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十四卷 十章 白之魔宫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四卷 十章 白之魔宫

    『白宫殿』。

    37层被如此称呼。

    诡异的白浊色墙壁,以及已知楼层无法与其相比的巨大迷宫构造。虽然也有例外,不过通道和大厅都很大,绝大部分地带的宽度都轻松超过十M。虽然因为薄暗的原因无法看清,但天花板的高度也不可小视。

    它的特征就是『大圆环壁』

    在楼层中心存在通向下层的楼梯,那仿佛像王座一般,被合计五个可以称为『城墙』的巨大圆环墙壁包围。这是其他层域中见不到的迷宫构造,冒险者们必须在大圆环壁中间的迷宫里前进,或者爬上爬下无数的台阶,朝楼层的中心部进发。

    整个楼层的范围领域能将迷宫都市全收进来这一说法毫不夸张。

    人们推测这里还有很多没被做成地图的『未开拓领域』,据说只要误闯进去就再也无法出来。我们则刚好面临这种状况,必须突破这个大得过头的『白宫殿』才行。

    突破这个满是『严酷』的迷宫。

    『嘶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被青色鳞片包裹的强壮手臂挥出一道剑闪。

    好几根头发尖被带走,皮肤飞散出冷汗,我以毫厘之差避开之后,对我挥出强力的斩击之雨的蜥蜴战士发出威压的声音。

    『蜥蜴人精英』。

    正如其名,这是在『大树迷宫』里出现的『蜥蜴人』的上位种,能力也强得不是一个级别。从赤色变成青色的鳞片如铠甲一般坚硬,攻守之间没有破绽。

    两手纯熟地挥舞着的是天然武器,两把和骨头颜色相近的白浊色岩斧。个体数值存在波动,『公会』将其威胁度定为从Lv. 3到Lv. 4,是白刃战特化型。

    『咕嗷嗷!』

    『嘶嗄嗄嗄嗄!』

    战场为正方形的大厅,敌人数量为二。

    不能强迫无法自如行动的琉小姐进行近身战斗。我边保护着跪在后卫位置保持待机的她,边同时与这两只交战。

    肌肤察觉到深层种的潜在能力,不能轻率地做出反击。我采取右手装备长剑的侧身体势,逐步向后退去,耐心地抗住敌人的攻击。

    我边感觉着从背后注视着我的空色眼瞳,同时紧盯敌人的动作,积蓄力量。

    以探索『深层』为前提,琉小姐给我定下了『一个条件』。

    应以保存体力为优先。避免多余的浪费,尽可能将敌人只用一次攻击解决。

    也就是,『一击必杀』。

    要瞄准的,是寄宿在怪物胸口的『魔石』!

    「——呼!!」

    在其中一只等不下去,将岩斧高举到头顶的瞬间,我一转守势,电光石火一般攻了上去。

    踩稳左脚,将右臂——如『枪』一般刺出!!

    『噶嗄!?』

    冒险者的遗剑刺进大敞空门的胸部中央。

    传来贯穿了坚硬魔石的手感。

    眼球突出的蜥蜴人剧烈抽搐之后,变为灰烬崩落。

    「哈啊啊啊啊啊!」

    剩下的一只因一边被干掉而产生动摇,我趁势进行追击。

    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再次放出了突刺。

    剑尖贯穿了敌人的胸口。然而,

    「!?」

    『咕……噶嗄嗄嗄!』

    口吐鲜血的怪物没有化成灰,用充血的瞳孔锐利地瞪着我。

    没能粉碎『魔石』。扎偏了!

    焦躁,更重要的是技术的不成熟招致了失败。我拔不出埋在鳞片与肌肉之间的长剑,它因怪物大闹起来而离开了我的手。可怕的是,『蜥蜴人精英』维持着被剑刺中的状态反击过来。

    「!?」

    它将身体转了半圈,挥出粗壮的尾巴。

    从左侧逼近过来的这一击用装备着《歌利亚围巾》的左臂进行防御。

    紧接着,从左臂传来足以麻痹脑髓的冲击。

    现在左臂是我的弱点。虽然防住了敌人的攻击,但加倍的剧痛令身体僵直,产生致命的破绽。并且,『深层』的怪物并不会放过这点。

    它发出愤怒的咆哮,挥起岩斧。

    「休想。」

    然而,在劈开我的脑袋前,飞来一把短刀刺进蜥蜴人的右眼。

    『咕噶嗄嗄嗄嗄嗄!?』

    「!」

    琉小姐的支援射击。

    大睁着双眼的我的身体在一瞬之后,反射性地动了起来。

    从腰间拔出《白幻》,飞扑进痛苦挣扎着的『蜥蜴人精英』的怀里。

    『!?』

    炫白色长匕首扎进胸口。

    胸部被长剑贯穿,又被匕首穿透的『蜥蜴人精英』终于被消灭了。

    短刀与长剑随着崩落的灰烬一起滚到地上。

    「克朗尼先生,下一波要来了!」

    「……!?」

    没有时间休息。

    从道路深处响起众多脚步声。数量太多了。在这里战斗会被围攻!

    我擦掉淌下的汗水,扭曲了眼睛,强行将意识从战斗切换成逃跑。

    不忘回收脚下的长剑和短刀,将后者扔给琉小姐。在这种情况下一把武器也不能浪费。我和接到短刀的琉小姐汇合,用肩膀撑起她,急忙开始了移动。

    从冒险者遗体沉睡的大厅出发以后,只有最初能顺利地应付怪物。沿着地图避开死路,朝宽大的通道走去的同时,以第一次战斗作为契机,拉开了不停遭遇怪物的序幕。

    以宽广的领域为傲的37层中怪物的总数——出现的绝对数量也是出类拔萃地多。连生产间隔都很短,不给冒险者们多余的时间。因为楼层过于宽广,怪物都分散在迷宫中是唯一的救赎,但要是倒霉地被『一团』给发现了,就会像现在的我们一样。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

    精心挑选出来的蜥蜴人,骨之死羊,众多怪物朝我们追来。

    战斗引来战斗。咆哮又唤来咆哮。只要时间稍微拖得久了,五感敏锐的深层种就会立即察觉,集中到猎物身边。

    虽然琉小姐说要极力避免战斗……但这种事怎么可能做得到!

    交战次数已经达到十四次,在出现的怪物超过三十只的时候我就放弃去数了。

    这就是『深层』的日常风景?

    别开玩笑了!

    『——嗷嗷嗷!』

    迅速将视线移向旁边,将石刃的天然武器挥过来的是『狼头人』。

    身高120~130C,属于中型怪物,矮躯兽头人身。乍一看会误以为是『狗头人』的上位种,但其头部却不是『犬』而是『狼』。

    拥有比上层区域的低级怪物远要来的结实的筋骨,使出和小巧的身躯格格不入的强烈攻击。

    狼人的怪物版本——要是在地上不小心说出这种话,一定会被兽人们痛揍一顿。

    虽然是『深层』的怪物,可『狼头人』却恶名昭彰。

    因为在进出地面上的怪物中,只要有惨剧就少不了它。在月明之夜毁灭了村落的凶报大部分都是这个『狼头人』集团干出来的。以至于连幼年的我都知道这个名字,一听到就会不住颤抖。

    被狼人们极度憎恨,好战的狼型怪物!

    『咕嗷嗷嗷嗷嗷嗷!』

    『呜嗷嗷嗷嗷嗷嗷!』

    「……!?」

    踹向墙壁,从头顶袭来,或是伏在地面,如野兽一般从脚下逼近。

    它们挥舞着会错看成匕首的白浊色石刃,合计两只怪物放出扰乱视线的乱击。举到头顶的长剑迸出火花,左腿被浅浅地砍了一刀,在深层怪物中也格外突出的『敏捷』令我转为防御战。向敌人胸口叩出必杀一击什么的想都不用想。

    ——激烈的白刃战。

    37层被称为宫殿的另一个理由就是这个。

    除了『活尸』之外,这里还会大量出现所谓的『战士系』怪物。

    以『蜥蜴人精英』为首,『狼头人』和『地生人』之类的,熟练使用天然武器,利用臂力或是敏捷袭击过来的战士系,它们全部都是白刃战特化型。即使『技巧与策略』胜过它们的冒险者也会倒在血泊之中。

    正可谓是守护宫殿的守护者。

    (艾丝小姐她们一直都在经过这种地方吗……!)

    好快,好强。

    强到『下层』的怪物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单独一匹的话绝不是赢不了的对手。但是,敌人最大的武器是『数量』。

    要打倒它们,最少也要三招。弹开敌人的攻击,冲过去令它体势崩坏,将匕首扎进去。按照这个流程才终于能解决掉一只。并且做完这些步骤以后,别的怪物就会踩着尸体陆续不断地涌过来。

    不行了——处理不完!

    「克朗尼先生,来这边!」

    大概是悟到我已经到了极限,琉小姐冲我疾声喊道。

    下一瞬间,短刀从我耳朵两侧飞过,贯穿了『狼头人』的额头。我抓住这个间隙,全力转过身体。蜥蜴人的岩剑险险地掠过我的后背,我猛地喷出大量汗水,同时逃向琉小姐身边。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当然,怪物大军也追了过来。

    逃不开。会被压垮。琉小姐是想要干什么!

    在通道尽头的琉小姐没有对丢人地退下来的我说什么,而是藏在拐角处,低语道:

    「没有办法……我要用了。」

    这句独白令我「诶?」地一声看向她。

    手伸到腰间的琉小姐从自己的腰包里取出来的是鲜红的红玉。

    那个我有印象,我看到以后恍然大悟。

    「克朗尼先生,请点火。」

    ——『火炎石』!

    在她从拐角处露出脸,冲着逼近过来的怪物们扔出那块红玉的瞬间,我反射性地架起了右手。

    「【火焰伏特】!」

    在炎雷射出的同时,琉小姐就用那只纤细的手臂——用Lv. 4的腕力——将我拽进拐角处。

    紧接着,被炎雷炸到的火炎石引起了大爆发。

    「~~~~~~~~~~~~~~~~~~~~~~~~~~~~~~~~~~~~~~~~~!?」

    冲击与爆风涌到我们潜伏的角落里。

    甚至盖住了众多怪物发出的悲鸣。

    在热风终于平息以后,我偷偷从转角处探出了头……烟雾散去,展现在深处的是被炸碎的道路,以及被一起炸死的怪物们的尸体。

    「……琉小姐,刚才那是……」

    「没错,从那个矮人手里没收的『火炎石』。」

    我闻到肉块烤焦的味道,抖了抖身体,然后小心翼翼地回过头去,只见琉小姐扭曲着眼眉肯定道。

    那是在27层,我刚见到她时的事情。

    琉小姐从没力气抵抗的矮人——被叫做吉拉的驯兽师的伙伴——手里夺走了『什么』。

    那个原来是为了爆破楼层用的『火炎石』,也是刚才的炸弹。

    「没想到会被从吉拉他们那抢来的『火炎石』所救……」

    真是讽刺,琉小姐唯有这时毫不掩饰厌恶,唾弃道。

    即使她刚刚才亲口说过现在只能不择手段,但其内心看来还是很复杂。

    不管怎么说……刚才那一下似乎令袭击断绝了。

    大概是附近的怪物全灭了吧。寂静降临到通道上。

    「……剩下的『火炎石』呢?」

    「还有五个。」

    也就是说,再用五次以后,就真的无法摆脱绝境了……

    我闭上了嘴巴。

    这也是一种无力感的表示。

    「克朗尼先生,请给我点时间。我现在要制作地图。」

    「好……」

    「请你警戒四周。」

    琉小姐慎重地窥视了四周以后,避开墙边,坐在道路的正中央,拿出了地图。

    将羽毛笔放到自己的伤口处——能将血液作为墨水使用的魔道具『血潮之笔』——吸取了血液之后,接着断绝的地图开始记录。被迫进行数次战斗,我们大幅偏离了地图上记载的迷宫。琉小姐是记住了到这为止的复杂路线吗,她的笔迹非常流畅。

    「就连地图做成,都做得到啊……」

    「是很简略的东西。远远不及专业的盗贼以及地图制作者。」

    第二级妖精冒险者轻易地做着我做不到的事情。

    ……我正在依靠琉小姐。

    别说守护这个人了,反而一直被她帮助。

    说真的,要是没有这个人的话,我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呢。

    边眺望着准确地画出来的红色线条,同时我咣地一下,有些粗鲁地瘫坐在地上。

    已经没有余力去注意举止了。

    仅仅是这一串连战,就将我回复过来的体力消耗殆尽。

    就这副德行,还能继续探索『深层』吗……?

    「克朗尼先生,多余的动作还是很多。再多注重一些效率。」

    「……」

    边进行制作地图,同时琉小姐指了出来。

    看到她从地图上面抬起脸庞,淡淡地对我说着,我的脑袋猛地发热。

    这是因为羞耻,还有歉意。

    「……我明白,我明白的!但是,我做不到!」

    我连现状都忘在脑后,喊了起来。

    「明明这样是不行的!怪物又强,又快!越着急越是不顺!」

    用右手盖住半边脸,沉溺于焦虑与失落之中。

    琉小姐默默抬起了脸。

    「这样下去的话……!」

    就连自己,就连琉小姐都无法保护……!

    「…………非常抱歉。」

    最后落下的,是带着丢脸的歉意的低语。

    我无力地垂下脑袋,呻吟着。

    眉间渗出苦涩,视线落在地面上……这时琉小姐张开了嘴唇。

    「克朗尼先生。你果然,不像是冒险者。」

    她用平淡的声音,对我说出这种搞错场合的话语。

    「诶……?」

    「你做的很好。对你来说,『深层(这里)』是连续出现的『未知』……无论是不知所措,还是诸事不顺都很正常。就算是到达Lv. 4,蜕变了也是如此。」

    「……!」

    「如果是一般的冒险者,此时大概会大声对我喊着‘别强人所难了’。」

    没有责备,没有失望,琉小姐淡淡地对我诉说。

    说出她现在想着的,发自内心的话语。

    「你过于责备自己了。所以,不像冒险者。」

    「啊……」

    「反过来说,如果能稍微有点自信的话……你一定会变成更强的冒险者。」

    这时,琉小姐微微弯起了嘴角。

    看见在薄暗之中也能清楚看到的微笑,我的视线再也无法移开。

    她放下羽毛笔,稍微犹豫了一会,然后紧紧握住了我的小指。

    「仔细观察敌人的动作,然后计算。『深层』的怪物知性很高。跟至今为止的怪物比起来,应该可以运用更高级的『策略』。」

    「……好。」

    「你有一着急就会抬起右臂的习惯。放松肩膀,瞄准『魔石』。」

    「……好。」

    「再多依靠一下在后卫的我。我们现在,是一个队伍。」

    「……好!」

    将对方的小指,用自己的食指与拇指包住。这是流传在妖精之间的习俗吗。

    我像是退潮了一般冷静下来,将琉小姐的话语刻入脑海。

    从小指处传来的温暖,令我的内心变得透明。

    「除了瞄准『魔石』之外,还记得我说了什么吗?」

    「……要利用地形。」

    正是如此,琉小姐点了点头,径直看向我的眼睛。

    「不要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再战斗一次吧。你的话可以做到。」

    就算在这种情况下,琉小姐的话语也像是魔法一般。

    让我注意到很多事情。令我想起很多事情。

    我应该再次认清自己。

    与『异端儿』相遇,输给了『好敌手(那个人)』,或许我确实发生了改变。

    但是那绝不意味着我『独当一面』了。

    无论怎样成长,无论能力和等级如何上升,成为冒险者仅仅五个月的我怎么看都还不成熟。并不是什么都做得到的冒险者。

    仍然很不成熟。

    但是反过来说,这也意味着我还能变得更强。

    现在开始就能变强,能够变得无限强大。

    (果然,这个人好厉害……)

    在冒险者们的尸体前的时候也是如此。

    挥去了我的不安,引导着我。

    所以,被她引导着的我,为了能从『深层』手里守护住她,就变得更强好了。

    「……总觉得,琉小姐就像是我的师父一样。」

    回过神来,我已经把突然想到的事情说出了口。

    虽然我正在跟着艾丝小姐学习,以至于被某个第一级冒险者说我们的战斗方式很像就是了。

    想到这或许可能成真的关系,我不禁露出笑容。

    「……这种可能性,说不定也会有。」

    眼睛稍微睁大的琉小姐也绽放了笑容。

    状况仍然没有好转。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对着笑了出来。

    「克朗尼先生,进行回复吧。」

    过了一阵。

    琉小姐切换了意识,缠上平时那副毫不大意的表情。

    我也点了点头。就算驱散了迷茫,靠现在的体力也无法与怪物厮杀。

    边注意着周围,同时琉小姐收起完成制作的地图,接着取出某个物品。

    那是生猛的紫色在里面诡异地起伏的试管。

    「喝下去。」

    「…………」

    从同业者那里得到的,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的回复药。

    看着她用超级认真的表情将彻底变色的那个伸了过来,我流下了一缕汗水。

    果然是不喝不行吗……在我如此想着的时候,

    「现在不是挑三拣四的时候。喝下去。」

    简直像是读取了我的思考一般,她无情地对我说道。

    真的,就连严厉,认真的地方,都像是不知变通的师父一样……

    「回复药就算腐败了也没有问题。」

    「琉小姐……」

    「效果不会消失……应该是。」

    「琉小姐!?」

    看到她漏出不确定的话语,我再次发出了悲鸣。

    但是,无论有多么诡异都必须喝下去。因为琉小姐的『回复魔法』必须留到紧急时刻使用。而且吃掉腐烂的食物和道具什么的,在地下城或是遗迹中迷路的众多冒险者一定都经历过才对……!

    我的脸抽搐着,喝下了『腐败的回复药』。

    「咕啊……!?」

    嘴巴发麻,刺激性气味冲到鼻子里,令我发出奇怪的声音。

    回复药很甜。而这个超过了『甘甜』,变苦了……!

    咕噜噜噜地,内脏发出奇怪的声音,进行着怪异的运动。

    蹲下来的我只得用一只手按住,忍受着腹部的异样。

    「你有着『异常抗性』所以不要紧……应该是。」

    请不要说『应该是』……!

    我边因头上落下的琉小姐的声音弄得眼中带泪,同时一口气喝干了剩下的溶液。

    幸运的是,它流进肚子里后并没有出现呕吐症状。

    『异常抗性』,不对冒险者好厉害……

    (但是……体力回复了。)

    自从来了『深层』以后,现在的身体最为充盈。虽然因为猛烈的刺激和不快感削减了我的精神就是了。将试管底部剩下的溶液洒到伤口上以后,也在渐渐愈合。

    这样的话,就还能战斗。

    「走吧。」

    「是。」

    迅速检查完装备,站了起来。

    保持着警戒,同时不忘处理掉炸死的怪物们的尸体中的『魔石』——消除产生『强化种』的可能性。虽然有一个烧焦的短刀已经用不了了,但还是将其回收。

    和回复药还有食物不同,装备几乎不会劣化。

    能够潜到深层的上级冒险者的武装。大概是有名的上级锻造师打造出来的,经过了长久的岁月却仍然充分发挥着性能。

    握紧右手的长剑,摇晃着单边胸铠,我用肩膀撑着琉小姐走了起来。

    『白宫殿』的迷宫是浑然一体的。

    为数众多的十字路口与向上或者向下延伸的台阶的数量也很多,由于每一条通道都过于巨大,很容易忽视这点。这无数的选项就像是地面上的迷宫街一样。

    在这层意思上,虽然这话很怪,但37层的构造或许是『正统派』。

    与『大树迷宫』还有『水之迷都』不同,这里是纯粹的迷宫型。

    令侵入名为地下城的王宫的贼人产生迷茫,踩中陷阱的白亚大迷宫。

    「琉小姐……有没有在37层这里也很危险的怪物呢?」

    「对现在的我们来说,这个楼层的所有怪物都很危险……不过硬要举例的话,那就是『地生人』,还有『佩鲁达』。」

    昏暗的道路中,我们边警戒周围,同时低声交谈。

    迷宫一改刚才那战斗的激烈场面,保持着一片寂静。感觉不到任何怪物的咆哮或是气息。从那以后一直没有遭遇过怪物。

    我们祈祷着这样的时间可以持续下去,而另一方面,我与琉小姐都领悟到,这仅仅是暴风雨前的寂静而已。

    「除去稀少种的话,『地生人』在出现的战士系中白刃战的能力最高。带着骨制武器生出来这点也很麻烦。其中还有装备着投枪的个体。」

    我边注意着怪物的气息,同时将自己的『知识』与琉小姐的『经验』相互对照。

    以穿越『深层』为前提,必须彻底排除掉不安因素。我体会到了这点。

    「『佩鲁达』会放出带有毒性的攻击。那个大厅里的冒险者们直接的死因……恐怕就是被『佩鲁达』的毒针造成的。」

    「……!」

    「遭遇到这两种怪物时,若是情况允许,最好坚决地逃跑。」

    我因不小的冲击变得有些狼狈,同时将琉小姐的意见写到心里。

    我积极地向琉小姐询问冒险者时代的话题。琉小姐也尽可能地回答我。

    贪婪地,拼命地将情报塞进脑中,同时我慢慢环视着周围。

    (『白宫殿』,是吗……)

    这名字真是巧妙,我在心中自言自语。

    虽然阴森的白浊色墙壁和地面与大殿之类的庄严感毫无关系,但这超越了人智的程度正所谓天然的城堡,或许很适合称为地下世界的『宫殿』。

    『白宫殿』的攻略难度——『公会』定下的37层到达基准为Lv. 4。

    按这个考虑的话,我和琉小姐姑且是满足了基准。再补充一点的话,波鲁斯先生说过,琉小姐的能力在Lv. 4中也是最高级别。她告诉我【阿斯特莉亚眷族】的到达楼层是41层也是,绝不是我们的实力不够格。

    只要不是这种情况的话。

    「琉小姐。探索『深层』的队伍,像我们现在这样两个人过来的人们……」

    「不可能会有。除去那位【猛者】,就算是第一级冒险者也不会单独进行探索吧。这里就是这样的领域。」

    「……就算【洛基眷族】也是?」

    「Lv. 6或许会不一样……但队伍的话至少也要三人一组,不对是四人一组。要是贪心一点,最好有个治疗师。」

    仿佛要抢先回答我想问的问题一样,琉小姐不断说着。

    就连【洛基眷族】和【芙蕾雅眷族】也不得大意。

    甚至那位【剑姬】也是。

    我感觉到这个事实令我的五脏六腑都在发冷。

    「克朗尼先生,你掌握37层的全貌了吗?」

    仿佛要打破我的沉默,这次是琉小姐先开了口。我对此点了点头。将拜托埃伊娜小姐申请了阅览许可,浏览过的『深层』地图在脑海中摊开。

    有一个例子正好可以用来形容37层的想象图,那就是放入箱子里的一整个蛋糕。

    箱子就是楼层本身,整个蛋糕是迷宫部,对应着这个『白宫殿』。

    构成『白宫殿』的『大圆环壁』的数量,合计为五个。

    从内侧墙壁开始称为第一圆环壁,第二圆环壁,再加上被五个圆环壁所隔开的五个迷宫部也有各自的名称。

    第一圆环壁内侧,通向下一层的楼梯与『楼层主』出现的楼层中心部是『王座之间』。

    从那里向外依次叫做『骑士之间』,『战士之间』,『兵士之间』,『野兽之间』。

    虽然叫做『骑士』和『战士』之类的,但出现的怪物种类几乎没有差异。只是越往里走面积越窄,迷宫的构造也变得复杂,因此必然会增加遭到怪物奇袭以及遭遇的次数。虽然怪物们也会移动,无法说得太绝对,但情报显示,越往外侧走越不会发生战斗。

    关键的前往36层的楼梯在第五圆环壁外侧。『箱子』形状楼层的最南端。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朝着『白宫殿』的外侧前进。

    这条预定路线绝对不会碰到潜伏在楼层最深处的『楼层主』。在这严酷之中,这是唯一的救赎。要是到时候还要和『迷宫孤王』打一场的话……我的意志可能真的会一蹶不振。

    「这是……」

    遵从着琉小姐的指示,数次避开了在附近徘徊的怪物。

    沿着手中地图没有记载的道路走着的我们来到了一个开阔的空间。

    伫立在视野前方的,是一个巨大的墙壁。

    「……『大圆环壁』。」

    就算是从未拜见过实物的我也一眼看了出来。

    在一片白浊色的迷宫中,这个圆环壁是一尘不染的纯白颜色。

    感觉会误以为是透明的水,不,应该是白水晶。

    或许与17层的那个会出现『歌利亚』的『叹息巨壁』也很相似。虽然两者的大小天差地别。

    这整齐到难以想象是天然产物的超巨大墙壁一直延伸到视野中左边和右边的尽头。头顶被黑暗填满,所以无法推测它有多高。就算找遍地面上的所有国家与都市,也不会有这种程度的墙壁吧。

    「……不会错的。是第三圆环壁。」

    被这份威容惊得屏住呼吸的我听到旁边落下的低语,突然回过了神。

    被我用肩膀支撑着的琉小姐眯细眼睛,抬头看着正面的墙壁。

    「每个大圆环壁的颜色都略有不同。有着纯白色的,只有在圆环壁中也位于中间位置的第三圆环壁……」

    琉小姐带着确信,如此断言。

    她催促我靠近圆环壁那边。对冒险者来说,迷宫墙壁附近是会感到恐惧的地点,我提心吊胆地想着墙壁里会不会生出怪物来,而琉小姐则静静地将手心按在墙壁上。

    用手按住墙壁,同时往旁边移动。

    「……虽然很轻微,不过是朝向这边弯曲的。」

    「……!那就是说……!」

    「没错,我们所在的这里是第三圆环壁与第二圆环壁之间……也就是『战士之间』。」

    墙壁朝这一侧弯曲——就是说我们被画了个圆的墙壁包围着。

    根据这一点,就能缩小我们所在位置的范围。

    在『白宫殿』之中也位于中心地带的『战士之间』!

    「虽然正确的位置还无法判断……但在37层中找到了我们所在的地带这点很关键。」

    听见琉小姐的话语,我抑制不住兴奋,点了点头。

    与旁边的空色瞳孔交换视线,得到了同意之后,我们立刻又开始前进。没有工夫感到开心。必须在被怪物察觉之前走到下一条道路上。

    仅仅是缩小了范围而已。还不清楚准确的所在位置。

    但是,这是一个『前进』。确实是『前进』。

    从迷宫那没有尽头的黑暗中照进来的一缕光芒。我要让自己这么想。

    相信这个结果会通往希望,令脚步迈向前方。

    (我要活下去……要回去,回到地上!靠我们两个人……!)

    我将力气注入支撑着琉小姐纤细身体的手中。

    意志的『龃龉』仍在持续。

    (——在我消失之前,能促进他『成长』到什么程度呢。)

    琉悄悄地看着重新确立生还意志的贝尔的侧脸,认真地思考起来。

    不被少年察觉,自己变成『活祭品』之后的事情。

    (从一开始就以牺牲为前提是下策,然而……应该做好觉悟,以便随时都能做出牺牲。……要是犹豫了,两个人都会倒下。)

    琉也希望能和贝尔一起活下去。这是当然的。能一起生还那再好不过。

    但是琉也领悟到,『深层』不会允许这一点。

    虽说冒渎了死者之后好了不少,但装备仍然令人不安。地下城怎么会放过受了伤,脆弱的猎物呢。

    恐怕他们会被迫进行『选择』。

    必须付出牺牲的『局面』一定会到来。

    (在那之前……要教会他生存之术)。

    琉打算到那时为止,将自己的一切都教给贝尔。

    为了他一个人逃离『深层』之后,也能存活到救援赶来。

    他那积极地向自己寻求知识的态度,对琉来说是一个好的倾向。在迷宫中必定会进行实践,在这种环境下,学到的知识会极快地在身体里扎根。

    (克朗尼先生变强了。比以前要强很多。虽然现在正在这个『深层』苦战……但只要积累经验,将『未知』变为『已知』,他就能适应。)

    琉毫不怀疑这一点。

    少年真的变强了。强到会错认成别人的程度。

    自己一个人将那个『札格诺特』逼到了绝境。虽说是各种各样的因素缠在一起达成的结果,但也是足以称为『伟业』的功绩。

    在那个持续反抗【绝望】,将其打破的背影中,琉看到了希望。

    绝不会断绝的,名为白色火焰的光芒。

    (……他仍然在追逐『理想』。和我一起生还的未来。)

    少年很耀眼。令琉的眼睛难以睁开。

    自己以前也是用这种直率的眼神,相信着更好的未来,勇敢前进的吗,她如此想着。

    现在琉已经无法追寻『理想』了。

    (高兴吧,辉夜……我也,和你一样了。)

    边在黑暗包围的白浊色迷宫中前进,同时她向不在人世的战友(友人)送去自嘲的笑容。

    脑海中浮现出追忆的景象。

    作为冒险者的自己(琉)持续警戒着周围,分离出来的少女(琉)的意识飞到了过去。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