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BD特典小说 BD7短篇 英雄挽歌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BD特典小说 BD7短篇 英雄挽歌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uiop031

    翻译:cleverchm

    “拜托了,贝尔·克朗尼……杀了那家伙。”

    我面前站着一位陌生的人类男性冒险者,他正颤抖地恳求我。

    他的怀里抱着一位满身疮痍的兽人女性。

    一看便知那是致命伤,血流不止,这位冒险者恐怕不会再醒来了。

    “快杀了,那头怪物……!”

    这里是四周冰冷昏暗的迷宫。

    泪流满面的男性冒险者抱着身受重伤的同伴看着前方,只见道路深处的黑暗中有一双危险的眼睛闪着凶光向这里靠近。

    这件事情很单纯,只不过是在地城里经常发生的琐事。

    这些栖息在下层袭击上级冒险者的大型怪物偶尔会来到上层,因为这样的异常事态,他们单方面被蹂躏,最终只能束手无策地败退。

    而他们此时正向恰巧路过的我求救。

    因为无法及时接受治疗,他身负重伤的同伴恐怕……她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就在我们面前断气了。

    “我也知道我们错估了风险,而且我们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但是,但是……”

    既然要以冒险者为生,那么当然也要拥有随时丧命的觉悟。

    毕竟安逸的工作要多少有多少。但是他们,以及那位已经断气的兽人女性全都选择成为冒险者,是为了财富和名声呢,还是为了满足欲望呢,抑或是被“未知”所魅惑呢,不管理由是什么,他们事先已经知道了风险,但还是自愿选择了这个职业。

    所以说,他们无权去怨恨怪物。

    既然你选择成为冒险者,无论你是受到了无法痊愈的重伤,还是失去了无可替代的同伴,如果你去憎恨怪物的话,那就从根本上搞错了,只会让人觉得滑稽。

    男性冒险者咀嚼着这项规则,抱着逐渐冰冷的同伴尸骸泪流不止。

    “拜托了,请帮我们报仇吧……!”

    他颓丧地宣泄着私愤,同时,呜咽着向我请求。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击冒险者的死。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一定也有不少相同的场景,只是我到现在还没真正面对过这残酷的现实。

    看着同僚断气的瞬间,我茫然若失,同时看着这个泪眼婆娑的人……我停止了思考和动作。

    动摇和杂念逐渐消失,如今我的手脚凭着一个明确的意志行动起来。

    我要去打倒那个发出凶暴咆哮逐渐接近的怪物。

    “贝尔……”

    “贝尔大人……”

    背后传来了韦尔夫和莉莉的呼唤。

    我捏紧“神之匕首”,全力冲向了咆哮的怪物。

    *

    在欧拉丽,死人是司空见惯的事。

    无论是遥远的过去,还是眼前的现在。

    在人们享受的和平的同时总有死亡毫无征兆地悄然而至,而这也是被称为英雄的豪杰们的悲壮终末,大多数逝者并不会得到人们的同情。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大部分的死亡都是和怪物的战斗造成的。

    如今已经有数不清的逝者沉眠与此了。

    欧拉丽就是这样的城市。

    表面上是被誉为“世界中心”的繁华迷宫都市,这也是经过岁月的洗礼产生的变化,实际上到现在人们和怪物的战斗还在继续。

    这座城市也是孕育着死亡的坟场。

    纵观历史,这座城市的本质其实毫无改变,这里仍是人类的最后要塞。

    自古以来这里就是隔离外界和迷宫的要塞——是手持武器的人们悲愿的象征。

    因为,欧拉丽是“起源之地”。

    不过。

    换个角度来看,其实怪物也是受害者。时代所迫,如今怪物已经沦为人类为了一己私利而虐杀的对象,人们通过掠夺“魔石”或者身体的一部分来卖钱。人们以繁荣为代价屠杀了怪物。这是无法否定的事实。

    但人们肯定不会承认这种事,但是那些超越常识的众神却会从这个角度来看待问题,并且得出这种结论。

    不过,考虑这种事情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毕竟很久以前,怪物们通过“大洞”涌向地面,当时它们蹂躏了下界,所以才决定了一切。这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人们和怪物的对立是绝对无法动摇的,人们和怪物必定是互相憎恨,互相厮杀的关系。

    但是——这一切都是因为怪物们来到地上为开端的。

    人们的憎恨和愤怒全都是因为地城这个“大洞”以及怪物们点燃的。

    少女如此想道。

    (……)

    在这片黑暗中,独自一人的艾丝听到了恸哭和怨恨的声音。

    为了报仇雪恨,为了守护后代,为了实现人们的悲愿。

    这些陌生的声音中夹在这有些耳熟的低语,众多的祈愿在耳畔萦绕,好像黑暗中有无数只手伸向自己,拜托了,拜托了,到现在还不停地呻吟着。

    这是逝者的声音,也是期许未来的人们的夙愿。

    年幼的少女低头看着自己稚嫩的手掌,轻轻地点了点头。

    和过去的情况一样,少女拔出剑在眼前奋力一挥,并握紧了武器。就好像在展示自己的觉悟一般。

    接着,梦醒了。

    “……恩。”

    艾丝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朦胧的视界里出现了眼熟的天花板,从这煞风景的内饰来看这里应该是自己的房间。

    中午护理完武器之后,好像自己直接在屋里睡着了。艾丝从床上坐起上半身,看着旁边立着的爱剑和毛巾,这才朦胧想起刚才的事。

    室内有些变暗了。

    看了眼时钟,已经傍晚了。

    从打开的窗户望去,夕阳已经西沉,黑夜从东方开始笼罩天空。

    “……”

    此时,刚才的梦再次浮现在眼前。

    梦中的自己接受了一切。

    自己并不觉得这是强迫,也并不觉得倍感压力,也并不是受到使命感驱使,感觉自己只能这么做。

    艾丝无言地把靠在墙边的剑收入剑鞘,然后站了起来,刚准备关上窗帘摇曳的窗户——

    “……?”

    站在窗边的艾丝这才注意到都市的光景和平时不同。

    虽然已经快入夜了,但是却没有发现那无数魔石灯所发出的绚烂光芒。整个街道都一片昏暗,最重要的是,平时人们热闹的喧嚣和打闹也都一并消失了。

    艾丝环视了窗外的光景之后,对了,小声说道。

    “今天,是挽歌祭……”

    所以自己才会做那种梦吧。

    眺望着宽广的街道上布置的数簇摇曳的火光,艾丝如此想道。

    *

    我们总算回到了地面。

    最终我们葬送了发出狰狞咆哮、挥舞着锋利钩爪的凶暴怪物。

    可以说是险胜。毕竟是击溃了一支小队并且夺走一条人命的怪物,所以非常强,我也浑身是伤。防具上到处都是爪痕,浑身是血,甚至还久违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呼唤。真的是如同走钢丝一般的胜利。

    但是,我却没有报仇雪恨的实感。

    我也并没有——如果放走这只怪物会酿成大祸,或者不能再增加牺牲者——这样的使命感。

    我只是,看到失去同伴的泪水……而感到无以言喻的悲伤和痛苦。

    “……谢谢你,贝尔·克朗尼。”

    男性冒险者感谢我打倒了怪物,道谢的时候还能看到他的泪痕。

    我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已经,晚上了啊……”

    离开地城的我来到摩天大楼设施的一楼,透过永久开放的大门向外看去,我小声低喃。被巨塔包围的中央广场已经被夜幕所笼罩。

    我、莉莉与韦尔夫和受到重创的小队一起行动,把已经冰凉的尸骸从迷宫里运到了地上。我们一边和袭来的怪物战斗,一边守护着遗体。

    那个冒险者小队属于“德尔林眷族”。拜托贝尔报仇的男性冒险者领队名叫埃德加。死去的兽人冒险者名叫西莉亚。

    埃德加他们把西莉亚的遗体放在地上之后,全都陷入了沉默。

    在人烟稀少的楼梯旁,只有少数冒险者从远处观望着这熟悉的光景。这些视线混杂着嘲笑和悲哀,当然也有不少冷淡的观望者。

    莉莉和韦尔夫拍了拍在一旁凝视着埃德加先生的我。我们是时候离开了。

    在两人的催促下,我们离开了“巴别塔”。

    “……?中央广场怎么了……”

    刚出门,我便发觉中央广场的光景和平时不同。

    这座位于都市中央的巨大空地上布置了众多装饰品,一些矗立的木桩上挂满了丝带、旌旗和花束。最让我惊奇的是周围的众多魔石灯都没点亮,只有那些蜡烛发出微弱的火光。

    从中央广场向外望去,我才发现街上也没有魔石灯的光芒。

    “我想起来了,今天是挽歌祭啊。”

    “在‘中层’的街道呆得太久了,不小心忘了。”

    我不可思议地环顾着四周,身边的韦尔夫和莉莉则如梦初醒一般说道。

    我不禁歪着头问,“挽歌祭?”

    “您不知道吗……对了,贝尔大人才刚来欧拉丽嘛。”

    不知道也不奇怪嘛,莉莉如此说道,站在一边的韦尔夫帮我说明。

    “挽歌祭,这个么,简单来说就是用来哀悼‘英雄’在天之灵的祭奠。”

    “哀悼,‘英雄’……?”

    “是啊,在‘古代’,英雄们为了制止从‘大洞’蜂拥而出的怪物来到欧拉丽,并且英勇牺牲,为了向他们表达敬意……大概就是这样。”

    “还有就是,这也是为了歌颂英雄们的伟业,所以也是感谢祭。”

    广场里还聚集了一些并非冒险者的欧拉丽平民……莉莉温柔地看着手拿鲜花的少年少女补充道。

    无论男女老少,大多数人类和亚人都身穿圣洁的白衣,手拿烛台。

    “众所周知,在欧拉丽公会本部的前庭和‘第一墓地’中,建造了众多英雄的纪念碑。每年人们都会定期从中央广场出发,环游各个慰灵碑。”

    “最后会回到这里,献上挽歌。我们刚才也说过,这是为了表达敬意和感谢。”

    据说这场挽歌祭——为英雄们献上的挽歌将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

    在这期间,欧拉丽不会点亮魔石灯,仅仅使用蜡烛的火光代替。这是为了再现英雄们生活的“古代”的夜晚,无论是繁华街、欢乐街、工业区、民家还是酒馆,城市中的每一个角落都会用火光度过今晚。公会也是如此,中央广场上也能看见不少身穿制服的职员。

    头顶上广袤的星空与地面无数的微弱火光熠熠生辉。

    每天的喧闹好像幻影一般,如今整座都市笼罩着严肃的气氛。

    就连平时众神那饶人的愉快喧嚣也在今天消失无踪了。

    欧拉丽的每个人都向英雄们献上最高的敬畏。

    “而且,这也是用来吊唁现代的冒险者……吊唁那些在地城去世的人们的祭祀。”

    听到莉莉的轻声说明,我可以听到自己心中的动摇。

    现代的冒险者,以及“古代”的英雄。

    欧拉丽每年都会举办这场祭奠向他们送上挽歌。

    既是为了哀悼冒险者的离去,也是为了表达对英雄们的感谢……

    我回过神来停下脚步回头望去。我想到了至今还围在西莉亚小姐遗体旁边的埃德加先生。

    如今,都市里点燃的众多蜡烛也是为了她而点亮的吧。

    这吊唁之光应该会抚平他们的丧失感吧。

    这就是我如今在意的事情。

    *

    艾丝离开了房间。

    从根据地望着灯火通明的夜景——大概是因为做了一场怪梦的缘故吧——她没法待在房间里。

    不过她并没有穿上平时的冒险者装束,而是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把金色的长发绑在脑后。仿佛被祭奠的灯火引导一般,艾丝悄声无息地独自上街了。

    (今年的人也很多呢……)

    挽歌祭才刚开始。

    从中央广场出发的人们正朝着散布在都市四处的纪念碑前进,他们排成一条长龙在大路上移动。有些在公会本部的前庭,有些在第一墓地,有些在都市的郊外,其中有很多是素未谋面的“古代”英雄,还有就是已经去世的冒险者们。

    其实,大多数人参加挽歌祭是为了向自己相识的冒险者鲜花。

    家人、恋人、同事。迷宫都市里有很多人与在地城中丧生的人相识。可以看到两手捧花眼泪打转的人类少女,也可以看到早已克服悲伤的妖精女性列队前行。

    公会的职员们则在道路各处负责维持秩序,靠在路边逆流而上的艾丝静静垂下视线。

    看着地上摇曳的烛光,脑中闪过的是刚才那些与相知告别的人们的面容。他们可以是亲人,可以是挚友,也可以是知己。其中还看到了“洛基眷族”的伙伴。

    艾丝也在残酷的迷宫探索中失去了众多派阀的前辈和后辈们。

    脑中闪过了死亡的断片,耳畔响起了临终的话语。伙伴去世时的悲痛再次纠缠着内心的一隅。

    如果不想再面对离别的话,可以放弃前往地城。

    只要停止“冒险”放弃探索“未知”就行了。

    不明真相的人们都是这么劝诫冒险者的。

    但是艾丝——应该说是第一级冒险者拥有无法停止战斗的理由。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野心和愿望,但最重要的事,艾丝他们背负了全世界赋予的使命。

    “——啊,是‘剑姬’!”

    蜡烛的火光照亮了侧脸,就在艾丝陷入沉思的时候——

    有一位兽人少年认出了逆行的艾丝吃惊地喊道。

    “虽然没有佩剑,但真的是本人耶!”

    “看上去像妖精一样美丽,甚至不输给女神大人!”

    “‘剑姬’她来这儿做什么?”

    几个年幼孩童离开了队伍跑了过来。

    这群天真的孩童们两眼放光地仰视着鼎鼎大名的第一级冒险者,这让艾丝有点狼狈。

    “不行哦,要加上敬语才行!第一级冒险者大人可是非常伟大的哦!”

    此时,其中一位半妖精少女提醒了大家。

    这位少女纠正了大家的言行之后,重新看向艾丝,手捧鲜花说道。

    “那个,‘剑姬’大人,我听妈妈说了!她说世界的彼端有一只非常强大、非常恐怖的‘龙’!”

    噗通。

    艾丝的手颤抖了。

    胆怯的半妖精少女看着无言的艾丝继续说道。

    “妈妈说今天的这场祭祀也是为了向那些从‘龙’的手里保护了世界的英雄们送上祝福!也是为了祈祷冒险者们能战胜大家恐惧的‘龙’!”

    “……”

    此时其他孩子都摒息凝神,少女真诚地看着艾丝说道。

    “‘剑姬’大人,请您一定要打败坏龙!”

    “……恩。”

    听到少女的愿望,艾丝点了点头。

    “绝对会,打败的。”

    接着艾丝暗下决心,露出了如梦似幻的微笑。

    听到艾丝的回答,孩子们灿烂地笑了。她们喜笑颜开地说着“加油哦!”之后,便回到了队伍里。

    艾丝挥手目送了孩子们,然后继续前进。为了避开已经注意到自己的人群,艾丝走向了人烟稀少的小径。

    最终总算到达了无人的高台。

    艾丝一边回忆着刚才与孩子们的对话,一边仰望着繁星点缀的夜空。

    ——世界的彼端有一只非常强大、非常恐怖的‘龙’!

    那是“三大冒险者委托”中遗留下的最后一件委托。

    这也是下界全体人民的悲愿——讨伐“黑龙”。

    这只黑龙从欧拉丽这片大地上离去,甚至被人称之为活着的终焉,人们都期望能将其讨伐,这正是艾丝她们背负的使命。也是站在都市顶点的“眷族”所承载的期望。

    所以艾丝她们必须一直战斗下去,必须不断变强。

    就算有成千上万的同伴离去也不能放弃。

    这里是聚集了世界最强冒险者的迷宫都市,也是孕育了那个灾厄的欧拉丽,所以讨伐龙王是必须履行的义务和必须承担的资格。

    夜风吹过,艾丝压住自己的头发眺望着街上的灯火。

    过了很久,悬挂在空中的月亮在慢慢移动,此时中央广场传来了歌声。

    看来贯穿整个祭奠的挽歌开始了。

    众多市民聚集在都市中央,每个人都在昂首高歌。

    此时人们跨越了种族的隔阂,各种感情交织着流淌在欧拉丽的夜空。

    就像少女说的那样,人们在挽歌祭上送上哀悼和感谢,同时也在祈祷。

    艾丝,以及第一级冒险者们都非常清楚这个祈祷的意义。

    世界渴望着“英雄”。

    都市里的众多冒险者在欧拉丽四处倾听着歌声。

    他们有孤身一人坐在办公室里的小人族勇者,有妖精公主,有矮人老兵。

    有站在屋顶的狼人青年,有亚马逊姐妹。

    还有位于白色巨塔塔顶的猪人武者。

    所有人都期待着新时代的“英雄”,倾听着这首悲愿之歌。

    “……”

    此后也会源源不断地出现牺牲者吧。

    但是“英雄”的诞生正是建立在无数的性命之上的。

    这大概会一直持续到达成下界悲愿的时候为止。

    恐怕,一定还会继续,还要一直等到达成有所隐瞒的众神的神意为止。

    一直要持续到攻略地城最底部为止。

    否则眼前这片广袤的祭祀之火是不会消逝的。

    (……看着那群孩子的眼睛,真的很痛苦。)

    如今听着这首挽歌也很痛苦。

    艾丝也有自己的悲愿,这与人们的“愿望”有所不同。

    因为她有渴望取回的东西。

    直到达成约定的时候,艾丝会一直为了私怨战斗下去吧。就像那些在地城里失去了伙伴的冒险者们一样。

    冒险者并不是人们敬仰的崇高“英雄”,只不过是一个被私欲束缚的滑稽人偶罢了。

    “我……”

    艾丝的喉咙颤抖起来。

    她痛苦地品味着优美的挽歌,同时想从这歌声中逃离。

    少女并不是自愿去挥剑的。

    少女只是别无选择罢了。

    今天的梦境以及耳畔的庄严旋律不停地在艾丝的心中盘旋。

    最终,艾丝好像是要发泄一般说道。

    “……我无法,成为任何人的英雄。”

    “……”

    “贝尔大人?”

    贝尔停下脚步,看着歌声回荡的夜空。

    “……神明们,也在唱歌。”

    如今可以听到悼念死者的哀歌,也可以听到感谢英雄的赞歌,也可以听到渴望着新“英雄”的祈祷之歌。贝尔还注意到,其中夹杂着神明的歌声。

    有趁着月色晚酌的嗜酒女神,有令人心神荡漾的银发美神,有情绪高涨泪流满面的象面男神,矗立窗边的炼冶神,站在城墙上的优雅男神,还有等待少年们回家的幼女神。

    大多数神明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献上挽歌。

    贝尔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爷爷曾经说过的话语。

    “迷宫都市应有尽有。”

    “如果能出人头地的话,财富和名声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但是,踏入其中的人们都将毫无例外地被卷入时代的洪流。”

    “那里就是这种城市。”

    “所以……那里才会诞生英雄。”

    冒险者们的生死,英雄们的生死。

    成千上万的冒险谭,以及不断涌现的英雄谭。

    ——迷宫都市欧拉丽。

    这里是英雄遍地的“始源之地”。

    这里也是通过大量的牺牲来选拔少量英雄的“约定之地”。

    物语在这里持续诞生,这与本人的意愿无关。

    此时,贝尔才终于隐约察觉到爷爷那段话的真意了。

    “我想,成为英雄……”

    贝尔小声低吟着自己从小憧憬的愿望,他的愿望消散在夜空中。

    “但是……总觉得,有些悲伤。”

    接着,贝尔轻声道出了这持之以恒的挽歌给自己带来的悲伤。

    今年也去献花吧,这样能避免迷失自我。

    少女轻声低喃。

    明天去鲜花吧,我不想忘了今天的一切。

    少年悄声自语。

    少女和少年听着同一首歌,仰望着同一片夜空,沉浸在迥异的思绪中。

    *

    东方渐渐被光芒包裹。

    太阳升起,歌声结束了,挽歌祭也结束了。

    现在是早上,在阳光的沐浴下,我来到了位于都市南东部的“第一墓地”。我手捧鲜花前来悼念死去的冒险者——西莉亚小姐。

    数小时前我造访“德尔林眷族”,埃德加先生告诉我说已经把她埋葬了。他的面容还是非常憔悴,见到我的时候他再度向我道谢。

    通过他的说明,我来到了墓地的角落。

    这个狭窄的空地上矗立着一块没有铭文的墓碑,这里就是“德尔林眷族”为了西莉亚小姐买下的墓地。

    这片被称为“冒险者墓地”的广袤公共墓地中并排矗立着无数块类似的墓碑。放眼望去,脚边的石阶和墓碑都是用白色的石材做成的,这是下界的人自己想象的世界——“天界”的模样。

    “……”

    这里的空气很通透,甚至让人有些发寒。

    经过莉莉介绍,我在一家老夫妇经营的花店购买了花束放在墓前,然后闭上眼睛,虽然我不知道该如何祈祷悼念,但还是表达了对同僚的哀思。

    一切办妥之后,我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来这里了……”

    第一次是我刚来欧拉丽的那天。

    当时我也来到了这片纯白的墓地,还到达了深处那块漆黑的墓碑前——

    “——?”

    想起了当时一无所知的自己,我不禁向墓地深处看去。

    本以为应该无人的墓碑前静静地站着一位少女。

    (她是……)

    那是似曾相识的背影,我有些吃惊地走上前去。

    我穿过冒险者们的墓碑,来到了那个人身后,我眼前的这个人也注意到了我,慢慢地转过头来。

    这是一位金眼金发的少女,她美丽的长发随风飘荡。

    “艾丝小姐……”

    纯白的阳光洒在我们之间,艾丝小姐也有些吃惊地看着我。

    在刺眼的阳光下,总觉得,那个人好像……在哭。

    “你是……”

    艾丝小姐眨了眨眼睛,仔细一看她并没有哭,她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淡然的神情,还是平常的艾丝小姐。

    就好像要驱散我的幻觉一般,她走到我面前。

    “你也是,来扫墓的?”

    “是、是的……”

    “这样啊……”

    来到我眼前的艾丝小姐垂下了眼睛。

    我们两人就这样无言寂静地呆滞了片刻,接着她抬起了头。

    “再见……”

    她简短地告别,然后从我身边走过。

    艾丝小姐向着墓地门口走去。

    “……”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好像有所挂念一般重新看向前方。

    我向前走去,睁大眼睛仔细观察。

    这是一块由黑色石材建成的高达5M的纪念碑。

    与冒险者们的白色墓碑不同……这是“古代”英雄的坟墓。

    这些伟大的英雄们就像自己幼年爱不释手的“迷宫神圣谭”中那样,在这片欧拉丽的大地上赌上自己的性命,阻止了从“洞穴”中汹涌而出的怪物,拯救了苍生。

    巧的是,现在我和初来乍到那天造访这座墓地时一样站在英雄们的墓碑面前。

    (挽歌祭吗……?艾丝小姐也给英雄们献花了吗……?)

    纪念碑前堆满了鲜花,同时还摆放了很多点燃的蜡烛。

    低头看着脚边的我把视线移向了那个人刚才所站的位置。

    那是这片林立的纪念碑中的最深处——一位英雄的名字铭刻在纪念碑上。

    (英雄,阿尔巴特……?)

    他的名字不仅出现在“迷宫英雄谭”中,甚至还是很多童话里歌颂的大英雄。

    很明显那个人就是在为这位英雄默哀,因为在那座漆黑的纪念碑前还有刚刚添置的纯白花束迎风飘荡。

    就在我站在原地默念英雄的名讳时……

    突然在脑中闪过一段记忆。

    (大英雄阿尔巴特……记得书上还出现过阿尔贝特·欧塞雷斯、剑之霸者等等很多名字……不对,不止这些,记得还有——)

    感觉,快要想起来了。

    在我熟读的英雄谭中曾经写过的——

    那是祖父给我的那本“迷宫神圣谭”中记载的称号——

    这位大英雄的称号是——

    “——《佣兵王华伦特斯坦》。”

    噗嗵。

    说出这个名讳之后,我大受冲击。

    他是在“迷宫神圣谭”终章登场的最强英雄。

    他率领着在古代被称为“佣兵”和“探索者”的集团——也就是现代的冒险者。

    也就是说,他是名副其实的“冒险者之王”。

    (华伦特斯坦……华伦斯坦? )

    我颤抖着产生了这种联想。

    现在给孩子冠以英雄的名号可谓是司空见惯。因为人们普遍认为这样可以获得英雄们的庇护。

    但是,眼前这个……真的只是偶然?

    那个人如今是最强冒险者的一角,而且被冠以最强英雄的名号。

    再加上,“剑姬”艾丝·华伦斯坦还为佣兵王的墓碑献上花束。

    “……”

    我慢慢地回头望去。

    只见视线彼端的金色长发已经远去。

    她抛下无言的我渐行渐远,最终,我憧憬的背影消失在了朝霞之中。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