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十四卷 十一章 杀意的走向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四卷 十一章 杀意的走向

    怪物的咆哮轰响。

    听着好几个重合起来的威吓声,我不顾滴下的汗水,冷静地回以斩击。

    这里是展现在『深层』的一角的战斗地带。

    在迷宫中移动的我们占领了向上延伸的台阶顶端。

    琉小姐要求我做到的一个战斗条件。

    那就是利用地形。

    在各『大圆环壁』之间的37层迷宫部和『水之迷都』同样,是多层构造。单个大厅的天花板都高得吓人,要前进就必须在连绵不绝的台阶上爬上爬下。这次我们就在这高高的台阶顶点与怪物交战。

    自不用提,从下面上来的怪物很难进攻,而视线较高的我却很容易令攻击命中。

    在台阶上战斗产生的地利。也就是利用高低差。

    「哈啊啊!」

    『噶!?』

    我用夺来的白石棍棒冲着露出破绽的『狼头人』挥了下去。

    对位于下方的狼头怪物来说,这相当于高举头顶然后挥下的一击。虽然它急忙抬起手臂,却连脑袋一起被打碎,整个身体被压扁到胸口位置。

    我没有去看那『魔石』化为粉尘,身体化为灰烬的景象,扔掉碎裂的白石棍棒,迅速拔出腰间的《冒险者遗剑》。

    冲着间不容发地扑过来的骨之死羊,如预知一般准确地贯穿了『魔石』。

    (观察动作——)

    琉小姐说过。

    她说,仔细观察敌人的动作,然后计算。

    既然可以对怪物使用『策略』,就可以用计算与临机应变来弥补以受伤为首的肉体面的负担。

    『嗷嗷,嗷嗷嗷!』

    『呜呜呜呜……!』

    注视着下方的怪物们,就能清楚地发现,它们对进攻这件事正感到不耐烦。

    台阶以及我站着的这个通道的宽度在37层中也是少见地狭窄。这样的话就能将同时袭击过来的敌人限制在两只以内。无法活用数量,头顶被挡住的怪物们除了吼叫什么都做不了,堆起了一层层尸体。

    轻率接近的怪物只要用力踹下去就好。

    『蜥蜴人精英』发出烦躁的咆哮,然后就被我踢碎了下巴,带着其他个体一起落下,在第一级台阶处折断脖子,失去了性命。

    (我的右臂会抬起——)

    这也是琉小姐说过的。

    所以,不要恐惧沿着台阶跑上来的怪物,不要着急,不要用力,集中精神,寻找机会——刺出!

    『咕噶嗄!?』

    向敌人的身体中枢施以锐利的剑突。

    被刺中弱点,洒下悲鸣的『狼头人』化为灰烬之雾。

    (做得到,看得见,可以实行——能够飞跃。)

    只要活用琉小姐的教诲,就能战斗。

    由于地形的效果,怪物的动作跟在平地上战斗时比起来明显受到了限制。

    因此我令思考产生了『飞跃』。

    动作受到了限制,也就是说可以将对手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诱导。

    能够诱导就意味着,这边的预测可以无限接近预知未来。

    我将逼近过来,试图接近我的全部怪物放入视野中,瞄准目标,行动起来。

    「——呼!!」

    将打头的蜥蜴人吸引过来,用斜斩砍飞头颅。

    紧接着,左右各有一只狡狼(狼头人)避开无头尸骸扑了过来,我用转回来的剑朝着右侧个体的胸口刺出。左侧袭来的锐爪用卷在手臂上的《歌利亚围巾》轻松弹开。

    疼痛的激流从左臂直达脑髓。

    我将其赶走,然后挥出划了个半圆的小幅斩击。

    即使无法一击解决,也要把动作限制在最小幅度。我砍断了绕开正面,从侧面飞扑过来的狡狼的脚,抓住它身体失衡的机会用剑柄砸了下去。

    在空中被狠狠砸中了脸,流出鼻血的狡狼代替我被刺穿了。

    『骨羊』从后方放出的远距离攻击,骨之『桩突』。

    骨之死羊因同族被当成盾牌而停下了动作,我趁机扔出了剑。视野一角看见了它将头盖骨连带『魔石』一起贯穿,同时空着的手中装备上《白幻》。

    冲着悄悄跳到头顶的狡狼用说着『看得见你哦』的眼神看去——不顾被诱导的狡狼瞳孔里现出了惊愕——然后将其斩断。

    像是行云流水一般,宛如安排好的流程一样,总计五只怪物化为了灰烬。

    『呜嗷嗷嗷嗷嗷嗷!』

    第六只。

    这个『狼头人』只靠我的动作无法对应。

    因此,

    『——咕嘿!?』

    要交给那个人。

    在我背对着的通道后方,待机的琉小姐扔出了短刀。

    配合着我从射线上退开的动作,抓住绝妙的时机。我被太过可靠的后卫支援着,一口气贯穿了短刀插进眼睛痛苦挣扎的怪物胸口。

    (飞跃了——成功运用了。)

    对敌人进行诱导。

    这是曾经艾丝小姐教过的东西。

    『给予致命一击时,最容易疏忽大意』。

    『被逼到绝境后,一定会出现最大的转机』。

    诱导致命一击的动作。

    那时是以对人战,准确地说是以一对一作为前提的教导。

    现在,我利用琉小姐的教诲,将这个前提扩展到了『全体敌人』。

    循着一击必杀这个目的地反向推导,观察各个敌人的动作,进行计算。

    活用地形,故意做出吸引敌人的举动,限制它们的选项。

    我现在正在读取『战场』本身的动向,将其推动。

    (与艾丝小姐的训练,和琉小姐的建议联系到了一起。)

    那位【剑姬】与【疾风】的教导。

    当我理解了这一点的瞬间,感觉到世界似乎变得更加广阔。

    感觉到瞬间的全能感令我获得了力量。

    不巧的是现在没有时间感动。

    但是,还能变得更强。

    我仅仅令这份实感在心中燃烧,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抖动起喉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棒了。」

    聆听着不逊于怪物的勇猛呐喊。

    琉看着少年的战斗情形,喃喃自语。

    (成长……不对,这是『飞跃』。到了现在的程度,却还能继续成长。)

    绝不只是他吸收得很快。

    在琉看来,贝尔·克朗尼这个少年对建议和忠告有着耿直,愚直地反复思考的倾向。这很利于改善弱点,但反过来说,也只会去做告知他的事情。

    而现在又如何呢。

    现在的少年在吸收了教诲的基础上,将其运用出来。

    不将学会的基础停留在基础的层面,而是经过自己的思考,将其拓展。

    琉不知道的是,这与他重新审视自己的技能,编织出『必杀(圣火英斩)』这件事十分相似。自行思考,将其实践,反复试验。这是作为冒险者的一个重要因素。

    预兆是有的。直到Lv. 4为止的动荡,与『异端儿』的相遇以及和『好敌手』的邂逅,为他带来了变革。

    而『深层』这个极限状态正好要求少年进行进一步的『飞跃』。

    若不变强则只有死亡。

    被推下奈落之渊的少年在这最残酷的绝境中,被迫经历了成长。

    琉像是看到了什么耀眼的东西一般,眯细了眼睛。

    『————!!』

    「!」

    就在她注视着少年屠戮怪物的时候。

    从位于后卫位置的琉的背后,也就是道路深处传来了怪物的嚎叫。

    是一群『蜥蜴人精英』。

    「琉小姐!?」

    吓了一跳的贝尔回过头来喊道。

    所在的这个道路是一条直路。琉处于被夹击的情形下,无处逃跑。

    他担心着现在还跪在地上,无法随意移动的琉,正要前去救援时,

    「克朗尼先生,你专心对付自己的敌人!」

    琉那锐利的声音将其拦住。

    「但是……!」

    「从现在开始我无法进行支援。没工夫看向别处。」

    这里是『深层』。没理由能够一直将战斗交给前卫的贝尔,自己只专心进行支援。

    她早就明白,既然是两人一组,后卫也必须进行迎击的场面一定会来临。现在就是那个时候。

    虽然右脚疼得她流下了急汗,但琉还是保持毅然决然的表情。

    「不能拖你的后退。——我也必须战斗。」

    琉背对着贝尔,摆好了架势。

    被怪物攻过来,连犹豫的时间都没有的贝尔只得相信琉,继续在台阶上进行战斗。

    『呜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看着逼近过来的蜥蜴人们,琉拔出了腰间的刀。

    从冒险者们的亡骸处拿到的钢刀。恐怕是被极东的武器吸引的锻造师打造的大陆产的利刃。由迷宫素材制作的刀刃至今仍然锋利。

    琉将其别在左腰,面对着这群敌人,单膝跪地。

    『……?』

    看见单膝立起的妖精,蜥蜴人们的双眸中浮现出讶异的感情。

    刀鞘插在腰间,两手放在上面的不动之姿。在怪物看来那仅仅是奇怪而已。

    看见像石像一般静止不动的猎物,蜥蜴人们停了一下,紧接着又一齐进行了袭击。

    打头的一只迈着大步,就要用天然武器的长剑将她一刀两断。

    ——就算不精通剑道,人类看到这个姿势应该也会察觉到这是『架势』吧。

    冲着大大咧咧地扑过来的怪物,琉甩出了『回应』。

    「——呼!!」

    『噶嗄嗄嗄!?』

    琉的身体晃了一下,闪过银色的光辉。

    怪物刚刚进入武器的射程,她就急速拔刀,挥出了斩击。

    看见大量灰烬在空中飞舞,胸部带着『魔石』被漂亮地一刀两断的同伴的末路,『蜥蜴人精英』们产生了动摇。

    「辉夜……借你招式一用。」

    琉所放出来是『居合』。现已亡故的极东友人引以为豪的『太刀招式』。

    现在右脚负伤的琉无法随意动弹。因此她放弃移动,贯彻迎击的方针。这是琉现在剩下的可用战法。

    看着再次收刀入鞘的妖精,惊慌失措的蜥蜴人们只得叫喊着冲过去。

    眯细了一只眼睛的琉再次拔刀,在敌人的石剑劈到肌肤之前切开『魔石』。

    无论进攻多少次都是一样的结局。踏入刀的射程的个体被依次切断。就算想要同时攻击也被这个狭窄的道路限制,一次最多只有两只。凭借琉的手法,足以用挥出再抽回的太刀二连击堆起两座灰烬之山。

    除了右脚以外,用上全身力气放出的银色闪光,其轨迹化为『斩击』的结界。

    「本人要是在这里,大概会笑话我『真无聊』吧……」

    虽说是从战友那里学来的太刀招式,但无论如何还是比不上本源。

    不过这对『深层』的怪物们来说却具有十足的危险性。接近她,想要突破的瞬间就被切开的这个景象,对它们来说如同用了『魔法』一般。它们畏惧着确实地放出必杀的琉,犹豫着是否要攻击。

    越犹豫越好。只要能争取到时间,贝尔那边的就会解决战斗。现在的少年即使没有琉的支援也应该能击退怪物才对。

    这也同样是正因为是知性很高的深层区域怪物才能成立的『策略』。

    但就在此时——啪叽一声。

    「!!」

    不详的声音响起,令琉的心脏跳得像警钟一样快。

    就在侧面产生了深深的龟裂。琉在看到那个之前,就遵从着警钟退开了那里。

    紧接着,粗壮的刚腕从墙壁中生出,横扫了琉一瞬之前还在的空间。

    「……!『野蛮战士』!」

    看到从墙面生出来的大型怪物,琉扭曲了脸庞。

    两根弯曲的角,还有锐利的爪子与牙齿。与『蜥蜴人精英』还有『狼头人』相同,是战士系怪物。

    这时机甚至让人感觉到一股恶意,从迷宫中出生的『野蛮战士』对因奇袭而解开了居合体势的琉进行追击。

    『哈嗄嗄!』

    「咕!?」

    长长的舌头从嘴里放出。

    无法随意行动的琉没能完全避开舌击,刀被打落在地。

    接着怪物发出了咆哮。

    以『野蛮战士』为首,蜥蜴人集团也朝着琉冲了过去。

    被磷光照出来的怪物们的黑影正要吞没妖精影子的时候。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咕嗷!?』

    少年的疾走将其阻止。

    结束了台阶前的战斗,跑过来的贝尔使出带有浑身力气的飞踢。

    这足以踹断胸骨的威力令『野蛮战士』朝后倒去,将跟在后面的『蜥蜴人精英』们压在了下面。

    贝尔没有停下。他拔出《白幻》,袭向倒在地上的怪物们。

    吓了一跳的琉也扑向掉下的刀那里,接着如同野兽一般扑了过去。

    『噶嗄嗄嗄嗄嗄!?』

    『噶!?咕嗷!?噫!』

    『……,……,……!?』

    被血沫染红的怪物们洒下悲鸣。

    毫不理会不停响起的尖叫,无数次将锐利的刀刃朝着怪物的身体挥下。

    贝尔与琉不让它们起身,胡乱地刺着。这副情景哪有一点洗练的影子,非常原始,不如说甚至显得猎奇。

    血溅到脸上,大睁着眼睛,拼上了性命。

    在赌上性命的战斗中不可能还有余力去注意举止。

    在最后一只怪物那巨大的手臂猛地抽搐一下,再也不动弹以后……只有两人紊乱的呼吸声在道路中响起。

    空色的瞳孔与深红的眼瞳映出两人破败不堪的身姿。

    琉缓缓地开口说道:

    「暂且,休息一下吧……」

    「『札格诺特』?」

    靠墙坐着的我听到这个名字,反问回去。

    这里是只有一个出入口的小型大厅。

    歪斜的形状与正方形相距甚远,用岩窟的空洞来比喻还更贴切一些。

    破坏了周围墙壁的我和琉小姐成功进行了第二次的休息。

    「没错,我听说那个是被如此称呼。……虽然是一切都结束以后,就是了。」

    边警戒着四周,同时我们提到了之前的那个怪物。

    那个追逐着我们,持有杀戮之『爪』的『怪物』。

    「那是失去同伴,完成复仇……被希尔捡到的时候。恐怕是魔术师……黑衣人在我面前现身了。」

    琉小姐的这句话令我吓了一跳。

    魔术师,黑衣人……肯定是费罗斯先生。

    那个人在好几年前就和琉小姐接触了?

    『【疾风】……有关在地下城遭遇的破坏者的情报,绝对不要告诉他人。』

    下着雨的昏暗天空之下,只有两个人的小巷里。

    叫着谁都没发现其真面目的琉小姐的别名,费罗斯先生说他是来『警告』的。

    『那个绝对不能再次召唤出来。如果你能遵守这个约定……我等就彻底收手。考虑到你在正义的派阀(阿斯特莉亚眷族)做出的功绩,不会向你问罪。』

    我等,指的是公会上层部……或者是乌拉诺斯大人?

    也就是说,乌拉诺斯大人下达了敕命,令公会仅仅执行将她放进危险人物列表中的义务,不再追踪【疾风】的行踪是吗。

    看到琉小姐无言地点头答应了这个『警告』,费罗斯先生似乎宛如融入黑暗一般消失不见。

    「若那个魔术师是公会的私兵,也就是说公会一侧认知到了那个『怪物』的存在。恐怕是据说向地下城献上『祈祷』的神乌拉诺斯的权能吧……」

    看来琉小姐也察觉到了费罗斯先生的真面目。

    我看着靠在墙壁上,隐藏不住疲劳的她的侧脸,沉浸于思考之中。

    就连费罗斯先生他们都在恐惧的『怪物』……再次出现在琉小姐面前的『灾厄』。

    「札格诺特……」

    抚摸着破破烂烂的左臂,低喃出这个名字。

    回想起比至今遇到的任何怪物都恐怖的存在,我渐渐无法抑制住在胸中膨胀起来的『疑问』。

    「……琉小姐。那个,叫做吉拉的人说的事情是……」

    我一直都很在意。

    从听到那名男驯兽师的话语开始,一直都是。

    『毕竟你在那个时候!』

    『贪生怕死!』

    『牺牲掉同伴,才终于将那个『怪物』给赶跑了啊!!』

    那个驯兽师确实如此说过。

    除了琉小姐以外,【阿斯特莉亚眷族】全灭的那一天,发生了什么?

    琉小姐是如何生还的呢?她最初遭遇的『札格诺特』到底怎么样了?打倒了吗?『赶跑了』那也就是说,可能还活着吗?

    各种各样的疑问来回交错之中——你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如此问了出来。

    「…………」

    琉小姐她,不肯回答。

    紧闭的嘴唇只是回以沉默。

    只有那双拳头握得紧紧地,甚至在静静地颤抖。

    「……克朗尼先生,敌人来了。」

    路口深处响起不止一个啼叫声。

    我眺望着站起身来的琉小姐的背影,保持着沉默,再也无法问出同样的问题。

    『他』在四处徘徊。

    呼出带有热度的气息,从身体上脱落的壳之碎片落到地面。

    吸收着在墙壁微微闪烁的磷光,左手提着的『爪』放出妖异的青紫色光辉。

    黑暗包围的迷宫一片寂静。

    其他怪物仿佛畏惧着『他』一般屏住呼吸,决不出现在面前。只有震撼黑暗的足音响起。

    被神明与冒险者们成为『札格诺特』的怪物正在37层徘徊。

    ——身体受损很严重。

    他有着可以称为思考的知性部位。

    以此为前提,他静静地检查着自己的身体。

    被斩击打到的右脚逆关节。虽然还可以跳跃,但跟万全的状态时比起来机动力大幅降低。令冒险者们恐惧的高速移动已经不可能了。

    被极大的光焰吹飞的右臂。一点都不剩。令其踏上消灭的末路的必杀,其威力也影响到了右半身,身为『铠甲』的『魔力反射』装甲壳碎了一半。尾巴也失去了一半。

    全身都被削落。

    损伤很严重。

    总有一刻,会无法动弹。

    ——管它呢。

    反正自己是要『自毁』的。

    不用任何人告知,他很清楚这一点。认识到了这一点。

    『札格诺特』非常短命。

    有着和其他怪物没有的特异性,首先是没有『魔石』。

    将全身都看做是一个巨大的『魔石』就好了。能利用破格的『力量』与『敏捷』进行突进也是由于这个。潜在能力会随出现的层域变化,楼层越深,就会生出越强韧的个体。足以全灭【阿斯特莉亚眷族】,或者甚至足以蹂躏第一级冒险者的队伍。因此战斗的时候不管『札格诺特』是失去了头部还是胸部被贯穿,都可以继续活动,只有全身彻底粉碎时才会迎来终结。

    作为这个强化的『代价』,过一段时间他就会自然崩坏。

    像是发出声音,虚幻地碎裂的冰雕一样。

    前代破坏者。可能是他,也可能是她。那个灾厄之子在杀戮了【阿斯特莉亚眷族】只有,也不为人知地在地下城深处化为了灰烬。带有时限的生命,刹那的种子,必然会如流星一般燃尽的怪物——因此试图支配破坏者这一驯兽师的想法无论如何都无法实现——。

    也不会留下『魔石』或者『掉落道具』。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为了『母亲』而出生,消灭掉危险分子,然后不等留在任何人的记忆中就消失不见。

    因此,『杀戮』就是他的存在意义本身。他不会感到悲哀。刚刚生下来的他并不存在会这样想的感情。

    只是——他的身体正受到灼热劫火的煎熬。

    那个白色猎物。

    无论怎么破坏都会站起来的存在。

    尽管失去了众多血肉,却反而开始破坏他的雄性。

    教会他『恐怖』为何物的白色火焰。

    那个不可饶恕。不能认同。要是允许了那个,就会否定自己生下来的存在意义。就连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理由都会失去。只有这一点,他凭本能理解了。

    那太讨厌了,那可不行,不能这样。

    只有这个无法忍受。就算没有人会记住,就算是马上就会消失的性命,也必须留下自己生下来的意义。

    歪曲的愿望,扭曲的祈祷。

    但是,这正是『札格诺特』的一切。

    并且,仿佛和这份思念同调一样,套在脖子上的『项圈』发出光芒。

    如同驱动着他的感情,或者是令他暴走一般,增强他的破坏冲动。现在『母亲』的声音听起来好远。他无视了频繁诉说着什么的声音。优先执行自己的『意志』。

    那是驯兽师的魔道具产生的副产物。

    他作为病原菌的免疫系统,本不应该产生的强烈自我。

    仅仅执行着杀戮的『抹杀使徒』并没有察觉到,现在支配着自己的是『私欲』。坚决的杀意收束到唯一的一个猎物身上,这足以令他独立。

    这一代『札格诺特』已经不是遵从母亲意志的殉职者了。

    他被解放出来。

    从驯兽师的遗志中,甚至从地下城的声音中。

    并不是歼灭迷宫异物的『抹杀使徒』,而是变成一只疯狂地寻求着仅仅一名人类,将其杀掉的『怪物』。

    因此。

    只有『那家伙』要杀死。

    绝对要解决掉。

    这个念头令札格诺特悠闲地,确确实实地逼近了猎物们。

    同时,这份『愿望』也引起了地下城都没预测到的『未知』。

    足以令其超越自身获得的能力,进行『进化』。

    ——没有右臂。这样没法杀掉那个『白色猎物』。

    ——需要『手臂』。需要抹杀掉那家伙的『爪』。

    札格诺特鲜红的双眼微微闪烁着。

    下一个瞬间,冲着掠过视野的同族们,他袭击了过去。

    好几声重合在一起的尖叫和破坏的冲击,还有『咀嚼声』。

    在迷宫内蠢动的黑暗中,不详的音色回荡在四周。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