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九卷 第四章 MISSiON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第四章 MISSiON

    「有翼怪兽?」

    听到传来的情报,芙蕾雅回问道。

    「是,据闻于今天傍晚时分,出现在街上。」

    「噢,我才在觉得市区莫名吵闹呢……原来是这么回事。」

    听了野猪人(boars)随从奥它所言,她露出理解的神情。

    在天上繁星点点的夜半时分,于白墙巨塔「巴别塔」的最高层,芙蕾雅坐在奢华的椅子上。

    听到身旁待命的奥它所言,她一手拿着葡萄酒,向他问道:

    「市区没受到损害吧?」

    「似乎发生了局部性的混乱,但没有任何损害。据闻怪兽没伤害任何人,就让某人带走了。」

    「某人,是吧……公会有任何通知吗?」

    「不,没有。他们目前似乎忙于掌握状况与清理善后,无暇顾及其他事。」

    都市中的所有动向,尤其是值得注意的消息,都会由奥它通报主神一声。

    听了随从恳切的报告,银发美神露出兴趣缺缺的表情。

    至少目前如此。

    「要打探一下吗?」

    「这个嘛……等事情闹大了我再考虑,现在就先不用了。反正到时候我可以抓荷米斯或其他什么人来问问,他们掌握的至少会比我们多吧。」

    哈啾!?巨塔下方街区的某处传来喷嚏声,不过芙蕾雅他们自然是听不见的。

    美之女神背靠到椅背上,漆黑晚礼服半掩的饱满丰硕双峰晃了晃。

    「若是什么都没发生,那也就罢了,若是发生了什么,公会自然会来求我,后者的话还会给我找麻烦。」

    由于强袭风月街以及大派系(伊丝塔眷族)消灭事件,【芙蕾雅眷族】受到了管理机构(公会)的处罚,芙蕾雅还得当一阵子那个组织的仆人。

    要反抗也不是不行,但总得给经营都市的公会一点面子。就连现在那些嫉妒自己的女神都还在叫嚣,让她们跑去找孽缘(洛基)哭诉也很麻烦。

    芙蕾雅自认为不受任何人拘束,但也无意像美神(伊丝塔)那样成为傲慢暴君。

    「也许我们还会被叫去做事,到时就拜托你啰。」

    「遵命。」

    女神对实际上被迫操劳的眷属表示些微歉意,对他笑笑。

    然后她摇了摇红葡萄酒,移到唇边倾杯。

    「也许暂时不会无聊啰?」

    芙蕾雅如此低喃,彷佛有所期待。

    「人形的,怪兽……?」

    艾丝重问一遍听到的情报。,

    「对对对,听说昨天出现在西区喔。」

    「不是大型级,之类的……?」。

    「好像不是,听说是初级冒险者看到的,好像是『哈皮』或『赛莲』。我猜跟上次那场庆典骚动应该没关系。」

    艾丝偏偏头问道,亚马逊姐妹蒂奥娜与蒂奥涅交互回答。

    一大早的,听得见小鸟啾鸣。走在【洛基眷族】总部的狭窄走廊上,艾丝得知了昨天骚动的概要。

    她们说派系的基层团员都在谈这件事。

    「昨天好像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喔~,公会职员正在确认一堆问题。」

    「……芬恩知道吗?」

    「知道,说希望有空的人可以顺便收集一下情报,团长他似乎也有一些想法。」

    听了蒂奥娜所言,艾丝向蒂奥涅问道。

    嗯……。艾丝轻轻抬头,仰望天花板。

    先不论团长的指示,她对这个都市也不是没有感情,能够薄情地断言跟自己没有关系。

    如果怪兽此时还躲在某个地方,一般民众一定害怕得魂不守舍。

    身为一名置身都市的冒险者,艾丝决定将这件事搁在心里。

    「如果,找到怪兽了?」

    「芬恩是说能活捉最好。」

    代替双手交迭在后脑勺的亲妹妹,蒂奥涅回答。

    「若是会伤害到人——团长说就处分掉。」

    她晃着金色长发,碰了碰佩在腰际的细剑。

    「知道了。」

    艾丝点头。

    公会正处于混乱场面之中。

    据闻昨天第七区的马路上突如其来出现了来路不明的怪兽,张开翅膀想袭击小孩。一般市民对公会的危机管理能力提出大量质询与责难时,公会正四处奔波收集详细情报。

    要是放任怪兽入侵地表,踏出地下城一步,那可是一件大事。前几天才有某位冒险者报告过「代达罗斯路」孤儿院附近的地下出现了「野蛮战士」。

    再加上前次怪物祭(Monster Philia)的失策,这样下去会影响管理机构的声誉。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公会职员忙于应对。

    「呜欸~,我昨天刚值过夜班耶~」

    「现在是紧急时期嘛,看开点吧。」

    全员出动工作的公会职员当中,也能看到半精灵埃伊娜的身影。

    她跟找自己哭诉的同事蜜西亚一起,在本部内四处奔忙。

    从窗口服务到本部内的信息传递,还要直接奔赴现场进行问话等调查,要做的事不胜枚举。又有一些邪邪笑的天神似乎乐在其中,让公会职员还得一一清查诸神的可疑情报。

    「可是可是,说怪兽忽然出现在市区……不是受过训练的怪兽跑掉了,对吧?」

    「嗯,【迦尼萨眷族】那边好像没有任何怪兽逃走。」

    埃伊娜走在走廊上,点头回答蹦蹦跳跳地跟着自己的蜜西亚。

    公会随时掌握着隶属都市的驯兽师人数,其中在欧拉丽获准饲育怪兽的,只有在怪物祭负责驯兽剧(表演)的【迦尼萨眷族】。

    他们在拥有广大用地的大本营(总部)里,以「帮助攻略地下城」为借口对怪兽做实验……更正,是各种尝试。

    「追根究柢,驯兽师有义务替经过训练的怪兽装上发信器(Plate),所以就算怪兽逃走,也会马上发现的。」

    装在驯化怪兽的脖子或身体部位的魔道具,会随时将装备者的所在位置传给收讯者的道具。这种道具即使在遭到破坏时也会发出激烈警报,因此【迦尼萨眷族】不可能没注意到。

    疑似出现在第七区的,是人形的有翼怪兽,很可能是半人半鸟(哈皮)或歌人鸟(赛莲)。

    在目击情报当中,目前没有消息指出看到了发信器。

    (令人在意的一项情报,是那只怪兽披着长袍……如果它是在隐藏真面目,就表示那只怪兽具有智能……)

    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教人不寒而栗。

    埃伊娜与蜜西亚继续交谈,同时搓了搓自己的上臂。

    「祖尔。」

    「组长?怎么了吗?」

    走进办公室,前往办公桌的途中,她被兽人上司叫住。

    跟埃伊娜一样戴着眼镜,脸部线条纤细的犬人男性,一副提不起劲……或者该说歉疚的表情,说出来意:

    「公会长叫你,即刻前往执政室。」

    「嗅……」

    听到上司的指示,埃伊娜当场僵住了。

    「哎呀~」身旁的蜜西亚,也露出同情的笑容。

    ——我有做错什么吗?

    埃伊娜勉强按住滑落的眼镜如此想。

    「……失礼了。」

    埃伊娜敲敲公会本部最高层的厚重栎木门。

    听见粗声粗气的一声「进来」后,埃伊娜打开双开门走进房间。

    整面墙壁被巨大书柜占领,室内相当宽敞。包括奢华地毯在内,坛子、绘画、天鹅绒长沙发与雪花石膏制魔石灯等等,到处摆满了穷奢极侈的各色物品与家具。即使在众多喜好奢侈的天神居住的欧拉丽当中,能跟这个房间相比的屋子恐怕也没几间。

    埃伊娜行了一礼,走到室内正中央,有些紧张地前往房间主人的跟前。

    在堆着好几迭文件的巨大办公桌后面,那名人物坐在一张奢华椅子上。

    「太慢了,埃伊娜•祖尔。」

    那人从处理文件事务的桌上抬起头来,绿色眼瞳瞪着埃伊娜。

    脸旁伸出的尖耳朵,显示了他无庸置疑的精灵身分。

    然而,那外貌却与被誉为姿容端丽的种族相差甚远。

    肚子肥肉撑起了比一般职员更上等的套装,横向发展的体型再怎么客套也不能形容为结实,就像一名服务小姐讽刺的那样,肥得像只「猪(半兽人)」。双臂双腿既粗且短,下巴松垮垮的。

    搭配起一身的上好服饰,看起来就像一代致富的豪商。

    公会长洛伊曼•马迪尔。

    拥有都市经营的最终决定权,公会实质上的最高掌权人。

    「从我叫你以来,你以为过了几分钟了?竟然敢让我等,很了不起嘛。」

    「非常抱歉……」

    劈头就是一顿口头攻击,埃伊娜不多嘴,只道歉。

    洛伊曼是长寿种族(精灵),已经在公会服务了一个世纪以上。自从坐上目前的地位以来就过着放荡生活,也成了肥胖体型的原因之一。

    「公会的猪」。

    欧拉丽所有精灵都如此唾弃、排斥他。

    精灵们说他忘了种族的骄傲与矜持,厚颜无耻,猛烈抨击他为金钱沉沦而堕落,弄得又肥又丑的模样。

    或许也因为遭人如此厌恶,再加上掌权人特有的趋势,即使面对种族内部同伴意识较高的同族(精灵),洛伊曼照样摆出一副傲慢不逊的态度,他只会对在欧拉丽地位特别高的天神卑躬屈膝。

    更何况自己是半精灵。

    他现在一定在心里,将自己轻视为「半调子」。

    (唉,虽然听到他传唤时,就知道会这样了……)

    埃伊娜很不擅长应付洛伊曼。

    不过真要说起来,大概也没几个公会职员擅长应付他,或是对他不抱有反感。

    然而,他虽然玩乐起来挥金如土,工作能力却很强。

    在公会服务超过一世纪的经历可不是摆好看的,虽然他的欲望常常也会扯周围人们的后腿,但就整体而言,洛伊曼的确对公会营运做出了贡献。

    不然不可能得到旁人支持——更不可能获得公会「真正主宰」的许可担任长官。

    (他一定是太累了……)

    现在这番没完没了的他最拿手的酸言酸语,也是起因于被全都市的诸神耍得团团转的辛劳与细!?……只要这样去想,就还算值得同情。

    埃伊娜基本上是个善人,她如此劝解自己,维持立正不动的姿势。

    「哼!你似乎很爱用身体诱骗冒险者们啊,你怂恿多达两名贵为都市财产的高级冒险者,终于惹出问题来了,这我可是听说了喔。」

    洛伊曼眼光毫不客气地在塞进套装里的饱满双胸与细腰上打转,埃伊娜强忍着想扭动身体的冲动。

    他这是在故意招惹埃伊娜,借机找话柄。

    幸好他讲这番话只是侮辱,并非因为好色。

    「……您误会了,我没有做过公会长所想的任何事情。」

    「住口!竟敢趁机利用精灵的血统,知不知耻啊!」

    埃伊娜否认了前几天与矮人多鲁木尔、精灵卢维斯之间发生的事,果不其然,洛伊曼涨红了脸,粗着嗓子大骂。

    就在埃伊娜把叹息压在喉咙里时——洛伊曼吊起的眼角,闪了一下凶光。

    「最严重的是!你这家伙,刻意隐瞒了你负责的贝尔•克朗尼的资料吧!」

    (呜……)

    真敏锐。

    关于「幸运(发展能力)」与「速攻魔法(火焰闪电)」——史无前例的无咏唱魔法——等资料,埃伊娜都没报告。虽然战争游戏造成后者逐渐成为众人皆知的事实,但公会急于查出「急速成长」的贝尔的所有数据,说真的,他们应该很想逼问埃伊娜所知道的一切。更何况埃伊娜还把关于贝尔【升级】的成长典范压了下来,关于这点虽然是无可奈何的,但难免会启人疑窦。

    她在报告时总是煞有介事地说,自己与负责冒险者(贝尔)之间是根据【眷族】的保密义务规则进行谈话……不过洛伊曼看了报告,心里大概有些想法吧。

    听到他的指摘,埃伊娜拼命控制住肩膀,不让它震动。

    「我看你八成是不想让负责带的冒险者成为神的玩具(玩物)吧!」

    「不,没有!没那种事……」

    「不准撒谎!你在刚加入公会时也总是站在冒险者那一边,不是吗!!真是!那个贝尔•克朗尼的『成长』若是有什么秘诀,公会如果不能掌握,可不是一句损失了结!」

    面对拍桌像小猪一样噗叽叫的洛伊曼,埃伊娜只能有耐心地等辱骂风暴过去。

    一会儿后,大概是一肚子气终于发泄够了。

    洛伊曼额头与松驰下巴累积了薄薄一层汗,呼出一口气。

    「……进入正题。」

    见公会长一边用布擦脸一边开口说道,埃伊娜提起精神。

    「把这个交给【赫斯缇雅眷族】……贝尔•克朗尼。」

    「咦?」

    拿到办公桌上的,是一份白色的封缄书信。

    埃伊娜大感惊讶,但是在洛伊曼的视线催促下,战战兢兢地拿了起来。

    「公会长,请问这究竟是……」

    信封上盖了公会封蜡,看似某种通知书。

    是冒险者委托的委托书吗?

    埃伊娜还来不及问,洛伊曼好像预测到她的思考,开口说:

    「先告诉你,这不是冒险者委托,是『强制任务(mission)』。」

    「!」

    霎时间,埃伊娜瞪大了双眼。

    「而且是最高机密,职员不用说,也不可让【赫斯缇雅眷族】以外的人知道。转交时千万小心。……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不许追问。」

    「强制任务」。

    这是公会发出的绝对命令,隶属欧拉丽的【眷族】与冒险者都必须遵从这道命令。

    而且还是非公开的机密任务,自己负责带的冒险者!为什么会接到这种任务,埃伊娜一时无法理解。

    「你是那个冒险者的顾问,最适合接这份工作吧。」

    就立场而言,我若是直接与他做接触,恐会引人注目。

    不顾埃伊娜的惊愕,洛伊曼傲慢地坐在椅子上说道。

    「听好了,务必交给他们,不许拒绝。」

    「公、公会长!这是,高层的——」

    「你一个小职员没必要知道,快去!我很忙。」

    洛伊曼一口回绝,不让她追问下去。

    他只是单方面地做出各项指示,要埃伊娜把信封交给女神赫斯缇雅,就不容分说地把她赶出了执政室。

    (最高机密的强制任务……怎么会,为什么……)

    被轰出房间后,埃伊娜呆站在关起的门扉前。

    她低头看向一手拿着的封缄书信,摇曳着绿宝石色(emerald)的眼眸。

    (这是高层的旨意?但如果是这样,公会长没有理由亲自叫我过来……是他个人的独断?)

    想到这里,脑海角落发出了「不」的否定声音。

    (他也是奉命行事——)

    ——难道是……

    埃伊娜感觉有种臆测在心中膨胀。

    她想起比高层更崇高,君临公会组织顶端的「主宰」存在。

    在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有了某些动作。

    伴随着不祥的内心骚动,埃伊娜产生了如此感觉。

    昨晚我们就回到了总部。

    我们一路勉强躲藏,不让外人看到长出翅膀的薇妮。

    即使过了一晚,宅邸仍然飘散着难以拂拭的沉重气氛。除了强迫自己振作起来,外出收集情报的莉莉以外,所有人都不出门,屏息躲避街上传出的困惑喧闹。

    就在这当中。

    我一个人被传唤到公会本部。

    「对不起喔,贝尔,突然请你过来。」

    「不、不会!」

    我们在本部里的面谈室。

    我注意着不把动摇写在脸上,以免被眼前的埃伊娜小姐发现。

    以埃伊娜小姐的名义送来的传唤书信,是在正午时分由专门信差送到的。在信上「火速」两个字的催促下,我赶紧来到了公会本部。

    我有自觉自己坐立不安。

    毕竟昨天才发生过那件事。

    我担心公会怀疑我与惊扰市区的事件有所关联,满心不安。

    虽然我的理智也知道,埃伊娜小姐是以个人名义找我这个负责冒险者过来,所以这个可能性很低。

    而且虽然薇妮哭累睡着了,但我还是很担心被我留在宅邸的她。

    在这隔音完善的房间里,我们俩都站着没坐椅子,我与表情有点僵硬的埃伊娜小姐面对面。

    「……这个。」

    「咦?」

    我正在紧张时,她递给我一份封缄书信。

    「埃伊娜小姐,这是……」

    我困惑地收下,埃伊娜小姐犹豫一会后,开口说:

    「说是最高机密的强制任务,要我转交给你。」

    我吓了一跳。

    来自公会的强制任务,而且还是最高机密?

    【赫斯缇雅眷族】现在虽然小有名气,但也只是一介中坚派系;在遇到地下城待处理的异常状况、讨伐强力怪兽,再来就是都市外面出了急事等状况时,管理机构为了解决问题而发出的指令,竟然会发给我们。

    不但是强制任务,而且还是最高机密,在我的印象里,这种的应该会找都市中的高阶【眷族】与冒险者……。

    我不禁盯着高级的封缄书信瞧。

    「可以在这里……打开吗?」

    「嗯,不过不要给我看。……因为我没资格知道内容。」

    双方含糊其词地答话。

    在紧闭双唇的埃伊娜小姐旁观下,我慢慢剥掉封蜡。

    怀抱着令人刺痛的紧张感,我打开外包纸内的指令书。

    『【眷族】全体团员与龙族女孩一同前往地下城第20层』

    『————————』

    我结冻了。

    体温一口气被剥夺,手脚丧失了几秒钟的感觉。

    写在信里的通用语(Koine),跃于纸上的文字,引发了不可置信的悸动。

    「上级说务必拿给女神赫斯缇雅看……贝尔?怎么了?」

    埃伊娜小姐说的话左耳进右耳出。

    我的视线被固定在手中的指令书上,呼吸产生震动,剧烈心跳的冲击力好几次撼动视野。

    怎么会,为什么,什么时候————

    好几个疑问在脑中弹开,消失。

    龙族女孩,指的是薇妮。【赫斯缇雅眷族】藏匿她的事被抓到了?

    整件事都被公会掌握了?

    我们受到威胁了?

    (如果是这样——)

    这项强制任务的目的是什么?

    公会的真正企图,究竟是什么?

    说真的,我无法做冷静判断。

    「贝尔!贝尔!?」

    看到我样子异乎寻常,埃伊娜小姐叫了我好几次。

    脸色苍白的我像被吸引般,把视线拉离了指令书。

    「埃伊娜小姐,公会——」

    喉咙好像痉挛般,挤出这几个字后就再也动不了了。我无法继续说下去,问不出口。

    公会知道些什么?

    是敌,是友?

    疑心生暗鬼就要困住我了。

    眼前埃伊娜小姐的脸咕啦一声扭曲。

    该不会,你也——

    (——不,不对,不对!)

    我甩甩头,踹开差点失控的思考。

    她不可能刺探我,不可能在观察我的反应。

    埃伊娜小姐是一名职员,在公会中只是基层人员。

    刚才她不是也说过吗?说她没有权利知道什么。她至今帮了我那么多,不准乱怀疑她!

    (对,所以,这是——)

    这是公会当中,高层部门下达的强制任务。

    我喉咙发出咕嘟一声。

    某种巨浪般的力量即将淹没我。

    「——钦,贝尔,找我商量嘛。」

    「!」

    见我受到状况翻弄,埃伊娜小姐挺出了上半身。

    我猛一回神,抬起脸一看,她用一种几乎是哀求的神态,直直地注视着我。

    「有任何烦恼或困扰的话,跟我说好吗?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我保证。看到你这么痛苦,我不想装做没注意到。」

    埃伊娜小姐倾诉着心意,眼眸颤动着。

    「就算有人说我没资格做公会职员,我也想成为冒险者(你们)的力量。」

    我的眼瞳也颤动了。

    「我只有这么一点力量……只能听你倾诉,所以——」

    ——相信我。

    埃伊娜小姐的恳求,打乱了我的心绪。

    她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如果我现在说出一切,依赖她的温柔,她一定也会遭到池鱼之殃,会被拖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海底。

    我不能把她扯进来——

    「——没事的…………请你别担心。」

    我颤抖的喉咙,只勉强挤出这句话。

    我感觉得到埃伊娜小姐整个人失去了力气,露出悲伤不已的表情。

    我不敢与她四目交接。

    面对垂头丧气的我,埃伊娜小姐也低下头去。

    我彷佛听见两人之间建起了隔阂。

    我留下埃伊娜小姐,逃也似地离开了房间。

    「强制任务……」

    我勉强斩断心中的挂念,从公会本部前往宅邸。

    我赶紧回到宅邸,韦尔夫他们在起居室看了强制任务的指令书,都呆住了。

    「难道被他们发现了?就因为昨天那场骚动?」

    「就算是这样,也行动得太快了。龙族女孩……薇妮大人明明隐藏了真面目,对方却明确认出了她的种族……怎么想都是更早之前就知道了。」

    韦尔夫眉头深锁,莉莉努力保持冷静,语气却失去从容,命小姐与春姬小姐哑然无语地直立不动。就连现在正在看指令书的神仙,也神色凝重地不发一语。薇妮不在这里。

    所有人也不坐椅子,都站在大厅里。

    我们面面相觑,分享着战栗之情。

    「更令莉莉在意的,是这项强制任务的内容……」

    莉莉先跟神仙说一声,再从旁确认指令书的内文。

    她似乎无法理解信上的指示,眯起一只栗色眼眸。

    「莉莉完全看不出公会的目的,既不是要逮捕我们,也不要求我们交出薇妮大人……竟然是要我们前往地下城。」

    除了以藤蔓纹路镶边的指令书之外,还附了一份记载详细内容的备注纸。

    写着红字的楼层地图上,第20层深处的一个区域被标示为目的地。

    连出发时段都指定好了。

    明天零时,限定时刻为深夜。

    「你是说公会无意拘捕我们……?」

    「目前只能这样说。」

    「带薇妮大人去地下城……是、是为了什么呢?」

    「谁知道呢,完全猜不透。是要用她在地下城做什么吗……我们是运货的?」

    命小姐与莉莉,春姬小姐与韦尔夫交谈着。

    两边各自问答时,备注纸传到了韦尔夫手上,他重新看了一下,皱起眉头。

    「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去得了吗?就我们前往第20层?这可是一次定胜负,顾不了什么安全喔?」

    「……只要持续使用春姬大人的『魔法』,加上贝尔大人在内一共有两名LV.3、一名LV.2。以一支小队来说,完全符合了中层区域第20层的到达标准。只是仍然令人担忧的一点,就是对楼层的经验不足。」

    楼层攻略本来应该多花时间,脚踏实地安全进行。

    如今我们得跳过诸多步骤,直接前往从未到过的第20层的深处……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必须前往对我们而言属于「未知」的领域进行「冒险」。

    第一次攻略的楼层危机四伏,还有不习惯的地形,对付新时容易沦为被动……对于韦尔夫提出的问题,莉莉回答这些都是值得担心的问题。

    「……要怎么做?」

    大家的对话中断后。

    在鸦雀无声的起居室里,命小姐轻声说道。

    「看来也只能去了……」

    「毕竟这就是强制任务,我们无权拒绝。」

    韦尔夫与莉莉语气沉重地回答。

    既然我们的内情已经被都市的管理组织摸透,就无路可逃了。做无谓的抵抗是没用的,公会也绝不会放我们逃出欧拉丽。

    对方光是公开发表我们藏匿了怪兽,就足以抹杀【赫斯缇雅眷族】。

    (薇妮会变成怎样……)

    既然无法看穿公会的真正企图,胡乱猜测也没有意义,这我知道。

    莉莉他们说得对,我也知道我们已经无从抵抗。

    只是当我们采取行动后,薇妮会有什么下场……只有这点令我挂心。

    (可是……公会恐怕是知道一切,而要我们去第20层。)

    地下城,那里是薇妮出生的场所。

    还有怪兽,称薇妮为「同胞」的存在……

    我不知道这项强制任务会有何种结果。

    不过,对,至少——有可能从中得知公会的想法,以及关于薇妮的某些秘密。

    只要能知道些什么,或许能开拓出一条路。

    (冒险者……不,应该叫做「探索者」吗。)

    在久远的「古代」,曾几何时被改称为冒险者,一群为了探究「未知」而钻进地下城的好奇之人。

    我们为了探究追求的某些秘密,也只能像他们一样前往地下城。

    「……」

    我们的视线,聚集到主神赫斯缇雅女神的身上。

    从刚才就一直保持沉默的神仙,接受了我们的视线,慢慢点头。

    意思是:去吧。

    征询了神意的我们点头响应,决定执行强制任务。

    「对不起……我让事情变成这样,把大家牵扯进来……」

    接着片刻之后。

    我头有些低垂地,向韦尔夫他们谢罪。

    我不能去想「早知道就不救薇妮了」,不可以这样想。想保护她的这份心意此时此刻仍藏在我的心里,没有半点虚假。

    然而,身为【眷族】成员,身为团长,我必须道歉。

    我这样给派系惹麻烦,可以说就跟莉莉警告的一样,将派系逼入绝境。

    造成大家这么大的负担。

    我没资格当团长。

    我果然不是派系领袖的料。

    我不敢正眼看大家的脸,心中涌起无限的歉疚。

    手不听我的使唤,自己握成了拳头。

    「贝尔大人。」

    就在这时。

    春姬小姐靠近过来,执起了低着头的我的右手。

    「求求您,千万别后悔救了薇妮大人。」

    我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只见春姬小姐注视着我,就像要贴近我。

    她双手包住我的手,举到胸前紧紧握住。

    「妾身得到您与命大人搭救——因为有各位的帮助,妾身现在才能如此幸福。薇妮大人一定也是一样的,妾身跟她都得到救赎了,所以……!」

    她湿着美丽的翠绿眼眸,泣不成声地向我诉说。

    春姬小姐恳切地求我,纵使陷入困境,也不要否定现在的一切。

    我睁大眼睛,看到她在我面前噙着泪水。

    过了一会,春姬小姐才忽然发现自己握紧了我的手,脸颊飞上两朵红云。

    接着眼神冰冷的莉莉从背后走过来,把狐狸尾巴用力一拉。「空!?」她哀叫一声。

    「哎,总之你别道歉啦。」

    眼见春姬小姐从视野消失,我正在冒汗时,这次轮到韦尔夫开口了。

    「【眷族】不就是这样吗?互相支持嘛。」

    你忘了我在王国(拉几亚)战争中,给你跟赫斯缇雅女神添了多少麻烦吗?他说。韦尔夫耸耸肩,有些促狭地对我笑。

    「再多给我惹点麻烦吧,不然我多没面子啊。」

    「韦尔夫……」

    我说不下去了,命小姐也对我微笑。

    「我们要同生死,共患难。」

    她就像讲义气的远东武士般,坚定地说。

    注视着眯细的青紫眼眸后,最后我看向莉莉。

    春姬小姐哭哭啼啼地抚摸自己的尾巴,莉莉在她身旁垂着眉毛笑了。「莉莉愿陪您到天涯海角,因为莉莉是您的支持者嘛。」

    【眷族(familiar)】同伴都笑着安慰我。

    在四人的笑容围绕下,原本握紧的手放松了力道。

    「……谢谢。」

    我不再道歉。

    而是向大家表达感谢。

    「……」

    隔开一步旁观眷属们对话的赫斯缇雅,对他们加深的情谊不禁笑了笑。

    然而,她马上将视线移回自己手中的强制任务指令书。

    写着「前往第20层」的文章,以及纸张四边彷佛藤蔓的花纹。

    乍看之下只是普通的纹路,然而这并非普通装饰。

    巧妙隐藏起来的,是女神(赫斯提雅)看惯了的整行文字——【神圣文字(hieroglyph)】。

    【眷属出发后,请前往第七区四号街,我方无意加害于你】

    诸神使用的文字写着这种内容。

    一问之下才知道,贝尔从埃伊娜手中收到这份指令书时,她有叮咛贝尔一定要给赫斯缇雅过目。

    支开眷属,与主神接触也是对方的目的之一。

    带有蓝彩的女神眼眸眯细起来。

    (难道在背后牵线的,是……?)

    寄给自己的暗号(讯息),令赫斯缇雅的表情紧绷起来。

    我登上染成夕阳色的阶梯。

    往窗外一看,太阳即将下山。令人联想到「黄昏」这个词的枣红色光芒晒着我的侧脸,我往楼上走去。

    经过一番长时间的讨论后,我们开始为今晚的强制任务做准备。

    莉莉上街采购中层区域所需的解毒药等道具,韦尔夫为了将我们的武器维护成完美状态,到后院工房去了。我请命小姐与春姬小姐外出采买粮食与水,神仙也说有个地方要去,出门了。留在总部的只有我与韦尔夫,再来就是薇妮了。

    我来到宅邸最高层的三楼,在走廊上直直前进。

    走到自己房间的门口,我慢慢打开房门。

    房间一隅,床上躺着肌肤白里透青的少女。

    她跟昨天一样穿着长袍,眼角留下令人心疼的泪痕,像胎儿一样蜷缩着身子。

    就跟春姬小姐还有后来一直使用【八咫鸦(技能)】的命小姐说的一样,她哭累睡着后,就没踏出这个房间一步。

    就像害怕外面的世界。

    「……」

    我悄悄走到床边。

    注意着不发出声音,我在薇妮身旁坐下。

    房间里很安静,与外面的喧嚣、人们的想法与残酷的恶意隔离,时间平稳地流逝,只有女孩细小的睡眠呼吸搔弄着耳朵。

    夏日将近的傍晚有点热,但我不想开窗。我不希望任何事物打扰这个空间,打扰我与这个女孩的时间。

    自己房间的气味当中,融合了某人的体味。

    她的香气,使得才一个星期、短短几天中的回忆,一一重回眼睑底下。

    「……」

    发生了很多令我伤透脑筋的事。

    我没有一天不发出惨叫。

    即使如此,这七天仍然是无可取代的。

    无数温暖的追忆,在我的嘴角划出微笑弧线。

    我伸出左手,摸了薇妮的头发。

    青银发丝的发质较硬,但就像丝绢一样滑顺。

    我就像至今做过好几次那样,用还不习惯的动作,温柔抚摸她的头发。

    「……呜,嗯……」

    眼睑与苍蓝睫毛一起震动了。

    琥珀色眼眸微微睁开,视线徘徊、睡眼惺忪的双眸很快就找到了我,嘴唇浮现微笑。

    「贝,尔……」

    「嗯……对不起喔,把你吵醒了。」

    我道歉后,薇妮轻轻摇头说不会。

    突破长袍折迭起来的单翼,配合着这个动作晃了晃。

    她维持着横躺姿势,执起我摸她头发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冰冰凉凉的。

    在半梦半醒之间,龙族少女欣喜地眯起眼睛。

    「薇妮,我有话跟你说,你愿意听吗?」

    「……嗯。」

    薇妮慢慢撑起上半身。

    她坐在床单上,与近在身边的我视线交缠。

    两人在床上面对面的影子,在房间里伸长。

    「今天,晚上……?」

    「嗯,跟春姬小姐他们一起。」

    我把我与神仙他们之间决定好的事情告诉薇妮。

    当然,隐瞒了比较复杂的部分及一些事实。

    我告诉薇妮,我们要去她出生的地方。

    「……」

    「……你不愿意?」

    我向低垂着头的薇妮问道。

    会有这种反应是当然的,我没好好解释去地下城的理由。突然说要去那种地方,她当然会惊慌失措了。

    因为对于受过许多伤害的薇妮来说,地下城一定也是个可怕的地方。

    我正在烦恼如何说服她时——

    「不会……我去。」

    薇妮低着头,但语气清晰地说。

    我不禁吃了一惊时,薇妮抬起头来。

    「贝尔……还有春姬他们,是为了我才去那里,对吧?」

    我睁大双眼。

    眼前的额上红石,带有淡淡的光辉。

    「因为贝尔你们,总是帮助我。」

    「薇妮……」

    「虽然会怕……不过只要跟贝尔你们一起,我就不怕了喔?」

    薇妮背对夕阳笑着,身体微微颤抖。

    原本只是委身于温柔,纯洁无垢的异形少女,正在试图表现坚强。因为她相信我们。

    「对不起,总是只有我一个人爱哭……谢谢你们保护我。」

    琥珀色眼眸积满泪滴后,她洋溢着满面笑容。

    薇妮慢慢让身子前倾,把脸埋进我的胸前。

    「贝尔……我最喜欢你了。」

    ……我要保护她。

    保护这个女孩。

    不管今后会有什么命运等着我,我都要保护薇妮。

    不会让这个女孩孤独一人,不会让她死。

    我在心里发誓。

    我拼命忍着不让自己的双眼跟着她落泪,抱紧她的身体。

    双手连同颤抖的龙翼一起搂住,手臂加重力道。

    怀里漏出近似呜咽的苦涩叹息。

    窗边照进来的薄暮余晖笼罩房间,将室内染得金黄。

    「人形怪兽啊……不会错了。」

    重新戴好护目镜,狄克斯翘起嘴角。

    「虽然有翼这一点让人在意……你们看到那怪兽时,还没有翅膀吧?」

    「没有,真的只是个人形。不过,龙女(维维尔)本来就是蛇身带翼的怪物(怪兽)……」

    「的确呢……反正本来就是个妖怪,翅膀还是尖牙的要长多少有多少吧。」

    听了团员们的主张,狄克斯用红枪握柄咚咚地敲敲肩膀。

    大厅没有一扇窗户,受薄暗所支配。在好几个黑笼围绕下,男人们进行着没有外人偷听的对话。

    「不过话说回来,事情竟然就发生在主神大人刺探对方的那一天……这就是所谓的天赐恩惠吗?还真不能把主神大人看扁了咧。」

    他对着此时不在这里的善变、奔放的主神,投以表面上的敬畏之词。

    狄克斯的喉咙发出吃吃笑声。

    「那么,狄克斯?」

    「嗯。」

    决定了。

    烟水晶彩色镜片底下,赤红双眼眯细起来。

    「盯紧【赫斯缇雅眷族】。」

    经过日落时分,暮色降临,不久漫天黑夜就覆盖了头顶上方。

    城市仍未入睡,在都市中心地带,中央广场一片沉静。

    耸立的摩施周围少有行人路过,广场外围泄漏灯光的酒馆喧闹也与这里相距甚远。

    时刻是深夜,再过不久日期就要改变了。

    贝尔等人集合在白墙巨塔的西门。

    贝尔、韦尔夫与命在防具外装备了火精护衣,莉莉与春姬是巨人防衣(歌利亚长袍)。至于薇妮则跟贝尔他们一样穿上火精护衣,把挖了个洞用以伪装的背包盖在单翼上,就像背着它一样。

    薇妮好奇地看着自己的背后时,以支持者为主,携带的多款武器防具散发着存在感。大盾等武器防具、备用武器,连「魔剑」都有。小队以铁匠(韦尔夫)精心制作的装备将自己武装起来,这是从以前到现在准备最齐全的一次。

    强制任务即将开始,春姬、命与莉莉脸上都浮现紧张之色。

    「……」

    「怎么了,贝尔?」

    站在敞开的门前让塔内灯光照着,贝尔转头看向背后。

    他一边听扛着大刀的韦尔夫在身旁说道,一边环顾黑暗弥漫的中央广场。

    (有人在看我们……)

    而且是好几人。

    贝尔的感官告诉他,有些人正从冷清广场的某处监视他们。距离应该很远,但的确有人在。那些人四散在不同方位,并非聚集一处。

    是公会的手下在盯住他们,还是——

    脑中闪过自始至终笑得邪门的男神(伊刻洛斯),贝尔感到胸中一阵躁动。

    他移开视角,看向用长袍隐藏真面目的薇妮。

    「贝尔……」

    深深压低的连衣帽底下,琥珀色眼眸不安地往上看着他。

    面对薇妮的这种神态,贝尔先做了个小小呼吸。

    他抛开自己的担忧,对少女笑笑,以免造成她多余的不安。

    「没事的。」

    贝尔摸摸少女戴着连衣帽的头,切换意识。

    「——时间到了。」

    莉莉啪一声阖起手中怀表的盖子,宣告零时到来。

    面对注视自己的小队成员,贝尔点点头。

    「神仙,我们去去就回。」

    「嗯,你们一定要回来喔。」

    即将出发之际,贝尔与前来送行的赫斯缇雅暂时告别。

    女神注视着眷属们,然后是薇妮,最后对贝尔轻轻开口道:

    「贝尔……」

    「嗯?」

    「……没有,没什么。」

    赫斯缇雅用平静的笑容说「路上小心」,贝尔偏偏头,点头行个礼就进入「巴别塔」。强制任务揭开序幕。

    小队一行人出发,往第20层前进。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