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十一卷 第四章 代达罗斯前哨战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一卷 第四章 代达罗斯前哨战

    作战行动由莉莉起头。

    「怪兽们在鬼吼什么!」

    「它们在哪里发出叫声的,快找!」

    听见怪兽的遥吠,「代达罗斯路」的冒险者们为之哗然,其中只有某个小人族青年悄悄潜入后巷。到了避开他人目光的地方后,他靠著骯脏的墙壁,一手放在额上。

    「【十二点的天启之声】。」

    灰色光膜包住他的全身,如溶化般消失后,解除了变身魔法【灶灰女】的莉莉大叹一口气。

    「啊啊,真讨厌,多可怕啊。要是被冒险者们逮到,铁定会被当场砍死的。为什么莉莉得做这种事……」

    莉莉嘟嘟囔囔自言自语老半天后,终于下定决心。

    她竖起栗色眉毛,阖起眼睑。

    「【你的刻印(伤痕)是属于我的。我的刻印(伤痕)还是属于我的】。」

    樱桃小口咏唱出咒文,变身魔法再次发动。

    一瞬间后,变出了一身宽松战斗装(battle jacket)、脖子上坏掉的怀表,以及毛球般的尾巴与长耳朵。是一双红色大眼睛滴溜滴溜转的兔子怪兽──独角兔。

    【灶灰女】只要达成「与自己体格相近者」的条件,即使是怪兽也能模仿。莉莉从体型矮小的「异端儿」当中选出外貌还算能看的独角兔亚露露,心一横,从暗处蹦了出来。

    「豁出去啦(啾──)!」

    莉莉连声音都变得不再像人,边叫边跑,马上就被冒险者们发现。

    「出、出现啦──!?」

    「是怪兽!在后巷──!」

    冒险者们发出怒吼,从主要街道杀向后巷。

    看到高额赏金对象出现,冒险者眼神大变。他们满眼血丝地高举剑或斧头,追赶蹦蹦跳跳四处逃窜的猎物。「真是见钱眼开!冒险者就是这样才惹人厌!」莉莉倒没想到自己也差不多,发出满口兔子惨叫式的怨言。

    然而,冒险者们可是既凶暴又身手灵敏。【灶灰女】只能模仿外形,但能力参数(ability)仍然是自己(莉莉)的,无法复制比自己更高的【能力值】以及怪兽的潜在能力。追兵中也包括了高级冒险者,莉莉不过是一介支援者,恐怕三两下就会落入他们之手。事实上,莉莉已经好几次差点被抓。

    因此每次遇到危险,莉莉就逃进死角……

    「【十二点的天启之声】!」

    然后即刻解除变身魔法(灶灰女)。

    于是怪兽恢复成莉莉原本的模样,若无其事地躲过一脸凶神恶煞的冒险者们。

    变身又解除,变身又解除。每次以为已经追到独角兔了,结果又不知消失到哪里去,让冒险者火气越来越大。他们在网状交错的狭窄小径里肩膀身体互相碰撞,很快就骂声四起。

    耳朵听著冒险者们越加混乱的状况,莉莉反覆使用「魔法」,气喘吁吁地在迷宫街里到处乱跑。

    「呜呜,费尔斯大人,莉莉恨您~!」

    她一边埋怨著订立作战计画的愚者,一边全力完成自己的职责。

    「『独角兔』出现了!」

    「在那边,把它追进死路!」

    冒险者们的激动喊叫,也传进了与莉莉同样待在迷宫街南侧的贝尔耳里。

    「……!」

    捉住埃伊娜因里德他们的遥吠而错愕的空档,贝尔趁隙挣脱了她的手。

    「对不起了,埃伊娜小姐!」

    「啊,贝尔!!」

    当埃伊娜注意到时,贝尔已经飞奔而出,回头看向越离越远的她。

    「之后你要骂我多久都行!」

    「真是!」

    看到贝尔跑走,埃伊娜装出生气的样子。

    坦白讲,埃伊娜也想追去,想拦下少年。一想到少年可能又要投身险境受到伤害,她就担心害怕。可是贝尔是冒险者,埃伊娜是公会的人。她虽然一时激动,出于私情跑来找少年,但还是必须作为职员完成责任才行。

    「……忘了把荷米斯神给我的失物交给他了。」

    埃伊娜低头看看戴在右手上的手镯,刚才的怒气全消,担忧地望著少年。贝尔背对她的视线,沿著道路跑远了。

    「贝尔,走散的『异端儿』当中,好像有两只在代达罗斯路东侧。」

    「东侧……离我们南侧这边有点远呢,那么……」

    「对,按照预定计画,你专心吸引别人注意就好。」

    藏在披风底下的护手,传来赫斯缇雅模糊的声音。她应该是听费尔斯说了有哪些同胞回应里德的呼唤,才转告贝尔。

    贝尔小声对眼晶回答,点头接受赫斯缇雅的指示。

    (艾丝小姐……果然追了上来。其他冒险者会来也在预料之中,只是……)

    艾丝在房屋屋顶上与少年平行奔跑,贝尔转头瞥她一眼,然后顺势看看背后。

    有人自贝尔后方追上来,也有人像狩猎者一样不跟太紧,保持一定距离──他感觉得到视线。也许是主神的指示,这些冒险者不去抓独角兔(莉莉),专注于跟踪真正重要的少年(贝尔)。如果把隐藏身形的人也算进去,人数相当多。这么多人追著自己跑,好像只要跟著贝尔,就能找到藏宝地点似的。

    (【洛基眷族】不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声东击西就失败了。我必须暂时躲开艾丝小姐跟这些人!)

    贝尔做出决断,加快了速度。

    他从道路转弯,奔进无数树枝般分岔的小径之一。

    「!」

    「快去,别追丢了!」

    贝尔与被独角兔耍得团团转的冒险者们擦身而过,前往临近的东南区。

    冒险者们对贝尔紧追不舍。把他们引到这里来了,目前都还好。再来贝尔得做点「什么事」,把他们留在这里。如果能奢求的话,最好是能让他们追丢贝尔,停留在东南区的「什么事」。

    (娜扎小姐、琉小姐,之后就拜托你们了!)

    贝尔利用遮蔽物一逃离追踪者的视线,马上把消除体味的香包内容物当头洒下。然后他将披在身上的黑色披风翻面(、、),覆盖全身。

    一瞬后,贝尔的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

    「【小新秀】到哪去了!?」

    仍然待在现场的贝尔,听见了众人混乱的喊叫,同时也感觉到艾丝的惊愕。

    这是费尔斯的魔道具「双面隐身衣」。

    效果与万能者(亚丝菲)的「黑帝斯头盔」相同,能让装备者变成「透明状态(invisibility)」。不同于黑头盔(黑帝斯头盔)会让装备之人强制隐身,这件隐身衣(veil)两面都能穿,可依不同用途使用。只要翻面,一件普通披风立刻成了秘密行动装备。

    贝尔成功让艾丝与冒险者们大吃一惊,维持著「透明状态」离开现场。

    「那个混帐,躲到哪里去了……!」

    冒险者们追丢了贝尔,到处找人,正被复杂的道路与一堆遮蔽物弄得烦躁不堪时……注意到了「那个」。

    「有股甜香……?」

    以兽人为首,一丝幽香令他们满脸诧异。

    然而,彷佛要打断他们的疑问,一名冒险者大叫起来:

    「找到了,是【小新秀】!进那栋屋子去了!」

    人类冒险者的一句话,让其他人都眼神大变,冲向该处。

    众人心想「真会给人找麻烦」,入侵盖在后巷路旁的一间废弃房屋──然而……

    「不对,是这边,在路上!」

    「啥!?」

    「有、有怪兽!怪兽出现啦~!」

    发现敌踪的声音此起彼落,让冒险者们困惑不已。怪兽的目击消息也就算了,贝尔.克朗尼怎么可能到处现身?众人心想可能是其他冒险者说谎想抢功,各自只听自己人的声音行动,但是……

    「喂,根本没人啊!?没【小新秀】也没怪兽!」

    「我、我真的看到了啊!啊……在、在你背后!」

    兽人指著自己的背后喊叫,可冒险者回头一看,半个人也没有。

    气得面红耳赤的矮人高级冒险者,揍了同样身为高级冒险者的男人的头一拳。

    「哇……这个真的能让人看见幻觉耶……」

    ──听到怒吼与困惑的声音传来,用湿布(领巾)掩住鼻子的娜扎佩服地说。

    她另一只手拿著的,是两朵枯萎的花。红蓝花瓣仔细一看,会发现微微散放著金色花粉。这也是费尔斯的魔道具「幻想花」。

    效果是让吸入花粉的人,看见花朵所记住的物体的幻影。虽然对「异常抗性(发展技能)」无效,但在众多冒险者云集的这个状况下,已足以引发混乱。初级冒险者或未习得「异常抗性」的高级冒险者会看到什么就喊什么。如今不只莉莉身处的南区,东南区一带也陷入了严重混乱。

    一手握著幻想花(魔道具)的娜扎步履轻快,漫步在夜路上。贝尔对她说明过这种花的效果,跟她说只要拿著这种道具,在南区附近到处走走就行了。

    「这是从哪里拿到的呢……真令人好奇。」

    娜扎将兴趣放在两朵花上,然后偏了偏头。

    「不过贝尔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呢……?」

    「不见了?」

    在屋顶上追赶贝尔的艾丝,金色瞳眸中蕴藏著惊讶。

    少年先是身影一瞬间被遮蔽物挡住,接著就这样不见人影。

    艾丝停下疾驰的脚步,从高处专注俯视四下。

    (──不对,还在(、、)。)

    贝尔虽失去踪影,但她正确捕捉到少年的气息。第一级冒险者能掌握任何微小的脚步声或气息,无论如何藏身或消除体味,都无法逃出他们的感知范围。身经百战的剑士很快就推测到,贝尔很可能是「隐形」了。

    看著视野下方的冒险者们被错误的目击情报所惑,艾丝动身追赶高速冲过迷宫街的贝尔。

    「【剑姬】。」

    「!」

    然而,有人现身阻挡了她的去路。

    那人身穿附连衣帽的长斗篷,跟艾丝一样穿著长靴。脸遮了起来,是个蒙面冒险者。

    这个挡在艾丝面前的人物,拔出了佩于腰际的木刀。

    「想请您与我过招。」

    艾丝瞠目看著对方。

    「现在(、、)……在这里(、、、)?」

    艾丝由于身为都市最大派系的干部,有过好几次受人偷袭的经验。如今即使被来路不明的人袭击,艾丝也不再感到惊讶了。对剑术本领有自信之人向【剑姬】提出挑战,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她之所以吃惊,完全只因为目前状况特殊。

    「我也过著见不得人的生活,若不是在这种状况下,连想与您对剑都办不到。」

    平静的语气听起来不像在说谎。而且说的没错,对方的确散发出与【剑姬】类似的武斗家气质。艾丝确实产生了近乎同理心的感觉。

    然而挑在这种时候,真的会是巧合吗?

    艾丝将手放在爱剑的剑柄上,分神去注意少年越跑越远的气息。

    「抱歉,请您接招。」

    艾丝正在烦恼著该不该忽视,蒙面冒险者却已一个箭步斩向她。

    ──好快!

    眼看木刀以相当于第一级冒险者(、、、、、、)的速度挥来,艾丝逼不得已只得拔剑。武器之间响起畅快音色的同时,两者顺势将战场从屋顶上移到后巷。

    即使想优先追赶贝尔,这个蒙面冒险者也必定会追来。艾丝判断这样无法专心监视贝尔,选择迎击眼前对手。

    (那个光粒是……)

    看著长斗篷内侧漏出的鲜明光粒(、、),艾丝与蒙面冒险者激烈交锋。

    *

    「那、那位精灵人士要不要紧呢……?」

    春姬注视著方才蒙面冒险者出发的方向,显得忧心忡忡。

    原本低头看著「魔法地图」的赫斯缇雅,也跟她看往同一方向。

    「嗯~,也只能相信精灵小姐了。那孩子虽然超强一把,但在『代达罗斯路』看到的华伦什么小姐,也强到不像话……」

    就在不久之前,蒙面人──琉造访了赫斯缇雅与春姬所在的迷宫街西南外围地带。她说贝尔托她「拖住艾丝」,照著贝尔所言,前来接受「等级升华」。为了消耗实力出众的【剑姬】的时间,春姬超乎常规的「妖术」是不可或缺的。

    Lv.5与Lv.6以前哨战而言过度激烈的战斗,在迷宫街东南区上演。

    「神仙!」

    「贝尔?」

    「多亏琉小姐帮忙,我摆脱艾丝小姐了,可是……我没能吸引到【洛基眷族】的注意。这样的话,不如我也去找薇妮他们……」

    贝尔担心自己没吸引到敌方的注意,「异端儿」会落入敌人之手;赫斯缇雅告诉他:「等一下,贝尔。」

    「你人不知道在哪里,对【洛基眷族】来说应该是蛮可怕的状况,至少会把你的事放在心里。看不见的敌人最可怕,这你也很清楚吧?」

    「这……」

    「你还有魔道具吗?有的话我希望你维持隐形,扰乱其他冒险者,不要被【洛基眷族】发现。支援者小姐应该也快要行动了。」

    「……我明白了!」

    赫斯缇雅成功劝说贝尔,叹一口气,但随即皱起眉头。

    「我虽然跟贝尔那样说……可恶啊~,对手的阵形(洛基眷族)一点都没被打乱~」

    「莉莉大人还有贝尔大人他们都在努力,只是……」

    地图上,莉莉与贝尔的标志频繁移动,然而包围迷宫街中央地带的【洛基眷族】阵形依然完好无缺。至少从她们这里能望见的魔石灯光稳定如一。

    赫斯缇雅与春姬从「魔法地图」抬起头来,心急如焚地定睛注视迷宫街的中心地区。

    「有动静了吗?」

    宣告开战的怪物(怪兽)遥吠响起后,芬恩听了传来的情报,低声说道。

    「据报南方出现了独角兔!东南区也有多项情报表示目击到怪兽!」

    「贝尔.克朗尼也出现在东南方!呃,还有艾丝小姐似乎追丢了他……」

    「如同我告诉大家的,贝尔.克朗尼是在声东击西。他的事交给艾丝处理,你们不用理睬。南边与东南还不需要行动,比起这两个地方,西边更可疑。艾露菲,转告西北边的蒂奥涅他们移动到第九十八街,布下天罗地网。」

    听到贝尔摆脱了艾丝的消息,芬恩内心吃惊但不动声色,迅速做出指示。看到团长泰然自若的态度,其他团员也得以保持镇定,「是!」气势十足地纷纷跑开。

    地点在「代达罗斯路」中央地带。芬恩也跟赫斯缇雅她们一样,待在能环顾迷宫街的高楼屋顶平台上。这个地点宽敞而有风阵阵吹来,彷佛一座古城。

    【洛基眷族】利用魔石信号灯传递消息。在建物屋顶上候命的团员会让信号灯一闪一灭,藉此将现场情报逐一传送到中央。

    (艾丝恐怕是被人拖住了,是伏兵吗?敌方战力超乎我的想像……不过那边无所谓,艾丝想必很快就会回到岗位。)

    芬恩一边将爱用的长枪枪柄放在右肩上,一边寻思。

    (敌方应该人数众多,但却没被看守或派出的斥候发现,也没落入陷阱,这是因为……有人对「代达罗斯路」的地理知之甚详,或是用上了魔道具?也可能两者皆是。)

    芬恩推测敌方应该是集合起来,组成了一支主队。判断根据是人造迷宫的「钥匙」数量。

    据男神(伊刻洛斯)提供的情报,芬恩研判钥匙至多只有两份。现在芬恩等人把守的中央地带地下虽然有「人造迷宫」,但就算抵达这里,开不了「门」也没有意义。

    若将其他派系的冒险者也算进其内,人数不用说,战力差距更是再明显不过。对方要会合,也不太可能选择分散各方攻打过来。至少对于这些无法对同胞见死不救的怪兽来说,不可能选择这种方法。芬恩曾一度与它们开打,早已认清了武装怪兽的团结力量。

    它们甘冒行踪曝光的风险也要发出遥吠,是为了向日前战斗时走散的同伴(怪兽)──漆黑猛牛(弥诺陶洛斯)等等发出暗号──这样推测应该不会错。

    (令我在意的,是敌人的动向……我虽然说过西边很可疑……)

    芬恩低头看看自己的右手。

    他注视著的拇指,并没有隐隐作痛。

    芬恩将脸转回眼前铺展开来的迷宫街,向一旁待命的团员问道:

    「有黑色猛牛(弥诺陶洛斯)的消息吗?」

    「还没有消息进来。」

    「是吗……维持阵形,我再看看情况。」

    小人族领袖静观战况。

    *

    「呜哇……不愧是团长,真的发生战斗了的啦。」

    劳尔.诺德是不起眼的第二级冒险者(、、、、、、)。

    他隶属【洛基眷族】,【能力值】虽达到Lv.4,却给其他派系的人一种呆板的印象,归咎于他的个性。

    劳尔认为自己这个人,向来就是躲在芬恩等前辈后面,偷偷摸摸捡人家剩的赚【经验值】。这造成他缺乏自信,结果也间接带来了其他人「不起眼」的低评价。黑发黑眼,身材中等,五官既不特别端正也不难看,平凡至极的容貌恐怕也助长了这种评价。诸神赐与的绰号也是【超凡夫(High Novice)】。

    直截了当地说,他是被伟大的派系干部震慑到了,所以才畏畏缩缩。

    这时也是一样,人类青年对领袖(芬恩)正确预测战况的能耐敬畏万分,看著喧闹的东南方与南方低语。

    「──劳尔!」

    「咦……团、团长!?」

    听到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劳尔一转头,大吃一惊。

    因为出现在眼前的,正是他正在惊叹的人物──小人族领袖芬恩。

    劳尔人在迷宫街西区,位于远离中央地带的防卫线上。理应待在本营的芬恩出现在这里,使得周围其他团员也都一片混乱。

    「团、团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谁来指挥……」

    「怪兽主队在东南出现了!黑色猛牛(弥诺陶洛斯)也在!我们要与待在现场的艾丝会合,一口气打击对手!告诉部队变更阵形!我也要上阵!」

    团长强硬的口气与「黑色猛牛(弥诺陶洛斯)」这个字眼,使劳尔反射性地立正不动,回答:「遵、遵命!?」

    「还有劳尔,你记得『人造迷宫』的人员布署吗?」

    「咦!您说地下的『人造迷宫』吗?小的记得……」

    「告诉我,有件事令我在意。」

    劳尔虽感到困惑,但还是听从了芬恩的指示。

    「呃,在西北、东北、西南与东南发现的四处『门』,应该有格瑞斯先生他们守著……」

    「是吗……我先去了。劳尔,你召集这附近所有人,你们也到东南边去。」

    「好、好的!」

    受到芬恩指示前往东南,劳尔急忙采取行动。

    他将领袖的命令转告给附近的人。虽然没收到信号灯的通知,还有其他一些问题让他大感疑惑,但既然芬恩团长都这么说了,应该不会错吧。他如此告诉自己。

    劳尔自己不做判断,服从伟大前辈的指示。

    (奇怪,可是团长爱用的枪怎么没带在身边……?)

    想起芬恩手无寸铁的模样,劳尔感到大惑不解。

    「哈啊,哈啊……!」

    芬恩在奔跑,全速奔跑。

    他冲下后巷尽头的阶梯,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后,边跑边将手放在额上。

    「【十二点的天启之声】。」

    咏唱出口的瞬间,芬恩的身形即刻溶化在空气中。

    「成功了!」

    是莉莉,不用说,是她用了变身魔法。

    「虽然对芬恩大人过意不去,不过以前那场求婚骚动,派上了好大用处!」

    即使变身魔法能够模仿外形,但还是得连内在一起复制,否则是骗不了人的。就这点而言,以前小人族的那场求婚,大大帮助了莉莉了解芬恩的为人。他的说话方式、气质与人品,都被前盗贼(莉莉)的观察眼光分析透彻。

    想到当时芬恩诚挚的心情,莉莉虽不免感到心痛,但「异端儿」的命运寄托在他们身上,必须不择手段。莉莉就这样成功假扮成芬恩,骗倒了【洛基眷族】。

    「代达罗斯路」攻略中莉莉分派到的职责,跟贝尔一样是声东击西,并利用他的行动掩人耳目,侦查敌方机密。

    【洛基眷族】的成员几乎全为高级冒险者,公会公开了他们最基本的人物档案(profile)。莉莉为了当个称职的间谍,把他们的档案全背了起来。之所以挑【超凡夫】下手,也是因为前盗贼的嗅觉判断他最好应付。

    「跟贝尔大人一样好骗!」

    莉莉对约莫两名冒险者说出失礼的感想,并从怀里掏出眼晶。

    她脸颊泛红,喊出窃取到的情报:

    「『人造迷宫』的守备位置跟预料的一样,在西北、东北、西南、东南这四个地方!」

    「干得好,支援者小姐!」

    「莉莉大人好厉害!」

    水晶中传来莉莉的报告,赫斯缇雅听了,与春姬一同喝采。

    「这样就找到突破口了……!」

    赫斯缇雅等人的最终王牌是「代达罗斯手札」。

    正如同费尔斯也说过的,己方藉由「人造迷宫」设计图掌握到的出入口,【洛基眷族】极有可能尚未发现。莉莉担任间谍的目的,就是查出能够不受阻碍、顺畅通行的路线。

    赫斯缇雅不看地板上摊开的迷宫街地图,而是抓起「代达罗斯手札」翻页。在「人造迷宫」的最高楼层部分,也就是「代达罗斯路」的地下部分,除了西北、东北、西南、东南以外,离「异端儿」们最近的出入口是──

    「──西边!费尔斯,西边的『门』无人把守!」

    「感谢你,女神赫斯缇雅。」

    一字排开的眼晶当中的最后一颗,与费尔斯相连的蓝水晶散放出光辉。

    *

    在「代达罗斯路」西区。

    墙上挂著「第九十八街」路标的后巷。

    「喂,南侧说怪兽出现了,闹成一团耶。我们是不是也该赶快过去?」

    「也是……可恶,猜错地点了。」

    冒险者二人组在无人经过的隧道状道路上前进,一个是人类,一个是矮人。在这附近等著猎物上门的两个同行,已经听到南边的骚动,正在火速赶去。

    慢了别人一步──两人正这样说时,有某个东西从头顶上的天花板听著他们的对话。

    「──!?」

    矮人背后滑溜垂下一条赤绯尾巴,无声无息地缠住他的脖子。

    男子连惨叫都叫不出来,一瞬间就被拉往上方。

    「嗯?喂,怎么──噫!?」

    受到太大冲击而从手中掉落的手斧,将男性同伴的视线拉向背后,然后引导到头顶上方。

    男子仰头一看,只见一只身穿铠甲的蜥蜴人,将四肢贴在天花板上。他轻松举起同伴(矮人)的巨躯,炯炯有神的鲜黄两眼俯视著男子。

    就在惊慌失措的人类即将发出惨叫的前一刻。

    「失礼了。」

    从男子的背后,传来不合场合的优美女性嗓音。

    「──啊啊!!」

    「喀啊────」

    下一刻,从超近距离──耳边发出的怪音波,使得人类的身体一阵激烈起伏。

    意识连同平衡感一并被打碎,男子鼓膜出血,扑倒在地。口吐白沫昏死过去的矮人也从天花板坠落,两个冒险者倒在石头地板上。

    「多亏小贝尔他们帮助,冒险者少了很多……但果然还是有剩。」

    「不可能什么事都称心如意的。」

    咚的一声,里德从贴著的天花板跳到地上,歌人鸟蕾依如此对他说。

    在隧道外探头偷看的半人半蛇与大型级(巨怪)小跑步过来,开始将昏倒的冒险者藏进暗处。还在边看边学的龙女孩(薇妮)拚命帮忙。

    「手法也太俐落了吧……」

    「是啊,真的。就像在下故乡的忍者一样……」

    「在迷宫(地下城)里,常常遇到这种逼不得已的状况。」

    韦尔夫与命已经看过了好几次类似的景象,忍不住说出口后,站在身旁的石像鬼古罗斯平淡地解释。他刚才也躲在迷宫街的许多石像中,狠狠从背后偷袭了冒险者们。

    「春姬大人,就是这附近没错吗?」

    「是的,命大人。离那里最近的是……薇妮大人。」

    「我?」

    命对著拿出来的眼晶说话,听到春姬的声音,薇妮偏了偏头。白里透青的手掌在隧道墙上触碰著,很快就听到「匡」一声,一块石板凹了进去。「哇!?」龙族少女正惊讶时,壁面滑开,露出了入口。是一条密道。

    「赶快进去吧,趁【洛基眷族】还没来。听女神赫斯缇雅的说法,【勇者】似乎还是比我们技高一筹。」

    费尔斯等人运用密道与暗门,在「代达罗斯路」当中前进。这是为了躲避其他冒险者或【洛基眷族】斥候的目光。即使并未网罗所有捷径,费尔斯仍指示赫斯缇雅向乌拉诺斯要「名匠遗产」,就是为了这个理由。

    这不知道是第几条密道了,还是一样积满灰尘。

    里德吐火做出临时火炬,在连魔石灯都没装的石造通道里前进。独角兽摇晃著银白鬃毛,恰似咳嗽一般嘶鸣。

    「你叫里德,对吧?前面有个岔路,要选右边下坡。下个出口就会抵达离【洛基眷族】相当近的位置。」

    「知道啦,神仙。」

    背后有领路人(赫斯缇雅)在,状况完全不一样。不只能在冒险者们几度迷失方向的迷宫街路上顺畅前进,还能像这样活用秘密捷径。活像马戏团般组队移动的「异端儿」之所以还没被发现,很大部分得感谢她与春姬的帮助。

    「迷宫街是你测量的吧?你不记得哪里有密道吗?」

    「毕竟地图是在六百年前绘制的,有些地方记不清了。」

    被韦尔夫一问,费尔斯像在叹息般晃动了黑衣。「那时我在老神(乌拉诺斯)委托下绘制地图,光是表面上的道路就花了我五年……」他谈起当时的辛劳。

    「没有找到通往『人造迷宫』的路吗?」

    「没有,大概我所绘制的地图只限表面吧。也可能是六百年前,他们尚未著手扩充迷宫范围。」

    「这样说只是死不服输罢了。」费尔斯虽这样说,但问问题的命倒觉得或许真是如此。她猜想与都市「恶势力」勾结的名匠(代达罗斯)家族,当时可能无论是资产或人手都还不充足。

    「贝尔……不知道要不要紧。」

    「现在就相信那小子吧,薇妮。你不是要『报恩』吗?」

    「……嗯!」

    在怪物们影子伸长的密道里,薇妮的低喃回荡著。身边的古罗斯对她这样说,龙族少女坚定地点点头。

    「停一下。」

    看到捷径的尽头,费尔斯要「异端儿」们停步。

    在通往外面的暗门前,一行人最后一次讨论。

    「走出这里,【洛基眷族】的阵势就在眼前了。而且接下来再也没有密道可供利用。」

    「也就是说必须一口气冲向目的地,对吧。」

    「对,通往『人造迷宫』的地下通道,位于深入敌阵的中央地带。在这当中,我们要往直达西边『门』的这条路前进。」

    费尔斯一边肯定蕾依所言,一边摊开照著描绘的「人造迷宫设计图」指给大家看。

    「多亏贝尔.克朗尼与莉莉露卡.厄德的帮助,【洛基眷族】以及冒险者们的脚步全乱了。要突破只能趁现在,韦尔夫.克罗佐、倭.命……要请你们迎击了。」

    「交给我,我来搞定。」

    「在下愿赴汤蹈火,保护各位。」

    韦尔夫与命晃动著跟贝尔同一件黑色披风──【双面隐身衣】,一起点头。

    披风底下,命的腰际除了东洋刀还佩有苍蓝短剑,韦尔夫腰际则佩有同种短剑与长剑。在昏暗的密道中,苍剑剑柄散发光泽。

    「……我来倒数,大家做准备。」

    一行人带著紧张气氛,站了起来。

    他们重组队形,采取适于突击的「枪矛」之形。

    「五,四……」

    以举起长剑与弯刀的里德及独角兽为前卫,脸用鲜血涂得丑陋的蕾依、半人半蛇、有翼怪兽与费尔斯担任中卫。大型级(巨怪)以下脚程较慢或是薇妮这类战斗能力较差者安排在后卫,拍响石翼的古罗斯殿后待机。

    「三,二……」

    立于前头的命与韦尔夫盖上「双面隐身衣」,伸手开门。

    通道的黑暗让皮肤阵阵发麻,赫斯缇雅与春姬在眼晶另一头屏息以待。

    龙族少女的纤瘦小手,用力握紧单薄胸口上的长袍。

    「一──我们走!」

    号令一出的瞬间,门被大大打开。

    「──!!」

    「异端儿」宛如拉紧的弓弦射出的箭,一跃进入暗夜之中。

    地点是如同峡谷的一条细窄长路。在黑色砖砌建物的俯视下,整支队伍全速冲过单一道路。

    蜥蜴人的强韧双脚踢踹石板地,歌人鸟的金翼与石像鬼的灰翼翱翔天际。

    「敌……敌人来袭────!!」

    很快就听见了冒险者的大叫。是【洛基眷族】。

    高级冒险者觉察到一支怪物集团于黑暗深处现身,在建物屋顶平台上拋开信号灯,想直接敲钟。然而成为「透明状态」的命好似忍者一般踢著墙壁往上冲,抓住男子的脚踝把他摔下屋顶。

    还来不及惊叫出声,独角兽高高挥起的尖角先把冒险者撞飞,身躯旋转著狠狠撞上地面──不过也只有第一个人中招。

    另一名看守敲响了钟,声音响彻迷宫街。

    「被发现了!」

    「无所谓,前进!」

    铿,铿,铿!尖锐的钟声与怒吼笼罩了迷宫街,「异端儿」们加速冲过其中。

    怪物大游行现在开始。

    *

    时间回到稍早的时刻。

    「──劳尔?」

    第一个注意到西边部队有所动作的是芬恩。

    团员们离开岗位,正在往南移动。芬恩从中央地带的高处,看见信号灯的磷光动摇般闪烁。

    「西、西边部队正在移师南边!现场人员表示有大群怪兽出现,调动部队是为了包围它们!」

    「我们这边没有收到消息啊!况且团长并没有做出指示,他们怎么可以擅自行动!」

    「这、这是因为……他们说团长亲自去找劳尔先生,做出了指示……」

    「什么!?」

    传令团员一边频频看向芬恩一边解释后,本营顿时吵闹起来。

    在这当中,只有芬恩一人感到似曾相识。

    (对了,这是──【赫斯缇雅眷族】与【阿波罗眷族】的战争游戏。)

    先是将贝尔等人引进城内的小人族──如果不是用了策反等手段的话──然后是直到战争后半都没现身的同族少女──

    拼图在脑中高速连结,芬恩不由得低声说: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团长?」

    不理会一脸不解的团员,芬恩心中想起一名人物的相貌。

    ──大概是那个女孩吧。

    那名少女恐怕是【赫斯缇雅眷族】当中最聪明的一位,芬恩自己也赞赏过这位同族的勇气。芬恩推测她应该是使用了魔道具……不对,是「魔法」,明白自己被她摆了一道。

    也明白到自己太分神注意贝尔.克朗尼了。

    「召回部队,阵形开出的洞由北边的娜维他们……不,大概不行,太慢了。」

    芬恩原本开口想调动人员填补部队移动的空缺,但又摇摇头。

    他断定自己已被对手捷足先登,紧接著──铿,铿,铿!!恰似证明他的看法,高亢的钟声响起。声音来自西边,是发现怪兽的警报。

    转瞬间,芬恩的四周被叫声所包围。

    「团、团长!?大群怪兽突然自西边出现,趁著劳尔先生他们不在,往『代达罗斯路』中央地带前进!」

    「我知道,冷静点。我想蒂奥涅她们应该也察觉到了,不过还是把她们叫回来。我要让她们与其余守备队来个前后夹击。」

    领袖稳若泰山。看到他镇定的态度,少女团员们恢复了冷静,也各自拿起武器行动。

    芬恩冷静下指示的同时低声说:「原来还是西边啊。」催促部下报告。

    「敌人的前进路线是?它们的目标是『人造迷宫』的哪里?」

    「呃……直线前进!它们从西边出现后,就一直线东进!」

    「──直线前进(、、、、)?前进路线也是往『人造迷宫』西边?」

    到这时候,芬恩才第一次变了脸色。

    他注视困惑地点头的团员,将视角转回迷宫街的夜景。

    (本来以为它们既然出现在西边,就一定会转向西北或西南前进……)

    【洛基眷族】发现的「人造迷宫」出入口有四个。首先是失控龙女(维维尔)出现的东北「门」,然后是西北、西南与东南。芬恩等人在地下通道内找到了这几扇最硬金属(山铜)制门扉,派了门卫一直死守到现在。

    (难不成它们知道我们不知道的路线?)

    这几天来,芬恩彻底让部下探索了通往「人造迷宫」的地下通道。但假使有「门」是他与部下没找到的,而且敌人知道门扉位置的话呢?

    芬恩原本心想「不可能」,但一段记忆重回脑海。

    (天神伊刻洛斯也提到过「代达罗斯手札」的存在。假如有「人造迷宫」的设计图的话……会在敌人手上吗?)

    男神(伊刻洛斯)被逮捕时,说过不在他身上。芬恩也相信了他的说词。

    但如果他骗过了芬恩的眼睛──

    「情况不妙啊。」

    芬恩轻声说道,低头看看自己右手的拇指。

    芬恩的敏锐「直觉」与拇指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拇指会隐隐作痛,告知危险将近。

    带来预感的拇指,此时仍没有感觉──

    (──看来我在无意识之间,太过依赖直觉了。)

    芬恩内心羞愧反省,同时迅速切换思绪。

    当初的计画是将怪兽引诱到地下通道,如今芬恩取消这项预定,定睛注视怪兽们此时还在前进的迷宫街街道。

    他让思考加速,快到外界与脑中的时间产生间隔。

    「喂~,芬恩~」

    这时,主神慢吞吞的说话声音传来。

    「你都到哪里去了,洛基?」

    「很多地方啦~」

    洛基出现在乱成一团的本营,芬恩瞥也不瞥她一眼,背对著她问道。

    朱红头发的主神从后方走向芬恩。

    「嗯~,你在想事情啊,芬恩?」

    「嗯,看来我有点自大了。请你暂时别跟我说话,算是帮我个忙。」

    芬恩不看洛基直接说道;洛基目不转睛,注视著他的侧脸。

    然后,她的嘴角微微上扬。

    她将双手放在小人族的小巧双肩上,嘴唇凑近他的耳边。

    「芬恩──看清楚了。」

    「──」

    天神的呢喃只传进了自己的耳里,使芬恩暂停了思考。

    她是指少年(贝尔)?──还是怪物(怪兽)?

    芬恩只挪动视线往旁一看,洛基眼睛微睁一条线,笑著。

    「不靠别人,就用你自己的双眼。」

    「……」

    「之后怎么判断,就交给你啦。我不会再出主意啰~」

    洛基一下子忽然离开芬恩身边,变回平常的调调,嘻皮笑脸。

    她挥挥手回应小人族注视自己的碧眼,如同随兴的黄昏一般离去。

    「……」

    在喧闹不绝于耳的高处,芬恩吐出一口气。

    但他立刻恢复成领袖该有的神情,重新定睛注视黑暗充斥的「代达罗斯路」。

    为了做现在该做的事,他叫住一名团员:

    「把劳尔叫过来,动作快。」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