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5 第一章 经过与现况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5 第一章 经过与现况

    七天前,艾丝等人抵达了「远征」目的地——未到达领域第59层。

    艾丝等人本来应该就此更新派系到达楼层,然而等待着他们的却是「未知」——变得有如密林的楼层风景,以及丑恶的「污秽仙精」。

    被命名为「仙精分身(demispirit)」,仙精与怪物的混种生物(hybrid)。

    艾丝等人好不容易击败会用咒文的强大敌人与怪物军势,即刻撤出第59层,回到其他团员留守的远征据点第50层。然后进行了短暂休息(rest)后,就立刻从根据地(基地营)出发。

    在团长芬恩的迅速指示下,远征队彷佛十万火急地准备归返。队伍让前进「深层」使得身心疲惫的第一级冒险者带头前进,但负责守卫根据地的其他团员都比来时更努力奋战。多亏了鼓起精神不让干部阵容承受更多负担的他们与第二级冒险者(劳尔等人),艾丝他们即使在行军途中,仍然让受伤的身体得到休息。一行人踏上往地表的归途,一路顺利推进。

    然而——

    地下城可不会轻易允许勇敢的冒险者们踏足雄伟的地下迷宫深处,还带着战果凯旋而归。

    「……惨叫声?」

    「是怎样了吗?」

    队伍正在下层区域前进。

    就在距离地表差不多剩下一半路程时,事情发生了。

    人数众多的小队在宽广通道上拉长队伍,前方的艾丝与狼人(werewolf)伯特等人的耳朵,听见自部队后方的方位传来好几阵喊叫。

    「——芬恩,命令部队快跑!」

    紧接着轰然响起的,是为小队殿后的矮人老将——格瑞斯的怒吼。

    「是『毒妖蛆』!!」

    瞬时间,四处逃窜的团員們,以及数不尽的蛆虫怪兽出现在视野远方。

    毒妖蛆(poisonvermis)在能使用「毒性异常攻击」的种族当中,是最具危险性的怪兽之一。從口部喷射或自皮肤分泌的剧毒,就连高级冒险者的「异常抗性(发展能力)」都能穿透。虽然就纯粹的战斗能力来说很弱,然而有如死尸长蛆般集团出现的数量却是一大威胁,被冒险者形容为「剧毒坟场」而受到恐惧。

    而这时袭向【洛基眷族】的怪兽群体,数量多到让艾丝等人怀疑起自己的眼睛。

    「那么多——暴增現象!?」

    「偏偏在这種时候……!糟糕了!?」

    怪兽的暴增,「异常状况」。

    团员们扶着无法战斗的同伴狂奔,不下百只的恶心毒蛆怪兽好像要侵犯通道般,沿着天顶与墙壁爬行,逼近他们背后。

    艾丝等人无暇感到恶心讨厌,急着赶去掩护后卫。

    驱使风力(风灵疾走)的艾丝与将她的「魔法」装填进银靴(弗洛斯维尔特)的伯特,跟举起大盾的格瑞斯一同抵御毒液,蒂奥娜与蒂奥涅一把拖走好几名肌肤发紫的团员们。里维莉雅虽发动「魔法」冻结了整条通道,但新的一批毒妖蛆大军却从好几条岔道前来会合

    「没、没完没了……!」

    蕾菲亚在中卫位置持续进行学会的「并行咏唱」,看到这幕光景也脸色铁青。

    「怪物之宴(MonsterParty)」——并非瞬间性的大量暴增,而是层域广范围的持续增殖。而且暴增的还是集团行动的毒妖蛆,更让数量直线上升。

    在身心与物资都严重消耗的「远征」归途遭遇这种怪兽,也是一大痛处。仅有的几把「魔剑」虽然发挥力量,但应对得实在太慢了。

    救出同伴们的艾丝等人,不用多少时间就把行动从迎击切换为逃走。

    「芬恩,菈克塔他们情况不妙!得快点做治疗才行!」

    「团长,还是到『下层』的安全楼层吧……!」

    「我们不知道暴增(异常情况)的规模!如果毒妖蛆是在整个下层区域增殖,我们会被关在下层(这里)!」

    蒂奥娜与蒂奥涅抱着痛苦不堪地呻吟的兔人(humebunny)少女与男性团员,向芬恩求情,然而在小队前头挥舞枪矛的他一口回绝。

    瞬杀想挡路的大型级怪兽,小人族领袖喊着说就算躲在「下层」的安全地带固守,一旦忙于迎击,连仔细进行治疗都有困难。

    最重要的是,解毒用道具(item)已经快见底了。

    「我們去第18层,不能动的人就拖着走!所有人用跑的!!」

    蕾菲亚等人心无旁鹜地听从团长的指示。

    他们抓着遭到毒害而无法动弹的团员们的手臂或脚,拖拉着全速逃命。艾丝等第一级冒险者分散到部队的最末端、中卫与前卫等周围,支持小队的强行军。

    前进路线所到之处,都有三十C(赛尔尺)大的蛆虫怪兽从岩盘天顶上吧哒吧哒地落下。全紫皮肤分泌出的剧毒,让同行的【赫菲斯托丝眷族】铁匠们也陆续发出惨叫。

    「这真是没辄了,其他怪兽都被波及啦。」

    椿用太刀一次砍断好几只掉下来的毒妖蛆,在她的身旁,连其他怪兽都中了剧毒,满地打滚。

    就在人族与怪物全都惨叫连连的状况下,【洛基眷族】抱着或拖着大量伤员,突破下层区域逃进了第18层。

    「最后的最后一刻,还有这种麻烦等着我们。」

    在开阔的森林一角,芬恩忍不住叹气。

    这里是安全楼层第18层南端地带的森林,离通往第17层的甬道也很近。

    在芬恩等人的指示下,【洛基眷族】在这里搭起了临时露营地。

    许多冒险者与铁匠仰躺在拉开布幕通风的帐棚内、树根旁或外面的草地上。他们不分性别或种族,身体都有一部分变色,冒着冷汗。

    各处都能听见痛苦难耐的声音。

    面对视野中铺展开来的凄惨光景,伫立于本营旁的芬恩、里维莉雅与格瑞斯交谈着。

    「『异常抗性』能力分级G以外的团员,中了毒的全都动弹不得……除了椿以外,几乎所有高级铁匠(highsmith)也都中毒了。真是,这种剧毒还是一样厉害。」

    「哎,地下城本来就不是能轻易攻略的。……不过这次就连老子也敬谢不敏。」

    也许是经历了未到达领域的死斗,连里维莉雅与格瑞斯的语气也很沉重。

    毒妖蛆的强袭,以及造成的损害。

    包括支持者在内,很多低阶团员都中了「毒」。

    其人数多达远征队的三分之一以上,部队事实上被迫停止行动。

    芬恩等人不得不进行大规模的休息。

    「里维莉雅,治疗情形怎么样了?」

    「我们优先治疗症状严重者……不过别太期待。能使用稀少解毒类治疗魔法的魔导士与治疗师(healer),就算把我算进去也很少。」

    听到芬恩做确认,里维莉雅往下看着自己精神力(mind)就快耗尽的身体。

    幸亏有「精神回复(发展能力)」的功效,她感觉到精神力稍稍恢复了点,但仍然遗憾地闭起眼睛。

    「更何况这是毒妖蛆的毒,就算用解毒魔法也很难痊愈。」

    「毒妖蛆」毒性的麻烦之处在于它的特异性质,必须以专用解毒剂——用同种怪兽的体液(掉落道具)为原料制成的特效药才能完全治愈。

    纵使拥有再高的「魔力」,使用普通解毒魔法就跟里维莉雅说的一样,只能达到缓和毒性的效果。至少就芬恩所听说过的,只有隶属于【迪安凯特眷族】的【战场圣女(DeaSaint)】阿蜜德•特亚萨纳雷所使用的高阶治愈魔法,才成功去除过那种怪兽的剧毒。

    「想治好所有人,无论如何都需要专用的特效药。」

    「嗯——,看来还是只能等伯特回来了。」

    抵达这个安全楼层,已经到了第二天。

    芬恩等人在昨晚——楼层的「夜晚」时段到达此地,火速设置了看护伤员的露营地,同时指示伯特前往地表,要他去买都市(欧拉丽)贩卖的特效药。

    之所以选中伯特执行来回地表与第18层的任务,单纯因为他拥有派系第一飞毛腿。也因为有「技能」带来的效果,不是譬喩,伯特的脚程确实比Lv.高过自己的芬恩等人还快那么一点。虽然还比不上使用了风(风灵疾走)的艾丝,但在这疲惫的状況下,想要求兼顾長跑的安定速度与续航力,他是最佳人选。

    「把这种麻烦事塞给我。」

    狼人青年嘴上抱怨着,昨晚就出发了。

    他应该已经归返地表,此刻正在到处收购人数所需的稀少又昂贵的特效药吧。照芬恩推测,两天后的晚上应该会回来。

    这对遭受毒害的人来说是一段痛苦的时间,但只要里维莉雅等人持续进行解毒作业,病情想必不会恶化。

    「让椿打造的不坏武器(Durandal),加上三十把以上的『魔剑』,最后再来个买断特效药……还得把武器素材(掉落道具)让给锻造大派系(赫菲斯托丝眷族),这下【眷族】恐怕有一阵子要捉襟见肘啦。」

    「拜托现在别让我想起这件事,格瑞斯。」

    芬恩苦笑着说这会让他头痛。

    预料范围外的花费,加上他们必须将「深层」的大多数武器素材转让给锻造大派系(上标赫菲斯托丝眷族)做为结成远征同盟的报酬。赌命弄到手的「炮龙獠牙」与「炮龙红鳞」等第52层以下的武器素材也是其中之一。

    虽然实现了长久的心愿,更新了到达楼层,算是获得了战果,但光靠捡拾的「魔石」能不能回收这次的巨额远征费用,老实说有点困难——要不是有艾丝提供的第24层粮食库(pantry)的冒险者委托(quest)报酬,不难想象现在会是什么状况——

    「虽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不过下次要『远征』时,或许得先筹措资金。」芬恩低语。

    「……虽然很想早点把在第59层看到的东西告诉洛基,既然如此也没办法了。反正信已经给了,剩下就交给伯特吧。」

    芬恩缓缓仰望头顶上,对着森林枝叶间射下的日光眯眼细眼瞳,如此说道。

    「继续烦心也不是办法,不如乐观点吧,就当作有了借口逗留第18层。」

    然后他语调一下变得轻松,环顾周围半开玩笑地说。

    不禁苦笑的里维莉雅与格瑞斯也跟着环视四周,目前在露营地巡逻或照料病患的,只有劳尔等男性团员,艾丝等女性团员去森林深处洗凉水澡了。这是芬恩担心大家累积太多疲劳与郁闷,而做的指示。

    预定等艾丝她们回来后,就换劳尔他们去洗。

    「你不跟艾丝她们一起去无所谓吗,里维莉雅?这里暂时交给老子我们也行喔?」

    「我如果去沐浴,女性团员(精灵)们会很敏感,无法好好放松。」

    里维莉雅说自己这个王族(highelf)若是过去,她們会像伺候王妃的女官一样,一边洗涼水澡还保持严密的警卫态势。

    对于格瑞斯的询问,「我最后就行了。」里维莉雅露出小小的微笑。

    「虽然不能大意,不过『远征』的最紧要关头已经过了,我们也稍微休息一下吧。」

    听了小小领袖的指示,实际上的确累坏了的里维莉雅与格瑞斯都没插嘴,点点头。

    ✿

    「换班——,换班啰——,男生们也来休息啦——」

    「好,我们也去洗澡吧……」

    「虽然每次都是这样,不过这次也没能偷看到蒂奥涅小姐她们洗凉水澡呢……」

    「笨蛋,除非有传说偷窥过神圣浴场的大神(天神)加护,否则谁敢闯进那里啊。」

    「是啊,我还不想死。」

    「别说傻话了,快走吧——。……要是让安琪她们听到,挨骂的可是小的。」

    艾丝她们洗了凉水澡回来,与劳尔率领着成群结队移动的男性团员们交接看守等各项工作。

    露营地各处依然泄漏出呻吟声,虽说很多人比起昨晚脸色好多了,但还是不能自由走动。身为支援者兼治疗师的莉涅等人辛勤地照顾卧病在床的团员与铁匠们,至于艾丝与蕾菲亚她们,则负责巡视营地。

    「城镇(里维拉)果然不行——会被敲竹杠——」

    「那些家伙在别人遇到困难时就只会趁火打劫,真气人。」

    「蒂奥娜小姐、蒂奥涅小姐,你们回来了。」

    暂且与艾丝她们分开,到楼层西部「里维拉镇」采买的蒂奥娜与蒂奥涅回到露营地。

    到达第18层之时,小队只紧急买下了城镇所有的毒妖蛆特效药,让Lv.较低,病情危急的一些人捡回一命。然而「付出的代价」不是普通的高。

    高级冒险者经营的「里维拉镇」物价之昂贵绝非地表能比。蒂奥娜她们这天也去交涉,看能不能买到最低限度的粮食,结果就如她们所说,被狠敲了一笔。追根究底,部队之所以不在地下城的这个旅店城镇住宿而选择露营,也是因为收费贵得不合理。

    不同于水晶点綴的美丽外观,流氓经营的城镇今天还是一样蛮横霸道。

    「我們过去的路上猎了怪兽,用『魔石』以物易物,要了一点面包什么的回来……可是远征用的物资,好像几乎都没剩了~」

    「伯特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才会回来……看来还是只能在这个楼层弄到手了。」

    「啊,您是说森林里的水果吗?」

    身旁的妹妹摩娑着露出肚脐的腹部,蒂奥涅对蕾菲亚回答:「是呀。」

    她耸耸肩说虽然想避免花钱,但也用不着挨饿。

    她们要像冒险者本来该有的态度,自给自足。

    「把安琪她们也叫来,组成几个小组吧。一些人去汲水,其他人就从森林深处采集食材。」

    「知道了。」

    「好的!」

    「好——」

    听了蒂奥涅的指示,艾丝、蕾菲亚与蒂奥娜依序点头。

    这第18层的森林里除了泉水还有清凉小溪,以及几棵果树。后者不只供怪兽食用,人族吃了也不会有问题。

    小组要两人一组或三人一组,至少包含一名Lv.3以上的人。蒂奥涅面对召集来的女性团员们,如此指示。

    虽说是怪兽不会诞生的安全楼层,但还是有很多来自其他楼层的个体,甚至有怪兽以这座大森林与楼层北部的湿地做为根据地。

    她严格命令大家绝不可以大意。

    「那么,我们走吧?」

    「好的,请多多指教,艾丝小姐!」

    艾丝与蕾菲亚得到的任务是筹备粮食。各小组从露营地散开,艾丝伴随着精灵少女高兴的声音,往森林深处走去。

    楼层天顶生长的水晶,从头顶上变薄的树叶间隙射下光线,有如树间洒落的阳光般照亮四下,树根周遭有着蓝水晶柱闪闪发亮。

    两人分工合作,带着随身包(pouch)的蕾菲亚主要负责收集粮食,艾丝负责护卫。

    来袭的熊类怪兽「伯格熊」被不坏剑(Durandal)〖绝望之剑〗一刀瞬杀。即使度过长期远征,银剑仍然毫发无伤。再加上受到铁匠椿亲手细心维护,锋利度也依然健在。

    艾丝将怪兽变成尘土时,蕾菲亚踮着脚摘下树枝上结实的水果。她摘的是彷佛轻柔棉花浸泡蜂蜜的迷宫产水果「云果子(honeycloud)」。表皮滴落的果汁散发甜蜜香气,让蕾菲亚垂涎三尺,但她猛力摇摇头,勤奋地把果实塞进随身包。

    如同迷宫墙壁会修复,这个楼层的果树属于地下城构造的一部分,经过一定时间后也会再结新的果实。除了云果子以外,蕾菲亚还采集到了葫芦形的「赤浆果(gourdberry)」等多种果实,环顾像座小果园般结实累累的树林,决定把这个地点好好记下来。

    艾丝警戒着周围的同时,闲着没事,也站到蕾菲亚身边,开始摘水果装进自己携带的随身包。

    「啊……水晶糖(crystaldrop)。」

    「哇啊,好稀奇喔!太厉害了,艾丝小姐!」

    两人随身包都变得相当沉重,正打算先回露营地一趟时,艾丝在脚边草地發现了野生的蓝白光辉。藏在周围伸长的水晶小块里的,是有点类似糖果的泪滴形果实。

    这是即使在第18层也很少能摘到的稀有原料(rareitem)……不,应该说是稀有水果(rarefruit)——水晶糖。

    「这在地表要买可是很贵的呢!大家常常称它为『贵族御用点心』……我只有吃过一次,凉涼的很可口,味道也很高雅,说是貴族御用也能理解呢!」

    正如同兴奋的蕾菲亚所説,彷彿水晶硬糖球的水晶糖不只可口,也很稀有。宝石般的美丽造形使它成为上流阶级深爱的高级点心,瓶装水晶糖在地表甚至能卖到超过一万法利的价格。

    她们只摘到两颗,艾丝手上的水晶糖让蕾菲亚两眼发亮。

    看着对甜食毫无抗拒力的晚辈,艾丝微笑着,这时好像想起了什么,表情变成了稳重的笑容。

    然后她将手中的水晶糖交给精灵少女。

    「咦,艾丝小姐……?」

    「送给蕾菲亚。」

    「可、可是!这是艾丝小姐找到的,而且很珍贵耶!?」

    看到蕾菲亚左手持杖,右手拿着水晶糖慌张失措,艾丝对她微笑。

    「这是谢礼。」

    「谢礼……?」

    嗯。艾丝点点头。

    「你在第59层,救过我……这是那时的谢礼。」

    听艾丝这么说,蕾菲亚睁大蔚蓝眼眸。

    在第59层与「仙精分身」展开决战时,艾丝在蒂奥娜他们的引导下闯入怪兽怀中,却中了敌人的陷阱,险遭击坠。

    而救了艾丝的,就是蕾菲亚的「魔法」。

    她于濒死之际仍不放弃歌唱,做出支持射击,保护艾丝免于敌人的炮击。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没机会好好道谢……谢谢你,蕾菲亚,谢谢你救了我。」

    艾丝脸颊显现出些微腼腆,带着笑容如此说道。

    金发金眼少女停下脚步,面对面向蕾菲亚衷心道谢,让她感动得双眸都湿了。

    但她又马上用手臂擦擦眼睛掩饰过去,红着脸惊慌失措,做出怪异举动。

    「不、不会!真要说的话,我才是每次都让艾丝小姐你们保护我……总、总算有机会报恩……!」

    「不……这样没什么不对,我之前,也说过啊?」

    艾丝他们,每次都会保护蕾菲亚。

    而身为魔导士的蕾菲亚,要解救艾丝她们的危机。

    这是以前蕾菲亚心情沮丧时,艾丝告诉她的。蕾菲亚回想起当时的记忆,停住动作,脸上终于浮现出小小的,但骄傲的笑容。

    她腼膜地笑着,细细端详手上的水晶糖。

    如同将这份蓝白光辉当作解救艾丝的勋章,她微笑着说「我收下了」,把水晶糖收进衣服怀裡——战斗衣(battle cloth)的內侧口袋。

    「蒂奥娜,还有蒂奥涅,都说你很厉害喔?她们说要不是有蕾菲亚在,情况真的很危险。」

    「那、那都得感谢菲儿葳丝小姐……!呃不当然里维莉雅大人与艾丝小姐的指导也功不可没!我……呃!」

    「芬恩也很高兴,说我们……蕾菲亚提升了实力,他很欣慰。」

    「团、团长这么说?呃不!这个,那个……呜呜~~~~~~!」

    艾丝之后继续攻击……更正,是称赞。

    没想到会受到憧憬少女如此大力称赞,让蕾菲亚的脸最后完全染红了。

    她一路红到尖尖的精灵耳朵前端,忍不住低下头去,双手握住自己的魔杖。

    艾丝含笑看着蕾菲亚这副模样,毫不夸张地想:她真的变强了。

    上次「远征」到这次「远征」之间,少女成长得判若两人。

    每当在各种战斗中编织歌声,蕾菲亚似乎都在改变。

    是什么让她脱胎换骨?或是有什么重大的主因?就在艾丝如此思考时。

    站在眼前的蕾菲亚,慢慢抬起头来。

    「那个……艾丝小姐。」

    「?」

    「在第59层,团长提到的……贝尔•克朗尼是……」

    听到蕾菲亚已不再狼狈,只是表情严肃地说,艾丝瞠目而视。

    第59层的决战当中,【勇者(Braver)】所发出的鼓舞。

    即使在绝望的战况下,那句勇气的魔法仍然颠覆一切,决定了战局。

    那段喊话当中,也包含了贝尔•克朗尼这个少年的名字。

    「前往第59层的途中……那个人类冒险者,做了什么吗?」

    准备「远征」的期间,蕾菲亚在进行「並行詠唱」的训练时,少年也跟自己一样,在向艾丝求救,蕾菲亚忍不住问过少年的来历,艾丝也把他的名字告诉了蕾菲亚。

    不过,蕾菲亚并不知道远征第一天,猛牛与少年在第9层展开的激斗。

    「弥诺陶洛斯」出现在「上层」,暂离先锋队的芬恩等人去了解情形,解决了这件事。蕾菲亚就跟其他团員一样,只是听劳尔他們这样说。因为艾丝他們不肯说出整件事的经过——自己看到的光景。

    当时芬恩的激励,改变了一切。

    那个少年的名字,完全点燃了艾丝的、伯特等人的斗志。

    当时身在战场的蕾菲亚,清楚地有了这种直觉。

    在蔚蓝眼眸的定睛注视下,艾丝伫立不动,一会儿后才像受到引导般,仰望树间洒落的阳光。

    「嗯……那孩子,也『冒险』了。」

    她注视着那里,就像让视线飞往森林枝叶上方天顶形成菊花状的晶簇,甚至是更高的上层。

    「那孩子……也跟蕾菲亚一样厉害喔。」

    艾丝发自内心,嘴唇自然倾吐出这句话。

    蕾菲亚闻言,用力握紧了双手中的魔杖。

    (对……那孩子,也改变了。)

    艾丝没注意到少女的神情,陷入沉思。

    比起蕾菲亚——比较起蕾菲亚达成的战果,少年的「冒险」内容必然相形见绌。

    然而那场「冒险」,对艾丝等冒险者来说却是原点。

    弱者凭借一己之力打倒绝对强者。

    这是最为单纯,也最为困难的「丰功伟业」之一。

    正因为他超越极限,赌上自己的一切,艾丝他们才会看得那样着迷。

    初次达成的「丰功伟业」,将大幅左右当事者的人生。

    第一次的「冒险」具有极大意义。

    少年今后一定会继续改变吧。艾丝有这种预感。

    是会成就大业,还是变成只会玩命的人?或是成为更超乎想象的存在?

    获得了成为「英雄」的资格,会凭着它开始攀登遥远险峻的巅峰吗?

    ——那孩子现在,在做什么呢?

    「……」

    望着天顶如花盛开的纯白水晶,艾丝眯细眼眸。

    精灵少女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艾丝就这么眺望了白色光辉好一会儿。

    ✿

    第18层有「夜晚」造访。

    覆盖楼层整面天顶的晶簇,中心是让人联想到太阳的白水晶,周围则生长着彷佛天空的蓝水晶,散放光芒造就出恰似地表天空的景观。

    而随着时间经过,光芒也会消失,楼层笼罩在黑暗之中。

    艾丝等人开始自给自足的当晚,【洛基眷族】留下一些看守,其他所有人围着携带式魔石灯用餐。

    菜色有艾丝她们采集来的水果与少许面包,以及椿前往「大树迷宫」采来的巨大蕈菇整朵拿来烤。她滥用客人立场,白天擅自四处行动——同仁的铁匠们也全丢给别人照料——甚至还拿着杀死怪兽的战利品到城镇(里维拉)去换了酒来。虽说是同盟派系,但这种行为实在让人看不下去;不过反正「远征」几乎等于是结束了,领袖(芬恩)等人也就苦笑着网开一面。

    当然,为了严守规律,他们绝不允许自家派系的团员这样任性。

    「椿、椿小姐,这个蕈菇能吃吗……!?好像没有证实这个可供食用吧……!」

    「只要有『异常抗性』的能力就绝无问题!」

    「结果还不就是毒菇嗎!?」

    「别这么说嘛,吃起来挺稀奇的,还不坏喔?喏,千之精灵(Thousand Elf),你吃吃看!」

    「我不要,我不吃!?」

    「啊,那么,我来吃——!」

    看到椿微醺地生起火堆,拿着看起来就有毒的紫色巨大蕈菇在火上烤,劳尔直冒汗,蕾菲亚发出惨叫。

    精灵少女死都不肯吃椿拿给自己的蕈菇,蒂奥娜却一派轻松地举手志愿,看得团员们哄堂大笑,艾丝也忍不住莞尔。

    热闹的晚餐时间结束,就马上准备就寝。

    看守是采轮班制,不过艾丝等干部当然不用排班,在分配到的帐棚里跟蒂奥娜、蒂奥涅、蕾菲亚与其他女性团员们一起闭目。因为帐棚要让伤员躺着休息,不够分配才会这样安排。

    艾丝感觉到身为第二级冒险者的精灵少女去轮了一次看守,自己专心恢复体力。

    然后,到了「早上」。

    「……」

    光明重回楼层天顶,露营地明亮得有如清晨森林时,艾丝溜出了帐棚。

    她很清醒。

    在地下城每次都是这样。

    在这地下迷宫,不管她多累,总是无法真正熟睡。

    (跟地表的,时差很大……)

    第18层的水晶光量会随时段变动,同时也与地表产生时差,常常形成大幅差距。

    她用枕边蕾菲亚的怀表确认过时间,进入新的一天才过了几小时。此时地表是深夜时段,可以想象天上定是一片苍茫月夜。

    仰望着晶簇形成的地下假天空,艾丝想念起约两星期没照到的太阳光与静谧月光。

    艾丝将爱剑〖绝望之剑〗佩在腰间,跟团员讲了一声后离开露营地,漫无目的地散步。既然都起床了,她想随兴走走。自从钻进地下城以来都沒练剑,练习挥挥剑或许也不错。

    她一边用靴子在草地上踏出声音,一边这样想——就在下一秒鐘。

    『————————喔喔喔喔喔……』

    「!」

    有如地鸣的巨人咆哮响彻四下。

    接着传来「轰隆隆隆!」的强烈震动。

    身为第一级冒险者的艾丝立刻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在这第18层的正上方,连接甬道的第17层最深处大窟室里,楼层主「歌利亚」正在大闹。

    艾丝冲了出去。

    由于直到昨晚都没发生类似现象,可见这「迷宫孤王(Monster rex)」应该才刚诞生,袭击了入侵大窟室的冒险者。直达这个安全楼层的强烈震动与冲击,让她猜想可能是巨人的铁锤般拳头在甬道爆发威力了。

    【洛基眷族】搭起的露营地位于楼层南端地带,离通往第17层的洞窟很近。

    艾丝担忧同业人士的安危,比谁都更快赶往洞窟前。

    她疾速跑过树木之间,跳过整块水晶,奔出昏暗森林的出入口。

    然后——

    (——咦?)

    她看到了倒卧在绿草地毯上的冒险者们。

    在洞窟前的开阔青草地上。

    两名人类男性与小人族少女,是三人小队。

    所有人都遍体鳞伤,小人族少女满脸擦伤与尘埃,完全昏死过去了。同样失去意识的红发青年左腿骨似乎碎了,伤得很重。好像是展开了決死行,逃进了这个楼层一样。

    然而在这当中,艾丝的眼眸,紧紧盯着剩下的一名冒险者。

    被沙尘弄脏的白发。

    破破烂烂的轻装,以及一部分破损的衬衣型火精护布。

    他趴在地上,身体动都沒动一下。

    额头大量出血,转向侧面的脸染得血红。

    ——不会吧。

    愕然呆立的艾丝,无意识地从森林出入口移步向前。

    就像受到什么吸引般,直直走向白发冒险者——少年身边。

    耳畔的声音飘远,思考无法灵活运转,惊愕与冲击使脑中逐渐一片空白。

    沙,沙……艾丝静静踏着绿草,靠近少年身边。

    艾丝在他面前伫足,用自己的影子覆盖纤瘦身体,低头看他。

    不会错——艾丝倒抽一口气,产生确信的下个瞬间。

    少年的手动了。

    「!!」

    一把抓住。

    他抓住了惊愕的艾丝的左脚。

    颤抖的手指陷入靴子里,血流满面的脸孔,抬头看向不禁畏缩的艾丝的脸庞。

    他彷彿挤出浑身力气,启唇说:

    「请救救,我的同伴……!」

    挤出的是恳求。

    他似乎没认出艾丝是谁,深红眼瞳恍惚无神,只哀求艾丝救救两名同伴。

    然后他似乎终于用尽力气,抓住靴子的手松开落下,少年失去了意识。

    原本僵住的艾丝弯下膝盖,用手指滑过被血弄湿的刘海与额头。

    「贝尔……?」

    艾丝嘴唇轻轻发出的声音,没能唤醒少年紧闭的眼睑。

    从少年与猛牛展开的「冒险」算来,才过了两星期。

    在大自然与水晶生生不息的迷宫乐园——地下城中层区域。

    艾丝与少年出乎预料地重逢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