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11 二章 决战前间歇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11 二章 决战前间歇

    太阳已经彻底跃出地平线,从城墙上露出脸来。

    都市也睁开沉重的眼睑,清晨的喧嚣逐渐扩散,此时艾丝位于欧拉丽南方,第五区划。

    耸立在她面前的是仰起头才看得见全貌的大门,还有说是围墙也太过坚固的墙壁。

    虽然其位于在欧拉丽中也最为热闹且五花八门的『繁华街』中,同时却壮观到该称之为『城墙』的程度。这里没有门卫,仅仅是飘荡着可以说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紧绷的氛围。这或许是在警告说『别过来』。

    而艾丝根本不顾这种氛围,不再仰视,走到了门前。

    表情非常认真,可以看出她作出了何种程度的觉悟,她简直像敲门一样将其叩响。

    「……请赐教—」

    咣咣,响起的这缓慢又迟钝的声音与庄严的大门格格不入。

    主神(洛基)曾教过艾丝,『踢馆』,不对敲别人家门的时候要这么说。所以这么做应该没错。浮现出死认真的表情的天然呆(艾丝)如此确信着。没有注意到在『这种状况』下,她错到洛基看到了会口吐白沫昏倒在地的程度。

    过了一阵。

    大门发出沉重的声响,向着左右两边打开。

    「……」

    迈出脚步,穿过大门的艾丝的视野前方,一片绿色的原野展现在眼前。

    白色与黄色的小花晃动着,这也是美丽到很难相信是在都市之中的原野。与此同时,这也是一片坚实的大地,无论被如何践踏,花朵仍会盛开。

    而在原野深处,地皮中心有个小山丘,上面建着一座会看成『神殿』或是『宫殿』的巨大宅邸。这与繁杂的都市街道隔绝开来的雄伟景色甚至像一幅画一般。

    在艾丝被这第一次踏入的领域夺去了目光时——背后的大门发出巨大的响声关上了。

    「!」

    在这瞬间,艾丝被『团团围住』。

    从天上,还有障碍物的阴影处,众多冒险者一齐现身。

    他们组成圆阵,所有人都拿着武器,其尖端朝向艾丝。

    这一丝不乱的包围网甚至宛如艺术一般,表现出他们的熟练程度。

    与此同时,也酝酿出一股危险的『杀气』。

    「——没想到你会独自过来,这是要开始斗争了吗。」

    一个毫不隐藏恶意的粗暴声音投向被众多武器围住的艾丝那里。

    从包围网的深处现出一名兽人。

    黑色与银色的皮毛,虽然比艾丝要矮,却依然放出猛烈压迫感的猫人男性。

    艾丝对他有印象。

    大概三个月还要往前一点,和少年结束城墙上的训练之后,在街上发起袭击的刺客之一。那时他穿着连脸都挡住的夜袭用装备,现在却是平时的战斗衣,露出了锐利的双眼和锋利的面容。

    他名为代表着都市的第一级冒险者——【女神战车】阿伦·弗洛姆。

    「有什么事,人偶女。」

    没错。

    这领域名为『战斗荒野』。

    【芙蕾雅眷族】的根据地。

    「有事的话就在两秒之内回答。要是想自杀,那就继续闭着嘴在那傻站着。」

    不由分说的通告。

    与清澈的蓝天和温暖的阳光相反,艾丝被困在杀气腾腾的空间之内,阿伦用枪尖一样尖锐的目光将她贯穿。

    不对,不只是阿伦。其他冒险者们——【芙蕾雅眷族】的团员也仿佛看着杀亲之仇一般,用满是敌意的眼睛瞪着艾丝。

    敌对派阀的干部大早上就出现在这里,他们有这种反应也是理所当然,但是——

    (……好奇怪。拜访的时候,我都好好地说了……『请赐教—』的……)

    只有天然呆(艾丝)混乱至极。

    她按照洛基说的去做了。

    然而为什么会变成这种马上就要互相残杀一样的气氛。

    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吗。

    还是说自己被坑了吗,神大人(洛基)——

    天然呆(艾丝)的脸上流下了冷汗。从龙之少女那件事以后就变得疏远的,心中的幼女也趁这种时候摆出谜之姿势,双手合掌。

    在看不出感情的表情之下,一个劲地动摇的艾丝什么都无法回答,接着,

    「好,去死吧。」

    正好两秒之后。

    毫不关心艾丝的状况的阿伦神速刺出了手中提着的银枪。

    将剑都没拔,毫无抵抗的少女穿透——

    「——在做什么呢?」

    的前一瞬间。

    像是奏响了竖琴一般美丽的声音传了过来。

    艾丝看了过去。

    在视野正面,小丘之上。一个人影走下宅邸处延伸出来的白色台阶。

    尽管还有些距离,响起的呼唤声却十分通透,声音的主人正如女王一般带着一名侍从,来到艾丝她们附近。

    四周围着她的冒险者们立刻像臣下一样进行叩拜。而不愧是他们,同时丝毫没有放松对艾丝的警戒。

    只有阿伦保持着刺出长枪的姿势,令长枪固定在艾丝前方,都市最大派阀的主神,芙蕾雅则来到了眼前。

    「还以为是什么这么吵……呼呼,既然来了个这么少见的『客人』,这也是理所当然。」

    除了脸之外,芙蕾雅用斗篷遮住了全身。『美之神明』要是不变装就走在街道上一定会引发混乱,所以她恐怕是打算这一大早就出门吧。仔细一看,背后大门那一侧停着一辆马车。【芙蕾雅眷族】对艾丝产生过度反应或许也是因此而起。

    「碍了您的眼真是非常抱歉,芙蕾雅大人。我立即处理掉。」

    「阿伦,不用了。把枪放下吧。」

    「没有必要。我现在就将首级砍下。」

    「阿伦。」

    「……」

    芙蕾雅露出微笑,呼唤他的名字。

    仅仅如此,就令宛如狂犬,不对狂猫一般的阿伦缓缓放下了枪。

    以绝大的领袖魅力著名的芙蕾雅正所谓眷族们的女王,也是尊崇的对象。

    作为必须守护的象征,她的命令是绝对的。

    即使放下了枪,猫人还是明确地露出不满,不顾这样的他,芙蕾雅看向艾丝。

    「然后呢,有什么事?【剑姬】。」

    「……有事情,想要拜托。」

    「你有事情拜托?而且,是向我们?呼呼,真是好笑。到底是什么事呢?」

    听到艾丝的回答,芙蕾雅先是显露出纯粹的好奇心,接着浮现出孩童一样的笑容。

    被催促说出下文的艾丝从芙蕾雅身上移开视线,朝向就在她斜后方的位置。

    在随从位置上待命的一名猪人。

    同时也是以『都市最强』而闻名的,『顶点』。

    【猛者】奥塔。

    面对用红褐色双眼看向这边的武人——艾丝轻轻低下了头。

    「请你,和我进行训练。」

    一阵风吹过。这透明的风穿过美丽的原野。

    奥塔瞪大了他的眼睛,阿伦也停下了动作,就连芙蕾雅的银瞳中也现出惊愕,其他团员们也毫无例外地大吃一惊。

    夺走了【芙蕾雅眷族】的时间的艾丝仅仅注视着脚下的草原,仍然低着脑袋。

    「呼……唔呼呼……!」

    率先出声的果然是芙蕾雅。

    她捂着嘴巴,漏出如鸟儿一样婉转的笑声。

    紧接着开口说话的,是毫不掩饰自己的火气的阿伦。

    「你丫是傻了吗。哪个傻子会找敌对的派阀进行训练。啊啊算了,去死吧。」

    阿伦着猛烈的责骂正中靶心。

    抬起头的艾丝没有对他的话语进行辩解,相对地,她吐露出心中所想。

    既不是冲着阿伦也不是冲着芙蕾雅,而是朝着那位武人。

    「我已经,不能再输了。不对,不想再输了。不想输给那个怪人。……如果输掉了,或许会失去一切。」

    「……」

    「所以……我想要变强。」

    艾丝的话语果然不够充分,在不知道人造迷宫与怪人的人听来,这番话实在是不得要领。

    但是,唯独其中包含的『觉悟』是货真价实的。

    「那个怪人,就连芬恩他们都赢不了。」

    「……」

    「比我……比芬恩他们还要强的人,我只知道你。所以,希望你能教我。」

    啪叽一下,阿伦的脸颊抖了抖。就连艾丝也明确地感知到这是杀意。

    她理解到了这是厚颜无耻的请求。

    也理解到这或许是对芬恩他们的背叛。

    但是,艾丝听到贝尔『想要变强』那句话后——决定将修饰和束缚之类的,这种东西全部抛弃了。

    为了赢过人造迷宫。

    为了胜过那个怪人,胜过蕾维斯。

    (我也——想要变强。)

    她抬起头,再次回味着这份意志。

    回归自己拿起剑时所怀有的,最为纯粹的初心,回归自己的原点。

    最终,都市最强的冒险者看着艾丝的眼神,想了些什么呢,并不清楚。

    但是,他和其他团员不同,用波澜不惊的面容接下了艾丝的『觉悟』。

    简直像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人对艾丝表示了理解一般。

    「——好啊。我允许了。」

    接着,另一柱。

    在一旁注视着的女神也一样对艾丝的『行动』给予了好评。

    「芙蕾雅大人!」

    阿伦和其他团员们眼神大变。

    这也难怪。她正打算训练被比作都市双雄的最大敌对派阀的人。没有给对方好处的道理。

    阿伦那粗暴的声音中,比起动摇,果然还是火大的成分更多。

    足以令艾丝感到异常尴尬。

    但是,芙蕾雅毫不在意艾伦带着责备的目光,回看着艾丝的眼睛。

    「剑姬?让我确认一下,你的目的是攻略人造迷宫,没错吧?」

    「……是的。」

    有一瞬间,她因为芙蕾雅说出的人造迷宫这一词语而不知所措,然后又点头肯定。

    大概是女神的眼睛看出来艾丝没有说谎了吧。芙蕾雅加深了笑容,回看向独自发表异议的阿伦。

    「洛基曾经对我说过。她说,可不要摆出一副从容的态度,结果被人钻了空子。可不要在迷宫都市消失了以后再来后悔,这样。」

    芙蕾雅像是心血来潮的一阵风似的继续说道。

    「阿伦?我可不想变成洛基说的那种蠢货女王哦。还是说,你们能去和洛基的孩子们『共斗』?」

    「……死也不要。」

    「那么,这种程度的『协助』,还是可以接受的吧?」

    主神的话语令阿伦闭上了嘴。然而表情中还是带着怒气。

    传来一股仿佛脾气暴躁的猫想干脆把主人的手挠破一样的气息。

    然而,阿伦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奥塔,你可以吗?」

    「如果芙蕾雅大人允许的话……我也很乐意作为一介冒险者将其接下,我是这么想的。」

    听见奥塔的回答,芙蕾雅满足地点了点头。

    艾丝正在心中咽了口吐沫,注视着事态的发展,当她心神不宁地想着‘姑且是没什么问题了吧’的时候——芙蕾雅突然探出身来。

    「但是,我们可不能免费干活。」

    「……!」

    「阿伦他们的说法也很有道理。所以,没有相应的『代价』可不行。」

    被脸靠过来的芙蕾雅吓了一跳的艾丝动摇起来。

    纤细的手指搭在她下巴上,视线被抬向上方,只见女神眯细了眼睛。

    「这是『契约』哦,剑姬。」

    「契,约……?」

    「没错。我将奥塔借给你,进行你所说的训练。相对地,我要你欠我一个『人情』。」

    「……」

    「别摆出这么警戒的眼神。虽然我还没决定要让你何时,在哪里,如何支付这份『人情』,但我不会提出离谱的要求。至少,我只会要求你去做和你这次提出的申请对等的事情。以我的名誉发誓。」

    芙蕾雅甜美的声音弄得艾丝的耳朵发痒。

    令神都心神荡漾的眼神射穿艾丝的眼瞳。

    不明白她在想什么。对什么都能拿到手的她来说,这种程度的『恩惠』会令她的『什么』得到满足呢,完全搞不懂。

    但是,这是相符的代价。应该是,相符的。

    像是反抗着『美之神明』的魅力一样,艾丝咬紧牙关,紧紧盯了回去。

    「……请不要扯上【眷族】……只定为我自己的,『人情』……」

    听见艾丝好不容易挤出来的话语,芙蕾雅露出笑容,点头答应。

    那纤细的手指放开了下巴,直起身体,两人盯着对方。

    艾丝无意间将手搭上自己的脖子。

    感觉上面好像套着一个不可能存在的『项圈』一样。

    此时此刻,金发金眼的少女与银发银眼的女神不为人知地缔结了『契约』。

    「都这个时间了,我要走了。奥塔,接下来就交给你。」

    「是。但是,芙蕾雅大人……随从的话……」

    「拜托赫伦好了。」

    芙蕾雅带着一名女性团员,坐上了停在那里的马车。

    像是已经对艾丝失去了兴趣一样,女神看都不看这边,消失在了打开的大门外面。

    「……就按你所请求的,我来和你过招。做好准备了吧?」

    「是的。」

    芙蕾雅离去之后,卸下随从职责的奥塔走到艾丝身边,俯视着她。腰间带着爱剑(Desperate)的艾丝毫无迷茫地点了点头。

    「你们听好,这次的事情一概不得外泄。这是那位大人与【剑姬】缔结的密约,绝不可成为下贱的谣言的饵食。不可将情报从这个『战斗荒野』中泄露出去。」

    奥塔用粗鲁的团长作风对团员们下了严命。

    主神刚一消失就因困惑而吵嚷起来的【芙蕾雅眷族】团员们也一丝不乱地站直身体,「「是!」」地一声做出了承诺。

    在这之中,只有阿伦将渗出怒气的背影朝向艾丝她们。

    奥塔出声喊住已经开始走回宅邸的他。

    「阿伦。你也一起。」

    「别命令我,狗屎东西。你们自己爱干嘛干嘛去。」

    奥塔默默地目送着毫不掩饰自己心情有多恶劣的猫人离开当场。艾丝她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请求有多荒唐,有些尴尬。

    「话说回来……」

    在此时,突然地。

    奥塔用和至今为止都不一样的声音说道:

    「真亏芬恩他们能允许啊。」

    「…………………………」

    艾丝悄悄从坦率地佩服着的奥塔身上移开了视线。

    同时额头冒出了汗水。

    ——怎么办,什么都没说。

    「艾丝似乎开始修行了。」

    里维莉亚俯视着展开的纸卷——寄给自己的信同时说道。

    这里是【洛基眷族】的根据地『黄昏之馆』,办公室里。

    告知与『异端儿』联手之后已经过了两天。多亏了劳尔和安娜斯蒂他们第二军成员巧妙的周旋,【眷族】正走向团结,只有艾丝失去了联系——不过就在刚才,这封信寄了过来。

    「她之前自闭得厉害,我还在想着里维莉亚那个把艾丝从作战中剔除的申请也是无可奈何……不过看来她好转了啊。」

    「而且在这个时期去修行,真是彻底恢复了平时那种状态。噶哈哈哈!」

    「不愧是里维莉亚妈妈—!」

    「虽然我确实和她说了些话……但完全无法理解她到底怎么联想到修行上面去的。」

    芬恩,加雷斯,洛基接着说道,里维莉亚则用复杂的表情俯视手边。

    信上写着『请不要 找我 我寨 努力进行 秘密的 训练』这种不知为何非常生硬的文字。还有错字很严重。那笔迹看着已经像是因为进行了超级严酷的特训,使得连握住羽毛笔的力气都失去了一样。

    里维莉亚优雅地弯起眉毛……但从接待员蜜西亚·弗洛特那里听说,这封信是本人直接来到『公会本部』,拜托她送过来的。她也说过「总觉得她遍体鳞伤,超级疲劳的—」,不过大概没问题吧。也就是说进行的训练就是如此『严酷』。肯定是钻进地下城了,没有错的。

    「不管怎么说,这下最后的杞忧也没了。」

    这么说着,芬恩俯视起摆在房间中央的桌子。

    里维莉亚,加雷斯,洛基,在场的众人也效仿着他。

    他们围着的桌子上有数枚地图,还有列举出各种情报的『作战书』摊在上面。

    芬恩他们在进行的正是『作战会议』。

    即使前几天听到与『异端儿』联手的消息,退团者依然为零。

    【洛基眷族】做好喝下毒药的觉悟,要挑战人造迷宫的攻略。

    「在四天前的奇袭中,里维莉亚制作了地图这点很关键啊。也摧毁了怪物的简易苗花对吧?」

    「虽说如此,作成了地图的地带仅仅是那庞大的人造迷宫的一部分。苗花那边,那也不是最后一个吧。应该认为敌人仍保有充分的地利和残存势力。」

    「里维莉亚说的没错,但这里还有我和加雷斯他们进攻时候的情报。把那些也包括在内,来拟定这次的作战概要。」

    在只有派阀首脑阵参与的作战会议中,正在进行活跃的情报确认与意见交换。

    但是,位于中心的果然是芬恩。

    「作为前提条件,我们现在持有数把『钥匙』。与『异端儿』……神乌拉诺斯一侧所持的加一起,合计有五把。我们必须驱使这五把『钥匙』来进行攻略。」

    首先是安娜斯蒂令同胞(莉莉)进行协助从而获得的第一个『代达罗斯之眼』,第二把由里维莉亚在人造迷宫内夺来,第三把是在地下通道内进行接触的赫尔墨斯交给了克鲁兹他们——而剩下的两把是『异端儿』们持有的『钥匙』。

    洛基几乎转为『寻求意见用』,在一旁注视,小人族首领则开始叙述起他在脑中描绘的战略。

    「以攻略作战为前提,最想要的是人造迷宫的完整地图。」

    他用手指咚咚地敲着铺在桌面上那张团员(拉科塔)制成的地图。

    「路径以及以防万一的退路,最重要的是能够径直通向『目标』的最优潜入路线。要是无法掌握这个,要消灭『精灵分身』会极为困难吧。」

    在地图旁边放着的,是在地下城59层,以及第一次进攻人造迷宫时加雷斯他们战斗过的『精灵分身』的素描。这是芬恩画出来的东西,植物型和雄牛型,无论哪个都和里维莉亚她们记忆中的那个一模一样。在画像旁边,还记录着攻击手段以及弱点,还有特征这些具体的情报。

    说不定会招致都市崩坏的『精灵分身』是芬恩他们必须讨伐掉的最高级『目标』。

    「人造迷宫里也有棘手的陷阱。可能的话想让那些失去作用。」

    「越听越觉得需要时间和人力啊……」

    「人手也是。毕竟是能够到地下城中层区域的领域啊。虽然之前就有这个觉悟了……」

    根据已被放逐的神伊刻罗斯以及乌拉诺斯一侧的情报,他们判断出人造迷宫的深度达到了18层。只靠【洛基眷族】无论如何还是无法彻底攻略。所以才有了与『异端儿』共斗这一选择就是了。

    加雷斯与里维莉亚对敌人据点这无法轻松处理的规模不住叹息,此时芬恩提到了作战的核心。

    「因此——作战分成『两个阶段』。」

    里维莉亚和加雷斯微微睁大眼睛,洛基‘咻~’地一声,看着很愉快地吹起口哨。

    「网罗人造迷宫构造是第一进攻。接着,在掌握路线的前提下进行目标的讨伐是第二进宫。要说的话,前者是『威力侦查』,后者则是『全力决战』。」

    芬恩按顺序阐述起作战的方针。

    第一进攻的『威力侦查』与地图制作同时进行,驱逐敌人战力以及障碍。

    第二进攻的『全力决战』就是字面意思。蹂躏在第一进攻时剥得一干二净的敌人城堡,扫清『精灵分身』。

    听到芬恩的作战方针,加雷斯他们念叨起来。

    「你选的方法真大胆啊。敌人的战备,不对,『精灵分身』的地上召唤要是完成了,老朽们就等于输了……这不会变成和时间的战斗吗?」

    「不会的,在迷宫街的战斗中,安斯从敌人别动队那里夺去『钥匙』的时候也问出了情报。虽然没被告知计划内容的详情,但由『精灵分身』进行的破坏作战似乎至少也预定在二十天后执行。还有剩余时间。」

    「原来如此……顺带一问,抓来的俘虏们现在怎么样了?」

    「被他们自杀了。似乎同伴之中有咒术师……将自身作为诅咒的代价,令其他人被强力的诅咒所杀害。在,团员们的眼前。不怕死的敌人……不对,是相信与神塔纳托斯的『誓约』,率先赴死的使徒……真是一群扭曲的家伙。」

    里维莉亚的表情里隐藏不住厌恶,讲述起抓到的敌人别动队的末路。

    加雷斯也皱紧了眉头,而芬恩则将岔开的话题带了回来。

    「无论如何。就算说有剩余时间,也无法悠闲地进行。只要第一进攻一结束,就立即转为第二进攻。」

    「芬恩~。第一次的作战终究只是预先准备,本命是第二次作战,没错吧~?」

    「啊啊。在第一进攻中如果能够击落目标那就应该尝试,这里就是临机应变了……若是和59层遭遇的『精灵分身』同等的个体已经在『羽化』了,靠普通的冒险者是无法对应的。保险一点的话,果然还是想将部队实力保存到第二进攻那边。」

    芬恩边回答着洛基那弛缓的询问,同时回看向她的朱红色眼瞳。

    「因此,尽可能地通过『公会』来募集战力。」

    「也就是说,要与其他【眷族】合作呗。也对,都是‘都市存亡在此一举~’这种跟玩笑似的事情了,没道理不借用别人的力量咯。」

    不应摆出一副悲壮的样子,只靠【洛基眷族】负担此事,洛基也表示赞同。

    里维莉亚和加雷斯也没有意见,点了点头。

    「在知情的前提下,肯进行协助的有菲炭那边和迦尼萨。再就是可以强行把赫尔墨斯也拉来。从他的职责来看,行动会很迅速,地图制作那边似乎也会起很大作用。」

    「他好像围绕着『异端儿』干了很多事情,可以相信吗?」

    「虽然没什么信用,但不管怎么说,那个优雅男还是不会在这时候干出啥事的吧。」

    「【芙蕾雅眷族】的话……期待也没用啊。」

    「没错里维莉亚,就算说这是都市的危机,他们大概也不会老实行动。若是有了动作,要不就是神芙蕾雅的意志,要不就是心血来潮了吧。」

    「那个色胚女神啥的,就排挤掉她,让她孤零零的就好啦。一切结束之后,再指着那个傲慢的裸体皇帝‘噗噗’地笑她去。」

    「哈哈哈……。啊啊,还有洛基。我想要【迪安凯希特眷族】进行协助。现在这种情况下,以冒险者委托的形式也可以。」

    虽然事务上的手续可以交给管理机关(公会)去办,但洛基还有作为主神与其他派阀的神明交涉的工作。他边与加雷斯他们进行交谈,同时选出现在希望得到协助的派阀。

    这次事情重大,因此不该让没必要告知情况的派阀获知此次事件。要是暗派阀残党又要作恶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都市说不定要陷入恐慌。

    欧拉丽的居民们还记得『邪恶』四处蔓延的『黑暗期』是什么样子。

    「……当时暗派阀势力众多的时候也是这样,同为【眷族】,互相之间的关系真是急死人。尽管有危机逼近都市这件事显而易见,却仍然不能迅速团结起来。」

    里维莉亚不经意地将一直持续到五年前的『黑暗期』与现在的情况进行对比。

    众神之间的关系也不是稳如磐石。

    【芙蕾雅眷族】就是个显著的例子,没有表面上的理由就无法携手并进,她不耐烦地说道。

    「现在因这个叹气也无济于事。我们就做些力所能及的吧。」

    芬恩切换了话题,再次开始商讨第一作战。

    「虽说想要将战力保留到第二进攻,但无论如何,这两个作战我们【洛基眷族】都必须参加。既因为方案是我们提出来的,同时也因为现在这种情况下,体验过人造迷宫的威胁程度的,只有我们。」

    必须担负起为联合部队带路的职责。芬恩言外如此告知,同时说明作战内容。

    「正如刚才也稍微提到的,第一进攻里我们需要的不是质量,而是数量。需要制作匹敌地下城的人造迷宫的地图要用到的人手。」

    「将部队分成数股去进攻……也就是超超级人海战术呗~」

    「啊啊。没有能抄的近道。正如众多前人将地下城的道路记录下来一样,要在这次进攻作战中把握住人造迷宫的路径。」

    「目标呢?」

    「八成。最差七成。」

    听到芬恩针对自己的确认作出的回答,加雷斯直白地诉起苦来:

    「那个庞大的迷宫,要制作七成以上的地图……老实说,我都要吓晕了。」

    「但既然要在第二次的进攻作战中定下胜负,这次还是想有这种程度的战果。虽然也有『隐藏招式』……这边就交给【赫尔墨斯眷族】好了。」

    芬恩冲着开始头疼的加雷斯耸了耸肩。

    在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里维莉亚说出了可以称为『最大』的担忧。

    「那个怪人,要怎么办?」

    怪人——赤发女蕾维斯。

    「若要寻求芬恩想要的战果,正常来想就会是长期战……会花费时间。而给那个怪人时间,则会令我们部队的危险性大幅增加。」

    「……」

    在敌人持有的棋子中,蕾维斯正所谓是女王(皇后)。

    纵横无尽并且是极大的威胁。她的袭击对与她接触的人来说就意味着死亡。为了制作地图,必须采取人海战术,而正因为如此,分散的部队甚至不是蕾维斯的一合之敌。不如说被逐个击破的可能性要高得多。

    更不用说根本没有办法在庞大的迷宫中捕捉到蕾维斯一个人的行动,用充足的战力去进行对应。状况只会变得纠缠不清,受害者一定会增加吧。

    看到暂时闭口不言的芬恩,里维莉亚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打算做出有所牺牲的觉悟,来完成作战吗?」

    为了达成目的,要将一部分同伴『舍弃掉吗』。

    察觉到这言外之意,芬恩他,

    「我没有打算要舍弃。」

    明确地如此回答。

    「不允许人员的损失。若是一个部队崩坏了,那个部队进行的地图制作也会告吹。士气更不用提。要是允许怪人进行蹂躏,那我方瞬间就会瓦解吧。」

    「……!」

    「不能以损失为前提展开作战。没有要交给那个怪人的牺牲者。」

    芬恩如此断言。

    里维莉亚和加雷斯这次真的瞪大了双眼。

    停下了动作的洛基吊起嘴角。

    芬恩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他是在说不是寻找『最优』,而是寻找『最完美』的方法。

    若是以前的芬恩·迪姆那,毫无疑问会为了达成目的而进行舍弃吧。为了赢过『现实』,他最初就会将什么『理想』扔得远远的。然后大概会努力将牺牲抑制在最低限度。而这个前提,被芬恩丢掉了。

    这个姿态并不意味着他变得更乐观。

    而是表现出他朝着比进行舍弃还要困难的道路前进,想要抓住理想的这一『觉悟』。

    芬恩的心中有了『勇气』,这令他能够毁掉自己作为现实主义者的心中那名为选择的天平。他变得并不是只能无情地抛弃掉什么。

    芬恩在与『异端儿』有关的事件中得到了答案,里维莉亚和加雷斯亲身感受到其带来的成果。同时这也令她们觉得很耀眼。

    不管怎么说,芬恩在派阀首脑阵里还是最年轻的。

    只有这时,作为年长者的里维莉亚和加雷斯会有一种父母为孩子的成长感到开心的感受。

    洛基也像是欢迎着芬恩的这种变化一样,露出满意的笑容。

    「艾丝能够参加作战的话,我这里有些对付怪人的想法。能暂时交给我来处理吗。」

    芬恩毅然地说道,里维莉亚与加雷斯从他的眼神中感到前所未有的可靠,露出笑容相信了他。

    接着芬恩继续说明起攻略作战。

    他指着摊在桌上的人造迷宫地图和怪物的素描,准确地叙述起要点。

    「目前有些『必需品』一定要凑齐。没有这些的话,就无法实施作战。」

    「是专治诅咒的秘药对吧?」

    「啊啊。从第一进攻开始,战斗会极为激烈。一定要有能够处理『不治诅咒』的物资。」

    人造迷宫内的士兵装备着诅咒道具。针对这一点,圣女(阿蜜德)那唯一一种能够解咒的『秘药』是真正意义上不可或缺的道具。

    「要是太过心急,拼着牺牲也要上可是得不偿失。作战开始前要留出足够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就『骚扰』人造迷宫好了。」

    缩在人造迷宫内的敌人和『笼城』是一个意思。

    断其兵粮,用突如其来的并且断断续续的袭击给予精神上的痛苦,可以采取的攻击手段有很多。

    虽然大概还有一些通往地下城的出入口芬恩他们没能掌握,但只要在巴别塔设置『盘查』的话,他们就无法来到地面。最多也就是能从地下城获取少量的食物吧。

    与【迦尼萨眷族】协作,彻底张开包围网,芬恩如此告知。

    「参加第一进攻的人员有我们【洛基眷族】以及【赫尔墨斯眷族】。再有就是想尽量让成员数量多的派阀进行协助……」

    这时芬恩中断了话语,缓缓地看向主神。

    「洛基,【迪欧尼索斯眷族】呢?」

    和芬恩他们有着同盟关系的【迪欧尼索斯眷族】虽然从成员等级上看,无法否定其实力不足这一面,但团员数却很多。是最适合协助进行制作地图的派阀。

    听见芬恩带有确认的询问,洛基顿了一下,回答道:

    「……暂时搁置吧。」

    「为什么?事到如今也不是勾心斗角,互扯后腿的时候了吧。现在老神(乌拉诺斯)那边最大的秘密也已经消灭,神迪欧尼索斯也没有理由警戒『公会』了才对。」

    洛基没有回答里维莉亚从旁发出的疑问。

    默默注视着主神的芬恩说着「算了,这件事就交给洛基」,结束了话题。

    接着,他说到另一边『搭档』。

    「第一进攻让他们……『异端儿』也参加好了。」

    「从代达罗斯街,还有18层进行的『夹击』,是吗……」

    乌拉诺斯说着「没错」,严肃地点头回应费罗斯进行确认的声音。

    这里是公会本部的地下,『祈祷之间』。

    四盏火炬在上面燃烧的祭坛上,乌拉诺斯和费罗斯正在浏览【洛基眷族】送来的信件。

    「不将冒险者们与『异端儿』混在一起,而是作为独立的部队运用……也就是说『异端儿』从18层,冒险者们从地面上进攻人造迷宫……干活真是利索啊,【勇者】。一旦成为了同伴就极为可靠。」

    冒险者们无法割离对怪物的恶意,因此将他们与『异端儿』分开运用就很合乎情理。在追求『理想』的同时,【勇者】决不会盲信『理想』。另外信上还写着,『异端儿』一侧由费罗斯来指挥。

    从这指示中感受得到芬恩很看好自己作为魔术师的手腕,费罗斯从漆黑的斗篷里漏出佩服的气息。

    「我可以接受这个提议。乌拉诺斯,你呢?」

    「没有异议。」

    「既然如此,我这边会提供『眼晶』。能在人造迷宫内互相联络的话,这个第一进攻的地图制作也会更精确吧。」

    他从黑衣中取出的是能够传达视觉情报以及声音的拳头大水晶。将贵重的魔道具交给对方既是费罗斯一侧表示信任的证据,同时也表现出无论如何也要打倒人造迷宫内的潜伏者这一决意。

    「费罗斯,『异端儿』能派出何种程度的战力?」

    「包括蜥蜴人(利德),歌鸟(蕾),石龙(格罗斯)在内,能行动的『异端儿』大概有三十人左右。只是,猛牛(阿斯缇罗斯)似乎去『深层』了,都没来得及拦住他。既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还是不去期待他能参加第一进攻比较好。」

    公会正式将其划分为Lv. 7的漆黑猛牛。虽然对无法运用这份力量感到可惜,但费罗斯没有拘泥于这个,考虑起别的事情。

    虽说只限于这次的人造迷宫攻略,但由于芬恩提出了『联手』,使得乌拉诺斯他们不再束手束脚。就算是为了守护都市,他们也会毫无保留地与【洛基眷族】进行连携,以及协助。

    在费罗斯他们正在交谈的时候,一个新的影子来到了祭坛处。

    「呀,正在开作战会议呢?看这情形,是要和洛基那边合作了啊。」

    「神赫尔墨斯……」

    费罗斯回过头,乌拉诺斯也看向现身的神物。

    「哎呀~肩膀上的担子可算卸下来了。毕竟至今为止心情上都像是双重间谍一样的嘛。」

    「……」

    「这之后也不会再让洛基她们怀疑,不用再胃痛了。」

    他摘下头上的帽子,讽刺地说道。感觉不到挖苦的意思,应该是真的放下心了吧。

    实际上,赫尔墨斯围绕『异端儿』这件事做的事情跟那个也基本没差多少。与洛基他们组成同盟,同时也追踪着暗派阀残党,乌拉诺斯他们对他这份工作表现只会表示赞赏,绝不会责备。除了他擅自想要葬送『异端儿』这件事以外。

    大概是迷宫街攻防战的那件事令费罗斯对赫尔墨斯感到了不快,他酝酿出类似于排斥的氛围。乌拉诺斯则不愧是他,丝毫不见动摇。

    「……虽然有很多想说的,不过神赫尔墨斯,我能问问为什么你脸上有被踹的痕迹吗?看着像是领受了一记非常漂亮的双脚飞踢……」

    「哈、哈、哈,这里应该看懂氛围,不问才对哦。硬要说的话,就说成是某幼女神做了个了断吧。」

    听见费罗斯投来满腹狐疑的声音,脸上刻着鲜明的红印的优雅男神发出了干笑。

    「有什么事,赫尔墨斯。」

    「真是一句闲话都不说啊,都市创设神大人。那么,就让我开门见山地说吧。」

    乌拉诺斯询问过后,赫尔墨斯挥去开玩笑的气氛,提出要求。

    「我想最近人造迷宫的攻略就会开始……希望能让贝尔君他们,让【赫斯缇雅眷族】远离此事。」

    不顾费罗斯轻轻抖了一下,赫尔墨斯继续说道:

    「在那场迷宫街的战斗中,他又提升了一个台阶。那可是足以能跨越化为小丑的神(我)的神意。我不希望他刚刚蜕变还没过多久,又被卷进这种杀气腾腾的战斗中。至少现在还不行。」

    公会已经发表了贝尔·克朗尼『到达Lv. 4』的官方消息。

    对以猛烈的速度『成长』的少年表示尊敬,为了不让这份『光辉』蒙上灰尘,赫尔墨斯如此提议。

    停下了动作的乌拉诺斯与费罗斯也没有表示拒绝。

    反而表示赞同之意,接受了提议。

    「好吧。贝尔·克朗尼在『异端儿』事件上尽心尽力了,我等也并不希望他背负更沉重的负担。」

    「不过即使要他们远离,具体来说你打算怎么做?神赫尔墨斯?」

    「发布强制任务,让【赫斯缇雅眷族】去『远征』就好。贝尔君升格以后派阀的等级是D,应该有攻略地下城的义务了。」

    赫尔墨斯轻佻地回答了费罗斯的问题。

    他说在乌拉诺斯他们共同进行的人造迷宫攻略,大规模作战期间,令其去地下城就好了。

    「虽然等级刚刚提升,可能会觉得有些性急……但只要当成『公会』一侧也对【赫斯缇雅眷族】有所期待,外界也会接受是吗。明白了,我来安排好了。」

    「啊啊,拜托了哦。」

    谈完少年的事情后,乌拉诺斯说回了正题。

    「赫尔墨斯,人造迷宫攻略作战,你打算怎么办?」

    「当然,我的【眷族】也会参加。不如说,要是这时退出了,无论是洛基她们,还是乌拉诺斯你们都不会原谅我吧?」

    耸了耸肩的赫尔墨斯这时眯起那橙黄色的眼睛。

    「虽然也绕了些远路,但终于到终幕了。要在这次战斗中令『埃尼奥』的真面目暴露出来。」

    『埃尼奥』。

    在众神的语言中,这意味着『都市破坏者』。

    不止和暗派阀残党,还和包括『堕落精灵』在内的地下势力联手,以『迷宫都市的崩坏』为目标的谜之人物。被认为是这次事件的起源,也是主谋者。

    「显眼的攻略作战本身就交给【洛基眷族】和『异端儿』们。我的孩子们就在暗中偷偷地干点什么吧。……为了能够抓住线索。」

    赫尔墨斯从怀里拿出来的,是盘棋(国际象棋)的棋子。

    黑之王。

    他简直是将其看成了『都市破坏者(埃尼奥)』一般,在手中骨碌骨碌地把玩,然后握紧。

    包围住人造迷宫的赫尔墨斯他们所用出的,是王手(将军)。

    然后就会顺势分出胜负(将死)。

    在这次事件中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的赫尔墨斯,其瞳孔中也一样寄宿着强烈的神意。

    乌拉诺斯他们默默地点头同意。

    「然后,开战的时间呢?这是最后的作战了,要准备的也很多吧?」

    赫尔墨斯重新缠上轻佻的气氛,视线移向费罗斯拿着的信件。

    黑衣魔术师的视线落在芬恩记载着作战概要的信上,说着「啊啊」,然后回答道。

    「预定开始作战的日期是——」

    「LL、Lv. 4……!!被被被、被追上……!?」

    蕾菲亚双手紧紧握着记载着某个冒险者升格消息的情报杂志,全身都在不住颤抖。

    纸上有着精致的白发少年的肖像画,还大大地报道着他接到了『远征』的强制任务。

    「从刚才开始就是,蕾菲亚怎么了?」

    「阿格诺君【升级】了,她是在开心吧~」

    看到将情报杂志举到脸前,高速震动的蕾菲亚,缇欧涅摆出讶异的表情,缇欧娜放声大笑。

    不顾误以为一直在意艾丝的事情,面露不安的少女恢复了活力的亚马逊,冲击与战栗袭向妖精本人。

    「——都到齐了啊,你们。」

    就在这时,里维莉亚现身了。

    蕾菲亚她们所在的地点是根据地的大食堂。

    她们被告知有重要情报要传达,从干部到下位团员,【眷族】里绝大部分团员都聚集在这里。不在的只有艾丝。

    「人造迷宫的攻略作战,所有内容都定下来了。我下面要说的事情,一字一句都不要听漏了。」

    代替忙碌的芬恩,里维莉亚在团员面前传达作战内容。

    团员们浮现出气势汹汹一般的认真表情,侧耳倾听传达的内容。

    「里维莉亚~这个作战,什么时候开始?」

    不顾场上气氛的缇欧娜举起手问道。

    听到这个,里维莉亚点了点头,回答了她。

    「作战开始是在——十天后。」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