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二卷 插章「幸运女神」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卷 插章「幸运女神」

    覆盖天空的色彩,即将从鲜艳的枣红色转为暮夜苍茫。

    欧拉丽西部。被下工返家的工匠们与结束了迷宫探索的冒险者集团挤得人山人海的西大街,今天也如常呈现出热闹滚滚的景况。

    「今、今天也撑过来了……」

    混在拥挤的人群里,赫斯缇雅步履蹒跚地走在大道上。就像要逃离自己背后那座矗立于都市中央的摩天楼巴别塔一样,举步维艰地走向总部。

    她结束了【赫菲斯托丝眷族】巴别塔分店的工作,现在正要回家。

    「赫菲斯托丝那家伙,就不能再稍微对我好一点吗……」

    虽说完全是为了偿还借款,但初次经验的各种繁重职务,对于至今一直以怠惰生活为基本的赫斯缇雅来说,只能用苛刻两个字来形容。

    不知道是不是神友(赫菲斯托丝)有吩咐,在同一个职场工作的孩子们对女神(赫斯缇雅)没有一点敬意,反倒还毫不客气地颐指气使。争先恐后地塞给自己的事情,让她叫苦不迭。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赫菲斯托丝是发起狠来,要纠正赫斯缇雅至今什么事总是喜欢依赖别人的毛病。

    「啊啊,好想见到贝尔喔……!」

    连日的重度劳动使得身心彻底磨损的赫斯缇雅,想起了自己的眷属(孩子)。

    就在不久之前,温柔地迎接从地下城回来的少年,还是自己每天的例行公事,也是一大乐趣——为此,之前的打工她总是早退——如今立场却完全颠倒。

    好想早点投入他的怀抱尽情撒娇,赫斯缇雅想着这种根本做不到的事,拖着沉重的身躯赶路回家。

    「——唔!」

    在行人络绎不绝的大街上,一个像兔子似的白色块状物体掠过视野角落,让赫斯缇雅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去。

    各样种族混杂的人群深处,一个熟悉的背影时而出现,时而消失。

    ——是贝尔!

    一瞬间就认出那人身分的赫斯缇雅,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

    大概是迷宫探索后要回家了吧,贝尔身穿新买来的防具背对着她,往总部的方向前进。

    赫斯缇雅如鱼得水般恢复了精神,踏出一步,正要跑向前方的贝尔身边——下个瞬间。

    「!」

    刚才被人群的阴影遮住没看到,贝尔身旁的人物此时现出了模样。

    体型比赫斯缇雅更小,较大的长袍外背着背包。从背后不易判断性别与其他细节,不过那一定是同性(女人),赫斯缇雅瞬间明白。

    让男人看了就想小心呵护的神秘少女,紧紧握着身边人伸出的手。

    然后连看自己恐怕都得抬头的少女,对着贝尔的侧脸露出甜美的微笑。

    ——匡啷——!一股冲击从赫斯缇雅的头顶上砸下来。

    此时身心俱疲的她,遇到这个追击等于是临门一脚。身为她的最后依靠(绿洲)的少年正在对自己以外的女人欣喜地微笑,再碰上这个被人从天堂一把推落地表般的时机,赫斯缇雅承受的伤害之深无可测量。

    始终错失了察觉少女就是贝尔跟自己谈过的那个支援者的机会,赫斯缇雅心中怀抱着巨大的伤痛,脚步不稳地踉跄几步后,终于背对他们远远跑走。

    ◇

    「——你听我说啊,米赫!贝尔他,贝尔他居然见异思迁!」

    咚的一声,赫斯缇雅把喝干了的酒杯重重砸在桌上,哭哭啼啼地大吼大叫。

    坐落在离大道有些距离的巷弄里,偏离都心的酒馆。老旧的木造狭窄店内,身穿粗糙装备的冒险者占了大半,粗鲁的笑声与绝对称不上高雅的言词此起彼落。

    混在喝着廉价酒类的冒险者们当中,赫斯缇雅将方才自己看到的整件事情经过,告诉隔着桌子坐在眼前的神物。

    「居然说见异思迁,这听起来可不太妙。我无法想像贝尔会做出这种事来。」

    以略微低沉的声调,用彬彬有礼的口吻说话的美男子米赫,一边点头倾听赫斯缇雅所言,同时也发表自己的意见。穿在身上的灰色破旧长袍,毫无迥异感地与陈旧装潢的酒馆融为一体。

    赫斯缇雅与米赫同是下下级——底层中的底层的【眷族】主神,由于身分相同,来往也就格外亲密。【赫斯缇雅眷族】经常光顾制造贩卖回复药的【米赫眷族】,双方派系的团员也是知心朋友。

    即使在大道上被偶然碰见的赫斯缇雅强拉到这里来,被迫陪着她这样喝闷酒,米赫也没有一点脸色,充当她吐苦水的对象。

    「我可是亲眼看到的!看到贝尔跟一个女生亲密地手牵手!这不是罪证确凿了吗!」

    「贝尔有贝尔的事情,也有他自己的朋友吧。我是觉得这样就说罪证确凿为时尚早……真要说起来,你们并非夫妇,连恋人都算不上,怎么能说人家见异思迁呢。」

    后半的发言,并没有传进正好把下一杯酒豪迈地大口灌下的赫斯缇雅耳里。

    今天还真是一肚子怨气啊,米赫晃动着那头群青色头发叹了口气。

    「可恶!话说回来,那个女孩子究竟是谁啊!贝尔是属于我的耶!」

    「克制点。你这话就算是主神也未免太蛮横了。贝尔不是属于任何人的。」

    「这我当然知道啦!我只是说说看而已!不,我只是很想说一次看看而已!」

    「你已经醉了吗?」

    「这还用说啊!」

    不喝醉哪里过得下去啊,赫斯缇雅像酒桶一样频频把酒灌下肚。等到发现时,狭窄的桌上已经满是空玻璃杯与啤酒杯,酒气薰人。

    满脸通红的赫斯缇雅再干了一杯酒,先是两眼无神地注视着远方……接着双眸盈满了泪水,喊道: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贝尔贝尔贝尔贝尔——!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啊——!」

    「别、别这样!你太大声了,赫斯缇雅!」

    压过周围喧闹声的特大级号啕痛哭,让米赫也不得不慌了起来。其他客人的所有视线全都聚集在赫斯缇雅他们身上。

    「只要你对我笑,要我定居在下水道里也行!我就是有这么喜欢你啊!说真的,我好想跟你睡在同一张床上想抱你抱得紧紧的想把脸在你的胸膛上磨蹭啊——!只要你对我微笑我就能吃掉三个面包——!」

    就连米赫都觉得不敢领教。

    「贝尔我爱你——!……嘿嘿,我早就想将对贝尔的爱意一吐为快了——。呼呼,真过瘾——」

    「幸好本人不在。老板,买单。」

    以免你在人家心中的形象破灭,米赫一边结帐一边对她说。赫斯缇雅把松散到不能再松散的脸横放在桌上,不知道在开心什么,呼呼嘿嘿地笑个不停。

    看到她这副德性,米赫虽然嘴里念着受不了,但还是任劳任怨地带着酩酊女神(醉鬼)踏上回家的路。

    「米赫——。钱怎么付的——?」

    「嗯。都我出的。」

    「喂喂,太见外了吧——。这种时候应该各出一半啊——」

    「嗯。因为你身上只有二十法利啊。」

    米赫淡定地回答赫斯缇雅拉得长长的语尾。他把赫斯缇雅塞进乘载了商品的四轮手推车,跟推婴儿车似地把她运回家。

    两柱天神伴随着清脆的车轮声,消失在魔石灯光熠熠生辉的夜晚大道上。

    「米赫——。帮我做个爱情药嘛——。这么一来贝尔就对我神魂颠倒了——」

    「嗯。我会当作没听见的。」

    ●

    「唔啊啊啊啊啊……!」

    睁开眼睛之后立刻降临的,是毫无来由的头痛。

    仰躺在床上的赫斯缇雅因为来袭的头痛而发出呻吟,痛苦挣扎。映入视野的天花板属于熟悉的总部。挂在墙上的时钟显示的是早晨时刻。

    跟米赫喝一杯之后过了一晚,赫斯缇雅完全陷入了宿醉症状。

    「你、你还好吗?」

    贝尔人就在床边。

    他一手拿着装了水的玻璃杯,忧心忡忡地注视着赫斯缇雅。

    「不、不好意思,贝尔,让你看到我这么难看的样子……」

    「不会,别这么说。……呃,昨天米赫神也跟我说了,你这果然是……?」

    「……对,看来我喝太多了。」

    赫斯缇雅维持着卧姿让贝尔喂自己一点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昨晚把自己送回家的米赫,听说对贝尔留下了「她可能是有点累了,尽量拨点时间陪陪她吧」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之后才离开。

    (什么也想不起来……)

    昨天的记忆消失得一干二净。自己究竟做出了什么好事,又说溜了什么样的嘴?听到神友留下的话,赫斯缇雅感到强烈的不安。

    过几天,赫斯缇雅将会遭到米赫无言地投以慈悲为怀的笑容。

    「……贝尔,你不去地下城没关系吗?」

    「我不能丢着现在的神仙不管。今天休息一天吧。」

    我已经跟雇用的支援者联络过了,贝尔低垂着眉尾笑着说。

    贝尔的好意虽然让赫斯缇雅过意不去,但她心里也很高兴。因为今天一天可以跟他一起度过。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心中也已经决定今天要请假不上班。

    锻造神的激愤(之后的事),之后再去想。

    「神仙,这个你吃得下吗?」

    「……有、有点没办法耶。贝尔,你可以喂我吗?」

    「啊,好的,我明白了。」

    贝尔用汤匙舀起苹果泥,送到赫斯缇雅口边。在床上撑起上半身的赫斯缇雅看到他这样做,满心欢喜地露出幸福到极点的表情,一口含住汤匙。

    也许是因为有照顾病人这个前提,平常怕羞不敢做的事情,现在贝尔都会一口答应。看到少年拼命掩饰着害臊又不辞辛劳地照顾自己,赫斯缇雅实在是太高兴了。

    「呜……呜呜——,我的头——」

    「神、神仙?」

    赫斯缇雅一边假惺惺地说,身体一边摇晃了一下,让头就那么刚好紧急降落在贝尔的胸怀里。正好像是让贝尔搂着自己一样。

    虽然知道贝尔心里一定很窘,但赫斯缇雅只是红着脸,更把脸往他怀里钻。他的怀里有种森林般的温柔气息。赫斯缇雅得寸进尺,靠得更紧了。

    后来,她与终于开始慌张的贝尔持续了一段你推我挤的攻防战。

    「哦——……那么昨天你是跟那个支援者小姐,一起去吃饭啰?」

    「是。因为昨天有件令人开心的事……」

    时间过得很快,现在是午后时光。赫斯缇雅听话继续躺在床上,与贝尔聊得起劲。此时宿醉的症状已经减缓多了。

    听到昨晚的真相虽让她暂且安心,但回想起那两人感情好手牵手的光景,仍然让她不禁胡思乱想。……最重要的是,一想起上次照样成长茁壮的【能力值】更新,心里头就不安稳。少年的思慕之情(爱意)仍然向着可恨的金发金眼少女。什么与自己两情相悦,误会得可大了。

    她有种冲动,想把那个【剑姬】姑且搁在一旁,先将关于那个支援者少女的事情问个水落石出。还有贝尔对她是怎么想的。

    对于未曾谋面的少女,赫斯缇雅已经开始吃起醋来。

    「真羡慕你啊。我看你昨天一定是跟那个支援者小姐吃了好料,玩得可开心了吧?啊——啊,我也好想去喔。」

    结果,赫斯缇雅终于忍不住酸了两句,把脸扭向一旁,而没机会看到贝尔一瞬间肩膀震了一下,喉咙发出咕嘟一声的反应。

    贝尔好一会儿坐立难安地晃动着身体,最后下定了决心般开口道:

    「那、那么,要不要一起去?就我们俩,那个,去吃稍微奢侈点的大餐……」

    「……嗄?」

    「豪、豪华晚餐之类的……怎、怎么样?」

    看到染红了脸,努力克制住嘴角上扬的贝尔,赫斯缇雅僵住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听到的。

    「是、是这样的,昨天探索赚到了很多钱……!那个,我想趁这个机会,回报一下神仙……!」

    他后来说什么,赫斯缇雅完全没听进去。

    刚才贝尔对自己说出的邀约,在赫斯缇雅的脑中重复播放。

    (这该不会就是,约约约约约约约会邀约!)

    贝尔竟然主动开口!而且还吃晚餐!赫斯缇雅好惊讶。

    然后,她立刻变得欣喜若狂。

    「等神仙好一点以后,下次……」

    「今天就去!」

    「咦。」

    「今天就要去!」

    赫斯缇雅啪的一下掀开毛毯,在床上坐起来。

    贝尔眼睛睁得老大。

    「神、神仙,你的身体……」

    「好了!」

    她没有说谎。刹那间升高的兴奋感让赫斯缇雅的身体充满了力量。

    抛下张口结舌的贝尔,赫斯缇雅马上开始准备约会行头。

    (——不,等一下。)

    赫斯缇雅突然停下动作,把胸口的衣襟拉到口鼻前,嗅了嗅。

    好臭。都是酒味。身上飘散着女神不该有的酒香。

    赫斯缇雅猛然睁大了双眼。

    「贝尔,六点!」

    「呃,是?」

    「六点在西南大街,阿莫尔广场集合!」

    在流着汗的贝尔目送下,赫斯缇雅拿着少许随身物品冲出了总部。

    ★

    一言以蔽之,就是乐园。

    「我看你是不是又变大啦?」

    「女神(我)们怎么可能会成长啊……喂,住手,不要乱揉!」

    若是下界的人们——孩子们正巧在场,想必会喷着鼻血倒下去吧。

    在薄薄的蒸气缭绕当中,以美貌为傲的女神们,毫不吝惜地暴露出耀眼的肢体线条、丰满的身材,以及一丝不挂的自然裸体。

    那的确是所有男人都曾经梦想过的天上乐园。

    「呼啊——……真舒服——」

    赫斯缇雅将裸露肩膀以下的部分都泡进热水里,引起一阵涟漪,以弛缓的表情如此喃喃自语。

    神圣浴场。正如其名,是只允许神祇入浴的清净浴场。

    广大的浴室中除了大小不同的各色浴缸,还设置了巨大树木与天然岩石,体现大自然的风情。切削石材砌成的墙壁与柱子等室内装潢也既精致而庄严,极尽奢华之能事。

    这座神祇专用的大浴场,是公会专为居住在都市的众神而设立、管理的设施。公会运用向各【眷族】征收的一部分税金——包含了对神的崇敬之意——回馈出来,为祂们建立了娱乐设施。

    男神澡堂与女神澡堂自然是分开的,不过男神那边的使用率相当低,说到神圣浴场,指的基本上都是这边的女神澡堂。曾经有位色老头(伟大的)天神成功入侵(偷窥)过(现在已成为传说),自此以来公会便加强警备,连一只老鼠也别想通过。

    就跟其他赤身露体,以毫不设防的姿态休憩的女神们一样,泡在热水里的赫斯缇雅也让自己的肌肤染成樱花色,轻吐一口热气。

    「哎呀,赫斯缇雅?好难得喔,你竟然会过来这里。」

    「啊……嗨,狄蜜特。好久不见——」

    赫斯缇雅维持着松弛的表情,心不在焉地回答靠近过来的熟人女神。

    被她唤做狄蜜特的女神,只以一块厚布遮住的丰腴体态,在她身旁沉进澡池里。

    「嗯——……你的胸部还是一样大呢。」

    「你那对也很雄伟啊——」

    赫斯缇雅啪一声拍掉伸向自己胸前的手。

    被这么一拍,狄蜜特不凡的双峰晃了晃,大幅震荡了水面。

    「所以,你是怎么了?你会来这里泡澡,今天应该是第一次吧?」

    「嗯——……」

    狄蜜特整理了一下柔顺的蜂蜜色发丝并问道,赫斯缇雅松弛的表情也恢复正色。

    这座神圣浴场要付费才能使用,所以她并不怎么爱来,但今天赫斯缇雅跟贝尔有约会,所以她才会花下自己仅有的私房钱,初次决定来此入浴。

    包括酒味在内,她想洁净身心,让自己焕然一新。

    这一切都是为了与贝尔的约会。

    「等会我跟人约好了吃晚餐。所以想稍微妆扮一下。」

    「……对方该不会是男士吧?」

    「是又怎样?」

    对于还没听到答案就一脸愕然的女神朋友,赫斯缇雅露出了讶异的表情。

    听着浴场深处传来细小瀑布的水花声,狄蜜特那成熟的脸庞像个孩子似地明亮起来。

    「哎呀这可不得了了!那个赫斯缇雅,居然要跟男士!呀——,欸——大家听我说——!」

    「喂、喂喂喂?」

    看到狄蜜特一下子兴奋起来,赫斯缇雅吓了一大跳。

    大而响亮的声音让周围的女神们同时抬起头来,靠过来瞧瞧发生了什么事……狄蜜特说出原因后,这些女神都跟她一样开始动摇起来。

    「赫斯缇雅有男人了!」

    「发生什么事了!」

    「在天界对男人一丝一毫都没有兴趣的赫斯缇雅竟然!」

    「以前一年到头窝在家里的那个赫斯缇雅竟然!」

    「超级萝莉赫斯缇雅竟然!」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来,快给我从实招来!」

    转眼间以赫斯缇雅为中心形成了人潮,不,是神潮。

    甚至还有女神有失礼数地跳进澡池,她们互相推挤着桃红色的肌肤,往赫斯缇雅这边逼近过来。

    「干、干嘛啊。我有一点花边新闻,有这么奇怪吗?」

    「不是的,赫斯缇雅。你以前不是拒绝了所有男士的求爱吗?」

    「与智慧女神(雅典娜)及贞洁女神(阿蒂蜜丝)并称,天界三大处女(3 top)神之一。」

    「说得明白点,我们想知道攻陷坚不可摧的城堡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对于接在狄蜜特后面七嘴八舌的女神们,赫斯缇雅做出了难以形容的表情。

    她差点想说对自己求爱的神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她明白对这些眼光炯炯有神的女神们说什么都没用。

    即使在这种地方,追求娱乐的神性仍然毫无遗憾地得到发挥。

    「……对方是我【眷族】的孩子啦。是个人类。」

    哦哦——,女神团体发出了惊叹。有人说:「果然!」又有人说:「他激发了你的母性吗?」女神们接二连三地随口瞎说,丢出臆测与疑问。

    「你没有被骗吧?该不会是上了什么怪男人的当吧——」

    「别把我看扁了。我也是个神,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

    「毕竟孩子隐瞒了些什么,我们这些神都是看得出来的嘛。」

    「那你是喜欢上那孩子的哪一点?」

    「……大概是人品,吧。」

    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起因,赫斯缇雅轻声说着,自己也在想。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他那种纯洁无瑕、老实过头的地方吧。

    后来过了老半天,女神们还是追问个不停,赫斯缇雅终于开始累了,便决定离开这座浴场。考虑到还要做准备,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她甩开女神们的挽留,从热水中站起来。许多水滴流过体态纤瘦的娇小身躯,反射着自天窗照下的日光闪闪发亮。放下来的漆黑秀发带有水气,濡湿得光泽艳丽。

    赫斯缇雅轻闭双眼半晌,站在原地。

    就像一幅画般,静静地沐浴在太阳光下的幼小女神的模样,让其他人都眯细了眼,大饱眼福。

    「欸,赫斯缇雅——。赫斯缇雅喜欢那孩子的哪里?」

    一位女神举起手来,做出最后的发言。

    赫斯缇雅只转动颈项往后看,轻轻做出一个微笑。

    「全部(很多)。」

    ●

    从西南大街这条大道走进一条小路,就可抵达阿莫尔广场。

    以各色铺路石铺装的园内,在栽植成篱笆的花卉点缀下,呈现出华美的气氛。当落日消失,天空转趋昏暗时,高挂头顶的魔石灯亮起,朦胧地照亮了整个广场。

    时间将近六点。此时众多男女成双成对互相依偎,其中只有贝尔有些尴尬地站在某位女神的铜像前。

    「贝尔!」

    「啊……!」

    赫斯缇雅找到了贝尔,跑上前去。

    听到呼唤自己的声音,贝尔露出安心的表情,但旋即大吃一惊,眼睛眨了好几下。

    赫斯缇雅换了发型。她将平时总是绑成双马尾的头发放下,直顺地散在背后。原本幼小的姿容添加了一种成熟印象,夺走了贝尔的目光。

    之前用来绑头发的小钟发饰这时像手环一样缠在手腕上。身上衣着也是手边的衣服中最上等的,是赫斯缇雅最精心的打扮。

    气喘吁吁的赫斯缇雅在贝尔面前站住后,双颊微微泛红,紧张地问道:

    「怎、怎么样,好看吗?我稍微改变了一下穿着……」

    「……啊,是,很好看,真的非常好看!呃,该怎么说呢,比平常的神仙看起来更有威严……那个,很、很漂亮!」

    满脸通红的贝尔努力用上自己笨拙的语汇,使劲赞美赫斯缇雅。

    他的称赞中想必也带有对主神的敬畏意味,但言词当中却也流露出羞赧之情。此时的贝尔,确实被赫斯缇雅迷住了。

    很好,赫斯缇雅在心里做出了胜利姿势。

    「本来是想再早一点到的,对不起喔,贝尔。等很久了吗?」

    「不、不会,我也才刚到。」

    糟糕。快笑出来了。

    简直就像真正约会般的对话,让赫斯缇雅的脸颊就快绷不住了。

    今后的发展使得她的心跳不由得加速,赫斯缇雅的心情直线上升。

    「那么,贝尔?今晚你可要好好做我的男伴喔?」

    「好、好的。」

    然后她微笑着伸出手,交由贝尔带领自己——的前一刻。

    阿莫尔广场的一隅忽然喧闹起来。

    「啊,在那里——!」

    「找到赫斯缇雅了!」

    「这么说来……在她身边的那个就是!」

    是女神们。无一例外娇艳动人的美女美少女集团大举进攻。

    贝尔张口结舌地愣在原地,身旁的赫斯缇雅两只眼睛更是睁到不能再大。

    「抓到你了——!」

    「呀——,满可爱的嘛!」

    「原来赫斯缇雅喜欢这种型的孩子啊——」

    「唔、唔噗!」

    女神的人潮一瞬间就把赫斯缇雅推到一旁,吞没了贝尔。

    一大堆手臂把贝尔的身体拉来扯去,轮着抱进自己的胸怀里。

    身陷吹气如兰的女神牢笼天国之中,贝尔的脸转眼间变得火红滚烫。

    「什、什、什么……!」

    「对不起喔,赫斯缇雅。我们实在太想看看你的孩子了,所以跟踪了你。……哎呀,讨厌,真的好像兔子喔。」

    「嗯——,嗯嗯——!」

    「贝、贝尔——!」

    赫斯缇雅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被夹在狄蜜特令其他女神望尘莫及的压倒性丰满乳沟当中,贝尔的性命犹如风前残烛。每当狄蜜特的手爱怜地抚过贝尔的白发,赫斯缇雅的胸口就被撕裂,眼睛只差没流出血泪。

    自己的眷族沦为众神好奇(娱乐)心的对象,残忍地遭受蹂躏。

    于是就在赫斯缇雅的精神即将崩溃的那一刻。

    还有一半陷在女神们当中,像块破布似的贝尔从隙缝中挤了出来。

    「神,仙……!」

    「你、你没事吧,贝尔!」

    「……我,也许,已经死而无憾了……!」

    咚!赫斯缇雅的脚尖踹进了贝尔的胫骨里。

    「对不起,我错了……!」

    「好,我们逃吧!」

    硬是拉着跛着一只脚的贝尔,赫斯缇雅开始逃亡。

    趁女神们发现猎物不见了,还在惊愕的时候,两人逃出了阿莫尔广场。

    为了摆脱女神死缠烂打的追逐,赫斯缇雅与贝尔开始在整座都市里逃窜。

    ◇

    「啊啊——,就是这样我才受不了这些神!对欲望太过忠实了啦,真是够了!」

    「哈,哈哈……」

    在大吼大叫的赫斯缇雅身边,贝尔苦笑着。

    摆脱了屡次的追逐,赫斯缇雅他们此时,来到了西大街外围的古老钟楼。这栋砖瓦盖成的独栋塔楼如今已失去原有功能,再也不会响起的大钟挂在两人头顶上。

    赫斯缇雅他们暂时待在这栋钟楼里躲避女神们的追赶,事情才好不容易告一段落。

    「都已经这么晚了……唉,跟贝尔约会的难得机会……」

    「约、约会?」

    再过不久今天就要结束了。赫斯缇雅用手乱抓到处奔跑而弄乱的头发,叹了长长一口气。对于今天这个日子的结束,她不断地悲叹。

    「啊……神、神仙,你看!」

    「……?」

    贝尔发出了开朗的声音,指向某个方向。

    赫斯缇雅转头一看,眼前是一片有如天上银河般光亮耀眼的迷宫都市夜景。

    数不清的魔石灯亮着各色磷光,照亮整座都市。

    在景观的深处,在黑暗中依然显得鲜明的白墙巨塔笔直伸向天际。

    从钟楼眺望都市美丽的夜晚容貌,赫斯缇雅一时无法转移目光。她忘了言语,不经意地看向身旁,只见贝尔也一样,双眼散发出淡淡的光采,入迷地注视着那片光景。

    不久贝尔察觉到赫斯缇雅的视线,脸颊因温暖的兴奋而红润,他坦率地依从胸中流露的心情,启唇吐露道:

    「那个,神仙……改天,我们再去吧。下次一定要去成。」

    「贝尔……」

    「在那之前,我会努力让自己能存到比现在更多的钱。我们就用那些钱去吃好吃的,喝好喝的……然后,我们再到这里来吧。」

    「……」

    「今天得以发现的,这片美景……那个,我们再两个人一起来看吧。」

    所以今天这一天绝非白费。

    能跟主神(你)一起来这里,我很高兴。

    贝尔以鼓励的语气对赫斯缇雅说。不是一时安慰,而是真心真意。

    看到少年以火红的双颊无忧无虑地笑着,赫斯缇雅感到自己的胸口深处随之荡漾,悄悄眯起双眼。

    自己一定是被这副完全表里如一、纯白无瑕又过度正直的笑容所吸引的。

    将今天这份回忆,变成了明日约定的贝尔……我感到无比珍爱。

    「……就让我好好期待吧,贝尔?」

    「是。」

    自己也展露笑容,赫斯缇雅与贝尔相视而笑。

    后来,两人不约而同地再度看向钟楼外的开阔景色,静静委身于只属于两人的时光。

    赫斯缇雅不动声色地移动位置,成功缩短了与贝尔之间的距离,她染红了双颊,眼角变得柔和。

    (本来想问关于支援者小姐的事……今天就算了吧。)

    实在没兴致去做那么不知趣的事,赫斯缇雅望着眼前的夜景,心想。

    感受着身旁少年的体温,她面带笑容轻闭双眼。

    在清凉的夜风吹拂下,绑在手腕上的发饰小钟轻轻摇晃。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