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7 第三章 死之盛宴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7 第三章 死之盛宴

    “不行!前面的门都关上了……我们已经无法进入内部了!”

    团员们声嘶力竭的悲鸣在秘道中回响。

    这里是里维莉亚留守的“洛基眷族”阵地。在迷宫出入口坐镇的冒险者们听到潜入内部的斥候带回的报告都无比骚动。

    自从芬恩他们进入迷宫已经七个小时了。

    这个时间已经足以确信至今毫无音信的侵入部队肯定发生了不测。

    “芬恩他们被困在里面了吗……这个可能我们早就预测到了,里维莉亚你怎么看呢?”

    “就算他们真的被最硬金属‘大门’隔离,真的发生万一的话,加雷斯也会破坏超硬金属墙壁脱离的。既然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他们……恐怕他们在迷宫内部遇到陷阱了吧。”

    芬恩和加雷斯不可能错估撤退的时机,凝视着黑暗的里维莉亚如此断言。

    当周围的团员们一片动摇的时候,她锐利地眯细了自己的翡翠色双眸。

    “恩,你的意思是,也许芬恩他们落入了纵穴之类的陷阱……所以现在他们无法凭自己的力量脱离?”

    “如果只是普通迷宫的话,我倒是可以断言不会这么麻烦……”

    里维莉亚走到迷宫的墙壁前,直接将手中的长杖刺向了墙壁。

    墙体露出了超硬金属的光泽,里维莉亚捡起了一些碎裂的石板。

    “果然……”

    “恩?怎么了?里面混了什么了?”

    “恩,是‘黑曜卫兵的体石’。”

    洛基从旁边探出头来,里维莉亚突然提到了某个怪物的名字。

    “黑曜卫兵”。这是一种栖息于地下城深层——第37层的黑曜石怪物。这种怪物的特性就是全身都是“除魔石”,能够锐减“魔法”的效果。

    只要将这种怪物的“掉落物品”带回地面就能高价出售,锻造师们都能用这种素材制作优秀的抗魔铠甲和盾牌。

    “这些覆盖在超硬金属外侧的石板,估计全都混入了这种素材。所以这个迷宫不仅牢固,而且还拥有‘魔法’抗性。”

    接着,里维莉亚用纤细的手指,将手掌中的抗魔黑曜是捏碎了。

    她蹩着柳眉说道。

    “从外面使用‘魔法’的话,估计也只能破坏代达罗斯街和地下水道。就算是我估计也无法完全摧毁这座迷宫。从内部使用的话更加困难……芬恩的‘枪’估计也无能为力。”

    听到副团长冷静地表述自己的见解,周围的团员们都倒抽一口气。

    洛基也说着“见鬼了~”,然后看着迷宫微微睁开双眼。

    “这个迷宫是前所未有的存在。虽然不知道这里到底是怎么建成的……但可以肯定这里蕴藏着远超我们想象的执念。”

    如果单纯把这里看成敌人的老巢的话无疑是自杀行为,里维莉亚如此断言。

    鉴于这些考量,她和主神开始想办法打开局面。

    “恩~里维莉亚,记得你的魔法阵可以当探测器来用的吧?”

    “你在说什么鬼话呢……我的第二位阶攻击魔法确实可以识别魔法阵内的所有人和怪物。不过,也只能识别‘平面’范围内的。地下的话就没办法了。”

    “话说全力展开魔法阵,而且在爆发之前中断的话……恐怕会很浪费魔力吧,这样效率确实很低,不过也没办法了。你就先调查这个楼层吧。”

    “知道了,我试试”

    听了洛基的命令,里维莉亚立刻开始咏唱。

    当巨大的翡翠色魔法阵展开时,洛基又下达了其它指示。

    “艾丽西亚,你带几个人去制作周边的地图好吗?虽然不知道这个迷宫到底有多大,但至少要让里维莉亚到处移动展开魔法阵。”

    “遵、遵命!”

    目送着带着数名团员出发的妖精艾丽西亚,洛基一脸严峻。

    这名一言不发的神最终被脚边升起的翡翠色光辉彻底淹没了。

    *

    摇摇欲坠的青色磷光照亮了融入黑暗中的两人。

    “根据计划,‘洛基眷族’已经落入第8层了。”

    “谢谢你,巴尔加酱~你立大功了。”

    巴尔加和男神塔纳托斯正凑在一起交谈。

    这里是迷宫中的无数大房间之一。这个房间位于侵入者根本无法到达的最深处。到处都有全副武装身披斗篷的人在各个通道口来回巡逻。这里经过后期的改装之后,已经成为暗派阀设置在迷宫中的据点了。

    这里之后寥寥无几的魔石灯,整个房间都很昏暗——这倒是符合塔纳托斯的喜好。

    “我出去一下,那玩意儿的操作就麻烦你咯~”

    “知道了……”

    塔纳托斯刚离开房间,巴尔加就来到了某个台座前。

    这个石头台座的形状类似一个木墩。周围可以看到一些蔓藤,看上去就像一个植物。这个台座的表面覆盖着一层透着月光的苍白水膜。

    台座跟前镶嵌着一个红色宝珠。也就是镶嵌在最硬金属“大门”上的那种宝珠,不过这颗宝珠的尺寸要比“门”上的要大很多。

    这是一种装置——一种在迷宫中非常重要的装置。

    这个装置只有拥有“眼睛”的巴尔加以及极少一部分人才能使用。

    “——今天的诺萨斯还真是热闹啊。”

    而这“极少一部分人”正好出现在了巴尔加眼前。

    这是一名拥有强悍肉地的高大人类。

    从他嘴角的粗暴凶笑就可以看出他并非善类。

    他的头上戴着用有色水晶制成的墨镜。

    在漆黑的镜片背后略微透出了血红的左眼。

    “你在干什么呢?兄弟?”

    “住嘴,迪克斯。”

    看到从通道进入房间的这个男人,巴尔加的眼神充满了冷漠和厌恶。

    “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生的而已。你根本不用叫我兄弟。”

    “我开玩笑,别当真。何况一想到你这种‘诅咒’的仆人竟然和我血脉相连,真是让我作呕。”

    迪克斯——这名男人嘲笑着骂道。

    巴尔加毫不关心地看向了台座。

    “然后呢,你们在玩什么呢?你这么玩的话,我可没法把怪物运出去啊。”

    “一直鬼鬼祟祟调查我们的‘洛基眷族’进入人造迷宫了。”

    “喂喂……我可没听说过啊。我们怎么又被麻烦的家伙盯上了?”

    在台座的水膜中可以看到无人的通道,也可以看到一脸焦急冲下楼梯的艾丝,在黑暗中迷茫的缇欧娜她们等等,台座中倒映出的都是迷宫中的光景。

    在迷宫中随处可见的苍白花朵隐藏在诡异雕像的眼睛或者植物浮雕中。

    这和通过寄生而变异的24层食料库巨大花是同种怪物。

    水膜可以看到这种花捕捉到的所有影像。

    这是人造迷宫原本并不具备的——蕾维斯这些怪人带来的技术。

    “正好,迪克斯,帮个忙。”

    “啊啊?”

    “瓦蕾塔工作太粗糙了,结果逃过陷阱的恶狼和妖精还在迷宫里乱转……为了始祖的悲愿必须干掉他们。”

    “不是还有怪物和那个怪女吗?让他们动手不就得了。”

    “那个令人厌烦的怪人正在擅自行动……估计谁的指示都听不进。”

    将挡路的怪物全部踢碎的狼人,两人一起行动的妖精,独自默默移动的蕾维斯,这些光景都出现在了摇曳的水膜上。

    “如果这里暴露的话,无论是怪物的走私还是你自己的‘恶趣味’都会玩完吧……”

    面对直视自己发出忠告的巴尔加,一言不发的迪克斯笑了。

    “没办法,我就走一遭吧。虽然我很不想和‘洛基眷族’的家伙扯上关系……不过这里可是我们的家。我们至少占尽地利。”

    甚至迷宫毒辣的男人嘲笑着抬起头。

    “把新的枪给我,我原本就是来拿这个的。原来那把被我玩坏了。”

    “……就在那,你自己挑一根吧。”

    “真不愧是‘神秘’持有者,咒术师大人的准备还是这么充分。”

    迪克斯拿起一根靠在墙边的长枪。

    这是一把拥有扭曲枪尖的赤色长枪。这把长枪的形状以及真红的色泽仿佛都充满了“诅咒”。迪克斯挥了挥这把无比诡异的武器,这才心满意足地用枪柄敲着肩膀。

    “那我就出发了——去狩猎‘洛基眷族’。”

    *

    “团长,振作点!”

    悲痛的声音响彻迷宫的一角。

    如今的深度大约是“上层”的第6层。好不容易从蕾维斯手里逃脱的劳尔、安斯和另外三名团员正在治疗身受重伤的芬恩。

    “不行,劳尔,伤口根本堵不住!”

    “为什么!?我们都用了那么多回复药了,为什么……!”

    正当团员们在使用道具的时候,劳尔一片混乱。

    无论是用多少回复药,躺在地上的芬恩的伤口却丝毫不见好转。

    红色的血滴正不断从小人族的身体中流失。虽然轻微起伏的胸口还留有一丝生气,但芬恩的碧眼却失去了神采,根本看不到焦点。

    “‘诅咒’……!”

    看到治疗无法生效的伤口,安斯不禁要紧嘴唇。

    “‘诅咒’……怎么会,什么时候碰到的?无论是团长还是我们都没有受到什么可疑的‘魔力’吧……!”

    “不对,劳尔,那个女人使用的黑剑……恐怕,是‘特殊武装’。肯定那个武器上有‘诅咒’!”

    蕾维斯手里的那把充满灾厄的漆黑长剑。

    安斯这才发现那把武器正是“诅咒武器”。

    “‘诅咒道具’……”

    听了安斯的推断,劳尔大吃一惊,其他团员也都吝啬苍白。

    施加了“诅咒”的“特殊武装”。这是咒术师——与魔术师相对的存在——打造的诡异武器。而且诅咒武器的特异性在“特殊武装”中也是极其稀少的。

    而且这次施加的肯定就是无法治愈的“不治诅咒”。

    “那么,团长会……!?”

    “如果不解咒的话,无论使用多少道具和‘魔法’都无法堵上伤口……”

    安斯僵硬地说道,劳尔一下子跪了下来。

    芬恩实际上已经无法站起来了。不仅如此,如果无法尽快解咒的话,再这么失血下去迟早会有生命危险。

    而现在这支队伍既没有解咒道具,也没有治疗师,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尽快脱离迷宫……!”

    听到安斯的结论,劳尔的脸色越发惨白。

    要从这个能躲过恐怖怪物的避难所里出去,然后尽快脱离?而且芬恩还不能参战?

    这里可是没有地图的未探索迷宫。如果无法探明所在地的话,根本无法找到出口。而且艾丝和加雷斯这些可靠的同伴也不在。如今,已经彻底没有活路了。

    只凭自己——能干什么呢?

    “劳尔,清醒点!”

    “!”

    安斯突然抓住劳尔的肩膀,他惊讶地抬起头。

    “我们要救团长才行!不是靠艾丝她们,要靠我们自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安斯……”

    “而且,要是连你也失去自信的话……!”

    安斯的手颤抖了。

    就和无比慌乱的劳尔他们一样,看上去无比冷静有条不紊的她实际上也在拼命压制自己的动摇。为了不被眼前的事态压倒,她已经拼尽全力了。

    触及到她拼命隐藏的软弱,劳尔这才稍稍平静一些。

    但是,但是,但是,但是。

    ——团长,我该怎么办。

    劳尔下意识地低头看着呼吸微弱的芬恩。

    无论怎么看现在的状况都无比绝望,青年的思考只能徒劳地空转。

    “芬~~~~~恩~~~~~!!你在哪儿~~~呢~~~!”

    “!”

    这时,远方突然传来的呼唤打断了劳尔的思考。

    惊恐的劳尔猛地转过头去。看来追兵为了彻底消灭芬恩已经来了。

    劳尔他们立刻从纵穴的降落地点开始移动,因为真的是蕾维斯他们追来的话会很可怕。即便他们心里清楚在迷宫中随意移动的危险性,仍然只能优先撤退。

    瓦蕾塔应该还很远……不过从脚步声来推断,敌人的数量不少。

    “可别在我找到你之前就死了哦~我要在你临死之前宰了你的部下,我要让你彻底绝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嗜虐的声音让人心生恐怖,这份恐怖迫使劳尔他们立刻移动。

    “全体转移!”

    面对不断恶化的状况,劳尔只能催促同伴们尽快逃走。

    “我们彻底中招了啊……!”

    “怎么办~缇欧涅~!?”

    在充满昏暗的一条通道内,缇欧涅和缇欧娜正率领着动摇的团员们前进。

    “这里可不是地下城,我们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这有点不妙吧!?”

    “冷静点!你这么慌张反而正中敌人下怀!”

    缇欧涅向自己的妹妹和团员们吼道,其实她自己也有些动摇。

    芬恩的直觉可以立刻识破大型陷阱和危机,敌人对他可能会采用其他手段。在这个迷宫中敌人肯定已经周到地准备了各种能随机应变的计划。也就是说等着自己的将是敌人的层层堵截。

    和自己分别行动的芬恩应该没出事吧。

    (不过心里却静不下来……你没事吧,团长?)

    担心比自己强的雄性只不过是瞎操心,亚马逊少女如此说服自己。

    不过,现状仿佛为了嘲笑她一般——

    一块超重金属板突然落在了缇欧涅身后。

    “什!?”

    那是隔断通道的最硬金属“大门”。

    缇欧娜和三名团员消失在了障壁之后。

    “缇欧娜,缇欧娜!?见鬼!”

    小队更加七零八落了。因为这片黑暗,他们没能及时发现“大门”的存在。

    现在只剩下自己和脸色苍白的兽人以及支援者了。

    愤怒殴打金属板的缇欧涅咒骂着自己的轻率,同时她环顾周围。

    (有人在操作“大门”?难道这附近还有刺客!?)

    “大门”明显是有人故意瞄准这个时机关闭的。如果没有监视自己的话是不可能办到的。兽人克鲁兹和另一名男性团员一脸惊慌,缇欧涅凝视着诡异雕像林立的昏暗通道——突然瞄准同伴扔出飞刀。

    “咦?”

    高速飞来的投掷武器——“菲尔卡”。

    利刃闪着寒光飞向惊呆的支援者——飞过他的侧脸,命中了他身后的存在。

    “咕啊!?”

    “……咦?”

    “有敌人!”

    倒下的人影,再次惊呆的支援者,拔出反曲刀——“苦痛之刃”的缇欧涅。

    缇欧涅穿过慌忙回头的团员,冲向了无数气息蠢蠢欲动的前方。

    “缇、缇欧涅小姐!?”

    “克鲁兹,奥尔巴,快把魔石灯打开!”

    缇欧涅向克鲁兹他们下达指示,同时挥起了“苦痛之刃”。

    随着切断皮肉的触感,嘎啊,传来了一阵呻吟。克鲁兹他们慌忙打开了魔石提灯,只见眼前就是身缠黑衣的人们。

    “什么时候……!?”

    正当克鲁兹他们还在战栗的时候,缇欧涅已经和敌方开战了。

    (他们和蕾菲亚提到过的暗派阀残党不同……这些人,是Assassin!)

    所有人都身穿蒙面的轻盈斗篷。他们的步法和缇欧涅在离开故乡之后的漫长旅途中无数次遭遇的黑暗居民们酷似。

    难道他们是佣兵?还是暗派阀的其他部队?不过无论如何,缇欧涅都勇猛地和他们厮杀。

    不过——

    “!?”

    一股让人耳鸣的超声波以及类似“魔法”的光芒相继袭向缇欧涅他们。

    由于这里是空间狭窄的通道,而且连敌人都被卷入了,就算身为第一级冒险者的缇欧涅自然也无法一边战斗一边躲避。单手堵着耳朵的缇欧涅感到相当火大,当她迅速回避敌人的利刃时,突然察觉了异状。

    (身体、好重……!?)

    手掌在微微颤抖,无法使出全力。

    在最硬金属“大门”前战斗的克鲁兹他们也发现了这点,他们痛苦地说道。

    “诅咒,还有异常魔法……!”

    前者是用来牵制行动的,而后者会引发能力下降。

    恐怕诅咒的效果就是带来倦怠感,缇欧涅被敌人弱化了。

    “缇欧涅小姐,这些家伙很不妙!?”

    克鲁兹的警告相当无力,暗杀者们已经将缇欧涅团团围住了。

    这点能力下降根本不会让Lv.6屈服。但是当诅咒和异常魔法被施加无数次之后,缇欧涅的动作也终于出现了瑕疵。这些敌人全都能使用“诅咒”,他们看来是想凭数量优势杀掉缇欧涅。

    “混、蛋!?”

    敌人即便牺牲同伴也要不停施加“诅咒”,他们是为了彻底干掉关键目标。

    使同伴七零八落的人造迷宫。采用人海战术的Assassin。这两者的配合终于将反曲刀从缇欧涅失去握力的双手中打飞了。

    “咕!?”

    紧接着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宛如狂风肆虐的黑衣大军不断重创着缇欧涅。

    当她单膝跪地的瞬间,巨汉Assassin砸下了必杀的巨锤。

    “缇欧涅小姐!?”

    响起了血肉粉碎的声音。

    “缇欧涅,缇欧涅!?”

    在大门的另一侧,缇欧娜正用力捶打着最硬金属“大门”。

    不过根本听不到任何反应。和姐姐分离这件事让她感到非常焦躁。

    “缇欧娜小姐,怪物来了!而、而且很多……!”

    “!”

    听到魔导士艾尔菲的悲鸣,缇欧娜猛然回头,只见通道深处涌来了新型怪物——也就是伯特他们交战过的水蜘蛛怪物。

    缇欧娜犹豫了瞬间,决定舍弃烦恼立刻行动。

    “撤退!”

    “遵、遵命!”

    自己倒是没问题,但魔导士肯定无法与这种数量为敌。如此判断的缇欧娜立刻从“大门”前冲了出去。她一边向缇欧涅道歉,一边抡起大双刃扫飞怪物,带着同伴们冲向了旁边的小路。

    (芬恩、加雷斯、艾丝和缇欧涅都不在!就连伯特那个混蛋也不在!这样下去就糟了~!!我最讨厌思考了!)

    谋略和灵感是自己最不擅长的东西。在这种搞不清方向的迷宫中,自己根本不可能找到突破口。如果只是一个人在这里横冲直撞的话,缇欧娜倒还是颇具自信的,不过要自己一个人保护所有下级团员就难办了。

    “——咕啊啊啊啊啊!?”

    “咦,阿克斯!?”

    听到背后传来的惨叫,缇欧娜回头看到一名人类团员正按着胳膊跪在地上。

    缇欧娜还有些奇怪的时候,只见他的胳膊上正蠕动着一只怪物。

    “‘毒妖蛆’!?”

    这是连第二级冒险者也退避三分的“剧毒”怪物。

    而且毒妖蛆正是让“洛基眷族”在上次“远征”返程时吃尽苦头的怪物。

    “艾尔菲,辛希雅,让开!”

    在吃惊的同时,缇欧娜挥起武器。她精密操纵着高速挥舞的大双刃,直接切断了毒妖蛆,同伴的胳膊毫发无伤。

    “不行,已经中毒了……没有特效药是无法治疗的!”

    “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毒妖蛆啊……!”

    毒妖蛆的“剧毒”甚至能贯穿“异常抗性”。立刻冲到男性团员身边的少女们发出悲鸣,看着眼下无法治愈团员的惨状,缇欧娜越发焦急——啪嗒。

    又有毒妖蛆落到了脚边。

    “……”

    缇欧娜一脸抽搐地抬起头,只见高耸的天顶上有无数洞穴,洞穴中正不断爬出大量毒妖蛆——

    “快跑!!”

    当缇欧娜他们开跑的同时,大量毒妖蛆一同落了下来。

    “等等等等~~~~!?不是吧~!?”

    大家扛着中毒的团员拼命逃跑。

    不断落下的怪物的紫色表皮中不断分泌出毒液。缇欧娜他们的身后立刻下了一场剧毒暴雨。随着缇欧娜的悲鸣,魔导士少女们也拼命地疯狂加快脚步。

    “这还不如被龙追杀呢~!!”

    由于大家全力逃命,总算免于被毒妖蛆活埋。

    但是,迷宫却根本不给他们喘息的时机,咚!响起了绝望的声音。

    “又是‘大门’!?”

    “缇欧娜小姐,后面!?”

    还来不及吃惊,缇欧娜回头一看,毒妖蛆大军已经近在眼前了。

    地板,墙壁,天花板爬满了无数噩梦,少女们在感到猛烈的生理厌恶的同时产生了无尽的战栗。

    毒妖蛆大军为了蹂躏缇欧娜他们一拥而上。

    “可恶~!”

    缇欧娜将男性团员推向身后,挥起大双刃冲了上去。

    漫天飞走的双刃刚闪布下天罗地网,暴虐的结界不断斩飞袭来的毒妖蛆。扑来的怪物不断发出悲鸣,细小的身躯被纷纷切成两段。

    被切断退路走投无路的缇欧娜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了。

    攻势受阻的毒妖蛆大军突然打开了口腔。

    “——”

    毒液齐射。缇欧娜的时间静止了。

    剧毒化为浊流,向冒险者们席卷而来。

    “哼!!”

    加雷斯的铁拳粉碎了怪物的身体。

    “虽然成功让艾丝逃跑了,不过老身的斧子也丢了。”

    矮人大战士一边低声抱怨,一边空手砸烂怪物。

    如今他正身处满是水蜘蛛怪物的大房间。

    他一边警戒着初次遇到的对手,一边和其他团员一同突破怪物的包围网拼命奋战。

    (看来我们下落了很长一段距离,根据当年“中层”的经历看来,大概也就下落了8层的深度吧。)

    加雷斯初出茅庐的时候也曾无数次遭遇“中层”的纵穴。而且他前一阵子才刚在第52层经历了“龙之壶”的最大下落距离。

    加雷斯根据下落时间,反推出了自己的大概深度。

    (大概有一大半下级冒险者跟我们失散了……如果他们是和一同失踪的缇欧娜和缇欧涅在一起的话应该也没问题……)

    留在加雷斯身边的只有第二级冒险者纳尔薇以及另外两名少女团员。加雷斯在轰飞怪物的同时,还忧心着那些走散的团员们。

    “加雷斯先生!敌人的增援来了!”

    “!”

    拼命挥舞双剑的纳尔薇发出悲鸣,加雷斯回头一看,只见数个通道中涌出了无数身缠斗篷的暗派阀师徒。

    “糟了!如果蕾菲亚的情报没错的话,这些家伙是自爆部队!”

    他们是将敌人、以及记载在背部的真名和所属派阀一同烧毁的敢死队。这群暗派阀残党好像完全没有对死亡的畏惧。

    加雷斯话音刚落,这群在食料库的战斗中就早已暴露本性的异常者们便点燃了藏在斗篷下的“火炎石”。

    “你们就成为我等悲愿的垫脚石吧啊啊啊啊啊啊!!”

    “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肉炸弹在怪物大军中点燃了,他们和怪物一同灰飞烟灭。

    “你们几个,快逃!”

    迎面而来的热浪迫使加雷斯他们立刻撤退。

    他们冲入唯一没有增援的通道,在千钧一发之际逃过了爆发的冲击波。

    不过敌人的追击并没有告一段落。暗派阀残党仍旧不断从四面八方错综复杂的迷宫中不断出现,而且每个人都朝这边扑来。

    “虽然有所耳闻……但这也太疯狂了吧!?”

    “如果在这种狭窄的空间里自爆的话,我们根本无路可逃……!”

    听到抱头鼠窜的纳尔薇的悲鸣,矮人大战士也一脸紧绷。

    然后,当他们转过下一个拐角的瞬间——

    通道中的敌人,都消失了。

    “……敌人的追击,停止了?”

    纳尔薇她们气喘吁吁地说道,加雷斯也扶着墙讶异地皱着眉头。

    刚才那激烈的脚步声和杀意戛然而止,迷宫再次充满了寂静。

    “——我们成功了,巴尔加大人!塔纳托斯大人!我托里斯已经把我们的仇敌逼入死路了!”

    紧接着响起一阵欢呼,众人回头一看,一名看似残党头目的男人正站在那里。

    他双眼噙泪,狂喜地全身颤抖,看上去非常诡异。

    纳尔薇她们不禁有些胆怯,只见男人点燃了手中的引爆装置。

    ——这么远就自爆?

    自爆的火焰应该不够吞没彼此之间的距离。

    而且“死路”是怎么回事?加雷斯对他刚才的言行有些想不通。

    “————”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手指正在触碰的东西。

    他靠在墙上的指间,可以看到嵌在石板内的耀眼红光。

    那是暗派阀残党缠在身上的——“火炎石”。

    而且,通道的四面墙壁中都镶嵌着这种石头。

    “主啊,还请倾听我等的愿望吧……”

    男人大喊着自爆了,下个瞬间——

    埋在通道中的“炸弹”发生了连环爆炸。

    “快跑!!”

    面对不断迫近的爆风和冲击,加雷斯他们全力奔逃。

    设置在墙中的“火炎石”宛如被引爆的地雷不断爆炸。无数爆炎咆哮着喷出骇人的火焰,对逃命的加雷斯他们紧追不舍。

    火葬陷阱。这是一片能让涉足其中的侵入者必死无疑的领域。

    随着石板的弹飞,内部的金属渐渐外露,仔细一看全都是超硬金属,狂暴的火焰就这样不断加热着迷宫。

    在火舌的威胁下,加雷斯和纳尔薇他们满头大汗。

    最终,敌人打出了王牌——

    眼前的“大门”斩断了退路。

    “!!”

    和缇欧涅、缇欧娜一样,眼前正是宣告天罚的最硬金属“大门”。

    回头一看,火炎奔流已经彻底将加雷斯他们的脸映红了——

    “唔、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团员们的尖叫,烈焰吞噬了加雷斯。

    “找到了。”

    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和怪物混战的伯特他们面前。

    “……你丫是谁。”

    宛如鲜血的真红长枪,前襟大开的暗派阀斗篷。

    这名人类男性将破烂的斗篷披在头上,隐藏自己的样貌。

    “妈的,这衣服真土。虽说是为了变装,不过这么穿根本没干劲啊。”

    率领队伍击退怪物大军的伯特转头看向出现在队尾的男人,这个男人却在嘲笑着自己的打扮。

    激战正酣的拉库塔他们也回过头去,那名男人——迪克斯将赤枪转了一圈扛在肩上。

    随后他伸出了右手的食指。

    “虽然刚见面——不过去死吧。”

    斗篷下的他眯细了墨镜后的红眼。

    “【迷失吧,无尽噩梦】”

    咒文在瞬间完成了咏唱。

    也就是说,这是超短文咏唱。

    诡异的“魔力”随同“诅咒”之名一同散发。

    “【福柏托尔·代达罗斯】”

    看到红色波动的伯特——睁大了琥珀色的双眼。

    “————”

    紧接着他采取的行动是——全力回避。

    这名好战的狼人屈服于本能的警告,拼尽全力。

    他根本来不及下令回避,直接顺手抓住了身边的同伴,提着团员的衣领滚进了最近的岔路。

    霎那间,通道中的团员和怪物——伯特他刚刚站着的地方——都被红色波动扫过。

    充满怨念的回响在耳畔缭绕。

    下个瞬间——

    “————————————————————————————————!?”

    团员们和怪物一同发出咆哮,开始暴走。

    “咦……大、大家!?”

    “……!?”

    剑、枪、牙、鞭,现场一片狼藉,血沫横飞。

    面对人和怪物不分敌我的暴动乱象,倒在地上的拉库塔和伯特都大吃一惊。团员和怪物们都直接和身边的对象不分青红皂白地开战了。

    “‘诅咒’吗……”

    看到这“魔法”不可能实现的效力,伯特瞬间看破了真相。

    恐怕是一种错乱“诅咒”。如果不解咒的话,他们会一直暴走到筋疲力尽为止,他们会不分敌我地攻击靠近自己的对象。

    这种“诅咒”的优势不仅是超短文咏唱,而且还是能保证制敌的超规格“初见杀”。

    要不是正好有一条能让伯特逃脱的岔路的话,他自己也会成为“诅咒”的目标。

    “你干嘛看到就躲啊,‘凶狼’……所以我才讨厌都市最大派阀~”

    同时,看到伯特他们逃进了岔路,迪克斯一脸不爽地邪笑。他用左手的赤枪敲打肩膀,同时看着这片乱象勾起了嘴角。

    人和怪物们正挥舞着武器和利爪,现场鲜血四溅,极其疯狂。

    “怎么办,‘凶狼’!?你要不是不赶紧想办法,你的同伴们可就要死光光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迪克斯的嘲弄让伯特的眉头越皱越紧。

    这名狂乱血宴的始作俑者仰天发出刺耳的哄笑。

    *

    “我们的祖先……昔日的名匠发誓要创造一个不亚于混沌之美的最高杰作。”

    巴尔加俯视着台座说道。

    “而这个最高杰作就是……诺萨斯。”

    眼前的水膜中,可以看到正在四处逃窜的“洛基眷族”的所有团员。

    “连绵不绝的后代一同完成着流传至今的‘设计图’……这便是始祖以及我等血脉的夙愿。我们都是为了千年后才能完成的‘作品’而献上一切。”

    看着缇欧娜他们的动向,巴尔加眯细眼睛,将手放在了台座的红色宝珠上。

    他的左眼和宝珠产生共鸣,宝珠刚一发光,被毒妖蛆追杀的缇欧娜他们就被“大门”切断了退路。

    “在始祖的‘设计图’的基础上,我们又进行了独特的改造……虽然这并非我们的本意,不过这是我们和暗派阀的契约。要不是他们的话,我们根本无法达成自己的悲愿。”

    台座上的红色宝珠可以远距离操纵迷宫中的所有“大门”。

    这个装置只有巴尔加口中的名匠后代——寄宿着“D”型标记的眼球持有者才能控制。

    他就这样看着台座,看着无路可退的缇欧娜他们直面毒妖蛆的毒液齐射。

    “这里比那座地下迷宫还要恶劣。这里并非只是为了守护蚕食欧拉丽的‘邪恶’的堡垒。”

    从你们踏入这里开始,你们就气数已尽了,巴尔加看着台座如此说道。

    “只要将猎物逐一分散,然后分别绞杀……这是狩猎的基本。冒险者一旦失去可以互相支持的同伴,就只不过是一群无法发挥全力的鼠辈。就算是‘洛基眷族’也不例外。”

    分割队伍的陷阱,穷追猛打的装置。每一个都是环环相扣的。

    四处配置的Assassin、怪物、瓦蕾塔率领的暗派阀残党都在对四分五裂的“洛基眷族”紧追不放。

    “哪怕是‘洛基眷族’,失去同伴以后还是非常脆弱。”

    台座出映出的是,抱着濒死的芬恩的劳尔,还有缇欧涅、缇欧娜、加雷斯、伯特,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地踏入了迷宫的陷阱。

    巴尔加眼下的“洛基眷族”已经无路可逃了。

    虽然难以置信,但他们只能认同这点。

    认同这座人造迷宫,和“深层”一样危险。

    “没有‘钥匙’的你们,是根本不可能攻略这座人造迷宫的……你们完了。”

    巴尔加冷漠地看着因为绝望而神情扭曲的冒险者们,同时断言。

    “剩下的只有妖精,还有‘剑姬’……”

    最终,他看向了台座中最后两个光景。

    那是并肩奔跑的妖精,以及宛如疾风奔走的金发金眼少女。

    *

    “蕾菲亚,我负责前卫,你不要出头!”

    “好、好的!”

    在菲尔维斯的指示下,在前方飞奔的蕾菲亚慌忙点头。

    在依旧找不到方向的迷宫内,蕾菲亚和菲尔维斯正在为了打破现状或者和走散的“洛基眷族”合流而四处奔走。

    “……没问题,继续前进。”

    菲尔维斯是“魔法剑士”。她跑在纯粹的后卫魔导士——蕾菲亚前面也是极其自然的队型。偶尔她会躲在拐角处探出头,确认前方有没有敌人,然后才继续前进。

    “蕾菲亚……我认为,我们应该直接去找出口。”

    “咦?”

    “我也很理解你担心落入纵穴的同伴,但我们现在应该立刻脱离迷宫,赶紧去寻求外部的救援。”

    听了菲尔维斯的意见,蕾菲亚沉默了。

    她说的非常正确。现在与其两人这样漫无目的地乱跑,还不如去通知外在面待命的里维莉亚。也就是说现在自己应该向上跑,而不是向下跳。

    虽然明白这点,不过蕾菲亚却无法做出决断。

    (艾丝小姐他们……没事吧?)

    她同时还担心着分头行动的另一只小队。

    如果他们没出事的话应该是可以会合的,蕾菲亚如此期盼,这时走在前面的菲尔维斯却停下了脚步。

    她伸出手制止了蕾菲亚,同时向岔路的阴影张望。

    “怎、怎么了?”

    “别说话。”

    菲尔维斯简短地回答。

    听到她紧迫的声音,蕾菲亚屏住呼吸,只见视线前方出现了人影。

    (……!那是……!)

    映入蕾菲亚眼帘的,是一件紫色外套。

    那无疑就是出现在24层食料库的人。

    银色的金属护手,全身密不透风的打扮。

    根据直接与他交手的芬恩所说,他就是能够操控食人花的怪人。

    (敌人、只有一个……)

    目前看来,这个面具怪人在单独行动。

    他准备去哪儿呢?蕾菲亚刚准备探出头,对方就突然转头看了过来。

    “……!”

    多亏菲尔维斯瞬间拉住了她,才勉强躲了过去。

    应该,没被发现吧。

    蕾菲亚的心跳越来越快。

    菲尔维斯也绷紧了嘴唇,现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如果敌人现在叫来怪物的话就走投无路了。蕾菲亚她们拼命隐藏气息,一直盯着自己的面具怪人——突然转头看向了远方传来的声音。

    然后他立刻走了过去。

    “……看来,是走了。”

    “太危险了……不过,刚才的声音……好象是‘大门’打开的声音。”

    在迷宫的这一路上她们已经听过无数次这种死板的金属音了。蕾菲亚颤抖着妖精细长的耳朵,菲尔维斯也点了点头。

    接着两人立刻冲进岔路,追上了面具怪人。

    当然,她们仍然遵守着跟踪的准则,谨慎地保持在极限距离。

    她们拐过迷宫中的无数拐角,登上一段楼梯之后,面具怪人在一个貌似和外部相通的通道前停下了脚步。

    在渐渐打开的“大门”前,出现了身穿斗篷头戴面罩的两个人影。

    (那些人是……?)

    蕾菲亚从拐角处探出头,只见其中一个人正和面具怪人交谈。从他们的体型看来是一男一女。

    (其中一个……是神?)

    在远处也能明显感受到的神威让蕾菲亚眯细了眼睛,接着面具怪人带着他们开始移动了。

    他拿出“钥匙”,消失在了其他“大门”中。

    “他们是要去别的地方吧?”

    “虽然不知道去哪……不过我们成功了,蕾菲亚,我们可以出去了!”

    瞥了一眼他们消失的方向,蕾菲亚他们看向了迷宫的出入口。

    看来“大门”过一段时间会自动关闭,结果他们就放着没管。她们走出去观察了一下,门外正是眼熟的地下秘道。

    这里恐怕和里维莉亚他们的所在地相连。

    “附近也没有怪物和敌人,快走吧,蕾菲亚。”

    “……”

    “……蕾菲亚?”

    安下心来的菲尔维斯并没有得到回应。

    蕾菲亚不顾好奇地看着自己的菲尔维斯——展开了魔法阵。

    “【以维榭之名祈愿——】”

    “什!?”

    她使用的是召唤魔法【妖精之环】。

    菲尔维斯一脸哑然,蕾菲亚瞬间加速了咏唱。

    “【吹雪吧,三重严冬——我名为阿尔法】!”

    而她召唤的正是里维莉亚·琉斯·奥尔维的冰结炮击。

    魔法阵中放出了翡翠色的光芒,蕾菲亚双手举起了魔杖。

    “【极寒·芬布尔之冬】!!”

    咆哮而出的三条吹雪扑向了大门。

    魔法将整个“大门”一起冻住,这里瞬间成为了冰洞。

    “这样就行了……”

    对,这样就行了。

    就算有人使用“钥匙”,“大门”也能暂时保持“开启状态”。

    “菲尔维斯小姐……请你直接出去把里维莉亚大人带来。我,要回去看看。”

    “什……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听了蕾菲亚的话,菲尔维斯有些抓狂。

    她的表情和声音突然激动起来,然后立刻观察四周。

    接着她凑到蕾菲亚眼前小声抗议。

    “你说你要回去?回这迷宫?别说傻话了,你一个人回去能干什么?”

    “我很清楚菲尔维斯小姐是正确的。就算我一个人回去也无济于事……说不定根本就一事无成。”

    直视着菲尔维斯瞪着自己的赤红双眸,蕾菲亚倔强地瞪了回去。

    “但是,如果就这样坐以待毙的话……可能会来不及的。”

    “……!”

    “我们已经知道出口在哪了,而且‘大门’也能暂时保持开启状态。那么我们直接去找他们,说不定能缩短和团长会合的时间。”

    听了蕾菲亚的话,菲尔维斯呆住了。

    她无力地摇了摇头,轻声反对说“太乱来了……”蕾菲亚说的话只不过是愚蠢的乐观估计罢了。

    她已经快哭出来了,看上去像是在恳求蕾菲亚放弃。

    但是,蕾菲亚心意已决。

    她扶了扶筒型背包,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对不起,菲尔维斯小姐……我不想对我的‘眷族’,见死不救。”

    这个回答对于菲尔维斯而言太过残酷了。

    这名同胞少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接着咬紧了嘴唇。

    在“27层的噩梦”被同伴拯救,并被迫舍弃同伴的她,肯定被这句回答重新撕裂了伤口吧。

    同时,她也知道自己肯定无法阻止。

    菲尔维斯是最能理解蕾菲亚的决心的人。

    时间在寂静的空间中不断流逝。

    这名看着脚边的妖精少女,终于抬起了头。

    “……那么,我也和你去。”

    “咦……?但、但是菲尔维斯小姐,我们必须有人去救援才行……!”

    “我不能让你一个人乱来!!”

    菲尔维斯尖叫着打断了她。

    蕾菲亚吓了一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太任性,太强势了……为什么,你总是让人这么担心呢……”

    “菲尔维斯、小姐……”

    “为什么,你就不能考虑我的心情呢……我,根本不希望你去送死啊!”

    “……!”

    “我,对你……”

    菲尔维斯神情激动地诉说着自己的心声。

    看着摇曳着赤红双眸的同胞,蕾菲亚感到胸口一紧,无比悲伤。她也对这名如此珍惜自己的少女感到歉疚。

    但是,蕾菲亚仍然无法撤回前言。

    她沉默地和菲尔维斯悲伤的眼神对视。

    “……我要和你一起行动。无论是留在外面,还是回到迷宫,不管你对我说什么,我的想法都不会变。”

    再次恢复冷静的菲尔维斯瞪着蕾菲亚说道。

    蕾菲亚也放弃说服她了。

    因为自己和她根本就是同类,简直就是镜像。

    最终,蕾菲亚甚至连苦笑都挤不出来。

    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任性也把她卷了进来。

    “……”

    她看向冰冻的墙面,即便自己注入了大量“魔力”,墙面的冰霜也已经开始解冻了。

    蕾菲亚凝视着含有“除魔石”的迷宫墙壁。

    (只能选择信任了……里维莉亚大人,一定要找到这里。)

    蕾菲亚走到迷宫和秘道的交界处,将自己的魔杖“森林之泪”放在地上。

    接着蕾菲亚将魔杖前端的“魔宝石”砸碎,等确认到碧蓝色的魔素上升之后,她看向了眼前的黑暗。

    “走吧。”

    菲尔维斯沉默地点了点头,两人再次返回了人造迷宫。

    “菲尔维斯小姐……谢谢。”

    跑在身前的少女,背对着自己什么都没有回答。

    *

    艾丝在一路狂奔。

    为了寻找落入陷阱的同伴们,为了拯救他们,她拼命寻找出路。

    “人造迷宫……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如此巨大的迷宫,到底是什么时候建造的?

    越是前进,艾丝就越是困惑。

    这座迷宫大的有些浪费,而且构造和地下城一样复杂。无数消失在身后的岔路让艾丝渐渐失去了方向感。

    或许大家都掉以轻心了。

    蕾维斯姑且不论,由于暗派阀的残党比自己等级低很多,所以才……

    感受着和迷宫类似的阴冷,艾丝感到了敌人的深不可测。

    (虽然很担心缇欧娜他们……但是现在必须尽快找到敌人才行!)

    现在的目标是拘束能够操控“大门”的巴尔加,不过现在根本无法掌握他的行踪,所以只能一边标记一边埋头猛冲。与此同时,艾丝陷入了思考。

    这个迷宫这么广阔,应该不可能只有巴尔加一个人能自由移动。恐怕,应该存在能够打开“大门”的“钥匙”。而且艾丝他们进入迷宫前,面具人就是在入口处打开“大门”的。

    艾丝在冲过怪物身边的瞬间就将其斩杀,同时将第一冒险者的直觉发挥到极致,探索其他人的气息。

    “楼梯……!”

    这已经是第四个了。

    如今所在的楼层根本感觉不到人气。墙上和地上都是怪物丧命之后的灰尘,这里看上去好像已经被人废弃了。艾丝的直觉告诉自己这层迷宫没人,当她刚准备走下眼前的楼梯时——

    “——!”

    在她冲入楼梯之前。

    艾丝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的金色双眸看向了一条岔路。

    这条岔路和其他通道一样,非常阴暗。

    不过艾丝却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条通道。

    这条通道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紧紧吸引着她的眼球。

    (这个感觉是……)

    咚,心跳越来越快。

    在体内奔流的“鲜血”仿佛在像艾丝倾诉着什么。

    “……”

    感到迷茫的艾丝瞥了一眼眼前的楼梯。

    最终少女改变方向,走进了岔路。

    这是一条魔石灯全灭的昏暗通道。心跳和脚步一同越来越快。

    远方的微光仿佛出口般呼唤着艾丝。

    “——”

    四面石板的迷宫突然耳目一新。

    这个圆形房间的地板上杂乱地铺设着各种管道。所有管道都连接着墙边整齐排列的大型试管。

    这里看上去简直就是魔术师的魔工房,不对,应该说是“实验室”。

    这里好像也已经废弃了,因为到处都积满了灰尘,看上去已经是一片废墟了。唯一运转的巨大魔石灯正在天顶中央释放着青白的磷光,照亮着这个诡异的房间。

    “这、是……”

    这个房间中设置的试管,一共有七个。

    这个能让大人蜷缩在里面的大型容器外面的玻璃都已经碎了,而且,都是空的。

    残留在底部的绿色溶液散发着恶臭,艾丝将手伸向了破碎的试管。

    突然,咚咚。

    “鲜血”更加骚乱了。

    紧接着,和瑞维拉相似的炫目感再次袭来。艾丝的“血液”,感受到了“堕落精灵”的残渣。

    没错。

    “宝珠胎儿”,曾经就在这里。

    “那么,这个房间就是……”

    这座设施,是用来保存、养育运到地面的“宝珠胎儿”的。

    而这些破碎试管的数量——就是胎儿的数量?

    唰,艾丝感到了一股恶寒。

    “精灵的分身”。

    在第59层将艾丝他们逼上绝路的,“洛基眷族”的第一级冒险者们倾尽全力才惊险击杀的怪物之“种”,竟然已经有七个运到地面了?

    倒抽一口气的艾丝环视着这个废弃的房间。

    “——你果然来这里了啊。”

    突然,背后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艾丝猛然回头。

    “你是……!”

    “你会像飞蛾一样,被这里的灯火吸引……果然都被‘埃尼奥’说中了。还好我没听地面那帮混蛋的指示,直接到这里来了。”

    红发女——蕾维斯从别的通道来到了艾丝驻足的房间。

    看到这名几乎可以称之为宿敌的怪人登场,艾丝的紧张感迅速膨胀。

    “好久不见了,雅莉亚。我和你,真的是很久没见了啊……自从你那天让我受尽了屈辱开始。”

    虽然她的口气还是和以前一样冷淡,不过她翠绿色的双眼中却寄宿着凶猛的战意。看来她为了雪耻正渴望立刻再战。

    她手上的漆黑剑身正释放着耀眼的锐利光辉。

    “……‘宝珠’,是不是来过这里?”

    “我没必要回答吧?你自己应该都理解了吧?”

    “‘宝珠’,现在在哪?”

    “大概还藏在这迷宫里吧。你自己找啊……只要你办得到的话。”

    看来她不会放过自己,她身上静肃的杀气正诉说着这点。

    这种前所未有的威压感让艾丝感到有些紧迫,她拔出爱剑“Desperate”……这时她察觉一件事。

    “那把剑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蕾维斯手上的黑剑,可以看到鲜红的血迹。

    这也就意味着,蕾维斯已经砍伤了自己以外的侵入者了。

    而且除了艾丝以外的侵入者,也只可能是“洛基眷族”。

    艾丝的脑中瞬间闪过与自己走散的同伴。

    仿佛为了让艾丝更加震惊,“是啊……”蕾维斯看向了剑身。

    “我砍了那个小人族。就是那个耍枪的混蛋。”

    艾丝的时间冻结了。

    “虽然我没给他最后一击,不过现在应该已经被暗派阀那些家伙干掉了吧。”

    “你……你说谎!”

    “我说的是事实。”

    “芬恩不可能被干掉!!”

    艾丝用难以置信的音量大喊。

    看着她拼命压制动摇的神色,蕾维斯不为所动地从腰间的剑带上拔出某样东西,扔到少女脚边。

    “——”

    当啷。金色的枪尖落在地上发出干涩的回响。

    这是芬恩被斩断的“统御长枪”。

    艾丝感到所有的声音都瞬间远去。

    “放心吧,把你干掉之后……我会立刻把你的同伴送来的。”

    然而,只有这个女人的声音正扭曲地拍打着耳畔。

    艾丝的感情,突然爆发了。

    她蹬破地上的管道,伴随着狂风冲了上去。

    大脑充血的艾丝突然斩向了蕾维斯。

    “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出手啊。”

    艾丝一开始就全力挥出斩击。

    蕾维斯却轻巧地弹开了。

    “!?”

    从剑身传来的冲击让艾丝惊愕,她立刻放出第二波攻击。

    蕾维斯游刃有余地接下了她所有的攻击。她用纯粹的“力量”和“速度”斩落了“剑姬”引以为傲的剑技。

    蕾维斯的黑剑却无法承受双方的剑斗,不一会儿就化为了碎片。

    “……啊啊,对了。”

    蕾维斯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武器。

    她一挥手打飞了艾丝,拉开了距离。

    艾丝无比战栗。残留在手上的麻痹感告诉自己,眼前的蕾维斯已经和第24层时不可同日而语了。

    “好险,差点直接把你杀了。”

    不顾少女战栗的视线,蕾维斯扔掉了破碎的诅咒短剑。

    然后,她拔出了挂在腰上的另一把长剑。

    “用‘风’吧,雅莉亚。”

    紧接着,眼前的女人身上的气氛豹变。

    “要是不小心杀死你——我会很麻烦的。”

    蕾维斯踏碎了地面。

    “——!!”

    面对她目不暇接的速度,艾丝瞪大了双眼。

    随着冲击和轰鸣,仿佛的细剑直接被打向了侧面。

    艾丝凭借“技巧”在眨眼间挡下了瞬间逼近眼前的刚击,但还是被蕾维斯的乱舞击中了。

    高速斩击斩断了几丝金发,加速的冲击吹飞了石板和管道,就连周围的器材也无法幸免。

    看着眼前压倒性的破坏力,艾丝根本别无选择。

    “【觉醒吧】!!”

    她发动了“风灵疾走”。风的赋予魔法解放了。

    凭借澄澈至极的风剑和包裹全身的风铠,艾丝和怪人开战了。

    但是——

    “你们,真的对同伴的死亡相当敏感啊。”

    蕾维斯也跟着艾丝提高了速度。

    她仿佛在嘲笑,你以为只要在风铠的庇护下,就不用担心我的全力一击会杀了你了?

    “你的动摇简直让人作呕。”

    “——”

    她的每一发攻击都撬开了狂风的间隙,充斥着艾丝的视野。

    她挥起的长剑,强行弹飞了艾丝的细剑。

    风之残渣伴随着气流烟消云散,防御也跟着消失了。

    蕾维斯丝毫不放过眼前的间隙,无情地全力挥下斜斩。

    “我赢了,雅莉亚。”

    一发斜向剑闪撕裂风铠,划出了赤红的轨迹。

    “啊——”

    胸甲碎裂,胸口飞出大量血沫。

    伴随着灼热的剧痛,必杀一击重创了艾丝。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