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6 终章 Disturbing Elements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6 终章 Disturbing Elements

    一夜之间发生的梅伦事件,大致上结束了。

    公会决定公布,在港口正中心与【洛基眷族】爆发近乎抗争的冲突,全是【迦梨眷族】的所作所为。他们将此事当作来自边境之地的野蛮亚马逊人引发的不幸事故。至于出现的食人花,就当作是时机不巧,正好在那时候从湖泊爬上陆地。

    在洛基的背后牵线下,着手调查梅伦一事的公会高层只能如此发表。包括放到湖里的食人花一事在内,谁也想不到竟然有善神尼约德涉入、镇长(梅铎)当家参与其中,伤害最大的,是公会干部与走私有所关连这个污点。若是全盘公开,可以预料将会严重撼动港都(梅伦)的基础,公会自己也将遭受民众的大声挞伐。而且如此将会暴露出破绽让其他趁虚而入,就像恶魔的呢喃。

    整件事情设计成一步步解开事情真相,就会连锁性地挖出公会的把柄。换个角度看,就像是把事件的每个点连结起来的「线」提出的警告。那个存在像是在说:想处分我们可以,但我们会拉你们当垫背。

    事实上,公会听了【洛基眷族】针对暗中活跃的组织报告的情报后,也许是提防过去遭受到的「报复」与两败倶伤,终究没有追究她们的责任。

    「所以那些家伙,才会选在那时候放出食人花吗……这样她们不管怎么闹,最后都能消除自己的存在。」

    「是啊,换言之除了用来拖延我们的脚步外,还有其他用意就是了。也就是用作保险。」

    这是洛基与里维莉雅的说法。

    掌握「线」的美之女王一个人面露笑意,若无其事地归返都市了。

    考虑到对港都(梅伦)营运造成的影响,公会决定不惩戒尼约德与博格。不用说,双方私底下自然是做了协议,要求两人答应对公会提供协助。

    结果这次遭到处断的,就只有公会分部长鲁柏了。

    「什么嘛,那也就是说抽到签王的,就只有那个叫鲁柏的?」

    蒂奥涅她们回到港口的隔天晚上,也就是事情告一段落的两天后。

    处理好与公会之间烦人的往来后,洛基不让尼约德他们逃走,早早就抓住他们,逼他们吐出这次事件的相关情报与收获。

    「是啊,好像连饭碗都丢了,对那家伙真是过意不去。」

    「呜哇,尼约德你好烂喔。竟然把孩子卷进『我所想的最强计划』还让人家变无业游民——」

    「对啊,所以我硬是在他背上刻了『恩惠』,让他加入渔夫的行列。」

    「你这个魔鬼。」

    尼约德正色严肃说道,洛基也一脸严肃地吐槽。

    地点在【尼约德眷族】大本营「船城」当中,尼约德的神室。

    「把一个本来坐办公室的扔进肉体战场里,我说你啊……」

    「可我也只能做这点事,补偿把他卷进来的罪过啊……」

    听说鲁柏被渔夫们笑着包围起来,说「我们会好好疼爱你的」,好像想顺便一吐至今的怨气,把他吓得又哭又叫。也好,反正听说鲁柏之前早就不顾尼约德他们的想法做了不少坏事,或许可以藉此惩罚惩罚他吧……

    「所以咧?你跟孩子的关系有可能修复吗?」

    「你说罗德吗……他好像还没整理好心情,不过……」

    尼约德含糊其词,脸上浮现百感交集的苦笑。

    「他说『以后为了不让尼约德神钻牛角尖,做些不该做的事,我们会坚强起来的……』」

    「你这孩子真的很乖呢……」

    「就是啊。」

    看洛基讲得感触良深,「呵。」尼约德也笑了。

    「渔业与海洋的事我还没办法看开,不过以后我会想想其他办法,不再使用那种食人花了。要是跟那种玩意扯上关系,洛基你们又会跑来教训我了。」

    「对啊,这么做比较好啦。」

    「我会跟罗德还有博格一起,努力奋斗的。」

    为今后的方针做结后,尼约德与洛基转向同一个方向。

    他们的视线前方,有个幼童女神被绳索层层捆绑着坐在椅子上。

    「那么,臭小鬼,再来换你了。我要你一五一十统统吐出来。」

    「……哼,谁理汝。」

    看到迦梨把脸扭向一边,洛基发出咯咯怪声嘲笑她。

    在海蚀洞定了胜负后,洛基替芭婕等伤员做了治疗,出于怜悯,把她们扔上斗国(提尔史库拉)的船,只把主神抓起来带到这里。受到落败者对待的迦梨看起来相当恼火,洛基这才出了口怨气。

    「总之你必须答应我,不准再找蒂奥涅她们的麻烦。尤其是那个叫阿尔迦娜的战斗狂,你得叫她乖乖听话……」

    「……阿尔迦娜已经废啦。」

    「啊?」

    「不只阿尔迦娜,其他人……芭婕以外被汝那些男人(孩子)打倒的,统统都不行了啦……」

    洛基一脸诧异,迦梨整个嘴巴都嘟了起来。她嘟嘟嚷嚷着「结果她们终究也是女人(亚马逊人)啊」、「那样怎么好意思说别人(蒂奥涅)」、「什么恋爱中的少女,根本……」、「阿尔迦娜都变那样了,芭婕也没有战斗的理由了……」还有「前途一片黑暗啊」什么的,用死鱼眼喃喃自语着。

    「斗国(提尔史库拉)或许已经玩完了……啊啊,妾的乐园啊……」

    「你从刚才到现在究竟都在说些啥啊……还有因为我的宝贝蒂奥娜与蒂奥涅坚持,所以我告诉你,别再让自己的国民自相残杀啦。至少不喜欢参加『仪式』的人就放她们走吧。」

    「妾要是说『不想死的人说出来没关系~,汝等可以离开喔~』所有人铁定都会举手的好吗?汝在胡说什么啊?汝笨蛋吗?」

    「喂,你这死家伙,活得不耐烦了是吗,哦?」

    「是是是知道了知道了,爱能拯救世界啦。爱与和平,爱与和平啦。阿芙萝黛蒂大人万岁——」

    「这死小鬼……」

    「喂,洛基,话题越扯越远了,放下你的拳头啦。」

    看到面具女童用实在蛮讨厌的脸乱讲一通,洛基握紧的拳头不住发抖,但尼约德用手肘顶了她一下,她这才勉强呼了口气。

    「首先我问你,你到梅伦来做啥?」

    「不告诉汝。」

    「喂,你妈的,给我差不多一点喔?」

    「只有这件事妾不能说。毕竟妾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

    看到幼童女神又把脸别到一边,洛基的脸上终于浮出青筋,「好啦好啦。」但尼约德跑来当和事佬。看他熟练的劝架技巧,不难看出两人从天界以来的交情。

    「美神(伊丝塔)好像照顾过她们,应该跟那边有什么关系吧?」

    「喂,是他说的这样吗?快招。」

    「~土

    洛基一逼问,迦梨开始吹起五音不全的口哨。洛基原本冷眼瞪着她,不过听到是伊丝塔在背后牵线,也就大略锁定了目标的候补人选。

    她头一个想到的,是与自己有段孽缘的美神的脸……但洛基自顾自地想:我没有义务忠告她,就别说出来好了——

    「……下一个问题。关于食人花怪兽,你知道些什么吗?」

    「这妾不知道。真的。」

    洛基直勾勾地注视那双红瞳,明白到她并未说谎。

    「对了,关于那种怪兽,伊丝塔好像知道些什么唷?」

    「又是伊丝塔啊……尼约德,提供食人花给你的那些家伙,跟伊丝塔也有些瓜葛对吧?」

    「嗯。不过说归说,感觉好像跟我们一样,也只是生意往来罢了……说是有适当的人选可以把食人花搬到港都(梅伦),就介绍给我了。」

    他说之后双方就共同运用那个海蚀洞行事。虽然双方谈好条件,对方帮尼约德搬运食人花,尼约德则为他们在港都(梅伦)的活动图个方便,但他们与伊丝塔等人似乎仅仅只是委托关系。「说得难听点,你们只是被伊丝塔玩弄在手掌心里,最后当替死鬼嘛。」洛基如此指摘,由于港口出现食人花而露出决定性马脚的尼约德一脸倦容,说:「别说了啦……」

    「嗯……线索只有伊丝塔,然后是在地下水道遇见的神秘人类啊……」

    一会儿后,桌子准备好了,上面放着【伊丝塔眷族】的徽章——公会公开的徽章名簿(清淡)之一——以及尼约德画的精细肖像画。

    肖像画中的男人以刘海遮住单眼,黑眼圈浓重,脸色看起来很不健康。总觉得好像比兴趣神(苏摩)更阴险呢。洛基自顾自地做此感想。

    「顺便问一下,那些家伙要求的走私品是啥?」

    「我是没看内容物,不过有时是值钱的东西,有时是酒,然后有时候箱子会卡啦卡啦地震动,所以说不定是生物喔。听那个人类所说,他们好像非常需要钱喔?」

    「钱啊……」

    也许是黑暗派系的残党或「怪人」所主张的都市破坏,所需的活动资金?

    洛基原本以为一切都是徒劳,但这时获得了思考下一个问题的线索,觉得还算有点收获。

    「喂,臭小鬼,伊丝塔还有没有说些什么?任何芝麻绿豆的小事都行。」

    「唔嗯——妾也有些隐情,所以不太想讲……不过妾实在不记得她有讲什么。」

    房间里三尊神当中,勉为其难跟洛基合作的迦梨,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然后补充了一句「只是」。

    「那个女神(女人)……伊丝塔是个可怕的神。」

    「……?什么意思,如果是说【眷族】的势力(力量),你应该比她……」

    「那家伙狡猾多诈,而且握有『秘密武器』。洛基啊,你没听自己的孩子说些什么吗?」

    被她这么一说,洛基心里也有头绪。

    艾丝与伯特说过,应该属于Lv.5的芙里尼•贾米勒,行使了Lv.6级的战斗力。伯特是说「对方带上了术士」,但是……若是有足以与升华(升级)匹敌的超强化「魔法」或「诅咒」一类能力,那可是一大威胁。那份「力量」要是用在阿尔迦娜或芭婕身上,这次的事件或许真的会解决不了。洛基是知道芬恩他们会来助阵才一派轻松,但要是走错一步,搞不好已经无可挽回了。坦白讲,洛基真是捏了一把冷汗。

    同时,洛基心想。

    这才是下界。才是天神无法看透的、蕴含「可能性」的最上级棋盘游戏。

    就是这样自己才玩不腻。洛基不庄重地在心中伸舌舔嘴。

    「再来嘛,这是妾的直觉……她特地把妾等找来,要割舍时却又毫不惋惜,妾觉得似乎另有理由。照妾看来——很可能有别的『秘密武器』。」

    「别的『秘密武器』……」

    在尼约德的旁观下,洛基反复思量迦梨所言。

    宅邸外黑夜笼罩,洛基听见了诸神难以预料的神意互相交缠的声音。

    ✉

    「真是,迦梨那小妮子……果不其然,反遭洛基他们击败了。」

    妖艳的娇躯走在石造通道上。

    发辫随着步履摇曳,伊丝塔边走边抱怨。在阴暗的通道中,美神的仆役,忠心的青年随从(人类)默默跟在身后。

    衔着烟管,不高兴地吞云吐雾的伊丝塔,这时表情一变,露出笑容。她来到了漏出微光的通道终点。

    「我就知道靠不住……到了必要时,就用『这个』吧。」

    那是间开阔的大厅。

    石材设计的大空间里,披着长袍的一群人到处走动。伊丝塔从阳台般突出的高高位置上俯瞰这副光景,注视着被绑在大厅中央的那个东西。

    那个被无数锁链困住的巨大「怪物」。

    「言而总之……姑且可称为『天之牡牛』吧。」

    身后不作声的青年随从吓得发抖,美之女神眯细她紫水晶般的眼眸。

    那长着雄壮威武却形状扭曲、不祥的巨角的头部。

    在额头的位置,女体吞噬着得到的「魔石」,蠢动她丑陋的大眼珠。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