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六卷 侵略篇 【3】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六卷 侵略篇 【3】

    六月二十四日,星期一。

    达也按照预定行程般,今天也到访了巳烧岛。

    虽然主要目的是测试飞行车,但测试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因为所有性能测试都符合当初计划预料。——顺带一提,在这个场合下AIRCAR中的『AIR』并不是指『空气』,而是指『天空』『空中』,所以尽管不是用空气榨压的方式浮起也不会被人说名字欺诈。这跟『飞机』的命名原理一样(AIRPLANE的本义是在空中水平飞行的板块)。

    『我没想到居然还可以潜水』

    『开发人说在气密性上进入宇宙也没问题。但因为飞行原理是控制车子上的重力来飞,高度超过六千公里的话飞行系统就会无法正常运作』

    『我没打算用飞行车前往宇宙啦』

    对着兵库口中那过份的性能,达也亦不禁苦笑起来。

    『所以两道门的设计是为了减少开口位,藉此来提高气密性啊』

    飞行车的门并不是向横打开,而是往后面滑开。窗子的玻璃也很厚,跟车门是一体的。这些应该都是为了提高气密性的设计吧。

    『如你所言,只是飞行车原本是被设计在陆上、低空以及海上行驶,所以实际驾驶时请顾虑这点』

    『没必要我都没打算把飞行车开到成层圈上或是潜进海里』

    『非常感激。虽然很啰嗦,但来往本州跟小岛请使用水上驾驶模式』

    『是高度自动保持在数十厘米上的模式呢』

    『是的。这样的话,达也大人拿着外航用小型船舶驾照就不会被警方怪罪』

    达也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同时考取了四轮自动车驾照跟水上没有限制的小型船舶驾照。不用说,虽然船舶驾驶执照并没有考虑过飞行车的情况,但如果是水上驾驶模式的话,航行时的状态就跟气垫船一样。达也是能够主张拿着这张驾照是可以航行的。

    『我会这样做的』

    万一有什么事飞着逃走就好。缺乏守法精神的达也肯定是在这样想。

    『那个』

    看到达也跟兵库之间的对话完结,一把声音从旁加入。

    『莉娜,怎了吗』

    这把声音的主人是从旁被逼参观的莉娜。

    『我啊,真的会被放回国吗?』

    『我不是太懂你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让我看这些军事机密,真的会放我回美国吗』

    『莉娜你在说什么?』

    对着皱起脸的莉娜,达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她。

    『四叶家是民间组织,所以飞行车不是『军事机密』』

    『你还敢说!尽管不是国家军队,也是军事组织啊!』

    『那是误解。我们不是军事组织,虽然的确有从武力活动上获得报酬,但那最多也只是副业而已。如果硬是要分类的话,四叶家是研究组织』

    『只是副业就让全世界惧怕什么的,这是什么玩笑吗……』

    『擅自地害怕我们,把错归结在我们身上,这样很困扰』

    『对着用一击就消灭了整个舰队跟军港的人,不害怕才奇怪吧!』

    『那是我个人的力量,并不是四叶家的』

    莉娜不禁张大双眼凝视着达也。

    莉娜无法相信,达也用『个人的力量』来说出造成数万人战死事件的神经。因为那跟他直接承认自己杀死了数万人一样。

    责任是能够分担的。『灼热的万圣节』是军事冲突中发生的事件,投入战略级魔法是军队的指挥系统所决定,而责任则在进行命令的上司身上。

    但尽管因为被命令所以使用这个事实不变也好,如果承认那是个人的力量的话,当中的结果也会是属于那个人的。

    尽管没有责任也好,结果还是会留下。

    杀死了数万人的结果。

    还是达也根本没理解这点……?

    (不,这是不可能的事)

    达也并不是会逃避现实的人。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但莉娜在某个程度上理解达也。他在正常的精神下接受了自己是大量杀人犯这个现实……。

    『……如果不是军事机密的话,我出国就不会受到限制吧?那样就好』

    莉娜自己终结了这个话题。她也是战略级魔法师,如果再继续争论下去也只会变成不愉快的话题,所以无意识地刹车了。

    『比起这些,达也我有个拜托』

    『要看内容,先告诉我吧』

    两人正在机库中谈话,不过因为飞行车在形式上是登录在四轮自动车上——连车牌也拿到了——所以可能应该说是『车库』,不过因为大小跟整备用的机械类型,所以还是叫『机库』比较实在。

    而在角落里有室外用的桌子,并且有四张一套的椅子。达也向着桌子前进,而莉娜则跟在后面。

    兵库拉开椅子看向莉娜。

    达也则是坐在对面。莉娜连客气也做不到,只能坐在兵库拉开的椅子上。

    兵库拿着冰茶放在达也跟莉娜面前。

    达也用视线向兵库道谢,然后再次看向莉娜。

    『那么,你想要什么?』

    虽然对于达也直接的态度感到有点害怕,但莉娜没有流露在态度中。

    『我不是俘虏吧?』

    『当然』

    『那么,受你们关照的时候我想拿回自己的CAD』

    『为什么?』

    虽然莉娜预料到会被这样问,但实际面对时要回答还是需要些勇气。

    『徒手让我有点无法安心』

    根据听者的心情,这是有可能被看作是敌对宣言。在只有自己在保护之下的现况,是不应该说出来的。

    但莉娜也想不到其他合理的理由,也觉得自己又不是怀着邪念,不想藏起真心。

    而且莉娜心中的某个角落认为达也是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任性就会生气的人。——虽然如果被这样指责的话,莉娜肯定会脸红着否定。

    『应该没有让你感到不便的地方啊』

    『是心情的问题!』

    莉娜的态度会变得强硬是因为达也笑着。简单而言就是莉娜正在对达也撒娇,但本人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应该说,她没有察觉。

    『心情吗。嘛,我明白』

    『那样的话!』

    『但我没办法答应』

    『为什么啊!?』

    『不能让USNA的CAD在日本国内被使用。有可能里面藏有连你都不知道的机关在』

    『呜……』

    莉娜的反应就像是个搞笑艺人。但她是十分认真的。

    『但我有准备好替代的CAD给你』

    莉娜没有放过这一句。

    『诶?你说准备好,是事先为我准备的吗?』

    『虽然我认为这座设施的防备是万全的,但对手是USNA,万一的时候你也需『要自卫手段啊?』

    『达也……你真是坏啊』

    莉娜用半睁开的眼睛看着达也,就是所谓的『不肖的眼神』。

    『我并没打算当成是秘密,只是莉娜太小家子而已』

    达也平常地无视了莉娜的『不肖眼神』。

    『比起过得太堕落完全没紧张感要好』

    莉娜的反驳虽然说得对,但如果她没有红着脸的话或许会有更强说服力。

    『这里有CAD调整设备,顺便调整好吧』

    『……达也来调整吗?』

    『别担心我习惯了』

    『啊……这样说达也是『托拉斯·希尔佛』的半边啊』

    『就是这样』

    达也站起来。

    莉娜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半杯冰茶,然后追着已经离开了桌子的达也。

    ◇◇◇◇◇

    达也跟莉娜从飞行车的机库移动到在包含着感应石精制的CAD工厂旁的研究设施。而很遗憾的是移动手段并不是飞行车,而是氢气引擎的越野车。

    『我想莉娜你用这个』

    进入调整室前,莉娜被带到类似会议室的小房间。达也在那里展示了一个金色粗条的项圈跟一条以银色为基调的手炼。

    『这没有按钮啊……。难道说是FLT的完全思考操作型?』

    『你居然看得出』

    达也完全不是客套话的声音称赞莉娜。

    『因为FLT的完全思考操作型CAD在美国也成为了话题啊……』

    不用手来按按钮,而是只靠思考来操作的CAD先由德国的罗森魔工社进行了商品化,然后日本的FLT则在其后推出。但在这之后就没有人跟着了。至今只有罗森跟FLT有在贩卖完全思考操作型CAD,而在现时点的市场口喻则是FLT较优。

    『STARS也有队员在试用,但我就没用过了。究竟是怎样的原理啊?』

    莉娜的自白对达也而言是意外的。她应该是由开发了那个战术魔法兵器『布里欧纳克』的科学家及技术人员负责才对。虽然达也完全没见过,甚至连那个科学家(技术员?)的名字也不知道,但只是看一下『布里欧纳克』就可以判断他的技术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有那种程度的技术,要实用化完全思考操作型CAD也是可能的。不是『并非不可能』,而是断言在市场上有制品的情况下不需花多少时间就能够确实地做得到。

    但达也并没有发出疑问。

    『FLT的完全思考操作型CAD是使用了已经商品化了的非接触型按钮的技术』

    『是指控制想子波吗?』

    『对。对着那个项圈型的CAD输入想子的话,就会输出单一的启动式。那是把束成幼细状态的想子波投射到指定地方的无系统魔法的启动式』

    『只是输入想子就会启动?』

    『如果输出的启动式只有一种的话,作为按钮就足够了。项圈型的操作装置并不是思考操作型,应该说是半自动型』

    『是跟武装装置相同的原理呢』

    莉娜说的话在某程度上是说中重点,但达也只是用一句『对啊』点头,就继续说下去。

    『手炼型是跟操作用装置联动的,用来解除待机状态』

    『那么,具体要怎样用才对?』

    『面对项圈发出的启动式,用手炼的内藏按钮来指定目标。只需要把想使用的魔法的号码作为变数,编辑进无系统魔法的魔法式内,手炼就会转换成想用的启动』

    『……即是说,只要想着『想用几号的魔法』就能够输出启动式?』

    『简单而言就是这样』

    『等等,那不是和厉害吗?用手来操作CAD的步骤对于近身战的魔法师而言是不轻的枷锁啊』

    CAD是让魔法快速发动的道具。因为利用CAD来发动魔法的行为得到泛用,所以魔法师才得到了跟大量拿着枪的士兵正面冲突的力量。

    但这次则是操作CAD这个动作变成了一瞬决定胜负时的弱点。虽然特化型CAD是为了弥补这个弱点而存在,但这样做就会变成能够使用的魔法种类受限。

    FLT的完全思考操作型CAD是完全解决了这些问题的道具。跟罗森把特化型CAD组进思考操作系统不同,FLT的商品把操作用的装置跟原本CAD负责的工作的装置分开。虽然有着必须要持有两个装置的缺点在,但不只是特化型,连泛用型也能够使用的点上,同时满足了『不用手操作』跟『不使能够使用的战术变少』的需求。

    『你喜欢我就安心了。操作型装置最多能够跟四台CAD链接,但一台泛用型就够了吧』

    『充分够了』

    莉娜的脑袋掠过一个想法,难道能够用一个操作装置来同时操作泛用型跟特化型,但她没有说出来。

    只是靠思考就分开泛用型跟特化型什么的太方便了。

    达也点头,而莉娜则在想无法预测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达也拿着两个分开的CAD前往调整室。

    莉娜则是到调整室旁边的准备室。这座设施有透过头套跟拿来放置双手的平板来读取调整人资料的政策装置在。但达也认为因为是在白纸的状态下使用新的CAD,所以应该使用睡床型的装置进行精密检测。莉娜则是因此而在准备,即是换衣服。

    『达也,那个……久等了』

    进入了调整室的莉娜只穿着一件没钮扣的白色衬衫,遮到大腿一半。简单说就是一件距离膝盖约十五厘米左右的长T-Shirt。

    头发则是把上面所有东西拿下,放到背后。而脚上只穿着像是医院会用的妥协。莉娜的双手像是要藏起胸口般紧抱着,然后态度则是害羞又不安。

    『……这样没问题吗?』

    『没问题是指?』

    『……没有只穿内衣没问题吗?』

    莉娜的脸颊红起来,转过头去。她对于自己的询问感到羞耻。

    当然,尽管看到如此纯情的一面也好,达也的态度也没有改变。

    『莉娜有用过这种检测装置吗?』

    『我有义务每个月最少都要进行一次精密检测』

    即是说STARS的基地里也有相同的机械。每月最少一次,从达也的角度去看就太少了。但那跟魔法在成长期的深雪不同,STARS的军人应该很少还未成年。不论二十岁年代,三十、四十岁的话就没必要频密地更新检测结果,达也这样说服自己。

    『如果泳衣比较好的话我让人准备?』

    『也不是比坚尼比较好啦……』

    『我哪边都没所谓哦』

    莉娜一边迷惘,又开始羞耻起来了。正常而言比起两件式的泳衣,长T-shirt应该没那么羞耻才对。

    明明应该没必要迷惘……。在这样想的时候,达也到达了某个推测。

    难道说莉娜在衣服下面什么也没有穿……?

    达也没有指示她换衣服是『脱下内衣』。设施的人恐怕也没这样说吧。

    只是如果莉娜知道在使用睡床型的测定机械时是只会穿着内衣的话……。拿到长T-shirt型的检查用衣服,有可能会擅自误会认为『在下面什么也不能穿』。

    『……麻烦你这样就好了』

    但是事到如今对着满脸羞耻的莉娜这样回答,达也亦说不出『穿着内衣也没问题哦』。这样说的话肯定会让彼此都更难堪,莉娜也会变得更害羞吧。说不定连调整也做不到。

    『那么,躺在那边吧』

    达也比起平常更具意识地用工作上的语气说法。

    (这里是插图 不用说都知道是哪张吧)

    在调整时,『没有穿内衣』的疑惑越发越深。达也的眼睛有看到隔着薄布之下那凸起的存在,但他没有做出凝视的行为。

    但可能因此,莉娜完全没察觉到『被发现了』。而调整也在没有引起麻烦的情况下完结了。

    莉娜的脖子上马上就被项圈型的装置包围着。不对,因为是半圆的圆环,所以应该说是『嵌着』吧。金色的光芒跟她的头发是同样的,跟莉娜十分相称。一眼看只是一个华丽的项圈,但不用那并不是自己拿不下来的东西。莉娜也察觉到『看起来好像颈圈』,但她好像不在意。

    『我明天也会来,有什么问题就跟我说吧』

    『了解』

    莉娜举起右手回应达也,而银色的手炼则在另一边的手腕。

    『达也大人,请你不要关掉追踪器』

    『我知道』

    对着兵库的提醒苦笑着点头,达也驶出了飞行车。

    距离地面数十厘米浮起的车,维持着相对高度就这样往海出发。

    ◇◇◇◇◇

    在达也打开位于往返第一高校大路附近的咖啡厅『微风』的大门时,深雪跟朋友们已经聚集在里面了。

    『啊,达也来了啊』

    『达也来了!』

    艾莉卡跟穗香几乎同时喊出了对达也的欢迎。

    达也轻轻地举起手回应,然后坐在深雪跟穗香中间的位子。

    店内没有其他客人在。在达也询问前深雪就向他说明『今天把整间店包场了』。

    『达也,这是请你的』

    店主把一个小玻璃茶壶放在吧台上,里面是经过长时间泡出来的冷泡咖啡。穗香跟雫马上站起来,穗香负责拿著茶壶,而雫则是拿著载著茶杯的盘子,拿回桌子那边。

    达也在对两人道谢时,店主说了声『要回去的话跟我说声吧』,然后就走到房间内。

    在达也进来后,店内就已经展开了防止偷听的魔法,是干比古的声音结界。

    而当中没有人觉得夸张。

    因为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达也会特意把大家聚起来表示有话要说,那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事。

    『难得店主愿意顾虑我们,那么就马上进入主题吧』

    在穗香给自己倒的咖啡前,达也开始了话题。

    而他的朋友们的视线跟听觉早已集中在他身上

    『九岛光宣变成了寄生物』

    达也突然说出了重点。

    『诶?』『不会吧』『真假!?』

    跟光宣有见面过的干比古、艾莉卡、雷欧接二连三叫出来了/

    『……『九岛光宣』是指论文比赛那个二高代表吗?』

    『对』

    对著美月有点犹豫的询问,达也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艾莉卡用锐利的视线看向达也。

    但她并不是怀疑达也些什么。纯粹是因为特意压抑著动摇,才不自觉地变成了这样的眼神。

    『为什么,吗。我也不是知道一切,但已经知道的是光宣是以自己的意思舍弃人类的身份,还有光宣变成寄生物的目的』

    『那能够请你告诉我『已经知道的事』吗?』

    雷欧早人一步地取回了冷静。但他眼睛里的光芒并不比艾莉卡弱。

    不容许你隐瞒任何事。——他的双眼正在这样诉说。

    但尽管雷欧这样瞪著他也好,达也在当场要说的内容并不会有变。他从最初就打算把能够告诉他们的范围内的所有事说出来。

    『光宣的目的跟水波入院的理由有关』

    『不是单纯的受伤吗?』

    『水波入院的理由事魔法演算领域受到过大的伤害,而完全恢复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对著达也说出来的事实,不只是提出疑问的雷欧,除了深雪以外的所有人都无言了。

    『现今没有任何生命危险。只是高威力的魔法有可能会变成导火线,为病症带来决定性的恶化』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事!』

    无语的雷欧怒吼。水波是雷欧作为部长之下的山岳部部员,在众人当中是接在达也跟深雪之后,抱著同伴意识的人。

    『我没打算说明这方面的事。现在必须要说的事还有其他在』

    『……好啊。那么就让我听听那边的』

    对著咬牙切齿的雷欧,怎么看都不觉得他接受了达也的话。但他在这个场合下也发挥著强大的自制力。

    『光宣为了尝试治疗水波,自己决定变成寄生物』

    『给我等等,达也』

    干比古有点说不出下一句。

    『……即是说光宣为了治疗樱井,才让寄生物附身吗?把自己当成实验品?』

    『他本人是这样说』

    『怎么会……。他疯了吗……』

    干比古蒙了。

    『光宣是认真的』

    但达也毫不留情地说出现实。

    『即是说,光宣会来拐走水波?』

    艾莉卡把达也准备说出来的话抢掉了。

    『光宣曾经来过想拐走樱井吧?然后被达也击退了这样吗?』

    雷欧再说出了进一步的话。

    『是的,第一次击退了』

    『达也……你难道想说你可能会输?』

    『不会被干掉,但也不是容易对付的对手』

    对著干比古的询问,达也并没有断言说『不会输』。

    『那是指,达也你不会被干掉也好,有可能无法成功保住水波吗?』

    『对的』

    达也对艾莉卡点头,

    『但,我想你们注意的是其他事』

    然后继续说下去。

    『艾莉卡、雷欧、干比古。我认为作为策略的一环,光宣有可能来跟你们接触』

    『把我们塑造成协助者吗?』

    『因为说起这边光宣认识的人,除了七草前辈、香澄跟泉美以外,就只有你们了』

    『……的确,如果没听到这番话,可能就会帮助光宣了』

    最初承认的是雷欧。

    『如果他说是为了救水波的话呢』

    艾莉卡也不情不愿地承认了。

    『光宣已经变成了寄生物了吧?被认为分不出人类跟寄生物什么的真伤心啊』

    但干比古却抱怨了。作为古式魔法师的自尊不容许他被认为分不出人跟妖。

    『我在光宣自白前也不知道他变成了寄生物』

    『……是这样啊』

    但干比古却无法说出自己比起达也优秀。

    『在寄生物的感觉上,干比古可能比我优秀。但九岛家有伪装情报体的魔法在,尽管光宣变成了寄生物也好,并没有丧失『九』的魔法』

    『不是啦……,先不论柴田的『眼睛』,我没自信说自己的感受力比达也你优秀啦。而且我也明白必须要对光宣保持警戒』

    『你明白这点就好』

    『嗯,说回来……』

    干比古露出了『忽然想起了』的表情。

    『怎了?』

    达也并没有无视他。

    『光宣身上的寄生物是从哪来的』

    『难道说,又是来自美国的吗?』

    『不是,那是上次封印的寄生物。被不明人士夺走的两只中有一只在九岛家那』

    回答艾莉卡的问题后,达也第一次把所有人都看了一遍。

    『……其实,莉娜来了日本』

    在迷惘的最后,达也决定说出事实。

    『莉娜吗!?』

    『兄长大人!?』

    穗香跟深雪同时惊讶地叫出来。

    穗香纯粹是对于莉娜来日感到惊讶。

    而相对的,深雪的惊讶把应该要保密的事实,尽管是朋友亦好,还是告诉了他们。

    幸好因为艾莉卡跟雫她们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所以没有人对于深雪称呼自己未婚夫为『兄长大人』感到不对劲。

    『莉娜来日本跟USNA再次出现寄生物有关』

    因为接二连三的炸弹太具破坏力,大家都呆住了。

    『寄生物再次出现在美国……』

    勉强地作出反应的是干比古,而除此之外的五人全都无言了。

    『但光宣身上的寄生物跟那没关系。但如果USNA新出现的寄生物入侵日本的话,很有可能跟光宣合作』

    『达也……。有能够无力化寄生物的手段吗?如果需要我的力量的话……』

    『九岛阁下提供了封印寄生物的魔法』

    『九岛阁下是指『老师』吗?』

    『那是光宣的祖父吧……?』

    艾莉卡跟雷欧指出九岛烈跟光宣的关系,藉此来质疑这件事。

    『无法想像他会因为对象是家人而提供没用的术式。只是,如果真的不顺利的话,就可能要靠干比古你了』

    达也否定了偏颇亲人的说法,但认为九岛家的魔法对光宣无效的可能性并不低。

    九岛家的魔法的确能够封印寄生物。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根本不可能创造出寄生人偶这种兵器。

    但光宣也是九岛家的魔法师。肯定理所当然的知道制造寄生人偶的术式。现在肯定在创造出能够逃离这个束缚的魔法才对。不对,对抗手段或者已经完成了,达也这样想。

    『在那时候务必让我帮上忙』

    干比古用力的点头。

    对付妖魔是古式魔法师的使命。干比古的回应中蕴含著这样的信念在。

    ◇◇◇◇◇

    达也并不是坐著空陆两用车『飞行车』来到微风。他把从巳烧岛坐回来的飞行车放在自己家的公寓车库,然后再坐电车来到最接近一高的车站。所以回去当然也是坐箱型电车。

    在电车中,达也跟深雪之间的话很少。虽然以两人现在的立场无法不去警戒偷听,但那并不是主要的理由。因为刚刚在微风谈完一些沉重的话题,所以当中的紧张还留著。

    罕见地途中没有谈什么就回到家的两人,在回到自己家就松一口气了。在深雪谈起学校的事,达也说起飞行车的感想,深雪开始吵著要坐著去兜风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平常的状态了。

    但这股温馨的气氛却被一通电话打破了。

    并不是因为电话本身,而是因为当中的内容。

    『——即是说,你要求如果安吉·天狼星前来寻求保护的话,就交给国防军吗?』

    『不要那么激动嘛』

    在视像通话的画面中,风间像是安抚达也般动著手。

    『我只是在说作为国防军不容许身为USNA军人的天狼星少佐藏在民间组织中而已』

    『如你所言,但为什么中佐你要特意说些明摆著的事』

    『达也,我知道天狼星少佐在你的庇护之下。是四叶家自己报告的』

    所以装傻也没用哦……。风间用眼神这样说著。

    『那么请去跟本家提出要求』

    但达也却毫不动摇。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风间的话,更没有接受要求。

    对著达也不合作的态度,风间露出了严厉的眼神。

    『大黑特尉』

    从风间说的话中,那种对比自己小的朋友的亲切语气消失了。

    『尽管贵官在四叶家的地位提高了,四叶家跟国防军关于贵官的契约仍然有效』

    达也无言地看回去。

    『司波深雪小姐的护卫是例外,贵官必须要优先国防军的命令』

    『风间中佐,请你不要曲解四叶家跟国防军的契约』

    『你说什么?』

    从达也的声音中,失去了任何感情。

    『除了深雪的护卫以外,四叶家承认国防军对司波达也有著优先命令权。我承认这是四叶家跟国防军的契约,但绝对不存在我必须要服从国防军的规定』

    『特尉,你打算背叛军队吗?』

    『并非如此。特尉这个国防军赋予的地位,是为了利用我的方便而已。五年前在冲绳进入军队指挥下的宣誓,是只限于当时的存在』

    『……达也。国防军不能认同平民保护安吉·天狼星。我想你理解这点』

    『风间中佐。藏起天狼星少佐的不是我。我是指保护安吉·天狼星的是四叶家,所以请去跟本家要求』

    达也跟风间在最后避开了决定性的决裂。

    那是互相认同彼此的利用价值的结果。

    ◇◇◇◇◇

    成为了达也跟深雪新家的大厦是作为四叶家东京本部而建的。而内部不只有住宅空间,作为本部还有各种各样用途的设施在,魔法训练用地下室就是其中之一。

    训练室里面没有他人在。虽然也因为时间已经晚了,但主要还是因为达也利用『当主儿子』的名分——不论那是不是事实——把整间房独占了。

    虽然达也对深雪跟水波说过,会把封印寄生物的魔法教授给真夜。但其实他真心在想,尽管能够教授于他人也好,达也自己可能无法上手。即使他在四叶家内部的地位提升了也好,他只能使用『分解』及『再生』这个事实是不的。

    但达也并没有划清自己可能性的极限。的确他除了『分解』跟『再生』以外,无法正常使用普通魔法。人工魔法演算领域只能够模彷出低威力的魔法。

    但那是现代意义上的魔法,即是改变事像的魔法。在传统上,不只有事像改变的魔法,操作想子本身的技术也被看作为魔法。然后在控制想子的技术上,达也不会输给一流的魔法说,不如说是已经凌驾了『一流』。

    寄生物的本体是灵子情报体,而达也没有直接控制灵子的能力。

    但已经辨明的是,寄生物的本体周遭缠绕着想子,而失去想子的外壳就会停止活动。那是因为想子在身为把意志或思考化成形式的粒子同时,亦是把物质上的肉体及非物质的精神链接起来的粒子。它会把精神发出的指令传达给肉体,把肉体收集到的情报传达给精神。

    即是想子有着能够干涉精神=灵子情报体的性质。

    干涉精神的系统外魔法也是利用想子建构魔法式然后发动,那亦是想子跟灵子情报体互相作用的间接性证据。

    达也正在思考利用无系统魔法来封印,或是拘束身为灵子情报体的寄生物。

    用想子流冲击只会弹飞寄生物,尽管能够造成伤害也无法打倒它。那是曾经对于脱离同化了的肉体的寄生物使用术式解散得到的结论。

    为了打击已经跟人类同化的寄生物而创造的彻甲想子弹,尽管能够弱化寄生物,但仍然无法让其停止活动。

    (……还是抓不到感觉)

    锁链、绳子、网。直到刚才一直都在尝试各式各样的形象,但当中没有一个有手感。只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如果能够对着真的寄生物练习或许会有点不同吗……)

    照达也所知,四叶家跟九岛家均持有真的寄生物。四叶家的是在一高演习林中封印的个体,而九岛家的则是用在了培养的寄生人偶内。

    虽然无法借来,但如果由自己亲自过去的话,对方很有可能愿意让自己练习。

    但那必须要在一定程度上知道要怎样操控想子才可以。如果是现在这种完全没头绪的状态去,肯定也只会徒手而归。肯定也会浪费对方的时间。

    (……问一下师傅吧)

    虽然不想借下八云的人情,但现在也不是能够说三道四的状况了。达也觉得你该明天早上前往拜访九重寺。

    ◇◇◇◇◇

    六月二十五日,星期二的清晨。

    达也久违地来到八云的寺院。

    他事前也没有联络过八云,所以达也认为自己扑空也无从抱怨。

    但事实上,达也却遭到意料之外的迎接。

    调布的公寓距离九重寺有一定距离。虽然也不是无法走路过去的距离,但达也鉴于目前的情势坐上了飞行摩托车『WINGLESS』。而身上传着的不是普通的夹克,而是四叶制的飞行战斗服『FREED SUIT』。在摩托车着陆后,他脱下头盔用左手拿着。虽然没有带着平常的特化型CAD,但『FREED SUIT』里面有完全思考操作型的CAD在内。

    尽管穿过山门,也没有发生平常的门徒袭击——不如说是乱斗。

    完全没有一丝人的气息。

    在达也想着自己先前脑袋掠过的那句,『扑空也无从抱怨』是否立旗了的时候,就被袭击了。

    那是没有实体,只有气息本身的『存在』。

    传来的是明确的敌意。

    达也在判断对方真身后,就用想子流迎击了。

    在一瞬间被提高到术式解散程度密度的想子激流,弹飞了同样由高密度想子组成的情报体。

    (独立情报体……『使魔』吗?还是自然出现的『魔神』?)

    达也曾经从四叶家锻炼他的古式魔法师那里听说过,这个世界偶然会出现由大量高密度想子组织形成的独立情报体。

    正常的独立情报体只是储存情报的存在,并没有干涉事像的力量,但内部的情报跟想子量超越某个程度后,就会开始干涉事像。以前的人称之为神,或是恐之为魔,或是以其为本创造出精灵魔法或是召唤魔法。 差使独立情报体来改变事像,藉此创造出魔法。——身为达也老师的古式魔法师这样告诉他。

    被达也吹飞的独立情报体,翻过身来再次袭来。

    在现时点有两点搞清楚了。

    那个『精灵』是『风』的独立情报体。

    还有就是,这个『精灵』被人的意思操控着。

    (是师傅吗?)

    但尽管是这样,情报体身上的敌意太真实了。而独立情报体的攻击力,如果打中的地方不好会致命。

    达也决定先除去眼前的危险,打算使用术式解散来消除『风之精灵』。

    但在下一瞬间,他取消了使用情报分解魔法·术式解散。

    他并不是因为判断术者是八云而中止战斗。

    取代术式解散,达也使用了压缩想子再释放的无系统魔法。

    推出去再固定的形状为网,虽然这样说,但也不会重现出细致的网纹。

    浅薄地扩大的想子膜慢慢包起目标,比起网可能更像是封吕敷。——当然,这个世上没有一张风吕敷长达直径三米。

    对着冲向自己的『风之精灵』用想子的『网』挡下,然后包起来,再在外面加压。但『网』马上就被撕裂了。

    从拘束中逃脱的精灵化为风刃,袭向达也。

    达也向侧跳开躲避。

    在沙地翻滚一下站起来的达也,他的左腕开始滴出血液。肩膀附近的部分被割伤了。

    对方是透明的空气刃,尽管想躲开也好,也无法完全躲掉。说回来这明显不是练习的威力。如果身上没有穿着完全防弹、耐冲击、抗切割机能的『FREED SUIT』,很有可能左手臂会直接切离。

    只是,装甲只有在短短一秒钟渗血。

    不要说是伤口,连装甲的损伤,渗透进地面的血液都像是幻觉般消失。那是达也『再生』的效果。

    如果对手是魔法师的话,可能会因为惊愕而出现空隙。但『风之精灵』并没有停下攻击,是被命令了『持续攻击』吗,还是术者十分熟悉达也吗。

    风刃再次逼近达也。

    达也对着独立情报体伸出右手,张开手掌,在前方形成想子的盾牌。

    撞上高密度的想子盾,『风之精灵』无法前进了。而独立情报体维持着的高压空气刃则解开压缩,化为暴风袭向达也。

    单纯的风是不可能撕裂FREED SUIT。

    达也像是抓住什么般握紧拳头。

    达也的想子以『风之精灵』为中心开始集中。

    独立情报体跟着被压实固定。

    能够复盖大型车辆大小的想子云变成了一颗能够收在手中大小的玉。

    因为没有实体,肉眼亦无法看见。『风之精灵』被关在像是水晶球般的想子球内。

    确认『精灵』没有从中逃脱后,达也松一口气。

    那是在松懈的一瞬间发生的事。

    手中的想子球内部出现了爆发性的膨胀压力。

    达也把右手的想子球体向上丢。

    放下右手,然后利用反动力,左手用力伸向上。

    让想子球爆炸,然后『风之精灵』也随着其爆炸。

    因此产生的冲击波跟达也左手使用的术式解题在他头上冲突,然后化为无数个圆形的想子波不断扩散。

    『唷,真可惜啊』

    在无人的环境中,突然有人影浮现。一边拍手一边说话的,是住在这个寺院的着名『忍术使』,九重八云。

    (插图 达也举起手那张)

    『如果念压的方法再下点功夫的话,封印就已经完成了吧』

    『师傅,早安』

    『嗯,早安啊达也』

    然后他就是今天早上寻求意见的目标。

    『那么师傅,封玉是什么啊?』

    犹如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般,交换完早上的招呼后,达也继续问下去。

    『就是你刚刚尝试创造的东西』

    八云用像是苦笑的笑容回答。

    『你是来询问封印寄生物的方法吧?』

    『光宣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啊』

    『我也知道美国那边再次出现寄生物,这次比起之前更麻烦呢』

    『佩服不已,那么……能够请你教授封印的术式吗?』

    『当然,不行』

    八云的回答因应对手,有可能会让人愤怒不已大吼『你在耍我吗』。

    『是这样啊』

    但达也却像是理所当然般接受了。

    虽然达也称呼八云为『师傅』,但他并不是『忍术使』九重八云的弟子。达也只是因为八云的好意而协助自己切磋磨练,并没有让他教授自己魔法的资格。

    『没必要我教吧?刚才的封印完成度很高,完全不觉得是第一次尝试』

    但同时,并不是什么也不会教授给予达也。

    『封玉是用跟『彻甲想子弹』一样的技巧,把独立情报体压进去想子的球体内在固定吧?』

    『原来如此,应用了彻甲想子弹的技巧啊』

    『那样能够封印寄生物吗?』

    『风精的护法已经完全隔离在我的术以外,对寄生物应该也十分有效吧』

    护法是护法童子的简称。原本是密教僧人或是修道者差使的神灵·鬼神,但更广泛的是指密教系术式中的『使魔』。刚才八云的发言,它的意思是指『成功关起八云差使的风之精灵的阶段』。

    虽然有着八云心情好的这个条件在,但他会这样给予达也关于一些疑似传授术式的意见。考虑到达也并没有履行作为弟子的义务这点,算是破格的优待。

    『刚才你说『念压上多下些功夫』,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

    『如果按着你那个做法,花个十小时在上的话就不会自爆破解吧』

    『所以花时间在上就好?』

    『不对不对,不是那样。我是说功夫啊,炼成封玉所需求的并不是时间』

    那么究竟要怎办,达也并没有说出之类的话。达也已经跟八云相处了五年,他已经充分理解到八云不会再给予更多的提示。

    『我明白了,我会再下些功夫的』

    『你去跟吉田家的二少爷练习一下吧』

    这个额外的提示在今天早上的收获而言已经是十足,不如说是预期以上。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