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BD特典小说 BD4短篇 祈愿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BD特典小说 BD4短篇 祈愿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uiop031

    翻译:pdapanda

    以黑色为基调的套装上衣和裤子。领子上装饰着蝴蝶型的缎带。

    量身定制的制服,即便不用手去触摸也能一目了然地确认到面料的高级材质。实际地试穿一下的话就会知道这个制服意外地方便活动,简直就像是冒险者的战斗衣一样有着优越的功能性。

    虽说如此,面对无偿供给的服装,还是无法抹去太过于高级与自己不相称感觉。

    看到在窗子上隐隐约约映照出来的自己的制服身姿,埃伊娜不由得惶恐了起来。

    「现在开始去和其他的职员们打个招呼吧,就像前几天传达给你的那样,你被分配到了事务所。恐怕是想要让你在通常业务之外也作为接待员工作,有这种打算……你在听吗,祖尔?」

    「啊……很,很抱歉!」

    被在前方引领的犬人青年问话,埃伊娜慌慌忙忙将视线从窗子上移开。

    在现在仍在通行中的长长的走廊里面,有好几名同样打扮的亚人。擦身而过的时候看到,他们全都板着侧脸,看起来十分严肃。紧挨着自己的自学生时代以来的友人,摇曳着她那樱色的头发,比自己还要紧张,牙齿打颤。

    是因为埃伊娜她们看起来太不成熟了吗,周围的人们都朝着她们投去了笑容。一边自觉到脸上聚集起了热度,无意义地扶正眼镜,倾听着作为自己上司的人物的说明。春日的阳光,穿过窗子,照射在再次被他引领前行的埃伊娜身上。

    于是,眼看着要进入被介绍的目的地房间的时候。在连接着走廊的前方,白大理石的宽阔大厅——在那里互相推搡着的众多身强力壮的冒险者们,映入了眼帘。

    支援不怕死的他们,就是埃伊娜从今以后的工作。

    埃伊娜·祖尔,14岁的春天。

    她加入了统治迷宫都市欧拉丽的管理机关,成为了『公会』的一员。

    ☆

    埃伊娜选择『公会』作为职场的理由是,要是照实说的话就是为了钱。不愧是被讴歌为『世界的中心』的迷宫都市的中枢机关,『公会』的工资很高。劳动者自不必提了,甚至根据情况还会比一部分下级冒险者的收益更高。公会职员是高薪酬的工作。

    然而,埃伊娜并非见钱眼开的那种人。

    她想要钱的原因是为了给留在生养她的故乡的家人寄去生活费。

    身为高种妖精的埃伊娜的母亲出身于王族的森林。有着与某位王女一起从村子里面溜出来经验的母亲,似乎是身体不太适应外界的空气,重复着经常卧病在床的每一天。爱着母亲的人类父亲,为了养活他们生下的埃伊娜,还有她的妹妹这些家人,身为唯一男性劳动力的他每天赚取着日薪,同时还要兼顾家事和育儿。

    埃伊娜感谢着即便在那样的环境中,依然让自己接受教育的双亲。她决心为了自己所爱的家人,获得许多的知识和经验,进行报恩。不适应武斗,不如说不适应运动的她将讲座穷究至极限——当然这对于学习勤勉的埃伊娜来说是最喜欢的东西——将进入公会作为进路的有力候补。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学区取得良好成绩的埃伊娜赢得了推荐,越过龙门,实现了在公会就职这一目标。

    「就像之前传达的一样,正式作为公会的一员而工作,然后……」

    在公会分配给的职员用集体住宅的单人房里,埃伊娜正写着信。

    在写给家人的信件中报告近况,然后夹杂着玩笑地写下对今后的不安。

    对于新的环境的忧虑,如果说完全没有心里没底那是骗人的。有时候也会想要听到父亲和母亲,以及面容都不怎么记得的小自己很多的妹妹的声音。

    不过同时,埃伊娜也在期待着。

    进入公会绝对不仅仅是为了家人,在这个作为『世界的中心』的欧拉丽,她期待着通过作为公会职员工作而得以增长见闻。

    许许多多的人们,许许多多的冒险者,许许多多的伟业。在这个都市里面,埃伊娜肯定可以收获到之前只在书上看到过的事迹,或是就连书上也没有记载的发现与感动吧。应该会满载着兴趣与兴奋吧。肯定,这样做会是有意义的。

    一边坐在椅子上,一边用木桌子上的羽毛笔奏响沙沙的声音,摇曳着一直留到后背的长长的茶色头发。略显稚嫩却端丽的半妖精的相貌,浮现出了笑容。

    不久,埃伊娜在文末以亲爱的字样做结,封上了信封。

    「……嗯,加油吧」

    被从窗口射入的日光照耀,眯起了眼睛,埃伊娜重新整理好了心情。

    ☆

    「从今天开始我来担当您的顾问,我是埃伊娜·祖尔」

    埃伊娜最初的工作,是冒险者的探索顾问。

    所属部署的事务工作自不必说,在理所当然地经受了作为公会之花的接待员的职务指导之后,这一工作也接受了下来。作为有着很多与冒险者相接触的机会的位于窗口的人,要是不先了解好每天潜入地下城的他们的情况的话,也难以胜任。

    从上司那里接受了顾问的入门工作的埃伊娜,在面谈室里面向着初次见面的她所负责的冒险者打招呼。

    「……是半妖精啊」

    对面的冒险者,叫做玛莉丝·哈卡德。

    是将蓝色的头发短短地盘起来,似乎很好胜的人类女性。年龄是15岁,纤细的身体有160公分,比埃伊娜个子还要高。是刚刚在公会完成注册的新手冒险者。

    直勾勾地盯着紧张地挤出笑容的埃伊娜的玛莉丝,叹了口气。

    「我,明明是想要阴沉的矮人大叔的……像这种乳臭未干的半亚人什么的」

    「什……」

    「哈,真不走运啊。被强推给超新人职员什么的……真是的,真是下下签啊」

    该说不愧是希望当冒险者的人吗,她用很容易就会能察觉到教养不好的谈吐发泄着不满。

    那张脸上,清楚地表现出对于尚未穿惯制服的埃伊娜的侮辱和轻蔑。

    「你,你那边才是吧,不是刚出道的冒险者吗!?所属的【眷族】也是刚刚成立的新兴派阀,明明就是个新手!」

    「什,我从现在开始会成为第一级冒险者扬名四海!你刚才是什么说法!?」

    「明明什么都不明白,请不要说第一级冒险者云云的!你还早了一百年呢!!」

    「你说什么,你这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开始的就是激烈的口角。成绩优秀,头脑明晰,品行方正——三样俱全的埃伊娜,果然那时还是太年轻了。

    在隔音性能良好的面谈室中面对面的痛骂和反驳纷飞。站起来的少女们甚至忘掉了相互之间的立场,用声音进行着激突。和之前预想的良好进展已经差了十万八千里。

    无论如何,这个第一印象最糟糕的玛莉丝,对于埃伊娜来说依然是最初负责的冒险者。

    「别仗着发育好一点就得意忘形了半亚人!?」

    「你在看着哪儿说话呢!只不过是玛莉丝氏太过于寒酸了而已,我很普通!!」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绝对不会再原谅你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红耳赤,头额相抵的两个人的脚下,本应是作为支给品被提供的短剑和轻装,就像是闲得无聊一样地,在木箱中放出光泽。

    「真是的,真是难以置信,那个人!」

    那天晚上。

    在公会推荐的高级住宅街附近的酒馆里,埃伊娜倾吐着抱怨玛莉丝的话。

    「哇~……埃伊娜会生气成这样,还是好久没见过了呢~」

    面对明明根本就没喝过酒,声音却变得粗暴起来的她的身影,坐在桌子对面的人类少女,同时也是学生时代以来的友人,蜜西娅·弗洛特把眼睛睁得溜圆。

    不愧是公会所推荐的店,这里没有性格很差的冒险者的身影。坐在酒馆一角的双人席上一点一点地喝着果汁的她,摇曳着樱色的头发,一边歪起脖子感到困惑。

    「埃伊娜负责的冒险者,挺过分的呢?」

    「该说是过分呢,还是说说话难听呢……讲了一堆带着偏见的话所以……」

    呶,一边发出这样的声音,埃伊娜嘟起了嘴。

    看到平时老成的友人的与其年龄相应的稚嫩,蜜西娅似乎有些高兴。

    「蜜西娅你那边怎么样?今天也和我一样,和负责的冒险者见面了吧?」

    「那个呢,是比我年纪大的兽人,个子很高……诶嘿嘿,稍微有点帅哟?」

    听到埃伊娜的问话,蜜西娅一边脸红着一边说道。

    「蜜西娅……我先说好了,公私不分是……」

    「知,知道了啦~!?」

    感觉到不知为何酝酿出的甜蜜气氛,埃伊娜将像钉子一样的眼神射过去,蜜西娅慌忙地摇着双手。

    进入公会好几天了。相互讲述至今为止发生的事情,共享辛苦与喜悦。

    「乌拉诺斯大人,好有魄力啊~?即便是这边紧张地进行自我介绍也只是威严满载地说了一声『这样啊』。啊,不过不过,事务部的大家都好像很温柔,真是太好了~」

    过了一阵,爱聊天的蜜西娅一个接一个地抛出话题。

    面对着比平时更甚的饶舌样子,埃伊娜只能苦笑。一边理解到环境的氛围突然改变了。

    「不过,除了顾问意外还要做接待员的工作什么的……我能胜任吗」

    「如果是蜜西娅的话,肯定能行哟」

    「不过,我可不像埃伊娜那么容易就能掌握要领……能进入公会,也肯定是录用埃伊娜时作为添头也把我招了进来吧」

    自从学生时代开始,埃伊娜和蜜西娅就被旁人看做是二人组。因为蜜西娅自己对那一点也有着自觉,于是优等生的添头云云的话才脱口而出的吧。

    确实,要是一刻将目光调离蜜西娅,她就会得过且过,因为她就是那种如果考试不迫在眉睫就不会开始学习的天性,让埃伊娜感觉特别棘手——她是『该做的时候才去做』的人类。

    是得益于与接待员相称的姿容,虽说觉得也有这样的原因,能进入公会肯定是因为一边噫噫地哭着一边努力的结果吧。

    虽说希望去公会的志愿动机是「如果埃伊娜要去的话,我也去吧!」这样轻率的东西,埃伊娜,还是觉得这句话非常令人高兴。

    「如果是蜜西娅的话,没问题哟。加油吧?」

    「……嗯,要是埃伊娜那么说的话,我也觉得好像没问题呢」

    似乎有些不安的蜜西娅,说着加油看看吧,这样绽放出笑容。

    埃伊娜也以笑声作为回答。

    ☆

    从那以后日复一日地逐渐对欧拉丽习惯了起来。

    也多亏了教给自己各种各样事情的职员们的福,埃伊娜一天天地掌握了业务。

    有时还会从前任那里承接上级冒险者的负责工作,从他们的行为举止那里也能学到很多。

    如果从公会总部向门外走出一步的话,爆发的抗争和各种各样的事件就映入眼帘,不绝于耳。

    第一次见到的怪物祭,公会与【伊丝塔·眷族】之间发生的纠纷,还有抗争和战争游戏,好几位女神被连续送还天界……可以充分地领悟到欧拉丽绝对不是无聊的地方。

    迷宫探索方面【芙蕾雅·眷族】,【洛基·眷族】的活跃则令人震惊。

    其中【洛基·眷族】里面也有埃伊娜的熟人——从幼小的时候就受其很多照顾的王族——虽然看到她的名字被列出来的时候不由得感到十分惊异,然而并没有打算过去自报家门。所属于绝对中立的公会的自己的立场,而且更重要的是,面对身为代表都市的第一级冒险者的她,感到有些畏惧。

    然后,在来到欧拉丽之后,第二次的春天来访的时候。

    也逐渐开始掌握接待员工作的埃伊娜,所负责的冒险者增加到了四人。

    其中,玛莉丝的楼层攻略进度尤其令人目瞪口呆。

    「埃伊娜!我突破10层了!」

    黄昏时间的公会总部,玛莉丝叫住了从窗口离开的埃伊娜。

    是来换钱的吗,她拿着装满金币的袋子走近过来。穿旧的皮革铠甲和已经不再是支给品的钢制短剑,如实地表述着她至今为止的战果。

    「诶,已经把到达楼层给——什么,这不是根本就是把我的叮嘱全都当做耳边风了吗!?因为从10层开始会起雾,请慎重地探索,我都那样说过了……!」

    面对悠闲地朝这边挥手的玛莉丝,埃伊娜一半恼怒一半惊讶地批评着她。

    一年之间就将『上层』的10个楼层攻略了。虽说是组队进行的,但是作为出身于【新兴】派阀的她来说这也是相当厉害的攻略速度。到了令人不禁惊叹的地步。

    「啊—,吵死了吵死了!牢骚话差不多就行了,之后我们一起去喝酒吧!」

    「稍,我是公会职员,应该公私分明……!?」

    「我请客,别讲歪理了来吧!」

    被心情很好的玛莉丝强行拽走,埃伊娜只好去参加酒会。

    要是一身公会制服就不太妙了,总算是换掉衣服之后,她被带到都市南部的繁华街,玛莉丝所推荐的酒馆『焰蜂亭』。

    「埃伊娜,你,在冒险者间评价不错哦?都说有个从学区过来的可爱的接待员什么的。真是的,身为妖精真是赚大发了啊~」

    「玛,玛莉丝小姐!」

    在周围的不绝于耳笑声中,将店内特制的通红的蜂蜜酒一饮而尽的玛莉丝开着玩笑。

    在这个时候,埃伊娜和玛莉丝互相已经摸清了对方的性格。

    虽然在冒险者和顾问这样的关系下进行了好几次冲突,不,是口角。在一碰面就互相抱怨的过程中,她们逐渐成为了即便很小的事情也能聊得很欢的关系。虽说如此,玛莉丝那边气势汹汹地把埃伊娜卷入这种形式是常态。脸染上和蜂蜜酒同样的颜色,面对完全喝醉了的自己负责的冒险者,只喝下清水的埃伊娜叹息了起来。

    「不过呢……嘛,什么来着……你是个好家伙呢,埃伊娜」

    「……说什么呢,这么突然」

    增加的到达楼层,之前为止一直都心情很好地笑着的玛莉丝,突然将话锋一转。

    就这样脸上红色还没褪去地,唇上还残留着微笑。

    「虽然说牢骚话现在也是吵死人,脑筋又死板……你能担当我的顾问,我中奖了呢」

    「……」

    「面对粗野而且脑子又不好使的我,不知道多少次地教给我知识……今天也是,『奥克』和『小妖』的情报起了大作用。对不起了啊,最开始的时候,说什么新人之类的嘲弄你」

    迷宫里面有很多即便是竭尽全力也束手无策的事情,她接着说道。玛莉丝借着酒力,讲述着感谢的话语。

    「能够和你邂逅,真是太好了啊」

    听到就好像是要完全消失在店内的喧嚣中的玛莉丝的低喃,埃伊娜知道自己的胸中扩散着自从成为公会职员以来就从未怀抱过的感情。感受到和平时的自己完全不同的心脏律动的埃伊娜,就像是要掩饰狼狈一样,反射般地提出了问题。

    「玛,玛莉丝小姐……是为了什么而成为冒险者的呢?」

    来到欧拉丽,成为冒险者的人们当中不少人都有着引擎。埃伊娜心照不宣地了解不应该对他人的事情进行超过必要限度的询问。

    面对第一次踏入心扉的埃伊娜,玛莉丝沉默了一阵之后,开了口。

    「我,想要争口气给大家看看。要让深切我的父母,把我当傻瓜耍的那些人看看。要成为像是第一级冒险者那样的厉害的家伙,变得有名」

    挑明自己是流浪儿的玛莉丝,最后脸上绽放出笑容。

    「然后是,是啊……为了将肮脏的我捡回来的,神大人,是吧?」

    看到似乎有些难为情地笑着的她,埃伊娜那在眼镜后面的绿玉色的眼睛眯了起来。

    冒险者通常给人的印象,是粗暴的无法者。

    这虽然说的没错,但是也并不完全正确。面对与要支撑家庭的自己出于相同状态的玛莉丝,埃伊娜在感受着共通的情感的同时,感到高兴。

    从今以后也要继续支援冒险者们,为他们助威。

    找到这样做的明确价值了,有着这样的感觉。

    「祖尔」

    「雷默尔班长」

    在进一步缩短与玛莉丝的距离之后,经过了一个月。

    埃伊娜走在总部的走廊里的时候,被犬人上司叫住。

    「 你和弗洛特入职已经过了一年了,已经习惯职务了吗?」

    「是的,托您的福」

    就像是他说的一样,埃伊娜加入公会即将迎来一周年。

    一边与面容纤细的上司肩并着肩的走着,埃伊娜讲述着现在的心境。

    「最近,觉得自己与冒险者们走得比较近了……如果能够成为他们的力量的话就好了,我是这么想的」

    一边回想着前几天和玛莉丝发生的事情,说着今后也要继续两人三脚地共同前行。

    犬人上司沉默地凝视着露出微笑的埃伊娜的侧脸。

    「是这样啊,你和弗洛特,还没到火候吗……」

    ——·还·没?

    关于这个低喃出的话,正要反问回去的时候,他接着说了。

    「祖尔……这个是,作为比你在公会工作时间更长的人意见,不过」

    在进行了意味深长的前置之后,他这样告诉埃伊娜。

    「还是不要对冒险者投入过多感情比较好」

    「诶?」

    不顾停止行动的埃伊娜,上司将视线移开,向前方继续走去。

    「之后会变得很痛苦的。虽然这只是个人的见解」

    「班长……?」

    「不少的,很多的职员应该也会说和我一样的话」

    看着远去的背影,埃伊娜被留在原地。

    清楚地了解到他的话的含义,那已经是几天后的事情了。

    那一天,埃伊娜负责摩天楼设施的检查工作,东奔西走着。

    被暗红色的光芒笼罩的黄昏时分。冒险者们陆陆续续地从通往地下的楼梯归还的时候,在塔的一层,处于大厅内的埃伊娜他们这些检查员的一群人也结束了视察,正要踏上归途。

    这个时候,咋哇,喧嚣声突然大了起来。

    埃伊娜刚一转身看向由冒险者们发出的骚动,视线的前方,就出现了数具从地下拖回的遗体。

    似乎,某个冒险者团队,全灭了。

    发愣的埃伊娜的耳朵里传入了冒险者们的说话声。似乎上级冒险者的团队发现了倒在楼层里面的尸体,出于同行的关系,将遗体回收了回来。

    比埃伊娜在公会工作更长时间的其他职员们,摆出冰冷的脸,无表情,或者是像是在强忍住什么一样紧绷着嘴唇的时候,终于回到地面上的遗骸被并排摆放在大厅内。

    然后,在那里面,有埃伊娜认识的人物。

    「诶——?」

    变得破破烂烂的皮革铠甲,已经僵硬的手中握着的断剑,自己见过的蓝色头发。

    那个浑身是血的人类少女——没错,正是玛莉丝·哈卡德其人。

    绝对没有看错人,看错人什么的根本不可能。

    微微地睁着眼的玛莉丝的亡骸,用虚无的眼瞳仰视着虚空。

    那个身体,缺损了一只手臂。

    就好像是讲述着那凄惨的被蹂躏的一幕一样,其他人的遗体也有多处被撕裂。

    接下来的瞬间,埃伊娜的膝盖立不住了,不由自主地倒了下来。

    『那个伤痕……是小龙吗?』

    『是吧。肯定就连像样的抵抗都没有进行过吧,看吧,真是太可怕了』

    冒险者们的低语声经过耳畔。

    无力地坐倒在地板上的埃伊娜停止了思考。视线前方的光景——变得冰冷的她的亡骸,令埃伊娜不能允许自己将视线从现实挪开。

    自从就任顾问以来,已经经过一年。

    在埃伊娜负责的冒险者中,玛莉丝是最初的死亡者。

    「祖尔,喂,祖尔?」

    呼唤着自己名字的职员们的声音,模糊不清。

    就像是要逃避现实一样,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尽管如此,玛莉丝的脸,浑身是血的她的表情还是像烙在视网膜上一样挥之不去。

    原本就是知道的。这里是迷宫都市欧拉丽。每天都有众多的冒险者潜入地下城,然后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没有回来。本来是不应该不知道的。

    但是,要是她的话,就说不定,埃伊娜曾经这样想过。

    到昨天为止还在与之说笑的冒险者,无可替代的朋友,不应该就这么死了。

    埃伊娜第一次,直面着身边人的死亡。

    ☆

    就好像是,以与玛莉丝的别离作为契机一样。

    埃伊娜负责的冒险者们,全都死去了。

    甚至就连作为后任承接下来的上级冒险者也在前往『中层』之后,没能回来。

    ——还是不要对冒险者投入太多感情比较好。

    埃伊娜现在正确地理解到,上司所告知的话语的真意。

    无尽的丧失感讲述着一切。恐怕以上司为首的众多公会职员也体验过不知道多少次的同样的,或者是在那以上的冲击吧。

    (我,是……)

    在感到悲伤之前,埃伊娜沉浸在后悔当中。

    自己是迷宫探索顾问。对于冒险者难道自己就没有其他能做到的事情了吗。

    难道自己,对于她们就没有更多能够给予的东西了吗?

    ——令她们死掉了。

    这样的想法盘踞在埃伊娜的心头。

    「那是傲慢,祖尔」

    就好像是看穿了埃伊娜心中所想一般。

    在接待员中也是老资历的狼人女性,这么说道。

    「本来就有更加安全的工作存在,即便如此那些家伙还是成为了冒险者。为了金钱,为了名声,然后索求着『未知』这种兴奋感……那种笨蛋一样的家伙们,我们根本帮不了他们」

    「罗兹,小姐……」

    「即使他们不去『冒险』,他们还是擅自……即便我们如何叮嘱他们,结果,还是毫无意义」

    一边摆弄着红色的长发,狼人接待员焦躁地这样说道。在完全没有进行任何办公的办公桌上,就像人偶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的埃伊娜缓缓地抬起了头。

    即便是在投去无力的视线的埃伊娜眼中看来,还是能够感觉到她的侧脸上除了焦躁之外还有几丝惋惜之情。

    「这个工作,好辛苦啊……」

    这是另一天,在只留下两个人的办公室里面,蜜西娅泪眼婆娑,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

    放在桌上的是完全冷掉的两人份的红茶。

    她所负责的冒险者,也死去了。

    「无论是谁,都没有回来……无论是多强的人,多么帅气的人,多么温柔的人都……全都」

    「蜜西娅……」

    从旁人的角度来看也能知道她对那个冒险者抱有好感——或者说不定是抱有小小的恋心——蜜西娅,低着头,小小的身体颤抖着,数滴眼泪落在了大腿上。

    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开朗的她的这样脆弱的身影,埃伊娜从未见过。

    「呐,埃伊娜……我能坐那边吗?」

    「……嗯,好吧」

    蜜西娅弯下腰,坐到了埃伊娜坐着的沙发上,哭了起来。

    就好像是要搂住埃伊娜一样,她将脸埋入埃伊娜的肩膀,一边强行忍住声音,一边发出呜咽声。

    抱紧她的身体的埃伊娜在那一天,也流下了眼泪。

    多亏了蜜西娅,哀悼着死去的玛莉丝他们,她终于能够哭出来了。

    ☆

    在那之后,在大量的人们死去,在悲叹中度过的一天天中,埃伊娜理解到了。

    那就是『冒险』会将冒险者引向死亡。

    一瞬间的大意和傲慢,好奇心,甚至就连面对伟业的勇气,都会成为收割他们生命的镰刀。在埃伊娜的心目中『冒险』与无谋和蛮勇同义。

    (很辛苦,很辛苦哦?……但是)

    曾经一度想要像其他的接待员和职员们一样,与冒险者们保持距离。

    然而,埃伊娜并没有这么做。

    作为顾问接触到的冒险者们中看到玛莉丝他们的身影,并没有逃避悲伤,而是直面他们。

    (如果放着不管的话,就会更加辛苦了)

    进入公会的当初,心中所抱有的对兴趣和兴奋的期待感摇身一变,成为了使命感。

    在其他同僚,甚至于蜜西娅都戴上了笑容的假面具,和冒险者保持距离的时候,埃伊娜主动地前进一步。

    「那么路维斯先生,今天要学习到这里!」

    「呜,呜呜……埃伊娜小姐,差不多该让我休……!」

    主动举行着讲座,彻底地将地下城的种种知识锤炼进他们的身体,无论对方是新手的下级冒险者,还是从其他负责人那里承接过来的上级冒险者,都毫不留情。

    不会让他们进行『冒险』。

    因为这样的一个念头,埃伊娜对于冒险者尽了可能的一切努力。即便是面临着升格,关于团队的准备和各种各样的对策也精心地进行。

    有时甚至会亲自对可以信赖的冒险者提出冒险者委托,在做出会有危险的觉悟基础之上,与他们同行进行迷宫探索。这是因为想要去亲身感受会杀掉冒险者们的地下城的威胁。

    「道尔穆先生,这些全都弄错了!那么,重新来过吧!!」

    「饶了我吧,小~埃伊娜!?」

    即便是最初脸上露出不快表情的职员们,面对百折不挠的埃伊娜的身影,也无话可说了。而且蜜西娅也开始改变了起来。

    至少她不再是事务性地,而是,为了冒险者能做些什么呢,这样与埃伊娜商谈过之后考虑了起来。无止境的开朗也逐渐回归了。埃伊娜,对着感到高兴。

    自那之后时间流逝着——。

    注意到的时候,埃伊娜已经比玛莉丝个子更高了。

    也剪掉了长得很长的头发。

    被说是『发育良好』之类的被玛莉丝所嫉妒的身体也更进一步地成长,不断地接近着大人的样貌。

    就这样,在公会工作已经过了五年的春天里——

    ☆

    「——窝,我,想要成为冒险者!」

    埃伊娜,与一位志愿成为冒险者的少年邂逅了。

    「……什么,我确认一下,是新人冒险者,在注册方面没有弄错什么吧?」

    「是的!」

    白色的头发加上深红的眼瞳,简直就像是兔子一样的人类。

    面对热情高涨无数次点着头的少年,在窗口里进行接待的埃伊娜微微地苦笑了起来。

    按照业务流程,在羊皮纸上填写过必要事项之后,她的视线扫视着那张注册申请书。

    名字是贝尔·克朗尼。和玛莉丝同样是人类。而且比她年纪还要小。

    已经见过不少像这个少年一样的岁数很小却志愿当冒险者的人们的埃伊娜,虽然在短短的一瞬间,脸色黯淡了下来,不过立刻又重新换上职员用的笑容,完成了手续。

    向少年传达过明天再过来一趟之后,她回了一趟办公室。

    「那家伙会早死。这是毫无疑问的」

    「罗,罗兹小姐」

    「你也知道他没有前途吧,祖尔?你已经在这里工作好些年了」

    是从头到尾都看到了吗,狼人接待员半开玩笑地向埃伊娜投去声音。

    只要是在公会呆过多年的职员的话,就会明白。这个冒险者是有前途呢,还是正相反。

    即便在埃伊娜的眼里看来,也不能认为之前的少年作为冒险者能够取得巨大的成就。至少,身体可以感觉到他没有『器量』。被前辈接待员指出关键,就连咕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希望的顾问方面呢?」

    「那个……是女性支援,种族是妖精族」

    「他希望的是妖精的话嘛!索菲,你去吧?」

    「算了吧,接收活不长的冒险者也只是白费力气而已」

    一直进行事务工作的美女职员,用极其淡漠的态度拒绝了进一步的交涉。

    「罗兹小姐,索菲小姐,我觉得不应该就这么下断言」

    忍受不了的埃伊娜刚一发出异议,狼人接待员就说着「那么」,露出了笑容。

    「要赌一把吗?那个男孩能撑到什么地步」

    听到要围绕着少年的今后发展进行赌博的话语,正在休息中的接待员们一齐做出了反应。

    「那么我赌半年」「我赌两个月」「半个月吧—」

    「要是参加的话,就把金币拿到我这边啊—」

    「大,大家,太不谨慎了!!」

    面对以狼人接待员作为庄家真的开始进行赌博的同僚们,埃伊娜感到激愤。

    虽然明白这个赌博是为了将注意力从冒险者的死上面移开的玩笑,是有着她们的风格的心灵慰藉,但是心里还是无法接受。听到埃伊娜的叫喊声,还在窗口的蜜西娅感到不可思议似地转身过来。

    「就算这么说,埃伊娜你也觉得那个男孩不适合当冒险者吧?」接待员们揶揄着耸着肩。要是赌到一年以上然后输了会很可怕吧,这么说着。

    恐怕,埃伊娜要是在这里认同的话,一切就都终结了吧。

    然而,比所有人都更加诚心地祈愿着冒险者平安的埃伊娜,即便是戏言也不会去认同。

    「——好吧,这样的话我就去作他的负责顾问!」

    就让那个少年活下来给你们看看,埃伊娜冒出这样的气焰。

    「稍,稍微等一下,祖尔?」

    「你,不是还有被上层部强推给你的工作,应该没有负责冒险者的余裕了吧?」

    「只不过是一个人的话,我能照顾得了!而且,虽说是混血,但我也是妖精!」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她这样对接待员们放话道。

    事情变成这样,谁也没法制止埃伊娜了。「要是我赢了的话,像这种赌博以后就不要再搞了!」留下这样的话,走出了办公室。这是为了成为少年负责人的候选者。

    绝对不会让那个少年死掉,埃伊娜在心底里起誓。

    埃伊娜,主动地成为了负责少年的顾问候选人。

    (虽然昨天说了那种话……)

    到了第二天头脑冷静下来的埃伊娜,正走在公会总部的走廊中。

    虽然反省着自己稍微有些过于热血上头了,然而却并不打算撤回前言。

    就让冒险者们活下来给你们看看。从今以后也会继续支援冒险者们,为他们助威。

    一边回想起和玛莉丝接触后所发下誓言,埃伊娜笑了起来。

    抱着极厚的三本讲座用教材的她,终于到达了面谈室的前面,敲了敲门。

    「——啊」

    面对位于打开的门扉前方睁大眼睛的少年,埃伊娜露出了笑容。

    「从今天开始我负责担任你的顾问一职。我是埃伊娜·祖尔。从今往后请多多关照」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