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BD特典小说 BD2短篇 你好,世界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BD特典小说 BD2短篇 你好,世界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uiop031

    翻译:pdapanda

    为了不抵触众神所定下的下界规则,封印『神之力』,甚至连神威也要抑制住,沦落到等同于无能地步的身体,与全能感这一字眼完全无缘。自己的手脚就像外表所见一样又细又小,不拥有任何力量。

    然而即便这样无力的身体,赫斯提亚还是好像心情很好似的,露出满脸的笑容。

    「这样,于是……应该是降落在附近了才对」

    漆黑的头发被凉爽的夜风所吹拂着,赫斯提亚缓缓地环视着周围。

    在月亮与群星的光芒所照耀着的大草原里,脸左右张望着,回头转向背后的瞬间,「哦」地发现了作为目标的存在。

    「找到了找到了」

    在视野遥远的前方,挺立着直迫夜空的白垩摩天楼。

    ☆

    就这样光着脚走出了大草原的赫斯提亚,偶然地搭乘上了经过附近的商人的马车,向着建有巨大白塔的迷宫都市欧拉丽前进。

    在下界中也被称为『世界的中心』,而且也是天界的众神们所关注的中心的那个地方,就是赫斯提亚的目的地。被尊敬神的好心女商人所带领的幼小女神,在黎明十分,终于到达了将都市与外界割离开来的巨大城墙脚下。

    神和【眷族】如果重新在欧拉丽里面定居的话,就不能轻易地出到都市的外面了,听到公会门卫的这个警告尽管有些不知所措,赫斯提亚还是在经过了繁杂的手续之后穿过了北侧的城墙门。

    「检查问询什么的用了好久啊。为了进入城镇,住下来也有各种各样的规矩什么的……不过,这也是所谓的『下界的醍醐味』吧」

    经过长时间的检查询问之后虽然稍微有些感到疲劳,不过赫斯提亚还是笑了起来。与所有的事情都是自由的,毫无拘束的天界相比,这个下界又不方便又不自由,所有的事情都给人一种新鲜的感觉。

    不久在城墙的内侧,看到被蓝天所覆盖的城镇光景,赫斯提亚眯起了眼睛。

    「这就是欧拉丽!真是个好地方啊!」

    『世界的中心』这一称呼名副其实,华丽的街景就连女神也要感叹。石板路,商店,旅馆,钟楼,广场,摩天楼,充斥着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人工物的光景是在天界——有着雄壮的大自然以及从云端倾泻下来的发光瀑布等等下界人所浮想出的幻想般而又神秘的乐园风景——里面也不可能存在的如画景象之一。

    「接下来,也不能一直都以观光的心情呆着了……先去找赫菲斯托丝吗。她在这里吧」

    值此定居于欧拉丽之际,有一个在此之前就来到下界的神友存在这一点,对于赫斯提亚来说是一大仰仗。虽说已经忘了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身为旧相识的女神在临别之际说着『果然我想要去那个地方啊』这样的话,先行一步地启程了。

    几乎没有什么下界的知识,等同于无知的赫斯提亚,为了向赫菲斯托丝打听情报,正想要与周围孩子们的人山人海接触。

    「——啊呀?喂喂,在那边的难道是……」

    「嗯?什么——呃」

    在那个时候,从后方传来了声音。

    转向身后的赫斯提亚面对映入眼帘的人物,不,神物,露出了好像是遭遇到了宿敌一样的表情。

    「洛基!?」

    「啊~,果然就是小不点吗~哇,真是糟透了~」

    一喊红发红眼的女神的名字,对方——洛基就像是悲叹一样向天控诉着。

    那是我这边的台词,赫斯提亚心中愤然道。

    在天界也是破天荒的代名词的恶作剧者,洛基。

    只要一和她扯上关系就会过来捉弄人的她,是赫斯提亚的敌人。

    「从那个浑身散发出乡下人气息的样子来看,你是刚来到下界吗」难道说小不点,你打算在欧拉丽定居吗?」

    「所以那又怎么了!」

    「呼嘿嘿,咱可要笑你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这个欧拉丽,可不是像你这样的家里蹲懒散女神能应付得了的!」

    面对着降下这里和天界不同这样的神谕的对方,「有什么可自高自大……!」赫斯提亚生起气来,在洛基一旁等待着的一名亚人则战战兢兢地开了口。

    「那个,洛基,这位女神大人是……」

    「啊啊蕾菲亚,没必要和这个废女神打招呼—。叫她小不点就足够了」

    虽然对于洛基脱口而出的话感到愤怒,不过比起那个还有更加无法无视事情在。

    面对那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妖精少女,以及其他在一起的人类和兽人的美少女们,赫斯提亚显现出了动摇。

    「洛,洛基,难道说这些孩子们是……!?」

    「终于注意到了吗,小不点。就像你想的一样,他们,都是咱可爱的眷族呀!」

    【眷族】。被授予神的『恩惠』的孩子们——神的眷族,或者通称为神的派阀。

    是在买东西的途中吗,还是说正要回去吗,洛基的眷族们每人都抱着纸袋。

    被正得意洋洋地介绍着她们的主神一点一点地蹭近的少女们虽然作出了感觉很麻烦的表情,不过看到甚至能称为是大家族的【眷族】的情形,赫斯提亚受到了冲击。

    「……呼,哼。不过是洛基,反正作为【眷族】也没什么……」

    「无知可是罪过呀~。咱可在探索系,也就是所谓的培养冒险者的派阀中也是最厉害的……欧拉丽的最大派阀呀?」

    「什,神马!?」

    面对着奸笑着俯视过来的洛基,赫斯提亚啪地睁大了眼睛。

    「别说谎了!?像你这样的低俗神的【眷族】会是最强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吧!?」

    「混蛋,低俗是说啥啊,还低俗」

    一边是吃惊的走在大街上的行人和妖精少女她们,另一边则是对骂着互相扭打在一起的两尊女神。

    在来回进行互相撕扯脸颊和头发等等这样不堪入目的打架之后,哈哈地喘着粗气的洛基露出坏心眼的奸笑,俯视着同样抖着双肩喘气的赫斯提亚。

    「嘛,反正顶多也就是垂死挣扎一下吧。因为是你,所以肯定会一个孩子也聚集不到地从欧拉丽夹着尾巴逃跑吧」

    面对着炫耀着实绩,高高在上地说着话的洛基,赫斯提亚咯吱咯吱地咬着牙。

    ☆

    「——发生了这种事情哟,赫菲斯托丝!?」

    「啊哈哈哈哈!一来到下界立马就被毫不客气地来了个下马威呢」

    赫斯提亚满脸通红地对作为神友的女神进行着说明。

    这里是都市东北部,仿佛是火山一样的巨大建筑物内的某个房间里。

    在洛基离开之后,打听到了置身于都市之中的锻冶神赫菲斯托丝的大本营情报的赫斯提亚,来到了她这里进行拜访,受到了欢迎。

    面对着在尽头的主神神室中喋喋不休地讲述着与洛基的纠纷的赫斯提亚,右眼上戴着大号眼罩的身为知己的神明不知道多少次无奈地耸动着双肩。

    「这样的话就争口气给洛基看看,我要结成厉害的【眷族】!!绝对要让她哭丧着脸!」

    「啊啦,你这可是在说大话呢?洛基那边可真的就是欧拉丽的最大派阀哟?」

    听到隔着圆桌坐在椅子上的赫菲斯托丝的话,那又怎么样,赫斯提亚回答。

    虽然嘴里乱说一通,但面对着源于愤怒的热意和干劲,眯起眼睛的赫菲斯托丝,好心地承受了赫斯提亚这样的失态。

    「你是刚刚来到下界什么都不了解吧。凭我们在天界的交情,我会在你能独当一面之前对你照顾的。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和我说」

    「啊啊,谢谢你赫菲斯托丝!」

    一遍对给予援助的神友道着谢,我们走着瞧,赫斯提亚脑海里浮现出怨敌的脸。燃起了要将和下界神的地位直接相关的【眷族】规模瞬间扩大,华丽地给她瞧瞧好戏这样的对抗心。

    然后,在那个时候。神室的门扉发出了声音,被打开了。

    「主神大人哟,在小摊上买多了,要来一个吗——哦,您在忙着吗」

    「不,没关系哟,椿」

    进入房间的赫菲斯托丝的眷族,半矮人的女性抱着一个很大的纸袋。

    闻到香喷喷的油和盐的气味抽动着鼻子的赫斯提亚,紧盯着袋子里面的东西。

    「呐赫菲斯托丝,那个是什么?」

    「这是只要在这个欧拉丽里面到处都有卖的小摊料理,名字是——」

    「——『炸薯球君』,幼小的女神大人哟。要尝尝看吗」

    在赫菲斯托丝的回答后继续说明的,与主神同样戴着眼罩的女性笑了起来。

    面对着自我介绍都没有进行就开始推荐食物的自己的眷族,以及好像兴致满满地将手伸向刚炸好的薯类料理的神友,赫菲斯托丝露出了苦笑,赫斯提亚则带着挑战『未知』的神情吃下了『炸薯球君』。

    「——、」

    在张大嘴咬了一口之后立刻,赫斯提亚小小的身体颤抖了。

    「好,好吃啊……!?」

    「呼哈哈哈,对吧」

    不顾在一旁哈哈笑着的半矮人,睁大眼睛凝视着『炸薯球君』的赫斯提亚因为感激而浑身震颤着。

    这就是她在下界众多感动之一——品味美食的瞬间。

    然后,这也是堕落的开始。

    ☆

    「库呋,呋呋呋……啊哈哈哈哈!」

    三·个·月·之·后。

    在被借出到结成【眷族】为止的【赫菲斯托丝·眷族】客房里面的是,趴在沙发上翻着书哈哈笑着的赫斯提亚的身影。

    在一旁的盘子上炸薯球君堆成了小山,她不断重复着吃了读,读了笑,笑完了接着吃这样的循环。

    那个小小的身体一点也没有想要出到房间外面的动静。

    「……等一下,赫斯提亚?你也差不多该开始进行对孩子们的劝诱了吧。我先说好了,挂起【眷族】的旗帜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

    「啊啊,明天开始就进行哟—」

    面对来访客房的赫菲斯托丝,赫斯提亚目不转睛地看着书,一边回答。在这三个月间,身为下界新参者的幼女神一直都是这副德性。

    寻找以炸薯球君为首的下界料理来吃,寻找产自于下界的书来读,双眼放光。面对俘虏了众多神明的『下界的娱乐』,完全泥足深陷的赫斯提亚,发挥着自己的本领。

    也就是说,自甘堕落了。

    在天界也总是在神殿里闭门不出,懒散地过着每一天的赫斯提亚,通过入手『下界的娱乐』——这种最棒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得到了强化。拜托着锻冶神的团员们从而收到炸薯球君和新的书籍,一天的生活全部都在房间中解决。

    对不知多少次过来查看情况给予忠告的赫菲斯托丝宣言说『从明天开始我就认真起来了』的幼女神在接下来的一天,然后又接下来的一天中,持续着忘记结成【眷族】等事情的家里蹲生活。

    ——于是,面对着这个怎么说也不听的,随心所欲地渴求着堕落和快乐的赫斯提亚。

    终于,赫菲斯托丝的忍耐度达到了极限。

    「——滚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呶哇!?」

    被一直拖出到大本营的玄关口,结果还被踢出门外的赫斯提亚不成体统地倒地不起。你要干什么啊!?正想要进行抗议而抬起头的时候——在那里站着的是,抱着双臂犹如仁王像一样姿势站立的红发红眼的怒神。

    「明明是出于善意让你借住在这里,却一天天什么都不干了懒懒散散磨磨蹭蹭……」

    「赫,赫菲斯托丝……?」

    「就不应该纵容你……去尝尝下界的严苛吧!我再也不会让你跨过我家的门槛了!!」

    从头到尾都令赫斯提亚感到胆怯的怒发冲天的赫菲斯托丝在那之后,二话不说地合上了门。被漂亮地赶出大本营一身悲惨样子的幼女神,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什么嘛,赫菲斯托丝那家伙。只不过是就是稍微享受一下下界的生活嘛……才三个月左右有什么嘛」

    按着永生的神的尺度嘟嘟囔囔讲着不满的话语的赫斯提亚,「嘛算了」这么说着从大本营前面走开,前往人类与亚人熙熙攘攘的都市大街。

    「我就结成【眷族】,住处也立刻找到给你看。这也是为了给洛基点厉害的瞧瞧!」

    终于回想起当初宣示的目标,她在街道的一角开始待机。

    在自甘堕落的生活中同时也理解到,在下界必要的资金是关键所在的赫斯提亚说着「果然以冒险者为志愿的孩子比较好哪—」这样发着牢骚,观察起人来人往之中是否有无所属的孩子。

    (和那个孩子好像不大合得来,那个孩子品质恶劣……那个孩子稍微有些年轻过头了哪)

    带着蓝色的神秘眼瞳看穿了亚马逊,兽人以及小人族等等许多孩子的本质。

    即便是腐烂了也依然是神明的赫斯提亚,隐隐约约能够明白孩子们各自持有的性质。是只要进行交谈就能基本掌握住那个人的人品的程度。下界也有这样一句有名的话,『孩子在神面前无法说谎』。

    持续着搜寻似乎能和自己波长相合,能够认同的孩子,赫斯提亚发现了某个妖精女性,『那个孩子正好!』这么说着靠近了过去。

    她面对着夸耀似地装备着弓箭和箭筒还有轻装,正要从事冒险者这个投机行业的人才,心情很好地搭起了话。

    「呀,妖精君!一眼看上去你好像并没有和神结下契约,不加入我的【眷族】吗!?」

    有精神地,热情地,丝毫不损神的威严地挺着胸进行着劝诱,然后对方那个妖精就像是要看清楚矮个子的赫斯提亚一样,目不转睛地对她进行从头到脚地打量着。

    「虽说有些失礼,女神大人,您的名字是?」

    「我是赫斯提亚!」

    「【赫斯提亚·眷族】……没有听说过。如果是新兴派阀的话,大本营所在地是?现在团员数有多少?资金是什么程度?」

    「诶,诶?」

    面对妖精连珠炮似的发问,赫斯提亚不知所措。

    是逐渐从这完全回答不上来的样子中察觉到什么了吗,对方那被讴歌为森之妖精的美貌换上了冰冷的表情,眯起了眼睛。

    「【眷族】的运营方针是?」

    「那,那个……希,希望能够在地下城赚钱回来呐—,这类的……」

    一打算用干笑将毫无计划性这件事情蒙混过去的时候,对面的妖精投来了冷到冰点以下的目光,就连分别的招呼和鞠躬也没有地,背对向既无威严又没有别的什么了不起之处的幼女神。

    浪费时间,就好像是这么说着一样,孩子的背影远去了。

    「被,被用好像是看纸屑一样的眼神看着……!?」

    我明明是神……!?这样受到冲击的赫斯提亚。

    作为下界新参者的当时的她所无从得知的是,通常,探索系的【眷族】会在都市外进行准备之后再移入这个都市里面。如果不能预先在某种程度上集齐人员和资产的话,就很难以迷宫探索作为派阀的营生手段。至少,可以预想到是前途多难的。以冒险者为志愿的人们也是拼上了自己的性命,就算是稍微也好,会想要进入环境良好,比较富裕的【眷族】这一点不言而明。

    「什,什么啊,这才是刚刚开始,只要继续劝诱的话,一个人这种程度的……!」

    雪上加霜的是女神本人是光杆一根,从冒险者开始到其他的所有事情全部都要现场筹措这件事更是没法容忍。对于孩子们来说什么好处都没有,能看到的只有辛苦。

    更何况众所周知,这个欧拉丽——不,下界有着人智无法估量的令人困扰的众神们,要是和他们扯上关系的话就完蛋了,这一点也是共通的认识。

    唯一能讲得出来的对派阀的展望也不能好好说明的幼女女神,被排在那些愉快的众神们同列了。也就是说,『无法信赖』。

    截至黄昏为止,她的劝诱活动——全部以失败告终。

    「全,全灭……!?这就是在下界生存吗……!?」

    获得信仰,不,信赖这件事很困难。

    这是赫斯提亚初次认识到的,下界的严酷。

    ☆

    「呜呜,赫菲斯托丝呜……」

    「你……把你赶出去还没经过一天呢」

    在下界获得初次露宿街头的经验的第二天,赫斯提亚只能哭着去找神友。

    接受了下界的洗礼之后的赫斯提亚抛开了矜持,向赫菲斯托丝低下了头——在那之后又连着好几天,赫斯提亚持续着去找赫菲斯托丝帮忙。

    「赫菲斯托丝呜……」

    时而是说着没钱了这样纠缠不放。

    「赫菲斯托丝呜呜……」

    时而是哭诉着无法找到能赚日薪的工作。

    「赫菲斯托丝呜呜呜……」

    时而是说着没有能避雨的地方,全身湿透着恳求。

    面对暴露出没有『神之力』的话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的赫斯提亚,赫菲斯托丝感到非常地头痛。虽然说过不能娇纵神友,但是也不能让她横尸街头。终于束手无策的红发红眼的女神深深的叹了口气之后——「就到此为止了哟」定下了这样的约定,给了赫斯提亚一个住处。

    这是存在于被人遗忘的小巷子的深处,落魄的教会地下的秘密隐藏房间。

    「谢谢你,赫菲斯托丝……!」

    「说真的,我是说真的,就到此为止了啊!?我也给你介绍好打工的地方了,从今往后一切你都要自己解决了!」

    被很会照顾人的神友带到这个教会前,赫斯提亚说着「嗯!」点了点头。

    与夹杂着叹息回去的赫菲斯托丝分别之后,赫斯提亚踏入了半废墟教会的地下室,成为自己据点的大本营。

    「呃呃,你把什么东西推给我了啊,赫菲斯托丝……」

    看到教会地下室的样子,赫斯提亚不禁呻吟了起来。

    完全无法和三个月前借来的客房相比地,破破烂烂。墙皮已经剥落,还有好几个地方有裂缝。魔石灯只有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那个。是体贴关照赫斯提亚吗,运进来了一些床,沙发之类的生活用品,然而全部都是旧东西。

    「算了算了,也不能太贪心……久居则安嘛!」

    一半是说给自己听一样地喊着,首先开始进行对房间的确认和整理。

    确认以水管为首的魔石制品的有无,调节生活用品的位置和高度以适应自己那小小的身体。全部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呼地松了一口气的赫斯提亚在房间中央环视四周。

    「……很宽敞啊」

    小小的嘴唇零碎地自言自语着。

    「虽然在天界习惯了一个人……不过洛基,还有赫菲斯托丝那里好像很热闹呢」

    想起的是被孩子们,眷族所包围的同乡神们的脸。

    虽然好像是被嫌麻烦一样对待,然而却仍然一脸高兴像的洛基。被团员们仰慕,就连赫斯提亚也能面带笑容接待的赫菲斯托丝。在她们之外其他至今遇到的众神,都好像很幸福的样子。都好像很满足。

    不知多少次地看到了这种在天界从未见过的表情。

    「混蛋,我才不寂寞呢」

    自己听起来都像是逞强一样的台词在这冰冷的地下室中回响。

    伫立着的赫斯提亚熄灭了魔石灯的光亮,爬到了床上。

    「……我的眷族,会是怎样的孩子呢」

    怎样的孩子,会牵起自己的手呢。

    解开胡乱用绳子系着的头发,一边仰卧在床上,赫斯提亚这样想道。

    稍稍有些寂寞与不安,然后又微微有些期待。

    在下界的住民无论是谁都会品味到的对将来的感情,思绪。身为女神的赫斯提亚也感受着这一点,不久闭上了眼帘。

    ☆

    从这开始赫斯提亚的辛苦——真正的下界生活开始了。

    基本上,要自给自足。必须要自己独自想办法充饥,在募集能养活自己的【眷族】成员,进行劝诱的方面完全失败,过着充满挫折和惨败的每一天。

    至今为止能做到一切的『神之力』被封印,一天又一天地品尝着苦难的赫斯提亚的脑海中闪过的是,神友之前一直说着的『下界的严苛』。

    有娱乐,有刺激,有快乐。然而比起其他事情,对神来说,下界生活艰难,赫斯提亚这样痛切地想道。搞错了打工地,炸薯球君露天店的点火装置的使用方法,让整个店都爆炸掉,很快就背负上巨额债务的时候,脸颊甚至都被眼泪打湿。

    不过,在那艰难困苦中也有值得庆幸的邂逅。

    喜爱有着幼小外观的自己的打工地同伴,还有小微【眷族】的有着温柔内心的男神米赫,作为他的眷族的犬人娜扎。在这个下界第一次遇到的神和他的【眷族】作为贫穷同盟经常帮助赫斯提亚。能够和在天界就是相识的建御雷在这个欧拉丽再会这件事也——他也因为极端贫困努力地进行着打工这一事实也——支撑着赫斯提亚想要加油的气概。

    于是,置身于下界——欧拉丽之后半年。

    被赫菲斯托丝赶出去之后经过了大约三个月的时间,某个晴朗的日子里。

    「又被拒绝了……」

    刚好是今天第50人的【眷族】劝诱失败,赫斯提亚耷拉下双肩。

    自从来到这个欧拉丽,累计起来,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向孩子们搭话了。面对专程在赫斯提亚打工时过来笑话她的洛基,持续上演着就连顶嘴都做不到的狼狈相。

    今天也没有成果吗,这样想着啪嗒啪嗒地走在街道上——这个时候。

    一名少年映入了眼帘。

    (那个是,人类的孩子吗……总觉得好像有着不输给我的落魄表情呢)

    和自己一样耷拉着肩,同样啪嗒啪嗒地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行走。

    头发是像初雪,或者是说像兔子一样纯白。眼瞳的颜色是鲜艳的深红,身体轮廓很纤细。

    对于那个背影微妙地感到在意的赫斯提亚,跟在了少年的后面。虽说也有感受到在两人之间的氛围很亲近的缘故,不过主要原因还是不能放着那失落的侧脸不管。

    哒哒哒哒地小跑似地追在后面,躲在物体后面,立刻背转身体。浸沐着周围路上行人所发出的吃惊的视线,笨拙地驱使着跟踪术之后,知道了那个少年是【眷族】的入团希望者。他到处拜访各种各样派阀的大本营,敲响门扉,然后立刻就吃了闭门羹。似乎,因为他是希望成为冒险者,结果就连与主神见面的机会也没能得到,被从他那充满乡下气息的风貌判断为没有前途的样子。

    看到这个事实,难道说,赫斯提亚想道。

    这难道不是进行【眷族】劝诱的好机会吗,她这样期待了起来。

    即便远远地看过去也能看出少年就是赫斯提亚能够认同的人物,质朴,腼腆,最为可贵的是纯粹。赫斯提亚用与女神不相符的样子偷偷地窥视着他的动向。

    「就算是这样也……」

    好像很孤独啊。

    眺望着在川流不息的人来人往中,好像是迷路的孩子一样彷徨着的少年的背影,赫斯提亚这样感觉到。

    和抱着能找到夙愿中的眷族吗这种不安与期待的自己不同,那是与活过了悠久的时间的神明有着决定性差异的,真正的孩子。

    赫斯提亚紧盯着那好像心里没底一样地寻找着自己容身之处的侧脸。

    (啊呀啊呀,看到那样的表情的话……我不就没法放着不管什么的了吗)

    赫斯提亚所司掌的事物是火炎,守护容身之处的光,或者说是守护之火。

    向恳求着的人们伸出救济之手,迎接受伤的迷途儿的宛如炉火一般的不灭火焰。

    现在正好就发现了迷路孩子的赫斯提亚,向那个背影搭了话。

    「喂—,那边的你——」

    这不起眼的一次邂逅,竟是一切的开始。

    那时的女神,对此还一无所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