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8 第四章 孤夜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8 第四章 孤夜

    夜幕笼罩了都市。

    在四下无人的幽暗街道上,在忽明忽暗的半毁街灯下,路面上涂满了血迹。雨下个不停,几乎洗刷了整个街道。

    在连绵不绝的雨声中,坐在简陋沙发上的伯特一言不发。

    “伯特先生……”

    艾丝站在他的身边。她看着连身体都不擦干,任由“诅咒”流血不止的狼人,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里是被暗夜包围的“迪安凯希特眷族”治疗院的一间空房。在暗杀者的袭击结束后,艾丝把被大雨打湿的伯特带到了这里。这名狼人青年不仅对流血不止的伤口毫不在乎,任凭风吹雨打,这让艾丝非常担心。

    “……至少,擦一擦,身子吧……”

    对无法治愈的伤口束手无策的艾丝刚想用毛巾擦掉雨水,咔嚓,有人推开了房间的门。

    “抱歉,我来晚了。”

    阿蜜德进来了。

    原本充满清洁感的“眷族”制服被鲜血玷污了。而且她自己的双眼也充满了疲劳,头上汗流不止。

    艾丝一下子就明白了。

    精神疲弊,她几乎快到极限了。

    “阿蜜德……你一直,在用‘魔法’……?”

    “因为,目前只有我的‘魔法’,才能解除这个‘诅咒’……伯特·罗加大人,因为我认为你的体力撑得住,才把你安排在最后治疗的,请让我谢罪。”

    听到艾丝的担忧,少女却毫不动摇,强装平静地回答。

    阿蜜德一直都在为那些在都市中遭到袭击送到治疗院的亚马逊治疗。治疗师的矜持,让阿蜜德死撑着立刻开始准备治疗伯特。

    随着她的咏唱,纯白的魔法光覆盖了全身的裂伤,以及从肩膀一直延伸到右手上的诅咒伤痕。

    “…………那些亚马逊,怎么样了?”

    “能救的,都救了。但是,那些送来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的……”

    阿蜜德拼尽全力想要保住每一个送入治疗院的危重伤患,但还是出现了死者。要知道暗杀者们的袭击是从昨晚开始的,就算是身为都市最强治疗师的“战场圣女”也无法起死回生。

    和毫无动摇宛如人偶的精致容貌相反,阿蜜德握紧得几乎发白的小手中,充满了自责和悔恨。

    “那个小鬼的尸体,在这里吗?”

    “……虽然有些冒昧,不过我们‘迪安凯希特眷族’已经把亚马逊们送到‘第一墓地’安葬了。”

    因为现在的治疗院可没有余韵安置尸体。

    阿蜜德并没有直接回答伯特的询问,婉转地作出了回应。

    坐在沙发上的伯特脸色纹丝不动。他的琥珀色双眼,凝视着单膝跪在眼前的冷漠少女。水滴正不断从灰色的头发上滴落。

    站在一旁的艾丝,垂下了双眼。

    “现在可以断定的是,袭击者的真面目是在大陆上暗中活动的犯罪组织。”

    阿蜜德为了转换气氛,有些强硬地改变了话题。

    筋疲力尽的她满头大汗,颤抖着小巧的嘴唇继续报告。

    “管理机关判断,由于这次的目标都是原‘伊丝塔眷族’的团员,所以可能是原本就对女神伊丝塔充满恨意的神……或者是被嫉妒驱使的女神雇佣他们进行了暗杀。”

    “……”

    “那个派阀的暗杀者也有自己的规矩,他们为了死守雇主的秘密全都自杀了……公会领导层也已经放弃追查主谋了。”

    阿蜜德用事务性的口吻简单说明了现状。

    早上的骚动早就传遍街头巷尾了,所以“公会”只能摆出相应的姿态。就算对暗杀者的尸体使用“开锁药”,浮现在背上的神名和所属只会让人更加头疼。

    应该说不愧是迷宫都市的冒险者,有不少战斗娼妇一开始都反杀了暗杀者。不过敌人的武器是“诅咒道具”,任何轻伤都会成为致命伤。这些视死如归,将生命化作凶刃进行特攻的暗杀者们持续给战斗娼妇们造成损伤,所以才会产生如此大规模的伤亡。那些和战斗娼妇两败俱伤的暗杀者早就自杀了。而那些被赶来救援的“洛基眷族”逮捕的也是。

    在艾丝看来,伯特沉默得有些可怕,治愈了所有伤口的阿蜜德抬头望着他。

    “治疗结束……不过被这种恶劣‘诅咒’造成的伤口无法立刻恢复如初,所以还请小心,不要轻举妄动。”

    阿蜜德提出了治疗师的建议,站起身子刚准备从伯特眼前离开。

    不过刚迈出一步,她纤细的身体一个踉跄,艾丝赶紧扶住她。

    “阿蜜德……!”

    “非常、抱歉……看来,我的‘魔法’,有些使用过度了……”

    看着呼吸混乱的友人,艾丝要紧嘴唇温柔地抱紧了她。

    必须立刻带她去休息,如此判断的艾丝虽然想把阿蜜德送到休息室,但却迟迟没有行动。

    她担心,现在能让伯特独处吗?

    “快把她带走,碍眼。”

    伯特的口气还是那么粗鲁。

    不过他的表情却纹丝不动。

    艾丝犹豫许久,这才扶着阿蜜德推开门。

    “请,留在这里……我马上,就回来。”

    最后回头看了他一眼,金发金眼少女这才离开房间。

    沉默充斥着这个房间。

    只有雨声正烦躁地萦绕在狼耳中。

    刚才还像雕像一样纹丝不动的伯特,慢慢起身了。

    “……”

    琥珀色的双眸看向了窗外,看向了夜雨洗刷的欧拉丽。

    游走在半张脸上的“牙”扭曲了,伯特充满仇恨地瞪着自己在玻璃上反射的脸,举起胳膊,反射性地砸碎了映照着自己的玻璃。

    *

    “抱歉,让你们受牵连了,‘丽杰’。”

    面对这群伤痕累累的亚马逊,芬恩率先说道。

    这里是都市中央高耸入云的摩天楼设施的一楼。这个和地下城相连的楼层就算深夜也挤满了人。因为“狩猎亚马逊”事件的所有相关人士都聚集在了这里。

    其中有很多为了提防二次袭击的原“伊丝塔眷族”团员,还有不少非战斗人员的娼妇。除了她们之外,还有主动请缨担任护卫的“洛基眷族”,以及“迦尼萨眷族”的团员。

    除了那些送往“迪安凯希特眷族”的危重伤患,所有存在遭遇暗杀风险的人都被召集在了这里,这全都是“公会”和“迦尼萨眷族”的指示。为了防止战斗娼妇——上级冒险者这种贵重人才继续流失,管理机关的行动相当迅速。

    在宽阔的楼层中,亚马逊和娼妇们不安地面面相觑,率领着缇欧涅、缇欧娜以及众团员的芬恩正在和拥有一头黑发的阿伊莎对峙。

    “我们进行搜索的举动,好像彻底刺激了这次事件的主谋。而且我也没料到他们会采取这么疯狂的举动……我这么说连借口都算不上吧。真的非常抱歉。”

    “为什么你要道歉啊,‘勇者’。又不是你们下的手,那群孩子肯定也清楚。所有的错,都是那群这么胡来的混蛋的!”

    阿伊莎一口回绝了手拿长枪的芬恩的道歉。

    同伴被杀让她怒火中烧一脸憎恨,不过她并不打算责备有些消沉的缇欧娜他们。

    “而且,就算你们自己不行动……我们这些伊丝塔大人的眷族迟早也会被袭击,我没说错吧?”

    “……”

    “真是的,我们的女神大人滚蛋之后还在坑我们。”

    看来芬恩的沉默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阿伊莎长叹一口气。

    “洛基眷族”正在到处打听伊丝塔手上的“钥匙”,阿伊莎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而且在港湾小镇的一连串事件,也让她察觉到自己的主神正在和某个暗中活跃的“可疑组织”——暗派阀残党——以及食人花事件有所牵连。

    就算芬恩他们没有挑明这件事,这名美丽的亚马逊女杰也早就受够了,面对原主神留下的祸根,她只能唉声叹气。她的细长双眼也瞪向了女神送还的天空。

    “没能保护我们,没能帮助我们,我们才不会为了这种事责备你们呢。这对于我们女战士而言可是耻辱……顺便也帮我和‘凶狼’说一声!”

    “伯特?为什么这时候提到他?”

    “……你没听说吗?”

    听到芬恩反问,阿伊莎沉默了片刻,这才进行了说明。

    她把伯特,以及蕾娜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芬恩的碧眼中闪过了惊愕。站在他身后的缇欧娜、缇欧涅以及团员们听到这意外的展开,都大吃一惊。

    “那个狼人,竟然会露出这种表情……不,没什么。总之你们就别顾忌了。反正也有不少同伴被你们救了,所以我们还是相当感谢的。”

    说完,阿伊莎从芬恩他们面前离开了。看着为了安抚娼妇们的不安而四处奔走的她,芬恩独自陷入了沉思。

    “在伯特眼前被杀的亚马逊……难道是蕾菲亚说过的约会对象?”

    “……应该是吧。看来那家伙也在收集‘钥匙’的情报。结果半路上被暗派阀的家伙偷袭了……”

    听到缇欧娜和缇欧涅的对话,团员们也骚乱起来,此时芬恩舔了舔拇指。

    他沉思了片刻。

    然后一脸平静地开口说道。

    “把伯特当成‘诱饵’。”

    “!?”

    突如其来的判断,缇欧涅他们都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根据我所了解的伯特·罗加,他可不是受到这种打击还会忍气吞声的老实人,十有八九,他已经暴走了。”

    “……!”

    “为了报复暗派阀……瓦蕾塔他们,他肯定会一个人行动。而且还会大闹一场。我们就把这个当成‘佯攻’,趁他吸引敌人注意的时候切断敌人的退路。”

    为了防止他们返回人造迷宫,为了将瓦蕾塔他们孤立在地面上。小人族首领如此说道。

    “这样的话,就能抢走她手里的‘钥匙’。”

    芬恩冷静的说明让大家惊愕不已。

    缇欧娜、缇欧涅、劳尔和安娜斯蒂都是如此。听到这个利用伯特感情的冷酷指令,看着着眼大局斩草除根的“勇者”的冷漠侧脸,“洛基眷族”的年轻团员们都惊呆了。

    “派人去迷宫街监视。和人造迷宫相连的旧地下水道由我负责。我们不仅要利用直通敌方据点的第二出入口,还要在这里安排团员,防止他们进入迷宫。劳尔,麻烦你传令让加雷斯镇守这里——”

    “芬、芬恩!?”

    “等一下,团长!”

    芬恩刚准备下达指示,就被缇欧娜和缇欧涅制止了。

    他的碧眼,看向了出言劝阻的两人。

    “你们要阻止我?你们不是很讨厌伯特的吗?而且不是讨厌到连看都不想看一眼吗?”

    “这、这个……但是,这样太奇怪了吧!?”

    “‘眷族’不就是应该互帮互助吗!?在梅连的时候团长不也帮了我们吗……!就连那个笨狼也来了!”

    缇欧娜和缇欧涅都不服气地看着铁面无私的团长——芬恩。

    就像芬恩刚才说的,为什么她们要这么拼命为自己如此讨厌的伯特辩护呢,她们自己也搞不清楚。

    站在缇欧娜身后的团员们看着芬恩的眼神也是如此。

    “无法接受吗?那么,我换个说法。”

    芬恩环顾着缇欧娜、缇欧涅和团员们的脸,换了个口吻说道。

    “这次的事件,由伯特全权处理。”

    “!!”

    团员们迎来了第二次惊愕。

    面对瞠目结舌的缇欧娜他们,芬恩卸下了首领的伪装,露出了有些悲凉,又有些落寞的苦笑。

    他转过头,眺望着巨塔之外连绵不绝的雨夜。

    “无论我们说什么,都阻止不了他了。”

    “芬恩那家伙……哼,还真敢说。”

    里维莉亚凝重的声音,消融在雨声中。

    芬恩的指示很快就送到了她这里。

    如今她身处“迪安凯希特眷族”的治疗院。里维莉亚和妖精团员们为了守护那些还尚未痊愈的亚马逊少女才驻扎在这里,这时气喘吁吁的蕾菲亚带来了芬恩的传令。

    妖精艾丽西亚和其他团员们都大吃一惊,从“巴别塔”一路跑来的蕾菲亚抬起被雨水打湿的脸,向里维莉亚报告。

    “是、是啊,竟然下达这么冷酷的命令,就算是伯特先生,团长也太过分了……”

    “不,这是因为理解……信赖伯特,所以听上去才那么刺耳。”

    “咦?”

    “这样一来,只能我当坏人了。”

    里维莉亚打消了蕾菲亚的困惑。

    自言自语的她重重地叹了口气,不过蕾菲亚根本无法理解。

    “里维莉亚!”

    这时艾丝从治疗院深处的走廊冲了出来。

    “伯特先生不见了……他一个人,出去了……!”

    “是吗……哼,我猜也是。结果全都被芬恩料中了。”

    谁都阻止不了他。

    正当蕾菲亚和其他团员们在背后骚动的同时,里维莉亚闭上了双眼。

    接着她睁开双眼,走向了焦虑的艾丝。

    “艾丝……你去追伯特。只有你,绝不要跟丢他。”

    “里维莉亚……好,我知道了。”

    里维莉亚保密了芬恩的指令,向艾丝下令。

    艾丝点了点头,快速穿过了蕾菲亚她们身边,在她离开之前,里维莉亚叫住了她的背影。

    “艾丝,看到如今的伯特,你……”

    “……?”

    “……不,没什么,你去吧。”

    里维莉亚仿佛对自己刚才的阻止有些抱歉,她摇了摇头。

    艾丝歪了歪头,这才冲出了治疗院。

    看着消失在夜幕中的背影,里维莉亚眯细了双眼。

    *

    大雨倾注如柱。

    在无尽的大雨中,伯特在街上一路狂奔。

    街上只有伯特,不过并不是因为这场雨,而是因为神出鬼没的暗杀者。要是放在平时这是难以想象的。大雨的声音掩盖了所有人的气息,让人产生了世界上只剩一个人的错觉。

    伤口还没痊愈。供血也有些不足。而且还要补给道具和食物。

    就算全身都被燃烧的激情支配,伯特的脑中还保持着一份冷静。身为冒险者的他,身为部落战士的他,很清楚这次战斗的条件。

    他可以确定,瓦蕾塔他们还会袭击自己。

    伯特只要彻底解放脱缰的激情,一个人大闹一场的话,就肯定会被对方发现。他们肯定会想趁机干掉这个化成狂怒凶犬的“洛基眷族”干部。所以说,绝不能请求支援。绝不能让同伴来帮忙。伯特绝不会允许这点。

    黯淡的魔石街灯将狼影照在街上,正当伯特越陷越深的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了黑影。

    伯特停下脚步,一看清面对自己的人影立刻咂舌。

    “伯特。”

    被雨水打湿的朱发和身体。

    你以前为了不弄湿鞋子可是在拼命耍无赖啊,伯特在心里吐槽。

    右肩挂着背包,和伯特一样没带雨具的女神——洛基出现在了昏暗的街灯下。

    “……你来干嘛。”

    “恩~咱想见见伯特,就随便出来走走。没想到还真中奖了~”

    “哼,至少带个护卫啊……你丫到底懂不懂现在的状况。”

    “你在担心咱?哈哈~果然伯特很温柔嘛~”

    听到伯特凝重的声音,洛基阴阳怪气地回答。

    伯特忍不住再次咂舌,不过洛基倒是愉快地静静一笑。

    眷族和主神保持着几步的距离相对而视。

    “伯特,拿去。”

    “……”

    “里面有回复药还有肉果实。有需要的话就吃了吧。”

    伯特单手接住了扔过来的背包。打开一看,里面还真装着几根试管和迷宫果实。

    看来她已经彻底看透自己的眷族了。如此巧合的时机也让伯特有些不爽。

    “你不阻止我吗?”

    “现在阻止你也太不知趣了吧……这样伯特会一辈子不原谅自己的,对吧?”

    哼,洛基看透一切的视线真的让人相当火大。

    说不定她才是现在最不想碰到的人。

    微微张开的朱红双眸刺激着伯特的每一寸记忆。

    这是和那个男神——维达一样的眼神。

    “……看来‘伤’,又增加了啊。”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

    嗡,伯特血气上涌。

    紧接着,他发出了怒吼。

    “别说的自己好像什么都懂!!”

    “……”

    “别搞错了,我才懒得伤害别人!!我无法饶恕的,只有我自己!!”

    “……”

    “暗派阀那群混蛋让人火大!痛骂杂鱼也真是滑稽,我自己也不过是个‘杂鱼’!简直可笑!!”

    无以加复的感情爆发了,伯特向着一言不发的女神发泄着一切。

    一脸愤怒的伯特右手死死握着背带喊道。

    “我的力量不够!我也不够强!我要变得更强!!”

    这是他的真心话。

    不过,却有一个致命性的偏差。

    那就是他想变强的动机。那就是他一直无法满足的饥渴。

    自己的这份感情到底该向何处宣泄呢,伯特假装没有察觉到这点,将饿狼的“獠牙”暴露无遗。

    “……真可悲。”

    不过这一切,在洛基面前都是毫无意义的。

    面对能将伯特的“能力值”——刻在背后的心灵“写照”一览无余的她,恐吓弱者的狼嚎根本没用。

    洛基静静地走上前来,站在呼吸混乱的伯特面前,举起双手捧着他的脸。

    “这样一来,伯特又要变强了吧~”

    女神的指尖轻抚着脸上扭曲的刺青——伯特的“牙”。

    冰冷的雨水滴落在两人之间。

    魔石灯的微光照耀着他们的侧脸,倒映在地面上的狼影越来越细。

    充满愉快的小丑,戏弄着诅咒一切的狼,逗弄着狼影。

    “……!”

    伯特一下子挥掉了洛基的手。不过却显得相当无力。

    接着他穿过洛基身边离开了。

    伯特逃也似地扬长而去。

    “伯特,其实呢,咱听维达,稍微说过一点你的事哦。”

    洛基回过头,对着远去的背影喊道。

    听到这句话,伯特停住了。

    “毕竟咱和维达在天界是老乡嘛,不过咱不擅长和那家伙打交道。也不是说咱和那家伙不熟,只是不好玩~”

    “……”

    “当时呢,咱偶尔会在酒馆里遇到他,有时候喝高了他会漏出几句来,当时我也只是当耳旁风……”

    ——我手底下有只凶暴的“狼”。

    ——或许我,还有我的“眷族”已经杀了他了。

    ——如果哪天那孩子离开了我,洛基,你能帮我照顾他吗?

    借由洛基的声音,维达的话在雨中回响。

    伯特咬紧牙关,为了将男神的话抛诸脑后拔腿就跑。

    看着连头也不回的背影,洛基最后说道。

    “伯特,你已经,领悟了‘牙’的意义了吗?”

    ——这种东西,我早就知道了。

    *

    和他们的相遇,可以说是一种必然。

    没有派阀,四处树敌,整天酗酒滋事度日的伯特在酒馆见到了一群不常见的面孔。

    “洛基眷族”。

    和那个美神派阀一样,自从伯特来到迷宫都市开始,他们就是引领整个都市的最大派阀。看来今天他们是来庆祝“远征”结束的。派阀的成员们把酒言欢,互相吹牛。伯特先是沉默地眺望着这群冒险者,然后理所当然地发出嘲笑。

    “一群杂鱼聚在一起,算个屁冒险,笑死人了。你们几个只是在互相扯后腿吧?”

    这句话触怒了“洛基眷族”的团员们。不过当着主神的面,他们也不好立刻发作,伯特倒是骂个不停,忍无可忍的他们一把冲上去刚想抓住他。就被伯特一脚踹飞,躺在了地上。

    “哈哈,果真是条凶犬。区区一个人就敢一路乱咬。真好玩~”

    朱发女神饶有兴致地看着挑衅的伯特。她喝着杯里的酒,微微睁开双眼。

    有些胆怯的平凡少年,迸发敌意的黑猫少女,毫不关心的金发金眼少女,在周围各色各样的目光中,伯特对“洛基眷族”的反应有些失望。紧接着——

    他飞了出去。

    突然挥出的钢拳直接揍飞了他。

    “这么好喝的酒都被你糟蹋了,给老身安静点,小鬼。”

    一名矮人大战士俯视着砸烂桌子一脸哑然的伯特。

    “别神气了,你也不过是个弱者。”

    接着开口的是一名高等妖精魔导士。

    “你刚才那话听上去并不像是单纯的傲慢……而是自暴自弃,反而有些滑稽哦?”

    小人族勇者微笑着说道。

    他们是“洛基眷族”的首脑阵,也就是最高战力。也就是伯特来到欧拉丽的时候便如雷贯耳的第一级冒险者。

    在真正的“强者”面前,瞠目结舌的伯特笑了。而且笑得非常勇猛。

    他任凭灼烧全身的冲动,怒吼着扑了上去。矮人大战士独自一人将他轰杀在地。

    无论他倒在地上几次,都毫不气馁地再次起身扑了上去。这场乱斗让周围的团员们脸色惨白。自己初次交手的这个矮人大战士——加雷斯·兰德罗克是远超传闻的怪物。这将伯特原本还残留在心中的强者自负彻底捏碎了。

    最终伯特凄惨地倒在了加雷斯面前。

    他已经爬不起来了,他颤抖地握紧拳头,倒竖着灰毛。对弱者彻底绝望的伯特,感到了名为屈辱的欢喜。他的嘴中久违地品尝到了地面和泥土的味道。

    ——哼,这里不就有吗?

    ——强得不像话的家伙。

    在芬恩、里维莉亚和加雷斯的俯视下,伯特吊起了嘴角。

    他发出了咆哮,他脱离了强者,发出了弱者的咆哮。

    在惊愕的芬恩他们面前,伯特再次爬起来扑了上去,再次被直接扔出去之后,他彻底筋疲力尽了。

    伯特笑了。

    在气得发抖的同时,他对遇到自己之上“强者”无比感谢。

    洛基看了伯特和加雷斯的打闹,便立刻劝诱了他。

    聪慧的首领,超乎常规的魔导士,还有将伯特秒杀的拥有压倒性力量的矮人大战士。他们绝不会误解强弱的定义,是一群冒险至今的强者。更重要的是,他们是一群绝不让“弱者”停滞不前的人。所以团员们也都拼尽全力回应芬恩他们的期待。

    伯特认为,如果是这里的话,说不定……他这才感到,自己终于找到一个安身之所了。

    他刚入团的时候果然被孤立了。所有人都对这名桀骜不驯口出狂言的孤狼保持距离,他还经常和唠叨的里维莉亚发生冲突。除了芬恩他们之外,会跟他打交道的也只有劳尔了。因为当时这名倒霉的少年就是联络员,再加上年龄相近,他壮着胆子尝试和伯特聊天。而伯特自己一旦有空就去找加雷斯单挑。

    “不吸取教训的家伙。”

    因为伯特被反杀了无数次,“眷族”的人们当然都会对这个好战的凶暴狼人产生这种认识。

    想要改善关系,果然还是必须经历残酷的“远征”。独自打头阵的伯特还是和里维莉亚他们争论不断,看到他独自冲在最前线的背影,果然有不少团员产生了恐惧以外的感想。面对仍旧口出狂言的伯特,他们看他的视线中既有恐惧,也有憧憬。就在这时,伯特成功到达了Lv.4。

    伯特自己也对以劳尔和安娜斯蒂为首的在迷宫中摸爬滚打的团员们改观了。他们满脸血污怒吼的样子,和伯特深爱的部落战士们毫无二致。

    ——虽然是一群杂鱼,但不是废物。

    他们自始至终和怪物死斗的身影正是“冒险者”应有的姿态。这都是因为他们全面信赖引导自己的声音。只要改变领导的方式,跟随的人也会改变。伯特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也深知芬恩他们的伟大。

    但是,死者果然还是难以避免的。

    就算身为强者的伯特他们拼尽全力力挽狂澜,还是会有弱者掉队。地下城中每天都能听到弱者的哭喊。这也让伯特烦躁不已。

    所以说,那名少女的存在对于伯特而言反而成为了救赎。

    艾丝·华伦斯坦。

    她是一名拥有金发金眼的美丽少女,当时只有十岁。就像其他团员一样,伯特一开始也很鄙视她,不过看了她犀利的战斗风格后哑口无言。

    毫无表情的她拥有着宛如人偶的精致容貌。

    虽然性格完全相反,如果自己的妹妹还活着应该和她差不多大。

    柔顺的金色长发。

    如此耀眼的发色无论如何都会让伯特想起自己那个昔日的青梅竹马。

    争强好胜的气概。

    就像那个仰慕伯特的女孩,伯特对她也颇具好感。

    一开始伯特是把它当作妹妹。每当她和自己一同冲进怪物大军的时候,伯特都会破口大骂——不过里维莉亚倒是说“你根本没资格说别人吧?”——同时感到担心。不过他立刻就理解到她是不需要自己支援的“强者”,如果这个少女是自己的青梅竹马……这让伯特甚至一度产生了愚蠢的假设。伯特对自己擅自的想法感到耻辱。随着成长期的到来,脱胎换骨的少女渐渐成为了“女人”,这再次扰乱了伯特的心,因为她和某个容貌重合了。从侧面望去,几乎和那个与伯特两情相悦的“她”一模一样。

    不过,艾丝和伯特早已失去的“她们”完全不同。

    艾丝,很强。

    她比她们,比所有女人都强。再加上“魔法”的话甚至可以和伯特抗衡,不加以阻止的话她会一头扎入无数怪物组成的大军中。而她压倒性的剑技也让伯特心醉。

    无论她变得多强都没有停下脚步。

    她对强大的渴求,比伯特还要迫切。

    洛基、芬恩、里维莉亚和加雷斯都很担心她,不过伯特却正相反,他非常认同她的作风。

    “艾丝,你这样就够了。”

    “……?”

    这是某一天的交谈。估计少女自己已经忘了这段对话了吧。

    看到在会馆中庭潜心挥剑的少女,伯特向她说道。

    “你很强,这样就够了。所以……这样就够了。”

    这或许是伯特的愿望吧。

    这是为了不经历第四次失去的伯特的任性请求。

    “不。”

    不过,艾丝否定了他。

    “……我要,变得更强。”

    听到这话,伯特笑了。

    少女面对自己露出凌驾一切的犀利眼神,这让伯特感到无比珍贵。

    艾丝肯定是伯特的理想。

    强大的女人。她不知妥协,她对强大无比渴求,她绝不允许自己的弱小。这是一种共鸣。在“洛基眷族”中,只有她是最接近伯特的。

    ——我最讨厌弱女子了。

    不知不觉间这句话成为了伯特的口头禅。这是他为了逃避过去的伤痛而筑成的防波提。

    而这一切,都不适用于艾丝。

    她是个不知满足随时投身于战斗的,“战姬”。

    如果是这个女人——

    伯特在无意中,产生了某种期待。

    被弱者打击得遍体鳞伤的伯特估计永远不会再迷上女人了吧。所以,这种感情肯定只是自己对理想的憧憬。

    不知不觉间,伯特开始和这名少女竞争,追随着不断变强的她,也成了伯特的一个乐趣。

    有团员走,也有团员来。自从伯特入团一年之后,缇欧娜和缇欧涅来了,又过了两年蕾菲亚也来了。这群吵闹的少女一直围着艾丝。然后艾丝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了。

    在缇欧娜她们的帮助下,艾丝也渐渐圆滑起来,不过伯特对这点可并不乐见。就算这都是为了少女,伯特还是觉得自己的理想产生了阴霾。

    所以和她们发生冲突也算是有意而为之,或者说是自己无意间的嫉妒。伯特并没有注意到,在同伴们的帮助下,自己也在不知不觉间圆滑很多。

    承认吧。

    这没什么不好的。

    现在的“眷族”,比自己伪装成一匹孤狼的时候要好多了。

    伯特的“牙”已经不再发痛了。

    但是——

    “——是不是,也像你现在这样露出窝囊的表情啊!?”

    女人的哄笑在耳中回荡。

    已经撒手人寰的丽妮和蕾娜的脸庞在脑中复苏。

    伯特左手摸着脸上的“牙”,然后紧紧握住。

    *

    “啊啊?芬恩他们在地下水道布阵?”

    这里是欢乐街复兴区。

    在空无一人的废都中,有一群趁着夜色和雨声悄悄行动的人。那就是瓦蕾塔率领的暗杀者部队。

    将复兴区最大的建筑物——“神娼馆”作为临时据点的瓦蕾塔听到“塔纳托斯”斥候带来的情报,气得嘴都歪了。

    “而、而且‘代达罗斯街’好像也被监视了……‘巴别塔’也是。”

    “芬恩那个混蛋,行动还是那么快……难道是为了防止我们返回人造迷宫?还是说看中了我手里的‘钥匙’……”

    瓦蕾塔从皮革外套中取出了刻着“D”型记号的魔道具。

    就像“洛基眷族”预测的那样,瓦蕾塔他们是通过遍布都市的地下水道来到欢乐街的。再加上芬恩他们监视了“代达罗斯街”和“巴别塔”,如今他们已经彻底无路可退了。

    瓦蕾塔一脸愤恨地骂道,然后露出狰狞的笑容。

    “看来他是准备不管亚马逊的死活了?嘿嘿,这和‘27层的噩梦’一模一样嘛,他竟然不顾牺牲守株待兔……那个斯文勇者败类……!”

    “该、该怎么办,瓦蕾塔大人?”

    “慌个屁啊,塔纳托斯他们现在肯定察觉到芬恩的动静了,估计会把怪人叫来吧。只要让那个怪物出动,肯定能突破芬恩的包围网。”

    瓦蕾塔泰然自若地对焦急的团员说道。自己只要坚持到怪人蕾维斯在“洛基眷族”的包围网中杀出一条血路就行了。

    瓦蕾塔将视线从残党身上转向了暗杀者。

    “喂,你们把亚马逊收拾干净了吗?”

    “是。我们的同志用诅咒短剑对很多亚马逊造成重创。虽然有一些亚马逊在‘洛基眷族’的干预下成功逃脱,但几乎对所有干部级别的亚马逊进行了封口……”

    听到率领暗杀者的队长的报告,“那就好~”,瓦蕾塔挥了挥手。

    美神应该也只对极少数人提过自己和暗派阀的关系吧。想当然,就算有人知道“钥匙”的所在,肯定也是派阀中和主神走的最近的人。所以那群聚集在摩天楼设施的眷族肯定不是自己的目标。

    瓦蕾塔唯一的误算就是能够解除巴尔加“诅咒”的“迪安凯希特眷族”——严格来说,是“战场圣女”的存在,不过仅凭一名少女可救不了所有人。今天瓦蕾塔得知大量亚马逊丧命的时候可是欣喜若狂。

    她的这副样子甚至让暗派阀残党震撼。

    瓦蕾塔·格雷缇。

    她在六年前成为了黑名单上的一员,而她的外号是——“杀帝”。

    她在暗派阀中也是最为疯狂的愉快犯,死在她手里的冒险者是最多的,是最为纯粹的杀人鬼。过去她就曾在战场上当着仇敌的面大放厥词,扬言杀人就是自己最大的生存意义。

    躲在房间角落里待命的暗杀者们面无表情保持沉默,瓦蕾塔中断了小声,抬起头说道。

    “剩下的,只有‘凶狼’了。”

    “什么意思……?”

    “今天早上,那家伙和亚马逊小鬼出现在复兴区。而且他们的目标很明显就是宫殿。而且还是这种时候,在那个时机出现在这里,妈的。”

    瓦蕾塔根据自己的直觉进行推测,最后得出了结论。

    “那家伙也在寻找‘钥匙’。可以肯定他已经从你们干掉的亚马逊小鬼那里得到情报了——必须干掉那个家伙。”

    听到瓦蕾塔的宣言,据点瞬间骚乱起来。

    “‘凶狼’,应该不会搬救兵吧……”

    “哼,绝对不会。那个固执的狼人绝不会恳求同伴。他绝对会亲手复仇……他肯定会这么做。毕竟他也知道了是我杀掉了派阀的同伴,嘿嘿嘿嘿。”

    这种冒险者是最容易看透的,瓦蕾塔的嘲笑越来越深。

    这匹以独行闻名的“凶狼”肯定不会传达已经到手的“钥匙”情报,而是先来找自己“算账”。瓦蕾塔轻易就能想象出他红着眼满世界找自己的景象。

    “喂,你们几个,给我去把‘凶狼’找——”

    就在这时。

    “狼的长鸣”打断了瓦蕾塔的话。

    “……看来,对方主动和我们打招呼了啊。”

    女人弯起了嘴角,舔了舔嘴唇。

    *

    嚎叫淹没了雨声,回荡在整个都市。

    躲在屋里的人类和亚人都误以为自己听到了雷鸣,在公会本部为事件进行后续处理的人们停下脚步,在户外巡逻的冒险者们仰望夜空。众神都很清楚,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

    身处都市中的所有人,都听到了狼的咆哮。

    “这是……”

    “难道……!”

    在摩天楼设施内,和收容在内的亚马逊同处一室的安娜斯蒂和劳尔都认出了这声嚎叫。

    “很生气嘛……”

    “唉——看来是真的阻止不了了。”

    在白垩巨塔下会合的洛基和加雷斯听到震撼夜空的狼嚎,也都看向了大雨深处。

    “里维莉亚大人,这个是……!”

    “恩,是伯特……开始了吗?”

    在“迪安凯希特眷族”的治疗院内,在蕾菲亚的陪伴下,听到饿狼咆哮的里维莉亚闭上了单眼。

    “……!”

    在雨中突进的艾丝瞄准咆哮传来的方向——欢乐街,加速了。

    “————————————————————————————!!”

    在化为废墟的娼馆屋顶。

    伯特仰着头对准乌云密布的夜天长鸣。

    这是向躲在暗处的暗杀者通知自己的所在。

    这是打响战争的号角。

    狼人的琥珀色双眼充满血丝,放出了宣告开战的愤怒咆哮。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