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十一卷 间章 三个孤儿,夜半尖叫,染血迷宫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一卷 间章 三个孤儿,夜半尖叫,染血迷宫

    常陆.千草大感困惑。

    「拜托你们帮帮忙嘛!小路……小路跑去教堂了!」

    鹿岛.樱花也跟她一样困惑。

    在「代达罗斯路」的西北外围附近,往前走不远就到都市大道──东大街的地点,聚集了众多迷宫街的居民,几天前开始公会就指示他们到此避难。其中,【建御雷眷族】的几名成员被孩子们包围起来。

    「那家伙好像瞒著大家养猫,说是要去接它就跑出去了,然后,然后……!」

    「现在有怪兽出没,小路却……!」

    「不要紧的,冷静下来,好吗?」

    千草等人【建御雷眷族】本来就是在主神的拜托下,为了助贝尔等人一臂之力而赶来「代达罗斯路」,然而公会职员因为难民太多而向他们求助,他们也不好拒绝。

    周围有【迦尼萨眷族】与其他冒险者保持警戒,公会职员拚命将民众疏散到东大街。自从怪兽发出遥吠以来,此处以南的地区就成了战场,除了往东边大道北上之外,没有其他地方可以避难。北侧的几个出口全被大量人潮挤得水泄不通,如今呈现一片大塞车景象。所有居民都怕怪兽来袭。

    千草面前名叫莱伊的人类男孩,以及名叫菲娜的犬人女孩也不例外。

    「我也要请各位帮忙,求求你们,救救那孩子……!」

    「别这样……抬起头来吧。连你一个大人都对我们哭诉,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被有点消瘦的黑发年长女性玛丽亚.马泰尔苦苦哀求,樱花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回些笨拙的话。【迦尼萨眷族】虽然人数比其他冒险者多,但忙著保护民众疏散,无法离开岗位。玛丽亚等人一定是求救无门了,更何况还是要派人找一个小孩子。

    「知道了,我们去找他。告诉我们怎么走……算了,问了恐怕也没用,我们不熟迷宫街(这里)的地理。」

    「请让我一起去!我带各位去教堂!」

    「我也要去!」「我也要!」

    玛丽亚自告奋勇后,莱伊与菲娜也志愿要跟,让千草与樱花都吃了一惊。「莱伊!」玛丽亚大声制止,但两人不听,恳求原本要说「太危险了」的樱花。

    「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都是一家人啊!」

    听到这句话,樱花全都明白了,紧皱的眉头流露出内心纠葛。

    「是孤儿啊……可恶,真难拒绝。」

    樱花与千草也是孤儿。还有转籍到【赫斯缇雅眷族】的命也是。他们出于各种理由而失去家人,才会在建御雷等善良诸神经营的神社长大。

    大概是将莱伊等人与自己的境遇重叠在一起了,樱花一手放在粗脖子上,然后向千草道歉。

    「千草……抱歉,让他们同行吧。」

    听到这句话,千草笑逐颜开,摇摇头。

    千草一直很喜欢笨拙但温柔的樱花。

    看她露出平时浏海遮住的右眼微笑,樱花报以苦笑。

    「好,给我们带路吧。」

    「这边!」

    留下其他团员同伴,千草与樱花跟玛丽亚还有孩子们一同出发。

    卡珊德拉.伊利翁在搬东西。

    「呜~~~!好重~……!」

    她在一片死寂的迷宫街里,两手抱著快抱不下的木箱,摇摇晃晃地走著。

    地点在迷宫街东北边,或许该说她运气好,附近一带既没有怪兽,也没有冒险者,只有教人毛骨悚然的薄暗。仿造人体的【米赫眷族】徽章,在她硬是插进腰际的法杖(rod)上散发光泽。

    卡珊德拉晃著长发,懦弱的三角眼显得更加胆战心惊,独自一人在如同迷宫的后巷里前进,不久──抱在怀里的木箱匡当匡当地震动起来。

    「不、不可以动啦!」

    卡珊德拉急忙对木箱小声说道。

    她立刻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影后,才松了一口气。

    「──找到你了,卡珊德拉!你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在干什么啦!」

    「呀啊!?」

    然而,同伴达芙妮.拉洛斯从背后出现,追上了她。

    卡珊德拉吓了好一大跳,不慎将箱子摔在石板地上。

    紧接著,箱子里漏出尖锐的「啾!?」一下叫声。

    「……」

    「……」

    达芙妮僵住了。

    卡珊德拉脸色发青了。

    达芙妮瞪著还在匡啷匡啷摇个不停的木箱,几乎要瞪出一个洞来,张开她颤抖的嘴唇:

    「卡珊德拉……你该不会……」

    「达、达芙妮!不是的!等等!求求你等一下!」

    达芙妮把张开双臂的卡珊德拉推到一边,打开木箱一看,里面是……

    「啾呜……」

    「咕呜……」

    是两眼带泪,前脚按著撞痛的额头的独角兔以及黑犬(地狱犬)。

    「嗄──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达、达芙妮!声音!太大声了!?」

    达芙妮的尖叫把两只怪兽吓得跳起来,卡珊德拉慌张失措。

    短发少女杏眼圆睁,满脸愤怒与混乱,逼问少女同伴:

    「卡珊德拉!你这!笨蛋!搞什么啊!?你窝藏悬赏对象(怪兽)!?」

    「不是的~!?这是,那个……因为我做『预知梦(梦)』了嘛~!!」

    几天前,卡珊德拉梦到自己被漆黑巨浪吞没。那是个非常可怕的梦,险些丧命的她情急之下,拿出之前得到的兔子护身符,这才逃过一劫。梦境内容还是一样异想天开。

    少女基于出生以来十八年的经验法则,知道梦到这类「预知梦」总是没好事,于是战战兢兢地相信了梦中启示,五天前前往一条冷清的巷弄──没错,就是那一天(、、、),都发生那种事了,实在不该去的──到了梦中护身符掉落的地点……结果找到一团白色毛球,还有一只黑色毛团。

    它们浑身是血,用尽了力气。两只怪兽都双臂摊在地上俯卧著,昏死过去。「预知梦」里出现的兔子护身符,原来是「独角兔」+「地狱犬」。

    卡珊德拉仰首向天,差点没昏倒──然而毁灭的预言逼她陷入一种强迫性念头。她脸色铁青,手脚颤抖地将两只怪兽藏进随便一个箱子里,竟然就在当天带回了总部她自己的房间。没被米赫、娜扎、达芙妮与其他冒险者发现只能说是奇迹。

    卡珊德拉并不是在窝藏「异端儿」……更正,是怪物(怪兽)。应该说恰恰相反,她到现在都还怕得要命。但她必须将「兔子护身符」留在身边直到那一天。因此,为了不让怪兽饿死,她是不得已才随便喂些炸薯球的。绝不是因为白兔怪兽对自己啾啾哭叫,或是黑狗怪兽对自己呜呜哭叫才这样做。附带一提,它们很爱吃。从此以后马铃薯就成了她们(?)的饲料。「我是不是有驯兽师的天分啊……」卡珊德拉边发抖边想过。

    总归一句话,主神(米赫)无法对眷属开口说出「异端儿」的事,眷属(卡珊德拉)也不敢跟主神报告,双方完全失之交臂。

    「又在说什么做梦的傻话!!够了没啊!让开!!」

    但达芙妮才不管那么多。

    这种事情要是曝光,她们就要步上少年(贝尔)的后尘了。为了【眷族】,更为了这个少女自己,达芙妮从腰际抽出形似指挥棒的短剑。

    「啾!?」

    「不、不可以,达芙妮!?」

    「放开我,卡珊德拉!」

    独角兔发出惨叫,卡珊德拉从背后抱住少女,达芙妮试著甩开她。

    就在短剑的光辉,高声主张怪兽就该即刻消灭时──

    咚!

    「────」

    「某种东西」踏碎石板地的声音传来的同时,巨大身影覆盖了达芙妮与卡珊德拉。

    原地冻结的两个少女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背负夜色的漆黑巨躯站在眼前。

    大量鲜红血液沿著皮肤滴落,不知是不是血喷到了身上。

    独臂拎著巨大的双刃斧(labrys)。

    恐怖双眼瞪视著两人,双刃斧如断头台般对著她们高举。

    达芙妮脸色变得惨白,卡珊德拉的脸部表情因恐惧而龟裂。两名少女身为高级冒险者,清楚认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确定一瞬间后自己与同伴就要沦为肉块。

    她们做好了受死的准备,下个瞬间。

    「啾──!」

    独角兔与黑犬从木箱中跳出,岔入双方之间。

    看到同胞(怪兽)叫个不停蹦蹦跳跳,始终沉默的漆黑怪物……慢慢放下了双刃斧。「那个」通过化为雕像的两名少女身边,消失在黑暗之中。

    独角兔抬头看看卡珊德拉,「啾!」叫了一声后,就跨上黑犬背后,去追「那个」了。

    「……」

    「……」

    暴风雨后的平静降临两名少女身边。

    卡珊德拉四肢无力地跪坐在地,抱著达芙妮的腰不放。

    达芙妮勉强维持站姿,但膝盖在发抖。

    卡珊德拉面露发僵的笑容,对著僵硬地与自己四目交接的达芙妮说:

    「你、你看吧?得得得得得得得救了……!」

    「!──真要说起来,还不都是你捡那种东西回来害的!!」

    「好痛──!?」

    达芙妮高举挥下的一拳,打得卡珊德拉按住头哭叫。

    兽人少女脸色发青。

    「喂,去叫治疗师(healer)!灵药也行,全部拿来!」

    「好、好惨……」

    「多少人被干掉了,喂!?」

    正确而言,是变身为兽人的莉莉脸色苍白。

    是冒险者们恍如人间地狱的哀嚎,以及迷宫般道路染得通红(、、)的景象,令她脸色发白。

    兽耳颤抖的她,视线前方看到大量冒险者倒在地上,正适合用「尸横遍野」来形容。

    (是走散的哪个「异端儿」做的?还是所有人?但这也太……)

    莉莉与贝尔预定与失散的「异端儿」会合,可以的话还要跟费尔斯等人碰头。原本预定如果办不到,最后的手段就是以一只「异端儿」持有的第二份「钥匙」自行取道其他路线。

    她目前所在的位置是迷宫街东区,挂在墙上的路标以通用语写著「第二七七街」。

    开战前发出的「呼唤」,已经通知走散的「异端儿」们在这条「第二七七街」碰面。莉莉结束了间谍工作,于是偷偷来到此处,然而……

    (很可能是这个地点被冒险者发现……于是某个「异端儿」将他们全数击退了。光是这里看到的人数就已经很多,大概是冒险者人多势众,不得已才下手的,可是……)

    在这后巷当中,阶梯上下延伸,左右还分出许多岔道,宛如迷宫一般。而路上、墙上都涂满了大量鲜血,变成一条血红之路。亚马逊人坐在破裂的墙边喷洒出大片血迹,折断的脖子无力地下垂;矮人引以为傲的铁锤(hammer)与铠甲被打碎,难看地面朝天空。不分高级初级,血腥灾厄降临在所有冒险者身上。

    「呜……!?」

    深深的裂伤、弯折的手脚、突出皮肉的骨头;这幅残忍的画面,即使是长年担任支援者的莉莉,也没看过如此令人面无血色的凄惨光景。他们真的还活著吗?莉莉不由得摀住嘴巴,没有勇气进入还在大吼大叫的冒险者之间做确认。

    (【洛基眷族】的人也倒在地上……是不是芬恩大人推测出了潜伏地点,派出斥候了?事情闹这么大,「异端儿」们不可能再回这里……)

    莉莉在昏倒的冒险者当中发现少数几个小丑徽章,倒抽一口气。

    战斗的爪痕轻易粉碎了石板地与建物墙壁,让人联想到是何种怪物如此大肆破坏。莉莉脑中浮现的……是给过自己强烈咆哮(howl)的那头漆黑猛牛。

    如此所向披靡的怪物,还需要帮助吗?

    莉莉开始在后巷搜寻关于「异端儿」行踪的线索,每当听到冒险者们一息尚存,就大大松一口气,同时也感到猛烈不安。

    *

    或揍或踢,然后砸在地上。

    这样就结束了。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另一猎人扔下武器逃跑,他也立刻追上去补了一脚,对手就跟看似同伙的猎人们一样口吐鲜血,倒了下去。

    这不能称为争斗,连狩猎都称不上。

    这带来更严重的「饥饿」折磨著他,他回到同胞们的身边。那些同胞与其他人走散,被猎人们袭击时受到他的搭救。

    兔子同胞高兴地蹦跳,说他真可靠。

    长著翅膀的同胞心痛地低喃:也许做得过火了点。

    看到他的「饥饿」,同胞们反应两极。一方是称赞,一方是畏惧。

    他知道自己在同胞当中仍然属于「异端」。

    他的「梦想」与同胞们的「梦想」从根本上就不一样。同胞们对地表(这里)或地表(这里)的居民各自怀著不同心意。

    而他,只能从争斗中发掘出意义。

    该与大家告别了。他心想。

    他明白在地表(这里),自己的「梦想」可能会毁了同胞们的「梦想」。

    他将「钥匙」交给同胞们,那是镶嵌著眼球的「钥匙」。他保管这个东西直到今天。他告诉大家自己不需要这个,戴红帽的同胞问他:

    「您接下来有何打算呢?」

    他将自己的意志告诉了同胞。

    说他要战斗,要开拓道路。

    然后。

    他说他感觉,地表(这里)有他追求的「梦想」。

    「……我明白了,祝武运昌隆。」

    他转身背对惜别的同胞们。

    也许这次告别,就是永别了。

    虽然他也有这种预感,但并不介意。只要能在地表(这里)与「梦想」相遇。

    巨大过头的体魄与气息混入黑暗之中,他继续追求之旅。

    追求重逢──再战。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