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11 尾声 Whodunit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11 尾声 Whodunit

    约八十名与一柱。

    这就是这次作战的牺牲者数量。

    【洛基眷族】与【赫尔墨斯眷族】虽然受到了损伤,但死者控制在了零人。跨越了意料之外的『异常事态』,造成最低限度的损伤——这么说倒是好听,其实是舍弃了【迪欧尼索斯眷族】才捡来的性命。士气的低迷无法阻止。虽说是第一次共同战斗的派阀,但一个【眷族】消灭了这一事实,实在是过于沉重。

    虽然决不会展现在下位团员面前,但以安娜斯蒂为首,担任指挥的第二军成员脸上也都带上了阴影。

    心伤尤其严重的是蕾菲亚。

    同胞少女死在眼前这一事实粉碎了年纪尚浅的妖精的内心。

    就连艾丝她们的声音都无法令心神丧失的她产生一点反应,她仅仅是坐在房间中,化为了一具纯粹的人偶。考虑到边哭泣边不停鼓励她的室友艾尔菲,她被挪到了其他的房间。

    经过各方面准备后进行的人造迷宫攻略。

    面对这在攻略达成之后,又将其彻底颠覆的恶魔般的行径,无论是冒险者们还是众神都不得不承认。

    他们小瞧了从未在舞台上现身的『都市破坏者(埃尼奥)』这一存在。

    敌人心狠手辣到了极致,正是『极恶』的化身。

    「……」

    攻略作战的第二天清晨。

    洛基正在『代达罗斯街』中。

    连护卫也没带,一个人在建筑的屋顶上眺望着迷宫街中央地带——人造迷宫。

    从因塔纳托斯,以及迪欧尼索斯的『送还』而打通的洞穴中,之前那个绿肉满溢出来,在地面上肆意妄为。它扩张地像是造起了一座森林公园一般,现在正以改建工事作为名目盖上了一块巨大的幕布,将其藏了起来。不能让普通人察觉到异变。

    绿肉的侵蚀波及到人造迷宫全域。当时伯特他们临机应变,关上最硬金属『大门』,阻止了其从通往地下城的出入口流出。溢出的场所只有因送还而开出的两个洞口,这迷宫街的中央地带而已。

    现在绿肉彻底沉默下来,不再活动。

    不对,应该说是停止了『成长』吧。

    「丽妮她们丧命的时候,也像这样眺望过来着……」

    喃喃地落下的低语被清晨的风带去了远方。

    洛基的视线前方是为了监视与调查,常驻在幕布周围的【迦尼萨眷族】。看得见不眠不休、频繁向团员发出指示的团长(夏克缇),以及主神(迦尼萨)的身姿。

    如果现在洛基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们立刻就会赶过来吧。

    他们也神经质到了只要有事就会赶过去的程度。

    「…………」

    洛基从屋顶环视着迷宫街,过了一阵子,她离开了扶手。

    走下楼梯,绕到小巷里,正要远离冒险者们的喧骚。

    就在这时,

    「呀,洛基。大清早的还真是巧啊。」

    「……」

    她撞见了赫尔墨斯。

    看见简直像是瞄准了接触的机会现身的男神,洛基没有回话。

    她无言地回看过去。

    「现在来闲聊几句如何?」

    「噢噢,好啊。所以赶紧说正事。」

    对方耸了耸肩。

    眷族的护卫不在身边,排除了闲杂人等的赫尔墨斯消去了那浮现出来的优雅笑容。

    「关于黑幕(埃尼奥)的事情,想听听你的看法。」

    带着认真的眼神,橙黄色眼瞳如此询问。

    「应该跟你想的没什么区别吧。得出看法的情报什么的十分有限。」

    「那倒也是,我们太过一无所知了。无论是黑幕(埃尼奥)的线索,还是动机,全都不清楚。」

    如果说洛基她们知道什么,那就只有『都市破坏者(埃尼奥)』这个荒唐的记号。

    正因为那是连是否存在都不清楚,如同模模糊糊地浮现出来的影子一样不确定的存在,洛基她们才没打算正经地去追查。

    准确地说,是无法追查。

    但是,真正的敌人带着明确的恶意与本性,向洛基她们亮出了尖牙。

    仿佛是在高调地声张自己的存在一般。

    像是发出哄笑一样。

    「那么,关于至今为止我们将谁推理成黑幕,我们数着一二一起说出来如何?」

    此时赫尔墨斯态度一变,吊起嘴角如此提议道。

    但是,果然只有那双眼睛没有笑。

    洛基无言地表示同意。

    一—二,在赫尔墨斯的嘴唇描绘出如此形状之后,她开口说道:

    「「迪欧尼索斯。」」

    响起两道同样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听到两人对上的名字,无论是赫尔墨斯还是洛基的表情都没有改变。

    「你为啥,会这么觉得?」

    「时机太巧了。被事件卷入的契机也是,与洛基接触的时候也是……一切都可疑地像是『后加上去的』。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洛基刚发出询问,赫尔墨斯就作出了回答。

    「你知道吗?在24层的事件过后,我最先接触的就是迪欧尼索斯哦?」

    「……从一开始就在怀疑他呗。」

    「并没有确定。只是去试探了一下,仅此而已。」

    虽然赫尔墨斯语气很随意,但洛基也有这样的感觉。

    迪欧尼索斯他『动作太过频繁了』。

    尽管一时间——直到迎来『27层的恶梦』为止还是足以维持在都市上位的派阀,但现在顶多就是团员众多的中坚附近。虽然似乎用彻底的保密主义将【眷族】的实力隐藏了起来,但与暗派阀残党以及怪人等地下势力作为对手,实在是过于不够格了。直到攻略作战的前一刻都只有Lv. 3的菲尔维斯·夏莉尔在进行协助就是很好的证据。

    「我和迪欧尼索斯是天界的同乡……奥林匹斯的盟友。洛基,我自认为比你更了解那位男神。」

    「是说引起『发作』,想要策划互相残杀的那个呗?」

    「哎呀,你知道啊。」

    还有其他可疑的地方。

    曾经过度地抵制乌拉诺斯,妨碍洛基她们与他协作。

    虽然因为乌拉诺斯一侧也藏着名为『异端儿』的『炸弹』,导致直到现在才能进行联手,但迪欧尼索斯固执的发言也确实促进两者之间形成了对立。

    「在天界的时候,迪欧尼索斯很危险。即使除去这一点,那家伙也太过位于骚动的中心了。」

    所以才缔结同盟这种口头约定,进行了监视,曾扮演双面间谍的男神如此总结。

    「我也可以问你个问题吗?你既然在怀疑他,为什么又带迪欧尼索斯参与了人造迷宫的攻略呢。」

    「……因为他没有露出什么马脚,这是一个原因。再就是,如果在敌人的根据地,在咱们身边的话,无论多么慎重,无论多么能忍,也一定会有所行动……咱是这么猜测的。」

    她偷偷地向加雷斯传达过紧急时刻该怎么办。

    但是迪欧尼索斯本人实际作出的行为,是离开洛基身边这种意想不到的展开就是了。

    「还有就是……没法彻底怀疑他。」

    「……」

    「咱基本上对谎言的味道很敏感……但从男神(迪欧尼索斯)身上却没有闻到那种味道。」

    这是洛基的真心话。

    迪欧尼索斯的言行确实带着『可疑』。

    但是,他所说出的意志,藏于其中的神意全都是『真货』。至少在洛基听来是如此。

    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前几天的事情。

    在眷族的墓地面前,他所献上的『誓言』,洛基无论如何都无法怀疑。

    「迪欧尼索斯说出的话语是『真货』……如果那个是骗人的话,那无论怎么努力都赢不了他了。就算被算计了也无可奈何,咱也这么想过。」

    「没想到洛基会说到这种地步啊……那么,我们对迪欧尼索斯的怀疑果然是因为反复进行带有偏见的推测,而造成的冤枉是吗?」

    「那家伙也有错呗,行为举止装模作样的,足够可疑了。」

    说得没错,说完赫尔墨斯轻轻地笑了出来。

    他露出笑容,仰头望向天空。

    「怀疑你真是抱歉啊……迪欧尼索斯。」

    看向神之柱升起后还没过多久的天上。

    「罪恶感吗?」

    「哈哈,怎么可能。」

    赫尔墨斯转回了头,手指搭在帽檐上将其拉下,挡住眼睛。

    而紧接着,他又将脸靠近洛基,从帽子边缘露出一丝锐利地眯细的眼睛。

    「我啊,洛基……非常懊悔。」

    「……」

    「被彻底算计了一把。就是这么一回事吧?迪欧尼索斯是活祭品,将我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打乱脚步,而另一边,黑幕就在这段时间内悠闲地在背后活动。啊啊,虽然不知道是哪个神,但我可真是不甘心地不得了。」

    确实赫尔墨斯才没有罪恶感这种可爱的感情。

    眼前的瞳孔中,有的是愤怒。

    承认了自己被操纵的事实,在此之上,感到了悔恨。

    「洛基打算就这样算了吗?我仅仅是个『冒牌的』而已,但是……天界的捣蛋鬼可是被捉弄了。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屈辱了吧?」

    赫尔墨斯的脑袋向后退去,滑稽地将翻转双手,手心朝天。

    要说没有是骗人的。

    但是,这股如同干燥的风一般在胸中来回的感情为何,身为神的洛基自己也无法说明。

    「……算了。我知道洛基和我想过同样的事情了。就顺着与迪欧尼索斯相关的线索查一查吧。」

    「也就是,搜查?」

    「啊啊。从现在开始——就是寻找元凶了。」

    说完这句话,赫尔墨斯走了起来。

    在离去之际,他悄悄地将手中的盘棋棋子——黑之王塞到洛基手中,然后离开了。

    「……」

    男神的背影消失之后,洛基靠在小巷的墙壁上。

    她注视了一阵子交给她的黑之王,象征黑幕(埃尼奥)的棋子,然后仰头看向天空。

    展现出来的是一片蓝天。

    简直像无事发生一样没有一朵云彩,澄澈的苍穹。

    「怎么就升天了啊,你呀……」

    看着分割成小巷形状的天空,洛基不禁低喃道。

    向着和众多眷族们一起消失在天空中的一柱男神。

    「真的是被操纵了吗,迪欧尼索斯……」

    即使问向现在已经不存在任何光柱碎片的蓝天,也得不到答案。

    迪欧尼索斯是不是正从天界俯视着现在的洛基呢。

    或者说,窥视着下界的那帮子神明是不是看穿了一切呢。

    他们或许在用手指着洛基捧腹大笑,说着明明是洛基却真是丢人。

    要是放在平时,只是想象一下都会感到火大,但不知为何,现在却没有这种心情。

    「……」

    洛基挥去不像是她的感伤,她也决定模仿赫尔墨斯。

    现在必须要做的不是回忆过去,而是向前迈进。

    首先洛基试着考虑了一下。

    (迪欧尼索斯真的是『小丑』吗?如赫尔墨斯所说,为了吸引咱们的注意力……?即便如此,迪欧尼索斯又为什么会被黑幕随意操纵啊。到底是为啥,不对,怎么办到的?)

    洛基在烦恼的只有这一点。

    这样的话,『迪欧尼索斯和黑幕是一伙的』这个看法反倒还比较合理。

    (根据小不点她们所说,男神(迪欧尼索斯)确实有着过激的地方。像以前的咱一样。)

    被名为无聊的毒侵蚀而发病的神之奇病。

    洛基也令众神互相残杀过。

    「迪欧尼索斯他们的领地……围绕天界的十二席差点发展成互相残杀的那件事情。除了十二神以外,将其他的神也卷了进去——」

    洛基思考到这里,又突然改变了思考方式。

    (如果……真的是如果……从那时候开始,迪欧尼索斯就被控制了呢?假如从那个阶段开始就在令他重复着过激的言行,成为了活祭品……成为了『伪装』,为了让黑幕在暗中活跃的话。)

    这推测实在是太过飞跃,过于异常,但当时的洛基却无法一笑置之。

    她沉浸在思考中,过了一阵子——只听呶地一声。

    「……洛基?」

    「呶噢!?苏、苏摩!?」

    毫无前兆地,黑发男神现出了身影。

    看见洛基不禁大吃一惊,被称作苏摩的他用缓慢的动作歪了歪脑袋。

    苏摩是司掌酒杯的神明,降临下界的理由是为了制作『美味的酒』,在众神中也是一位奇特的神物。【眷族】也涉及了一些商业系内容,以至于除了根据地之外还持有别的酒窖。说到酒那就是自己(洛基),说到自己(洛基)那就是酒,可以放出如此豪言的洛基因为想喝他亲手制作的酒,从而和他见过几次面,有那么一点来往。

    「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

    「那是咱要说的台词!」

    以男性来说头发很长,眼睛也被刘海给挡住。

    毫无疑问地表现出了阴暗这一词语的具体形象,洛基将缩在一处,专注酿酒的他揶揄为『兴趣神』。这种室内派的神都跑来了外面,大吃一惊的洛基的这份心情说起来也是理所当然。

    「在『代达罗斯街』附近,有我的酒窖……」

    「啊~……你确实说过这种事情啊。也就是近路呗?」

    「啊啊……」

    「但是,这里现在可是禁止进入诶?要是暴露了迦尼萨就会马上跑过来咯?」

    「所以,我正在避人耳目地,进行移动……」

    她对嘀嘀咕咕的苏摩感到无语。如果出人意料地,他就是『都市破坏者(埃尼奥)』的话,洛基大概会觉得这件事蠢过了头,连战斗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即使这样,跟刚遇到他那时候比起来,现在也算是相当有个『主神』的样子了。

    虽然不知道他内心产生了怎样变化……但现在的洛基没有闲心去理会这个。

    「咱不会跟任何人说的,快走吧。」

    「就这么办……」

    她挥起手,催促他离去。

    稍微有些驼背的男神摇摇晃晃地走过叹了口气的洛基面前。

    然而,

    「——神酒。」

    在两人交错的瞬间,苏摩瞬间停下了动作,条件反射一般转过身来。

    「哈?」

    「——有『神之酒』的味道。」

    刘海深处瞳孔大睁,无表情的苏摩逼近过来。

    看见男人突然态度剧变,洛基确确实实地被气势压迫住了。

    「洛基,你对神酒有印象吗?」

    「说、说什么蠢话!咱可是一滴都没尝过你酿的真正的神酒(苏摩)!说到底,你也不肯分给咱!咱可是超级想喝的啊—!话说现在也是超绝想喝的啊—!!」

    过于强烈的压迫感使得洛基吐沫横飞地诉说自己的清白,然而苏摩将其否定。

    「不对。不是我的神酒。不是我做出来的神酒(东西)的味道。」

    「哈啊?」

    「是我之外的别人,做出来的神酒。」

    「这、这才是别说蠢话了。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在『下界』做出神酒啊……」

    「但是,洛基身上确实有这种味道。」

    看到苏摩像狗一样不停地吸着鼻子然后如此断言,洛基有些畏缩。

    姑且洛基也是女神,虽然肆无忌惮地将脸凑过来闻起味道的笨蛋神令她想要砸上一拳……但还是试探性地抬起手臂,吸了吸鼻子。

    但是,就连异常喜欢喝酒的洛基也果然是没感觉到哪怕一点酒气。

    「不是直接喝下去的那种……恐怕是,从谁那里沾上的味道……」

    「味道,沾上了……?」

    「洛基,你的熟人里有喝酒的吗?」

    苏摩探出了身子。

    他本应是不知道在想什么,难以理解的男神,现在眼睛却如字面意思一般变了个颜色。

    「洛基,我想要知道。除了我以外,也在这下界做出了神酒的存在。」

    「等、等下等下!?所以说我一点印象都……!」

    洛基伸出双手,正要推开喋喋不休地逼近过来的苏摩,

    「无论是制法,还是酒的种类都不同……这个是,『葡萄酒』吗?」

    在听到这句话语的瞬间。

    咕咚地一声,胸口深处发出了鸣响。

    「…………」

    电流走过。

    思考不停地明灭。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比平时跳动地更厉害。

    接着她抖动起喉咙,引导出唯一一个『头绪』。

    「难道说……」

    洛基睁大了双眼,接着跑了出去。

    「苏摩,跟咱来一下!」

    看见洛基条件反射一般跑起来,苏摩也跟了上去。

    离开了『代达罗斯街』后,他们来到了都市东南部。

    从来没有直接造访过,但是作为情报掌握住的某个场所。

    也带有警戒的含义,没有想要接近的一处『根据地』。

    洛基上气不接下气,差点和过路人撞上,同时到达了那个建筑物的前方。

    「哈啊,哈啊……!就是这……」

    正是【迪欧尼索斯眷族】的根据地。

    失去了归来之人的奢华会馆,果然感觉不到一点人的气息。

    在主神的送还导致【眷族】解散或是毁灭的情况下,其私人财产会由『公会』进行回收,但离【迪欧尼索斯眷族】全灭刚过一天。

    被迫应对各种事物的『公会』也没有这个余力了吧。

    物品应该还根本没有被收走。

    「有味道……是这边。」

    在洛基发问之前,苏摩就如此说着,绕到了根据地的后方。

    她也没有余力跟像狗一样的家伙说话。跟着他,登上会馆后方的围墙。本来会立刻被负责监视的团员发现然后抓住,但现在也不会有这样的团员了。

    她来到后庭,在抽动着鼻子的男神(苏摩)指引下侵入会馆——发现了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这里是……」

    打开门,展现在眼前的是排在墙壁处的架子,还有数不清的酒瓶。

    是迪欧尼索斯设立的贮藏专用库(葡萄酒窖)。

    数不胜数的品种贮藏在其中,若是平时的洛基则会为这座宝山感到喜悦吧。凉爽地甚至有些寒冷空气令她的呼吸颤抖,同时她快速朝贮藏专用库的深处走去。

    最终,抽动鼻子的苏摩在架子的一个角落面前突然停下了脚步。

    仿佛被他紧紧盯着的视线引导过去一般,洛基抓住一个酒瓶,从架子里拔了出来。

    按住颤抖的手指,拔出了塞子。

    似乎要令人融化的浓郁香气扩散了出来。

    「……不会错的。这是『神酒』。」

    听到苏摩如此断言,她倒吸了一口气。

    他毫不掩饰受到的冲击与兴趣,继续说道:

    「比我的神酒……还要追求极致。」

    这句发言令她瞪大了双眼。

    超越了身为兴趣神,并且在酒的酿造上无人能出其右的苏摩?

    不可能,难以置信。

    令他说到如此地步的酒,究竟是谁——

    仿佛要切断洛基那疑问不停涌出的思考一般。

    苏摩在最后说出了下一句话。

    「这个的话……就连神也能彻底喝醉吧。」

    「————」

    这句话语。

    这个意思。

    令洛基的脑海内划过一条闪光。

    被操纵的迪欧尼索斯。化为『小丑』的迪欧尼索斯。

    喝醉。喝醉。喝醉。——喝醉了?

    迪欧尼索斯喝醉了?

    如果他平时就被灌下了这个『神酒』的话?

    假如他毫不知情地每天喝下『神酒』,然后喝醉,变成了吊线人偶的话?

    要是他变得『酩酊大醉』,在本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吸引洛基她们的注意力,与守护都市秩序的乌拉诺斯一侧的势力进行敌对的话?

    (能行……可以做到!这个神酒的话!!)

    她紧盯着眼前只凭飘出来的香气就要夺去五感的酒,确信了这一点。

    与此同时,这冲入鼻腔的葡萄酒香气令洛基的记忆泛起了波纹。

    「……咱知道。这个香气,咱知道的!」

    自己(洛基)在不是这里的某处,闻过与这个相似的香气!

    她双手紧握着酒瓶,像盯着仇人一样令视线扫过。

    (在哪,在哪闻到的?咱究竟在哪闻到过这股香气……!?)

    标签上贴着的商标就连洛基也没有见过。

    与纹章很相似,是从酒杯中溢出的葡萄酒。

    (酒馆?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拿出来这种危险品!发酵场?不,不对,咱才没去过那种地方!那么就不是酒本身,是原料?……葡萄……葡萄……葡萄?)

    她盯着在酒瓶中晃动,如血一般的红葡萄酒,就在这时。

    模糊的记忆发出软绵绵的声音,变得扭曲。

    (那时候,迪欧尼索斯在那家伙的旁边,喝着葡萄酒——)

    对了,那个时候。

    ——对葡萄酒很挑剔的我得承认这一点。

    迎接洛基的迪欧尼索斯他。

    ——这个很美味。

    在『那位神』的旁边,确实如此说道——

    「难道说……」

    朱色的眼瞳瞪到了极限。

    洛基仿佛放出悲鸣一般,叫喊起来。

    「难道说!?」

    「乌拉诺斯。」

    在公会本部『祈祷之间』里,费罗斯晃动着黑衣。

    「结果呢?」

    「从结论开始说吧。人造迷宫化为了『异界』。」

    与在地面一侧的『代达罗斯街』进行监视的【迦尼萨眷族】相反,费罗斯与『异端儿』一起从18层开始进行了调查。

    为了报告回来的黑衣魔术师声音有些颤抖。

    「精灵的『奇迹』,恐怕是类似于那个的东西。看着和剑姬她们见过的24层食料库,以及利德他们处理掉的30层的东西都很相似,但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不对,应该说是上位存在比较好。」

    「……」

    「塞满了通道的绿肉是带着意志想要抹杀侵入者。必须和迷宫本身作为对手,这还是第一次。」

    将丑陋的绿肉说成精灵的『奇迹』引发的事物令其极为不情愿,同时费罗斯话语各处都渗出了战栗。

    「恐怕是利用数个『精灵分身』进行的『寄生』……。虽然术式还不清楚,但毫无疑问与『堕落精灵』的力量有关。」

    人造迷宫正可谓变成了『魔城』。

    变成了更加丑恶,并且强韧的要塞,费罗斯如此总结。

    「要是烧灼那个,往里面挖着进去的话……会花费庞大的人力和时间。至少是不能在一、两天内到达『精灵』潜伏着的楼层了吧。在现在的情况下,可以认为入侵人造迷宫是不可能的。」

    并且对于都市崩坏已经开始倒计时的现状来说,这足以致命。

    此时,紧紧握着漆黑手套的费罗斯像是叹了口气一般,松开了拳头。

    设置在祭坛上的四盏火炬不住摇晃,乌拉诺斯开口说道:

    「恐怕是,一开始就瞄准了这个吧。如果【洛基眷族】不去攻略人造迷宫,就悠闲地等待破坏都市的时刻来临。然后如果攻打进去的话……就打算像这次一样,将暗派阀残党作为活祭品,将他们歼灭。」

    「你是说,暗派阀残党是弃子?」

    「具有利用价值的道具,应该这么说吧。」

    看到乌拉诺斯眯细了苍色眼瞳,费罗斯无力地摇了摇黑衣的兜帽部分。

    「真是恶魔的行径……。也就是说,无论是暗派阀,还是我等,就连【洛基眷族】都一直在黑幕(埃尼奥)的手掌上跳舞是吗?」

    「不得不这么说。」

    费罗斯再次摇了摇头。

    确确实实地对敌人的狡猾,以及看不见容貌的神明身姿感到了恐怖。

    「……就算要继续调查化为『异界』的人造迷宫,我们仍未掌握『都市破坏者(埃尼奥)』的真面目也是个问题。我等别说敌人的真面目了,就连嫌疑人都无法筛选出来。」

    这句话被乌拉诺斯所否定。

    「嫌疑人,已经凑齐了。」

    老神抬头看向被黑暗堵住的天花板,如此宣告。

    「是在这大地上的,所有神明。」

    都市它——不对,化为『魔城』的迷宫现在也在嗤笑着。

    它发出噗噗的声音,提出了问题。

    『犯神(埃尼奥)是~谁~?』

    黑暗在啼叫。

    只有远离下界的天上才知晓一切的答案。

    RAUL NORD

    劳尔·诺尔德

    所属:洛基眷族

    种族:人类

    职业:冒险者

    到达阶层:59层

    武器:剑 弓箭 枪 斧 锤

    所持金额:16888000法利(包含存款)

    能力值

    Lv. 4

    力量:C601

    耐久:C602

    灵巧:C603

    敏捷:C604

    魔力:I0

    猎人:H

    异常抗性:H

    逃走:I

    魔法:无

    技能:无

    装备:

    Protagonista

    【译注:该词为西班牙语,意为主角,主人公】

    * 标准尺寸的单手剑。

    * 【赫菲斯托斯眷族】的作品。价格是秘密。

    * 劳尔曾经沉溺于某个娼妇,缺钱缺得甚至吞掉了派阀的远征收入,同僚安娜斯蒂看不下去,强行把这个塞给了他。

    * 非常结实,非常锋利。反过来说这武器也仅此而已。没有任何特别的力量。但是劳尔却一直很喜欢用它,而且决不会折断。

    * 既没有魔法也没有技能的劳尔·诺尔德是凡人。但是安娜斯蒂最为信任的就是没有任何武器的他。

    Noble·Bow

    * 标准型弓箭。木制。

    * 妖精匠人所做,意思是『高洁之弓』。是里维莉亚一脸为难地收下的贡品,芬恩考虑了一下,把它给了劳尔。

    * 手脚极为不灵活的劳尔能用的武器之一。过去曾被伯特说『名不符实』,令他倍感失落,但至今仍在作为中卫·后卫时频繁使用。

    * 尽管没有任何长处,但芬恩很信赖拼命追赶第一级冒险者们的他。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