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BD特典小说 BD6短篇 邂逅的誓言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BD特典小说 BD6短篇 邂逅的誓言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uiop031

    翻译:cleverchm

    琉·莉昂曾是一位住在妖精秘境的乡村少女。

    当然,并不只是单纯的乡村少女。她还是代代守护秘境圣树的一族。刚出生不久她便开始作为妖精战士接受教育。每当外敌侵犯时她都会和大人们一同外出迎击。就算没有神明授予她“恩惠”,如果只是面对栖息于地面的怪物,她也可以用弓箭和刀剑击退它们。

    某一天,琉再次和其他战士们击退了前来袭击的盘踞附近的其他种族。

    “真是群肮脏的兽人商人。”

    “看到了吗,他们那副丑恶的嘴脸,简直和他们的心灵一样丑恶,”

    琉蒙着脸头戴兜帽,幼小身躯披着的外套随风翻飞。一回到秘境,周围的妖精们便开始嘲笑刚刚击退的敌人。

    这里是由茂密的树枝覆盖的妖精部落。在神明降临的现在——人类和亚人加深交流的这个“神时代”当中,还是有一些自持甚高的妖精不屑于和其他种族交流,一直在森林深处隐居。

    与世隔绝守护圣树的琉的故乡也是其中之一。

    “……”

    其他种族的外表和内在都无比丑陋,和光鲜亮丽的族人比起来大相径庭,简直是污秽至极。

    琉一个人默默地看着同胞们如此戏谑着其他种族。

    琉也知道妖精一族在下界中也是最为美丽的种族,而且自尊很高、有洁癖、不会允许自己没有认同的人接触自己的皮肤。

    但是,看着外表秀丽的同胞,琉陷入沉思。

    ——徒有外表的我们恐怕才是最丑陋的吧。

    看着浮现在美貌上的嘲笑,看着身为同胞的秘境伙伴们,看着他们和她们,越是看着同胞们就会产生越多疑惑。

    琉已经不记得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了。自己已经十一岁了,从小产生的疑惑经过时间的栽培生根发芽。如今,这份疑惑已经不知何时已经转化为厌恶了。

    在同族意识高昂的妖精当中,这种想法无疑会被视为异端吧。但是这已经覆水难收了,看着每个同胞吐出的傲慢言辞,琉都感到无比羞耻和绝望,感觉这有损自尊。

    年幼的琉还什么都不懂。没有见识过大千世界的她所知的只是世界的一隅。但是她可以确信,眼前的光景是多么地异常。

    这让她产生了离开家人和同族的想法。

    她对这些伙伴感到羞耻,对自己身为妖精这件事感到惭愧。

    她离开妖精秘境,走到了一条清澈的河川旁边,润了润嗓子,此时她发现河面上映照了自己的容貌。

    尖细的耳朵,苍兰的眼眸,柔顺的金色长发,以及和秘境同伴们相同的精致五官。

    琉低头看着自己稚嫩的手掌,在那一天,她下定了决心。

    “……永别了。”

    夜幕降临,琉逃出了妖精秘境。

    她从秘境带走了“白圣石”——应该可以兑换一些路费的矿石,独自一人上路了。

    眺望着自己挚爱的优美的故乡夜空,回首望了望自己出生以来就守护的森林圣树,随后琉告别了这些,踏上了走向世界的旅程。

    她的思绪早已飞往大千世界。

    她热切期盼着自己能够从妖精的阴影中解放出来。

    但是——

    *

    绵绵细雨。

    天上乌云密布,头上的兜帽早已打湿。伴随着嘀嗒嘀嗒的水滴,琉淋着小雨无力地看着一条悄无人烟的小路。

    迷宫都市欧拉丽。

    离开故乡的琉来到了被誉为“世界中心”的欧拉丽。她为初次目睹的外界感到困惑,所以才会来到这个就算封闭的秘境也有所耳闻的迷宫都市,饱经苦难之后她终于看到了耸立在面前的巨大城墙和城门。

    在欧拉丽,大量的神、人以及亚人都打破了种族的隔阂聚集于此。

    这里的话一定能找到自己探寻以久的珍宝吧——那就是在妖精秘境无法做到的,与其他种族的朋友邂逅,并成为无可替代的伙伴。看着这座拥有地城这种满是怪物的魔窟的都市,琉如此期待。

    但是,琉的期待在顷刻间就破碎了。

    因为面对伸向她的无数双手,她都——

    ——不准碰我!

    琉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所有靠近自己的人。

    无论是劝诱自己加入“眷族”的人类,醉酒的兽人们,露出阴险微笑的小人族商人,举止豪爽的亚马逊娼妇,还是同情自己的矮人冒险者,不管他们持有善意还是恶意,琉都会将他们的手一一打落。

    因为不允许自己无法认同的人触碰自己的皮肤,这就是琉的秉性。

    深入骨髓的种族风俗也成为了琉的洁癖之一。因为自己是被自以为是的秘境同族抚养长大的,作为代价,这种伴随着自己成长的潜移默化的种族潜质是无法矫正的。

    更糟糕的是,琉已经无法忍受周围聚集而来的好奇视线了。

    在秘境里从未遭受过的充满好奇、羡慕和色欲的视线让她恐惧,也让她感到迷茫。她秀丽的容貌就是主要原因,所以如今不戴上兜帽的话她都不敢出门。因为一切的视线都已经成为了琉“恐惧”的根源。

    如今琉唯一的希望就是去求助那些素未谋面的同族们了吧。

    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幼稚的矜持成了她最后的坚持。

    因为对于妖精以及自身的厌恶,少女彻底断绝了这条退路。

    “……真是可笑至极。”

    回过神来,琉如今已经用外套把自己缠得密不透风,并且戴上了面罩。

    自己不仅对故乡感到厌恶而逃离,甚至还因为外界的恐惧感到动摇,将自己封闭起来,面对这样的自己,琉只能无奈地自嘲。

    太天真了。

    太滑稽了。

    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的脸倒映在石板路的水洼里,琉再次产生了踩踏的冲动。

    对于陌生的恐惧催生了她的不快。也许自己才是那个对他人带有偏见的人吧,这个疑念逐渐支配了琉。针对妖精的厌恶全都压到了自己的身上。

    琉独自沐浴着细雨站在道路的正中间。

    “请问,你怎么了?”

    这时,有人向琉搭话了。

    回过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位美丽的女性。

    这位妙龄女性看上去比身为妖精的琉还要美丽。胡桃色的长发优雅地束在脑后,她的双眸宛如浩瀚的星海透露着深邃的蓝光,身上还穿着一件温文尔雅的礼服——也就是长裙。

    她身上隐隐散发的神威证明了她是超越的存在。大概她也是出来买东西吧,她的头上盖了块挡雨用的斗篷,怀里抱着纸袋,微笑地看着琉。

    “女神……”

    小声低喃地琉不禁歪起了脸。

    琉对神也没有好感。因为她刚来欧拉丽遇到的神也都是一些轻薄的货色——“少女妖精降临啦!”“可恶!我如果再年轻一点的话……!”,他们就这样不明所以地非常亢奋——这让她非常惊愕。

    此后琉便对他们敬谢不敏。

    而且她当时甚至还觉得,自己的同胞不止其他种族,连神都敢嘲笑还是有些道理的。对于身心俱疲的琉而言,追求娱乐的神明不过就是个令人唾弃的存在。

    “你站在那种地方可是会感冒的哦。”

    女神的声音宛如羽毛一般轻柔,极具温柔。

    但是和其他神一样,琉对眼前的女神也有些反感。

    “……我就算淋湿了也跟你没关系,你不必管我。”

    “啊啦~当然有关系哦,像你这样楚楚可怜的少女生病的话,我可是会感到悲伤的哦。”

    我还会苛责自己,为什么当时会对你放任不管呢。

    女神保持着温柔的微笑继续说道。

    “如果我能成为你的避雨篷就好了,因为你——一脸迷路的表情。”

    迷路。

    听到这句话,琉感觉自己有什么绷断了。

    ——你以为,这是谁的错!!

    那是杂乱无章的,漫无目的的,小孩子脾气。

    但是当时的琉完全无法克制这股冲动。

    “全都是,神的错啊!!”

    这是琉有生以来第一次怒吼。

    女神微微睁大了眼睛,琉继续胡乱地发泄着自己的感情。

    “你们为什么要随手创造妖精这个种族!都怪你们创造了这种无法接受他人、自以为是的种族!!”

    正是居住在天界的神明让人类和亚人在下界出生的。

    在对于人们而言过于遥远的过去,众神因为兴趣使然——当然也带有一些恶作剧的想法——将下界的居民们塑造成了形态各异的种族。人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自己会变成这样都是神的错,琉湿润着眼眶说道。

    “为什么,要把我们变成这种存在?”

    在仅有她们驻足的路上响起了痛哭。

    女神安静地承受着妖精少女的歇斯底里。

    雨越下越大,仿佛在苛责着琉的发言。

    这只是自作自受而已吧。

    这句话反而刺伤了怒吼的琉,雨滴不住地刺痛着她的脸颊。

    太天真了。

    太滑稽了。

    这真是愚蠢至极。

    琉为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陷入了自我厌恶的漩涡。

    她那幼小的身躯为了忍耐呜咽不停颤抖。

    “……看来,如今的你所需要的并不是神明的声音,而是对等的友人。”

    最后,这位不知名的女神仿佛看透一切地说道。

    吃惊的琉猛地抬起头,眼前出现的还是那不变的慈祥微笑。

    “令人意外的是,神或许真的什么都做不到。就算使用‘力量’也非常无力……”

    抱歉,女神满怀歉意地说道,同时她眯细了深蓝的双眸。

    “祝愿你能遇到一场吹散阴霾重展笑容的美妙邂逅。”

    她走到琉面前,递来一张手绘的地图。

    “如果有空的话,你可以来看看,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说完,女神便离开了。

    站在原地的琉手里拿着刚才的地图以及用布包好的面包和水果。

    “……”

    从来没有人会怀着如此纯粹的善意与这位懵懂的少女交谈。就算有,琉也会主动拒绝。所以这是琉造访欧拉丽以来第一次接受的温柔。

    雨势渐小,少女站在原地看着女神离去的方向。

    *

    通过几天的都市生活,琉觉得城里缺少活力和光彩。

    就算久居秘境见识短浅自己也清楚欧拉丽是幅员辽阔的都市,但是却蒙上了些许阴霾。

    偶尔能看见居民的叹息和暗淡的神色,抑或是一声悲鸣让大家人人自危。一旦发生纠纷,欧拉丽的普通人会立刻撤离,或者说去找个角落避难。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前去镇压的公会职员以及像是冒险者的集团。

    这里的治安绝对算不上好,漫无目的地在都市中徘徊的琉经常会从街道的气氛中产生这种感想。

    所以。

    自己迟早也会遇到这种事情吧,她冷静地想到。

    “你是,妖精对吧?我可是调查过了哦。”

    “而且也没有哪个神庇护你,所以也不用担心你有什么后盾……束手就擒吧。”

    在人迹罕至的小路里,琉被样貌邪恶的亚人们团团围住。

    与女神相遇已经过了两天了,再怎么省吃俭用,剩下的路费也是会用完的,就算是简陋的酒馆也无法利用了,这时琉打算按照地图前去探访,结果却迷路了。

    而且祸不单行,如今仍旧无法摒弃种族矜持的少女面前突然出现了一群男人,半是强迫地把她逼到了这里。

    从他们的对话来看,他们早已盯上琉这位出身乡村的美丽妖精了,他们事先就彻底调查了琉。

    “看上去快要成年了啊,卖给欢乐街能卖个好价钱吧。”

    ——他们是绑架犯,不对,应该是人贩子。

    这种事情在欧拉丽横行。

    琉身为高洁的妖精非常唾弃这种行为。自身难保的琉却激怒起来。

    戴着面罩的琉狠狠地瞪着头目的猫人青年。

    恐怕对方是获得了“神之恩惠”的冒险者吧。妖精战士虽然比普通人善战,但是在他们面前就是笑话,而且还有这种人数差距。

    面对马上就要袭来的冒险者,琉为了争取逃跑的空隙准备拔出护身用的短剑——

    “——你们给我住手!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准备干什么!”

    有一个身影英姿飒爽地出现了。

    吃惊的男人们纷纷回过头去,只见一位身穿战斗服的人类少女站在那里。

    她有一头绚目的红发,并且整齐绑好垂在脑后。这就是众神津津乐道的“马尾辫”。腰间的剑带上挂着细剑。

    那双上吊的绿色眼眸透露着坚强的意志,藐视着这群后退的男人们。

    “阿丽泽·罗贝尔……!”

    “又是你们啊,鸠拉!竟然又干坏事,我是不会允许的!”

    他们好像认识,猎人青年和少女瞪着对方喊出了名字。

    “你们啊,知道人们都是怎么称呼你们的吗?他们都叫你们坯子A哦!你们来到欧拉丽连地下城都不去,还当起了地痞流氓,难道不觉得羞耻吗?”

    “你这个,臭娘们……!?”

    “——要打一场?”

    接着,就在青年放出杀气的瞬间,少女也眯细眼睛闪着凶光,以目不暇接的速度拔出细剑。

    看着指向自己的银剑,男人们都吞了口气。表情扭曲的猫人青年也啐了一口,然后怒吼一声“撤!”。

    琉哑然地看着这一切,少女留在原地收起武器,恶徒们则悻悻离去。

    “真是的,太不吸取教训了……对了,您没事吧?”

    少女转向琉走了过来,琉重新打量了少女。

    真是一位美丽的少女。还没交谈就能感受到她迸发的活力以及那直爽的性格。年龄看上去和琉差不多,但是妖精都显得比较成熟,所以这位人类少女应该比琉还要大一两岁。

    少女观察了一阵之后,歪着头突然想起了什么露出微笑,微微挺胸,用手一拍说道。

    “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阿丽泽·罗贝尔!马上就要成为Lv.2的美少女冒险者!”

    听完她的自我介绍,琉的目光瞬间冰冷下来。

    “这、这是真的啦!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倍受那些朝气蓬勃的新人们的青睐和瞩目的哦!”

    少女慌忙补充,但是琉无言地转身准备离开。

    看到琉转身就走,人类少女——阿丽泽不禁皱眉。

    “我说,您什么都不说就准备走吗?当然我也不是想让您道谢,但是无视我也太失礼了吧?”

    “……你既然是为了自我满足才帮我的话,我也没必要报答你吧。”

    我也没有向你求助,琉瞥了她一眼回答。

    在正常情况下琉不可能采取这种举动,但是在外界持续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她早已身心俱疲。最重要的是,她害怕自己拒绝对方的好意之后的非难视线。

    听到琉的回答,人类少女愣在原地不停眨眼——然后肆无忌惮地说道。

    “……您还真偏执。”

    听到这句话。

    琉突然大脑充血。

    因为被对方说中了,这让琉被屈辱和愤怒支配了。

    琉锐利地瞪着青色眼眸,透过兜帽盯着对方。

    “因为我是妖精你才这么说的?”

    “蛤?”

    对方有些吃惊地愣了一下,无法抑制愤怒的琉继续喊道。

    “你以为——我自己想成为妖精吗!”

    这是琉造访都市以来,第二次爆发感情。

    她早已抛弃了平时拘谨的言行,使用与年龄相称的态度发泄感情。

    蛤,蛤,小路里想起了有些杂乱的呼吸,两位少女互相看着对方。

    听到琉的怒斥,阿丽泽的反应是——蛤?

    阿丽泽看着琉不屑一顾地说。

    “您在胡说些什么啊?怎么没头没尾的?”

    “什……!?”

    “我可一~~~~~~~丁点都不觉得这是妖精的错哦!”

    接着她用比琉更大的声音清晰地吼道。

    “偏执钻牛角尖顽固得要死这些毛病都是自己造成的吧?管种族什么事啊!”

    琉张口结舌,她竟然无法反驳少女。

    少女伸出食指指着琉的脸继续说道。

    “矮人里面也有绅士大叔,妖精里面也有言行粗暴的违法者!!这些都跟种族无关!您刚才竟然找这种借口简直逊毙了!!”

    琉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

    少女的言语在脑内不停回响。

    琉动摇不止,根本无法反驳。自从她来到欧拉丽以来——自从对那位女神歇斯底里以来,第一次有人敢于当面指责她。

    听到少女发自内心的忠告,琉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过错。

    “……你,说得对。”

    冗长的沉默之后。

    琉轻声说道。

    “我是个卑鄙的人,自己无法处理的事情就归咎于种族问题……我只是个孩子罢了。”

    少女的指摘非常正确。琉在不知不觉间把一切都归咎于妖精,并且独自哀叹着不公罢了。自己根本没有正视自己的无能,也无法忍受这份屈辱。

    “啊啦,原来您会老实认错啊。普通人早就怒发冲冠了,肯定不会老实承认的……您虽然有些固执,但是还是很率直的嘛。恩,应该是个诚实的人吧。”

    看着垂着头的琉,阿丽泽有些脱线地说道。

    “——不过呢,我很喜欢这样的哦。”

    接着她笑了出来。

    那是纯真无邪的笑容,琉抬起头吃惊地看着她愣在原地。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少女。这位赤发少女的头上出现了一片青色的蓝天。

    琉迄今为止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人。

    “您也被我的正义折服了对吧!蛤蛤,真不愧是我!”

    ……而且她还经常会说些多余的话。

    琉发现自己脸上一副微妙的神情,随后摘下了兜帽和面罩。

    对方有些吃惊地看着这边,琉则满怀诚意地道谢,“非常感谢你刚才的倾力相助。”,闻言,阿丽泽·罗贝尔笑得更欢了。

    “说起来您一脸困扰的样子呢,发生什么了?如果乐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哦。”

    阿丽泽爽快地笑着说道。也许,她可以毫无隔阂地对待任何人吧。她有些强硬地把琉从小路带到广场上,琉不禁产生了这种想法。

    两人坐在水花飞散的喷泉旁,回过神来,琉已经把自己回绝对方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嗯……我也听说过妖精的习俗,没想到还会因人而异啊。”

    真是不可思议,难道是因为自己认同了这位刚刚认识的少女吗?琉并不反感继续相她倾诉。

    阿丽泽耐心地倾听着琉的烦恼,琉刚说完,她便凑上去说道。

    “这样的话,我们就去特训吧!为了以后就算握手也不会甩开对方!”

    “什……”

    她竟然轻轻一笑针对自己烦恼已久的问题提出了方案,琉再次语塞。

    “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把手给我!”

    “等、等一下,我还……!”

    “我再怎么说也快成为第三级冒险者了哦!就算被甩开也不会觉得痛!没事的,快点!”

    面对奋力想要握住自己的手的阿丽泽,无法拒绝的琉则努力回避。

    最终,这位自称快要成为上级冒险者的少女还是轻巧地抓住了琉的手——两人十指相扣。

    “——”

    过了片刻,琉并没有甩开阿丽泽的手。

    相握的掌心中传来了少女的温暖。

    “什么啊,这不是没事嘛,真没意思。”

    “不,那个……”

    琉的青色眼眸盯着相握的手。

    搞不清状况的阿丽泽看着琉的侧脸,冷不防地说道。

    “我说,要不要加入我们的‘眷族’?”

    她握着琉的手邀请了琉。

    “咦……”

    “因为我很中意啊!虽然有点笨拙,但您是勇于认错的妖精,最重要的是——您很讨厌邪恶对吧?这一点我们是相同的!!”

    “但、但是,我还……”

    “我不会强人所难的哦!但是可以先来看看嘛,赶紧走吧!”

    阿丽泽从喷泉边站了起来,她还牵着琉。

    琉没法甩开她的手。就连她自己也觉得非常稀奇,总觉得有些依依不舍。

    “对了,我还不知道名字呢!告诉我好吗?”

    “……琉,琉·莉昂……”

    琉被她牵着手,有些呆然地回答。

    红发少女回过头来露出快乐的微笑。

    “恩?你叫琉?总觉得有点怪,以后我就叫你莉昂吧!”

    称呼从“您”变成了“你”,感觉少女和自己拉近了距离——琉不禁感到胸口一暖。

    *

    “阿斯特莉亚大人,我回来了!”

    阿丽泽带领琉来到了位于都市西南部的一栋房子。

    而且路线和手上的地图一样,不会吧,琉产生了某种预感,推开门看见了一个宽敞的客厅,蓝色眼眸的女神正坐在椅子上织东西。

    “欢迎回来,阿丽泽,啊啦,那个孩子……呵呵,原来如此。”

    这位女神——阿斯特莉亚撩了一下胡桃色的长发,露出了欣喜的微笑,琉有些尴尬地红着脸,总觉得很不好意思。

    面对这位再会的温柔女神,琉满怀歉意地行礼。

    “阿丽泽,她是谁?”

    “是团员候补哦!”

    这个宽敞的房间内还有几位少女坐在另外一些长椅上,每个人的坐姿都颇具个性。

    阿丽泽回答了派阀同伴的问题,然后把琉带到房间中央开始说明。

    “莉昂!这里就是我们‘阿斯特莉亚眷族’的据点哦!有十位团员,主神自然就是坐在那边的阿斯特莉亚大人!”

    顺便说一句,我是团长哦!阿丽泽有些骄傲地补充。

    同时她还告诉琉,这个眷族是才刚成立不久的新兴眷族。

    “我们除了作为探索派阀活动以外,还会负责维持都市治安哦!”

    “维持治安……?也就是说,你们也是管理机关指挥的吗?”

    “当然不是!我们只会顺从自己的正义行事!”

    正义?琉重复了这个词,阿丽泽点了点头。

    “我们遵从司掌正义和秩序的主神之名,纠正世界的过错!我们要消除世上的不公!我们的正义就是阿斯特莉亚大人以及我们自己的理想!只要阿斯特莉亚大人保佑我们,那么我们就永远不会迷失自己的正义!”

    阿丽泽夸示着大家的信念,阐述着正义。

    从外人的琉看来,这样的行为某种意义上还是有些盲目的。如果主神别有用心随意利用她们的话,她们不过就是一群滑稽的人偶而已。

    ——但是同时,琉也确信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

    阿斯特莉亚一直在温柔地守望着阿丽泽以及其他团员,当然也在关心着琉,她绝不会背叛她们的信赖,也不会弃她们于不顾。她肯定是一位比任何人都关爱孩子的神明吧。

    既然阿斯特莉亚能获得阿丽泽她们全员的信赖,那肯定就是她的人格魅力所在。

    “当然,说不定我们的正义与别人的正义相悖!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这是理所当然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张,所以每人都会贯彻不同的正义。

    应该说战斗就是正义的宿命,少女如此强调。

    “——但是,如今欧拉丽里面发生的一切绝对称不上正义!!”

    阿丽泽突然强调。

    “莉昂,在你看来,你怎么看这座都市?街上的人们有没有笑容?”

    “……总觉得大家好像在惧怕着什么。这种恐惧就好像河水的淤泥一样沉淀着。”

    “对啊!欧拉丽如今迎来了混沌的时代!宙斯和赫拉的‘眷族’已经败给‘黑龙’五年了,现在到处都在有人作恶!”

    宙斯、赫拉两大派阀挑战“三大冒险者委托”失败。就连在妖精秘境长大的琉也有所耳闻。结果就是,如今暗派阀揭竿而起让欧拉丽笼罩着混沌。

    “不止是洛基、芙蕾雅两大派阀,最近迦尼萨的那帮家伙也很努力!炼冶师集团的赫菲斯托斯也是!但是,这样还是不够的!”

    “……”

    “我们也要奋起直追!让这个黑暗期终结!”

    我们要用自己的手为欧拉丽的混乱期画上句号。少女张开双手认真地宣言。

    “欧拉丽是‘世界中心’,如果这里混乱的话肯定会波及外界的!所以欧拉丽绝对不能发生混乱!”

    “阿丽泽……”

    “如今欧拉丽最需要的就是正确的秩序,当然还有更重要的,那就是人们的笑容!”

    阿丽泽闪耀着坚定意志、信念和荣耀的眼神非常刺眼。

    少女坚定的神情仿佛能颤动人们的内心,让人为之追随。

    “……所以,我们需要伙伴。我们需要与我们志同道合的伙伴。”

    阿丽泽结束了自己热情激昂的演讲,用冷静的语气总结,并且看着琉。

    琉迎着她的视线,在女神以及团员们的凝视中闭上眼睛。

    琉一直渴望得到对等的朋友,得到互相尊敬的伙伴。

    她之所以会来到欧拉丽就是渴望得到在妖精秘境无法得到的东西。

    但是,如今自己又是怎么想的呢?

    听到第一个能握住自己的手的异种族少女的理想,她也百感交集。

    她想起来了,自己被恶汉们包围时所产生的愤怒。

    也想起了,救助自己的这位少女的身姿。

    眼前还出现了少女的笑容和女神的慈祥。

    “我也……”

    琉睁开眼,与阿丽泽的翠绿双眸对视。

    “我也想和你们一同伸张正义……”

    “——当然!我们非常欢迎,莉昂!”

    阿丽泽笑了出来,其他团员也跟着喝彩,阿斯特莉亚也露出优雅的微笑小声说道。

    “谢谢你能加入我们的‘眷族’,琉·莉昂。”

    “不……都是多亏了您和阿丽泽。感谢你们能引导迷途的我……”

    在隔壁房间,琉脱下外套背对阿斯特莉亚说道。并且还向她道谢。

    最终,刻上“能力值”的琉成为了这位温柔女神的眷族,获得了派阀的徽章。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