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十一卷 第一章 零落白兔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一卷 第一章 零落白兔

    『恐怖存在逃入人群,怪兽四散于都市之中』。

    『迷宫的旅店城镇里维拉全毁,与入侵地表的怪兽是否有因果关系?』。

    『【伊刻洛斯眷族】暗中行动 ~地下城有第二个出入口?~』。

    几份报纸在桌上摊开。

    看到以通用语(Koine)撰写的多种新闻标题,赫斯缇雅与莉莉抿嘴不语。

    「事情变得好严重啊……」

    「是呀,跟这些标题一样的情报传遍了全都市,市民不安的情绪已达到顶点。」

    自从为都市带来动乱的【伊刻洛斯眷族】与「异端儿」发生那件事以来,这是第四天的早晨了。

    在大本营(总部)「灶火馆」的起居室,赫斯缇雅等人低头看著桌面。

    莉莉上街四处搜购的报纸──由部分【眷族】或商人贩售,几张纸重叠而成的卷轴──当中,交杂著怪兽出现于地表一事的无数相关情报与臆测。乍看之下不过是记述都市传说的八卦新闻,但知悉内情的赫斯缇雅等人却笑不出来。

    「再说……」

    赫斯缇雅语气沉重,视线移向一份报纸的纸面。

    那篇报导本身只占了小小版面,但内容是这么写的:

    『战争游戏(wargame)赢家【小新秀】的暴行与失控,失望与失势』。

    其他报纸也刊登了类似报导,有的还附上少年的肖像画。

    赫斯缇雅与个头娇小的莉莉两人站在踏脚台上,颦眉蹙额地不作声。

    「赫斯缇雅女神、莉莉大人,我们回来了。」

    「很多店没开门,花了不少时间……非常抱歉。」

    身穿女仆装的春姬,与命一同走进起居室来。

    外出采购粮食的两人,把塞满蔬菜与肉乾等等的纸袋放下。

    「你们回来了,在街上有没有怎么样?」

    「……没有直接被怎么样,但各位看我们的眼光跟以前……呃……」

    「不免有人用白眼看我们,看来贝尔大人的行为还是有后续影响……因为我们都是同一【眷族】。在下也感觉这几天,民众对我们的谴责声浪越来越大了。」

    命代替不好启齿的春姬,愁眉苦脸但语气明确地说。

    「这样啊。」赫斯缇雅叹口气,看向莉莉,说:

    「韦尔夫今天还是老样子?」

    「是的,自从那时候起就一直窝在工房,真是……放在门口的餐点都一闪神就不见了,所以应该还活得好好的吧。」

    想到自从骚动后就完全不露脸的青年铁匠(smith),莉莉语带抱怨地回答。

    赫斯缇雅看看宅邸后院「工房」所在的方向。

    就在这时。

    「啊……贝尔大人。」

    贝尔打开起居室的门出现了。

    少年来到赫斯缇雅等人身边,看起来一切正常。

    除了面露前所未有的苦恼表情之外。

    「……」

    面对莉莉、命与春姬等少女同伴们,贝尔欲言又止,别开了目光。

    把话吞回喉咙深处的少年,看向赫斯缇雅。

    「那个,神仙……请让我上街。」

    贝尔请求准许外出,集莉莉她们的惊愕于一身。

    「……你想出去做什么呢?」

    赫斯缇雅之前以主神的身分,严格命令贝尔不可踏出总部一步。

    她没说这是为了避风头,只说事情才刚发生,至少该低调一阵子。她这么说是为了少年著想,因为现在贝尔的立场实在太过危险(、、)。

    「情报由我、支援者小姐或其他人去收集就好,用不著你去,不是吗?」

    「这……」

    「你不怕再受到伤害?」

    在黄昏时分的「代达罗斯路」,一般民众与冒险者等等曾对贝尔投以敌意与失意的眼光;也许是想起了在留下战场伤痕的迷宫街发生的遭遇,他全身变得僵硬。

    贝尔呼吸发颤,但仍回望赫斯缇雅,回答:

    「我现在最怕的……是什么都不做,眼看著时间流逝。」

    他再也无法坐视不管了。

    看到少年以视线如此诉说,赫斯缇雅闭眼半晌,然后点点头。

    「我知道了,好吧。」

    「神仙……」

    「不过──条件是你得让我跟!」

    贝尔只安心了一瞬间,接著睁大双眼。莉莉等人也一样。

    「这……赫斯缇雅女神?」

    「就麻烦支援者小姐你们继续收集情报,还有看家了!今天我要当贝尔的保镳!」

    看到赫斯缇雅竖起大拇指,莉莉本来还急著要追问,也只好嘟起嘴说:「真拿您没办法!」不情不愿地答应下来。

    赫斯缇雅虽然语气轻松,但神意(心意)应该是传达给大家了。

    也就是说身为女神的赫斯缇雅,比较适合保护现在的贝尔。

    「我们尽量在中午前回来!那我们走吧,贝尔。」

    「神仙,可是……」

    赫斯缇雅如此叮嘱莉莉她们后,走到少年身旁,抬眼看他的脸。

    贝尔在女神的双眸注视之下,终于点头了。

    「我明白了……」

    *

    我们离开总部出发。

    按照约定,我与神仙两个人上街。

    我被命令待在总部「反省」──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这四天,多亏有莉莉她们收集情报,我想我应该知道都市状况的演变。

    由于怪兽入侵地表,八座都市门全数遭到封锁。加紧脚步进行讨伐的管理机构(公会)悬赏猎杀「异端儿」们,许多势力与冒险者都在追查他们的下落。

    我也很想知道薇妮或里德先生他们的下落。

    听到传进耳里的情报,一想到「异端儿」们如今正被追杀,我就坐立难安。

    「……」

    欧拉丽的天空乌云密布。

    事件之后下的那场雨虽然已经停了,但仍有厚厚云层笼罩上空,就像显示了都市此刻的心境。

    街道安静无声,也许是害怕怪兽出没,路上少有行人,就算有也是快步离去。以前我前往地下城的路上,总会看到一群年幼儿童,如今却消失无踪。这里真的是欧拉丽吗?

    「炸薯球的打工,目前也休息……」

    欧拉丽的陌生景象正令我狼狈时,神仙寂寞地低喃。

    好几家门户紧闭的商店掠过视野边缘,我们前往西大街。来到大道上,虽然行人总算多了点,但主要都是平常不会看到的公会职员,以及担任护卫的冒险者。大概是在搜寻怪兽,或是巡逻吧。

    这里一样也是缺乏活力……取而代之地,飘散著紧张的气氛。

    「……喂。」

    「你们看那个人。」

    然后,众人开始露出不友善的眼光。

    当然不是对别人,是对我。

    「【小新秀】……听说他妨碍了【洛基眷族】。」

    「都是那家伙,害【洛基眷族】没抓到怪兽。」

    「结果冒险者都是一个样。」

    「喂喂,别把我们跟那种人混为一谈啊,我们好歹还会看场合。」

    各种声音缠著耳朵不放。

    不需要靠【能力值】加强的听力,也能清楚听出周围窃窃私语的内容。我走在路上,一般民众、商人还有同行,许多人都用蔑视的目光瞪著我的侧脸。

    我感觉得到自己的脸孔越来越冰冷……渐渐变得面无血色。

    就跟在那夕阳下的迷宫街所尝到的滋味一样,我被群众的谴责团团包围。

    「说是为了赚钱……我看其实是在袒护怪兽吧?」

    「『恋怪物癖』吗?」

    看到我做出保护丑恶龙女的行径,少数人甚至用下界最大级的蔑称──「恋怪物癖」来说我。这些唾弃的话语,明确地刺穿我的胸口。

    我早有觉悟了,这些我都得接受。我拚命忍耐,同时又感觉到一件事。

    简直好像所有责难的矛头都指向了我。

    听说【伊刻洛斯眷族】全员败亡,身为主神的男神(伊刻洛斯神)也被逐出了都市。在不安与恐惧笼罩的都市中,如今的我或许成了出气筒……也就是正好受人纠弹的存在。

    「人族公敌」。

    这句话渐渐带有真实感,使我的指尖变得冰冷僵硬。

    我拚命忍住,不让呼吸颤抖时──神仙身子一转。

    「你们有什么话想说,就直说啊!」

    然后她手指用力一伸!!指著那些群众。

    我与其他人,都被女神突如其来的行为吓了一大跳。

    「贝尔是为了偿还我积欠的债款,才会那样逞强!没错,换个说法就是贝尔对我的爱之深造成的结果!要怪就怪罪孽深重的我吧!!」

    神仙刻意强调「债款」,对大吃一惊的众人如此扬言。好像还有那么一点强调「爱」的部分……

    看到神仙充满自信地一手按著丰满胸部,周遭人群交头接耳:

    「萝莉神……」「是萝莉神。」

    「原来两亿法利的债务是真的啊……」

    「根本是天灾。」「萝莉神的诅咒……」

    「主神上梁不正,所以眷属也……」

    「唔啊~~~~~~~~~~~!!你们说什么──!?」

    听到传来的小声坏话,气炸了的神仙高举双手乱挥。

    我急忙劝阻神仙,并且注意到,原本充满恶意的气氛被含混带过了。

    神仙保护了我,为了我说谎。

    到现在我才明白神仙所说的「保镳」是什么意思。是女神充当缓冲,使得下界居民变得很难公然指责我。

    取而代之地,现在换成包庇眷属的赫斯缇雅女神引来人们的反感。

    我垂头丧气。

    「神仙,对不起…………都是我──」

    ……都是我害神仙惹上麻烦。这句话讲到一半被打断了。

    因为神仙回过头来抬眼盯著我瞧,对慌张失措的我笑了笑。

    「贝尔,我们牵手吧。」

    说完,神仙牵起我的手。

    她拉著我,我们俩再度往前走。

    「神、神仙,那个……」

    「虽然这样有失体统,但我其实有点高兴喔。因为最近的贝尔都不用我照顾了嘛,现在总算能挽回一下女神的名誉啦!」

    她故意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拍拍我的肩膀。

    神仙握著我的手,换作平常我会觉得难为情,但……现在我只觉得自己好窝囊。给她造成困扰还让她保护我,让我感觉自己没出息到了极点。

    同时,心里又不禁感到高兴。

    我实在不该依赖她的温柔……但感受到那只手的温暖,我还是握住了它。

    我只是稍稍地,回握住她的手。

    人们谴责的目光依旧。

    但比起刚才,我感觉身体没那么冷了。

    「……神仙,我可以绕个路吗?」

    「嗯?怎么了?」

    我先跟神仙说了一声,然后顺道前往大街旁的一栋建筑物。

    那是在西边大道当中仍然显得特别大的一间石造酒馆,也就是「丰饶的女主人」。

    「这就是贝尔你说常常照顾你的那家酒馆啊?对耶,我还是第一次来呢。」

    「咦,是这样啊?」

    「丰饶的女主人」即使在这种情势下,仍然照常营业。

    我走到店门口附近,一位店员似乎注意到我了,来到店外。

    「琉小姐……」

    「……」

    美丽的妙龄精灵注视著我的脸。

    她在第18层的讨伐任务(mission)帮助过我,我本来是想当面向她道谢,然而一面对本人,却成了哑巴。

    因为我心中油生恐惧……怕琉小姐也跟街上民众一样。

    看我迟迟不敢说话,琉小姐轻叹口气,走下店门口的楼梯。

    「克朗尼先生,我不会因为听了街上传闻,就瞧不起您。」

    「!」

    「我相信我至今亲眼看到的。」

    琉小姐只露出浅浅的笑容,像是顾虑我的心情。

    听到清廉的精灵这样说,我整个人如释重负,同时泪水险些夺眶而出。

    「还有女神赫斯缇雅,好久不见了。」听到琉小姐致意,神仙也说:「你好啊,精灵小姐。」高高兴兴地举起手来。

    「呃……琉小姐,谢谢您在第18层帮助我。」

    「不会,别放在心上。」

    我迅速擦擦眼角道谢,然后瞥了一眼琉小姐的身体。

    「那个,您还好吗?听说讨伐队很多人受重伤……」

    我经由莉莉转述,得知前去执行讨伐任务的【迦尼萨眷族】讨伐队几乎全军覆没,当时琉小姐也加入了与「异端儿」们的战斗。听到我的关心,她回答:「就如您所看到的,我没事,伤都好了。」

    琉小姐讲到这里停顿一下,先说声「不过」,然后说:

    「我遇见了『怪物』。」

    她彷佛回顾当时的战栗,眯起天蓝色眼眸。

    「那个『怪物』……仅仅一头黑色猛牛(弥诺陶洛斯),就将【迦尼萨眷族】与我们都打败了。」

    琉小姐的这句话,使我忘了呼吸。

    黑色猛牛(弥诺陶洛斯)……会是里德先生在秘里提到的「异端儿」新成员吗?我还没见过他……

    一旁听著的神仙彷佛想起了某事,抿紧嘴唇。莉莉与命小姐也的确都说过。

    她们说有个最强的「异端儿」──「怪物」让【洛基眷族】都大感棘手。

    「我听说那头黑色猛牛(弥诺陶洛斯)出现在地表了,还有您也是。原本待在第18层的你们,怎么会出现在『代达罗斯路』……我有很多问题想问。」

    「……!」

    「但现在恐怕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以后再问吧。」

    对于整个事件经过与武装怪兽,还有与这些事扯上关系的我,琉小姐一定有很多疑问。但看到周围状况与我的神色,她没有追问。其实关于那个人造迷宫的钥匙(宝珠),我也很想问个清楚……但现在就先不问了。

    「对了,希儿小姐她……」

    「希儿最近请假,说是有事要做。」

    「这样啊。」我说著,眼光朝向琉小姐的身后。

    店里可以看到猫人(cat people)可萝伊小姐与阿妮雅小姐不停嚷著「小伙子,猫要问问题喵──!」「那些传闻是真的喵──!?」爱凑热闹地想问八卦。「不要爱管闲事,笨猫两只!」人类露诺娃小姐说著,硬是拦住她们。

    「……那我们走了,琉小姐,真的很谢谢您。」

    我很在意周围一直在看我们的人群目光,想早早离开。我不能把这间酒馆也牵扯进来。

    琉小姐最后在急著想走的我背后,对我出声说道:

    「克朗尼先生,请您坚持下去。虽然我也不懂您那样做的用意……但如果这是您做出决定的结果,就绝不可以屈服。」

    我心头一惊,回头看她。

    在【阿斯特莉亚眷族】的旗帜下维护正义,最后甚至名列危险人物名单(blacklist)的她,这番话就像与现在的我产生共鸣,在我胸中回荡。

    我与她四目交接,行过一礼之后,终于与神仙一同离开「丰饶的女主人」。

    「……贝尔,接下来要做什么?有哪里可以打听情报吗?」

    在路上走了一会后,神仙问我。坦白讲,我没地方可去。别说薇妮他们的所在位置,我连哪里有情报都毫无头绪。

    平常遇到困难,我都会去公会,但是……

    ──我不相信……!

    ──我怎么,可能相信……!

    埃伊娜小姐潸然泪下的表情,在脑中一闪而过。

    「!……」

    后来我就没见过她了,我没脸见她。

    窝囊的我实在提不起勇气去找她,最后删掉了公会本部这个选项。

    「神仙……」

    我不愿面对沉重的心情,抬起头来。

    「请让我去『代达罗斯路』……」

    神仙满脸惊愕,但与我四目相接后,点头答应了我。

    从西大街前往东大街的半路上,我们路过中央广场(Central Park),发现那里被冒险者包围了。正确来说是包围了「巴别塔」。

    为了不让怪兽通过地下城的出入口「大洞」,【迦尼萨眷族】与其他派系的冒险者等等,跟公会职员联手行动。就算厉害如里德先生他们,恐怕也无法强行突破这么森严的戒备,伤亡在所难免。

    在街上走动的人群当中除了冒险者,也有很多天神。祂们有的是让团员陪同,有的独自行动。这些天神不像欧拉丽的居民,似乎由衷享受目前的状况,出于不同于我们的心态,好像在找寻引发骚动的种子。不怀好意地邪笑的众神看到我,本来一副很想闹我的样子,幸亏有赫斯缇雅女神「吼噜噜噜!」地低吼,才勉强逃过一劫。

    然后,我们终于抵达了「代达罗斯路」。

    「这里,也有好多冒险者……」

    很久以前在怪物祭(Monster Philia)的时候,我曾经跟神仙来过;我们穿过当时一起进去的入口,发现混沌至极的住宅区里,到处都能看到同行的身影。有腰际插著双剑的兽人、携带弓箭与箭筒的精灵,还有肩扛大锤的矮人;他们身穿比起前往地下城时毫不逊色的武装,比路上看到的冒险者们更具威吓感。那身装备简直就像无论怪兽何时出现,都能随时应对。还有人拦下路过的街上居民问话。

    ……大家布下了天罗地网?要追捕「异端儿」?

    「即使不明白内情,大家似乎也察觉到迷宫街(这里)有蹊跷呢……」

    彷佛回答我的疑问,神仙也板著脸道出想法。

    意思是说,大家隐约觉察到地下城与这座迷宫街的关系了?

    我吞口口水,同时心中焦虑。留在地表的「异端儿」想得救,就只能回地下城。然而不只「巴别塔」,连「人造迷宫」的所在地「代达罗斯路」戒备都如此森严,薇妮他们要回地下城希望渺茫。

    大多数冒险者应该是以巨额悬赏金为目的……我瞥了一眼擦身而过的同行,下意识地感到难以呼吸,一手放在喉咙上。

    「那个,神仙对悬赏金有什么看法?公会……乌拉诺斯神,这样做……」

    「嗯~,乌拉诺斯也有他的立场嘛。我是觉得他总得为了收拾残局而拿出点办法,否则无法做众人表率喔?」

    我原本担心公会主神乌拉诺斯神要对薇妮他们见死不救了,然而神仙双臂抱胸,否定了我的不安与担忧。

    「反而应该说他是藉由准备赏金的方式,防止冒险者团结合作吧?」

    也就是说乌拉诺斯神让冒险者们争相较劲,藉此妨碍【眷族】之间互相协助,也不会传递各自到手的情报。的确,对于「异端儿」而言,最可怕的是派系间共享情报,架构出滴水不漏的包围网。

    同时,藉由祭出高额赏金的方式又能做做样子,让人认为公会是不择手段了。如此公会内部也不容易对乌拉诺斯神抱持疑心。

    听了神仙小声解释,我恍然大悟。

    「……」

    我们漫无目的地寻找情报,在呈现地下城般多层构造,上下左右复杂交错的「代达罗斯路」里仿徨。

    在这当中,从路旁暗处以及房屋窗户,传来许多阴暗视线射穿了我。

    我来此的一路上已经被群众冷眼相待,也听到过毁谤中伤的声音……但这里的更强烈。

    恶意、敌意。

    直接遭受被害的迷宫街居民,对于在讨伐怪兽时故意捣乱的冒险者(我),似乎甚至怀恨在心。虽还不至于对我扔石头……

    ──以前明明解决过在这里大闹的怪兽。

    ──原来【小新秀】也不过就是个冒险者。

    种种失望的声音传来,随时可能形成嗟怨声浪。

    神仙担心按住胸口的我,想再握我的手──但就在这时。

    「!」

    我遇见了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

    「艾丝,小姐……」

    金发金眼的女剑士,与多位低阶团员一同出现在转角。

    我憧憬的存在──艾丝小姐与我不期而遇,一瞬间睁大双眼,但随即正视我的脸。

    【洛基眷族】也在调查「代达罗斯路」?不对,现在更重要的是──

    前几天的记忆重回脑海。

    那时金色双眸俯视著袒护龙女孩(薇妮)的我,匕首与剑一度对峙。

    她会用什么眼光看我?会对我说什么?

    神仙吃了一惊,我在她身旁像被眼神瞪住般不敢动。

    「──华伦什么小姐!我与贝尔现在正在约会,可以请你借过吗?」

    就在其他团员显露出疑心或敌意时,神仙将我藏在背后,请对方让路。

    艾丝小姐只稍稍看了一眼赫斯缇雅女神,然后重新看向我。

    「……」

    与我的不安正好相反,她那缺乏感情的表情并未改变,眼神也是。

    经过对我而言极其漫长的沉默后,艾丝小姐缓缓启唇……

    「哎唷~,艾丝美眉,你们站在这里干嘛?」

    这时,一阵无忧无虑的声音响起。

    是艾丝小姐他们的主神,洛基女神。

    洛基女神从另一条路迅速探出头来,看看站在原地的艾丝小姐等人、与他们正面相对的赫斯缇雅女神,又看到我,微微睁开了那双细眼。

    「哦~,小矮子那里的人啊。」

    接著,她弯起嘴唇。

    洛基女神露出孩子找到玩具般的笑脸,对艾丝小姐等人做出指示。

    「艾丝美眉,你不是有事找芬恩吗?赶快去吧?」

    「……嗯。」

    艾丝小姐虽一时显得犹豫,但还是乖乖照著洛基女神的话做。

    与团员们离去之际,她又看了看我,然后离开这里。

    「……你想干嘛啊,洛基。」

    在发黑砖头包围的街角,神仙对屏除旁人的女神仍抱持戒心。

    相较之下,洛基女神从正面走来──步履流畅地走过紧张的神仙身边。

    「小伙子,你挺有意思的嘛,搞出这种事啊~」

    「啊!?」赫斯缇雅女神惊呼一声,洛基女神不理她,忽地把脸凑向吃惊的我。

    「我不知道你有啥理由,不过包庇怪物(怪兽)就是会有这种下场,现在懂了吧?」

    「!」

    「原本把你捧上天的那些孩子,现在都用那种白眼看你……欸,你现在是什么心情啊?」

    我浑身僵硬,她简直像蛇一样把细瘦手臂滑溜溜地绕上我的肩膀,凑过来看我的脸。

    我想她没有恶意,一定只是单纯感兴趣,没其他意思。

    洛基女神不怀好意地笑著在我耳边呢喃,我只能俯视脚边地面。

    「放、放开他,洛基!你到底想怎样啊!」

    「唔嘻嘻!当然是想逗你们玩啊~」

    神仙气急败坏地想把洛基女神拉开,她躲掉神仙的手,后退两、三步。

    她一点也不在意赫斯缇雅女神气得满脸通红,「嘿嘿嘿!」吐著舌头发出怪笑。

    「从各种意义来说,你现在在所有天神之间成了注目焦点喔。大家都在说『白兔又有新鲜事啦!』。你还真是话题不断啊,小伙子?哎,不过跟我家艾丝美眉还差得远啦!」

    「!……」

    「但我现在也开始对你感兴趣啰,刚开始我还只觉得『小矮子的孩子还敢嚣张~』什么的哩。」

    洛基女神那双微睁的朱红眼眸,依然对准了我。

    我想洛基女神对我的印象就是一句话,「逗趣的小朋友」。

    我心里忐忑不安的情感是困惑,觉得好像重新见识到无法用我们的尺度测量的超越存在(Deus.Dea)──众神与下界居民的冷热差。

    「你对他产生兴趣只会毁了他啦!其他诸神(家伙)就已经弄得我们够烦了,你别来缠著贝尔──!」

    「你这什么态度啊,身为女神心胸还这么狭窄。」

    看到神仙肩膀起伏呼呼喘气,「神仙,我没事的!」我连忙安抚她,这时……

    视野角落的一幕光景,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

    一个似曾相识的小小人影,横越一条巷弄的前方。

    我的注意力被拉开,视线不禁在人影消失的巷弄前方与神仙她们之间来回。

    神仙注意到我的态度,体谅地对我说:

    「有什么在意的事就去看看吧,贝尔,我在这等你。」

    「可、可是……」

    「不要紧啦,我不会跟她吵架……况且我有件事想跟洛基说清楚。」

    神仙露出与刚才判若两人的严肃表情,仰望偏头说「嗯──?」的洛基女神。我只犹豫了一瞬间,随即决定接受神仙的好意。

    「抱歉,我去去就回来。」

    我低头向神仙她们道个歉,然后跑了出去。

    我加快脚步在巷弄中前进,注意著不要追丢了人影。

    (就是这条路不会错。)

    我回想著就在这「代达罗斯路」发生过的事,追逐人影──那些年幼的孩子们。

    不久,我来到了一座大教堂耸立的广场。

    「啊!……大哥哥……」

    坏掉的喷水池喷不出水,教堂好几扇窗户是破的。

    在位于迷宫街深处的破败「孤儿院」门前,我与孩子们重逢。

    「莱伊、菲娜、小路……」

    三个孩子发现我追了上来,我低声呼唤他们的名字。

    茶色头发的人类男孩,脸上满是擦伤。

    犬人(chienthrope)女孩一头奶油色的长直发。

    中性的半精灵(half-elf)小孩,在三人当中年纪最小。

    大约一个月前,我追踪希儿小姐的脚步,在这里邂逅了孤儿院的孩子们。他们如今看到我出现,都吃了一惊。他们的双臂抱著粮食,大概是帮孤儿院出来买东西。

    「大、大哥哥……」

    「……!」

    犬人菲娜叫了我之后,缩起她的尾巴往后退。

    半精灵小路失去平时放空的表情,视线不安地左顾右盼。

    他们在怕我……不对,这是……

    就在我无言以对地呆站原地时,人类莱伊挺出上半身,像在挺身保护两人。

    「……你来做什么啊!」

    尖利的眼神与这句话中,带有以前所没有的敌意。

    我停止呼吸,这次真的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莱伊他们也是「代达罗斯路」的居民,想必知道我的行为,以及犯下的罪孽。说不定还亲眼看到我包庇怪物(怪兽),攻击冒险者的模样。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用跟街上民众相同的谴责、厌恶与失意……

    「街上都被破坏得乱七八糟了!你却……冒险者不是都会打倒怪兽吗!」

    莱伊不屑地说。

    「叛徒!」

    我的胸口应声龟裂。

    这句话最伤我的心。

    今天受到的谴责当中,莱伊的这些话,还有目光低垂的菲娜与小路的悲伤表情,最是令我伤心。

    我玷污了孩子们的回忆,背叛了男孩对冒险者的向往眼神,彷佛有东西卡在喉咙里,几乎要因为穿心剧痛而屈服。

    真正的失落感,侵犯我的全身上下。

    「我们走!」

    莱伊转身背对我进入孤儿院,菲娜与小路瞥我一眼,也无言地跟随其后。

    教堂的门啪答一声紧紧关上,就像把拒绝之意摔在一步也动不了的我面前,彷佛在说「不准踏进教堂」、「不准再来了」。

    我几乎要溺死在极大的心酸与断肠的悲痛里,浑身无力到了虚脱的程度,就像断线的人偶般,下半身虚软地跪了下去。

    也许我还是头一次这么沮丧。

    厚厚云层覆盖的天空,俯视著我可悲的模样。

    「……贝尔先生?」

    这时,喀嚓一声。

    本以为再也不会开启的门扉打开,有人走到我身旁。

    我缓缓抬头一看──希儿小姐站在我面前。

    「我刚才在跟玛丽亚女士他们商量,能不能离开『代达罗斯路』避难。」

    在离孤儿院门口有一点距离,栽种著少许花草植物的小小庭园。

    我坐在砖头长椅上,听希儿小姐说话。

    「因为迷宫街(这里)发生过那种事……要是怪兽又再出现,很危险的。」

    我听琉小姐说过希儿小姐最近请假,看来是在跟孤儿院院长玛丽亚.马泰尔女士讨论今后的去留。据希儿小姐所说,她还跟玛丽亚女士一起走遍迷宫街的其他孤儿院,呼吁大家去其他地方避难。

    听说这几天都市当中,就属「代达罗斯路」的冒险者进出最频繁,弥漫著危险的气氛。她们会担心此地可能再度成为战场,是合情合理的。

    无论理由为何,原因一部分就是出在我身上,这项事实使我心情沉重。

    「我如果问您怎么了……就太不识相了呢。」

    「……」

    「莱伊他们都在勉强自己,要不就是不说话,要不就是逞强……但我想,他们大概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希儿小姐穿著以前看过的那件白色连身裙,对不肯说话的我不停诉说。

    她面朝前方带著微笑,不深入追究我任何事情。她明明应该知道我做过什么坏事……

    看她神色如常,我忍不住问道:

    「你真的什么都不问呢……」

    「您希望我问的话,我就问呀?」

    看到希儿小姐甜甜一笑,「呃,没有……」我虎头蛇尾地说。

    「您为了什么事在迷惘吗?」

    迷惘,是吗?

    我在迷惘吗?

    不……我已经决定好要怎么做了。

    我已经做了决定,要帮助「异端儿」,帮助薇妮。

    那时,我的天秤就已经倒向一边了。我一定会伸出援手,帮助如今仍身陷险境的里德先生他们。就算今后将会与众多人事物为敌也一样。

    就算我所珍爱的那些人像莱伊他们一样,对我显示敌意,我也不会改变。

    所以这不是迷惘……是对孤立无援的恐惧。

    「看您好像相当烦恼……但我觉得还是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比较好喔?」

    「!……」

    「贝尔先生不是还有【眷族】的同伴们吗?」

    希儿小姐的这句话使我肩膀一震。

    我无所谓,虽然害怕,虽然怕得几乎要发抖,但这是我自己做的决定。拿石头扔我无所谓,我必须接受。

    可是大家……【眷族】的同伴不一样。

    我在离开总部前,在门前听到了。神仙与命小姐她们在起居室谈话。

    都是我,害得她们也遭受到群众失望的眼光。

    我几乎肝肠寸断。

    我不后悔做了那个决定,不可以后悔。虽然我这样想,却快被自责之念所压垮。

    琉小姐的时候也是,艾丝小姐的时候也是。我……

    「……我怕听到她们的想法。」

    我再也忍受不住,如此开口说道。

    「我一个人擅作主张,给大家造成困扰……我怕听到大家……听到韦尔夫他们对我有什么想法……」

    口中流泄而出的窝囊告白,使我真希望自己能消失。

    就在对自己的极度厌恶使我低垂著头时──希儿小姐用双手抱住我的头。

    「欸?」

    「不好意思喔。」

    我的头就这样被她拉著──虚软无力的身体做不出一点抵抗──身体一倒,侧躺了下来。

    也就是我把自己的头,放到了坐在我身旁的希儿小姐的大腿上──

    「咦,这!等一──!?」

    「您以前让我躺过大腿,这是回礼。」

    我把各种内心纠葛忘得一乾二净,惊慌失措地想跳起来,但放在我头上的手制止了我。

    脸颊陷在大腿的柔软触感里,使我转眼间面红耳赤。

    「什么回礼,那时根本是希儿小姐强迫我……!?」

    「呵呵!是这样吗?那现在就再让我勉强您一次吧。」

    希儿小姐好像忍俊不住地对我说,开始抚摸、梳理我的头发。

    「──不要害怕,不要迷惘。虽然可能会有所失落,但您的身边依然有些事物是不会改变的。」

    听到她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好温柔,像是在谆谆教诲,我停住了动作。

    视线被吸引著往上一看,希儿小姐的微笑就在眼前。

    那就跟她看孤儿院里睡著的孩子们一样,是充满慈爱的眼神。

    我整个身体连头一起改变方向,仰躺在长椅上。

    竖起一边膝盖,我与她的眼神四目交接。

    希儿小姐注视著我,一只手轻轻放在我的眼睛上。

    「我……喜欢持续奔驰的您。」

    「咦?」

    如同呢喃一般,小得不能再小的低语,与呼气一起漏出。

    遮蔽视野的手拿开后,希儿小姐染红双颊,开朗地对我笑笑。

    「……我是说平常的贝尔先生比较迷人啦!」

    满面的笑容在鼓励我,不要闷闷不乐。

    我睁大眼睛,然后从希儿小姐的大腿上撑起上半身,回头看她。

    她始终如一的笑靥,使我感到某种紧绷的情绪得到舒缓。

    「……总觉得最近总是让希儿小姐鼓励我。」

    「呵呵,下次要不要来个抱抱?」

    「不、不用了啦!?」

    希儿小姐最后逗了我一下,害得我满脸通红,然后全身放松,苦笑起来。

    天空还是一样被乌云覆盖,不过我的内心,似乎稍微晴朗了一点。

    *

    「我说了,快点从『代达罗斯路』这里把人撤走!你以为这是第几次劝告了!还让我自己出面!」

    看著公会长洛伊曼.马迪尔满头大汗、口沫横飞嚷嚷的样子,【洛基眷族】团长芬恩.迪姆那神色自若地回答:

    「假如我们撤了,你打算让哪个【眷族】在这里守著?」

    「当然是【迦尼萨眷族】了!这可是天神乌拉诺斯的神意!」

    「但我听说迦尼萨那边执行讨伐任务时损兵折将,主力人员都无法行动,不是吗?」

    「那也比你们好,我信不过你们!那天也是,你们竟敢违背待机命令,擅自行动……!」

    芬恩与洛伊曼在「代达罗斯路」当中较偏僻,四天前与怪兽战斗而变得如同废墟的大道上交谈。周围有著公会职员从事修缮与重建的工作,还有【洛基眷族】的人员担任警卫,人来人往。

    在龙女(怪兽)破坏建物而毁坏的断垣残壁附近,肥胖的精灵公会长晃著腹部赘肉,咄咄逼人地责备小人族(帕鲁姆)派系团长。

    「我们别再尔虞我诈了吧,洛伊曼。」

    芬恩用慧黠的碧眼,由下往上看著洛伊曼。

    「你们公会在意的,是藏在这下面的地下城出入口……我说的没错吧?」

    「……!」

    「我们也从天神伊刻洛斯那里问到了一些情报,就在把他交给公会之前。──其中也包括『人造迷宫』的存在。」

    遭到都市放逐,如今已经离去的【伊刻洛斯眷族】主神,正是被【洛基眷族】逮到的,当时男神用不怀好意的笑容回答了他们的问题。芬恩提起这事,压低音量说出「人造迷宫」四个字。

    「我能理解你们想独占『人造迷宫』的情报并防止外流,但也要看状况。其他【眷族】也已经隐约察觉到,迷宫街(这里)或许与地下城相连。」

    看到洛伊曼一时语塞,芬恩继续说下去:

    「洛伊曼,都到这节骨眼上了,你放开利益得失想想。连【迦尼萨眷族】都败给那群怪物,都市里还有谁能镇压它们?」

    「……你们不也没抓到它们吗!要不是那次失败,现在早就……!」

    「关于这点我无法辩解,不过,下次一定解决它们。我们已经掌握敌方的实力了。」

    芬恩耸耸肩后,整个给人的感觉一变,提出重点:

    「我们从天神伊刻洛斯口中问出了『人造迷宫』的『钥匙』……找到之后,我会交给你。」

    「!」

    「相对地,希望你准许我们在这里活动。为了每天担心受怕的居民,我们也跟公会一样,想加紧脚步尽早讨伐怪兽。」

    洛伊曼用刺探的目光听完芬恩的提议,开口道:

    「还有关于那个迷宫的调查,有进展吗?」

    「嗯,我让格瑞斯与蒂奥娜想办法挖掘超硬金属(坚钢)制的墙壁,总算是进去了。但进去窟室之后又碰到最硬金属(山铜)制的门,这就实在无法破坏了。打坏超硬金属的建筑构造也很费时费力……我们不知道有什么躲藏在『人造迷宫』里,所以我判断不该无谓地大肆破坏。我可不愿把麻烦事带上地表。」

    「……我要『人造迷宫』相关的所有情报。像是你们目前查明的构造,或是最硬金属门扉的位置等等,你能保证会逐一向我报告吗?」

    「可以,没问题。」

    洛伊曼听了芬恩的解释后提出交换条件,过了一会才点头。

    「好,我就答应你的条件。天神乌拉诺斯那边我会说服他。……不过!你可别想瞒著我偷偷做什么!只要你耍花样,我马上跟你们一刀两断!!」

    洛伊曼最后不忘警告一声,芬恩笑著对他说:「我答应你。」

    公会长用鼻子哼了一声后,就带著贴身护卫离开芬恩面前。

    很快地,就像代替他似的,原本在对团员们下指示的精灵王族副团长──里维莉雅来了。

    「真伤脑筋……那个男的还是老样子。」

    「哈哈,我虽然不会信赖洛伊曼,但倒是信得过他。他能够动之以利,很好懂。」

    里维莉雅对脑满肠肥的同胞直叹气,听了交谈的内容后,向芬恩问道:

    「这样好吗?『人造迷宫』的情报也就算了,但你还答应要把『钥匙』让给他?」

    「据天神伊刻洛斯所说,『钥匙』不只一份。我们手边只要有一份就够了。」

    芬恩似乎已经放眼将来,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

    「也就是说,公会虽然有他们的如意算盘,但还是能算在协助者之内?」

    「至少洛伊曼可以吧。就像发出强制任务(mission)那次,整件事情依然有蹊跷。关于这次的事,我们知道的还太少,不足以全面信赖公会。」

    公会也不是上下一心的。芬恩舔著右手拇指说道。

    「对了,里维莉雅,【芙蕾雅眷族】情况如何?」

    「他们似乎还是一样,在担任都市的门卫一职。要说是因为情况特殊,或许是说得过去……但难得看到她采取静观态度,目前似乎无意介入状况。」

    两人正针对与【洛基眷族】并称为欧拉丽双巨头的最大派系进行讨论时,金发金眼的少女来到他们身边。

    「啊,巡逻辛苦了,艾丝。」

    「嗯……」

    「有什么状况吗?」

    「……那孩子,贝尔来到『代达罗斯路』了。」

    听到这份报告,芬恩眯细了碧眼。

    「行动了啊。」

    「芬恩……你还是在怀疑贝尔.克朗尼吗?」

    里维莉雅用眼角余光观察艾丝的神情,代替少女问道。

    「我敢确定他是事件的重要证人,那天与我对峙的冒险者,不是我所知道的贝尔.克朗尼。」

    芬恩如此说完,环顾与少年僵持过的大道。

    「天神伊刻洛斯说过他们猎捕、走私怪物(怪兽),是为了卖给一些有『恋怪物癖』的人。但真的只是这样吗?武装的怪兽、高度的智能,还有黑色猛牛(弥诺陶洛斯)等变异的『亚种』……那些怪兽是否有些特别的『内情』?」

    芬恩回想起将男神(伊刻洛斯)带去公会之前,他没有撒谎,但也没有提及核心,那副不怀好意的笑脸。

    在他眼前,艾丝也像是想起了某事,肩膀震动了一下。

    「假设那些武装怪兽有某种『内情』……而贝尔.克朗尼是因为知道那个『内情』才做出奇怪举动,那天发生的事就还算说得通。而那个『内情』逼得他不得不与我们为敌。」

    讲到这里,芬恩发现艾丝闭口不语,苦笑著说:

    「艾丝,我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贝尔.克朗尼认定为敌人。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欣赏他的,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冒险者。」

    「……」

    「但是,这次的问题不一样。他是跟我们站在同一边,或是可能成为敌人……只有这点我想弄清楚。」

    芬恩用派系领袖的神情说完,看看迷宫街高层楼房林立的那个方向。

    「里维莉雅,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一个人去去就回。」

    「什么?」

    「我不想引人注目,也不想引起戒心。艾丝,贝尔.克朗尼是一个人来『代达罗斯路』吗?」

    「……是跟主神(神仙)一起。」

    「嗯──,我知道了。告诉我你在哪里看到他的。」

    里维莉雅与艾丝都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他,小人族冒险者说了:

    「我去会会贝尔.克朗尼就回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