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附录特典小册子 第十卷特典 某魔术师的观察日志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附录特典小册子 第十卷特典 某魔术师的观察日志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zwkkqx

    翻译:pdapanda

    『去监视贝尔·克朗尼等人,以及怪物少女』

    被乌拉诺斯这样命令,我,费罗斯,对保护龙女的【赫斯提亚·眷族】开始了监视。这是因为具备理性的怪物中的一只来到了地面上。真是没办法啊。

    我也不是不清楚考虑着『异端儿』悲愿的乌拉诺斯的心情,不过大胆地搁置起来只是注视事情发展这就……正因为要是有一步走错了就会变成严重事件,所以坦率地讲,我完全无法冷静下来。嘛,因为这不是别人,而是他的神意,被他捡回来的我就恭恭敬敬地执行吧。

    从今天开始放出使魔,猫头鹰加菲尔,对【赫斯提亚·眷族】进行观察。同时依据通过眼晶获取到的信息,以日记的形式留下记录吧。即便是我也不能一直在乌拉诺斯的身边。即便不一一进行报告,只要提出这个的话就足够了吧。

    那么接下来,【赫斯提亚·眷族】真的能够成为『异端儿』的希望吗……这一次也不怎么抱有期待地,让我观察一番吧。

    ☆

    观察第一天。

    白天,神赫斯提亚和团员们离开根据地的时候,上述的龙之少女与那位新人冒险者以及另一个人,狐人少女留在馆中。她们三人一同生活的光景,虽然不过是发生在如同微缩盆景般的会馆中庭,却是可以称得上是宁静的景象。

    即使现在也仍然轰动着都市的新人冒险者……贝尔·克朗尼似乎被龙之少女相当程度地亲近着。仅从言行上来看的话,可以预想到那个龙女是刚刚在迷宫中出生的,然而,对冒险者如此毫无戒心的『异端儿』身姿,我是从未见过的。

    如果依据上述预想的话,应该是类似于印随行为的现象吧(印随行为:鸟类或者一些哺乳动物会把第一眼看到的移动物体当做亲人,一直追随)。虽然这是以贝尔·克朗尼的应对作为前提条件,然而在这之后立刻发生的麻烦事,显现出了就像是佐证着我的考察一样的景象。

    笑着面对无意识间伤害了他人并放声大哭的龙之少女,接纳了她。他的眼神和行为,即使是从旁人看来也是充满了爱的。

    虽然这是个天大的笑话,不过我确实从这个日记的第一页开始,就抱有『如果是那个少年的话』这样的希望。挥笔疾书的这份情感是近乎于兴奋的吧。虽然内心还是认为乌拉诺斯的判断很危险,不过我还真是够善变的。那个少年既没有逃避,更加没有出于私欲而进行利用。也因为有这一层的原因,我对他们的邂逅非常感兴趣。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什么时候问问看啊。

    另一方面,在继续进行观察方面需要注意的地方也浮现了出来。

    贝尔·克朗尼表现出了察觉到使魔监视的举止。不,那个十有八九是注意到了吧。似乎他对于射向自身的视线异常敏感。使魔回来之后必须要重新设定观察的方法了啊。

    在太阳落山之后,神赫斯提亚等人回到馆中,度过了其乐融融的时光。是因为受到贝尔·克朗尼,再加上狐人少女三条野·春姬的照顾结果吗,龙之少女与【赫斯提亚·眷族】的每一个人都亲近了起来。再加上泡澡之后发生的骚动,超出预期地与他们打成了一片。顺带一说,目击到全裸的龙之少女和半裸的神赫斯提亚等人的贝尔·克朗尼,发出悲鸣之后昏倒了。

    不过,泡澡吗……我最后一次使用浴场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

    由于身为骨架还要泡到热水里什么的岂止是空虚,简直滑稽,我一直回避着这件事情,然而,即便是一次也好,真想再享受紧拥那副皮肉的热水的感觉啊。虽然这是无法实现的愿望呢。

    在日记中穿插以这样的独白,我似乎也意外地兴致勃勃呢。无疑是以观察为名行偷窥之实,真是恶趣味,啊呀呀,似乎经过了八百年之后的现在我仍然留存有可称为童心的东西呢。要是让众神来说的话,我果然还是个『孩子』吗。

    不过嘛,我觉得这就是职务上的便利,应该享受的时候就让我尽情享受一下吧。这种时候总是要模仿一下众神们啊。在玩尽世间万物的方面,没有人能超过得了他们。

    稍微,有点乐在其中了呢。

    那么明天又会怎么样呢。

    观察第二天。

    事件猝不及防地发生了。

    因为要记录事情原委很麻烦,所以我就将她们的台词按原样地摘录下来吧,

    「为什么一大清早赫斯提亚大人会和贝妮大人一起走出贝尔大人的房间呢!?禁止偷跑,这不是作为入团时的秘密协议约定过了吗!!」

    「这,这是为了贝妮君,所以就想和贝尔君一起陪睡……!只是为了传达给她人的温暖,绝对没有什么内心有愧的地……!?」

    「比比比比比比比比比比比比比起那个,赫斯提亚大人,和贝尔大人他们一起同床共枕也就是说,贝、贝、贝妮大人也一起,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做了……啊呜呜!?」

    「你是想要侮辱身为处女神的我吗春姬君!!而且讲什么贝妮君也一起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像是这种,

    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个【眷族】……。

    这就是所谓的女人的修罗场吗,贝尔·克朗尼悲惨地只能东奔西跑,战战兢兢地抱住大和·命的龙之少女看到神赫斯提亚等人的面容哭喊了起来,简直是一幅地狱画卷。只是叹着气的韦尔夫·克洛佐似乎累积了不少操劳,虽然与我无关,但还是有些在意起来。

    似乎【赫斯提亚·眷族】除去大和·命以外的女性阵营大约八成都对于贝尔·克朗尼抱有好感。 ……这是什么啊,这个【眷族】。

    虽然像是那个女神芙蕾雅和男神阿波罗之类主神打造出所谓后宫状态的形式,我也拜见过了不少……这个派阀在接纳龙之少女之前就是围绕贝尔·克朗尼结成的吗?在我看来那个少年并非是帅哥或者花心男,抑或是扯些什么『好像要后宫什么的啊~』之类的俗物……噗,就连我也笑话起了自己的想象。

    这事先放一边,处于保护刚出生不久的『异端儿』的立场,她们那鬼气逼人的景象,在教育的意义上市非常不好的。和昨天截然不同地,我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所以,似乎有必要犁清以贝尔·克朗尼为中心的人际关系……。

    观察第三天 早上。

    以贝尔·克朗尼为主轴继续进行观察之后,得知了许多事情。

    也就是说他并非是倚靠老资历当上了挂名团长,而是被主神和团员们所信赖着这件事。即便他在派阀中最为年少,有时还会展现出令人想要捂住眼睛的滑稽姿态也还是一样。

    那种信赖从团员们的角度来看,说不定是注视着弟弟的哥哥姐姐一样的感情。然而少年的言行举止虽然愚钝,同时却能吸引周围的人。如果是他说的话就会相信,支持。其中尤以神赫斯提亚的倾向最为明显。可以感受到这一点。

    龙之少女自不必说,说不定【赫斯提亚·眷族】正是借由与少年邂逅的缘分才变成了现在的形式。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春姬,是怎么和贝尔相遇的呢?」

    「小女是……原本处于这个都市郊区的,夜之街中。就好像是贝妮大人的那个时候一样……是那一位,和命大人一起将小女救了出来」

    「呼呼,那时候的贝尔阁下就连离开都市的觉悟都作出来了哟,春姬阁下。为了守护您而逃往他乡,变强之后一定要再次回到这里,他这样痛快地对在下说了出来」

    「诶诶!?这,这是真的吗!?」

    「是的,在下也深受感动,响应了他的话。虽然是痛苦着,即便如此也在一直挂念您的他的话语……非常令人开心」

    「……真好啊,春姬」

    这是在贝尔·克朗尼不在场的中庭发生的事情。

    狐人少女发出了「哈呜」这样的怪声面红耳赤地扭动着身躯,有着漂亮毛色的尾巴像是小狗一样地啪嗒啪嗒地摇动着。她是非常容易看透的。

    三条野·春姬。

    虽然从第一天开始就察觉到了,很明显她对于贝尔·克朗尼是抱有爱慕的情感的。作为新加入的团员,从登记在公会的派阀资料中那曾经所属于原大派阀(伊丝塔·眷族)一句话,以及上述对话来回顾的话,估计是在那个【芙蕾雅·眷族】引发的大规模争斗中,和贝尔·克朗尼之间发生了什么吧。原娼妇的卖身,不,赎身……应该是与那个少女相称的恋爱故事吧。真是让人羡慕极了。

    自称被少年拯救出来的她,在【眷族】的人们中也是特别疼爱龙之少女的。这是来自于相似境遇的怜悯,还是深有同感呢,或者又是慈爱呢,无法明确下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种没有败给对于『怪物』的忌避与厌恶,偏见的感情。龙之少女在贝尔·克朗尼不在的时候也大多与三条野·春姬共同行动。这是因为对于率先走近过去的她敞开了心扉的缘故。这就是乌拉诺斯和『异端儿』他们所追求的那种理想吧。那个狐人少女少女有着贵重的品质。

    大和·命,就是服侍她的来自极东的武士,或者说是像是忍者一样的少女。

    肯定是同乡吧,那个关系能够让人感觉到她们从很早以前就认识了。虽然一开始狼狈不堪,不过也有被三条野·春姬说服的关系,她似乎努力地想要去接受龙之少女。虽然她的内心某处仍然在警戒着少女的怪物性,一直放亮双眼,不过那望着少女与三条野·春姬嬉戏景象的蓝紫色眼瞳,带上了温柔的神情。

    虽然是一己之见,在【赫斯提亚·眷族】中她的立场和韦尔夫·克洛佐一样是中庸的。既不天真,也不完全地无情。应该是个一本正经而有情有义的人吧,更重要的是给人一种为家人着想的印象。从派阀移籍的原委方面来看,正如我所知道的,她比所有人都要清白。

    无论是三条野·春姬,还是大和·命,她们对于龙之少女的态度都是从贝尔·克朗尼那里派生出来的。这全部都与对于那个少年的信赖互为表里。

    要是没有贝尔·克朗尼这个媒介存在的话,恐怕,她们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了吧。

    应该会与被不知多少次地舍弃的利德他们……与众多的『异端儿』一样,就连互相理解的机会也无法得到,被迫害吧。

    我是进行了过高评价吗?不过,要是没有什么存在的话,我现在所看到的景象是绝对无法实现的,这一点是事实。人类与『怪物』的存在之间就是如此相隔万里。

    要说是老好人好到烂的话竟然能到这种地步吗……贝尔·克朗尼愚蠢的行为,以及相信着他的少女们的眼神,现在也在令一只『异端儿』笑着,我想要这样相信。

    观察第三日 白天。

    莉莉露卡·亚蒂是现实主义者。

    这一点我在今天,确信了。

    他们在馆内的一个房间里集合的时候,虽然以龙之少女为中心,贝尔·克朗尼他们在畅谈着,却唯有她没有加入那个圈子。不,这样描述是不正确的吧。是与几天前相比更胜一筹地拉开了距离。简直就像是与逐步缩短距离的三条野·春姬她们成反比例一样。就好像是在告诫着自己一般。

    在【赫斯提亚·眷族】中,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与龙之少女没有接点的人就是她。自从我开始监视以来,她就极力地不想扯上关系。她从远处凝视龙之少女的视线就和射向通常的怪物的那种没什么两样,那对双眸宛如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膜一般。不过嘛,仅限于今天的话,由于韦尔夫·克洛佐的唆使,她被少女那一边靠近并抱住,猛地尖叫了起来。小人族就是这种出人意表的种族。

    从我等的情况出发的话,说不定她就是最应该注意的人物。

    她是影响天平平衡的人物。同时也是能够做出舍弃少女行为的小人族。

    莉莉露卡·亚蒂在面临那个关头的时候,肯定会是毫不犹豫地以【眷族】作为优先,抛弃龙之少女吧。

    残酷,也谈不上。

    正是因为她有那种不得不这样做的历史在,有那种坚强在身。

    根据人物信息,她在移籍之前的所属眷族是【苏摩·眷族】。正因为是了解底层世界的她,所以才绝对不会将目光从现实上移开,犯下乐观主义错误。她有着一直客观地俯瞰全局这样的习惯。

    实质上,如果抛开身为团长的贝尔·克朗尼不提的话,神赫斯提亚和莉莉露卡·亚蒂就是这个【眷族】的核心吧。既然神赫斯提亚无法一同前往地下城之类的地方,那么很有可能对于战场的指挥和判断全部都被交给了她。应该是与参谋这一称呼很相称吧。

    说不定在这个【眷族】中与我最为接近的就是她了。虽然记得在被乌拉诺斯捡回来之前我就已经可以说是内心阴暗了,莉莉露卡·亚蒂时而展现出来的侧脸,有那么几个瞬间让我感同身受。未来在我们这边出牌的时候,首先和她交谈看看,这应该会是一个办法。

    不过有趣的是,即使是这样的她也对贝尔·克朗尼抱有好感,表现出了尽全力的献身精神。她的情况也可以认为是为了将少年从恶意中守护下来,而挺身站在风口浪尖上吧。这么说的话总觉得像是宣誓忠诚的骑士——不,该说是骑士的随从比较好吗。同时她也有着与那份姿容相得益彰的笑容和可爱之处。那种可爱正是我所没有的东西。

    ……不妙啊,真是疯了。

    我在写些什么啊。这个能给乌拉诺斯看吗?

    虽然眼前浮现出了提交报告之后他脸色一成不变地淡然阅读着的景象……然而我似乎是无法忍受这种情形的。

    是不是应该另外准备一本认真写的日志呢?不过,然而……

    (在不知多少次地重写之后,留下了一部分纸页被仔细裁掉的痕迹)

    闲话休提。

    另一方面,韦尔夫·克洛佐。

    与莉莉露卡·亚蒂不同。他的情况与我最为相反。推测那个青年的心中所想是最为困难的事情。

    相对于身为一介魔术师的我,他是锻冶师。

    在说到这里的一刻,就能明白我们所处的世界有着巨大的差距吧。

    虽然他毫无疑问是一位支撑着贝尔·克朗尼的人类,但却有着他自身的判断基准。应该是能被称为匠人气质的东西吧。他要是按照自己意志行动的话肯定是视名誉和财富如粪土,毫不畏惧来自其他人的声讨吧。他一旦认定什么事情,即便是被唾弃,也会默默忍受下来。反之亦然,就是这样吧。

    总而言之,也就是说他会视龙之少女的情况成为她的同伴又或者是敌人。我只能预见到这个地步了。

    与倾向于基于理论和分析行动的我们这些魔术师相比,地道的『匠人』是遵从被称为信念的东西行动的。他们那些人有着根据自己相信的道路而行动的理念。往往他们的行为会朝着完全不顾魔术师的预想的方向前进。无法分析,这就是理论派的魔术师最恐惧的代表实例。

    虽然在前文中称他所处于的位置是中庸的,然而这并不会带来什么区别,我还是感到他是极难打发的存在。

    如果要我大胆地对韦尔夫·克洛佐的立场进行定义的话,那就是派阀的『建言者』吧。

    贝尔·克朗尼自不必说,即便有时会露出迷惘表情的莉莉露卡·亚蒂,也会一边说着招人讨厌的话一边聆听韦尔夫·克洛佐的意见。他毫无顾忌的发言对于现实主义者的她肯定是能够成为重要参考吧。

    以下是今天的谈话之一,

    「韦尔夫大人……您忘了前几天说过的话了吗?她是怪物,要是那样与她相处就连韦尔夫大人也深陷在情感当中的话,这个【眷族】就……」

    「总之没必要气得吹胡子瞪眼吧,这和锻冶也是一样的,在打造好的刀剑的时候,不管怎么说光是铁够硬还是不行的。还得要有柔软性这种东西」

    「……你是说,莉莉不够随机应变吗?」

    「我可没说到那个地步。不过,还不清楚对方的情况就把一切下了定论,有点武断了吧?虽然我是知道你不想牵扯上蠢事。反正还有根据情况随机应变的余地。我就是这样打武器的」

    「……」

    「莉莉跟班也先加入他们那边看看,怎么样?我会代替你摆架子的哦?」

    「……算了我不管了」

    我想这如实地讲述了他们的关系性。

    【赫斯提亚·眷族】从历史这方面考量也是过于年轻的派阀,在那之中以韦尔夫·克洛佐最为年长。活用着曾经置身于锻冶大派阀的经验,说不定他就是这样主动承担下了帮助家人的大哥角色。

    退一步说,在他们若无其事的交谈中也在互相进行补完。

    真是不错的【眷族】啊,虽然老好人有点多了,不过还是维持着均衡的。

    这就是贝尔·克朗尼的人望,或者说是神赫斯提亚的神望吗。

    正因为贝尔·克朗尼之外的人们都是从其他派阀改宗过来的,所以我才如此吃惊。这毫无疑问在欧拉丽里面也是最为稀奇的【眷族】之一。

    观察第四日  早上。

    今天的【赫斯提亚·眷族】从早上开始就很热闹。主要原因是神赫斯提亚没有去打工。

    在此之前的白天都是主神本人在努力打工,很多时候不在馆内的。连续进行了数日观察,虽然看不出来这里是个主神必须工作的极端贫穷派阀……不过果然背上了数亿瓦利斯的欠款那件事是真的吗。真是个不缺话题的【眷族】啊。

    似乎神赫斯提亚对于龙之少女所亲近的三条野·春姬燃起了对抗意识,一直不厌其烦地照顾着少女。不如说,这说不定只是单纯地喜欢孩子——即便是怪物也一样——吧。

    在太阳光之下,绿油油的中庭里嬉戏的女神和怪物的身影给人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虽然不想说得更深,这是令我感到比互有嫌隙的妖精和矮人手拉着手关系良好地跳起舞来还要不可思议的景象。

    在阴凉的树荫下,让玩累了的龙之少女睡在自己膝上的神赫斯提亚,她的神意我并不了解。不过她所司掌的事物之一大概是慈爱吧,她那温柔地俯视睡脸的眼神这样告诉了我。平常那吵闹的行为不再醒目,她的身上围绕着女神的静谧。

    在那之后,睡眼惺忪的龙之少女,对于回来看情况的贝尔·克朗尼和神赫斯提亚分别称以「父亲」「母亲」什么的,到底给她灌输进去了什么啊,发生了这种让人想要追问没完的事情。两个人面红耳赤地对视着,虽然马上就像是家人一般地笑了出来,然而由于察觉到危机感的莉莉露卡·亚蒂的介入,结果变得比以往更加吵闹了起来。喂,把不不合时宜地沉浸在感慨当中的我的感动还回来啊。

    先抛开这不开心的牢骚不提,最初与龙之少女相遇的神是赫斯提亚神,真是太好了,我这样感到安心。如果不带感情论地说的话,这种安心感比过贝尔·克朗尼找到少女那时还要高。

    即便是完全掌握情况的人,看到现在的神赫斯提亚还能够说她是乐观的吗?我并不这样认为,在这个状况下最为惊慌失措的不是别人,正是全知零能的她,然而即便如此她还是接受了被世界所排斥出来的异端少女。

    她完全没有以神的威严来应对少女,而是用心去感受,伸出了援手。

    就像乌拉诺斯所说的一样,她是神格者。

    是慈爱的女神,是庇护恳求者的炉火之光。

    对她没有丝毫怀疑的乌拉诺斯的心情,现在似乎感到可以理解了。

    无所依靠的孩子的庇护者这一名号,与她十分相称。

    不过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她是个重度炸薯球君信奉者,或者说是炸薯球君中毒者。今天发生了像是「看啊贝妮君,这是炸薯球君哟!」「(∩´∀`)∩ワーイ」这样的事情,龙之少女漂亮地被神赫斯提亚驯服了。

    这可不行啊,我比较严重地动摇了起来。

    拿着笔的手颤抖着,没法好好地写下共通语。

    观察第四日 晚上

    虽然这个本子不知不觉地开始呈现出了人类观察这种状态,不过这一次我想要稍微写一下关于处于事情关键的贝尔·克朗尼的事情。

    首先坦率地写的话,想要观察他的日常生活是最为困难的。

    贝尔·克朗尼的察觉能力简直令人瞠目结舌。如果仅限于这一点来说的话,不得不说应该是在上级冒险者当中也是最为鹤立鸡群的吧。不知道多少次被察觉到可疑,只能中断监视。

    简直就像是胆小的兔子一般……这样说有点过了吧。

    如果让我坦率地送上赞扬的话,应该说不愧是第二级冒险者之类的吗。【未完新人】,世界最快兔这一声名既非夸张也非谬赞。

    虽说有点跑题了,总之好辛苦啊,不过不是说我,而是说使魔。

    我仔细地教它注意着绝对不将视线朝向贝尔·克朗尼,尽量避开直视,命令它尽可能自然地保持距离。尽量不要发出拍打翅膀的声音这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可以说是贯彻了隐蔽这一点。这个工作结束之后,要是不喂给它一大堆它最喜欢的老鼠,进行慰劳的话,肯定会闹别扭吧……。

    在这四天之中,贝尔·克朗尼基本上一直与龙之少女呆在一起。因为她基本上就不会想要离开贝尔·克朗尼的身边。泡澡的时候想要跟上来就自不必说了,就寝的时候也会钻到同一张床上,将想要搭顺风车的神赫斯提亚与莉莉露卡·亚蒂之间不知多少次发生的冲突抛到一旁,把贝尔·克朗尼当做抱枕。面对在各种各样的意义上操心得停不下来的贝尔·克朗尼,韦尔夫·克洛佐曰,

    「真像是面对初次生下的女儿陷入苦战的父亲啊」

    就是这么回事。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一语中的。

    虽然他现在才好像是习惯了一样一边露出苦笑一边应对着,一开始的时候贝尔·克朗尼被龙之少女抱住之后不知多少次都会脸红起来。被她的行动吓到到处乱窜,发出着悲鸣,为了处理问题而跑来跑去……一直都是劳碌着。

    少年那种以稚嫩和未熟为特征的滑稽样子实在是不能让人认为他是个上级冒险者。这完全背离了轰动起来的世人评价。事实上,当时通过『镜子』在街上放映的战争游戏影像中,展开白热战斗的身影与现在的他毫无相似之处。

    然后……虽然这只是自称愚者的我的预感,他似乎命犯桃花。那并不是被决定好的命运,倒像是,在不知不觉之中被植入的宿命,或者是令少年成为现在样子的因缘,还是说是养育他的亲人的责任呢……总之我说不好。

    据说被女神宠爱的下界人有很高的几率会过上灾难——即便女神本人没有恶意,然而其他见异思迁的神也会因为觉得有趣儿过来捣乱或者横刀夺爱,这种情况很多——不,是无聊的人生。是不是毫无例外,我并不清楚,不过那个少年会变得怎么样呢。

    不过就我来说,对于他向龙之少女所展现出来的真心,我有着与神赫斯提亚的情况相同程度的信赖。虽然他一直对同伴露出好像是非常抱歉一样的表情,即便如此那继续努力着的身影也还是与心机无缘。他那极度纯粹的诚意在现在的我眼中几乎已经过于耀眼了。

    然而同时,他果然还是个孩子。

    从龙之少女那里被解放出来的时候他所露出的,那种不安和困惑的表情讲述着。

    他的内心里并没有找出任何答案。

    这是就寝时分的事情。

    【赫斯提亚·眷族】退入了使魔眼睛无法看到的馆内深处,在我望着他们,想着今天的观察结束了吧的时候,贝尔·克朗尼和龙之少女两个人偷偷摸摸地,从寝室出来,穿过走廊,然后经由窗子出到了会馆的外面。

    有什么事情吗,我警戒了起来,他们却在朝向中庭一侧的屋顶一角坐了下来,仰望起了天空,拿着眼晶继续观察的我,在出门到屋外之后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头上有美丽的群星闪烁。用漫天星空这样的词汇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了。

    恐怕,是龙之少女说了想要看天空吧。看着琥珀色眼瞳放着光的她,无论是贝尔·克朗尼还是我都苦笑了起来。然而很快,我们的视线就定格在了引人入胜的雄壮的天空世界中。

    我们在同一个城市在同一时间望着同样的夏季夜空,突如其来地,在苍茫的黑夜当中,一条光流横断了过去。是流星。面对着快速穿过夜空的星辉,龙之少女屏住了呼吸,马上又用兴奋的样子不断地问着那个是什么。不知不觉看呆了的贝尔·克朗尼进行了说明,趁着星星没有消失的时候进行许愿的话,那个愿望就会实现,他将这种经常能从小孩子那里听到的传说告诉了她。

    不久龙之少女闭上了眼睛,那小小的嘴唇开始动了起来。

    面对那即便流星已经消失却仍然进行许愿的身影,贝尔·克朗尼问她「你许了什么愿?」,少女脸上堆满了笑容。

    「希望能和贝尔,和大家……一直在一起,这么说的」

    即便是在现在,我仍然能够回忆起听到这一话语的贝尔·克朗尼的表情。

    他在短暂沉默之后,带着和平时不同的笑容说道「肯定能一直在一起哟」,这样回答了。

    那个时候我心中感受到的是,很明显的失望感。

    贝尔·克朗尼并没有做出任何觉悟,而是说着轻巧的安慰话逃避了。

    就连一直怀疑着未来能否太平的自己都欺骗了。

    就这样什么答案都没有得出地,目光避开现实。

    被满脸笑容的龙之少女抱住,一边拥抱着,同时仰望着夜空的少年侧脸是多么的虚幻啊。

    不远的将来,破绽就会到来。

    我如此确信到。

    他们【赫斯提亚·眷族】的状态是美好的。然而,等待着他们的未来却无疑正是莉莉露卡·亚蒂所恐惧的东西。然后,在他们身上,在贝尔·克朗尼的身上并没有对抗那些的力量。总有一天我等介入的时刻会到来吧。

    果然,向一个眷族,一名冒险者寻求『异端儿』他们的希望什么的还是太残酷了。由少年的同情派生出来的现状即使是现在也在折磨着少年自身,令他在良心与懊悔的夹缝之间摇摆不定。然而世界并不会顾虑他的内心纠葛,决断的瞬间应该已经迫近过来了。

    他选择的回答,会是什么呢。

    是像至今为止我不知道多少次看到的情况一样,舍弃龙之少女吗。

    是屈服于人类的整体意见,面对求救的声音背过身去吗。

    还是说能够提交第三种答案呢。

    不,还是不要想这种一厢情愿的事了。因为我的愿望之类的根本不可能传达到那颗流星那里去。

    现在的他们度过的时间和那穿过天空的星辉一样,不过是闪光的一瞬罢了。

    他们,到最后也会和其他冒险者们一样——

    「……不写了」

    我,停下了罗列着文字的手。

    在阴沉沉的房间里,我独自一人,向下望着那打开的本子,将拿着的羽毛笔扔到了桌上。

    这种充满了个人感情和悲叹的调查文书,根本不能当做报告提交。果然还是不要提交这个本子,将它作为个人秘藏的日记吧。任意地解释他们的言行举止,结果令我的内心都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的报告书什么的,只能是不解风情的东西吧。

    向乌拉诺斯这么说就好了。

    说他们是没问题的。没有伤害过龙之少女。

    说即便只是微小星屑一般的光,他们也无疑是我们所企盼着的希望征兆。

    即便愚蠢,即便是现在仍在笨拙地继续挣扎,他们的生存方式仍然高贵。

    「……」

    我的想法并没有改变。

    他们在不远的将来,会直接面对无情的现实。

    在那时应该还是作为旁观者的我们注视着的前方,【赫斯提亚·眷族】会——贝尔·克朗尼会提交怎样的答案呢。

    但愿,在他们的道路上能存在幸福。

    因为,在那个小小的箱庭中,少年与少女所露出的笑脸,肯定比任何事物都要,更加无法取代吧。

    「……你也是这么想的吧,加菲尔?」

    充斥着陈旧藏书的,幽暗的『贤者』的房间。

    被问到的猫头鹰使魔闭上了眼睛,像是同意一般地咕—地叫了一声。

    (完)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