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十卷 过场 执迷手札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卷 过场 执迷手札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音无

    扫图:风

    录入:微风习习

    修图:bulbfrm

    有个执迷不悟的男人。

    男人聪明,巧妙,且是位伟大工匠。

    他能打造出任何工艺品或建筑物。他的技术甚至对文化与文明做出贡献,受到诸神的一切赞赏,白墙巨塔也是他亲手完成。那座优美而庄严,比任何建筑都更接近上天的高塔,被认为是配得上诸神的鬼斧神工,日后被命名为【神塔】。

    男人正可谓绝世天才。古今中外,没有人能望其项背。

    世间所有发明,对他来说都是雕虫小技。

    没有什么是自己做不出来的。

    男人毫不怀疑自己是世界第一。

    然而——那个男人在世界尽头被迷住了。

    在大陆一隅张开大口的「大洞」。

    在自己脚下扩展开来,不同于地表的另一个世界。

    其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磷光,拥有前所未见的花草矿石,描绘出错综复杂的迷宫地形。分成好几层的楼层中,每当踏进新领域,其景观变化无穷。那是生下无限怪物的魔窟,是几乎通往深渊的地下迷宫。

    与地表分隔开来的壮阔封闭世界,看在他的眼中是一件「作品」。

    无关人族的巨大意志所建造出的超自然创作物。曾几何时,男人为了知悉其奥秘而开始锻炼体魄,使「器量」升华,钻进迷宫最深的地带。

    然后他知道得越多,就体悟到越多。

    体悟到人族智慧无法估量的复杂、奇怪的构造。体悟到那种造形。

    体悟到「地下城」的神秘。

    男人崩溃了。

    他被击垮了。

    换个说法,就是被彷佛内部包容了森罗万象、混沌至极的「美」打败了。

    崩溃的男人喉咙迸发的惨叫,正是不再为人的「怪物」坠地的哭声。

    从那时候起,男人就执迷不悟。

    他一面完成受赐的使命,一面确实地一步步脱离常轨,开始走上歧路。他做出常人无法理解的许多作品,过去的天才不知不觉间被称为「奇人」,开始受人嘲弄。最后,以某个日子为界线,男人从历史上完全消失了。

    凭著自己技术的精粹,凭著无可取代的妄念之力,他矢志创造出超越那地下迷宫的另一个「世界」。

    ——管它是人手无法掌控的天地。

    ——我定会超越、克服它。

    ——如果那是连神都无法到达的领域,我就先超越神。

    纵然皮开肉绽,无论流多少血,握住桩子与锤子的手都从未停止。在不为人知的状况下,男人头也不回地跑在执迷之路上。

    然而,他的野心,却以壮志未酬告终。

    他撞上了名为寿命的人族极限。

    男人憎恨自己生为凡人的肉身,对行动日渐不便的手脚感到绝望,面临即将燃烧殆尽的生命期限而恸哭。然后——做为穷途末路的计策,他在一本手札留下了诅咒的遗言。

    连同他心中描绘的「设计图」。

    男人将一切交付给血脉相传的系谱,冠有自己之名的后世人们。

    「做吧,做啊!

    做出胜过那个的创造物,实现我的愿望!

    达成使命吧!我不知其名、未曾谋面的后裔们啊!

    一旦你们看过这本手札,就无法逃离血的咒缚!

    疯狂的饥渴与乾枯势将无法治愈!服从烧焦脏腑的冲动吧!

    贯彻欲望!

    听从血脉的诉求,

    忠于渴望,

    纯粹地追求吧!

    大志,大志,大志!

    完成我等受诅咒的宿愿!」

    手札记载著一切。

    写著男人成篇的执迷不悟。

    「……」

    背靠长沙发的狄克斯,一手拿著这本破破烂烂的手札,沉默地读下去。

    他在魔石灯光下,翻阅著部分文字变色、模糊而无法辨识的纸页时,有人在他背后说道:

    「狄克斯,都准备好啦。」

    看到一名人类大汉现身,他把拉到头上的护目镜(goggles)重新戴回眼前。

    狄克斯戴起烟水晶(smoky quartz)的彩色镜片(lens),吊起嘴角。

    「好,走。」

    他站起来,把手里的手札随便往长沙发上一扔。

    戴上护目镜的男人,拿起一旁令人毛骨悚然的赤红长枪,让属下大汉跟著,走在薄暗支配的空间里。

    石材的气味飘散,微寒空气与温暖的阳光毫无缘分。走没多久,两人的面前开始出现一些黑笼,狄克斯经过黑笼前,愉快地低声说:

    「『纯粹地追求吧』……啊啊,真是至理名言。」

    聆听著锁炼彷佛害怕周遭动静而发出的锵啷声响。

    残暴的狩猎者喉咙发出吃吃笑声。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