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十卷 第六章 暴风雨前的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卷 第六章 暴风雨前的

    我清楚感觉到,眩目日光将自己的意识从浅睡拉上表层。

    照亮脸庞的朝阳触感,让我撑开眼皮。

    模糊视野中扩展开来的,是熟悉的房间景象。没卖掉留下来的蓝水晶,还有装了果实种子的小瓶子——用迷宫采集物做摆饰的桌子与椅子,放了少少几本书与已使用魔导书(grimoire)的空荡书架,以及收纳武器与防具的半开衣橱。

    这里是我的房间。

    是我在【眷族】总部的个人房间。

    「……」

    墙上时钟告诉我,我不但早上偷懒没锻炼,就连早餐时间都快到了。我撑起上半身,视线落在床上。

    我注视著身旁。

    空无一物。没人。

    只有空空荡荡的,皱巴巴的纯白床单。

    在床上寻找了已经不在的女孩后,我视线低垂,站了起来。

    我换掉睡衣,打开房门。走廊上静悄悄的,即使从对面的窗户俯视中庭,也听不到任何人奔跑玩闹的声音。我们的家以前有这么安静吗?

    沐浴著让人感觉到盛夏的明亮阳光,我从三楼下到一楼。

    「早安……」

    走进大餐厅,韦尔夫他们都到了。

    「早。」

    「您早。」

    韦尔夫与莉莉,对晚到的我笑笑。带著一点顾虑。

    命小姐与女仆装打扮的春姬小姐也注意到我,用好像勉强露出的笑容对我道早安。

    厨房飘来的香味,也许是命小姐做的远东式煎蛋。

    一定很甜吧。我还没吃就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真难得,你居然会睡过头。」

    「抱歉……」

    「我们不是在怪您啦。餐桌都摆好了,贝尔大人就等著吧。」

    「嗯……呃,神仙呢?」

    「赫斯缇雅女神说打工前要去个地方,方才外出了,贝尔大人。」

    「是的,她急著把炸薯球塞进嘴里,就……」

    韦尔夫与莉莉,还有命小姐与春姬小姐,都用一如平常的态度跟我说话,但又有点不同。就像齿轮不够吻合……像是齿轮少了一个而空转。

    大家都有点拘谨。

    对话很少,几乎散发一种清爽早晨不该有的气氛。

    他们表情困惑或是心不在焉,准备著早餐。

    尤其是春姬小姐特别严重。

    失去开朗神情的她显得沮丧失落,那对狐耳与粗尾巴也消沉地下垂。她似乎到现在还在心烦,默不吭声地摆放著盘子。

    「……春姬大人。」

    「啊……怎么了吗,命大人?」

    「你多放了一份餐具……」

    被命小姐表情沉痛地提醒,春姬小姐猛一回神。

    「非、非常抱歉!」她说著,急忙开始收拾。

    多放一份餐盘的座位,就在不久之前,那个女孩还坐在那里。

    一个总是面露纯洁无垢笑容的……龙族女孩。

    我、莉莉还有韦尔夫看到这一幕,都无言以对。

    「我开动了……」

    早餐准备好了,大家围著餐桌坐下。

    即使开始吃饭了,房里还是一片静默。

    自从公会下达机密强制任务(mission),算起来已是第二天了。

    在地下城第20层的「未开拓领域」——「异端儿」们的秘里发生的事件,使我们【赫斯缇雅眷族】蒙上了一层阴影。

    「异端儿(杰诺斯)」。能操人语的怪兽。

    他们虽是怪物,却具有理性,是同时受到人族与同族排斥的异端存在。

    黑衣魔术师——自称为「贤者」悲惨末路的——费尔斯,说过他们对人族与地表等等怀抱著强烈憧憬。同时他们透过名为「前世」的「梦」,怀著登上地表这种困难至极的愿望。

    连续的「未知」对我造成的影响,已非冲击两个字能够形容。

    多到让我真想乾脆放弃思考。

    然而此时,我们这样沉默寡言,黯然神伤……是因为更单纯的理由。

    与薇妮的别离。

    那个一度受到我们保护的女孩,已经交给她的同胞「异端儿」们照料了。即使他们是那样的冀求,地表上并没有「怪物」的安身之处。从怪兽手中夺回、捍卫至今的地表,是人族的领域。人族不会允许他们存在。

    趁我们还没出差错前,更进一步是为了保护薇妮远离危险,我们分隔两地了。

    事实上——费尔斯说过,在欧拉丽里潜藏著一群猎捕「异端儿」的狩猎者。

    关于那个向我刺探会说话的龙女(维维尔)的男神——伊刻洛斯神的事,我已经告诉费尔斯了。他听了之后,说没什么事是我们能做的。

    无能为力的痛苦,以及彷佛失去半个自己的寂寥感与失落感。

    现在的我们,身陷这些感受之中。

    「……」

    餐厅的对话还是一样持续不下去。韦尔夫与莉莉试著帮忙找话题,但也不顺利。

    结束了强制任务,我们昨天清晨归返地表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每当我想起那个女孩在别离之际,最后露出的哭泣表情,我的胸口就窜过一道痛楚。一回神才发现,韦尔夫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我身边……薇妮的座位。

    少了一个人的空间。

    不久之前的热闹气氛好像是假的。

    大家跟我一样,都在寻找那个女孩的身影。

    只不过是一个女孩子离开了,大家却变得不知所措。

    春姬小姐也是,命小姐也是,韦尔夫也是,就连莉莉都是。

    这让我悲伤……也让我,有点高兴。

    因为我知道,那段一家人的时光绝不是「虚伪」的。

    纵然那个女孩跟我们不一样,是怪物(怪兽)。

    「……贝尔?」

    用完早餐,我正想离开餐厅时,韦尔夫呼唤了我。

    「我……去一下地下城。」

    听到我驻足回答,不只韦尔夫,莉莉、命小姐与春姬小姐全都一脸担忧。

    我转头看到大家的表情,露出苦笑。

    「不要紧的。我打算马上就回来。」

    我有件事想确认一下。

    如果要在欧拉丽继续当冒险者……有件事我必须弄清楚。

    「你真的没事吗?」

    「嗯……」

    我佯装平静回答,静静关上大餐_的门。

    回到房间穿起装备,我走出大本营(总部)「灶火馆」。

    「……」

    天空晴朗无云。

    整齐铺装的石板地反射著日光。视野中只看到一堆散放热气的铺地石,才发现自己的脸有点低垂著。

    马车的行驶声、路上行人们的跫音。城镇洋溢著如常的喧嚣。

    我默默无语,以习惯成自然的动作,沿著通往高耸入云的「巴别塔」的路途走去。

    「贝尔先生。」

    「啊……希儿小姐。」

    走在西大街上时,忽然有人叫住了我。

    我正要通过酒馆「丰饶的女主人」店门口时,从店里出来的希儿小姐脚步声轻快地走下楼梯,来到我身边。

    「早安。我今天又做了便当,不嫌弃的话……贝尔先生?」

    拿著午餐藤篮对我微笑的希儿小姐,讲到这里停了下来,凑过来看我的脸。

    她晃动著一头淡灰色头发,关心地弯曲著双眉。

    「您怎么了吗?脸色好像比平常糟……」

    「……」

    是希儿小姐眼力好一下就看穿了,还是我太容易把情绪写在脸上?

    无论如何,我害她担心了。我赶紧强打起精神。

    「不!我没事。只是有点睡过头了……」

    「……是这样啊。」

    「所以,那个,我今天只是去地下城一下,马上就会回来,午餐就……那个,对不起。」

    我如果收下藤篮,就必须拿回来还。这样一副可悲的表情,让她看到又要害她担心了。我这么想,急忙推掉了今天的午餐。

    我做出笨拙的假笑,满心歉疚地道歉后……目不转睛地注视著我的希儿小姐,往我面前走近一步。

    「咦……」

    双方的距离,缩窄到近在眼前。

    飘来的香皂芬芳正让我不禁脸红时,希儿小姐对著我的脸笔直伸出了食指。

    然后——

    「贝尔先生会打起精神——,打起精神——」

    「……」

    ……她开始在我眼前与鼻尖,转动起手指来。

    「贝尔先生会展露笑容——」

    「……那个,希儿小姐?」

    「嘿!」

    「唉唷!」

    最后她按了一下我的鼻子做结,让我叫了一声。

    我睁大眼睛吓了一跳,希儿小姐对我露出灿烂的甜美笑容。

    「这是让人打起精神的咒语。……我对孤儿院的孩子们,也都是这么做的喔?」

    希儿小姐把脸凑过来,好像分享秘密般对我耳语。

    大吃一惊的我听了……自然而然地,脸上真的露出放松力道的笑容。

    我想,我可能有好一阵子,忘记了这种自然的笑脸。

    我感觉眼前开心笑著的她,的确给了我元气。

    「……谢谢你,希儿小姐。我去去就回。」

    「好的,慢走。」

    希儿小姐没多问就目送我离开,我又是感谢又是内疚,离开了那里。

    「笨蛋——!白发脑袋!你要是不收下希儿的便当,就变成猫们要负责处理耶……!?」

    「这是很伤脑筋没错,不过……冒险者小弟,看起来好没精神喔。」

    「一副前所未见的丧气脸喵——」

    从店内窗户看见事情经过的阿妮雅、露诺娃与可萝伊各自道出感想。

    阿妮雅双眼含泪地哇哇大叫,身旁的人类露诺娃回头看向背后。

    「琉也担心他吗?」

    「不,我……」

    跟她们一样凝望著贝尔与希儿的精灵琉,正想否定,却又收回了话语。

    「……对,我是很在意。」

    她想起自从五天前,与亚马逊女英豪(阿伊莎)一同前往第18层后,少年的样子就不太对劲,说出了心底话。

    跟外头的希儿一样,琉也注视著渐渐远去的背影。

    *

    阳光洒落在都市里。

    大陆即将正式迎接夏季,气温一天比一天高。欧拉丽也不例外,走在大道上的市民大多换上短袖之类的凉爽轻便服装。

    至于前往迷宫的冒险者,则一如往常地穿起战斗衣(battle cloth)与防具,让当头洒下的阳光晒得热辣辣的。其中尤其是身穿甲胄或重装备的高大兽人与矮人等等,更是满头大汗。要是输给暑气而换上单薄防具,结果丢掉性命,那可一点都不好笑。只要钻进日光晒不到的地下城就行了。陆续聚集到中央广场(Central Park)的冒险者们脚步自然快了起来。

    就在贝尔跟这些冒险者们一起,前往地下城的几乎同一时间。

    「啊——,不好意思,可以让我见一下迦尼萨吗?」

    微微冒汗的赫斯缇雅,造访了长著象头的巨人像——别家派系的根据地。

    「我没跟他约,又来得这么突然,要给你们添麻烦了,但能不能……」

    被比自己个头还小的女神如此拜托,担任守卫的兽人与矮人男性团员面面相觑。

    地点在欧拉丽西南方,交易所附近。那尊双臂抱胸盘腿而坐、稀奇古怪的巨人像,就位于高耸白围墙围绕的广大用地中央。

    这就是【迦尼萨眷族】的大本营(总部)「我乃迦尼萨」。

    不必要地大到让人必须抬头仰望,搞得脖子酸痛的这尊巨人像……更正,这栋建筑物是主神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砸下存款一口气买下来的,这件事相当有名。这里还跟摩天楼设施(巴别塔)与闹区等地并列为欧拉丽观光景点之一。

    存在感还是一样有够强。赫斯缇雅正对这个奇怪的大本营产生感想时,「请您在此稍候。」兽人守卫往总部内去了。即使其他派系的主神直接找上门来,团员们对应的态度并没有多少戒心。赫斯缇雅一边感谢对方的善意,一边目送青年钻进巨人像的胯下——建筑物的入口。

    「只要主神(迦尼萨神)能改改他那莫名其妙的举动,偶们也……呜呜!」「啊——你们也真辛苦呢〜」赫斯缇雅恳切地倾听矮人守卫吐苦水,没过多久兽人青年就回来了。

    「迦尼萨神现在待在后院,说您可以自己过去。」

    「喔喔,谢谢。」

    赫斯缇雅向让路的团员们道谢后,通过正门。

    她一面觉得这个【眷族】会不会太不小心了,一面又乐观地想「大概是我受信赖吧」,就绕过巨人像前往所谓的后院。

    「我乃迦尼萨」的整块用地都是青青草原——被牧草所占满。要不是周围传来像是交易所商人们的叫卖声,甚至会让人忘记身处大都市。她在视野边缘看到好几处有小工厂规模、类似马厩的石造设施后,抵达了目的地后院。

    「唔喔!」

    绕过巨人像后铺展开来的光景,使赫斯缇雅不禁吓得后仰。

    悠闲的牧草风景一下子全变了,那块地方整个被反射太阳光的银栅栏圈起。比女神(赫斯缇雅)的胴体还粗的金属栅栏原料不知是精制金属(秘银),或是适合做为武器素材、海外原产的波纹钢(大马士革),还是超硬金属(坚钢),支柱好似巨大桩子般深深插进地里。岂止如此,还有武装团员们在栅栏内外重重包围警备,只有这个后院飘散著异样森严的气氛。

    而待在栅栏中央的,是貌似驯兽师(tamer)的冒险者们,以及听从她们命令的——或是正在受训练的——好几只怪兽。

    「这、这可真惊人……」

    甩动著美丽苍蓝鬃毛的水兽马(凯尔派),还有用尾部棍棒或皮肤上的大突刺(spike)袭来的三头武装龙(armarosaurus)。美丽的驯兽师运用鞭子,试著以武力驯服这些栖息于下层区域以下的怪兽。

    赫斯缇雅听说过,包括在怪物祭(Monster Philia)训练的个体在内,欧拉丽当中只有【迦尼萨眷族】获准饲育生自迷宫的怪兽。

    如果管理机构(公会)的资讯正确,【迦尼萨眷族】的团员人数居都市之冠。

    而且第一级冒险者等所属团员的平均能力也很高,规模也称得上欧拉丽第一。派系等级(rank)为S,足以与都市最大派系【洛基眷族】以及【芙蕾雅眷族】并驾齐驱。

    其派系规模与组织力又被评为「迷宫都市的宪兵」,或许也是因为如此,才能成为公会唯一准许饲育怪兽的【眷族】。

    (【群主】是吧……)

    以守卫欧拉丽市墙门的门卫为首,【迦尼萨眷族】与公会联手合作,致力维护都市治安。一般民众对他们寄予极大信赖。

    而从都市居民同意他们饲养怪兽这点也能看出,一切都是【迦尼萨眷族】做出的成绩所得到的回报。

    赫斯缇雅本来看著与各怪兽展开格斗的驯兽师们看得出神,忽然想起造访此地的目的,于是开始寻觅她要找的神物(人物)。

    她正想先问问在栅栏周围戒备的团员时——

    「我就是迦尼萨!所以你可别咬我喔,怪兽!」

    (啊,在那。)

    听见那个大嗓门,赫斯缇雅马上就发现他了……

    戴著大象面具的男神,在栅栏内侧一步步慢慢靠近怪兽。戴著附有发信器(plate)的项圈魔道具(magic item)的「幼龙」——受过训练的怪兽,因为驯兽师在身边,还不至于冷不防地袭向男神,但仍以怀著戒心的目光瞪著迦尼萨。

    「不用怕〜,不用怕喔〜?」

    「……」

    「不用怕〜,不用怕————乖〜喔乖喔乖喔乖喔乖喔乖喔乖喔!」

    迦尼萨一钻进体型庞大的怪兽怀里,立刻抱住它在脖子或背脊上乱摸一通。

    「吼喔喔喔!」

    幼龙立刻露出满口獠牙,想咬碎那颗象头。

    「唔喔喔!?」

    「你在干嘛啊——!?」

    「所以我不是叫您别胡闹吗——!?」

    迦尼萨在草原上一阵翻滚,有惊无险地做了紧急闪避,周围的团员们立刻臭骂他一顿。驯兽师们上前阻止亢奋地躁动的幼龙。

    一连串的光景,让赫斯缇雅好不傻眼。

    「迦尼萨千钧一发!!……呼,还以为没命了呢。」

    「你该不会每次都来这套吧,迦尼萨?」

    「唔!赫斯缇雅!你来了啊!」

    怪兽那边产生阵阵激烈震动,赫斯缇雅疲倦地看著地上连滚带爬来到栅栏前的迦尼萨。拥有一身锻炼过的结实体格的象面神,一注意到她就迅速站起来,「喝!」一声,用手撑著翻越了金属栅栏过来。

    他在赫斯缇雅身旁著地,摆出难以理解的姿势。

    「欢迎你来!然后关于你的疑问,我闲来没事时都会这样!」

    「赌上老命跟怪兽玩?」

    「这是为了摸索真正的友情!

    看到迦尼萨面露不必要的耀眼笑容,让一口白牙灿烂发亮,赫斯缇雅叹了口气。

    之后,她不说废话,开始谈起自己所为何来。

    「听说你知道『异端儿』的事。」

    「……」

    赫斯缇雅一提起,迦尼萨就收起刚才逗趣的言行,闭口不语。

    他在那面具底下——恐怕是——摆出一张严肃的神情,背对赫斯缇雅说:「换个地方吧。」

    迦尼萨制止了有意随行的护卫团员们,就他与赫斯缇雅两人,在靠近白围墙的树荫下开始谈话。

    「你得知了那些具有理智的怪兽的存在?」

    「是啊,乌拉诺斯亲口告诉我的。」

    光是听到乌拉诺斯这个名字,迦尼萨似乎就全明白了。

    就像贝尔他们执行了强制任务,得知了「异端儿」的事;赫斯缇雅也从公会主神乌拉诺斯的口中,听说了关于薇妮他们的资讯。

    还有乌拉诺斯他们迄今的所作所为,以及知道迦尼萨也参与了这些行动。

    「真的把我吓了一跳,不管是你协助了乌拉诺斯他们,还是怪物祭的秘密。」

    「我也是,他们刚开始找我商量时……听乌拉诺斯说出这件事时,我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

    就她听到的说明,主办「怪物祭(Monster Philia)」——不对,是「与怪物的友爱(monsterphilia)」的迦尼萨,对乌拉诺斯的神意表示部分理解,并与他维持著合作关系。

    赫斯缇雅从来没有看到男神这么认真的样子,她一边偷偷观察迦尼萨,一边问起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你相信了乌拉诺斯的说法?」

    「不,另外有次机会让我见到了本尊。戴红帽的『哥布林』……那样面对面跟我讲流畅的人语,我无法当成没看见。」

    据说与黑衣魔术师偷偷从地下城带来的小型「异端儿」交谈后,迦尼萨实在大为慑服。就像认识了龙女孩(薇妮)的女神(赫斯缇雅)他们一样。

    之后,他就接受了一切。

    面对「异端儿」,迦尼萨用神(自己)的眼光判断,接下了乌拉诺斯他们的请求——进行「与怪物的友爱」。

    「……你跟团员(孩子)们说了吗?」

    「只跟少数人讲过。我竟然会有事隐瞒孩子们,真是好笑……派系(眷族)的人可以说完全不知情。」

    毕竟兹事体大。考虑到万一的情况,只能尽量少跟人分享情报了。下界子民当中,想必有不少人会对那些存在表示厌恶与拒绝。

    这事至今仍让他痛心疾首。

    迦尼萨如此说完,注视著在栅栏里做训练(taming)的团员们。

    「我获准饲育怪兽……表面上的理由,是为了研究它们的习性与生态,收集有助于探索迷宫的资讯。」

    「你的团员们也以为是这样,是吧……」

    实际上,他们也的确做出了贡献。

    更为详细的怪兽弱点与习性等等,在公会的迷宫资料上成了有益情报,随时更新、累积,帮助了前往地下城的冒险者们。职员与公会长洛伊曼等人也承认这种尝试有明显成效,甚至还奖励迦尼萨他们。

    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了与怪兽友好而铺路,没有人抱持疑问。

    「赫斯缇雅,你那边呢?」

    「我那边毕竟一开始状况特殊……贝尔他们都知道了。」

    赫斯缇雅将他们从保护薇妮开始的整个内情,解释给少有的情报共享者听。

    她跟乌拉诺斯接触过的事,也讲给执行强制任务回来的贝尔他们听了。她告诉迦尼萨,自己已经得知了眷属们在「异端儿」秘里的所见所闻。

    只有乌拉诺斯他们的神意——看出贝尔等人可能成为人族与怪物(怪兽)共存的桥梁一事,她没告诉迦尼萨。

    「你打算怎么做,赫斯缇雅?」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贝尔他们。」

    自己要保护贝尔他们,要跟贝尔他们共进退。这是赫斯缇雅毫无虚假的意志。

    而且,基于这点——

    「——贝尔他们如果做了什么决定,我会支持他们,也会从旁协助。如果他们说想帮助『异端儿』们,我会助他们一臂之力的。」

    「嗯……」

    「我绝不会用主神(天神)的命令,强迫他们做任何行动。」

    女神(赫斯缇雅)坦白道出从自己在少年(贝尔)背上刻下「恩惠」以来,始终不变的心意——自己的神意。

    「这是那些孩子的故事(道路)。」

    她想交给孩子们自己判断,从旁帮助、守望著他们。

    赫斯缇雅如此说道。

    「……当然如果说我一点都不担心,那是骗人的。」

    迦尼萨从面具底下定睛凝视赫斯缇雅,女神的视线不再看他,又轻声说出真诚的心情。

    「异端儿」的存在不只会影响到她与贝尔他们,更不知会对欧拉丽,或是下界带来何种震撼。与怪兽的融和,这种荒唐无稽的事以及随之而来的风险,还有此时仍历历在目的龙族少女脆弱的泪容,将赫斯缇雅夹在中间。她环顾草原。

    蓝天下,变得顺从的怪兽,被浑身是伤的驯兽师用锁链绑起。

    「……迦尼萨觉得呢?你觉得会变成怎样?」

    「老实说,我不知道。」

    「也是……」

    跟面朝前方的赫斯缇雅望著同一景象,迦尼萨诚实地回答。

    女神叹了口气,在她的视线前方,驯兽师像要亲近怪物般,在它的皮肤上轻拍几下。

    「不过。」

    「?」

    「假使异端儿们……不,怪物(怪兽)们真的无意争斗,希望与人族共存的话……」

    面对前方的迦尼萨,转向赫斯缇雅。

    「我就不当【群主(迦尼萨)】——改当【群众与怪物之主(新迦尼萨)】吧!!」

    然后他如此宣布,好像要把阴郁的气氛一扫而空。

    面露笑容、用力竖起大拇指的迦尼萨让赫斯缇雅先是哑然无语……然后慢慢掀起嘴角。

    「……我还是第一次,觉得迦尼萨你很帅呢。」

    「因为我是迦尼萨啊!」

    看迦尼萨充满自信地大叫,赫斯缇雅笑出声来。

    *

    覆盖四面墙壁的,是无数张贴在墙上的地图。

    被陆路或海图羊皮纸包围的室内,除了地图外还塞满了许多物品。有沙漠风情浓厚的编织品,还有点缀珍珠或贝壳的装饰品等等,净是些在欧拉丽难得一见的异国珍品。另外几款长年使用的羽饰旅行帽也很抢眼。

    这个令人联想到旅人老家的房间里,一男一女隔著桌子面对面。

    「失败了啊……这下伤脑筋了……」

    坐在椅子上把玩著桌上沙漏的,是男神荷米斯。

    站在他面前表情僵硬的美女,是亚丝菲。

    她在【荷米斯眷族】大本营的主神私室里,报告某件任务的结果。

    「非常抱歉。对方撤退后,我们继续寻找线索,一直搜索到今天,但还是……这次让对方逃走,责任归属在我。」

    「别这么说,我没在怪你。」

    见亚丝菲自责地谢罪,荷米斯挥挥手说:「别放在心上。」

    两人在谈的,是对【伊刻洛斯眷族】进行的双重跟踪。

    公会——乌拉诺斯那边提起的这项委托,原本计划以接受强制任务前往「异端儿」秘里的贝尔等人引诱狩猎者们追踪,再由亚丝菲等【荷米斯眷族】尾随其后。这是为了发现迄今未能查明的敌方住处——身兼走私者的敌人囚禁「异端儿」的秘密基地。

    然而,在地下城内尾随到半路时,【伊刻洛斯眷族】察觉到亚丝菲等人的存在,中断对贝尔等人的跟踪逃走,作战因此宣告失败。

    「不过,对方竟然能让【万能者(perseus)】无用武之地……你对对手有什么感想?」

    「……所有人都不是小角色,难怪会被人怀疑与黑暗派系(Evils)有关联。尤其是率领党羽的护目镜男子……」

    【伊刻洛斯眷族】是有著阴暗过去的探索(地下城)类派系。

    他们在欧拉丽有二十年以上的历史,派系等级B。自从踏入「深层」以降,楼层攻略的纪录就不再更新。后来由于他们销声匿迹——潜到了台面下,现在很少在冒险者界扬名。

    「那人直觉极其敏锐,而且相当聪明。即使拥有能击败我方的战力,一看穿我们的真面目,就当机立断选择撤退。」

    对方是提防亚丝菲这个著名的稀世魔道具制作者(Item Maker)。

    以能让人成为「透明状态(invisibility)」的「黑帝斯头盔」为首,【万能者】的魔道具超乎常规,而且效果不明。

    既然无从摸清亚丝菲一方手里的牌,考虑到住处(秘密基地)有可能曝光,为避免落网的风险,那人让所有同伙都撤退了。

    「戴护目镜的男子……狄克斯・佩尔迪克斯吗?」

    「是的,他是【伊刻洛斯眷族】的团长……十年前已是第二级冒险者,Lv.4。」

    绰号为【暴蛮者(Hazer)】。

    获得称号的当时,此人因为超乎常理地虐杀怪兽而闻名。

    「如果从那之后又累积了更多战斗经验……有可能拥有相当于第一级的实力。」

    看到亚丝菲眼神严峻,且以僵硬的语气如此说,荷米斯轻叹了口气。

    「总之,先向乌拉诺斯他们赔罪请求原谅,问题在于……我们最好认为这次的事给了他们『巢穴』地点的线索。」

    他彷佛陷入自己的思考,眯细其橙黄色的眼瞳。

    「那些异端儿(怪兽)……」

    「无论双重跟踪成功与否,本来都安排好迁至其他『巢穴』了。我想现在应该正在移动吧。」

    荷米斯表示,如同事前乌拉诺斯他们的预定,「异端儿」们正从第20层的秘里前往其他楼层的群居处。

    即使如此,在眷属面前如独白般低语的主神,言行之中仍流露出忧虑。

    「我们大概已经追不上他们的行踪了,担心只是自寻烦恼,可是……」

    「……」

    「嗯,有种不祥的预感啊……」

    低声说完后,很快地。

    荷米斯抬起头来,顿时改用犀利语气下指示。

    「盯紧『中层』的动静,别松懈了,亚丝菲。以旅店城镇(里维拉)为中继站,派人监视。」

    「遵命。」

    荷米斯像是被神的直觉推动般,告诉她:

    「用不了多久——那帮人就会下手。」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