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七卷 第一章 一帆风顺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七卷 第一章 一帆风顺

    都市人群都在议论纷纷。

    「……一个月?」

    「真的假的啊……」

    冒险者们哑然无语地抬头看著贴在公会本部巨大告示牌上的一张羊皮纸。

    「那个混帐……!!」

    「喂,伯特,快点让我看嘛——!?」

    某个第一级冒险者,不顾一旁同伴的催促,捏烂了写著某项报导的报纸。

    「嘻嘻嘻,这可是真货呢~」

    至于诸神,听到了某个冒险者的官方升级消息,则是乐不可支,又笑又闹。

    正当战争游戏的狂热还没退潮时,令许多人情绪激昂的情报传遍了都市各地。

    ——所需期间,一个月。

    ——贝尔·克朗尼,升上Lv.3。

    ※

    「——哈啾!?」

    我打了个大喷嚏。

    好不容易才没把双手抱著的木箱砸在地上,紧接著又是一阵急欲爆发的呼吸,「哈——啾!?」

    「怎么啦,贝尔,感冒了?」

    「不,应该没有……」

    我眨眨眼,走在前头的神仙转过头来看我。

    赫斯缇雅女神跟我一样双手拿著东西,对我微笑著说「也许是有人在讲你的事喔?」。怎么可能,我回以苦笑。

    「别说这个了,贝尔,你看!」

    神仙登登登地快步跑了出去,我追在她后头,从原本走著的建物暗处绕到正面。

    一看,修建完成的新总部,占据了我们的整片视野。

    「哇啊……!」

    「怎么样啊,我们从今天起就要住在这里了喔!?」

    在早晨和煦阳光洒落的美丽前院里,我放下抱著的搬家物品,不禁目不转睛地盯著眼前的宅邸瞧。

    我们改装——或者该说占领了【阿波罗眷族】的宅第——完成了这栋新总部。神仙嫌原本宅第的外观太没格调,把它修建得质朴但不失高雅,成了一栋焕然一新的大宅邸。三层楼的石砌建筑又大又深,称之为豪宅并不为过。

    正面大门口装饰著代表【赫斯缇雅眷族】的火焰与钟铃的徽章。

    神仙得意地挺著胸脯,我在她身旁兴奋地双颊发红。

    「自从神友(赫菲斯托丝)强迫我住进破烂地下室以来,终于有出头的一天了……!」

    面对盼望已久的气派新家,「咕呜!」神仙用手臂挡住眼睛,很有男子气概(女子气概?)地大声哭泣。

    我面露苦笑,同时回想起与神仙两人独处的生活,觉得那个教堂的隐藏房间住起来其实也满舒服的。

    虽然的确有很多不便之处,但那个住处被捣毁仍然让我舍不得……因为那里有我与神仙的回忆,还有共度的温暖时光。

    (不过嘛……)

    现在有了更多的同伴,更多的家人。

    得到了能跟大家一起生活的宽敞总部,或许我还是很高兴的。

    我把手绕到脖子后面,不禁难为情地笑了出来。

    「赫斯缇雅,我照你的要求都弄好了。」

    「喔,谢啦,古伯纽。」

    我感慨万千地仰望著大宅邸时,结束了改装工程,身穿工作服的工匠们——【古伯纽眷族】的各位成员陆陆续续都回去了。他们的主神古伯纽神向赫斯缇雅女神招呼一声,她笑著向古伯纽神道谢。

    我们请【古伯纽眷族】帮我们修建了总部。这个由司掌锻造与建筑的主神(古伯纽)率领的派系,只要接到委托,建筑工程照样包办,在都市当中是很少见的一个【眷族】。他们拥有许多铁匠,似乎受到部分冒险者的热烈支持,虽说知名度不比赫赫有名的锻造大派系(赫菲斯托丝),但很多探索类高阶派系都抢著购买他们朴实耐用的武器与防具。其实莉莉好像也请他们制作过小人族(帕鲁姆)专用的装备品(手弩)。

    从委托改装那天算来,今天是第四天,从第13层那次冒险者委托算来,则是过了两天。

    光看这美轮美奂的宅邸外观就知道,他们的工作效率非常好,而且技术一流,让我惊叹不已。

    不久,大概是收款人与房屋设备都交代完了,体格结实有如矮人的古伯纽神转过身去,从赫斯缇雅女神面前离开。

    离去之际,男神目不转睛地盯著我看,然后跟在团员们后面踏上归途。

    「不傀是古伯纽,一切似乎都处理好了呢。」

    「啊,真的吗?」

    「嗯,他说照大家的要求,宅邸内外都盖了各种房间与设备喔。」

    「哦。」我边说边站到神仙身旁,再度仰望总部。

    等搬家作业结束,得好好参观一下才行。

    ※

    「喔喔……!?」

    命双膝双手著地,趴在地上,探头看著盈满热水的浴缸。

    在改装完成的宅邸(总部)三楼,看到按照自己要求设置的「浴池」,她不禁拋下了做到一半的搬家工作。

    这间浴场是用阿波罗派旧有的浴室改良而成,也许是配合希望能设置浴池的命,浴场改装成远东式的桧木大浴缸,十个人同时泡澡都没问题。全新木材(桧木)的芳香微微飘散,温暖的热水从热水口哗啦啦地流进浴缸。荡漾的水面,隐约映照出探头看著桧木浴缸的少女兴奋的脸庞。

    手脚著地凝视著热水的命,霍地抬起头来。从墙壁到天花板、地板,连柱子与木桶都是木造的——浴室里附有莲蓬头,不搭调的感觉反而可爱——

    充满远东情趣的浴室装潢,让命感动得发抖。

    同时,眼前的袅袅热气——使她纤细的喉咙发出咕嘟一声。

    「呜、呜呜……!?」

    命的心中产生了纠葛。

    现在还在处理搬家作业,贝尔他们一定在其他地方忙著搬东西。自己怎么能在这里摸鱼……她看了看放在地上的东西。

    但是,可是——白雾雾的热气就像魔法一样诱惑著她。

    命最后实在无法抵抗封印至今的欲求,「一、一下下就好!」说著肤浅的藉口回到了更衣室。她从面朝走道的门口探头张望,确定没有人经过才关上门。

    她伸手拉下衣服的腰带,衣服应声滑落。

    滴答一声,滑嫩的脚尖震荡了水面。

    纤细的小腿、大腿探进热水里,接著全身一口气泡进澡池。

    「咕呜~~……!?」

    命将肩膀都沉进热水里,幸福地叹了口气。

    热水拥抱著身体的触感,让她紧紧闭起双眼,全身上下完全放松。

    「万分抱歉,建御雷神、各位……!」

    命一边向喜欢泡澡的同乡家人赔罪,一边露出心旷神恰的笑容。

    自从与男神(建御雷)他们一同来到欧拉丽,命出于无奈过著四壁萧条的生活,都只能淋浴充数,更别说泡澡了。当然这些她都能忍,也丝毫无意奢侈度日……然而到了这一刻,长久藏在心底的渴望终于爆发了。

    她想起在远东常常泡的天然温泉。

    回忆起故乡的每一个情景,她的肌肤染成了樱花色。

    最爱泡澡的命,尽情享受了这世上最大的幸福。

    顺便一提,她洗的是晨浴。

    「真不愧是【古伯纽眷族】,做事真有效率。」

    在宅邸的后院,一个角落盖了间石砌小屋。

    韦尔夫打开小屋的门,站在门口,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盖在宅邸独房位置的,是一间「工房」——可称为铁匠圣域的锻造坊。

    比起【赫菲斯托丝眷族】分配给每个铁匠的工房,这里虽然狭窄,但设备够充实,不输给以前的工房。高高堆起的木柴、木桶、安装在墙上的铁架,还有地下室,再看整间小屋的强度,每一项都符合标准。

    至于伸出细长烟囱的特制大型火炉,更是无可挑剔。

    「不愧是同样身为锻造派系,真明白铁匠的需求。」

    韦尔夫站在门口位置环顾工房内,满意地点头。他露出孩子般充满活力的神情,开始把从以前所属派系(赫菲斯托丝眷族)带来的大量私人物品搬进屋内。

    他立刻把工房变成了自己专属的城堡。

    韦尔夫把大大小小好几把锤子、钳子、铁砧等锻造工具安放在工房各处。至今打造的武器(剩货)装饰在地下室里,用仅有的一点储蓄买下的精制金属(铸块)也收藏在这里。包括武器在内,这么多大型的沉重物品都只由他一个人——凭著他的体能(能力值)——不费吹灰之力就搬进了屋里。

    最后,韦尔夫拿起女神(赫菲斯托丝)让给自己的铁锤,现出笑容。

    「以这里做为起点……我要再好好干一场。」

    他站在工房中心,重新鼓起干劲。

    高级铁匠青年再次环顾一圈自己的锻造坊,握紧了红彤铁锤。

    「就算把仓库之类除外,也还剩下二十个以上的空房间,还有地下室跟阁楼……」

    莉莉双手拿著屋内(总部)的平面图与地图,在宅邸内走来走去。

    她每发现一个房间就打开门瞧瞧,将内部装潢与注意事项一一记下来。

    越是检查……应该说越是确认宅邸的格局,她的表情就越困扰。

    「嗯~,这屋子对我们来说太大了~」

    以高品质石材建造的总部共有三楼,空间大小不用说,前院与后院也一应俱全,周围以铁栏杆围起来。这栋宅邸本来是供【阿波罗眷族】——超过百名的团员共同生活的房屋,对于把主神算进去也只有五人的【赫斯缇雅眷族】来说,说得明白点,就是根本不相配。

    「光靠我们几个,实在很难打扫、检查整栋房子。……乾脆来徵人,请个女仆好了?」

    「虽然不太想多花钱……」莉莉一边嘟哝一边烦恼。

    请来帮手,让他们维持无眷族的状态,或是做为派系的非战斗人员——不赐与「恩惠」的临时成员——暂时隶属于派系。这是商业类【眷族】为了确保店员常用的手段,

    身为主神(天神)却又在锻造派系(赫菲斯托丝眷族)打工的赫斯缇雅也是属于这一类,徵求人手的派系能因此对都市的人力雇用做出贡献——当然按照常识,必须让这些人手在远离派系机密情资的地方工作——

    若是专业管家(butler),所得更是可比公会职员或是初级冒险者。欧拉丽以生产魔石制品等都市工业为傲,但女性无法从事这类职业。看来还是徵求这些随时在找工作,薪资要求低的女性当帮手比较好——想到这里,莉莉忽然停住了动作。

    「……这样贝尔大人会见异思迁,不行。」

    莉莉想到一看到异性就常常脸红的贝尔,不禁担心起来。她发挥起毫无通融余地的危机意识,认为就算是上了年纪的女佣也不能放心。

    脑内浮现出城里姑娘(希儿)面露清新微笑的身影,莉莉左右猛摇头。

    「可是,嗯——但是……」

    莉莉在宅邸一楼的回廊停下脚步,想必得有人照料、绿意盎然的整片中庭映入她的视野。她将面临的现况与少女心放在天秤上,满心苦恼。

    总之,团员们就在总部里,为了新环境而兴奋不已。

    ※

    「真的好气派喔……」

    我继续努力处理搬家作业之余,仰望宅邸,不禁感慨良深。

    改装过的外墙反射著日光,也许是心理作用,看起来似乎闪闪发亮。先不论对新家的雀跃心情,或许我是有点用偏爱的眼光去看它了。

    (……希望不只是总部,我们【眷族】也能继续越变越大。)

    莉莉他们在总部里忙进忙出的身影不时映入我的眼帘,我喃喃自语。

    我自然露出笑容,「嘿!」重新抱好正在搬的东西。

    「你喔……给我差不多一点……!」

    「不~要~……!!」

    「嗯?」

    就在我沿著宅邸外墙,打算绕到后院时。

    我看到总部的外头,两名少女正在路边争吵。

    不,那与其说是争吵,应该说……一个是紧抱围绕总部的铁栏杆不放,另一个则扯著她的衣服,想把她拉离栅栏。前者像闹脾气的小孩一样,几乎是在哭叫,后者则难掩烦躁,似乎在发火。

    「咦,她们不是……卡珊德拉小姐,还有达芙妮小姐?」

    看到那似曾相识的长发与短发,还有正好相反的个性,我认出她们就是在战争游戏里交手过的女孩——前【阿波罗眷族】的女性团员。

    当作没看见……总是说不过去吧。

    「啊……【小新秀】。」

    我放下木箱用小跑步跑过去,先注意到我的是达芙妮小姐。

    被她扯著衣服的卡珊德拉小姐,也将那双极具特色的三角眼朝向我。

    「那个……这个……」

    我很想问她们怎么了……但就是说不出口。

    因为我想到自己夺走了她们的安身之处(总部)还这么开心,就有种罪恶感。

    也许是看穿了我畏缩的心情,达芙妮小姐做了个耸肩的动作。

    「是你们赢了,你不用觉得歉疚啦,况且是我方先提出挑战的嘛。」

    达芙妮小姐讲得轻松,彷佛完全不放在心上。

    她能这样讲,我也轻松不少,可是……看我还是无法舍弃内疚的心情,达芙妮小姐对著我苦笑,说「真的不要紧啦」。

    「我们本来等于是被迫入团的,所以事情变成这样,我觉得或许是因祸得福。我已经决定这次一定要找个好主神的【眷族】加入。」

    「呜~呜~!」卡珊德拉小姐仍然攀著铁栏杆不放,达芙妮小姐拉著她的衣服,轻松地告诉我自己的近况。

    听她说,她现在跟卡珊德拉小姐一起在考虑今后要做什么。她说因为自己是高级冒险者,所以其他派系抢著要,但那些派系的主神都怪怪的,她不想加入。

    至于高阶派系则不可能主动来猎才,所以也不能好高骛远,但又不想主动上门推销。达芙妮小姐接著说,总之她现在想找个主神思维正常、神格高尚的【眷族】加入。

    所以她没在怨怪我,其他团员也不应该怨怪我,反而是我赢了他们,应该抬头挺胸……她都说这么多了,我也终于改变了想法。

    我们之间隔著铁栏杆,相视而笑。

    「所以,呃——你们这是在……?」

    总算回到了正题,达芙妮小姐晃动著她那头短发,叹了口气。

    她低头看著紧紧抱住铁栏杆的卡珊德拉小姐。

    「这个女生啊,好像把以前惯用的枕头弄丢了。」

    「枕头?」

    「对,我就跟她说买个新的就好啦……」

    「一、一定要那个枕头才行~没有那个,我会睡不著……」

    这时卡珊德拉小姐才第一次开口。

    她两眼含泪、哭哭啼啼地回头看向拉住自己的达芙妮小姐。

    呃——也就是说……

    「卡珊德拉小姐把枕头忘在这栋宅邱里了,是吗?」

    改装宅邸时,【阿波罗眷族】忘了带走的东西应该都整理出来了,有看到枕头吗?

    我试著一问,卡珊德拉小姐隔著铁栏杆羞红了脸,怯怯地开口道:

    「那个,我不记得了,可是……『预知梦』告诉我枕头在这里……」

    「欸?」

    做、做梦……?

    「我就跟你说!不要再讲那种傻话了啦!!」

    「拜托你,相信我嘛~~~~」

    卡珊德拉小姐十分坚持,说自己做了「预知梦」,告诉她枕头就在这里。达芙妮小姐骂了她一句。

    我大概明白了,也就是说卡珊德拉小姐突然没头没脑说出这种话来,想拜访其他派系的总部,于是达芙妮小姐阻止她,要她不要这样丢人现眼。

    她一点都不相信卡珊德拉小姐名符其实的「梦话」,似乎相当生气。

    呃,好吧,其实我也不太能相信「预知梦」什么的,可是……

    看到卡珊德拉小姐泪水盈眶苦苦哀求,我觉得实在有点可怜。

    「呃,那,我去找找看好了。」

    「「咦?」」

    「找枕头。」听我这样说,达芙妮小姐与卡珊德拉小姐同时停住了动作。

    达芙妮小姐一脸愕然,卡珊德拉小姐则是还两眼带泪,愣在原地。

    「你、你是认真的吗……?只是做梦耶,做梦!就只是这个女生在妄想耶?」

    「妄、妄想……嗯——可是,你就是觉得在这里,对吧?」

    我从慌张的达芙妮小姐身上移开视线,转而看向卡珊德拉小姐,僵在原地的她一回神,点了好几次头。既然她这么肯定,我就接受了找枕头的任务。

    我问她具体的地点在哪,她赶紧把梦到的内容告诉我。

    「你、你愿意相信我吗……?」

    到了最后的最后,卡珊德拉小姐战战兢兢地这样问我。

    我忍不住苦笑了。

    「不要紧,我相信你,我一定会找到的。」

    卡珊德拉小姐一听——好像感动万分似的,湿著眼睛注视著我。

    看到她那湿润的眼眸,我心想「会不会有点夸张?」,边冒汗边说「我去去就回」,离开了两人身边。虽然听到达芙妮小姐叫住我的声音,但我挥手回应,告诉她没问题。

    我觉得达芙妮小姐也不用那么固执啊。

    既然都梦到了,卡珊德拉小姐应该也有点印象吧?

    ……不过的确,她身上传来一种不愿相信「预知梦」内容,类似「咒力(魔力)」的强烈感觉就是了。

    (话说回来……背后好像有点发热?)

    背部——刻在那里的【能力值】,似乎发热了一下。

    我用手指滑过发热的地方做确认。

    「……『幸运』?」

    我隐约感觉到,手指碰到的地方,就在发展能力栏位的附近。

    想起隔著镜子看过、写在背后的【神圣文字(hieroglyph)】,我不解地偏著头。

    为了寻找枕头,我跑向宅邸里。

    「是这个吗?」

    「——就是这个!!」

    我跑进宅邸后没过多久。

    成功找到了枕头,我立刻赶回来,卡珊德拉小姐发出了欢呼。

    她接过我拿给她的淡红色枕头,双手抱得紧紧的。看到她闭起眼睛高兴地笑著,我也不禁开心起来。顺便一提,枕头真的跟她做的梦一样,不知为何夹在不容易看到的柱子缝隙问。

    卡珊德拉小姐好似小狗一样用脸颊在枕头上磨蹭,身边的达芙妮小姐说「真的找到了……」,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那个!真的很谢谢你!真的,真的很谢谢你相信我……!!」

    「不、不会!没什么啦,你不用这么感谢我……」

    卡珊德拉小姐抱著枕头不停对我低头道谢,让我不禁笑得有点僵。她的过剩反应令我身体稍微后仰。

    我走出了总部,在她们站著的路边跟她们面对面,已经过了几分钟。卡珊德拉小姐在我眼前对我低头道谢了好几次,最后,把半张脸埋进了抱在胸前的枕头里。

    然后她微微染红了双颊,抬眼注视著我。

    莫名热情的视线让我吓了一跳,狼狈起来,反射性地也变得脸红。

    卡珊德拉小姐凑到了目光依旧狐疑的达芙妮小姐身边。

    她抱紧著枕头,小声对达芙妮小姐耳语。

    「咦……你是认真的吗?真的决定要这样?」

    「嗯嗯……!」

    达芙妮小姐惊讶地做确认,卡珊德拉小姐红著脸不住点头。

    我被晾在一旁看著两人对话,不久达芙妮小姐叹口气,转向我这边。

    「【小新秀】,我们先走了……晚点见啰。」

    谢谢你帮这个女生找到失物。说完,达芙妮小姐就转身背对我。

    卡珊德拉小姐羞赧地对我微笑,又鞠躬行了一礼。

    然后她立刻追上达芙妮小姐,她们就这样离开了路边。

    「晚点……?」

    什么意思?达芙妮小姐留下的话语让我很纳闷。

    总之我想先结束作业,回到总部,抱起放在地上的木箱。

    我一边思考刚才的对话,一边把东西搬进屋里。

    「啊,贝尔!那个弄好之后,作业先暂停一下!」

    「咦?可以吗?」

    我经过二楼大厅前时,房里的神仙叫住了我。

    搬进来的东西部还没整理好耶?我话讲到一半,神仙打断了我,表情洋洋得意地招手叫我过去。

    「呼呼,你不在就太不像样了嘛!你先看看这个!!」

    我走到大厅窗边的神仙身边,她拿出一张纸叫我看。

    我接过什么都没解释就塞给我的纸,看看内容……

    「……『【赫斯缇雅眷族】,徵求志愿入团人员!来吧,孩子们!!』。」

    纸上以通用语(Koine)写著一次招募所有志愿入团者的集会内容。除了火焰与钟铃的徽章,还写了详细流程与日期时间。

    而最重要的日期……就是今天。

    我惊愕地猛一抬头,神仙得意地对著我笑。

    「我已经把同样的广告单贴在公会本部的告示牌上,也请阿姨她们贴在打工地点了!再过不久就到写在纸上的时间了……想加入我们【眷族】的孩子们,差不多都该到了吧!」

    说完,神仙将视线拋向窗外。

    我也急忙跑到窗边,追著神仙的视线一看——

    「不、不会吧……!?」

    宅邸正面,铁栏杆打造成的巨大正门前。

    各类种族的亚人(demi-human)人山人海地聚集在那里。

    ※

    「喂,接下来好像要看募集到的志愿入团者喔,到前院集合吧。」

    命正在搬堆积如山的木箱时,韦尔夫沿著走道走来,出声叫她。

    她停下脚步一转过头来,韦尔夫好像注意到了什么,露出苦笑。

    「你……一大早就去泡澡啊?」

    「啊!呃不,这是,那个……!?」

    微微升起的热气、一件短衣(衬衣)遮掩不住的泛红肌肤,再加上带水气的美丽黑发,一眼就能看出刚洗过澡。命涨红了脸。

    虽然她很快就出了浴缸,但还是不能掩饰不敌本能、摆著正事不做的丑态。放下了平常绑起来的头发的她,像小孩子恶作剧被抓到似地缩起身体,躲进自己抱著的木箱后面。

    看到少女这种反应,韦尔夫的苦笑更深了。

    「我不会告诉贝尔他们的,你等会再来吧。」

    「在、在下把这个放好就立刻过去!」

    看到年长的铁匠体察了自己的心情,命又是感谢又是难为情,满脸通红地叫道。她快步离开韦尔夫面前。

    「呜呜,尚须精进……」

    她羞得面红耳赤,猛烈反省。

    命急著想把东西搬进空房间,用小跑步移动,木箱匡当匡当地摇晃著。

    「啊。」

    上下晃动的木箱当中,掉出了一张纸。

    「糟糕。」命一边说著,一边把整堆木箱先放在地上。她赶到轻飘飘地掉在走廊正中间的纸张旁,把它捡起来。

    然后她一摸,发现这是一张高级纸,表情不解地看看上面写了些什么。

    「这是……?」

    ※

    「这、这不是在做梦吧……?」

    眼前的景象,使我喉咙发出咕嘟一声。

    正门大开后,大量亚人挤满了宅邸前的庭院,门庭若市。

    站在房子大门前的我,看到如此人潮,不禁一脸呆相,愣在原地。

    「是现实,贝尔!在这里的孩子们,都选择了我们的【眷族】!!」

    我还在发愣,神仙在我身旁张开双臂,要我看清楚这一切。

    今天,有这么多人看到或听到神仙为【赫斯缇雅眷族】做的宣传——不下五十名的志愿入团者,聚集到我们的总部来。

    「因为我们在战争游戏中获胜,一口气出了名嘛。尤其看在刚来到欧拉丽的新人冒险者眼里,一定很有魅力吧。听说现在最受到瞩目的派系(眷族),就是我们了。」

    与神仙站在相反位置的莉莉,向我解释有这么多志愿入团者集合的理由。

    透过「神镜」,全都市(欧拉丽)都看到了我们与【阿波罗眷族】的总体战,至今仍记忆犹新。我们击败了比我们高阶的派系,在战争游戏中获胜,在这方面也造成了影响。

    莉莉又补充说,商人与旅人很可能也用口耳相传的方式,将消息散播到都市外(外面)了。

    站在眯细眼睛的莉莉身旁,我发现自己原本瞠目结舌的表情,渐渐变得喜色满面。

    「终、终于能告别小规模【眷族】了……!!神仙!我们成功了!?」

    「是啊!自【眷族】开始活动以来,含辛茹苦三个月……讲起来好像很短,却是漫漫长日啊!!」

    终于实现了长久以来的心愿,能跟底层派系告别了,我与神仙手拉著手,欣喜若狂。

    虽然莉莉看得不禁苦笑,但我们就是有这么高兴。

    在教堂的隐藏房间,两人每天寂寞地小口吃著卖剩的炸薯球,那种光景如走马灯般闪过脑中——不过炸薯球现在还是有在吃就是。

    总而言之,我真的很开心。

    以前不管神仙劝诱多少次都没人理,现在却有这么多人聚集到我们的【眷族】来。

    我与神仙握著手,红著眼睛眺望人群。

    不只人类,甚至还有精灵、矮人、兽人、亚马逊人、小人族,连半亚人(混血种族)都来了。从一看就知道想当冒险者的强壮男子,到刚抵达这个都市、做旅人打扮的女性,穿著各异的人们谈笑、喧闹,或是偷看我们。

    在蓝天阳光的照耀下,我觉得眼前的光景看起来好耀眼。

    「啊……达芙妮小姐!?卡珊德拉小姐也来了!?」

    我环顾聚集在总部前院的人群,看到了刚刚才讲过话的两名少女。留著短发,一双凤眼乍看相当好强的达芙妮小姐举手对我致意,长发三角眼的卡珊德拉小姐则是紧张地跟我打招呼。

    两人一块走到人群前面来后,达芙妮小姐苦笑了。

    「这个女生啊,说想加入你们的【眷族】……」

    面对难掩惊讶的我,达芙妮小姐把手放在身旁少女的头上。

    看到卡珊德拉小姐腼腆地对我微笑,我马上笑逐颜开。

    刚才说的「晚点见」……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虽不知道她怎么会决定加入我们的【眷族】,但我不在乎,因为我太高兴了!!我忍不住大声叫出「谢谢你!」。

    听到连经验丰富的第三级冒险者都愿意入团的大好消息,我兴奋得都要跳起来了。

    「聚集了好多人啊。」

    「啊,韦尔夫!」

    当我目送达芙妮小姐她们回到人海里时,韦尔夫来到了屋外。

    我语气兴奋地解释眼前的状况,韦尔夫从比我高出一截的视线,对我回以苦笑。

    「团员增加让你这么高兴?」

    「嗯!因为这样【眷族】就会热闹起来,大家就像一家人……!」

    「人多不见得只有好处喔,相反地,也会增加一些障碍。」

    「做为组织也是一样。」韦尔夫如此告诉话说到一半的我。

    韦尔夫曾隶属于拥有众多团员的高阶派系(赫菲斯托丝眷族),有过各种经验,讲话很有说服力。看到眼前像在教小朋友的笑容,兴奋过度的我稍微冷静了点。

    也是喔……【眷族】规模变大,也会有很多问题的。

    「那有什么,韦尔夫你放心。我现在就要一个一个进行面试,看看他们的适性!」

    「咦……不、不是所有人都能入团喔?」

    神仙听完韦尔夫所言,从旁说出了这番话来。

    我本以为这里所有人都能入团,这话让我受到不小的冲击。

    「就像天神有不同喜好与司掌的事物,每个【眷族】也有独特的规则与特色。让作风不合的孩子加入,反而只会让孩子受苦喔,贝尔?」

    「这……」

    「再说,我可是天神喔。只要面对面一看,孩子们是什么样的人,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了。而且孩子们也无法对神撒谎嘛,恶徒(坏孩子)不用说,会扰乱【眷族】风纪的孩子,我也得请他回去。」

    我能明白神仙的意思,她说的一定是对的。

    讲得极端点,若是让会动手打人的暴徒,或是做过亏心事的罪犯入团,会危害到【眷族】的声誉,我也不太有自信能跟那些人好好相处。当然,我想赫斯缇雅女神不会以过去经历判断一个人,而是会看人品的。

    此人是不是派系需要的人才,能不能获得主神的赏识,这是攸关能否加入【眷族】的重要问题。我刚来到欧拉丽时,也吃了许多派系的闭门羹,自认为很清楚这一点,主神的确常常需要看清志愿入团者的素质。

    可是,一旦实际面对这些志愿入团者……又忍不住想让大家都加入。

    「……再说,我必须严格取缔像支援者小姐这样的孩子。不能再有更多偷吃的猫(小三)对贝尔眉来眼去了……

    「莉莉都听见啰,赫斯缇雅女神。」

    神仙与莉莉用听不清楚的音量窃窃私语时,我仍然无法挥除遗憾的心情,忍不住伸手抓抓后脑杓。

    「哎,总而言之,这样看起来……虽然也有亚人,不过毕竟【眷族】的团长是贝尔大人,人类人士似乎比较多呢。」

    她说得没错。

    其实由于神仙指名,再加上我是未经「改宗(conversion)」的老眷属,就这样选中了我当【眷族】团长。

    老实说比起其他想法,我比较担心自己无法受此大任……不过这一刻,我只觉得害臊。

    据说在各种派系的入团倾向当中,有种【眷族】的法则是领袖跟自己同种族,冒险者会比较敢加入。虽然我只是个挂名团长,但有一些人是看到我而决定入团的,还是让我由衷感到开心。

    此外,除了如同莉莉所说,人类很多之外,由于【赫斯缇雅眷族】挂的是探索类派系的招牌,可以看到很多冒险者打扮的人。剑、枪、盾,从轻装到重装,身穿各种装备的模样魄力十足。其中还有让人联想到佣兵,一看就很有那种感觉的剑士,若是能加入成为同伴,一定很可靠。好像还能看到几个背著背包、像是支援者的人。

    我无法判断他们是来自其他派系的转籍者,还是在都市外做粗活的无眷族者,但能看出很多人都有心探索地下城。

    「那么,差不多该开始面试了吧!」

    我环顾著那些比我更像冒险者的人时,神仙得意洋洋地开口了。

    她与我、莉莉还有韦尔夫,一起从正面大门的位置走到前面。

    众人视线都集中在我们身上,神仙做好万全准备,正要宣布入团选拔开始。

    「赫、赫斯缇雅女神——!?」

    这时,传来了一阵叫声。

    我们四人往正后方回头一看,只见命小姐从屋里飞奔而出。

    啪答!!随著大门门屝发出巨响被用力推开,她慌张失措地跑来。

    「怎么啦,命?」

    「从、从、从打包的东西里……!!」

    看她脸色大变的样子,神仙偏了偏头,只见命小姐全身发抖。

    她用失去冷静的表情,当著我们与志愿入团者的面前,直直伸出了拿著纸张的右手。

    「掉出了两亿法利的借据——————!?」

    霎时间,时间静止了。

    「噗呜!?」

    看到摆在眼前的高级纸张,赫斯缇雅女神喷出了满嘴口水。

    「嗄?」莉莉僵在原地,「两……亿?」韦尔夫呆站不动,众多志愿入团者无一例外,全都瞠目结舌。

    至于我——则是冻住了。

    命小姐伴随著惨叫示众的高级纸张,在那正中央排成一列的潦草数字。

    二〇〇〇〇〇〇〇〇——两亿法利。

    颤抖的眼眸一瞬间就数完了有几个零。以血红色写出的一堆项目,就是真正的「借据」不会错。用通用语以及【神圣文字】分别签下的主神名字(赫斯缇雅)不许我逃避现实。

    彷佛要给我致命一击,我看到纸张角落写著【赫菲斯托丝眷族】的签名,所有声音都飘远了。

    (不会,吧……)

    现在仍佩在腰际的〖女神之刃〗闪耀了一下光芒。

    如同肯定我的想像,刻有【ΗØαιστοs】之名的漆黑匕首,变得像金块一样重。

    下个瞬间,我失去了意识。

    「呜,啊……」

    「贝、贝尔大人——!?」

    「喂,骗人的吧……?」

    我仰面向天,无力地倒在地上,在我的身边,莉莉发出惨叫,又传来韦尔夫僵硬的声音。

    然后彷佛以这些为契机,前院转眼问笼罩在哀号惨叫之中。

    「——我们回去吧,卡珊德拉。」

    「咦,咦!达芙妮?」

    志愿入团者有如退潮一般,沙沙沙的全都跑光了。

    看到光天化日之下示众的【眷族】欠债金额,所有人都从我们面前消失了。

    就在原本热闹的景况一下子安静下来,总部里一个人也不剩时。

    视野变得一片黑暗的我,最后看到的……

    是神仙像石像一样,僵住不动的身影。

    ※

    「这是怎么回事?」

    请您解释清楚。我听见莉莉这样说。

    这里是位于总部一楼尽头的宽敞客厅。在东西还没全部从箱子里拿出来,木箱摆得乱七八糟的这个宽广房间里,设置了长沙发、固定在墙上的烛台还有暖炉。已经变成装饰的蜡烛台没有点火,而是利用魔石灯做光源,我们都聚集在房间的中心。

    只有我一个人发出「呜~,呜~」的窝囊呻吟躺著爬不起来,莉莉、韦尔夫、命小姐直接在地毯上坐成一个圈,中间坐著神仙。

    赫斯缇雅女神就像被莉莉他们包围似的,表情非常尴尬。

    墙上秒针滴答滴答响的时钟,显示时间已到日落时分。

    从那场无疾而终的入团选拔以来过了半天,窗外已经变得昏暗,夜晚就要来临了。

    「刚才为了善后与照料贝尔大人而拖延了,现在请您说个明白,那张借据是怎么回事?」

    「那、那是我个人的借据,那个,不会直接危害到派系(眷族)的……」

    「就是因为您这张理应没有直接害处的借据,现在没半个人要入团,莉莉跟大家也都吓到了。您身为主神,有义务向缔结眷属契约的我们解释清楚。」

    莉莉代表大家说个不停,她带刺的语气,让神仙「呜咕!」一声,一时语塞。

    命小姐虽说是一时吓到失了理智,但毕竟是在众人面前揭发了欠债的事实,让她显得很歉疚,不过她也在等著听解释。盘腿而坐的韦尔夫似乎也是相同想法,垂著眉毛静待神仙开口。

    看著莉莉他们,还有一旁躺著、视线痛苦地到处徘徊的我,神仙似乎死心了,开始娓娓道来。

    「其实是……我请赫菲斯托丝打造贝尔的匕首时,发生了一些事……」

    神仙叙迤的整件事情,果不其然,是关于我这把〖女神之刃〗的问题。

    她说她勉强要求赫菲斯托丝女神为我打造匕首。

    又说这是世界独一无二的武器,恐怕只有锻造之神(赫菲斯托丝)才做得出来,相当珍贵。

    而她为了这把珍贵的武器,付出的代价就是沉重债务(贷款)。

    原本隶属于锻造派系(赫菲斯托丝)的韦尔夫听了这番话,一手按住了眉心。「我看那上面有商标(logotype),之前就在想是谁的作品了……想不到是出自那位女神本人之手。」他对〖女神之刃〗说出了呻吟般的感想。命小姐听到神仙决心负担数亿债务,似乎也吞了一口口水。莉莉在我还是初级冒险者时,就知道我带著不合身分的匕首,好像早已猜到八分,边叹气边低声说「果然……」。

    神仙讲完事情原委,身体缩成小小一团,双手手指互相戳来戳去。

    「……刚才莉莉去城里打听过了,现在风声已经被众神传遍了整个都市……民众现在都认为【赫斯缇雅眷族】是欠下一屁股债的定时炸弹。」

    「那也就是说……」

    「是的,恐怕不会有人想入团了。」

    莉莉抬起头来解释【眷族】的现况。命小姐战战兢兢地一问,得到了残酷的宣告,我的眼睛几乎要静静流出泪来了。

    奇怪了,这种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气氛,跟之前好像完全没两样……

    「就现实问题来说……两亿法利很要命吧。」

    「非常要命呢。」

    韦尔夫与命小姐用像是硬挤出来的声音交谈,然后偷看一旁的莉莉。

    已经完全成了【眷族】会计的莉莉,神色凝重地开口道:

    「赔偿金几乎都花在总部的改装上了,派系(眷族)现在没剩下多少资产。」

    「……」

    「还有战争游戏获胜加上贝尔大人升级,使得派系等级一口气提升到E级,缴给公会的税金也会随之增加。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年税恐怕不会低于百万。」

    「…………」

    「也就是说……为了还清债务,我们必须更努力钻进地下城,赚更多的钱。」

    围坐成一圈的莉莉他们,陷入一片死寂。

    大家今后必须赚到多出以前数倍的收入,否则将会穷到过不了日子,面临这种现实,所有人都闭口不语。

    看到莉莉他们沉痛的表情,神仙急忙站起来。

    「你、你们可别搞错了!这是我欠的钱,我要亲手还清!不对,是必须由我一个人还清!!」

    神仙一手抓著借据往胸前一拍,强调这纯粹只是自己个人的债务,与派系无关。

    「应该说这份借据就像爱的结晶,显示了我对贝尔的爱有多深!!我不会交给任何人的!!」

    「爱的结晶是一屁股债,像什么话啊。」

    赫斯缇雅女神手指著两亿数字大书不惭,莉莉给了她一个白眼。

    不理会韦尔夫与命小姐困惑的视线,神仙自言自语,嘀咕著「说来说去这都是赫菲斯托丝的计谋,本来不应该这么贵的……」、「那个神友只是想让我工作,才硬是找这个藉口……」。

    过了一会,神仙左右摇头,晃著马尾辫与脸蛋,注视著我们说:

    「总之,你们没必要帮我背这笔债。你们也知道我有在打工吧?打工薪水我都拿去付匕首贷款了,不管要花几百年,我一定会还清的。」

    「……」

    「的确是我不好,不该隐瞒欠债的事……但我向你们保证,我绝对不会连累眷属(你们)。」

    虽然也许再也不会有人志愿入团……神仙歉疚地说完后,又坚决地说「但你们别担心」。

    听到主神坚持眷属不需要背债,莉莉他们都面面相观。

    「……可是,」

    我拿下额头上沾水的布,慢吞吞地撑起上半身。

    坐在长毛地毯上,我抬头看向站著的神仙。

    「神仙……是为了我,才特地借钱,送我这把匕首的吧?」

    「……」

    虽然神仙不肯回答,但她的沉默等于肯定。

    我胸口一阵刺痛。

    〖女神之刃〗帮过我无数次,我能撑过多次战斗,好端端地坐在这里,都得感谢神仙为我准备了这把匕首。

    因为神仙背负了沉重负担,我才能一路战斗到今天。

    「……你别担心啦,贝尔,这是我自己要……」

    神仙温柔地对我微笑,但我打断她的话,站起来。

    我伸手摸了摸佩在腰际的匕首后,直勾勾地注视著神仙。

    「神仙……我想与你两个人,一起还这笔钱。」

    带有神秘蓝彩的眼眸睁得好大。

    我对著吃了一惊的神仙,用简短但充满真心的话语恳求她。

    因为,这把匕首,一定就是……神与眷属的羁绊。

    「请……让我帮忙。」

    「……」

    听我表达了内心想法,只见神仙停住了动作——然后苦笑了。

    她右手慢慢伸向马尾辫。

    「要是让你帮忙了,我会很没面子耶……」

    纤纤玉指,触碰著我以前送她的发饰。

    有如苍蓝花瓣的缎带晃了晃,小小的银色钟铃发出清澈的「铃」一声。

    神仙淡淡染红了双颊,手指拨弄著发饰,最后轻声一笑,做出了结论。

    「不管要花几年,我都会还清债务。所以我希望贝尔还有你们……可以支持著我,让我不会倒下。」

    这次换我睁大双眼了,莉莉他们也露出类似的表情,神仙环顾著我们每一个人。

    支持神仙。也就是温暖的餐点、家人(眷族)团聚,还有保护这间总部——保护神仙能展露笑靥的归宿。用我们所有人的力量。

    赫斯缇雅女神是这个意思。

    「抱歉,我是个债台高筑的主神(天神)……你们愿意支持我吗?」

    「当、当然愿意!」

    看到神仙软绵绵地笑了,我激动地探出上半身点头。

    这位女神有点顽固,始终坚持要亲手还债做个了断,但又愿意依赖我们,我决定要支持她,同心协力一起努力。

    面对她快活的笑容,我在心里如此发誓。

    「……主神都这么说了,眷属当然不能违逆啰。」

    「呵呵,就是啊。」

    「真是!今后不可以再这样了喔!」

    看到我们站著面对面,韦尔夫与命小姐都不禁发笑,站了起来。莉莉一边叮嘱,也跟著站了起来。「没问题,没问题!」神仙用笑容回答莉莉,我在神仙身旁一边苦笑,一边感谢韦尔夫他们答应了神仙的心愿。

    后来我们站著围成一圈,重新讨论起今后的计画。

    「那么现在来确认【眷族】的现况以及方针。眼下的目标是确保足够的生活费,还有存钱向公会缴税。为了不欠更多的钱,我们必须筹措资金。」

    「也就是说,今后派系的活动将以探索地下城为主啰。」

    「为了提升探索的效率,当务之急是加强派系与团员的力量吧。」

    「现在讲这也许已经很难……不过这表示我们应该积极劝诱团员,对吧?」

    莉莉、命小姐、韦尔夫还有我依序发言,互相分享情报。

    最后韦尔夫他们笑著催促我「你是团长,应该由你做结」,我虽然害臊,但还是伸出了手。包括神仙在内,大家把手掌叠在一起,由我做精神喊话。「一起加油吧!」

    大家齐声高喊「喔——!」,为今后【眷族】的前程加油打气。

    「好!既然都决定好了,今天就多吃些营养丰富的好料,为明天做准备吧!今晚吃大餐啰!!」

    「才刚说完怎么就开始挥霍啊!?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尽量省著过!赫斯缇雅女神太会乱花钱了!」

    「喂喂,别这么死脑筋嘛!就今天一天又不会怎样!」

    「不可以!!莉莉不会再相信主神您了!派系的资产由莉莉来管理!!」

    三人安抚了争吵不休的神仙与莉莉之后,结果今晚还是决定吃大餐。

    我们说不过神仙,自己烧了鱼跟肉,在总部的宽敞餐厅围著料理坐下。

    简单的碳烤鸡排、好几条豪迈的烤全鱼、据说是远东料理,用米捏成的饭团、炸薯球,还有少许的酒。

    莉莉「咕呶呶」地直呻吟,命小姐看得苦笑不已,叫她吃点鸡肉;韦尔夫在喝酒,神仙也把热呼呼的炸薯球塞得满嘴。夹在两人之间,我没吃到几口料理,只被左右两边弄得晕头转向。夜幕降临,街上完全暗了下来,但我们的笑声与温暖灯光,都流泻到了窗外。

    我想起与祖父度过的岁月,变得有点想哭,但没跟任何人说。

    【眷族】。

    我们身上都有神仙的血(羁绊),这一定就是我的第二个家。

    我失去养育之亲,孑然一身,内心长久以来追求家庭的温暖。

    我觉得,能来到欧拉丽,真是太好了。

    能遇见这些人真是太好了,我今天深切地这么觉得。

    大家抱著肚子一同笑闹,热闹的餐桌一直持续到半夜。

    ※

    【眷族】的小小宴会结束后过了一晚,第二天早上。

    神仙一大早就去打工了,我们也在处理剩下的作业。

    「得在今天之内把新家整理好……才行呢!」

    我一个人鼓起干劲,走在房子里的走廊上搬东西。

    为了重新开始探索地下城,希望能在今天内解决搬家作业。我们分工合作,在宅邸里东奔西跑,忙著整理打包的东西。

    「命大人——有客人找您。千草大人光临啰——?」

    「千草大人?」

    在一楼的一个房间里,我、命小姐还有韦尔夫正在把东西从木箱里拿出来。

    听到莉莉从门口探头呼唤,命小姐站起来走出房间。

    千草小姐是命小姐不久之前隶属的【建御雷眷族】的一名成员。听说她跟命小姐一样都是远东出身,是从小认识的朋友。

    看看窗外,千草小姐的确就在那里。总是以浏海遮住眼睛的少女,双手抱胸,在前院中间紧张兮兮地来回踱步……怎么说呢?好像很焦急。

    命小姐一从大门走出去,千草小姐马上跑过去跟她说话。

    看到千草小姐这样,命小姐先是慌张,讲著讲著,

    「——这、这是真的吗!?」

    她惊讶地叫出声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

    「谁知道呢。」

    一起站在窗边看的韦尔夫与莉莉都表示疑问。从这里听不到命小姐她们在说什么,她们焦急的模样,让我也偏了偏头。

    不久千草小姐快步离开了总部,命小姐也回来房间里。

    「命小姐,怎么了吗?」

    「呃,不!没有,没什么……」

    我试著一问,命小姐别开目光,迅速结束这个话题。

    「快、快点来做事吧!」她有点动摇地拿著东西走出了房间。

    新同伴这种僵硬的态度,让我、莉莉还有韦尔夫面面相觎。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