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短篇 漫画特典Ghostsweeper 【剑姬】和陪伴她的兔子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漫画特典Ghostsweeper 【剑姬】和陪伴她的兔子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pdapanda

    翻译:pdapanda

    【剑姬】,在冒险者委托上失败了——。

    这个传言瞬间在迷宫都市中扩散开来。

    隶属于【洛基・眷族】的第一级冒险者的冒险者委托达成率基本上是百分之百。当然这之中也包含了【剑姬】的名字。如果有棘手的委托的话,管理机关就会指名【洛基・眷族】或者是和她们处于同一等级的【芙蕾雅・眷族】,对他们发出强制任务,这已经成为通例。全灭了数十名上级冒险者的『强化种』的讨伐,在『深层』大量出现的怪物军团的驱除她们所解决的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事件不胜枚举。

    正因为如此,【剑姬】会在冒险者委托上失败这个传闻成为了一件很有冲击性的事情。

    尽管是连出处都无法查证的传闻,不过冒险者们似乎在酒馆一直议论那个【剑姬】失败的冒险者委托到底是个什么事情。理所当然地进行着迷宫深层领域的采集,发掘物的收集等等委托的大商人们也连日在对这到底是个怎样的难以达成的任务连日来议论纷纷。

    认识艾丝・华伦斯坦的人们、无论是谁都在感到不安。

    如斯讲述的我,也是其中的一人。

    「神,神大人!听街上的传闻说艾丝小姐在冒险者委托上失败了」

    「呶-嗯,华伦某某君无法达成什么的,是什么样的冒险者委托啊?话说回来,要是那个孩子都无从着手的话,这不就成了必须要第一级冒险者们协力的状况吗」

    一边动摇着一边说着,神大人也交叉双手的手指,自言自语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传言的威力甚至让我们【眷族】都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臆测,真是难以想象。

    战战兢兢的感情占了三成,而另外七成则是对于艾丝小姐的担忧的我比其他人更加地感到无法平静。甚至连莉莉和韦尔夫都感到十分吃惊。

    「唔-嗯,要不要去问一下呢。不过身为其他派阀的人的我要是莽撞地去拜访【洛基・眷族】的话,在这一方面也会成为问题,而且要是问了之后结果是假的话,那就太丢人了」

    尽管在意着憧憬着的人,我还是为了进行地下城探索而穿过了大本营的正门。

    莉莉她们因为各自都要事,所以这是久违地单独前往地下城进行探索于是——。

    「——贝尔」

    「呜哇!?」

    在路上的转角遭遇到了金发金眼的美少女,艾丝小姐本人,我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我感到有一些惊愕,而艾丝小姐看上去静悄悄的。

    她踌躇了好一阵之后,稍稍地低着头开了口。

    「我希望你帮忙,进行我现在正接受的冒险者委托」

    惊愕第二次来袭。

    我想着难道说……地反问了回去。

    「那个,虽然我听说了艾丝小姐在冒险者委托上失败了之类的传言。这也就是说」

    「嗯是真的」

    她不自然地点了点头,果然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冲击。

    能让这么强的这个人认输到这种地步的冒险者委托真的实际存在什么的。最令我感到震惊的则是,就连那个艾丝小姐都要感到棘手的委托,居然会找到我这样的来帮忙这件事。

    「那个为什么找我这种水平的来?这不应该是依靠最大派阀(洛基・眷族)的人们吗」

    「【眷族】的大家,不行。大家虽然姑且不提。但是要是让洛基知道的话,绝对会被戏弄,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会卖给她袭击(性骚扰)的破绽,艾丝小姐的声音十分沉重。那个表情也十分地苦恼。就连和她面对面的我都留下了冷汗。

    「如果是贝尔的话,我想就不会对其他人说这件事」

    这么说着,这时,视线落在地面上的艾丝小姐,变得至今为止从未见过地可爱。

    与年龄相符的少女风的不安,加上在胸前摆弄着手,总觉得令人同情。

    战战兢兢地,艾丝小姐仰视着我。

    「不行,吗?」

    「我做,请让我做,就交给我了!!」

    面对仰视着我恳求过来的艾丝小姐,我像是抢答一般地回应。

    面对超级超级可爱,不对是令人想要去保护的那个样子,我满脸通红地像是骑士一样宣誓忠诚。虽然要是神大人在这里的话,肯定会『你的思考太简单了贝尔君』这样对我感到失望,不过没关系!

    憧憬的人过来依靠自己,对于这么高兴的事情,要说是不跳起舞来都是骗人的!!

    不过当然不能跳起来,必须要真诚地接下这件事不过这时的我,因为太过于兴奋和喜悦,声调都变高了。

    「那么艾丝小姐!想让我帮忙的冒险者委托是什么呢!」

    激动的我一问——艾丝小姐用低沉的表情,嘟囔着告诉了我。

    「退治住进大屋里面的——幽灵」

    *************************************

    「这,这里是」

    天空被黑暗笼罩的,夜晚。

    皲裂的黑黢黢的墙面,破损的楼上的窗子,就像是在告诉别人这里已经很久没人住了一样的荒废的外观。周围就仿佛是魔女的手指一样的好几颗劈裂开的枯树蔓延着。

    现在也顶着快要下雨的不安定的黑夜,建在这里。

    这里正是所说的,大屋。

    「这里是,那个女孩子所说的大屋吗?」

    「嗯这里就是冒险者委托上的场所」

    向艾丝小姐提交委托的是,似乎竟然是一名幼小的人类女孩子。好像是艾丝小姐偶然在街上走着的时候遇上的。

    『冒险者大人请解决掉出现在大屋里的幽灵』

    听从未见过的无所属的一般人,也就是说是平凡的年幼的少女说,只属于那个孩子的秘密乐园中出现了不祥的影子。是黑色的衣着褴褛的亡灵一样的影子。

    因为有着第一级冒险者的立场,注意着不轻易接受冒险者委托的艾丝小姐,似乎也觉得感到害怕的女孩子感到很可怜。为了实现不通过公会的非正式委托,简而言之就只是个人的请求,她前往现场进行调查——就像在街上流传的传言一样,失败了。不仅没能揭露出『幽灵』的真身,据她所说直接从眼前的大屋里败退了下来。于是就成了传闻,这就是独自一人进行冒险者委托的【剑姬】失败了这件事在都市中传播开来的事情原委。

    场所位于都市的西北。废墟连成片的偏远居住区。事实上就是我们的元大本营『教会的隐藏房间』也位于的区域,原来如此,作为孩子的游乐场说不定确实是刚刚好。

    就算是这样。

    「那个,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夜晚来呢。从气氛上讲,还是中午的时候」

    「委托人说,如果不到晚上,幽灵就不会出现」

    仰视着大屋的艾丝小姐的侧脸已经紧张了起来。果然艾丝小姐有些脱线,不是天然啊—,我一边这样稍微失礼地想着,也将实现转回前方。

    「那么,真的出现了吗?」

    「嗯。我进到里面看的时候,从楼上的走廊里,黑色的影子」

    这么说着,艾丝小姐指着大屋,就在那时。

    在三楼的窗边,黑色的穿着破衣烂衫的影子宛如幽鬼一般浮现出来。

    「「——————」」

    好像是从虚空中析出一样的突然出现的影子,咻地从窗边闪过。

    啪嗒啪嗒地雨滴开始落在肩膀上,我们两个人一齐僵硬了起来。

    艾丝小姐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我的脸则抽搐了起来。

    难,难道说,真的?

    「走吧」

    「诶,艾丝小姐,你的脸已经白到极限了啊,不,走吧」

    与该说是悲壮,或者说是看着就可怜的脸上失去血色的艾丝小姐一起,我前往了幽灵大屋。

    打开门,小声地说了「晚上好—」之后,我闪身进去。

    (呜哇里面也是果然,真的是这样啊,这样的感觉)

    一关上正面玄关的老化的两扇门,立刻就被幽暗包围的空落落的门厅。

    天花板上结着蜘蛛网,看到墙上挂着的山羊头标本,不禁惊讶地傻了眼。原本大概应该很美丽的雕像,缺了一半的脸和一只胳膊,现在更加增添了周围的诡异气氛。

    一边举起事先准备好的携带型魔石灯,确实一个人来的话说不定会打退堂鼓我一边这样想着。

    在旁边的艾丝小姐已经拔出了剑,唰,唰地不断改变着身体的朝向。

    「那个,艾丝小姐?难道说果然,你害怕幽灵吗?」

    「」

    「那个,不过,不是不害怕怪物吗?」

    面对毫不大意地警戒着周围这种无言的肯定,我非常认真地提出了疑问。

    艾丝小姐一边紧张着,一边说道。

    「幽灵,没法砍!」

    诶。

    面对现在也好像要渗出汗一样的超级认真的表情,我的膝盖一弯差点跪倒在地。

    「贝尔,不害怕幽灵吗?」

    面对用战战兢兢的眼神看过来的艾丝小姐,我露出了无语的表情。

    不,嘛,要说完全不害怕那肯定是骗人的,不过我对于怀有杀意袭击过来的怪物那边害怕得多得多。刚一进入迷宫横向洞穴,就UGYAAAAA,之类的。

    正因为是憧憬的对象,而且还是这样远超自己的对象不行了,这太复杂了。

    「姑且,要不要去有黑影的三楼呢?」

    「等,等一下。要调查的话应该从建筑物的一头开始。把核心部分留到最后比较好里维莉亚是这么说的」

    不过有见过第一级冒险者用这么慎重的架势的吗?

    我一边留着冷汗,按照艾丝小姐所说的,上到上一次没有调查完的第二层。

    (不过实际上,那个黑色的影子是什么呢。虽然也有只是单纯地穿着破衣烂衫的人的可能性不过确实看到了他从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凭空出现实际上难道不是幽灵吗)

    窗外完全地下起了倾盆大雨。虽然我还是无法完全舍弃掉这一丝想象突然,我右手的袖子,被紧紧地握住了。

    「诶啊,艾丝小姐?」

    「不,不能离得太远,所以那个,所以」

    是感到害羞吗,脸上泛起了红潮,面对小声地嘟囔着的艾丝小姐,我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

    在这种时候,我也太不慎重了不过,这一趟我这不是赚大了吗?

    被艾丝小姐所依靠,距离也拉进了,还能看到这样好像是普通的女孩子一样的可爱的样子。

    (结果,还突然被抱住,什-么的)

    一边苦笑着,我一边发动着邪恶的想象,就在这个时候。

    从天上一道巨大的闪电落了下来。

    「!?」

    听到轰然鸣响的雷鸣,艾丝小姐一边以神速举起剑,一边抓紧了我的胳膊。

    紧密接触的柔软身体。胳膊肘越过护胸顶到的胸部,从金发那里轻柔地飘来的香气。

    哇哇哇哇,难道说妄想成为了现实。

    「好痛,艾丝小姐的力气好大——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个瞬间,Lv.6的『力量』作用在Lv.3的贫弱身体上,令我发出了悲鸣!

    啊,第一级冒险者认真的臂力把我的手臂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我太天真了。

    要享受与艾丝小姐的接触什么的还早了一百年,不,作为Lv.3还太早了!!

    这之后,调查幽灵大屋,我被强加以剧烈的损耗。主要是我的身体。

    如果有老鼠横穿过走廊的话 ,艾丝小姐就会进行超速反应。如果察觉到有什么声音就举起剑,要是雷声再次轰响起来同样的光景就会重复这时再被抓紧的话就会被粗暴地挥动,总之我差点被艾丝小姐杀掉。

    名为『幽灵』的『未知』,令面对异常事态也本应不会动摇的第一级冒险者过度敏感,也令她的行动变得过激。虽然这么说不过恐怕,全都是瞎忙活,就连迷宫探索的一成力都没能发挥出来。同时哪里是憧憬对象的伙伴,就连作为支援者我都不够格,这一点我痛感于身。

    只有我受伤,都快被扯裂了。

    不久,我们终于到达了大屋的最上层最里面的房间。

    「之,之后还没有调查的是只,只有这里了呢」

    「嗯上吧」

    在满身疮痍,声音发颤的我身边,艾丝小姐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她伸出了手,缓缓地打开了厚重的木门。

    吱丫丫,地传出木头碾压的声音,出现在门后方的是.

    简直能让人看错成是『魔宴』一样的光景。

    「!!」

    将没有窗子的大房间照得红彤彤的,大锅。被放置在中央,现在也被烈焰所加热着,可以的红色液体咕嘟咕嘟地静静地发出着声音。地板上是没见过的魔法阵和蜡烛。放在周围的是用各种各样的管子连接起来的大型容器,还有简直是如同牺牲品一般的什么动物的骨头和血肉 。

    面对展现在失业前的光景,我连身体的疼痛都忘了,和艾丝小姐一起倒抽了一口气。

    这,这是什么的仪式?

    难道说,神秘的邪教团体正打算召唤出来空想出来的恶魔……?

    我一不小心地想起了明知道是创作的古老的神话故事。

    艾丝小姐是不是也在考虑类似的事情呢,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然后,就在这之后。

    从连接仪式房间深处的一个房间的黑暗之中……『影子』在摇曳着。

    「「——」」

    噗地浮现出来的好像是幽鬼一样的轮廓。

    既不是人,也不是怪物的那个。

    在仿佛石化了一样的我们的视线前方,从黑暗中仿佛诞生出来一样的是——没有肉和皮肤的白骨,『骷髅』。

    「呼——呼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大声惨叫,成为扳机。

    与用全力转身的艾丝小姐一起,我也全力地倒转过来,用全力跑了出去。

    目不斜视地背对骷髅,我们打算逃跑了。

    「【吹起来吧】!!」

    「诶,等,艾丝小姐等等——胳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动『魔法』的同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

    与失去理智的艾丝小姐一起,发动了疾风,我从幽灵大屋中逃脱了出去。

    「呼……」

    「怎么了,费罗斯」

    「没事,虽然我认为你也知道,我在隐居之处之外的荒无人烟的地方设置了魔术工房,可是那里被其他人发现了。必须要转移到别的地方了」

    万神殿,地下。

    管理机关的主神乌拉诺斯镇坐的『祈祷之间』中,魔术师费罗斯摇曳着也能被看成是黑色的破衣烂衫的黑衣,发出着叹息。

    用余光看着身为活着的骸骨的自己的左膀右臂,老神将视线转回手上拿着的纸上面。

    「哦呀,这么说起来您也看情报纸什么的真是稀奇啊,乌拉诺斯。发生了什么吗?」

    「【剑姬】似乎在冒险者委托上失败了」

    「哦,这可真是超越稀奇的冲击啊。不过嘛,她也是个人嘛」

    这时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费罗斯说道。

    「说起【剑姬】,她和贝尔・克朗尼一起在我的魔术工房里面和我不期而遇了呢。虽然那边也吃惊地逃跑了,这是单纯的试胆吗,还是说是只有两个人的幽会呢。哈哈哈哈,贝尔・克朗尼也不能置之不顾——诶,怎么了,乌拉诺斯?为什么摆出这种强忍着头痛的表情?」

    过了几天。

    据说大屋里面幽灵突然就不再出现了,幼小的委托人少女在流着冷汗的勇敢的冒险者们面前表达了感谢。

    然后又过了几天。

    据说【剑姬】到底也没能达成的冒险者委托就这样谁也不知道详情地,化作了震撼冒险者们的都市传说。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