尔法克的提议。

    ◇ ◇ ◇

    莉娜安全到达日本的时候,是日本时间六月十九日下午。她马上拨通了巴蓝斯告诉她的电话号码,被受命于真夜的黑羽家保护了起来。

    这时候,STARS本部基地里,卡诺普斯和阿尔戈尔,以及夏乌拉,经过简略审判的结果,被判送往中途岛的魔法师专用军事监狱。

    并且,米尔法克也没有回基地,而是就那样向着西海岸方向逃去。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