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十一卷 序章 迷途孩子们的现况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一卷 序章 迷途孩子们的现况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音无

    扫图:风

    录入:kid

    黑暗支配的通道上,亮著等距离的光点。

    勉强照亮脚边的微光沿著墙壁往深处绵延,阴森的路上,光点不时明灭,飘散著沁凉的寒气。

    在这通道上,有一支集团排成行伍前进。

    强壮的肩膀,以及绑上带鞘匕首的粗壮上臂,一次次通过微弱的磷光前。铠甲的金属扣锵啷作响,与护胫甲(greave)或长靴的跫音交错。

    他们是冒险者。

    由头盔戴得低低的矮人带头,他们的规模似乎不下十人。每人各自举著手提型魔石灯,细心地探索四下。

    他们并非走在地下城内。

    构成这条隧道状通道的,是以人族之手打磨的石材。寿命将尽的魔石灯挂在墙上,道路中央有水流哗啦哗啦地流过。

    这是设置于地下的水渠,也就是下水道。

    「猎物是先抢先赢,不伤感情喔?」

    「可以,你就咬著手指看我解决猎物吧。」

    整支集团穿在身上的铠甲或防具,刻著不同【眷族】的徽章。他们是混合派系的小队,如同显示出杂牌军的特色,没有人在意什么协调性,对于好强女战士(亚马逊人)的讲话口气,「呸!」兽人男子咒骂著吐口口水。

    这些恶形恶状、一副流氓相的粗莽之人,全都是经验老到的冒险者。

    「我说啊,摩多。」「真的没问题吗?」

    「啊啊?公会那些家伙把整个地表都翻过来了,还是没弄出半点消息。既然如此,不就只剩地下水道(这里)?」

    集团当中,还能看到摩多.拉特罗的身影。

    他一张凶神恶煞的面孔,额头与脸颊等处带著旧伤,体格壮硕,一看就是个蛮横不讲理的恶棍,事实上差不多在两个半月前,他还企图对快速成长的「某个新人」来一顿冒险者的洗礼。

    总是与他一块行动的两个同伴(人类)这么一问,摩多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

    「在被其他家伙抢先之前,我们先解决掉这些怪兽,赏金就是我们的啦。」

    画在卷轴上的,是一些武装怪兽。

    是根据消息描绘出的,凶恶的蜥蜴人与石像鬼(gargoyle)的画像。

    ──三天前,【伊刻洛斯眷族】引起的骚动造成怪兽于地表出现。怪兽们摆脱冒险者的追击,四散逃到欧拉丽的各个角落,如今仍潜藏于都市某处。

    公会极为重视这个问题,命令各【眷族】早期讨伐怪兽的同时,也悬赏怪物们的首级。看到悬赏的高额报酬,如今冒险者纷纷把迷宫探索拋诸脑后,满眼血丝寻找被认为留在地表的怪兽。

    「不是,我们想说的不是这个啦。」「这些武装怪兽不是超强的吗?听说连【洛基眷族】都让它们跑了……」

    「安啦,听说那些怪兽被【剑姬】等人打得惨兮兮,现在应该受了重伤,动都动不了吧。最好的证据就是那些只会乱打乱闹的怪物,现在不都乖得很?」

    「轻松搞定啦。」看摩多恶毒地笑著,跟他同一挂的两个男子不安地面面相觑。

    「对了……你们听说【小新秀】的事了吗?」

    「有啊,街上那些人好像都白眼看他,这下真的搞砸啰。」

    这时,与摩多隶属不同派系的其他高级冒险者忽然想起这事,笑了起来。

    「八成是看到龙女(维维尔),起了贪念吧,真够蠢的。」

    「谁叫他被人吹捧成世界最快白兔(纪录保持人)就得意起来了,活该。」

    冒险者简直把少年当成茶余饭后的话题,轻视他,当成笑话。听到他们隐含嘲笑的话题,其他人也跟著取笑。

    「……喂,你们这些人。也不照照镜子,说这什么鬼话?」

    凶恶嘴脸扭曲得更没好脸色的摩多,插嘴岔入他们的话题。

    「我们现在跟他又有什么两样!少在背后说同行(小新秀)的坏话!」

    「你、你干嘛啊,摩多。」

    「怎么突然发飙?」

    两个人类同伴急忙劝阻,但摩多口沫横飞地继续骂。

    其他组队的冒险者熟人看他气急败坏,都慌张起来。

    「那个小鬼为了解决龙女,还攻击其他冒险者耶?说不过去吧!」

    「那、那是因为……因为那个啦,欠钱啦!都是【眷族】欠了一屁股债,不得已啦!」

    对于其他人对少年不只嘲弄,还隐含了负面情绪的谴责,摩多即使一时语塞,仍然回嘴。他猛一转身背对小队,重新迈开停下的脚步。

    那家伙是怎样啊,他是怎么了啊。摩多听著这些声音,啧了一声。

    「──停。」

    就在小队气氛开始变僵时,带头前进的矮人要大家止步。

    那带有紧张感的声音,使高级冒险者一齐做出反应。

    在矮人男子瞪视的前方方向。

    薄暗深处,鲜黄眼光浮现。

    那只怪兽扭动著赤绯鳞片包裹的粗尾巴,现身了。

    「那是……『蜥蜴人』!」

    「终于给我出现啦!」

    见冒险者们立刻进入临战态势,身穿铠甲的怪兽──蜥蜴人冲了过来。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然后,举起盾牌要挡下攻击的健壮矮人──被正面撞飞。

    「嗄……?」

    眼看矮人连同背后的人一起倒地,冒险者们与摩多都呆愣地叫了一声。

    蜥蜴人丝毫不顾他们的惊愕,开始四处冲杀。

    「沙啊啊啊啊!!」

    「呜,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长剑(long sword)与弯刀(scimitar)挥出,尾巴如连枷(flail)般横扫。

    拥有傲人战斗能力的蜥蜴人令冒险者们无从反击,遭受蹂躏的小队很快就连续发出惨叫。被尾部揍飞的兽人冒险者踏了个空,摔落流水之中。

    啪唰──!!水花激烈四溅后,冒险者们终于不顾一切,拔腿就跑。

    「不是说变弱了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摩多等人一边窝囊地尖叫,一边以最快速度全力逃命。

    「嗯,嗯嗯……」

    远方回荡而来的粗野吼叫,让歪扭的尖耳震了一下。

    白里透青的眼睑微微颤动,龙族少女缓缓睁开眼睛。

    「这里,是……?」

    「你醒了啊,薇妮。」

    薇妮对著模糊不清的昏暗石头天顶低喃后,身旁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对她说话。

    她缓缓将眼睛转过去一看,只见面露安心表情的美丽歌人鸟(赛莲)就在那里。

    「蕾依?……!?」

    龙族少女叫出同胞歌人鸟的「异端儿」之名,紧接著霍地坐起来。

    「贝尔呢!贝尔呢!?」

    「请冷静下来,薇妮,贝尔先生没事。」

    听薇妮著急地追问一名少年的安危,歌人鸟蕾依伸出羽翼双臂拥抱少女纤瘦的身子,慢慢安抚她。

    「真的?贝尔,太好了…………咦?可是我,在贝尔身边……」

    「费尔斯让你复活了。」

    薇妮下意识地伸手去碰额上红石,听蕾依这样说,「?」偏偏头。

    「但我看你还是再睡一会吧。」

    「古罗斯……?」

    这时,一旁的石像鬼古罗斯低声说道。

    薇妮正一脸不解时,没多久,「小子我回来啦。」里德出现了。

    「里德!」

    「哦哦!你起来啦,薇妮!太好了!」

    「嗯!里德刚才去哪里了?」

    「……去赶跑那些冒险者了。」

    里德只这样说,就与上前迎接的黑衣魔术师费尔斯开始谈话。

    「你还好吗,里德?」

    「嗯,多亏费尔斯的痊愈魔法(魔法),身体都治好了,完全可以动。只是,那些冒险者已经到这附近了,小子我们最好走人。」

    「是吗……」费尔斯沉重地回答,听到他们的对话,薇妮大惑不解。

    她环顾周围,现在所在的地点既非地下城,也不是被狩猎者(hunter)们带去的牢房──「人造迷宫(克诺索斯)」。听得见下水道的水声,这里是被人遗忘的地下水道仓库。

    在场的同胞有半人半蛇(拉弥亚)与大型级(巨怪)等等,即使把里德等人算进去,人数也只有十人左右,连薇妮看来都觉得少。快坏掉的魔石灯照亮她的侧脸,她战战兢兢地问:

    「这里,是……?大家到哪里去了?」

    「……我来解释吧,你仔细听,薇妮。」

    费尔斯亲切而简洁地,解释给琥珀眼眸不安地摇曳的薇妮听。

    他告诉薇妮这里是地表,薇妮他们「异端儿」正遭到全都市的人追杀。因此为了不被抓到,大家正在都市(欧拉丽)各处辗转逃亡。

    又告诉她在逃离冒险者们的过程中,大家与部分「异端儿」走散了。

    「结果也没能跟阿斯泰里奥斯会合。」

    「若是有他在,或许还有办法可想……」

    听到陌生的名字,薇妮顺著里德与蕾依的视线看去,一看到「那个」,整个人僵住了。

    放在地上的,是一只漆黑的刚强手臂。那是被砍断的单臂。

    手臂覆盖著大块肌肉,几乎有薇妮的胴体那么粗。此时做了冰封处理,以抑制腐败。

    那物体彷佛诉说了里德等人九死一生撑过的激战,最重要的是证明了被称为「他」的存在有多强大,龙族少女倒抽一口气。

    「你们要活下去,只能回地下城。然而『巴别塔』与『人造迷宫』这两个出入口都有冒险者守著,目前没有办法回去。」

    孤立无援,四面楚歌,状况不能更糟了。

    魔术师从连衣帽深处如此告诉大家,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

    「如果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

    费尔斯的呢喃溶解般消失在空中。

    薇妮待在鸦雀无声的同胞们之中,缓缓抬头,仰望被黑暗封闭的头顶上方。

    「贝尔……」

    *

    他自诞生以来就是饥饿的。

    当双脚落地时,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赶尽杀绝。

    那里有著无数同族,同族是企图袭击他的存在,而他是饥饿的存在。同族对他并不手下留情,他也毫无那种念头。他空手打死同族,踩死他们,用肉体粉碎那些存在。他在无限绵延的迷宫中,置身于无限斗争之中。

    他不确定自我是何时萌生的,好像是呱呱坠地的时候,又像是更久以前,「自己」就在「梦境」中摇荡。只清晰记得有个鲜明强烈的光景,令他得以认识到自己的存在。

    他也知道自己至今仍在饥饿,渴求那个光景。

    他一直感到饥饿,一直在战斗。

    纵使皮肤破裂,骨骼粉碎,肌肉溶解腐坏,他仍到处屠杀同族。

    就在他终于屈膝力尽时,转机造访了他。

    眼前出现的不是同族,而是「同胞」。

    他们保护他不受同族攻击,拯救他逃离死地,还带他回他们的家,治疗他的身体。

    同胞是很好的存在,足够令他萌生饥饿以外的某种情感。

    而且他们博学多闻,告诉他饥饿代表的意义。

    「强烈的憧憬(、、)」。

    同胞战士说了:那是你的「心愿」。

    憧憬?他不太懂那是什么,只明白到那是自己的「愿望」。

    在每一天、无时无刻的「梦境」之中,无声无臭,只有光。那是足以令他浑身颤抖的意志,是逐渐填满空洞身躯的欢喜,是肯定自身存在的「某种事物」。

    除此之外,同胞还教了他很多,让他学会智慧、强悍与武器。最后他告别同胞们,重返自己呱呱坠地的场所,投身于深不见底的黑铅迷宫。

    ──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

    知道了饥饿的真正意义,他再也无法满足了。再怎么磨练实力、屠杀同族也没用,无论过了多久的时间,他都无法遇见那个「梦境」。曾几何时,他甚至开始感到烦躁,或许也可称之为焦躁。饥饿程度越来越强。

    他持续追求「梦境」,依旧迷失方向。

    「噫──噫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一名猎人发出惨叫,逃之夭夭。

    地上躺了好几个同为猎人的存在,手脚弯向不正常的方向,鲜血形成水滩。这些人巧妙地发现了躲起来的他,所以他打坏了这些人,击退了他们。

    ──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

    猎人们很像他追求的「某个存在」,但完全不对。

    那个存在,那个「梦境」,绝不会像猎人这样背对自己。

    他一步追上转身逃命的猎人,刚强手臂发出风吼抓住对手的脖子,将其砸在墙上。

    冷清的废墟墙上冒出大量裂痕,猎人喷洒著暗红液体,翻了白眼。小树枝般收在掌心里的脖子,轻易就发出龟裂的劈叽声。他想起与同胞的约定,放开了那脖子。

    等最后一个猎人倒在地板上后,他走出藏身的废墟。

    那里不是深邃的迷宫,而是靠近天空的场所。

    他对覆盖厚厚云层的夜空不抱任何感慨,拿起唯一一把武器,全身血流如注,以坚定的步伐继续迷失方向。

    继续追求。

    追求梦境──重逢。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